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国强 来源:  本站浏览:1217        发布时间:[2016-05-05]

    在我们的五官中,鼻子当仁不让的占据了黄金地段的中央位置。

   “中”为中间、当中之意,“央”指和四周或上下左右距离相等的位置。中和央联袂组词,姐妹花一样妩媚绽放、出双入对、华彩相映,让人艳羡。按中国人的习俗,从各项隆重或正式活动中的首脑、要员排位上,身居中央何其了得?

   在鼻子的座次排位上,连不把位置排序当回事的外国人也概莫能外,再次证明其位何等了得!

   我欣赏鼻子高耸硬朗的外形,像蔚蓝大海上挺直腰杆的一叶帆,似平阔原野上昂首而立的一座峰,若威风八面端坐金銮殿俯视众生的王……

   鼻子别称鼻祖,在面相当中为一面之主,亦叫“面王”。

   我最感动的是,鼻子身居要职在位谋政,一直在践行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它不是发动机心脏,也不是传动机骨骼,还不是后勤补给的胃肠,但,它却是生命和美好的导师。人所共知,倘若没有鼻子激情参与,我们不仅“很没面子”,生命亦索然无味……

   前者立形象,后者立命。因为,好多我们追求或拒绝的东西,都是鼻子最先警觉或兴奋地发现,决定取舍。

   盲人或我们的视觉周遭一片漆黑看不见任何影像的时候,鼻子因掌握了“嗅觉”的祖传绝技,既是我们的眼,又是我们的决策领袖。

 导航鼻

   外树形象、内练深功,向来是鼻子的拿手好戏。

   君不见,上有鼻脊流畅线条的华美垂落,下有收拢翅膀跃跃欲飞的鼻翼,内敛因好奇而深情眺望的鼻毛,其实,在后台默默工作的嗅觉粘膜和感觉细胞,才是我们的忠诚卧底。正是这个异常警觉的团队,刺激鼻嗅觉鼻毛昂然冲动,成为导引我们航向的舵。

   因过度重视鼻子导歪航的也有,德国纳粹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便是典型的负面代表。我说不准希特勒是否因为自己的鼻子太矮而自卑,当美丽的情妇爱娃·布劳恩的手轻轻抚他当时规模尚小的鼻子,爱娃的那缕不易察觉的微妙气息和眼神,暖风一样吹落古老的旧皮,才吹开他毅然决定做“垫高鼻子”整容手术的心花?

   希特勒知晓当时欧洲流行的民俗:整容是一种“破坏上帝赋予自己容貌”的虚荣行为,他的另一个“理论”还是悄悄发芽:堂堂日耳曼人的领袖,有个高挺气派的鼻子,乃是“刚毅自信、勇敢无畏”的象征。于是,他一面绝对封锁消息,一面让浪漫润物细无声,指令医生一点一点加高他的鼻子。1942年2月,这个细节盖子还是让美国中情局揭开……

   我猜想不出高鼻子对于希特勒有多重要,即便在他主导的战争“大翻盘”,德国军队日落西山接连败退、败退,他的隆鼻手术仍在前进、前进……

   截至1942年4月30日下午,希特勒在柏林的地堡饮弹自尽,他的垫高鼻子的手术仍是“半截子工程”。彼时,希特勒肯定顾不上再做隆鼻手术,但我想,他因增高而扩充的鼻孔,肯定闻到了苏联军队摧毁法西斯帝国浓烈的弹药味道。阿道夫·希德勒的鼻孔猛然张大,狠狠吸一口刺鼻的火药和易燃物的焦煳味儿,摒住呼吸,“卓别林胡”突然向上一跳,将乌黑的“瓦尔特PPK型”手枪管抵逼自己的右脑……

   岁月枯荣70载,而今翻阅比落叶还厚的史料,这个当年要征服全球的独裁者的声音和影像仍俯首既是。鲜为人知的是,“卓别林胡”上笔挺的鼻子,原来是冒牌的膺品!

   我不想就这个臭名昭著的坏蛋过多赘言,我却不能不猜想,如果希特勒不加高鼻子,他抽风机械人一样快速挥动的手臂,以及狂风暴雨般的演讲,似乎就少了底气与力量?

