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周建新 来源:  本站浏览:609        发布时间:[2016-10-21]

导读
 
 王西宁警官这天下午碰到了两件事,一是公园里笼养的两只猴子跑了,要王西宁帮忙找,一就是正在处理此事时,接到了一个暴恐报案,赶到事发地,却发现是一个从家里的牢笼里逃出来的精神病患者在胡闹,于是王西宁警官展开计策,终于又把他送回牢笼了……
 
 ■
 
 1
 
 夏至的中午,天色湛蓝,日头炽白。警官王西宁爬上了龙背山公园,身子弯成大虾,影子萎缩成了猴儿。奔波了一上午,脚没停过歇,他现在很累,很渴,也很饿。可他出警了,就得忍。
 
 公园的山下,是片住宅区,群楼之间,隐现着一幢白墙蓝瓦的尖顶楼,那就是他们的边防派出所。透过平静的墙,他能猜到,此时的战友们,正在食堂打饭,稀里哗啦吃得香。他嚅动下喉管,眼光跃过楼顶,望向大海。
 
 海很安静,和天一样,湛蓝。水是咸的,不能解渴。
 
 公园的管理员,却无法安静,松鼠般在树林里东摸西找,一嘴的怨气,回头瞅了眼西宁警官,有些不耐烦地说,愣着干啥?还不快去追,找晚了,就跑没影儿了。
 
 西宁警官瞭了眼猴山,两个笼子空空如也,没猴的猴笼,寂寞得像丢了魂儿。他平淡地回敬一句,早就没影儿了,我比猴子跑得快吗?
 
 刚才,西宁警官,确切地说,是王西宁副所长接到报警,龙背山公园里的两只猴子丢了。公园不是动物园,以植物为主,石板曲径分割着树木,郁葱葱的山岗吹捧着凉亭。动物坐落在偏僻的一角,除了几只秃尾巴的孔雀,戗毛戗刺的松鸡,两只猴子是镇园之宝,丢不得。西宁警官看到战友们饥渴交加,不忍心打扰,只身出警了,反正不是执法,无需人陪。
 
 公园里的猴,丢得很蹊跷。猴笼很牢固,即使猴子手脚并用,摇晃上一万年,也弄不坏笼子,唯一的通道,只有笼门。笼门的钥匙在管理员手里,他满脸的焦急,满眼的泪痕,不可能是私放猴子的罪魁祸首。
 
 这就怪了,猴子是怎么丢的?
 
 管理员哭笑不得,陈述着丢猴的过程。他揪着自己的头发说,我没想到啊,公猴这个坏家伙,长了一肚子坏心眼儿,喂食的时候,假装和我亲热,骗我对它的好感,趁机偷走了我的钥匙,是它自己打开了锁,还把另一只笼子里的母猴给放出来,两只猴子私奔了。
 
 西宁警官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猴子也与时俱进了,熏染出了人的智慧,懂得了用计。也难怪,两只猴子相距不过十几米,干吗非得让人家两地分居,显得你公园富裕呀,一只笼子装一只猴。你把它们关进一起,让它们相亲相爱,公猴就没闲心琢磨你的钥匙了,它会把精力用于取悦母猴。
 
 丢人的报案还有好几起呢,哪儿有时间去找猴儿?西宁警官转身想走。
 
 管理员停止了寻找钥匙,扯住西宁警官的衣襟,泪眼汪汪地瞅着他,指着空猴笼,啰里啰嗦地说,这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们跑了,我去喂谁?怕它们饿着,我每天都来笼子,喂它们两根香蕉一只苹果,给它们冲凉洗澡,收拾屎尿。实话说,看到香蕉苹果我也馋,怕它们吃不饱,我一口也不敢尝。我是临时工,不能丢掉这份差事,我得敬业。我盼着公园里来游客,光顾它们的笼子,好丢一些面包饼干橘子萝卜之类,哪怕是果核儿也行。可是,来公园的男女,只顾奔树林子,没心情看它们。
 
