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352        发布时间:[2017-03-16]

 


    作者姓名:杨晓娜;笔名:白聆;辽宁省散文作家学会会员,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会员。作品散见省内外报刊及杂志。作品曾获登沙河杯全国征文大赛小说三等奖。


作品欣赏:

  垃圾婆

  垃圾婆,是全楼的住户集体给一楼的一个老太太起的名字。之所以叫她垃圾婆,是因为她每天都在垃圾箱里翻捡垃圾。据二楼的王姐说,这老太婆从这栋楼建成那年就住进来了。她神秘兮兮地和七楼小景耳语:“都快修炼成老妖精啦——”

  在人们的印象中,垃圾婆是遗世独立的,有一种苦守寒窑的意味。她一个人住在黑漆漆的小屋子里,晚上连个灯都不舍得点。里外进出,就支个手电筒。下夜班的若不知道,走在当街还以为是看见了荒村野店的鬼火。很少看见她家有人进出,好像她也没有儿女。王姐说,才不是呢!她儿子做生意,是开豪车的主儿,就是不待见她,一年统共能来看她两三次,甩几个钱,转身就走。王姐又说,你说,她要是不犯贱,家人能都不要她?又不缺钱,非得捡垃圾,瞅她平时那贱模样儿,我就来气。

  王姐的话未免过分了些,不过垃圾婆的举动确实让人很难理解和接受。这个小区不是封闭式的,建成已经有好多年头儿了,没有物业管理处,当然也没有保安。这栋旧楼有七层,单是这一个楼洞里就住了三七二十一户人家。最早,每家每户不定时地把垃圾放在自己的门外,上班上学的人下楼时顺手就扔在楼下垃圾箱里了,也不费事。后来大家慢慢发现,垃圾婆每天逐层逐户地翻捡垃圾,捡完了,自取所需,然后自己又悄悄地顺手拎到垃圾箱里。

  刚开始,大家对垃圾婆的举动还不以为意。本来嘛,有个人帮咱们免费扔垃圾,高兴还来不及呢。要说烦感,也是从垃圾婆挨家挨户敲门开始的。她有时发现垃圾里有一些较新的生活用品,不确定人家要不要,就颤颤巍巍举起手里的小拐棍儿,咚咚敲个不停。人家一开门儿,她花白头颅一伸,开瘪的黑紫色嘴唇一张一合,发出不合年龄的尖锐:“这东西没用了啊?真不要了哇?”

  最奇葩的那次——七楼新婚的小景和老公两人周日大中午在家里搞“双人体操”,小景销魂的呻吟从七楼扩散开来,整个楼道都弥漫着暧昧的气氛。垃圾婆的小拐棍儿大煞风景地在楼道里嗵嗵响起来没完没了,气得小景夫妻直翻白眼儿。好容易排除万难,成了好事,身上的汗珠还没消,就听自家门咚咚作响。小景穿了睡衣,没好气地开门,只见垃圾婆拿一根小棍儿挑着一件白色褛空的蕾丝裤头儿,尖着嗓子问:“这东西没用了啊?真不要了哇?”小景气得一跺脚,接过小裤头,摔上门,拿剪子剪了个稀巴烂。过不几天,这事儿就让王姐知道了,于是很多人也都知道了。搞得小景现在上下班都得戴墨镜,跟躲避狗仔队似的。

  从那以后,人们在垃圾婆的名字前面加了两个字,尊称——传奇垃圾婆。想偷懒的人,再也不敢把什么都往出扔了。

  除了翻垃圾时的询问,垃圾婆很少和别人搭话,白天也很少能看见她佝偻瘦小的身影。小景搬进来这么久,唯一一次在青天白日下看见她,是在某个夏天的中午。大日头明晃晃的,楼下花坛里的花儿全体萎靡不振,风儿聪明的早就缴械投降了,水泥地面上的温度足以蒸熟荷包蛋。这么热的天儿,垃圾婆穿着藏蓝色长衫长裤,几十年如一日的刘胡兰发型掖在耳后,正撅着屁股在垃圾箱里捣腾。

  小景打着遮阳伞路过时,一个小男孩儿咣啷啷扔了个瓶子,垃圾婆听见声音,忙转身要去捡。许是上了年纪,腰腿不好的原因,她的动作很慢,未及她走到跟前儿,另一个专门收废品、外号“破烂王”的中年男人,已经抢先弯腰把瓶子握在了手里。垃圾婆看了一眼,正欲转身继续去垃圾箱边奋战,那男人举着瓶子开腔了:“想要啊?要不要?”