   同样喜爱“鼻导航”,美国歌星迈克尔·杰克逊则给我们带来澎湃的激情和近乎心律过速的欢乐。当狂猛的重金属音乐炸响,杰克逊的粉白瘦脸被黑瀑一样的飞流包围,那只尖而大的鼻子若白鸽飞翔、白朵绽放。不管是慢板太空步,还是快节奏恣肆狂舞,那只大鼻子永远担纲主角。舞台灯摇曳闪烁、云翻霞射、天地倒悬,那只亮鼻尖却轻而易举地钻出浓霾、星灿月明……

   2009年6月26日下午,天王杰克逊星隐月落,往日引爆世界舞台、荧屏的鲜活身姿变成僵硬的遗体,安静地存放在洛杉矶殡仪馆。验尸时竟令人目瞪口呆:杰克逊鼻子原址只剩个丑陋而恐怖的黑洞,那个瞩目世界的鼻子竟不翼而飞!

   当人们万般猜想,多种悬疑版本竞相破土而出,杰克逊的前管家麦克马纳斯才道出前因后果:杰克逊爱鼻如命,曾6次耗资不菲整容修鼻。这么多次大手术,真鼻早就毁烂。真鼻鼻孔太小,满足不了他剧烈跳舞时的呼吸,医生只好将他的原鼻挖走。“在橱柜里,他藏了义鼻和舞台胶水,这是用于伪装的。如果填补了面部的黑洞,假鼻和真鼻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杰克逊经常在公众场合戴着橡皮膏的原因,则是固定和掩饰自己的假鼻子。

   我查阅许多资料,终于揭开谜底:杰克逊父亲经常嘲笑儿子的鼻子又矮又小,自卑扑灭了他的希望星火。杰克逊为摆脱父亲的阴影一再“整改”其鼻,当高挺尖利的鼻子赫然显现,“噗”地点亮了他的希望火炬……

   我预测不出杰克逊换了鼻子到底有多大的艺术能量,我却猜想得到怀揣自信的巨大爆发力。如果假鼻子阳光没有驱散他父亲嘲笑的阴影,也许这个世界就没有天王巨星杰克逊。

   当今,鼻子美已跳过医学门槛“翻墙”而入,成为艺人们日益流行、追捧的时尚元素。

   仅韩国当红的影视歌星就列出长长名单:元彬、李秉宪、权相宇、安七炫、S.E.S全员、李孝莉、王珠铉、成宥利、李真、神话所有成员、千明勋、李成真、文诚熏、鲁裕敏、DANA、 BOA、李贞贤、林志胤、严贞花、金贤珠、崔智友、泰妍、允儿等等。

   中国大陆影视歌星隆鼻的也不少,鉴于人家喜欢低调,我怎么好跟人家唱对台戏呢?

 文学鼻

   我随手查阅一些资料,几乎喜不自禁!世界上钟爱鼻子的作家群星闪耀。

   明代作家笑笑生在《金瓶梅》中这样夸赞藩金莲:“直溜隆隆琼瑶鼻。”一个“直”字状其垂,两个“隆”字绘其丰,琼瑶,则是美玉呀!

   我不想过多描绘这娘们儿见了帅哥就抛媚眼,亦不说她一波三折的腰条和胸乳风情万种,散发着扑面的浪荡风骚,单这生动勾人的鼻子,就给丑小窝囊的武大郎出了个大难题!

     在巴尔扎克笔下:“葛朗台鼻尖肥大,顶着一颗布满着血筋的肉瘤,一般人不无理由地说,这颗瘤里全是刁钻促狭的玩艺儿。”

     《茶花女》里,小仲马让女一号玛格丽特妖媚而悬疑地出场:“细巧而挺直的鼻子透出股灵气,鼻翼微鼓,像是对情欲生活的强烈渴望;玛格丽特过着热情纵欲的生活,但是她的脸上却呈现出处女般的神态,甚至还带着稚气的特征,这真使我们百思而不得其解。”

