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赵 欣 来源:  本站浏览:659        发布时间:[2016-09-02]

 

    接到弟弟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松花江的鳇鱼岛闷头写我的剧本。常言说,编筐窝篓,贵在收口,我就在结尾处难住了,好几天也不知道如何下笔。故事讲述了一对男女彼此深爱着,后来在战争中走散,许多年来两个人都在苦苦寻找对方。结局有两种选择,一个版本是二人冲破重重阻力终于相聚,另一个是就此止笔。第一个选择会让读者感到圆满,第二个则会留下更多空间,这似乎恰是作家的高明之处。
   

    弟弟语气滞重地说,哥,你回来一趟吧,爸的事。我一急,呼吸失衡。弟弟忙接着说,爸身体还行,是王姨得了尿毒症。弟弟没再说话,我匆忙挂断了电话,收起笔记本电脑,赶往机场。还好,紧赶慢赶,赶上一趟直飞的航班。坐定之后,我的大脑再次为这件事飞速旋转起来。


    八年前,母亲去世,父亲在弟弟家生活了一年多,就坚持一个人搬出去住。弟弟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回来劝阻。父亲只有我和弟弟两个孩子,但他最喜欢我。父亲当了一辈子官场领导,骨子里却酷爱文学,而在我身上,父亲的遗传基因似乎得到彰显。我在初中时就发表了小说,而后一路飙升,到现在已经是比较有名的作家了。确切地讲,先是热衷于纯文学,后为专职网络作家,近年来随着影视剧的看好,开始应约写剧本。
   

    父亲常常讥讽弟弟说,你看看你,还是个中学老师,连个研究生论文还要到网上抄袭?能不能象你哥哥那样有点出息?父亲是我最忠实的Fans,我的纸媒作品,我编的电视剧,他都是要看的,甚至在他心里,我就是他的偶像,这从他看我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想到排着长队等我签名合影的那些粉丝们。所以在家里面,我的话总是在关键时候对父亲能起到改弦易辙的作用。


    和父亲一交流,正印证了我的推测,不是因为弟弟一家不孝顺,而是一个老年人的生活习惯外加孤独久了的心理问题。父亲说,王伯伯帮他已经联系好了房子。既然心意已决,且身体还算硬朗,独自生活也没有什么障碍,不如就由着他吧。


    大约三个月后,弟弟去父亲的家,却看到家里多了一个人。一个中年女人从厨房里迎出来,应该比父亲小十多岁,相貌还可以。见到弟弟时显得有些尴尬,父亲倒坦然,介绍说这是你王姨。弟弟再去的时候,不管早晚这个王姨都在。弟弟就想获得更多的信息,但是父亲不搭理他。他偷偷去找父亲楼下的王伯伯,但是老人家微笑着不说正题。
   

    父亲这把年龄,身边突然多出一个年轻女人(当然,相对于父亲来说年轻),这不能不让人警觉。我嘱咐弟弟认真了解情况,不可疏忽。没几天,情况就基本明了了。父亲参加了一个中老年文学爱好者协会,认识了一个叫王芳的女人。她刚刚丧偶,有一个儿子还在读大学。她文笔很好,长相也是父亲喜欢的类型(我这么说不是胡乱猜的,弟弟把父亲的那些文章陆续发给我,我看出了端倪,是和母亲完全不同的类型)。父亲动了春心,主动靠近,表白爱慕。但是王芳犹犹豫豫,不是没相中父亲,也不是在乎年龄差,她担心父亲不够真诚,她需要一个坚实而长久的肩膀来依靠。父亲对王芳海誓山盟,保证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和她分开。父亲把崭新的爱情抒写在诗作里,而后发表在内部报刊上,被弟弟偶然间发现了。
   

    我在为我的母亲感到幽怨和不平。父亲很爱她的,在没有她的日子,我们不敢确定父亲如何能够摆脱那种痛彻心扉的哀伤。情况虽然出乎意外,但很快我就感到无比欣慰。这说明父亲的精力旺盛,身心健康,更为能有一个人在父亲身边照顾他而高兴。但是父亲不把事情说破,也没有进一步的打算,我们做子女的又何必有所动作呢?