 它们俩呀,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谁给猴子起名了?是我,我给它们起名星星和月亮,它们比我亲爹还亲,没有它们,谁给我开支?一个月一千八虽然不多,也够活命的了。星星这只闷骚的家伙,装作挺斯文,连个下意识的动作也没有,就动了歪心思。我是个女的就好了,它也能提醒我一下,那边的母猴发情了。
 
 西宁警官不耐烦了,他说,你真行,让猴子给耍了,你们也不讲一点猴道主义精神,食色性也,猴子也如此,两根香蕉,一只苹果,够它吃吗?我要是猴子,也会出逃,也会私奔。
 
 管理员连忙点头,依旧扯着西宁警官的衣襟不松手,我们处只有人头费,没有猴头费,求求你见见我们处长,告诉他,猴丢了不怪我。
 
 西宁警官不高兴了,丢猴子本来就不该归派出所管,若不是有爱民固边、有警必出的硬性规定,才不会管这烂事儿。他皱着眉头说,你们处长也不是白痴,别把我当猴子耍。
 
 管理员痴呆呆地瞅着西宁警官,满脸的绝望。
 
 西宁警官有点可怜管理员了,恰好手机响了,是桩暴恐的报案,在渤海船校,迫在眉睫,他的位置离船校最近,所长让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阻止犯罪。西宁警官像获得了钥匙的猴子,逃离了公园。
 
 2
 
 驾着警车,大鸣着警笛,西宁警官奔向渤海船校。路上的车,唯恐躲让不及,纷纷避让,他的车快得像插上了翅膀。船校的轨道伸缩大门很识趣,在警笛与尖锐的刹车声中,打着颤儿,徐徐而开。
 
 校园里很空旷,警车行驶得很孤单,教学楼里的窗户,层层叠加地探出无数个脑袋,一张张略带成熟的脸,惊奇地向下瞭望。西宁警官有些纳闷,校园内若有暴恐分子,学生早该慌乱成一团了,怎么会看怪物一般看警车,莫非又被骗了?
 
 果然如此,校长满脸歉意地迎出,说学校教物理的徐老师,弟弟是精神病,找姐姐要钱来了,姐姐躲着他不见,他就狂呼要把学校炸了,还说他手里是浓缩铀炸弹,拇指那么大,就能把学校炸成齑粉,政治老师信以为真,就报警了。
 
 西宁警官眉头皱成了疙瘩,没好气地说,要钱就给他呗,让他闹啥?
 
 校长说,没那么简单,出了校门,他就嚷嚷着找k星人同盟,谁承认,他就把钱撒给谁,街上不要脸的人多着呢。
 
 西宁警官又问,他姐呢?
 
 校长答,徐老师不愿意听弟弟大呼小叫,坐车出了学校,他跟在后边,追出去了。
 
 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患者,会危害社会,控制不好,伤及无辜就麻烦了。西宁警官急切地问,去哪儿了?
 
 校长摇头。
 
 这时,一大串警笛的鸣叫声由远及近,直扑学校。
 
 一般情况,派出所不爱打警笛,扰民。警笛响得如此狂躁,学校还上课不?西宁警官忙打电话给所长,撤销了报警。瞬间,响彻葫芦岛新城区的警笛声销声匿迹。
 
 从校长的嘴里得知,精神病有个很雅致的名字,叫徐博洋。西宁警官推测,徐博洋肯定没走远,靠着两只脚板追汽车,博尔特也没这个本事。
 
 找到精神病患者徐博洋,尽管这不是报警的内容,却是西宁警官的职业习惯。
 
 出校门右拐,西宁警官驶入海星路,这里不是主干道,又不在早晚高峰期,车辆不该很多,怎么忽然间堵塞了?他把警车靠在路边,向前走去。没多久,就弄明白了,有个精神病在路中间手舞足蹈地撒泼。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西宁警官要找的徐博洋。
 
 毕竟没见过面儿,不好直接确定,西宁警官绕到精神病的身后,叫了一声徐博洋。精神病转过身,定定地瞅着西宁警官,茫然的眼光中透露出某种不屑,他嘻地笑了下,大声说,我才不是狗屁的徐博洋呢,我是k星人。随后,突然间冒出一句英语:kepler-452b,发现有人企图把车开走,又在马路中间耍起猴儿来了,直到把车逼得退了回去。
 
 西宁警官想把徐博洋拉到路边,没想到这个精神病力气大得惊人,一下子把他甩出老远,红着眼睛瞪他,我等我姐,她不来,我们k星人就把地球毁了。
 
 看样子,不能来硬的,他的力气足可以把轿车掀翻,弄僵了,不一定会出什么乱子呢。西宁警官说,我看到你姐了。
 
 徐博洋说,真的?
 