   雨果在《巴黎圣母院》里这样描绘奇丑而善良的加西莫多,“那个几何形的脸,四面体的鼻子”。

   果戈里在《密尔戈拉得》里毫不掩饰厌恶之情:“阿葛非亚·弗多谢夫娜的头上戴一顶软帽,鼻上生三个瘤包……”

   老舍则在《四世同堂》中给冠太太一个大特写:“鼻子上有许多雀斑。”

   若言小说重在刻画人物,偏重肖像描写,因此鼻子才频频出场。这显然是误解。任何货真价实的重量级标志是质地,而决非“混个脸熟”。

   中国唐代诗歌领袖杜甫驰骋诗坛时,主流小说文体尚未面世,但,这位诗歌巨擘仍把鼻子当成情感抒发的主角。在《黄河二首》中杜甫没有直抒战乱者的凶悍,而是以追光灯、放大镜般的效果突出“胡人高鼻动成群”。在送别亲友或生离死别亦“出郊载酸鼻”(《送顾八分文学适洪吉州》),“自古鼻酸辛”(《赠别贺兰铦》)。厌官吏,亲底层贫苦人民,则在《暇日小园散病,将种秋菜,督勒耕牛,兼书触》抒发了“为汝鼻辛酸”……

   亲爱的读者朋友,若嫌上述“局部鼻子”不过瘾,我索性揭去“断章取义”的遮羞布,讲两个“大部头鼻子”的故事。

   当芥川龙之介在日本东京创作短篇小说名作《鼻子》的时候,俄国作家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果戈里的同名小说《鼻子》,已经问世(1836年)整整80个春秋。

   让我惊奇的是,两位大师的作品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却又异曲同工。

   1916年夏天,长条脸,黑发黑眼,年方24岁的芥川龙之介格外兴奋,他鼻翼微张使劲吸几下,窗外大朵大朵樱花香气便浸润肺腑。他的眼睛盯紧稿纸上禾苗一样的茂盛文字。文字们绿波荡漾,翩翩起舞。蓦地,一个长长的大鼻子“呼”地跳将出来。芥川龙之介正要用文字给这鼻子涂色抛光呢,蘸水钢笔突然枯竭。他扬起手使劲甩几下,恰巧一片洁白的樱花瓣儿要叩窗而入,却被玻璃谢绝。他索性从榻榻米上站起来,推开窄小的窗子,微风送爽,花瓣儿和芳菲欢快而来。芥川龙之介贪婪地扇动鼻翼吮吸,却被窗前匆匆而过的脸孔迷住。确切说,他是被一个个不同形状的鼻子迷住。没几天,这篇发表在《新思潮》杂志的作品便震动日本文坛,芥川龙之介亦声名雀起。

   为了平息过于激动的心潮,芥川龙之介坐在东京湾的一块大礁石上,让心律与海潮同落同起……

   2012年1月1日上午,我来到日本东京湾,听海涛轰鸣,看群殴飞翔,我登上一个巨大的锈锚模型上眺望远方,想起《鼻子》主角那六七寸长的大鼻子,吃饭要有人掀托,才不至于入汤进粥。“从上唇一直耷拉到下巴,其状如香肠,从脸的中央一下子耷拉下来”,忍不住嘿嘿嘿笑出声来。我身边的美人司燕道:“见几个海鸥就乐这样,至于吗?”

   头天晚上,我和几位沈阳朋友,在一家不太知名的旅馆耕夜豪饮,庆贺曙光即现的新年。后来我才知道,此地离芥川龙之介故里很近。岁月更替,我已摸不到芥川龙之介时代的脉搏和体貌。

   站在海边,任我全力猜想,芥川时代仍如磨坏的旧拷贝,怎么也放不出影像。我闭上眼睛,东京湾上空竟然全是飞翔的鼻子!

   司燕扯一把我衣袖:“海鸥有的是,别看啦!”

   距芥川龙之芥出生还有58年,圣彼得堡的涅瓦河一座小桥上站个棕发碧眼的年轻人,他面朝翻花的波涛嘿嘿嘿笑。他设计剃头匠要把手里的一个鼻子丢进河里。路人纷纷侧目。美人们的脚步则万般犹豫——这让人惊异的傻笑和惊目的帅气,怎么偏偏集于一人?