    春节的时候,我和弟弟全家人都去了父亲家。王芳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媳妇们要做个帮手,父亲说,这次就让你王姨自己弄吧。媳妇们的脸上都噙着复杂而充盈的笑意,如同草尖上的露珠,稍一不慎就会落下。若是在自己家里,我媳妇准会气恼地指责说,哼,看你们男人多无情!或者笑嘻嘻地说,看你老父亲,好风流哦!弟媳妇的脸上也挂着笑,却难掩轻蔑的警惕。我紧绷着脸,让她们望而生畏,她们很快就收敛了。餐桌上,父亲当着儿子儿媳孙子孙女的面,不断给王芳搛菜,王芳则不好意思地扫视我们一眼,而我们假装没注意或是没在意。
   

    后来弟弟找我讨论这件事,说,父亲如果正式娶王芳,我们怎么办呢?弟弟的担忧不无道理,毕竟父亲名下还有财产和存款,而王芳还有一个儿子。那样会让这个家庭变得复杂,这当然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何况在内心深处,我们还在顽固地维持着母亲的地位。但是年夜饭的那个场面,我们还是感到父亲对王芳的态度其实是在做给我们看的,要给我们一个心理准备,是某个重大决定前的铺垫。


    我离开不久,弟弟就向我陆续报告了新的情况。
   

    王芳的儿子出现在父亲的家里面,不是假期,还有一年多毕业,却住了一个多月,且没有离开的迹象。原来是被学校开除了,什么原因不知道。弟弟的忧虑通过电波传递过来,我的心一下子收缩起来,怎么能让年迈的父亲再为另一个家庭操心费力呢?该采取怎样的行动来阻止呢?恰好这个时候,父亲竟然给我来了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回去一趟。父亲的语气带着小孩子般的讨好,让我想起上初中的儿子,他想更换电脑,语气就是那样。我的心收缩得更厉害了。


    到了父亲家,王芳正给父亲的头发焗油。见到我和弟弟,她的笑容里也带着讨好的味道。我四处查看,没看到那个大学生,却在墙角电源插座那里看到一只苹果手机正处于充电状态,是2016款,大约八千多吧。父亲的头发很快就弄好了,王芳进到厨房里去了。屋子里只有我们和父亲。我和弟弟坐在一侧的沙发里,父亲在对面。弟弟紧紧靠着我,两只手搓来搓去的,一声不吭。我注视着父亲,等待着他说话,父亲则沉默着,似在思考如何开口,一时间出现一个尴尬的场面。


    父亲突然抬起头,脸上堆起笑容,问起我的新作。我讲述了一下故事梗概。他说,好好。那个年代的爱情多么真挚啊,值得今天的人学习啊!我对父亲的评论没有多想,知道这并非他的意图,他是在为后面的话题刻意营造一个舒缓轻松的氛围。这不是父亲的做派,虽然父亲近乎崇拜我,但他多年来养成的官气官威并没有淡化多少。这更让我绷紧了神经,父亲如此用心,情况似乎不妙。


    果真,父亲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们也看到了,你王姨是个不错的人。他温润的目光向厨房方向扫了一眼,之后望着我。他的头发黝黑发亮,脸上的皱褶平展了很多,眼睛里满是期待。我犹豫着点了下头,心中忽然软化起来,动摇起来。王芳就那一个孩子,不投靠过来还能怎么办呢?能让人家母子分离?弟弟似乎感觉到我的变化,偷偷用手肘碰了碰我,意在警醒。


    接下来的情况超乎我的预料,父亲没有提到那个大学生,而是提出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一时间刺得我们手足无措。他说,儿子,我想和你王姨结婚。厨房里的油烟机轰隆的声音戛然而止,屋子里几个人的呼吸声清晰起来。
   

