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女 真 来源:  本站浏览:619        发布时间:[2016-08-29]

     其实远不止千里。从沈阳到成都,直线距离也几千里了吧,说千里只是言其远而已。

   某年某月,听说一位同事去成都出差,我急忙给成都的伯父打电话,问他需要带点什么。现在物资流通水平大为提高,一般的东西无需如此远距离地人工搬运。不像从前,伯父从成都回东北,每次都带一大堆东西,茶叶、汤圆心子、汤圆粉、腊肠、牦牛肉干,五花八门。现在这些东西超市里都能买到,比原产地也贵不了多少,不必大包小包地背了。但是对伯父来说,有一些东西在成都的超市里是买不到的。比如东北人爱吃的酸菜,辽东人爱吃的酸汤子,还有东北产的黄豆大酱。

   20世纪50年代,伯父离开东北鞍山支援三线到成都,50年乡音未改。2003年,我去成都开会,出成都火车站,一眼看见接站人群中长得跟我父亲十分相像的伯父。高大的东北男人,在成都的人群中格外显眼,尽管伯父已经老了,不再像年轻时那么挺拔。当天晚上我住到伯父家,亲眼看到他把一盘子肉丝炒酸菜全部吃掉,一边吃一边说好。酸菜是我带去的,沈阳市场上到处可见的塑料袋装酸菜,在成都我伯父眼里,却是难得的家乡美味。科学研究说人的味蕾是童年时期形成的,小时候吃什么,一辈子都忘不了。据说张学良晚年也非常想念酸菜。我伯父没有张学良那么大的名气,却同样想念酸菜。在成都,当年一起从东北去的老乡,经常互相切磋腌酸菜的经验,他们像在东北老家一样,在家里备了缸,秋天买大白菜腌。但不知道是水土的原因,还是当地气候与东北不同,或者四川的白菜与东北老家两样,总之他们在成都腌的酸菜经常不成功,有时候整缸整缸地烂掉,偶尔有成功的时候,那一缸酸菜便成了馈赠亲朋的佳品,可以津津乐道好多年。

   我伯父是个恋乡的人,从前他平均三两年就回一趟东北。家乡有父母,有故土,有兄弟姊妹。没退休时找机会出差,单位里凡是到东北的公差几乎都让他们这些东北人包了。退休以后他自己花钱回来。东北老家的亲人,有些人见一次就再见不到了。伯父说“挣点儿钱都捐铁道部门和航空公司了。”后来火车提速,飞机越来越方便,家里也不缺车票钱,可我的伯父却很少回来了。年纪大,身体不行了。坐火车吃不消,坐飞机心脏又受不了。回不来便越发地想念家乡的一切,包括酸菜一类的吃食。

   2006年春天,我单位同事去成都出差。伯父说成都什么都有,这么远,不麻烦了,什么都不用带。我在电话里说:“要不,还是带点酸菜和大酱吧?反正他们是几个人一起去,也沉不哪儿去。”伯父沉默了一下,同意了:“行,那就还带酸菜和大酱吧。”

   那时候沈阳市场上的袋装酸菜,最好的也不过两块,黄豆大酱不过一块钱。装了一大袋子,不过是几十块钱的东西。同事说你这么远捎东西,带点值钱的啊。他们哪里知道,对远离家乡的人,想念的就是最好的。

   故乡的美食,除了酸菜,还有酸汤子。伯父在辽东岫岩出生长大,工作以后先是鞍钢,后来去了成都。辽东岫岩,是满族人聚居的地方。满族人有食酸的习性。酸菜是菜的酸;主食的酸,以酸汤子为代表。玉米粒泡软了,经过碾磨,滤出玉米皮,是为水面。水面发酵,用汤甩子把水面甩到烧了开水的锅里,开水翻滚,粗面条状的酸汤子很快就熟,盛到碗里可以连汤直接食用。去了皮的发酵玉米面,软、糯,天然发酵的酸味儿,第一次尝试的外乡人会有不适的口感,而对当地人,那可是离不开的美食。我小时候去岫岩乡下奶奶家,印象最深的食品之一就是酸汤子。厨房大灶上敞口大铁锅散发的水汽,把乡下粗陋的厨房变成了人间仙境,仙女们就是那些手巧的套了粗布衣裳的乡下主妇。抓一把酸汤子面握在手里,利用金属制成的汤甩子,一推一送之间,生面下锅,变成了美味。我小时候的岫岩乡下,穷,很少能见到大米、白面这样的细粮,玉米面做成的酸汤子,把家家常见的粗粮变成一方美食,让饥饿的乡下人在填饱肚子的同时,尝到了饮食的特殊滋味。那些做饭的乡下女人,她们真了不起。很多年之后,我这个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经常在食不甘味时想念酸汤子,细想起来,竟是那段短暂的乡下生活留下的“后遗症”。

   2007年,我的父亲、母亲去四川旅游,兼去成都探望我的伯父伯母。他们也年纪大了,拎不了太沉重的东西,但我母亲固执地带了一团酸汤子面。有了冰箱以后,发酵好的酸汤子面可以先放冰箱里冷冻,想吃的时候,拿出来把冻面缓软了,做出来的成品跟新做的酸汤子面口味十分接近。过去乡下女人都会用的汤甩子,现在城里很难见了,估计也不大有人会用。我母亲手巧,发明了新做法,她用网眼很大的漏勺替代汤甩子,一次可以压出很多粗条。她也用过塑料牛奶袋,把牛奶袋的角剪个合适大小的口,把酸汤子面放进去,用巧劲往开水锅里挤,也能达到汤甩子的效果。我母亲带到成都的酸汤子面,让我的伯父在异乡尝到了家乡的美味。据我母亲讲,我伯父吃过了酸汤子面,意犹未尽,把锅里剩下的汤底盛进碗里,吃个一干二净。

   这样的趣事,成为我父母回忆他们四川之行的谈资。听他们讲这件事,我从不觉得絮烦或者小题大作,因为他们每次讲到酸汤子,哪怕只是听一听,我也有一种口舌生津的感觉,仿佛自己又吃到了这种儿时的味道。

   今年的一个四月天,我又去成都开会。我没打电话,也没买酸菜、黄豆酱,更没带酸汤子面。我的伯母、伯父,已经先后去世,永远留在了成都的土地上。作为东北人后代的堂姐、堂弟,虽然他们在回到老家时可能有兴趣尝一尝东北饭菜,但他们是地地道道的成都人,是吃着又麻又辣的川菜长大的,他们不可能像我伯父那代人那样想念东北老家的饭菜。

   所以,当我远在南半球的孩子告诉我他想李连贵大饼,想原味斋烤鸭,想吃我包的饺子,甚至想吃酸汤子了,我心里知道,他所说的想,远不是一个馋字可以解释。每一个人都有故乡,特殊的饮食习惯背后,是一方水土和一方人,是对自己人生经历和至亲至爱的人的怀念。

   所以,我们这些身在故土的人,对可以随时吃到的从小到大吃惯了的食物,要珍惜,要保护、传承。饮食也是文化的一部分。

   要知福。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潍坊日报》银龄安康工程”十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山东启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主题征文活动
更多...

黄亚洲

彭荆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