   桥上站着的便是后来享誉世界文坛的果戈里。时年27岁。他的短篇小说《鼻子》面世后,整个俄国都在鼓掌。著名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根据《鼻子》创作了同名三幕歌剧,果戈里“狂潮”再度席卷俄国,风靡世界!

   岁月一页一页飘落,177年后,2013年7月15日,我和朋友刘大成欣赏清波荡漾的涅瓦河,微风徐徐,波光闪闪。千年不老的太阳依旧射出“果戈里时代”的光芒,令我如醉如幻。凭借高天斜射出一串串透明彩泡似的逆光,我惊喜得差点跺脚大叫,河面上漂跳着曾经跑遍圣彼得堡全城的鼻子!我连忙提了DV追赶——哦,那是一只在水面悠闲眠息的野鸭……

   日本东京湾一旦从睡梦中惊醒,便打出狂猛的喷嚏,喷出禅智内供和尚的大号鼻子。俄国圣彼得堡城的涅瓦河,则用浓重的鼻音,低缓地哼唱抒情小调,让八等文官柯瓦廖夫的鼻子神出鬼没地逛遍全城……

   果戈里的《鼻子》离奇有趣,理发匠伊凡·雅可夫列维奇吃早餐,用刀子剖开面包后,居然发现里边有个鼻子!“而且,看上去似乎还挺面熟呢,终于认出这是八等文官柯瓦廖夫的鼻子。”理发匠吓得半死,赶紧要丢掉鼻子,站在涅瓦河畔贼眉鼠眼、怕人看见。而突然发现没了鼻子的柯瓦廖夫更是焦急、羞愧之极,有何脸面见官员和美人?他捂着脸找鼻子,其间碰上美女、报社职员、领导、邻居等,因没有鼻子引发一连串啼笑皆非的事。更绝的是,鼻子居然冒充高级别官员“满城乱跑”,荒诞有趣。警察抓到理发匠送回鼻子后,主人喜不自禁,“不错,是它,确实是它,瞧,左边还有昨天才冒出来的小疖子呢。”笑声旋即僵住:怎么也安不上它!

   这篇经典小说的“魔幻”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加西亚·马尔克斯发表于1966年的《百年孤独》。只是,它比后者早了一个世纪零30年。

   在哈尔滨,我迷恋过俄式风格的果戈里大街。我知道1901年修建这条大街时,果戈里已经去世49年,我仍然迷恋。站在秋林公司老楼前,《钦差大臣》的形象跃然而出。走在立石条镶嵌的仿俄建筑,百年不损的中央大街倍感亲切,能嗅到古老文化的气息。

   我在果戈里祖国的莫斯科红场走来走去,仿佛走在哈尔滨的中央大街。我相信,我和果戈里的鞋底一定叠印在同一块石条。我决非崇洋媚外,而是尊重经得住历史考验的建筑文化,而非“快餐式”。中国的本土“工艺”,人行道和广场建筑三两年甚至年年“褪皮”,哪儿寻觅千年不坏的尺余长的立式石条“竖着镶嵌”,长鼻一样深插厚土,谛听地心深处的历史声音?

   当河南洛阳龙门石窟的大门跃现眼前,我就想起芥川龙之介的小说《罗生门》来。那天刚好大雨如注,仿佛黑泽明的经典电影再现。芥川先生热爱中国和中国文化,《西游记》和《水浒传》几乎成为他的“枕边书”,推崇倍至。他生前曾游历中国江南、上海、中原和北京。35岁自杀前,他给世人留下两部散发着深厚的中国文化芬芳的著作——《上海游记》和《江南游记》。

   果戈里在俄国西北部去世40年,芥川龙之介才在日本岛出生。而我,只是年龄更小的华夏后辈。因为我们共生的鼻子,我才异常兴奋地伸直长臂,左手高举果戈理,右手高举芥川龙之介。

 催命鼻

   嗅觉是极为复杂的一款化学过程。当我们闻某种物体的时候,这个物体的气味会刺激人类鼻子的气味神经敏感元,随后它把信息传送到神经细胞的嗅球,最后大脑的神经区域处理和分辨这种气味。人大约能分辨出350种不同的嗅觉气味,这个数目,虽远远不及能分辨1000多种气味的狗和老鼠,已经很了不起了!

