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康凯鹏 来源:  本站浏览:551        发布时间:[2016-09-06]

    两年前的那个夏夜,夜空星光明灭,窗外华灯闪烁,我正在键盘上敲击着一些文字,手机突然响起来。我看了一眼闪烁的小屏幕,显示的竟是0086577……我有点疑虑,以为又是中奖的骗人电话。过了好久,那边并没挂断,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键。电话一接,居然是越洋电话,打电话的是远在美国的依娃大姐。
  与依娃大姐相识已经几年了,虽然就见过两三面,可我们之间已产生了姐弟间浓浓的亲情。二十年前,她随丈夫移民去了美国,我们除了在网上相互留言问候外,隔三差五接听她的来电,了解彼此近况,品味着其中的浓浓乡情,倒也其乐融融。
  听大姐说,她年轻时曾在乡镇供销社呆过,后到了富平县一家金融机关担任了多年会计、出纳工作。大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她离开故土,开始了陌生而新鲜的异域生活。她初到美国,先在麻州CLARK大学进修了英语两年,生活习惯渐渐变了,语言交流也没有了障碍,想必她在那边的生活十分幸福吧。在那边呆得久了,整日里不是白皮肤黄头发的熟人,便是黑皮肤黑头发的同事,要不就厮守着丈夫和孩子,初到美国的新鲜感渐渐远去。
  为了生计,她先在一家中餐馆干服务员、做中文教师,后来又自己经营小型超市,角色也由打工仔转化成小老板,事业生活都相当顺意,用我们中国话说,真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尽管如此,可她的骨子里流淌着中国的血液,她的脑海里永远忘不了关中腹地的半边厦房,忘不了地里的庄稼场畔的碌碡,更忘不了她远在穷乡僻壤的父母姐妹、邻里乡亲。每每闲暇,悠悠思乡之情就丝一样从心底抽生,不知不觉长成苦藤,挂满愁絮。她像一只吐毕丝的蚕儿,将自己束缚在充满忧思的壳里,还要用自己的一生去品尝思乡的味道,虽然每次都泪流满面,内心纠结,可她还是让思乡思亲之泪洗涤着心中的痛,甚至心甘情愿地陷入其中。慢慢地,她的情结随着她笔下的文字滋生,演化成一篇篇佳章美文,漂洋过海在国内的刊物上变成铅字,和读者共同体会一位游子既简单又复杂的感情。如今,她忙里偷闲进行业余创作,属于典型的草根作家,她的创作侧重于散文,而且影响不小,收获颇丰,她的乡情系列作品引起关注。散文《老屋》获北美《世界日报》第一届新世纪华文文学奖“记忆文学”佳作奖;《读你》获《读者》创刊25周年“我与读者”征文二等奖;《五个女子的父母亲》获肖邦图书馆母亲节首奖。她现在的身份是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会员,海外文学团体“文心社”波士顿分社社长,她作品见于《世界日报》《侨报》《红杉林》《走廊》等海内外报刊杂志,《读者》《散文海外版》《青年文摘》《散文选刊》《台港文学》等也多次予以转载。不少作品被收入《世间最美丽的眼睛》(百花文艺出版社,2008年)、《文心隽永》(时代出版社,2007年)、《女人的天涯》(河北教育出版社2008年)等选本。
  2012年,她的散文集《我的乡村》在国内出版,在书的封底,刘荒田先生对其作品做了中肯而准确的点评:依娃以浓笔重彩书写的乡情散文系列,尽多佳作,她的散文总能击中读者感情的“软腹部”,教人顿起莫名的感动;其散文抉其要害,是真性真情。依娃之文,感情澎湃,缠绵而深邃,是难得的异数,况且她总是那般朴实,丰茂。
  我第一次听到依娃大姐的名字,是诗人麦秸告诉我的。经他介绍,我们首先在网上认识,并开始了解彼此的文字。阅读她的文章,字里行间展现出的场景居然都在我的身边,或者掩藏在我的记忆深处,不时勾起我对童年、对家乡的重新认识。原来,依娃大姐竟和我是同乡,虽然不属于同一个乡镇,可我们村子跟她的老家仅仅相隔十余里。而且我对家乡风土人情、自然景物以及当代新生活的表现又一次次勾起她对家乡的思念。我们在网上留言,相互点评着对方的文章,后来隔三差五就接到大洋彼岸的来电。当然,每次都是她打给我的,而且一聊就是三四十分钟。
  去年春节,我再次接到她的来电,请求我帮她一个忙。她说自己正在做“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甘肃难民落户关中以及此后的生活情况”的研究。原来,大姐的母亲老家在甘肃,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三年年馑,老人迫于糊口逃命,拄着一根枣杆儿一路东行,沿街乞讨,来到了当时被神化了的旱涝保丰收的八百里秦川。可当她踏进陕西来到三秦大地,看到这里的穷困光景不由发出惊叹,这哪里是米粮川啊,老人又一次失落得如跌进冰窖。但比起甘肃那边,或许还稍强一些。于是,她经人说合,在这里嫁了人家,落户关中了。再后来,她接二连三地给这个家庭添人添丁,共生养了五个孩子,依娃大姐就是家里的老大。如今老人已驾鹤西游,姊妹几个也嫁人了,甚至她们的孩子一个个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每隔两三年,大姐都会抽空回趟家,回家了就到妹妹家里转一转,住上几天,再到周围的街镇、村子走一走,看一看,竭力追忆昔日家乡的样子,哪怕是丁丁点点儿,也能在她心头浮起丝丝快意。接着就去拜望记忆中熟悉而且健在的老人们,同她们拉家常唠闲嗑叙叙旧情,说说改革开放后的新生活。在地球这边那边来回走转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周围群众对这位飘来的游子投来羡慕的目光,他们想象她的日子过得一定不愁吃喝,安逸无比的。可是又有谁知道她内心的苦愁,又有谁知道她风尘仆仆行色匆匆来回奔走,又有谁知道她每次离开祖国时一路流淌不尽的泪水已化作绵绵秋雨。
