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女 真 来源:  本站浏览:495        发布时间:[2016-07-04]

     陈小新是我大学本科一个宿舍的同学。本科四年,他不怎么爱说话,是比较内向还挺敏感的那种男生。我本身也是那种话语比较少的人,所以,我们虽然关系还可以,偶尔在一起喝个酒、打打球什么的,但说实话,彼此之间,交流并不算太多。

   反倒是毕业以后,我们之间的交流,比念书时还更深入了一些。

   话说那年十一长假,他给我发短信问候、寒暄,听说我没出去旅游,躲在学校啃书本,马上拨响了我的手机,跟我讲:哥儿们,我回学校看看你,我请你喝酒哈!你偶尔也得放松放松,不能这么天天钻书堆里!

   我们学校在城市北面的大学城,离他家挺远。他家在浑南新城。回学校,他差不多是要从城区的最南边跑到最北边。好在有地铁二号线,还不用倒车,其实倒也方便。但自从毕业,他还没回过学校,第一次回校,竟然就是来看我,跟我喝酒,让我有些小感动。

   我们俩约了食堂附近名叫川流不息的那家小馆子,吃水煮牛肉、喝雪花啤酒。我想起来,毕业分手那天中午,我们宿舍的四个兄弟,也是在这儿喝的啤酒。那次我们都喝高了。我们都是没有酒量的人,平时基本也不喝酒。我们没有钱,也没有闲。这一次,我看陈小新酒量仍旧没有长进,一瓶啤酒下肚,他的脸和脖子都已经通红。他酒后话比平时多些,跟我讲心里话:哥儿们,我想回学校继续念书。

   我就猜他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单单是来看看我、请我喝酒这么简单。

   为什么?你现在工作不挺好吗?那么大单位,多少人考不进去呢。

   单位是不小,不过可能不适合我。或者说,可能是我不适合这个单位吧。

   然后,借着酒劲,他从上班第一天坐错电梯开始,给我讲他在单位的故事--

   他在单位的不如意,是从坐电梯开始的。

   到单位上班的第一天,他坐错了电梯。

   准确地讲,是不该上那一趟电梯。

   正是早晨上班时间,大堂里等电梯的人不少,他用眼睛随便一扫,估摸前后左右至少有二三十人。当时他想,万一这趟电梯挤不上,就坐下一班吧。还好,他特意出来得早,再晚坐两趟电梯也不会迟到。但他没想到,电梯来了,他前面只有一个人走进电梯,其余的人都站着不动,不往里面走。那还等什么呀?他脑袋一热,未加思索,抬腿就迈进了电梯。一直到电梯自动合拢,开始向上移动,他才意识到不些不对劲:不对呀,据说这单位里的人都是高精尖,现在的年轻人,研究生以下学历,连报考这个单位的资历都没有,这么多高精尖男女老少,约好了一起都不进电梯,不是无缘无故的吧?!

   电梯里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年纪不小,面目比较慈祥,还有点眼熟,但他迅速把大脑C盘扫描了一遍,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他眼见着那个人摁了12,摁完键,竟然还把眼睛闭上了,一副累了准备养神的姿态。当他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就忘了自己并不是同样要到12楼,忘了摁电梯键。他跟着那个人一直坐到12楼。那个人下了电梯,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是要到8楼的。

   他没出电梯。从12楼,一个人坐电梯下到了8楼。

   那是他上班第一天。报完到,部主任带他去几个友邻部门转了转,认识认识需要经常打交道的同事。回到主任安排好的办公室,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他打开电脑,在单位的网页浏览。这一看不要紧,隐约明白自己今天犯了什么错误:那个跟他一起坐电梯上楼的慈祥的老同志,原来是单位的一把手,这栋楼的大领导!怪不得有些眼熟。报考这个单位之前,为了了解单位的基本情况,他浏览过单位的网站,在网页上是见过领导讲话照片的,只不过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会跟领导单独坐在一部电梯里。领导的真人比照片显得年纪更大些,脸上有明显的老年斑,不如照片上有光泽。人家是大领导,怪不得那些人都不往电梯里进,只有他愣头青傻呼呼没长脑子往前冲。早听说机关里面规矩多,没想到坐电梯都有规矩,而这个规矩,还没等有人好心给他提醒,就让他上班第一天自己撞破了。

