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巩晓悦 来源:  本站浏览:410        发布时间:[2017-12-08]

莫言是个“讲故事的人”,他之前讲的最为人熟知的故事可能是发表于1985年的作品——《透明的红萝卜》,而莫言在同一时期发表的《枯河》《金发婴儿》《球状闪电》《爆炸》等文章把处于创作状态时非常鲜活的“那个莫言”推到了读者面前。“那个莫言”是个总有不同故事可讲的作者,那些故事也逐渐有了“莫言式”特点。但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莫言已经很久没有讲故事了。直到2017年11月,他的短篇小说《天下太平》在《人民文学》上发表,“讲故事”的莫言终于回归了。

1981年,莫言在《莲池》上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说《春夜雨霏霏》。《春夜雨霏霏》是一封年轻妻子写给她远在祖国无名小岛上的边防军丈夫的信,文笔清新细腻、自然婉转、充满温情,整篇文章像一个苦涩与甜蜜交织的梦。这样清新自然的文风在他1982—1984年间创作的《丑兵》《售棉大路》《民间音乐》《放鸭》《白鸥前导在春船》等文章中得到延续。但“清新”、“自然”、“温暖”的风格在莫言的小说创作中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到1987年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红高粱家族》出版时,这些特点已在他的作品中几乎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评论时使用较多的“狂欢”、“审丑”、“奇谲”等词。

《天下太平》里的故事发生在太平村的村西大湾,叙事中心并不是主人公小奥,而是这个大湾。村西大湾是一个包罗万象的空间,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动物:壁虎、蚊子、麻雀、知了、鲫鱼、蛤蟆、鳖、黄鳝、泥鳅等等;还有形形色色的人物:普通的村民像小奥和爷爷、两个打鱼人、开办养猪场的袁武、“管事儿”的侯科长和张二昆等,在这个空间里还流传着“鳖精”和“神秘列车”的故事。大湾显现了它包容的一面:所有的生灵都在这里找到了栖身之所;但同时它还不够包容:大湾里的老鳖不偏不倚地咬住了小奥的手指,让一个最弱小的孩子受难。在文本中,人类并不是一直居于食物链上游的“高级动物”,而鳖也不仅仅只是“低级动物”,它有自己的传说和性格,因此,老鳖咬住幼孩的“事件”就让人类犯了难。

这篇文章延续了以往莫言小说的主流风格,是非常“莫言式”的。首先,故事的主人公小奥虽然在叙事链条上的地位被弱化,但很明显,他是莫言偏爱的“黑孩”那一类人物。“村西大湾”就像是车轱辘的轴心,辐射和连接着故事的其他叙事顶点。只不过这个轱辘是异形的,连接轴心与圆环上各点的线段长短不一,与小奥相关的这条叙事线段是里面最长的,自始至终存在着的。小奥虽不像黑孩对外界的感知异常奇特,但他能听出“知了的愤怒和不服气”,能想到“麻雀气性真大”。天真善良的他想要把老鳖放生,没有料想到“那只老鳖,却以闪电般的速度,咬住了他的右手食指”。被困住手指的孩子可不只小奥一个,在《拇指铐》里,瘦小的阿义被两个紧密相连的铁箍“紧紧地箍住了拇指的根部,勒得两根拇指充血发红,动一动就钻心痛疼”。只不过小奥与阿义得救的方式不同,阿义是咬断手指自救,小奥的手指是在众人的帮助下得到解放。

为何一定是老鳖咬住小奥的手指?为什么不咬住爷爷或者张二昆、袁武的?无论是从讲故事的技术层面还是意义层面,老鳖咬住小奥的手指都是必然。这样的情节也是很“莫言式”的。从讲故事的技术层面来说,老鳖咬住小奥的手指是最轴心的事件,通过这个事件,其他各色人物一一亮相,并由这些人物顺藤摸瓜式地展开故事。虽然老鳖咬住小奥的手指是里面最紧张的事件,但顺带牵出的其他情节才是“讲故事的人”最想说的。

