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辽宁作家网  本站浏览:1502        发布时间:[2010-09-28]


    侯德云(1966.4.13——)男,汉族,辽宁新金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理事。1988年毕业于辽宁青年干部管理学院。现为瓦房店市文联主席、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郑州小小说学会赋会长。曾做过记者、文秘工作。1988年开始发表小说、散文、随笔等文学作品,著有小说集《谁能让我忘记》、《手很白》、《简单的快乐》,随笔集《小小说的眼睛》、《自己的事情》等。小小说作品被《中国当代小小说精品库》等数十种文集收录。小小说《苦秋》、《冬天的葬礼》、《我的大学》连续三次获得《小小说选刊》“全国优秀作品奖”。《二姑给过咱一袋面》等10篇作品获得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奖。2002年获中国作家协会与《小小说选刊》联合颁发的“中国当代小小说风云榜?小小说星座奖”,2003年度被评为“大连市十位有影响的文艺人物”。创作感言:小小说是一种精益求精的文字游戏。



一个作家(侯德云)的思考:纯粹的文学和作家

    一些人说,“文学式微”,其实真正“式微”的,只有所谓的严肃文学。对此感到悲观失望的,也只是那些把文学当饭的和转基因的作家。我倒觉得,这不是坏事。
  作家就是喜欢呆在文学里的人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作家的概念一直不是很清楚。《现代汉语词典》上说,作家是“从事文学创作有成就的人”。好像很清楚,严格说还是让人犯糊涂。“有成就”,怎么衡量呢?写过多少文章或者发表过多少文章,才算“有成就”呢?
  阿城的小说《棋王》里边有个棋呆子叫王一生的,说过这样的话:“我迷象棋。一下棋,就什么都忘了。呆在棋里舒服。”就是这段话,一下子驱散了我的疑惑。比照而言,作家是什么?不就是喜欢呆在文学里的人么?而且,呆在里面,通过表达,而感觉到“舒服”,把“什么都忘了”。
  汪曾祺先生为《棋王》所写的评论《人之所以为人》,对此有过议论:“人总要呆在一种什么东西里,沉溺其中。苟有所得,才能实证自己的存在,切实地掂出自己的价值。”这就对了。说白了就是一个爱好。有人爱好上山,有人爱好下海,有人爱好打麻将,等等,都是沉溺在一种东西里面,跟爱好文学,在形式上没有高下之分。不同的是,文学中的智慧、思想和知识含量要远远高于上山下海之类,而已。
  《棋王》里边的王一生,反复说“下棋不当饭”,还有一句常说的话,“何以解忧,唯有下象棋。”这就把下棋这件事,完全归拢在精神的层面了。套在文学上,就是不把文学当饭的作家,才是纯粹的作家,像汪曾祺那样,“我就是悄悄地写写,你们就是悄悄地看看”、“不去抢行情,争座位”、“甘于淡泊”。我觉得汪曾祺是比较罕见的沉溺于文学且自得其乐的人。在一篇文章中,他说:“我几乎每天都要写一点,我的老伴劝我休息休息。我说这就是休息。”这是一股劲头。
  沿文学的源流逆水而上,我们很容易发现,在明清两代,纯粹的作家比较多,代表性的文体是笔记,几乎都是没有功利性的写作。这是我热衷于阅读明清笔记的主要原因。只有纯粹的作家,才能写出纯粹的文学。相反,那些别有用心的,以文学为工具的,类似于投机政客和商人的写作者,只能算是转基因作家。这样的人,也只能创作出转基因的文学。
  明清之后,转基因的文学多了起来。所谓“新时期文学”里边,也有可观的数量存在。原因之一,就是转基因的作家多,把文学当饭的作家多。周作人说:“单依文学为谋生之具,这样的人如加多起来,势必制成文学的堕落。”可悲的是,在他说过这番话之后,文学越发堕落了。
  现在的情形又有所不同。一些人说,“文学式微”,其实真正“式微”的,只有所谓的严肃文学。对此感到悲观失望的,也只是那些把文学当饭的和转基因的作家。我倒觉得,这不是坏事。
  纯粹的文学是心灵的需要
  由春秋至战国,国运不振,道德衰败,却阴差阳错地成就了文学。那些有表达嗜好的人,无拘无束,表达自己最想表达的观点,阐述自己最想阐述的思想,无意中形成了一次“诗言志”的时代潮流。
  我说“纯粹的文学是心灵的需要”,指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境况,是“诗言志”。无拘无束地表达自己,满足倾诉的欲望,或者说是满足自己的“精神诉求”,同时没有任何顾虑。
  周作人说,到了唐朝,文学走上了“载道”的路子,好作品就少了。他评价韩愈,“仅有的几篇好些的,是在他忘记了载道的时候偶尔写出的,当然不是他的代表作品。”宋朝的情形也差不多,陆放翁、黄山谷、苏东坡这些人,用周作人的话说:“他们所写下的,凡是我们认为有文学价值的,通是他们暗地里随便一写认为好玩的东西。”在周作人眼里,当文学服从心灵,而不是服从别的什么东西的时候,好作品才会出现。这个观点很可能引来无数批评之声,但我是赞同的。
  我承认自己是袁中郎的追随者。不仅是我,不少前辈作家也深受笔记文学的影响。典型代表是汪曾祺。他的小说,几乎都是笔记体。虽然在建国初期也写过几篇有“浪漫主义”倾向的作品,也写过“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样板戏”,但他的代表作品,都是服从心灵需要的,都有笔记文学的特征。他的散文、评论也是如此。另一个典型代表,是写过《棋王》的阿城。阿城后来不写小说了,写随笔,给传统的笔记文学融入了很多当代的元素,算得上是发扬光大。