    慌乱间我似要寻找某个可以附着的东西来稳定一下心神,目光在屋子里游弋起来,对了,一面墙上应该有父亲和母亲的合影的,但是就在原来的位置上是父亲和王芳的合影。我的眼前浮现出母亲慈爱的脸,心底猛然蹿出一股愤怒,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坚决而粗鲁:这不行,爸,你老糊涂了吗?!话一出口,我有些后悔,我完全可以用其它更好的方式来表达意思的。
   

    父亲如同被雷击中,原本齐整整的梳向后面的头发不知怎样就散乱了,一绺垂到前面,遮住了额头。弟弟也惊骇地看看父亲又看看我。片刻之后,父亲的眼睛慢慢活泛起来,红丝如同闪电在蔓延,极度的失望乌云般要流泻出来。我垂下头,心底一阵阵不安。不知该道歉还是该解释,似乎怎么都不妥,又是一阵沉默。父亲垂下目光,叹口气,用手捋了捋头发,我看到了他头皮上的那一层没有染透的白茬,他的背似乎驼了下来,脸上如同一张被揉搓过的纸……父亲瞬间苍老了!
    我一阵阵揪心地痛,喉头哽咽,说不出话,也不知该说什么。


    良久,父亲望向弟弟,问道,你呢,你什么意见。父亲在寻找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也许是从来没有被重视过,弟弟慌张起来,支支吾吾地说着含混不清的话。父亲疲倦地挥一挥手,说道,走吧,你们走吧!


    我和弟弟没有动,我们不知道该不该走,我能感受到弟弟的身体哆嗦着。走!父亲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似乎用尽了平生的力气。我们这才站起身,犹犹豫豫地往外走,一边回头看着父亲。父亲一只手捂在着胸口,一只手摆动着,催促我们赶快离开。他心脏不好,我们很担心。


    这时候,王芳急匆匆走了过去,扶父亲躺在沙发上,在他嘴里塞了几粒药。然后和蔼地对我们说,别担心,你爸没事儿!
   

    回到弟弟家快半夜了,我却毫无睡意。弟弟和媳妇也没有睡,压低声音嘁嘁喳喳地争论着什么。第二天一早我和弟弟又去了父亲家。门锁着,我就拨打父亲的手机,没有接通,又打了王芳的手机,接通了,她正陪父亲在医院打针。我们慌忙赶往医院,在路上我就决定了,如果父亲坚持,我们就不再反对。确实,只要父亲高兴,那些个顾虑无关紧要。
   

    到了疗区,隔着门看到王芳正在给父亲更换衣服,那样子就像母亲对孩子。我的心热了一下。进了屋,王芳热情地找来椅子让我们坐。父亲很憔悴,但是表情平静,看不出对我们的不满。
   

    老病,没大事儿!父亲说,你该回去就回去吧,别耽误创作计划,那部连续剧一定会受欢迎的。对了,男女主演有目标吗?我说了两个演员的名字。父亲摇摇头,说出了另外的男女主角的人选。我怀疑父亲的标准就是他和王芳。


    之后我们父子间就沉默了,我想了很多话题都觉得不恰当,父亲似乎也不愿意和我说更多。王芳不断给我们拿水果,聊着家常。很快父亲就打起了鼾声,我和弟弟终于找到了摆脱目前窘境的借口。王芳说,就让他睡会儿吧,你们放心,没啥大事儿!我们站起来,往外走,却又觉得于心不忍。王芳客气地送我们到门口。我们本是他亲生的儿子,却突然间产生了生疏感,好像我们是前来探病的亲属朋友。到了走廊里,我的眼角就湿润了。
   

    因为繁忙,我回到自己家中,但仍时时关注父亲的事情。根据弟弟的反馈,我的心慢慢放松下来。父亲康复之后,在王芳的带领下又参加了中老年朗诵团,每一天的生活很充实,情绪很好。那个大学生去几十公里外的城市打工了,很少出现在父亲家里。
   

    我嘱咐弟弟经常去探望,缺什么少什么就吱声。实话说,我对王芳的印象越来越好,总觉得我们的态度过于自私和苛刻。有时想想,就会有那么一点愧疚。


    这样父亲和王芳一起生活了八年,父亲继续写作,继续朗诵,那股劲头,让我都羡慕,似乎在重走青春的路。至于和王芳结婚的事,他再也没有提过。弟弟在父亲写的一篇散文里面,初步判断是王芳发挥了作用,这个女人不想让父亲为难。如果不是父亲故意美化的话,我们全家就不得不敬佩她了。但是如果讨论是否准许给她名分,绝大多数人是不会同意的。两个媳妇仍对她的动机持保留态度。大家都说,就这样维持吧,不是挺好吗?

