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林艳红 来源:  本站浏览:723        发布时间:[2016-08-29]

    我也许就要走了,在我走之前,我似乎有太多的话想说。
    这是我第六次化疗,或许我还会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医生说,最多不会超过半年。我刚刚45岁,女儿大三。爱人是一个机关的小主任。为了医治我的病,已经债台高筑。但你说了,不管怎样都要让我活下去,哪怕是卖掉已经还完贷款的楼房。你意已决,我无力反抗。尽管我们结婚25年,你对我没有爱,只有无限的怜惜与责任。我一直认为,如果你当初不是选择了我,也许命运就会改写,也许这半辈子不会过得如此心酸多舛;也许老天爷不想再继续折磨你了,要把我收回去,但在我临死前,我还是想再多说几句。
    记得在25前春花灿烂的六月,我成为你的妻子。你大我五岁,高高瘦瘦,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让我感觉你长得很英俊。我们在生你养你的那个村庄,举办了很热闹但不风光的婚礼。我还是从那些叽叽喳喳来看新娘的失望眼神里,看到了你母亲和你家人的不满。我在那些长嘴舌的不背人的谈论中,得知你三个儿子,六个女儿的老母亲,对我这个新娘有三个方面尤其不满:一是我没有学历,你却是让太多人羡慕不已的大学生:二是我没有工作,你却是事业单位的铁饭碗:三是我个子不到1.6米,而你却1.8米。这三点是你母亲心中的结,也一样在我心里种下了痛。
    我清楚地知道,你也不看好我们的婚姻,但你能拗过你母亲的严厉阻拦与我成婚,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一个远方亲属,是你的顶头上司。他一直相信你是潜力股,为人厚道,有思想有学历有韧劲,为此他三番五次地给你做媒,他本着肥水不留外人田的原则,厚着老脸在第五次向你介绍我的时候,你忽然开窍,或许是在他的极力推介和暗示下,你好像已经看到通过我,或是通过你的婚姻,你的事业已经飞黄腾达,那个不远的衣锦还乡的蓝图,多次在他的点拨下,越来越清晰无比,于是你在心里挣扎了无数次,你从黑夜到黎明,把我从你的视线以外,违背着你的心思,尝试着接纳我,到最后和我匆匆成婚。
    婚后的日子,一直在为生计奔波。三年中搬了五次家,在第四年,我们女儿三岁的时候,已经升为股长的你,正四处筹钱准备买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可你78岁的老母亲病重。你作为母亲的老儿子,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几年来我们省吃俭用的全部积蓄。后来母亲去世了,买房子的宏图大志也落空了,你郁郁寡欢,无心搭理我和女儿,也时常会因为我教育孩子的一些观念和我发生争执。我多次都能从你不屑的眼神里看出你的不满。不过你是文化人,有修养,你从不和我争吵,只是提出你的想法,让我去做,倔强的我从不知体谅你的心情,而一味和你背道而驰。
    从天而降的坏消息,让我们本就不太牢固的感情雪上加霜,我当领导的亲属、你的上司检查出肝癌,已晚期。晴天霹雳的消息击打的你心情极度低沉。三个月后你视为救命稻草的贵人驾鹤西游,你极度悲愤中喝了太多的酒。第一次酒后发泄了你压抑了有五年之久的痛苦和不满:你说我没文化,把一些不积极上进的思想灌输给女儿;你还说我不温柔,说话大喊大叫;你说我有恶习,经常和兄妹聚在一起喝酒抽烟玩麻将,还不收拾家;你还说我一天浑浑噩噩,高兴就去打工赚些零花钱,不高兴就就冲着你和儿子发脾气;你还说我不理解你,不支持你,还拖累你,更不会安慰你;你竟然还说,我不修边幅,整天蓬头后面像个农村妇女……那天你一边喝酒一边哭诉着我的全部罪状。那时我太年轻,居然没有好好反思自己的错误,反而在你喝得一塌糊涂时,就去厨房磨刀,我不是想杀你,而是要好好吓唬吓唬你。    你以为我家后台走了,你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么?没门。我咬牙切齿地磨刀霍霍。你醉醺醺地问我,磨刀做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就是用力地磨。
    当你迷迷糊糊再睁开眼时,你吓得“豁”地坐了起来,惊讶地问:你要杀我?我手拿着那把磨得亮亮的刀,一动不动地站在你的床前。
    那是我对你最无声且有利的反击。你本性善良淳厚,骨子里藏着谨慎和懦弱。从那以后,你没有再耍酒疯,而是尽量用商量的口吻和我沟通。尽管我还是我的世界我做主,只要不太惹急你,你也被生活的艰难打磨的平和宽容了许多。日子就在拮据和窘迫中捱到了借款买了房子,女儿上了小学,我还是到处打零工,你的宏伟蓝图梦几乎等于夭折。很多时候我能看到你眼里的落魄和无奈,特别接到你那些在省城发展的非常好的同学们的电话,你内心的不甘和痛苦让我特别心疼,却无力帮你。