 警官西宁说,真的,你姐坐飞机走了。
 
 徐博洋眨巴眨巴几下眼睛,摇摇头,不再理会警官,继续拦截过往的车辆。
 
 西宁警官说,k星人都会飞,你飞到天上,就能看到你姐了。
 
 徐博洋冲着西宁警官龇下牙,你先飞。
 
 虽说西宁警官生得清瘦,弹跳力好,最高飞起一米五,最远飞行二米五,这一招骗不了徐博洋。他只好躲在路旁抽烟,边抽,边想办法,说啥也得把精神病哄走。过了一会儿,他又走回马路中间,从烟盒里抽出一只,递给徐博洋,累了吧,抽棵烟吧。
 
 徐博洋没有拒绝,接过了烟,上下左右地瞅着,最终把烟插入嘴里,等着警官把火递过来。西宁警官装成没懂的样子,瞧瞧街景,又瞅瞅天,直至徐博洋用鼻子哼了几声,那意思,你怎么还不给我点烟?
 
 一缕小旋风在路面上翻卷过来,西宁警官点燃了打火机,递了过去。徐博洋吸了几口,没吸着,有一点儿着急了。接着再点燃打火机,西宁警官故意让风从指缝间钻过,火灭了。徐博洋歪着头,失望地看着打火机。
 
 西宁警官见火候到了,摇摇头说,路中间风太大,到背风的地方。徐博洋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烟上,似乎忘了拦路劫车这码事儿。西宁警官顺其自然地将他领到了路边,一瞬间,身后的车,一辆接一辆呼呼地开走了。他们恐怕精神病反悔,再把车拦下,启动的速度都很快。
 
 墙根处,两缕青烟袅袅升腾,最后交织在一起,像恩爱的男女,也像搏斗的仇敌。徐博洋望着烟,嘿嘿地笑了两声,说,好玩儿。
 
 西宁警官问,烟去哪儿了?
 
 徐博洋答,k星。
 
 西宁警官问,k星在哪儿?
 
 徐博洋又笑了,你笨了吧。
 
 西宁警官不说话了,他不想让自己的思路也成为精神病,他在想,怎样才能把徐博洋送回家去。这时,他听到徐博洋的肚子咕咕地响了,自己的肚子也不做主,陪着响。谁的肚子都一样,饿了就会叫唤,不会得精神病。他拉起徐博洋的手说,走,我请你吃碗面。
 
 3
 
 面馆的面是拉面,师傅面做得好,常在客人面前表演,抻出的面细若粉丝。西宁警官对这家面馆很熟悉,却不敢让师傅在徐博洋面前表演,弄不好,精神病以为是捆人的绳子,狂躁发作,就麻烦了。他以点菜的名义,要了笔纸,写下一行字,告诉老板,不要接待其他顾客了,损失我赔付。
 
 小老板心领神会。渐渐地,整个面馆,只剩下他们两个客人。
 
 没多久,两碗拉面端上来了。徐博洋盯着面上的肉沫卤,突然拍打起了桌子,吼道,谁允许你们残害生命了?k星上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你们地球人太脏了,把屠杀当乐趣,把挥霍当炫耀,你们都该杀。
 
 西宁警官立刻说道,你刚才还要炸毁学校呢,学校里有二千多师生,他们不是生命?
 