 


    这样维持着是挺好的,所以听到王芳得了尿毒症的消息,我是不肯相信的。她才四十多岁,身体很健康,生活条件也好,怎么会得那种病?但是弟弟说,是真的。这就面对着一个这样的现实问题:尿毒症很麻烦,要么换肾,要么就得靠常态化的血液透析来维持生命。换肾这个选项几乎没可能了,那么,谁来陪护她定期去医院?谁来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父亲吗?即使父亲可以照顾,又能照顾多久呢?毕竟他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需要天天吃药来维持心脏的功能。实话说,我倒没有过多考虑王芳的医药费问题,相对来说,这不是主要问题。


    下了飞机我没有到父亲家,直接约了弟弟。我没去弟弟家,这类家务事应该由男人来决定。避开叙叙叨叨的妇女,我可以想象到弟媳妇剑拔弩张的样子。但是不管谁来决定,似乎无可选择,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让父亲和王芳分开。要不然怎么办?我决定给王芳一笔钱,算是对她照顾父亲的感谢和安慰吧!但是首要的难题是父亲,他会不会同意,不同意怎么办。弟弟又把大任推在我的肩上,还加了句,哥,这可非同小可啊!


    我决定豁出去了,不论如何,必须决绝。


    到了父亲家,按了门铃好一会儿,门才打开,是父亲,我吃了一惊,父亲衰老得和我上次见面判若两人。他的背更驼了,满头凌乱的花白头发,人整个瘦了一圈,脸色青灰。父亲看了我们一眼,淡然问了句,回来了?就往屋里走去。我想以父亲的聪明应该知道我们的来意。


    进到卧室,我看到了倚在床头的王芳,正在打吊针。她同样让我吃了一惊,整张脸肿胀变形,勉强可以分辨出眼睛和嘴巴。看到我们似要坐正,嘴里说着“回来啦”,声音嘶哑而极度虚弱,脸上努力想挤出笑容,终是徒劳。我站在床边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王芳的嘴频繁地翕动着,嗓子咕噜咕噜地回应着,泪水涌了下来。父亲拿毛巾轻擦着她的脸,哄小孩一般地说道,好好躺着吧,哦,放心放心。最后这句话有没有话外音我不知道,却象小锤敲击着我的决心。


    父亲摆摆手,我们就走回客厅,坐在沙发里。我和弟弟坐在父亲对面,这让我想起上一次的情景,我警告自己注意讲话的方式和分寸,但一定要坚决坚定。大家都沉默着,我有一种山雨欲来的压力感。我思忖着怎样开口,心里面一次次给自己鼓劲。父亲目光黯淡,也没有看我们,点起了烟,一边吸一边咳嗽。他原本是不吸烟的,我看了弟弟一眼,责怪他不该让父亲吸烟的。一辈子没沾,怎么到了晚年还吸上了!弟弟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又垂下头。
   

    突然,卧室那里传来咚咚的响动,父亲霍地站起来往那边跑去,我和弟弟紧随其后。果真是王芳,她的嘴巴对着父亲,说着什么。可以判断,她说了什么话,但是声音太小没有传过来,只好用后背碰撞床头,引起我们或是父亲注意。看来她是有话要对父亲说。我和弟弟刚要离开,听到她说,别走。父亲回身说,你们别走。王芳微微点了点头。我和弟弟就站在床边,心里却盘算着可能出现的未知数。当然,这些未知数让我绷紧了全身的神经。