   陈小新无论如何想象不到,自己考进的新单位,上班第一件需要适应的事情,居然是怎么学会坐电梯。其实自从第一天冒失地跟大领导坐了一次电梯,以后每次坐电梯的时候,他已经格外小心了,比如只要是早晨上班时间,电梯口有一些人的时候,每次进电梯之前,他都要迅速判断一下,那些进了电梯或者正要往电梯里迈步的都是什么人。单位的人他还没认全,至少可以大概判断一下,希望里面没有大领导或者准大领导。如果电梯里面清一色都是领导,自己还是不要贸然加入进去为好。他是个口拙的人,万一跟领导坐了一部电梯,他不知道应该跟领导说什么。如果只是一般的同事,那倒是无妨的。他的办公室在8楼,平时上下楼办事,他愿意趁电梯口没人的时候去摁电梯。那样让他感觉轻松。

   但事实证明,电梯口没有人,不证明电梯里没有人。

   他没想到,自己跟大领导,会第二次在电梯里单独相遇。

   那天开大会。单位的会场在顶层。网络部的摄像生病请假,主任让他临时顶替一下。他拎着摄像机,在8楼准备上电梯时,电梯口只有他一个人。电梯门开了,里面是空的。他摁了自己想去的15楼,跟着电梯往上走。但电梯在12楼停下了。电梯门缓缓打开,进来一个老同志。这次不用全面扫描大脑C盘,他马上认出来,来人正是大领导。大领导手里拿着一个本子、一本书,好像本子上还夹着一支笔。尽管他仍旧没跟领导讲过话,他也知道领导肯定还不认识自己,但因为知道了领导是领导,不打招呼、不表示一下是不礼貌的。他选择了不说话,但冲领导微微鞠了一下躬。领导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摄像机,问他:你是网站新来的?

   是。

   叫什么名字?

   陈小新。

   好好干。网站很重要。

   从12楼到15楼,领导只来得及说了这些话。电梯门打开时,他看到电梯口扇形站了好几个人,他认出来其中一个是办公室主任。他明白这些人一定是在迎接领导的。他拎着摄像机,赶紧从迎接领导的队伍后面绕进了会场。

   作为会议的摄像,那天他一边拍摄,一边认真听了领导的讲话。刚来,单位的事情对他来说很高深,他还不太懂,但他感觉,领导真是一个会讲话的人,把那些挺大的道理讲得非常生动,表达真的好,至少他很爱听。而且从拍摄专业的角度看,领导是很上镜的,很有领导范儿。他几次特意把镜头往前推,多拍了几个大特写。每到他拍特写的时候,领导的表情也都恰到好处,表现得很好很配合,让他自信自己还是很会抓拍的。他记得自己实习的时候,在下面一个县里,也是拍会议,那次他拍得特别沮丧,好多领导特写镜头,事后回放,根本就没法看,不是闭眼睛就是打哈欠或者皱眉头、嘟着嘴,剪辑起来很费劲,以致于有一段时间,他对自己的摄像技术都产生了怀疑。

   陈小新是这个单位的新人。新人一般总会引起别人注意一下。陈小新到单位上班以后,经常有人跟他打听,问他有没有女朋友。陈小新确实还没有女朋友。那么,你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家里都有什么人?你自己有房子吗?有驾照吗?准备考不?你想找什么样的对象?

   陈小新的父亲,是一家国企的工程师。他的母亲,在小学当语文老师。没有女朋友的陈小新,暂时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他跟父母一起住在浑南新城的公寓里。陈小新的家庭背景很简单,他不忌讳告诉别人。反正档案里这些都有,真有人好奇,想知道其实不难。考上这个单位,他真是凭自己本事考进来的,他没有任何后台。这没什么可隐瞒的。但他朦朦胧胧感觉,打听他家庭情况的几个年纪较大的男女同事,绝不仅仅是他们口头上讲的想给他介绍对象那么简单。

   那会是什么呢?