 徐博洋瞪着西宁警官,拍着桌子说,我说了吗?他翻了翻眼睛,又说,我说了又怎样,谁见到他们死了?我是恨你们地球人,不讲信誉,天天骗人,我姐答应养着我,却不给我钱。
 
 服务员吓得都躲进了后厨,西宁警官忽然间笑了,他是笑自己,和精神病较什么劲儿?他马上端走了两碗面,让他们后厨换上素的。
 
 徐博洋这才稳定下来,一口一口地吃面,边吃边说,我要等我姐回来,她得给我钱。
 
 西宁警官说,把你姐电话给我,我替你把她找回来。
 
 徐博洋眯着眼睛瞅西宁警官,“嘁”了一声,撇着嘴说,她恨不得躲到月亮上去,比猴都精,早把电话藏起来了,你能找回她?
 
 西宁警官说,我是边防警察,无所不能。
 
 徐博洋说,不找她了,她是坏人,k星上把所有的坏灵魂都撇出去了,他们逃到了地球,我姐就是那个坏灵魂。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好灵魂,他们是再生人,附在别人身体里的再生人,我是真正的k星人,被派到地球上,拯救宇宙,挽救地球。
 
 西宁警官盯着徐博洋,越说越快,越说越离谱。反正一碗面下了肚,也不饿得慌了,他还要回边防派出所,好多事儿等着他呢,便说,徐博洋,别胡说八道了,吃完面,我送你回家。
 
 徐博洋把面碗墩在饭桌上,大声说,我不是说过吗?我不叫徐博洋,我叫李博莱索。
 
 西宁警官问,李博莱索是什么意思?
 
 徐博洋不耐烦地说,你们地球人,真是笨死了,我们k星人是靠心灵活着的,用不着说话,眼光碰到了,就相当于电脑连了线,我怕你们不懂,说的是地球话,是Esperanto语。
 
 西宁警官微微一笑,问道,从k星到地球有多远?
 
 徐博洋问,是光的距离还是灵魂的距离?
 
 西宁想到光年这个词,就说光的距离。
 
 徐博洋洋洋自得地说,一千七百多光年。
 
 西宁警官问,你有一千七百多岁吗?
 
 徐博洋的眉疙瘩又拧在了一块儿,说你笨你真笨,你觉得k星是地球啊,在我们k星上,最原始的天文工具是射电望远镜,比玩具还普及,从那里瞅地球,你们像一群甲壳虫一样咬架,杀得一片血海,烧得城乡凋敝,本来是罪孽深重,你们的后代却津津有味地讲三国。
 
 西宁警官盯着徐博洋,有些疑惑了,这个精神病说的话,挺有知识含量,肯定出自有学问的家庭,姐姐未及不惑,已经是教授了,父母肯定不会简单,怎么会让儿子疯了呢?他一方面要听一听精神病里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另一方面,想方设法套出他家的电话,让家人把他接回去。
 
 徐博洋继续说,你以为你们挺智慧,以为你们最聪明,以为宇宙间只有你们一种智慧动物,事实上你们是所有智慧星球上最愚蠢的,不信,我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你准保会答错,你说宇宙上什么速度最快?
 
 西宁警官迟疑了一下,他不知道精神病心里想的是什么。徐博洋却一个劲儿地催他回答,他想了想,这是个常识,有什么难的,就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简单,便说,光。
 
 徐博洋哈哈大笑,你笨死了,你们地球人都被眼睛蒙蔽了,以为眼见为实,以为真理就是你们看到的,你们约定俗成的。告诉你吧,光在宇宙里比蜗牛还慢,你们的思维被光和时间捆绑住了,不会走得更远。实话实说,我不是从时间里来的,我是从三维空间里来的。我的灵魂具有超能量,不需要肉体同行,把我的灵魂装载进黑洞,像开枪一样,“砰”的一声,灵魂就从k星扎进了地球。
 
 西宁警官说,你的灵魂一下子就钻进了徐博洋的身体里。
 
 徐博洋说,你咋知道的?
 