    父亲把脑袋伸向王芳的脑袋。王芳的面部抽搐了一下,嘴的部位象过电一样颤抖了几下,贴向父亲的耳朵,声音轻得我根本就听不到。父亲很快抬起头,梗起脖子,注视着王芳,吐钉一般地说,不,不行!王芳的脸上就泪水纵横了。她伸出一只手,把父亲的脑袋拉下去,再次靠近她的嘴巴。我和弟弟慢慢后退,这样的场面应该回避一下。正当我们退到门口的时候,父亲的脑袋猛然垂了下去,重重陷在褥子里。我们吓了一跳,忙奔过去,父亲慢慢抬起了头,但没有转过来,摆了摆手。但我还是搀起父亲,弟弟见状也过来帮助,我说,爸,你去沙发上躺一下吧!你千万别着急啊!
   

    父亲没有抗拒,手抖得厉害,身体很快瘫软下去。我忙和弟弟把他平放到沙发上。王芳用力撞击着床头,喊着“吃药”,一只手指向她的衣兜。父亲的衣兜里果真有一小药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倒出一把药粒塞到父亲嘴里。王芳那边静了下来,父亲长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我说,爸,你别说话,歇着吧!父亲坐起身伸长脖子望向王芳那边,我们也看过去,王芳的脸转向一侧,双手捂着,肩头在抽动。父亲叹口气,回身坐好,闭了一会眼睛,脸上的肌肉在轻微抽搐。也许感觉到我们的紧张,父亲睁开眼睛,摆摆手,缓缓说道,我没事儿,没事儿!顿了顿,用奇怪的语调说,你王姨让儿子接她回家……就按你王姨的意思吧!


    我和弟弟木木的,不知道怎样回应了父亲,也不知道怎样走出来的。去弟弟家的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在弟弟家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觉。弟弟和媳妇又在隔壁嘁嘁喳喳,弟媳妇有时会弄出几个刺耳的高调,估计是弟弟的提醒,她才又压抑下去。我越发心烦。我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其实我媳妇的态度我也清楚,女人的心思都是这样的。只是她没有弟媳妇那么在意而已。毕竟,父亲和弟弟一家生活,几千里之外的我们没理由在遗产上用心。
   

    有关王芳的一幕一幕,和父亲的形象频繁而交叠地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的心智就像狂风中招摇的树冠,一些叶子被卷走了,一些枝桠被折断了,想平静都难。好不容易睡着了,却被手机铃声搅醒,天已大亮,是媳妇的电话。她说弟媳妇给她打电话了。我啪地挂断了电话,恼怒起来,我明白她们的意图,弟媳妇在寻求统一战线。我一整天都没有出屋,也没有吃饭,更没和任何人说话。我觉得我就是那棵树,在狂风中伤了心脏,需要疗养一下。但是问题还是大山一般横亘在眼前,必须面对必须解决。影视公司又催了一遍稿,但我的心思还是无法转移到那个剧本的结局上去。
    那天突降大雨,王伯伯打来电话,急促地说,你赶快过来吧,开车来!我的心狂跳起来,以为父亲出了事情。到了父亲的小区,远远看到父亲顶着大雨站在马路边,一把伞已经被风雨吹得变了形。我心痛极了,和弟弟下车把父亲扶上车,用毛巾擦去他头上的雨水,责怪他大雨天出去干什么。
   

    父亲说,打车啊,你王姨今天要去医院做血液透析。


    我问,你给我们打电话不行吗?


    父亲没有回应我的话,只是说,既然你们来了,就送你王姨去医院吧!


    我们在医院忙活了一小天,把他们送回了家。回到弟弟家,我给父亲打去电话,问他怎么样。
   

    他说,没事儿,挺好的。
   

    我听到里面的咳嗽声,追问道,爸,你是不是发烧了?


