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442        发布时间:[2016-09-05]

    陈秀莉,大连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大连好生活》栏目制片人,有着10年民生新闻记者经历。2007年——2010年间曾任民生新闻栏目《小莉老解帮您忙》的出镜记者,专门针对电视观众的热线求助来调解邻里纠纷、梳理市民与职能部门之间的关系、解决情感难题。这段期间,小莉作为一个品牌成为大连地区家喻户晓的“帮忙记者”。2013年,在电视栏目《过日子》中担任生活评论员,说家常、道是非、讲老理儿。成为一名在电视荧屏上与大家探讨过日子方法的生活专家形象。2014年转战美食领域,目前是大连地区最受欢迎的生活栏目《大连好生活》栏目制片人。


作品欣赏:

《老公孩子一起养》节选

    接到董博宇的电话时廖莎正在给全门店的置业顾问开会。市场转暖的迹象已经如此明显,可是作为一家全国连锁二手房置业公司在本城的门店,廖莎团队的业绩居然下滑。保持平稳增长都是廖莎容忍不了的,何况是下滑。扯开自己曾经是校园十大歌手的嘹亮嗓音,廖莎一顿痛骂。从业务能力到团队纪律、从工作态度到服务意识,廖莎把整个门店的15个置业顾问从头到脚整整骂了两轮儿。廖莎脾气大,可本事也大。当年她还是置业顾问时卖二手房一年卖了一个亿,至今在圈子里这还是一个无人能超越的奇迹。所以,她发起火来连头发稍上都是底气。被狂怒扫射后的办公室鸦雀无声,这时董博宇的电话就打进来啦。
    董博宇和廖莎的老公方程是大学同班同学,头顶头睡了四年的过命交情。5年前,董博宇到一家民营软件公司任项目经理,捎带着把方程也带进了公司。一个做项目一个搞技术,你挑水来我浇田倒也乐在其中。看到是董博宇的电话号码,廖莎楞了一下。董博宇是那种恨不能把每一分钟都转化成生产力的人,所以没有要紧事,他不会给自己哥们的老婆打电话。听到廖店长的电话响起,置业顾问们明显都松了一口气,就好象小学生听到下课铃时的心情。廖莎也骂得筋疲力尽、再无新意,趁着接电话的当口跟下属们挥了挥手,5秒钟之后偌大个办公室就剩下她自己。
    董博宇开门见山,说是让廖莎下班后到他单位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见一面。廖莎心里一抖,闪现出无数种可能。董博宇不是个会开玩笑的人,这一趟看来是有什么大问题。挂断电话,廖莎抓起包就上了路。这一道儿上,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和方程恋爱时的点点滴滴。两人相亲认识,那年方程30,廖莎28。介绍人其实就是方程他妈。老太太在给儿子买婚房的过程中认识了廖莎,被这个姑娘干练的性格、积极向上的处事态度、还有能把死人说活的三寸不烂之舌所深深折服。觉得自己老实巴交、没什么大出息的儿子要是能找这么个媳妇,这辈子自己也算能闭上眼啦。和所有相亲一样,廖莎见方程第一面根本就谈不上留下了什么印象。倒是方程今天电话、明天短信追得比较紧。后来,廖莎带着方程给自己的一个大姐瞅了一眼。大姐明确表态:此人可嫁。廖莎也疑惑,看方程长相不突出、性格不突出、恐怕连腰间盘都不突出,为什么阅历丰富的大姐就觉得他可嫁呢?大姐告诉廖莎:无他,就是看着好欺负。大姐说的也对,当年的方程眼光单纯、情感经历简单、说啥信啥。后来,廖莎听了大姐的劝跟方程认真恋爱、严肃结婚。渐渐地,也品出了找个好欺负男人的好来。按廖莎在日记里写的就是:我的生活我做主,他的生活我做主,找方程就是为了做主。
    快到下班的时间啦,马路被一片刹车灯映照的红彤彤。廖莎一个急刹差点被后面的车追了尾。醒了醒神儿,廖莎才明白,原来这一路都在想着恋爱的过往,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她一直怀疑董博宇找自己恐怕是方程的情感生活出了问题。有小三啦?破裤子缠腿抖落不掉啦?不会孩子都生了吧!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也就到了和董博宇约好的咖啡店。廖莎在车里拢了拢头发,心想着斗小三终归应该会比卖房子容易。
    董博宇显然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啦,急迫地向廖莎招着手。桌子上已经摆着为廖莎点好的饮料。廖莎心里一阵反感,也不问问自己想喝什么就这么自作主张,这个董博宇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没有来由的大男子主义。廖莎也懒得跟他寒暄,直接就四个字儿:“找我啥事?”董博宇点了根烟,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廖莎看着一阵阵害怕,环顾一下四周看看哪个女人正盯着自己,会不会就是方程的第三者?