   气味能导引甚或决策我们的行为取向,鼻子,居然垄断了这种“很了不起”的专利!

   我们知道,垄断既是对他者的剥夺。

   如果被剥夺的,恰恰是最宝贵的生命呢?

   我这样比方,有人或许说我故弄弦虚、小题大作,难道鼻子也能夺命?

   这样的悲剧,每分每秒都在上演。

   一位百岁老中医告诉我,当代人的病这么多,“大多是吃出来的”。具体说,“体检排名前10位的疾病,大半因吃而得。”

   吃的先导是味道,味道的先导则是鼻子。

   我查阅资料后差点惊叫起来,人类青史留名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帝,瑞典国王阿道夫·弗雷德里克,奥地利音乐家莫扎特,英国国王亨利一世,美国总统扎卡里·泰勒,德国“乐圣”贝多芬等“顶级大腕们”,犯了相同的低级错误。他们没有被波翻浪卷的一对对硕大的乳房埋葬,没有被比茂盛的野草还密集的刀剑剁烂,没有被雨点般的暗算毁灭,亦没有被身后一支支偷袭的枪口洞穿,却被自己的鼻子引向歧途,被微不足道的气味打败,命殒黄泉。

   为缩篇幅,我随意抽出亨利一世、莫扎特和扎卡里·泰勒三人,讲述他们令人扼腕痛惜的故事。

   英国国王亨利一世的鼻子梁长翼短,鼻梁与鼻尖高度几乎平齐,如同一个溜直溜直吊高的细长瓶,底部突然变粗。如果是瓷器,我便猜想软泥胎从工匠手里掉落趸了一下,底座便趸粗、肥了鼻翼。问题就出在这儿,肥鼻翼扩张了鼻孔,闻味的领地也随之扩张。鼻梁长,鼻管道长,吸力也水涨船高。能闻到别人闻不到的味道,这是他辉煌的因,也是毁灭的果。

   奥地利音乐天才莫扎特的鼻子太漂亮,简直是西方人的标杆鼻。近乎拉长的正三角、倒喇叭筒的鼻原本不是太出众,因鼻翼和鼻尖那些优美的弧线尽显圆润与灵秀,气质优雅。这样少有的美鼻应该成为一线表演明星,他却偏偏喜欢闻乐器。钢琴,小提琴、长笛、竖琴都喜欢。演奏前,他会低头嗅嗅,仿佛上面淡淡的油漆味儿木质味儿里跳跃着激情浪漫的音符。

   美国第12任总统扎卡里·泰勒鼻粗糙了些,鼻梁鼻翼鼻孔都“大号加肥”。也许这与他从小跟随农场主父亲干粗活及40载放浪狂野的戎马生涯有关。翻耕、种植、追逐与格杀,呼吸量和嗅觉往往决定生死与胜负,只有这样的“旋风大鼻子”才配套。这个大马力鼻子风狂劲猛,吹力抽力都超乎寻常。

   亨利一世的“长瓶鼻”果然闻得远。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手枪比不上长枪射程远,区别就在枪管的长度。亨利一世明着是对闻刀剑味儿和胜利的血腥味儿去的,这决定能否把社稷江山握在手里,暗里是奔女人味道和鳗鱼味道去的。亨利在位时只娶一任妻子,有名有姓的私生子有18个!这还不计地下私生子和遗腹子。匆匆忙完了国事,他的长鼻子就钻进女人的乳沟里。长期沉醉在一双双起伏奔腾的乳浪胸波,鼻管短了还不窒息?