    电话那边顿了一下,说,没事儿,吃点药就好了。
   

    这个年纪的老人最怕发烧,我忙和弟弟赶了过去,父亲的额头很烫,但他躲躲闪闪的。就像我小时候发烧却不敢承认。我那是怕打屁针,而父亲担心的不是这个。我知道他的心里。我们是父子,我们之间有着特殊敏锐的感觉。他在处处维护着王芳。
   

    最终我们还是送父亲去了医院,打了两瓶吊针之后他才退热。父亲要求回家打针,但是医生不同意,怕他药物过敏。这期间,我能感觉到父亲内心的焦灼。如此下去,他这副老身板还能坚持多久?这件事让我强烈意识到,必须尽快解决此事,不能再犹豫不决了。


    我给王芳的儿子打了电话,他很冷淡,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一周之后就过来。我想,应该是王芳已经把她的意思告诉儿子了。父亲的家里需要有人来料理,而我正打算和他好好聊聊,就把东西搬了过来住下。
   

    闲暇时间,我继续我的工作。结尾暂时放下,我对全剧进行了一次修改。写到半夜,厕所里面传出一声闷响,我意识到是父亲摔倒了。果真如此,他料理完王芳,要把屎尿送到卫生间里。我扶起他,没看到他哪里有伤,但是当我放手让他自己走的时候,他却站立不稳。
   

    他说,右腿没有知觉。
   

    我说,爸,没事,麻了,走一会就好了。


    我扶着他在屋里走了几圈,还是站立不稳。我想,岁数大了恢复慢,第二天就该没事儿了。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想带父亲出去散散步,然后寻机和他再谈谈,他的心里需要疏导。父亲房间出奇地安静,我以为他还在睡觉呢,但是我很快就发现父亲两眼瞪得圆圆的,嘴巴大张着。我奔过去,问他怎么了,他说不出话。我试着扶他坐起,但是他的胳膊和腿都不好使了。一阵恐惧从脊背窜遍全身,我暗叫不好!王芳慌慌张张地过来看,惊得半晌说不出话。
   

    ——后来医生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父亲得了脑血栓,是急性,症状挺严重。
   

    父亲住院了,王芳怎么办呢?我给她儿子打了电话。他说了句“不用你们管”就挂了。王芳哪天离开的我们不知道,我们没有心思去管她了,反正通知到位了。


    一个月后我们回到父亲家,空荡荡的。屋里面明显清洁过。我一度有种恍惚感,似乎王芳从来没有出现过。父亲的治疗效果缓慢,生活基本不能自理。我们家庭就做出这样一个决定,由弟弟家负责照顾父亲,我承担费用。这样就需要卖掉父亲的房子。


    房子一直没有人问价,我决定先留下来照顾父亲,以尽孝道。父亲需要一日三餐喂食,需要按时吃药和排泄,这已形成规律,所以大部分时间是清净的,对于我的写作没有什么影响。关于那个剧本我通篇修改了一遍,觉得差不多了,再回过头来思考故事的结局。我在笔记本电脑上写了又删,删了又写,还是没有定稿。


    有一天我给父亲喂食时发现他有话要说,但是却无法表达。我猜了半天,猛然想到,他是不是在提醒我要给王芳补偿呢?我写在纸上给他看,他的目光闪跳了一下,那意思似乎是,又似乎不是。但不管是不是,我还是那样做了。
   

    尿毒症只要定期进行血液透析,大多可以正常生活的。王芳恢复得很好,只是瘦了很多。关于父亲的病情,她问了很多,时不时抹一把眼泪。他儿子见了我们没有打招呼,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窝在沙发里摆弄手机,耳朵和眼神却紧紧关注着我们的对话。当我把那一捆钱拿出来的时候,王芳双手捂脸,抽泣起来。他儿子走过来,打开,一摞一摞地数着,数完,王芳也止住了哭。她儿子点点头,王芳又开始抹眼泪。这多少出乎我的意料,按照我作家的思维,王芳应该拒收的。这似乎是这个黄昏恋的一个瘢痕。不过也可以理解,这也一下子就解决了王芳的难题,儿子有了本钱做生意了。想想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真是不可思议。在写那个小剧本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我的稿费是为了解决王芳一家人的生计问题。
  