   他不明白,没有人可以问,需要自己慢慢琢磨。

   当然,陈小新不会想到,有一天,大领导还会亲自给他打电话。

   打的是办公室座机,单位的内线电话。他离电话机最近,顺手接了电话。大领导在电话里自报家门,问他是不是陈小新,告诉他:你现在马上到1218办公室来一下。

   那会儿主任正进来催部里的几个年轻人网页更新。他接电话时,主任也在的。他放下电话,给主任讲了大领导的意思,不讲不行啊,他得请假上楼啊,大领导说的可是“马上”。主任眼睛一亮,二话没说,胖手一挥:你赶紧上去吧!

   大领导居然记住了他的名字。陈小新心里有那么一点儿热呼呼的。

   那天大领导找他,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情。对陈小新来说,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大领导办公室台式电脑的网页,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了。管办公室的主任那天在外面办事,不在楼里,大领导一下子想到了网络部新来的年轻人,并且恰好记住了年轻人的名字。摆弄电脑是陈小新的长项,其实电脑游戏更是他的长项,这个长项在单位他暂时还隐瞒着,没让任何人知道。他是个电脑游戏高手。但按照一些人比如陈小新妈妈的看法,或者说偏见,网络游戏不是什么正经营生,年轻人玩游戏,是不务正业。吸取了头一天上班坐电梯的教训,他决定在单位绝对不玩游戏、也不跟任何人交流游戏。他不到十分钟就把领导的电脑网页问题解决了。领导的电脑挺长时间没杀毒了,征求领导同意,他顺便手动杀了一遍毒,更新了几个常用软件。电脑速度一下子畅快了,大领导看上去挺高兴,但并没多跟他说什么,还是那天在电梯里的那句话:好好干。

   我不得不说,陈小新酒量是真不行。第二瓶啤酒,老半天半瓶都没下去。他就在那儿讲讲讲,光讲不喝酒。我跟他碰了一下杯,逗他:小新,你行啊,这么快让大领导记住了,估计你以后进步能挺快呀!但在进步之前,你得把酒量先练出来。你这喝酒水平,不行。要想进步、当领导,不但要有水平、有肚量,还得有酒量。

   也许是我的话激将了他吧,陈小新一满杯啤酒痛快倒进嘴里,呛了一口,一边咳嗽一边说:得了吧,跟你讲实话,老同学,自从大领导喊我上去帮他修了一次电脑,我现在连电梯都不敢坐了。我现在天天爬楼梯。你没发现我比上学时瘦了吗?我发现吧,我这个人真不适合现在的工作。我还是回学校念书得了。

   他接着给我讲他在单位的故事--

   自从他上楼给大领导修过电脑,他发现,部里的同事跟他说话时,口气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有一点小心翼翼吧。主任支使他、给他派活时,也不像以前那样理直气壮了。一直到后来,大领导出了事情,调走了,部主任对他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从小心翼翼到面若冰霜,他才知道,人们对他的误解有多深。

   大领导具体出了什么事情,他其实并不是十分清楚。隐约听说,好像是跟一个什么案子牵扯上了,但又不是特别严重、不需要负主要责任的那种。结果就是从这个单位调走了,好像去另外一个单位当了个闲职,级别没变,重要性降低了吧。陈小新对级别这种事情不太明白,也从来没想到大领导的调走,居然能够对自己这样的小人物产生影响。

   我问他:啥影响?

   啥影响?就是别人都不用正眼看你了呗。我后来才算弄明白,可能单位有些人以为我是大领导调进来的吧,跟大领导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为什么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一个刚来单位的年轻人,胆子那么大,想都不想就跟大领导进一部电梯?还有,网络部十好几个人,别人都比我来得得早,也多少都会摆弄电脑,为什么领导修电脑偏偏喊我上去?这大概就是他们误会我的原因吧。

   那,大领导的事情,比如他受了处分,之前有人找你谈话吗?跟你调查你们之间关系之类的?

   那倒没有。没有任何人找过我。也许我是小沙勒弥,人家没必要找我谈吧。

   陈小新的脸,因为啤酒的缘故,通红通红的。他眉头紧锁的样子,让人同情。但我坐在他对面,心里默默地想,他是不是多疑了呢?他这人,性格一直是敏感啊。敏感再过一点儿,就是多疑啊,是病。曹操就因为多疑,误杀过人吧。性格敏感的人,适合搞艺术,不太适合在机关里面。没有任何人找你谈话,你就想当然地以为人家误解你了?你是不是想象力太强了?