   莫扎特的漂亮鼻子太招风,花儿引蝶般招惹漂亮姑娘也在情理之中。但,莫扎特从不沾花惹草。他的嗅觉只钟情于音乐。仿佛音符才是世上最好的味道。只有家人好友才知道他的另一个爱好,喜闻半生不熟的猪排味道。每当作毕一曲或演毕一场,必有猪排犒劳。

   扎卡里·泰勒被人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英雄”,“顶用的大老粗”。传记家霍尔曼·汉密尔顿则一反常态,说他“是一个绅士,是一个天生的具有优雅,令女士们感兴趣的骑士风度、和蔼可亲……”这位“大鼻子”偏偏不爱闻女人的粉脂香和体香,为了祖国,他只专注于枪筒味儿、弹药味儿和刺鼻的血腥味儿。他的鼻孔一张,声音和力量山呼海啸,令对手闻风丧胆。每有闲暇或仗后小憩,挚友和卫士总是把冰镇牛奶和樱桃奉上,香甜浸凉味儿款款飘来,扎卡里·泰勒旋即鼻翼展翅,唇朵盛开,风卷残云。

   1078年春天,10岁的亨利一世,爱在英格兰塞尔比约克郡的小镇上玩,小镇四周鲜花的香味儿如一条看不见的风筝线,而亨利便是张开小胳膊到处低飞的小风筝。

   1756春天,10岁的莫扎特也来到英格兰,没来得及闻一闻英国女皇裙上的香水,却被身边为他协奏的卷发女郎和她的小提琴的松香味儿沉醉。小莫扎特5岁出道,当时熟练的指法优美的音色惊呆众人,琴键春花一样自由盛放,率性起舞。亨利一世和莫扎特都来过巴黎圣母院,却无暇见面。时间的篱笆,将他们阻隔了682年!亨利一世来过的若干年后才兴建的巴黎圣母院原址,当时还是一片野花嬉闹的郊外。

   1884年春天,10岁的扎卡里·泰勒远在美利坚的弗吉尼亚欢快地玩呢,他闻了闻刚从篝火里捅过烤羊肉、黑乎乎的柳木棍子,举起来瞄着树上多声部轮唱的群鸟,闭起左眼,“啪啪啪”模拟枪响,鸟儿们“呼啦啦”惊飞,如射向天空的散弹。莫扎特和扎卡里·泰勒才差28岁,按说见个面也不是什么难事。关键他们的嗅觉爱好不同,前者的笛筒里射不出子弹,后者的扳击当不了琴键。远隔大洋也不算远,怎奈音符和子弹水火不容,只能“对面不相识”喽!

   我没有仔细描述他们的鼻子形状。因为他们还太小,亨利一世的“长瓶鼻”,莫扎特的“喇叭鼻”,扎卡里·泰勒的“旋风鼻”,统统只是“鼻芽儿”。宛如同族类的树芽,小时候都差不多。

   当三人的鼻子“自成一派”,三面惊呆世人的大旗便赫然高举。亨利一世闻到了权利味道,设套围猎中亲手杀死哥哥篡夺皇位,“长瓶鼻”整天耕耘丰乳肥臂,累乏了,便贪婪地享受鳗鱼。当莫扎特“喇叭鼻”,嗅出大公要诈干他的才华和血汗钱,愤然辞职,发誓只为底层大众演出。穷困潦倒没有打倒他,半生不熟的“猪排”携带多种虫菌暗中下手。扎卡里·泰勒的“旋风鼻”果然厉害,战友的臭脚丫味儿,自己的酸腋窝儿和汗泥味儿,把这位毫无背景的草根将军高高举起,一直举上总统宝座。只是,这个在战火中出生入死40载的家伙总嫌热,他一闻到冰镇牛奶和樱桃就迈不动步……

   1135年12月1日 ,亨利一世没来得及向妻子和18个私生子告别,一口气吃下别人几乎一年也吃不了的鳗鱼,活活撑死。

   鳗鱼真是不错的美味。但过量摄入高脂肪、高胆固醇食物,会造成胆囊剧烈收缩以排出胆汁,严重伤害心脑血管。

   1791年12月5日,莫扎特还没有好好看看维也纳那场多年不遇的漂亮大雪,《安魂曲》才写一半,就因半生不熟的猪排夺去性命,年仅35岁!