    不知从何时起,你越来越不愿意回家 ,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有一天你大约凌晨2点多才回来,一身酒气的你,晃晃荡荡地甩掉那双已经紧紧裹了你快十年的老鞋子。你斜坐在炕沿上一边打嗝一边断断续续地说:我当初为什么要找你?你太倔,邋里邋遢,又没文化,也没工作,长相也一般……哎!你能不能在我烦心时也说几句让我暖心的话?你也很不容易,看看你的手,粗糙的像树皮。是我没能耐啊。你说你家的亲戚怎么就早早地死了呢?人算不如天算啊。这就是我的命……你叽里咕噜地自言自语。那天你沉沉睡去,鼾声一阵紧似一阵,好像在控诉你的不满和不甘。我却双眼闪亮:你这么晚回来去了哪里?和谁喝的酒?你依然还在因为选择我而耿耿于怀。
    那一夜我一边流泪一边埋怨你,却没有想到如何改变自己提升自己。我曾经以为:找了你以为可以攀上文化的金边,有了知识的力量可以改变命运,岂不知不仅没有过上好日子,每天还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迎合你知识分子的那些臭毛病。那时我忽然特别后悔,早知现在,我就不如嫁了青梅竹马的同学了,穷是穷,但苦日子里还有甜蜜蜜的爱,可现在,人不在家里,心更在远方,日子还过的一屁股债……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攀上了铁饭碗,日子过得多舒心呢?我长长舒了口气,委屈的泪水像春雨般刷刷地流着。依然没有想到怎么做才能拉回你的心。
    现在想想多么后悔。自己如果有心,能够尝试着改变,就不会经历那么多磨难,也许也不会因气愤、痛苦、无奈又绝望而把自己折腾病了。现在想想,其实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不关乎命好还是命不好。
那几年,你经常很晚才回来。我没有追问你太多,我知道问也是白问,还会惹起战争。记得有一天我让你去给女儿开家长会,你用那双英俊的眼睛看了看我,没说什么。但我看出你眼里对我的嫌弃和不满。
我也请了假,早早在女儿的校门旁等着你。我想看看,你开完家长会,会去哪里。
    你竟然骑着那辆破自行车七拐八拐的来到运河桥东侧的一家理发店。我在后面跟特务一样的尾随而来,心里乱七八糟的。你前几天刚理过发,一定不是去理发的,那就是去聊天,或是有什么事?我认识这个理发店的小寡妇。她丈夫去世四、五年了,自己领一个儿子过。日子也挺艰难。可你和一个三十多岁的小寡妇会有什么事呢?那时我的想象特别丰富。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你这几年晚归的画面。我武断地想,你一定是和小寡妇有事!一定是。我的气瞬间冲到脑门,我一把撇开破自行车,冲到屋里。我惊呆了,小寡妇坐在你的腿上,很亲密地说笑着。我二话没说,大步迈过去,扬手就给小寡妇一个大嘴巴。你和小寡妇惊吓地“腾”地站起来。我没等你张嘴说话,拉起你就往外走。
    回家后你着急跟我解释,我一直不搭理你,你说什么我都不听。我只是不停地干活。忽然我又想起那把菜刀,我没有去磨,只是拿着刀问你,你还想好好过下去么?你点着头说,想。那好,你对这把刀发誓,远离那个小寡妇,再不能去找她。你拿过那把刀,脸扭曲着,眼里闪过恐惧和伤痛。这次你再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后来我发现小寡妇搬家了。你再也没有那么晚回家。那时我想,留不住你的心,也要留住你的人,本来我的人生就稀里糊涂的,怎么也要让我女儿有一个完整的家。
    我不知你情感出轨多久,也不清楚你是否回归。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你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也许你良心发现,我和你还有儿子也许活的都很不容易,亦或是你怕了那把带着魔力的刀。
    在你42岁时,好运又一次从天而降。你被新来的领导视为重点培养的人才,你的本科学历和专业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那时你紧锁的双眉终于展开了,脸上也有了笑,闲暇时还辅导女儿作业。
    你一度泯灭的欲望又开始膨胀。你在充分展现你的专业水平的同时,又不断和重用你的领导建立深厚的感情。可又一个难题随即摆在你的面前,你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每到逢年过节,也是你最难熬和心力憔悴的时候,你想最大化地感谢领导对你的重用,可你囊中依然羞涩。我们还在勒紧裤腰带还外债。无奈之下,你去和你的兄弟姐姐借钱。为了彻底打动领导的心,你居然出手大方地送去了那么多钱。    这应该是你三个月的工资。你要节衣缩食地朝着升官之路跋涉。那时我不理解你,我们还紧巴巴地为房子奔波还债……于是我和你之间又开始战火连天,你索性把家当成旅店,我的心一直在流泪。