   我不知道怎么跟他讲自己的真实想法。我只能这样劝他: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人家未必那么想吧?

   真不是我太敏感。有些事情,你可能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但你就是能感觉出来。直觉有时候比理性判断更准确,你不觉得吗?就像我打电脑游戏,有些步骤,有些判断,不用讲什么道理,你就按自己的直觉、感觉去操作好了,那种时候的操作往往就是最合理的。我是觉得,人世间的真理、道理、规律,其实我们普通人知道的非常少,很多真理我们普通人并不掌握。所以我们普通人,做什么事情,不如按照自己的直觉算了。扯远了,还是说我在单位的事情吧。为了省事、省心,我现在添了一个毛病,你可能想象不出来--我现在在单位,再也不坐电梯。再-也-不-坐!我有脸!如果能够重新开始,我希望上班第一天就不坐电梯,那样就不会遇见大领导,也不会让别人误会了。我不但第一天不坐电梯,以后也不坐,那样领导就记不住我的名字,也不会喊我去他办公室了。真的,不骗你,我现在天天上下班都是走楼梯。我习惯了走安全通道。整个一栋大楼里,大概只有我一个人在不停电的情况下走安全通道。你们不是一直说我胖吗,现在好了,我既上班挣了工资,又能减肥健身了,一举两得,很好呀!你看我是不是瘦了?

   陈小新终于把第二瓶酒喝下去了。我看他酒是真有点高了。一个酒喝高了的人,你就不用跟他探讨问题了,说了也是白说,酒醒以后他可能什么都记不得了。所以我就顺着他的想法,跟他讲:爬楼梯确实是挺好,锻炼身体。

   陈小新说,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在单位不坐电梯,他走楼梯的本事,他走楼梯带来的塑身效果,在单位已经传为美谈。但是,内心里一直有一种恐惧、害怕,他从来没跟别人讲过:每次走楼梯,他都担心自己会摔跟头。上楼还好,尤其下楼,他总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从楼梯上滚下去,摔个头破血流。当然,到现在为止,他一次没滚下去过,但他的内心,他发现,其实他竟然有那么强烈的希望能够滚下去一次的念头。滚下去,头破血流,然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请假、休病假、住医院,他就不用上班了。

   得,我看着他不但脸红、脖子红,眼见着眼睛也红了,心里对他一下子有了更多的怜悯。我不知道他在单位具体遇到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按他的说法,如果仅仅就是坐个电梯、修电脑、跟领导有了莫名其妙瓜葛这样的事情,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这种事情,别人也完全可能遇到吧?但他的这种心态,好像也真的不适合继续在单位呆下去。天天以这样一种心情去上班,郁闷、消极,不是什么好事啊。他可能真就是性格太敏感了。一个大小伙子,大男生,上班不愿意坐电梯,爬楼梯又总担心会摔下去,还盼着摔个跟头歇病假,头脑真的有问题,不健康,是不是应该看看心理医生?我心里这样想着,却没好意思说出来。我怕自己这样说,话太重,他接受不了。毕竟他能考进那个单位,挺不容易的。听说是一百多个人竞争一个职位呢。我只能劝他:回学校念书,你要三思啊。我估计你们单位也不会同意你念在职,你回来读全职,就算拿到了博士学位,还面临重新找工作的问题。就是在大学里面教书,评职称、拿课题,这些事情,规矩也多着呢,搞不好也要打破头。哪儿都有规矩,大学里的规矩,未必就比你们那样的单位好。我现在还愁呢,后年就算博士拿下来,也不知道能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现在留学校当个老师,门坎也是越来越高了,有的学校,居然连本土的博士都不够资历,还得是海归博士,你说就我家这经济条件,我哪有钱去出国留学?你说我一辈子就蹲在学校里面没完没了地读书,有意义吗?

