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陈耀辉 来源:  本站浏览:558        发布时间:[2017-05-31]

端午就像一片有筋有脉的碧叶,包裹着华夏儿女既浪漫又现实的情怀,展示着一个民族灵魂深处永恒的诗意,贯穿着古老与现代生活的灿烂悠远的色香。

这是中华大地上最深情的节日。

农历五月,繁盛的景象在广袤的土地上次第铺开,小满刚过,大地从芳春渐渐地进入清夏。南国的木棉石榴,北方的红杏海棠,趁着良辰,用烂漫的花色,为满怀期待的人们,演绎着一场盛大的赏心乐事。

绿荫之下,清流之侧,丛丛簇簇的三叶草随处蔓延着,仿佛甜梦中苏醒的婴孩,鲜嫩而又舒展,感受着悠长的夏日微风。一阵雨一阵晴,白云悠悠,河水盈盈,岸边的香蒲与稗草随风轻颤,晴日的光影在叶片上明灭流动。

杨柳等高大乔木的新叶,仿佛涂上了翠绿的膏脂,油光可鉴,经过阳光的烘烤,淡香微苦的气息,在雨后纯净的空气中,静悄悄地融入人的呼吸。

杨花和柳絮也开始飘舞了,似乎在演奏舒缓而且没有尽头的音乐,时空万象,也因此缓慢起来。一切都那么从容,从容又盛大。在盎然生机的节点,在光影斑驳安宁静好的岁月中,荡漾着令人欣悦的光色。生命的表里,润泽而蓬勃。

仰看飞云,俯视流水,我总觉得,这是自然造化为端午节呈上的丰盛礼物。

公历五月下旬到六月之初,城市的街头摊点上,已经开始叫卖端午节的应时杂货,小巧的铃铛,五色手环、彩纸葫芦、香草荷包,款式变化不大,但都很精美,各有特色。还有小贩举着的竹木架子,两三层的横梁上挂满有声有色的小物件,琳琅满目,极艳丽的色彩,极古朴的气息。民俗节日,宜俗不宜雅,宜浓不宜淡,这样才接地气,才贴近原生态,才能从眉眼落到我们心里来。

大小城镇的早市上,在端午节前几日,就开始出售竹叶和菖蒲叶了,家家准备包粽子吃粽子。对于北方的居民而言,竹子和菖蒲这些异乡的物产,只有在包粽子之前,浸泡在清水里,才可以恢复南国草木本然的青翠,以及在山在水时候的灵韵与清芬。糯米的香味儿,穿透层层包裹,翠竹嘉禾,丽日熏风,诸般意象融在一起,在我们的味觉与嗅觉中,于心灵深处,合成悠远的感动与感慨。

如今的城市里,门上插艾草的风俗,已经渐行渐远了,但是也有深爱风俗之美的人,以其智慧与深情,给人一份惊喜。早些年的端午节,许多订报的家庭,都曾在门口的报箱上发现一束新鲜的艾蒿。艾香悠长,端午安康。多么令人缅怀的风情啊!

按照北方人的习惯,端午节又称“五月节”。我的幼年时代,端午是一年中最青黄不接的节日。热闹的旧年已经远去,瓜果蔬菜都还没有成熟,已经好长时间不知肉味了。不过,对于孩子们而言,节日是不嫌多的,何况每个节日又各有各的好处。

东北乡下过五月节,还有很多有趣的“说道”。五月初五的早晨,一睁开眼睛就会惊讶地发现,手腕上已经奇迹般地系上了五彩线,房门和棚顶上挂着大红大绿的彩纸葫芦,洗脸盆里浸着几枝翠绿的艾蒿。童年的我基本上见不到粽子,故乡的农作物以玉米高粱为主,不种水田,至于糯米和竹叶菖蒲什么的,对我而言就只能是传说了。当年南北方农副产品流通渠道有限,那种正宗的粽子,实在是很奢侈的东西。

俗话说,有钱没有钱,各过各的年。即便是缺少条件,也要追随大众,跟住风尚,这就是文化风俗的力量。每到五月节,我可以分得几个熟鸡蛋,用浸湿的红纸染色,足以让人眼前一亮,勾起馋虫。母亲总是把五月初一这天捡回的鸡蛋另放着,到初五的早晨全家每人分一个,说是吃了这天的鸡蛋,一年之内,可以预防肚子疼。后来接触南方习俗,才知道端午的鸡蛋是要用艾叶等草药来煮的。

“端者,初也。”端午又称“端五”“端阳”。这个“端”指的是夏季的起始。古人用地支的顺序,代表一年的十二个月份,农历的正月是寅月,第五个月份就是“午月”,而初五又属于“午日”,所以又称“端五”,也称“重五”或“重午”。又因为午时为“阳辰”,所以又称之为“端阳”。

远古时代,人类生存条件十分恶劣。在与自然环境相互斗争、相互适应的过程中,我们的先民,逐渐形成了未雨绸缪、预防为主的生存理念。端午“避暑”活动也是由此而来,利用礼仪和风俗两个渠道,在全天下广泛传播。

据《礼记》记载,先秦时代,每年的五月初五,国家都有相应的仪式,作为配合节令的礼仪活动。此时气候相对湿热,毒虫频繁出没,人最容易感染疾病。所以在《礼记·月令》中,记载了相对科学的生活经验:用兰草煮水沐浴,把艾蒿扎成人形悬挂在门上,饮菖蒲酒消除湿气、用雄黄驱除毒虫。选择宽阔敞亮的宫殿、山顶、亭台楼阁,远眺风景、通风避暑。古人的物质条件是有限的,然而他们十分用心地对待可能发生的疾疫,为此做出了相对周全的防范。