    “廖莎,关于方程有点事儿,想跟你先通个气儿。”这么客气的说话方式,真不是董博宇的风格,廖莎心更慌啦。
    “你俩一个公司,说白了除去同学的身份你是方程的顶头上司。有啥事还用跟我通气儿?”
    “要不是同学,这事儿我也不至于这么为难。思来想去,还是先跟你商量商量。”廖莎越听越糊涂。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除非方程有了小三儿,其他的你不用跟我商量。”。
    “你想哪儿去啦?方程有小三?谁跟他呀?”
    “哎,这话我不爱听啊。怎么方程就没人跟呢?我就找了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吗?”
    “那倒不是。全世界的姑娘都知道,方程要是离婚那就是净身出户的待遇。谁家缺老爷呀,找他?”
    廖莎知道董博宇一向不满意自己对方程管理得太过严格。所以,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可以理解为替自己兄弟叫屈。话说到这份儿上,廖莎也知道不可能是情感纠葛。放下了大半个心之后,也就不想跟董博宇计较。
    “你到底有没有正事?我这还着急回家呢!”
    “有啊,绝对的正事儿。其正经程度不亚于向你汇报方程的情感动向。”
    “说呀。”
    董博宇掐灭了手里的香烟,貌似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对廖莎说了下面这段话:“方程目前是我们项目的技术总监,手下带领着5名软件工程师在做前期的技术开发。经过了一年的团队磨合,我想……”
    听到这里廖莎心里乐开了花。她没想到,方程居然又要升职啦。
    “怎么?要升他?不好吧,别人又该说你向着他啦。”听到这里,董博宇整张脸都是通红的,脑袋似乎越来越沉。
    “廖莎,你理解反啦。要是升职我就不麻烦你啦,这样的好消息我一定亲自告诉方程。今天,恐怕你要失望啦。”廖莎的笑容僵在脸上,迅速盘算着董博宇这句话的真正用意。
    “你的意思是说要给方程降职?”
    董博宇半天没出声,然后深深地深深地点了点头。在看到这个动作的同时,廖莎就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整个上半身几乎要扣在董博宇的头顶。
    “姓董的,别以为方程好欺负。你升官发财靠什么?没有方程拼死拼活给你写代码,你今天能做项目经理?脏活累活你推不出去就全都推到方程怀里。你今天让他做这个技术总监我们还不一定愿意,升职不想着兄弟,降级你找着方程啦。还好意思说是同学,明天我就把这件事发你们同学群里去,我看你怎么解释。”董博宇定定地看着廖莎,好像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想当中。
    “你看,我就说这事儿得先跟你通气。我这要是事先没通知你,回头你得把我家拆啦。”
    “我把你家卖了还差不多。钱还得归我。”
    “你先听我说完再卖也来得及。方程做这个技术总监已经一年啦。可他对自己的定位还是没从一个软件工程师里跳出来。什么叫总监?你得给我带队伍。可他对下属连个像样的考核制度都没有。全技术组人人都闲着就他一个人忙得生不如死。那真是一心一意给所有人擦屁股。结果,要团队没团队要效率没效率,除了落下个好人缘其他都是一塌糊涂。再这样下去,我不降他职,大老板就会炒了他。”
    听完董博宇的话,廖莎沉默了很久。方程是个什么性格,没有人比廖莎更了解。他就是个不愿意操心的人。平心而论,方程肯定是个优秀的软件工程师,但他一定是个蹩脚的技术总监。平时过日子,只要不让方程操心,他心甘情愿接受廖莎的领导。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升上去的职位没有人希望再掉下来。更何况,这还意味着每年将要少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收入。
    “董博宇,升他的是你,降他的也是你。你跟你们大老板怎么说?你不是第一天认识他,方程是个什么性格还用我告诉你吗?”