  常年居住国外,时刻想念着故土和母亲,勾起了她写母亲那一辈人当年背井离乡的无奈之举,她想将那些场景凭借自己的文字还原出来,让时代不要忘却那一抹抹让人心酸的历史。她开始搜集资料,寻找亲历者。虽然远隔重洋,她居然用短短的时日找到了宝鸡、咸阳、铜川、西安、渭南数个地市近百位落户关中的“甘肃客”,当然,最多的采访对象还是老家富平。我就是受她所托,替她弥补一些采访中的空白。
  去年暑假,大姐再次回到故土,逐一拜访提前预约的那些老人。我是她回家大概一礼拜后才见到她的。我帮她在村子里约了两位老人,她们是亲姐妹,也是我的长辈。大姐坐着妹夫的摩托车直接来到老人家门口。那天,刚下过一场雨,路上有些泥泞,大姐下了摩托,两条裤腿尽是泥星子,小的干成白点点,大的还湿漉漉一片一片洇着。见了我们,她先连连道歉,说这俩天行程安排太紧张,把人忙惫得不成样子,天刚晴就赶了过来。大家寒暄几句,进了屋子,她悄悄对我说,原以为两位老人不住一块儿,来时虽然备了两份礼品,可有一份是给我的。我连忙摆手,示意她甭说了,我的礼品就免了,都是长辈,应该给她们的。我们提了礼物进了客厅,主人热情地让座、沏茶,接着端出香蕉苹果葵花籽儿。谝着聊着,我们的谈话渐渐进入了主题。
  一说起五十年前那些揪心撕肺的故经,每一事件、每一个人物都历历在目仿佛所有的事情就发生在昨天,让人觉着心酸心寒。那些事都是她们亲历的,那些人都是她们的亲人,几十年前的一切让我这未能经历的晚辈也听得有了身处其境的感觉。没有吃的,所有人想着方子填肚子,吃糠咽菜煮苞谷芯子剥榆树皮,没有穿的,有时全家人穿一条裤子,盖一床被子。人饿得浑身浮肿,肿得皮肤往外沁水,冷不防就蹭破了,往外直流清水。眼见着一个个亲人饿昏饿死。老人说,印象最深的是她的父亲,当时年仅四十二岁的父亲为了一家老小舍不得吃,终于病倒,躺在炕上奄奄一息。当时,母亲端一碗不知什么面做的稀汤面喂给他,他看着站在身边高高低低的几个孩子,愣是不吃,用低微的气息说,“我不用吃了,让娃们每人尝几口吧!”当时的话儿从父亲微闭的嘴里挤出来,引来一片唏嘘。母亲失声痛苦地哀求,“都啥时候了,你就吃两口,一辈子就知道别人!”
  “我永远忘不了父亲弥留之际说的那句话。”老人说到这里,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说话的声调也立马变了。再看大姐,两眼潮红,鼻翼翕动,笔记本上的字迹也由先前的工工整整变得歪歪扭扭,甚至没有了字的样子。我连忙将纸巾递到她们手上。自己起身出了屋子,站在院子里望着一棵桐树的树冠在风中微微摆动,并且重重地咽下唾液,闭了眼睛让自己也清静一下。不知这么着几次,我们的谈话才结束。最后,大姐从包里掏出相机,让我给她们照张合影,算是作别。大姐说,她会将照片冲洗了寄过来的。老人听了高兴地说,“女子,真是个好人啊,希望我两个老婆子的故事能给你一些帮助。”
  几天后,大姐回了美国。一到美国,她就给我打电话,对我那天的安排一再说是无微不至细致周到,还说她这次回国去了好多地方,见了许多老人,可我那次的安排自认为是最完美的。她还说,要将照片寄给老人。我让她不要寄,直接将电子照发给我,我随便在那家照相馆冲洗几张就行了。可她虽然给我发了电子照,还是婉言拒绝了我的好意。她说这照片一定要由她亲自冲洗邮寄,不用我操心,这不是路远路近的事儿,而是一种态度。我起初认为她这是多此一举,听了她的话却不敢再多妄言。看来在处理事务上,我的确没有大姐想得周全。
  昨晚,我的手机再次响起,一看又是“0086577”,激动得我连忙按了接听键。大姐首先问候我,问我的工作、身体,问我的方方面面,并问我两位老人是否收到她邮寄的照片。我平时粗心没过多在意,一边和她通着话,一边让妻子赶紧给老人打电话询问照片的事。当得知老人已收到照片,并一再说大姐是天下少有的好人时,我高兴地将收到照片的消息对她说了。接着,我们又如以往,叙叙家常,问问冷暖,说说中西方写作者的相同与不同,谈谈中国十八大以后美国老百姓对中国目前的处境和看法。最后,她再次叮嘱我平日工作不要累着,出门在外注意安全,我连连称谢,感激她对我的关照。大姐却说不必道谢,这不是谢的事情,她一直将我当弟弟一样看待,这其中有着对亲人的一份关爱。她还说,她这人重感情,尤其在那边呆得久了,一切在她眼里都是珍重的。
  当夜静下来我就想象着,这会儿大姐或许正在吃早饭,或者干着中午的事情。有时我想接听她的来电,询问一下她的生活状况,问候一下她的家人,了解她的创作进度,期待她的作品早日付梓。有时我又怕接听她的电话,她太重感情了,心想,只要彼此心里都暖暖的,工作都是顺意的,少一个电话或许就多了一份回味的。
  希望我和依娃大姐的友谊之树长青!