    回到家,我用文字向父亲作了报告,父亲似乎想点头,但最终只是手和脚翘了翘。我思忖了下,又把王芳的健康状况告诉他了,他的眼神亮了亮,面部柔和起来。这一天是他得病以来状态最好的一天,但我还是感觉到,他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那无疑是最重要的。因为每当我离开他,他就会满是期待地看着我,一只手艰难地移到我的方向。但当我俯下身问他,他却没有任何意思表示。我仔细想了想,还有什么呢?想不出来。
   

    天黑了,我打开电脑,决定选择第二版本。这一对男女能否重逢,让观众去发挥想象力吧!当然,做这样的决定也是颇费脑细胞的。完成后,没来得及关机,我就感到疲乏了。先去看了看父亲,帮他排泄完,换好衣被,我就回到床上睡着了。梦到鳇鱼岛了,一条金色的鳇鱼象龙一样在腾飞,水面上跃动着无数的小鳇鱼,满眼金灿灿的。我极为惊喜,因为鳇鱼这种鱼类早就见不到了,哈尔滨鳇鱼讹人事件,那鳇鱼是人工养殖的。
   

    醒来的时候满屋的阳光,我意识到睡过了头,急忙去看父亲,他竟然没有排泄,也没有饿和渴的表示。我完成了一整套料理父亲的程序。父亲很配合,他的肢体出现了灵活的迹象,真是太好了。
   

    我给影视公司的人回了微信,告诉他稿子已成,很快发出。发出前我还要再浏览一遍。打开电脑,从头开始看,到了结尾,我怔住了。故事的结尾是男女重逢,也就是第一版本。


    哎?怎么回事?我清楚记得我的结尾啊!是我弄错了吗?想想这段时间也真够疲劳了,思维都混沌了。我重新修改,完成后又看了看,这回应该不会再错了。正要给发过去,弟弟来了,他说医院的教授想就父亲的检查结果和家属做个沟通。我说,那好吧,你照顾父亲,我就去。


    教授姓郝,对父亲的病很负责。他是一名博士生,有好几项国家级研究成果。他说你父亲的病症很特殊,脑血栓病,通常都会有很长时间的先期症状,可是他没有,与心脏病也没有直接关系。


    那是怎么回事,我问。


    他说,国外有人主张是心理因素所致,因此建议你们注意解决他的心理问题,也许就会出现奇迹。

    我在路上一直在想,心理问题那就在王芳那里了,但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回到家里已是傍晚,正碰上王伯伯等人来看望父亲,我就留他们吃饭,没想到他们没有拒绝。(说实在话我是极不情愿的,唉,这些老人家!)弟弟动手做菜,我就得陪他们聊天。手机响了,是影视剧公司的高总,我心里一惊,忙作了一番解释,答应马上就发。但是王伯伯这些老人们吃得慢,聊得多,结束的时候我还得送一一他们回家,否则出了问题怎么办。一切妥当,我也累了,就睡了。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稿子发出去。几家文学期刊两年前就向我约稿,我到现在也没有动笔。但是高总这样的主儿是不能得罪的,一下子就几十万,你能说这不是作家的价值体现吗。之后我就去料理父亲。我惊喜的发现,父亲大有改善,手和脚更加灵活了,脸上也有了些许的光泽。我的心情大好。

    剧本很快得到了反馈,被预言说,可能会大红大紫。影视剧公司的人无意中说了大概,我大吃了一惊,故事的结局竟然还是第一版本。我说不可能,但他回答说这就是原稿。我不相信,查看我的邮箱,结果,稿子果真就是现在这样!我反复看,没错,就是这样!我快疯了,莫非我的大脑出现了问题?可是,这一次我记得非常清楚啊!我是在极为正常的状态完成的啊!莫非?只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有人修改了我的结尾!那是谁?除了父亲能是谁呢?没有谁,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是父亲了,可是,可是,父亲有这个能力吗?