  垃圾婆没言语,破烂王得寸进尺,把矿泉水瓶捏得咔嚓作响。

  “就说你想不想要吧?想要就是你的了。我才不在乎这么一个破瓶子。说,就说一个字儿就行!”

  垃圾婆也不捡垃圾了,提起脚下的帆布袋子就要回屋。身后,破烂王仍是不依不饶,骂骂咧咧:“妈的,老东西,算你识相!上回的事儿还没跟你算账呢!”

  小景看完破烂王自导自演的话剧,目送垃圾婆蹒跚离场,心里不由窃笑,心说:该!你也有这一天呐。

  幸灾乐祸的小景还不知道,上回的事儿就是因她而起的。那回破烂王在七楼收一个旧电脑椅,付了钱要欲往下搬时,一眼瞥见小景家的门虚掩着。早上他在楼下装废品时,分明看见小景挽着小丈夫的胳膊,两人欢欢喜喜驾车出游了。这一发现无意间壮了他的狗胆,他放下电脑椅,蹑手蹑脚欲行不轨。

  就在这档儿,垃圾婆颤巍巍从楼梯转角攀着扶手爬上来,好巧不巧,这一幕全落在她那双昏花老眼里。破烂王本不想把她当回事儿,可垃圾婆一抬拐棍儿,敲响了小景对门的那户屋门。破烂王懊丧地搬起椅子,气急败坏下了楼。垃圾婆咣当一声替小景关好了门,独自在门口坐到小景夫妇回来,才放心离开了。自此后,就结了怨了,收破烂的总想好好收拾一下捡垃圾的。

  不久,垃圾婆真的出事儿了。上来年纪的老人,觉少。垃圾婆也同样如此。每个凌晨,她都准时醒来,坐在黑暗里回想从前。那晚她刚醒,就听外面有响动。这个时段,是整个城市最安静的时候,往常的夜静得就剩下自己微弱的心在缓慢跳动的节奏。今晚的动静儿打破了宁静,让空旷的黑暗显得有些恐怖。

  垃圾婆支起手电筒,轻轻挪下床沿,她悄无声息地打开门,像个幽灵从地府里逃出来。声音是从她楼上传出来的,垃圾婆循着声儿举起手电。光束晃了几晃,定格在二楼王姐家的窗户上。这快嘴儿王姐一家人回农村老娘家已有两天了,为的是散散装修过后的异味儿,可她那么精明个人儿,不知怎么恰恰就忘了窗外的铁护栏还没安装。手电光照到一个正想翻窗而入的身影,那影子感光之后停下动作,忽然转过头来,即而一跃而下,就到了垃圾婆跟前。

  “有小偷哇……”垃圾婆尖锐的嗓音,在黑暗中刚刚爆裂,就被黑影子一锤子消了音。谁也没有听见,垃圾婆除了会说“这东西没用了啊?真不要了哇?”还会说别的。

  最早发现垃圾婆满身是血仰躺在门口的是环卫工王大爷。老爷子“妈呀”一声,赶紧报了警。很快,她被送到了医院。

  小景原是不想跟着去医院的,硬是被三楼万事通刘阿姨给拽来了。刘阿姨说,景儿啊,别不知好赖。你出门儿忘关门,这老婆子还给你守一天门呐。你那闹得像猫叫的声儿,还不是这老婆子拿拐棍儿捣了一中午楼道才给盖住的吗?她亲人都不在身边,咱都是她亲人。小景一张粉脸儿,刹那升起红晕,不情愿地就来了。热心的刘阿姨还拽来了好几个人,垃圾婆一下子成了有功之臣。