【作者简介】康凯鹏,笔名锦屏农夫,陕西富平人。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乔山书院院长,中华康氏文化研究会富平分会会长。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散文《生女好尴尬》荣获第十一届海蓝蓝杯全国青少年作品大赛二等奖,并被收入《渭南当代散文选》;散文《“华山”》荣获2009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三等奖,散文《我与父亲同榻眠》获第二届全国情感主题散文大赛二等奖。2010年创作出版长篇小说《贾岛传》,荣获第二届益民文学奖。

 
东北作家网开通公告
《铜陵日报》“家训家风家教”主题文学征文启事
首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启事
“成园温泉山庄杯”大连市中小学暑假征文获奖作品揭晓
第三届盛京网络文学奖全国大赛
“登沙河杯”全国文学征文获奖作品揭晓
首届作家•文学网站(大连)研讨会倡议书
贵州都匀“法治文化”主题全国征文大赛获奖名单
关于调整“登沙河”杯文学作品征文大赛截止投稿时间的通知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第一届“浩然文学奖”征文启事
第四届“潇湘杯”网络微文学创作大赛正式启航
“登沙河杯”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法治文化”主题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辽宁省作协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征文评奖结果公告
中国作家协会公报
辽宁省作家协会第十届签约作家终评结束
热烈庆祝东北作家网点击量突破1000万!
关于辽宁省作家协会暨辽宁文学院第十届签约作家评聘的通知
关于举办第二届盛京网络文学奖的公告
更多...

阿乙

迟子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想再创业:归来仍是少年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