   我查询资料吓了一跳,猪肉必须高温全熟食用。生猪排会含绦虫等多种虫卵或虫菌。

   内心“爱着火”的扎卡里泰勒更惨,荣任总统才16月,1850年7月4号,在成千上万的仰天鼻孔狂欢美国独立日庆典时,这位逃过数百次刀劫枪掠的常胜将军,因被过量的冰镇牛奶和樱桃咬破了胃,撒手人寰。

   过冰饮料或食物大量进入胃肠,导致胃肠血管骤然收缩,血流量递减,必引胃肠痉挛性收缩,干扰肠胃的正常蠕动,导致消化功能失调、免疫力下降。

   我前边提过的另几位世界级泰斗,无不毁于鼻子“撒野”。

   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帝,生生被他的尖鼻子刺破了胃。他“闻香识人”,喜欢美宴。人们投其所好,为他量身制作各式美食。他乐此不疲地奔忙在各类豪华宴席。坐在餐桌前,他总是挑喜爱的菜闻闻,道出味道特点。亚历山大帝最多一天吃了七顿宴,直到撑死。

   瑞典国王阿道夫·弗雷德里克的鼻子相当漂亮,极似莫扎特。与莫扎特不同的是,他的鼻子不喜欢猪排,竟疯狂爱上了鱼子酱、泡菜、鲱鱼和香槟。无度的狂吃狂饮,致胃肠全面崩溃气绝。

   德国“乐圣”贝多芬才气豪华却又穷困潦倒,耳朵完全失聪,靠闻饮葡萄酒起爆惊世音乐,亦在情理之中。遗憾的是,美国科学家通过化验贝多芬的头发,揭开他英年早逝的秘密:因经常饮用含有铅糖的葡萄酒中毒身亡。

   说鼻子有暗示功能,决非无来由的主观臆想。

   人和动物的鼻子构造大致相同,鼻腔上部有许多褶皱,褶皱上有一层粘液膜,粘膜里潜藏着许多嗅觉细胞,当粘膜上分泌出来的粘液经常润湿着这些嗅觉细胞时,就会使具有气味的物质分子溶解在粘液里,并刺激嗅觉细胞,嗅觉细胞马上向大脑嗅觉中枢发出信号,于是就是“味”的感觉了。

   味觉,会刺激人做出不同的动作选择和意向选择,这是“明示”。当人的心理活动突如其来,掩饰时便下意识地触摸鼻子,便是我们看到的“鼻暗示”。这暗示若明火触油、水儿下泻,无法抑制。

   1998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和白宫实习生莱温斯基性丑闻事件突然东窗事发,向来潇洒过人的“一把手”只好在法庭上仓促应对,最先为主人泄密的便是鼻子。克林顿并不知晓,小小的嗅觉细胞,彰显无穷力量,一次次把大总统的手“提”起来,触碰鼻翼。

   美国的神经学家深入研究后发现,克林顿说真话时很自然。一旦说谎,他便频频触碰鼻子。平均每4分钟触碰一次。在他陈述证词期间,一共触碰鼻子26次之多。

   美国嗅觉、味觉科学家们公布了研究结果:人在说谎的时候会分泌一种叫catecboamine的神经传达荷尔蒙。同时,鼻子里的组织细胞会一点一点地浮肿。鼻子开始浮肿就会痒了。人们对抠鼻子的人不用太戒备,但对总是摸鼻子的人则必须警觉。

   我多次强调一个不争的事实:人类医学和生理学走过了五千多年,说大师林立、著述浩瀚毫不夸张,“成绩单”却令我们惊骇,目前人类对复杂人体的已知比率仅为8%!

   对鼻,同样所知甚少。狗鼠们能分辨千余种味道实在奇妙,人类分辨350种味道已经深不可测!这些味道如何计重?怎样量尺?什么颜色?它们之间怎样设“隔墙”?一种味道和另一种味道怎样区别?如果保管?如何应用?类似的问号我们装了一列车,也只是微乎其微……

   鼻子是一座富矿,我们目前所知甚少。鼻子是一片深海,好多私密区我们无法进入。鼻子是阔大的宇宙星际,我们只是尘埃一样游荡的玩具卫星。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