先秦以前的端午,只是春末夏初两季更替的节令,礼仪上的规定虽然很多,但是尚未形成具体的节日。

端午节的发源地,在先秦的楚国,其后风俗远播,整个中国以及亚洲许多国家,都受到了深远的影响。南北朝时期的宗懔编写的《荆楚岁时记》,翔实地记载了古代端午节风光鼎盛的场景。

每年的端午之日,民间盛行“竞渡”,也就是今天的赛龙舟活动,这是一场万众瞩目的水上运动会。排满江岸的轻舟清一色刻画着龙头图案,遮天蔽日的旌旗迎风招展,在震天的鼓声里,江水波涛翻涌。观礼席上坐着地方最高长官,以及随行的官员、绅士、学子,还有富人家眷和不计其数的平民。古代端午竞渡的观礼规格很高,相当于官方大型活动,官吏士大夫都要身穿朝服,平民百姓则是无拘无束,争奇斗艳,仿佛一场时装盛会。

宫廷与民间没有条件参与竞渡活动的人们,在装扮上也是各显其能,花样百出。杜甫有一首五律,题为《端午日赐衣》,描述了肃宗皇帝赐给他的时尚夏装:“细葛含风软,香罗叠雪轻。”感恩之情,溢于言表。

端午节所包含的国泰民安的愿望,祥和美好的寄托,则是淋漓尽致地体现在女人与小孩子身上。一支青翠芬芳的艾草在发鬓上随步摇曳,图案新奇做工精致的香囊佩在腰间,五色的丝线缠绕着雪白的手腕,步履生香,顾盼生姿,每个人都仿佛是天外仙子降落人间。即便家道贫寒,也要认真修饰,头面光鲜,干净整洁的粗布衣裙,配着鲜翠的艾草发簪,仿佛隐士的眷属,别有一种美妙的风韵。

从节日气氛的热烈,推想古人对待生活的心意,或许不难理解。不论富贵还是贫贱,不论如意还是艰难,都该无愧天地,效法自然。生命可贵,快乐年年!

“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这是唐代江南诗僧文秀的名句。两千多年以来,端午节祭祀屈原,已经成为不变的习俗,成为中华民族端午文化的主线。

《荆楚岁时记》的作者、北周时期的宗懔认为,荆楚一带五月五日的竞渡,是因为屈原在端午这一天,投汨罗江而死。楚国人为屈原之死而悲痛,在他投水的江畔,每年都要举行龙舟竞渡活动,投掷五色丝绳捆扎的香粽,一遍遍排演着悲壮的独幕戏剧——拯救屈原。最强最壮的汉子,最轻最快的船,最响亮最热切的呼喊,只为改变那一时刻令人心碎的历史。

屈原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诗人,其《离骚》和《天问》,想象之神奇,文思之澎湃,都是中国文学史上垂范千古的绝唱。《离骚》的情感,犹如无垠夜空中的一束闪电,以其耀眼的光芒,照彻了人类的精神世界。《天问》以超越时代的思维,开启了人们对宇宙万物的沉思。他情思杳渺,能与神灵交谈。在他的笔端,诸神的国度美丽如画,山鬼化为明媚的少女,虚幻的湘夫人有了人类的体温。楚地的乐曲,因为他的填词传遍四方。

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中华民族经历数次文学巅峰时代,但屈原的成就无人能够超越,正如马克思评价希腊史诗——至今都是“高不可及的范本”。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从中华文化发展的源流上说,屈原是忠君爱国思想的开启者。

屈原所秉持的,是始终如一、积极入世的价值追求。他的忠爱之心、忧患意识和进取精神,他的愤怒和抗争、九死不悔的坚定意志,可以让我们从多个层面、多个角度,理解这位有担当的政治家、文学家。以至于他的死,想来都是他璀璨生命的奋力一搏,是闪电,是雷鸣,是剑指黑暗的最后一击。

在中国的诸多历史人物中,与民俗节日“绑定”的,只有屈原一人而已。端午节的精神内核,已经深深地根植于中华民族潜意识层面。无论怎样的外力,也难以将它动摇,这就是优秀文化的伟大力量,也是我们增强文化自信的血脉根基。

“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鲁迅的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理解:把悲剧看清晰看仔细,进而珍惜人世间的一切美好。

我相信在屈原的故乡,由于楚国强悍的民风,当时对他的哀悼,一定是情绪在理性之前,激昂在悲伤之后。与其为屈原的死而憾恨,不如秉承他的遗志,学习他的高风亮节,把他的愿望,让人民快乐地生活的心愿,落实在眼前的生活之中,传递给四方之国与后世之人。那么屈原的爱国爱民精神,就可以深入人心、流芳百世了。

无论是为了防范天灾瘟疫,还是虔诚地纪念伟人先驱,两者核心的观念,应该是殊途同归的——都是对安康的祈望,是中华民族关于天下太平的梦想。

良风美俗,足以触发人心的感动,滋养人们对生活、对祖国的爱。中国梦,因为爱,而存在。

我喜爱端午这个节日,喜爱五月这样的季节,喜欢用身体发肤解读仲夏,感受波光云影,体察一切美好。

我愿意用生命去爱护这一切,就像屈原热爱祖国。持守这份欣然,与古今的贤者达成相互的理解。这是源于灵魂深处的情感,百折不挠,九死无悔,温柔而坚决。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