    你一度认为自己有了靠山,岂不知你的命出奇的多磨难。你自认为供奉在心底的恩人,却是一个黑心狭隘的小人。他一面假惺惺地帮你运作提主任的事宜,心安理得收了你的答谢;一面又以同样的钩去钓那些和你同命相连的人,谁的筹码大,就会花落谁家。你为这个主任位置苦苦熬了近五个年头,光感恩的大钱小钱连你自己都记不清楚送了多少。可是领导的胃口越来越大,你实在力不从心。
    你一气之下,又和你的哥姐借钱,又是那么多钱,去填那个无底洞的领导了。你以为这么多钱足够打动领导的心了,可领导却伸出几个指头,阴阳怪气地说:提拔一个股级干部,就要这个数,何况提副科?你傻眼了,进退两难,送出去的钱要不回来,你急中生智说,请领导帮你运作,那些运作费用随后到位。
    你那天不知怎么走出领导办公室的。简直不敢相信领导能说出那样的话。你那时,为了省钱,已经好几年没买衣服和鞋子了,你每天上班穿的很寒酸,女儿和我比你还要寒酸。家里可以说一贫如洗。可你的梦依然没醒。
    你还是被那个你认为是你生命中的贵人牵着鼻子走。在几次提拔中你都名落孙山。原因很简单,这个领导笑里藏刀,根本不想提拔你。后来你自己积极努力维持安排,可在最后一次领导推荐中,你又被踢到下批次。
    那时也许是你的执着打动了老天,老天爷无声给你传播消息,你感觉这次又很危险,于是你直接去找领导质问。领导为难地说了一大堆理由。你气愤之下拨通了省城同学的电话,原来你一直以为靠自己可以的,可是直到这一刻,你才恍然大悟。
    47岁那年,你费尽周折当上了让很多人羡慕嫉妒的小主任,可你一点不高兴。每当想到领导对你用的那些鬼伎俩,你就恨从中来。可你的领导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向你邀功。你只是象征性地去看望了他,可领导委婉地指责你不把他当回事,笑里藏针的领导艺术让你更气愤无比。你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你一直敬重的领导居然多次向上级领导指责你、排挤你。不惜一切手段和心思为你制造麻烦。那时,你大长见识,真正领略了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斤斤计较和勾心斗角。你每天都要提防着一不小心就会有天塌地陷的危险,所以你回到家的脸也多是阴暗无比。我更是提心吊胆,每天过的委屈又憋屈,心里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你当了主任以后,经济条件略有好转,也是在这年,得到你大姐的帮助我们又贷款买了楼房,日子感觉渐入佳境。因为你的一切出行交际费用都由单位负担,还有了专车。你基本不用花什么钱。你把工资卡交给了我,我除了每月给女儿的大学费用,还要交房贷,所剩无几。那时,你不让我出去打工,但我坚持自己赚点零花钱。
    我用自己打工的工资给你买了一套西装。我看见你眼里闪过的惊喜。你问我,怎么知道我急需这套西装?我笑着说:电视里成功的男人不都穿西装么?你笑了。我想那是你笑的最开心的一次。
    那几年是我们结婚以来生活相对宽裕的最好时光,可好景不长,我时常在夜里惊醒,一头一身的汗水,浑身疼痛无比,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感觉自己一定是得重病了。你不再让我去打工,并安排单位的车带我去省城检查身体,结果让所有人震惊:我得了乳腺癌晚期,淋巴里也挤满了癌细胞。我欲哭无泪。那年我才45岁。你忧伤的眼里好像在说:怎么这么命苦,刚过上好日子就又得了癌症。我感觉你一夜之间头发白了许多,本就沧桑的脸上更加凝重。你在到处打电话张罗钱准备手术化疗。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你佯装轻松地说:放心吧,你和我还没过完苦日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怎么你也要体验一下好日子的滋味吧。那时我想,你貌似轻松的后面不知忍受了多少揪心的痛和无奈。