 西宁警官哄着他说,我也是k星人,我是和你一起来到的地球,我的灵魂一下子扎进了王西宁的身体里。
 
 徐博洋立刻高兴得手舞足蹈,双手不断地在衣兜里摸着。
 
 西宁警官摸出了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告诉徐博洋,我有钱,不用你给我。
 
 徐博洋盯着西宁警官,睁大眼睛说,你真是k星人,我心里想啥你知道。
 
 4
 
 空面碗被服务员收走了,他们特意寻了两只塑料杯,倒了半杯茶水,送了过来。
 
 两个人端起塑料杯,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徐博洋说得满角都泛起了白沫,还没有停歇的意思。他说,地球人瞧不起谁,就骂谁是植物人,他们根本不知道,植物人是智慧生命的最高境界,咱们k星人早就进化成了植物人了,用不着呼吸,用不着心跳,也不需要新陈代谢,只要没有邪念,就会获得永生。体力不足时,脚往土里一踩,脸迎向阳光,身体就能吸足能量。
 
 西宁警官应和道,所以k星人不需要杀戮,不存在掠夺,靠做梦就能获得一切。
 
 徐博洋激动起来,太对了。
 
 服务员过来倒茶,徐博洋抓住服务员的手,问道,知道地球人为什么会死吗?地球人天天说假话,夜夜造垃圾,每时每刻都要算计着获取其他生命,掠夺植物生存的环境,他们让众多的生命无法安生,让众多的灵魂无法附体,所以他们必须成批成批地死。
 
 服务员的手惊悚地抖动着,最终没能把持住茶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她忙找来扫把,把碎瓷片打扫走,恐怕精神病把锋利的瓷片当武器,让她也成为那成批里的一个人。
 
 徐博洋突然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把头凑向西宁警官耳朵,神秘地说,知道地球人为什么这么坏吗?畜牲的魂灵没处附体,都落在了人的身上,所以人就像畜牲一样,不可理喻。
 
 西宁警官说,也不都是这样,比如你爹,你爹就是个好人,他抚养你,照顾你,也不嫌弃你。
 
 徐博洋忽然打了个冷颤,悄悄地摇着头,声小得恐怕被人听到,他说,我爹就是个恶魂灵,让我吃鱼吃肉吃荤腥,我的魂灵都背上了浊气,背上了罪恶,我必须逃离他,再这样下去,我就回不到k星了。我要找到地球上所有的k星人,与罪恶作战,和他们一块儿,统一宇宙。
 
 西宁警官也小声地告诉他,告诉你个秘密,你爹和我一样,也是k星人。
 
 徐博洋摇着头说,不是的,我爹不是k星人,他是个恶人,他把我像狗一样拴在屋里,不让我出来,不让我哭,也不让我闹。
 
 西宁警官说,你们家是k星人的基地,你爹是潜伏下来的,他不接你,你的灵魂怎能来到地球?再说了,他不让你闹,是怕暴露目标,你不是说,地球人坏透了吗?他们发现了你,会把你的灵魂装进瓶子里,让你一辈子也别出来。
 
 徐博洋说,我不是魔鬼,凭什么把我装进瓶里?
 
 西宁警官说,傻小子,统一宇宙是要死人的,地球人能不防备你吗?你爹把你锁在家里,是怕地球人把你抓去。
 
 徐博洋嘿嘿一笑,他们是抓不住我的,我会飞。
 
 西宁警官说,他们能抓住你爹,别忘了你爹也是k星人,他们抓住了你爹,你就没亲人了。
 
 正说着,外面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西宁警官灵机一动,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你听听,警察抓你爹去了。
 
 徐博洋又是一笑,他说,别骗我了,你就是警察。
 
 西宁警官趴着他的耳旁说,我是k星人,不是真警察。
 
 徐博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想起来了,你是k星人。
 
 西宁警官说,你爹也是k星人,他们抓你爹去了,快把你爹电话号码告诉我,让他早点跑,他被抓走,下一个就是你了。
 
 徐博洋相信了,一字一板往外跳数字。
 
 5
 
 在面馆里坐久了,徐博洋有点坐不住了,起身往外走。西宁警官着急了,他悄悄地发了短信,告诉了徐博洋的父亲,在面馆里等他。徐博洋真的走远了,还得重新和他父亲联络,一旦徐博洋拒绝与父亲见面,到处撒疯,就断了与他父亲的联络,得把他稳住。
 