  评论家谢有顺说:“我个人一直是喜欢这一类文学的。有生命的投入,有精神的苏醒,有自我的觉悟,有悔悟的心灵。”我的理解,他所指的,也是那些纯粹的文学。王国维赞李后主词,说“不失其赤子之心”。换个说法,就是没有偏离心灵的轨迹。纯粹的文学,都是心灵的回声。
  作家的表达方式
  大而言之,作家的表达,有两个层次:一则,是表达事实;二则,是表达对事实的看法和情感。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探讨的。就像说话,想说,你说就是了。但怎么说,却是一个大问题。每个作家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有一种表达方式,也是我最喜欢的方式,就是像明清笔记那样,像汪曾祺、周作人那样,用简洁平常的语言,来表达心灵的躁动。这涉及到语言问题、技巧问题,也涉及到“主义”问题。
  先说语言。传统的文人,或者说古典的文人,都是非常重视语言的。言之长短,声之高下,都相当讲究。苏东坡有言:“大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渐老渐熟,乃造平淡。”汪曾祺曾经感慨:“言到平淡处甚难也。”是掏心窝子的话。
  《西方正典》的作者,美国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影子的焦虑:一种诗歌理论》中强调:“只有审美的力量才能投入经典,而这力量又主要是一种混合力:娴熟的形象语言、原创性、认知能力、知识以及丰富的词汇。”也是把语言放在首位的。对此说法,我大致赞同。但不赞同最后几个字,“丰富的词汇”。西方评论家常有的习惯,也可以说是恶习,喜欢统计作家使用的词汇量,似乎词汇量越大,这个作家也越大。这是扯淡。语言的美德,是准确和生动,跟词汇量的大小无关。
  关于技巧问题,我不否认它的存在。但我不大喜欢谈论这个问题。在文学的各种体裁当中,小说,是比较依赖技巧的。其它文体,散文,随笔,评论,要的是作者的智慧和见识,跟技巧牵扯不大。
  再就是“主义”问题。我们的“主义”似乎太多了。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魔幻现实主义,现代主义,还有什么后现代主义,把文学打扮得像巫婆一样。话虽这样说,但我并不反对“主义”的存在。一个作家,选择什么“主义”,是他的自由。但不管什么“主义”,都得好好说话,都得说人话。有时候读某某作家的作品,我立马犯糊涂,觉得对方好像跟我不是同一个物种。
  写文章跟过日子有点相似,还是踏踏实实的好。在写作这件事上,我愿意走汪曾祺的路线:“真诚地写出自己感受到的那点生活,不耍花招,不欺骗读者。”
  当下的文学
  关于当下的文学,有各种各样的说法。《辽宁日报》曾经发起一场“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的大讨论。由于各种说不清的原因,我没能及时关注这次讨论。我是后来读到评论家王晓峰的一篇文章,才知道这回事。同时知道,这次讨论声势浩大,许多重要的文学报刊和门户网站都参与进来了。
  王晓峰在《当下中国文学形势一派大好》中说:“当下的文学现实是,传统文学仅仅是当下文学情势里小小的部分……而在‘新媒体’(主要是数字化媒体)背景下的新的文学方式,比如网络文学,以及过去偏居文学一隅的流行文学像部分都市文学,还有由‘普通作者’所创作的‘自费文学’等等,都理直气壮地浮出了当下文学的水面,构成了浩大的文学景观。”
  我同意王晓峰的观点。我觉得当下的文学里面,非功利性的服从心灵需要的成分越来越多。这是好事,这是文学繁荣的一种重要标志。我是一个基层文学艺术“工作”的组织者。在我身边,不少文学爱好者,几乎主动放弃了向纸媒投稿。他们写作,然后把作品放到自己的博客上,跟另外一些文学爱好者进行交流,乐此不疲。这不是由于他们的作品达不到纸媒的发表水平。有时由于某种需要,我会把他们的作品收集上来,然后向纸媒投稿,结果是大部分都能发表。但他们的兴奋点好像不在这里。这种现象应该引起文学界的思考。还有“自费文学”,我们也应该给予足够的尊重。
  谢有顺在《从俗世中来,到灵魂中去》一书中,对“自费文学”颇有愤愤之词。他说:“尽管每个人都有写作的权利,但并不是每一种写作都是有价值的。有些作家,自己花一些钱,将自己的文字印个五百本或一千本,然后辛辛苦苦地从邮局寄出去,但你找到了自己在文学上的知己了吗?你的文字到达过一个人的心里并使之感动了吗?”
  我对谢的态度感到特别不理解。“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换一个角度来说,作为一个局外人,你怎么知道那些“自费文学”就没有知己呢?就没有“到达过一个人的心里并使之感动”呢?
  严格说来,“自费文学”可谓源远流长。不说太远,明清笔记,差不多都是自费刻印的。鲁迅的作品,不是也有自费印刷的么?出版方式,跟作品内容,是不搭界的。两者之间,不可能存在因果关系。在我眼里,“诚挚”的文学,就是纯粹的文学,两者是一回事。而纯粹的文学,其存在价值,是远在转基因文学之上的。
  面对当下的文学,我最想说的是:如果能取消所有干扰文学秩序的因素,比如不严肃的评奖、专业作家体制、无原则的市场炒作、广告式的评论,等等,文学的环境会更干净,一派大好的形势,就会更加大好。

 
500元/篇〡「知音读酷」约稿函
《散文选刊》投稿须知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