    我经历了长达半年之久的治疗,虽然控制住了病情,但我心里清楚,属于我的时日也不多了。近日来,曾经的病痛又都找回来了,冥冥之中,可能我与你的缘分要尽了。细细想来与你生活的25年,总感觉对不住你,如果不是当时牵错了手,如果我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及时改正和提高,也许你会比现在幸福一万倍。至少志同道合也会让你在心灵和精神层面感到安慰。也许我是一个薄命之人,不然怎么享受不了你拼了老命争取来的好日子。尽管我知道你很委屈很不甘,你还是尽了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的责任。尤其在我病重期间,你不惜重金救我于苦海中的那份坚持,让我一直感激不已。在我养病期间,你学会了做饭,也学会了对我百般谦让和疼爱,你居然支持我去玩麻将,而且主动为我联系麻将局,你只是希望让我每天都开心一些,让这份开心冲淡病痛的折磨。我一直相信自己的眼光,你是一个善良正直有责任心的人,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总觉得是我拖累了你,是我才让你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是我才让你的理想变得越来越遥远;也是我,让你的婚姻生活缺少了太多的爱与激情。从内心来讲,是我耽误了你,也许你是为了来报答我的,不然你那么不喜欢我,还能让我在你的视线里招摇撞骗地走了25年。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忽然就想给你写点什么,虽然我只有高中毕业,但我还是想叮嘱你几句:
    一、 我知道你有野心,根本不会安于现状,我想提醒你,别再想着用尽心思往上走了,那样你会更苦更累更纠结。你既不会左右逢源,又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要尝试着像溪水那样顺势而流。你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要学会放下,很多时候放下以后也会收获更多的精彩。
    二、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女儿,女儿的成家立业大事就麻烦你一人操持了,我相信你比我有眼光有远见,孩子教给你我放心。只是我这一病,家里又开始了无限偿还债务的日子了。从心里对不起你们爷俩。
    三、 我走以后,你还年轻,你一定要再找一个知书达理的人,陪你走过下半生。不过我想再多说几句:现在的男人女人都很现实,尤其到五十来岁还谈感情的几乎少之又少,我在酒店打工的那段时间,让我见证了现在男人女人对于婚姻和家庭的淡薄和随性。我早上六点上班到晚上九点收工这一天的时间,我不断在每一个时间点看到不同的男男女女到酒店开房,有的二十多分钟,有的一个小时。什么档次的人都有:有衣着鲜光的富婆,有青春时尚的女郎,有朴素无华的良家女子,也有高雅端庄的知性女人……那时我总在想,她们是缺钱还是缺爱,还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对于女人与男人的出轨,总要有一个不得以为之的理由吧。我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现在的女人不可靠,你如果找也不要着急结婚,你先和她过个一年半载的再说,不然我生怕你经不起感情骗子的高明,把你耍的不知天南地北。
    本来你的命已经很苦了,只是希望我走后你会过得好一些。你别怪我,临死还这么操心和唠叨,只是我想把我此生对你的无限的爱和不舍,倾其所有的留下来,让你的下半生过得幸福一些开心一些。那我就没有遗憾地走了。

 
东北作家网开通公告
《铜陵日报》“家训家风家教”主题文学征文启事
首届“小十月文学奖”征稿启事
“成园温泉山庄杯”大连市中小学暑假征文获奖作品揭晓
第三届盛京网络文学奖全国大赛
“登沙河杯”全国文学征文获奖作品揭晓
首届作家•文学网站(大连)研讨会倡议书
贵州都匀“法治文化”主题全国征文大赛获奖名单
关于调整“登沙河”杯文学作品征文大赛截止投稿时间的通知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第一届“浩然文学奖”征文启事
第四届“潇湘杯”网络微文学创作大赛正式启航
“登沙河杯”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法治文化”主题全国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辽宁省作协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征文评奖结果公告
中国作家协会公报
辽宁省作家协会第十届签约作家终评结束
热烈庆祝东北作家网点击量突破1000万!
关于辽宁省作家协会暨辽宁文学院第十届签约作家评聘的通知
关于举办第二届盛京网络文学奖的公告
更多...

阿乙

迟子建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想再创业:归来仍是少年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