 走出面馆,徐博洋听到了鸽子“咕咕”地叫,那是临家餐馆养的烤乳鸽,他看着好奇,打开笼门,把鸽子全都放飞了。好在面馆老板巴不得他们快走,出门送西宁警官,他向老板递下眼神,老板便走进临家餐馆,帮助他去解释了。
 
 西宁警官看着被鸽子的翅膀吓了一跳的徐博洋,抱着他的肩头说,飞出去的,都是k星的恶灵魂,一会儿它们会来找你的,快到屋里躲一躲。
 
 徐博洋被西宁警官吓唬住了,忙钻回了面馆,抚着乱跳的心,半天没有说话。
 
 西宁警官放心了,徐博洋原来是个胆小的精神病。他说,别怕,面馆罩着无线网,恶灵魂看不到。
 
 徐博洋这才安静下来,端着茶杯的手有点颤抖,茶水洒到了他的衣襟。
 
 他沉默了,再也不聊k星人了。
 
 等到徐博洋的父亲来到面馆时,太阳已经偏西,幸好是夏至季节,漫长的等待,没有让天黑下去。老爷子是带着一辆车来的,还带来个司机。和西宁警官的猜测大相径庭,老爷子并不儒雅,进了面馆,也不感谢西宁警官,甚至瞅都不多瞅他一眼,揪住徐博洋的耳朵,就往外扯,边扯边吼,家里的电脑、电视不够你玩吗?一不注意又溜出来了,我让你跑!
 
 徐博洋的k星世界立刻毁灭了,大声嚷着,爹,疼,我再也不敢跑了。
 
 司机拿过了绳索,三下五除二地将徐博洋捆了,塞进了车里。动作如此娴熟,看样子捆他已经不是一两次了。西宁警官有一点儿后悔了,本来,两个人聊得兴趣正浓,虽然都是天马行空的胡说八道,但在被固化的生活中,谁不渴望无拘无束的自由呢?
 
 西宁警官追了出来,叮嘱一句,他没疯透,送医院治疗。
 
 老爷子没回话,只顾牢牢地控制徐博洋。
 
 徐博洋把头探出车窗,冲着西宁警官,愤怒地吼,你不是k星人,你是个骗子。
 
 开着警车往回走,西宁警官的心情不很爽,今晚还要值夜班,尽管前方的路四通八达,但他的归途只有边防派出所。想到徐博洋回到家,就要过着拘禁的日子,他的眼圈儿就有点儿潮,不知道自己是救了他还是害了他,然而那个囚禁他的家,是他唯一的归宿,心疼他又能怎样?他的亲姐姐恨不得弟弟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失踪在大海里。
 
 徐博洋的自由,注定是笼子里的自由,就像从前公园里的猴儿。
 
 西宁警官忽然想起了钱钟书的小说《围城》。
 
 前边一片混乱,虽说在下班高峰期龙湾市场的商贩习惯于在街面上摆摊,却不至于如此多的人驻足。他停下车,向前张望着,听到了频率最高的两个字:猴子。
 
 顺着大家的目光,西宁警官向上看去,龙湾市场那座仿欧尖顶上,坐着两只猴子,它们悠闲而又从容地相互挠痒痒。看到那么多人瞅它们,公猴龇着牙,吓唬着行人。看到人们并没害怕,突然从上边跳下来,凶猛猛的样子,像是要挠人。
 
 人群轰的一声向两旁闪开,猴子没有攻击任何人,转身跳向水果摊,像从自家桌上取东西一样,拿走了一把香蕉和两只苹果,转身跳上了房顶,与母猴一块儿分享。
 
 西宁警官看清楚了,和管理员喂猴子的数量一样,猴子下房,不是抢劫,也没多吃多占,只是拿走了它们平时该吃的那一份儿。
 
 两只猴子在房顶游戏一会儿,顺着屋脊三蹿两跳就不知所踪了。
 
 西宁警官望着空荡荡的房顶,心里在想,不知今夜它们入眠在哪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会是笼子。
 
 电话铃响了,西宁警官看了看屏幕,是公园管理员打来的。
 
 他果断地按下了拒听。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