   他眼睛红红地看着我,一口气又吹下去一瓶啤酒。我看他连露在衬衣外面的胳膊都红了。我知道他的酒量不大,也知道自己的酒量几斤几两,我自己不想再多喝,也再不敢让他多喝了。我拦住他:哥儿们,咱俩别喝了,咱俩到校园里溜达溜达吧。

   那天真是陈小新买的单。我说我是地主,我来吧。陈小新阻拦我:开玩笑呢,我挣工资了,你还没挣钱,别跟我撕扯!

   校园里不寂寞。操场上,一伙年轻人在打篮球,围观的叫好声,远远就能听到。观众里居然还有女生。我仿佛看到了七八年前正在操场上打球的自己。我,陈小新,我们班的男生,大一时就在这个操场上过篮球课。秋天的校园,银杏金黄,正是好看的时候。好多外面的人来拍银杏叶,感觉校园里比不放假时反而人更多些。我们请游人帮我们俩拍了几张在银杏树下的合影,蓝天、白云、黄叶、我们俩酒后红色的仍旧年轻的红扑扑的脸,我觉着画面很美。临分手时,我跟他讲:你要是铁了心想回学校念书,我还是帮你联系导师吧。至少你要是回来,咱俩闲下来还可以一起打打球、喝喝小酒。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别的忙我也帮不上。我也就能帮帮这样的事情了。

   他走的时候,我送他到校园门口,帮他叫了一辆出租车,再三叮嘱他,到了家一定要给我发个短信。

   时间过得飞快。那次分手后,一晃儿,我们俩又有两年没再见面了。联系到是有,偶尔的吧,过年过节发个短信问候什么的。他没结婚。听说刚处了一个单位同事介绍的当护士的女朋友。他也没离职,没考到哪个学校念博士。大概就大上个月吧,听说他要到下面一个市里,挂职锻炼去。

   头几天,我们大学一个宿舍的另外一个哥儿们,从北京出差过来,给我打电话,让我约几个同学小聚一下。他特意点了陈小新。我当时告诉他,陈小新在下面市里挂职呢,估计得忙,不一定能来上,但我可以打电话试试。

   陈小新的手机号码竟然没变,一打就通了。

   陈小新是知道我电话的。他接我的电话,声音听上去很高兴:哥儿们,很久没联系了,挺想你的。

   能听出来,他的口气挺真诚的。我想开玩笑,差点脱口而出:想我,你就不能再主动打电话跟我联系一次?你升官了呀?话到嘴边,咽回去了。陈小新超级敏感的,我还是别造次了,他是禁不起玩笑的那种人。等见面了,有什么话慢慢讲吧。

   但陈小新很肯定地告诉我,他挺遗憾,参加不了同学聚会。

   我将他:本溪离沈阳这么近,高铁都通了,半个小时都用不上,你就那么忙?半天时间都没有?回来一趟能怎的?!

   陈小新犹豫了一下,声音低下去,告诉我:哥儿们,我真去不上。不隐瞒你,我腿骨折了,在住骨科医院呢。你知道就行,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拜托!

   啊?!你怎么搞的?严重不?我们到本溪去看看你!

   不用不用。就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个跟头。点子背,一摔就骨折了。

   听说他摔了个跟头,腿还骨折了,我心里咯噔一下。猛然想起两年前我们喝酒时他说过的话。

   我决定过几天一定找时间去本溪看看他,跟他好好唠一唠。好歹同学一场、一间宿舍住了四年,还算是酒友、球友。但愿他这个跟头,不是两年前他想主动摔的那种。对了,我想起来,本溪还是辽宁男篮的主场,我可以找个周末过去,跟他约了一起去现场看一场比赛,最好是跟广东队的,他知道我是比较喜欢阿联还有朱八的,王七还是我丹东老乡呢。当年我们在学校时,宿舍里没有电视,为了看比赛直播,周末我去过他家里,记得他爸爸也是个球迷。当然,那得是他康复了,能重新下地走路的情况下。拄拐的话,就有点悲壮了,我也不忍心。我记得我们上大学时,他最喜欢的NBA球星是科比,科比现在老了,听说已经决定要退役了,他又有了新的偶像吗?库里?现在的辽宁队他喜欢谁呢?

   等见了面,我也一定要问问他,他是从楼梯上摔下去的呢,还是在另外别的什么地方?

   在电话里,我没来得及多问。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