  医院急诊室门口,小景第一次看见垃圾婆的儿子。这男人西装革履,拖着一条跛腿,在急诊室外焦急地来回踱步。不知道是谁把他找来的,也许是警察,小景想。

  刘阿姨凑过去安慰垃圾婆的儿子:“强子,别着急。你妈会没事的,好人必有好报。”

  人到伤心处,最期待的就是安慰,最怕听的也是安慰。堂堂七尺男儿听了刘阿姨的话,竟然蹲在地上哽咽起来,一条跛腿伸直在一边,形状像极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字。

  “姨,我对不起我妈。平时我都怎么对待我妈的,您也看见了。这么多年,我没尽过孝心,而且一直怨恨她。这听到我妈出事了,我才忽然觉悟,世上最好还是妈!这辈子,咱们能有几个可亲的人啊?我真是混呐……”大男人说到痛处,呜呜咽咽出了声儿。

  就在那天,小景才知道,强子十三岁时就跛了。那时垃圾婆的老头子还在世,忽然有天突发心脏病,垃圾婆在屋子里翻箱倒柜,就是找不见速效救心丸。看着老头子面色发紫,捂着胸口呼吸困难,垃圾婆慌忙跑出去找公用电话打120。气喘吁吁刚跑到街口,眼望见电话厅就在前面,儿子小强正好放学路过,看见妈妈在跑,就大喊着追过来。垃圾婆看到儿子在后面追,也没停下脚步,边跑边向儿子解释。

  小强一听妈妈找药,小脑瓜子转得飞快,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擎在手心问:“妈,是不是这个?”

  垃圾婆一把夺过那个金黄色的小葫芦瓶,惊喜地说:“就是它!”她转身就要冲回家救老头子的命。

  小强怯怯地说:“妈……那里边的药,早让我倒在垃圾筒里……扔出去了……”

  这句话,晴天霹雳。垃圾婆气火攻心,一把推开了小强,小强猝不及防,倒退了几步,仰面摔在马路边上。一辆小轿车恰在此时飞驰而来,轮子不偏不倚从小强的腿上轧过……

  延误了救治时间,老头子一命归天。儿子小强的腿治好之后,落下残疾,一辈子都要跛着走路。垃圾婆的悲苦人生自此开始。小强再也不愿和妈妈多说一句话,娘儿两的生活像黑白默片,沉闷冗长,了无生趣。小强长大后,参加工作,毅然决然离了家,一年到头也不回来几次。垃圾婆由此生了心结,退休以后,便忽然开始翻捡垃圾,由垃圾箱里延伸到各家各户。其实垃圾婆才六十几岁,可生活已然将她蹉跎得苍老不堪。

  小景没听刘阿姨说完,早已泪流满面。望着急诊室的血一样的红灯,小景虔诚地祈祷,好人一生平安。

 
《阿克苏日报》征稿通知
《甘孜日报》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环境报》家风故事”有奖征文启事
《创新》杂志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浙江)廉政故事大赛征稿啦
《文学新淄川》征稿启事
《今晚报》和平杯端午诗歌大赛征稿
世界华语微型小说年度系列评选公告
《三峡商报》端午诗词大赛征稿启动
第七届扎龙诗会征稿启事
《新晨报》有话直说”版征稿启事
第二届天降花雨·美在雨花”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艺海之春杯”海内外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新晨报》老年大学”版征稿
家书抵万金”红色家书征文启事
《甘肃日报》生活版征稿启事
《吉林日报》生活的足音”——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文学征文启事
《解放军报》军旅题材诗歌征稿启事
2018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信访文学创作大奖赛征稿启事
首奖5万元〡周庄杯?记住乡愁”—全球华语诗歌征文大赛启事
更多...

荣荣

陈忠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他是爆款网剧的幕后推手,BAT抢着招揽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