    我执拗地告诉影视公司,我要马上修改。这打乱了我的计划,因为我已经着手再写另一部剧本,是关于鳇鱼岛的。鳇鱼岛本是一座荒岛,被高总发现后着手开发。他非常看好其潜在的丰富旅游资源和巨大商业价值。但现在,我必须按照我的本意,认认真真地完成这个结局,看了几遍,确定没有任何失误。


    鼠标已经移到“发件”按钮了,父亲那边忽然有了声音,我急忙过去,父亲渴了。喝完水,父亲的眼睛还在幽幽地看着我,他似乎要向我表达什么,我却猜不到。随后一些亲属和父亲的老同事老朋友来看望他,也有那个文学爱好者协会的人,她们游移而复杂的眼神让我自然就想到了王芳。我出出进进地接待,很晚才睡。

    第二天一睡醒,我就把稿子发出去了。天黑的时候,影视公司的人打来电话,问我这是修改后的稿子吗,我说是啊怎么了,他问,您确定吗?我感觉很烦,他说,您还是自己看看吧!随后我就收到一个邮件,也就是我的剧本,故事的结局仍是第一个版本。我恼怒地责问他,你没收到我最新的邮件吗?就是今天上午九点多发出的。他在电话里压抑着情绪,客气地说,您看看您的发件箱吧,看完再说话好吗?我打开发件箱,惊出一身冷汗,故事的结局果然是第一个版本!

    我手忙脚乱地反复查看,今天发件箱里,只发出了一个邮件,也就是说,我的修改稿还是第一个版本!
   

    这他妈神了!
   

    我又查看了具体时间,仔细回忆那个时间是否就是我的时间,但是越回忆越糊涂。一定是有人修改了我的故事!我的心狂跳起来,会是谁?还能是谁?这个人难道真的是父亲?我跑到父亲床前,试图扶他坐起来,但是费了半天的力气才把他扶下床。我想放手让他站立,但是又不得不迅速扶住,他根本无法站立,即使是我来帮助,他也只能站立不超过两分钟。


    连续好几天闷在家中,我苦苦思索这件奇事。突然间,我想到了夜游症,吓了一大跳。媳妇曾说过,半夜我会突然坐起,说一些奇怪的话。虽然我不大相信我得了这病,不过这正好可以解释这件事。我满腹忧虑地坐在神经科医生的面前,接受种种测试。医生说不像。我不得不和盘说出父亲的事,以便医生准确判断。医生认真地听着,忽然冒出一句,你成全你父亲不行吗?说完之后他马上就感觉到冒失,歉意地笑笑。而我思维的某处似被敲开,灵光乍现——我潜意识里是不是本来就有这样一个念头,只是我在刻意抗拒着?


    我把这想法写在纸上拿给父亲看,父亲的双手和双脚都颤抖了起来,两眼突然放出亮光,浑浊的泪水流了出来。我握住了父亲的手,泪水也流了出来。父亲的手变得温热而有力,久久地才肯撒开。
   

    当着父亲的面,我给弟弟打了电话。我说,弟弟,爸的事,赶快过来!听得出弟弟很紧张,我忙接着说,爸的身体没事儿,我们去把王姨接回来!
   

    弟弟重复问了一遍,你说去接王姨?王芳?


    我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地说,是的,接王姨!

 

 
《曲靖日报》寻找最美家风征文启事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纪念徐世珩先生诞辰100周年征稿启事
北海城市精神”征稿启事
《陇东报》副刊大学生文苑”征稿启事
《阿克苏日报》征稿通知
《甘孜日报》我家这40年”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环境报》家风故事”有奖征文启事
《创新》杂志征稿启事
第五届中国(浙江)廉政故事大赛征稿啦
《文学新淄川》征稿启事
《今晚报》和平杯端午诗歌大赛征稿
世界华语微型小说年度系列评选公告
《三峡商报》端午诗词大赛征稿启动
第七届扎龙诗会征稿启事
《新晨报》有话直说”版征稿启事
第二届天降花雨·美在雨花”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艺海之春杯”海内外楹联大赛征稿启事
《新晨报》老年大学”版征稿
家书抵万金”红色家书征文启事
更多...

荣荣

陈忠实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他是爆款网剧的幕后推手,BAT抢着招揽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