    “我现在肠子都毁青啦。技术组不出活我一样跟上面没法交代。搞不好我们哥俩得一起走人。方程他确实不适合,他难受我也难受。廖莎,你也是带队伍的人,我现在什么感受你难道理解不了吗?”
    廖莎太能理解啦。方程要是廖莎部下,他连技术总监的门都摸不着。不过,这个转折方程能接受吗?不升也就罢啦。升职后再降下来,这让人的脸往哪儿放?方程虽说确实扶不上墙,但是这块烂泥也是非常有自尊心的。廖莎在心里琢磨,这件事到底应该跟方程怎么说才能把对他的打击降到最低。
    “廖莎,就为了这件事我都两宿没睡觉啦。翻来覆去想辙。实在没别的办法啦。你回家好好安慰一下方程。兄弟还得做呀。”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廖莎也实在不能再发作,道歉还差不多。自己只是感觉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就像是被班主任训斥了一顿的学生家长。只是到底怎么能让方程接受这个降级的事实,廖莎一时之间还真是没什么主意。尤其降自己级的还是出生入死的好朋友,这种背叛的痛苦就够人受啦。
    出了咖啡厅,廖莎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一是躲躲晚高峰,二就是想着这话到底应该怎么跟方程说。转眼快七点啦,方程这时候恐怕也苦逼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可以下班啦。廖莎给方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约了个客户在他们大厦楼下谈事儿,这会儿正好可以夫妻双双把家还。方程自然非常高兴,电话里都能听出喜悦的心情。廖莎不由得叹了口气,盘算着怎么在回家这一路上做好方程的安抚工作。
    远远地,从大厦里走出的男士基本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平头、眼镜、电脑包、黑眼圈。廖莎抬头看了看这座高楼的名称:IT大厦,心想这名字上的真多余,看里面走出来这些人就知道这大楼是干什么的。这时候,方程走出来啦。站在大厦的台阶上左顾右盼。廖莎看着自己的老公,眼泪几乎都流了出来。在她看来,自己这任务就象医生跟病人宣布检查结果差不多。廖莎按了按汽车喇叭,方程猛一抬头看见自家的车就停在不远处,顿时脸上就荡漾起幸福的笑容。方程虽说已经30好几,但这一脸纯真的笑容却真没因为阅历的增长而褪色。当然了,还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年纪渐长阅历不增,基本就属于白活。
    “老婆,怎么这么巧你就在我们楼下。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想你呢!”
    “想我干什么?想怎么气我是不是?”
    “我哪舍得气你,把你气坏了谁领导我。你是咱家重点保护对象。”
    方程有一个巨大的优点就是嘴甜。好几次廖莎蓬勃的怒气都是被方程腻人的甜言蜜语覆盖住的。
    “我算看出来啦,你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给嘴抹上蜜,然后哄得我给你出力卖命。”
    “谁让我老婆卖命?谁?你让他过来我跟他谈谈。老婆,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谢谢你下班来接我。”廖莎在心里哭笑不得,就这么个谈话节奏怎么能起到传递降职信息并且安抚方程的作用?