老鳖咬住小奥是寓言式的,而咬住其他的大人就过于现实,不像是一个“故事”了。从意义层面上说,老鳖在鳖的世界里是长者,小奥在人类的世界里是弱童,但当老鳖同人类一比,就变得极其弱小了,甚至比小奥还弱小许多,它用力咬下的那一刻是文本中力量最强大的一笔。情节如此设计,将“高级动物”与“低级动物”力量的对比与反差呈现了出来。打鱼人在大湾里洒下网时,网中兜住的“有沤烂了的鸡毛掸子、有破塑料盆、还有各种颜色的塑料袋子”;袁武开办的养猪场污染了大湾里的清水和村里的地下水源,高级的人类破坏的是所有生命赖以生存的环境,这还不值得反思吗?

现实里“讲故事的人”是带着情绪的,这样的情绪在文本中是由语言来传达的,语言有可能反应的是叙述者那时那刻的情绪,但也可能是“讲故事的人”需要的情绪。《天下太平》里有“莫言式”的情绪,当然情绪激烈的程度在文本中的体现很不一样,像前文提到的莫言早期创作的一些“清新”、“自然”的作品,情绪是平和的,程度自然是轻微的。而像《红高粱家族》、《酒国》、《檀香刑》、《生死疲劳》等作品的情绪里混合着生死、酒肉、血腥、轮回等等,情绪无法收敛,是浓墨重彩的,语言表达上也就很容易“泥沙俱下”了,研究者也用了相应的、更复杂的词语来形容这些作品呈现的特点。《天下太平》和上面这些一比,只能算中度。或许这样中度的情绪,是回归的莫言所需要的。

《天下太平》为何叫“天下太平”呢?除了这个村子叫太平村,再有和故事题目相关的就是文章的结尾了,《天下太平》的结尾是有余味的结尾。侯科长很神秘地对张二昆说你仔细看看鳖盖上有什么,张二昆一开始摸不着头脑,后来在侯科长的指点和比画下才看出来是“天下太平”四个字,最后“二昆鼓掌,众人和之。‘天下太平!’二昆大声喊。众人跟着喊:‘天下太平!’”。太平村来围观的村民成了模样固定、单一的“众人”,或者说这些人都带上了同一种呆滞的脸谱,再甚者,可以说这些村民都是“无脸男”。一个词语就把他们全部概括了,是不是有些可悲?故事的主人公小奥呢,“众人皆醉,唯他独醒”,他的焦点始终放在老鳖身上,脱离了苦难的他最关心的事情是一定要把老鳖放生。文中除了“高级动物”与“低级动物”的对比和反差,在结尾处,同一物种——人类当中的大人与孩童的对比和反差,也强烈地显现了出来。这也再次回应了“为何一定是老鳖咬住小奥的手指?”,而咬的不是其他大人的问题。

讲故事的莫言在我们很多读者的期待下回来了,综上所述,他带来的新作《天下太平》依然是特点鲜明、辨识度很高的“莫言式”小说。通过从讲故事的技术和情绪控制等方面的分析,这可以说是一部稳健的作品。以往莫言创作过一些引起很多争议的作品,引起争议的原因与上文提到的情绪问题是有关联的。情绪强烈、程度极深时,“讲故事的人”是很难控制的,能掌控住写作情绪和文本中需要的情绪是很强的能力,但有时候如果一味克制,是不是也失去了作家任性的可爱呢?

如果一定要挑剔《天下太平》的不足,也许是太“莫言式”了,没有多少惊喜,文本虽有一以贯之的叙事线条,但明显有零散化的倾向。希望莫言以后讲的故事能更多地呈现“魔方叙事”,文章就像他手里的魔方,我们永远猜不到他会把哪些颜色、哪几块、哪几面放在一起。

作者:巩晓悦,山东大学文学院博士生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