    “老公,你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顺利呀,可顺利啦。我们技术组几个小伙儿都跟我可好啦。”
    “那工作进度怎么样?”
    “进度就那样呗!组里我年纪最大挣的最多,多干点儿也是应该的。那些小孩儿基本薪水都很低,给他们派活都不忍心太逼着。”
    听到这里,廖莎的肺都要气炸啦。这要是车里坐着的不是老公而是下属,廖莎早就打开车门把他推下去啦。就这思想、这境界,这哪是个技术总监的心智啊。方程从事的简直就是慈善事业。廖莎强压心中怒火,继续和方程聊天。
    “老公,你要是这么工作,你得多累呀。”
    “老婆,还是你心疼我。当这个总监一点也不好玩。我技术技术没长进,生活生活也撂荒啦。”
    “你生活怎么撂荒啦?”
    “我的那些花花草草呀,都没有心思好好侍弄。咱家的好几盆花都该换盆儿啦,结果总是没时间。”
    廖莎越听越气,心想着明天我就把你那些花花草草全扔啦。不过,此时她也不好发作,只是脸阴的能拧出一把水来。
    “老公,要不这个总监咱就不干了吧。”廖莎这句话可不是白说的。作为一名资深二手房经纪,廖莎的嘴里就没有废话。前一句和后一句都象齿轮一样咬合在一起。在她的设想中,如果方程对于这个假设反弹的比较强烈那她就再缓和缓和,采取迂回战术劝方程凡事看开。如果方程对于这个大胆设想的反弹比较平稳那她就一剂猛药下去,彻底跟方程摊牌。到底采取哪个战术全在于方程对总监这个职位的重视程度。毕竟就算不计较名誉,还有年终10万元奖金的问题呢!廖莎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方程,不想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
    听到廖莎的这个假设时方程正在喝矿泉水。话音刚落,方程一口水喷了出来咳嗽不止。廖莎心里一惊,对方程不免心疼。可谁成想,方程抹了抹下巴竟然露出了一副狂喜的表情。
    “老婆,真能不干我早不干啦。受这个洋罪去呢!我好好的工程师不做我当哪门子总监啊?我要是真能脱离苦海,一定大宴三天不醉不归。”
    听了方程这番话,廖莎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方向盘都有点把持不住。手一抖,车轱辘走了个弧线形搞得后面的汽车狂按喇叭。
    “老婆,你怎么啦?开车一定小心点儿。”方程哪里知道廖莎的心情,自顾自开始描绘心中的幸福生活。
    “老婆,你说赚多少是多?多有多的活法,少有少的开心。就为了那点儿收入搞得自己连业余生活都没有啦,真是得不偿失。你说,自从我干上这个总监,你是不是还没看见咱家那些绿植开花呢?照顾的不够我跟你说。有点时间都用来补觉啦。”
    廖莎实在忍无可忍啦。自己还想着怎么安慰方程受伤的心灵,安慰个屁呀,简直是正中下怀,求仁得仁。廖莎一把轮把车停在路边,侧过头定定的看着不明就里的方程。
    “下车。”
    “干嘛下车,没到家呢,老婆”
    “我让你下车。”
    “干嘛呀?”
    “好,方程。你不下车是不是?你不下车,我下。我走还不行吗?”
    廖莎解开安全带,抓起皮包就下了车。刚走了两步觉得不对,回头对坐在车里的方程说:“你要是敢跟着我,我就跟你离婚。”方程一副吓傻了的表情,不知道这位姑奶奶今天这又是怎么啦。想下车也不敢下,想追问也不知道该问点什么。廖莎又走了几步,停下来喘着粗气,然后一个大力转身,冲着不远处的方程狂喊到:“我非常荣幸的通知你,方程,你如愿以偿的被光荣降职啦。”喊出这一句廖莎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心中无限回荡着那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