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宋长江 来源:  本站浏览:547        发布时间:[2016-03-24]

     漆黑的夜,风雨交加。

   忽然,肖竹翎发现,窗外隐约显出个头影,正在朝她微笑;顾凯?不,好像是个陌生人。她像似被魔法控制,身不由己起身,掀开被子下床,轻脚朝窗走去;他是谁?潜意识告诉她,可能是个陌生人。然而,仅仅走了两步,玻璃上的影子瞬间消失;她苦笑,笑自己怎么会想到陌生人

   这一笑,她把自己笑醒了。

   窗外墨黑一团。风携雨像疯子,哗哗哗,啪啪啪,一阵阵,一波波,猛烈敲打着玻璃,似鬼哭狼嚎。

   肖竹翎的想象顿时变得天马行空。楼下的树,路旁的电线杆,楼顶上的广告牌,马路上的交通隔离带,甚至停放在马路牙子上的私家车,在狂风暴雨的摧残下,东倒西歪,支离破碎;她马上强迫自己中止想象,怕丰富的想象导致失眠。

   她快速翻身,寻找最佳睡姿,以便再次入睡。刚要闭上眼睛,一双警惕的光亮出现在眼前。哦,是达拉。她伸手,抚摸达拉毛茸茸的头,说,睡吧,别怕。

   达拉坐立在床边,挺胸抬头,一动不动。唯有那双眼睛,一闪一闪。睡吧,别怕。她说。

   达拉继续保持挺胸抬头的姿式。陪伴主人是它的职责。主人可以忽略,达拉的本性不许。

   是的,忽略已然成为肖竹翎的习惯。

   习惯性忽略。这是肖竹翎针对自己的忽略习性所作的总结。她把自己的忽略诚实地归入健忘。她坦然承认,是缺点一枚。天性,改不了。比如,她曾经恐惧夜晚,夜不出门,睡觉开灯。可恐惧夜的心理是何时解除的,并能独自一人面对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夜?真的记不得了,真的被忽略了。反正不再恐惧夜晚了,哪怕像这个风雨交加鬼哭狼嚎的夜晚。她确认,活在世上近三十个春秋,被忽略和忘记的东西太多。

   

   关于恐惧夜的记忆,最初应该是在九岁那年,也许是八岁。是的,这样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她竟然没有记住或确认。

   某一天,是的,她真的记不得是哪一天了。妈妈匆匆忙忙把她带到姥姥家,进门前,妈说,小翎,妈有事,你要在姥姥家住些日子,要听姥姥的话,妈回来给你买钢琴。

   那是肖竹翎出生以来,第一个没有妈妈陪伴的夜晚。妈妈出门那一刻,没妈妈陪伴所带给她的不是担心和害怕,是新奇和兴奋。这是她的妈妈永远也想象不到的!妈妈再见!她甜甜地挥手与妈妈告别。

   姥姥比妈妈惯她。平时,妈妈严格控制她看电视,一天仅许半小时,必须看少儿节目。姥姥则不然,姥姥说,做完作业,可以看到十点。所以,那个没妈妈陪伴的夜晚,具体说,那天晚上十点之前,她把妈妈忘掉了。

   晚上十点,肖竹翎心满意足,对姥姥说,关灯吧,睡觉。

   姥姥关了灯。肖竹翎瞬间跌入黑黝黝的空间。她先是闭上眼,很快又睁开。渐渐,眼睛适应了黑暗,柜子,窗帘,灯头,屋棚,柜子上的包袱,窗帘缝隙里的光亮,模模糊糊,一一浮现。这时,她才猛然想起妈妈。妈妈去哪了?妈妈会给我买钢琴吗?妈妈;突然,一个怪异的影子晃在天棚上,细看,像骷髅,朦朦胧胧,朦胧出许许多多的想象;骷髅突然张开大嘴,吐出无数个小骷髅,张牙舞爪向下扑来;肖竹翎惊恐万分,慌忙把头缩进被窝;她是个不轻易说出心里话的孩子。她喜欢自己和自己说话。所以,她的惊恐,并没对姥姥说。不去看那些个晃动的骷髅就是了。可是,那些小骷髅,纷纷拱进她的被窝,挠她,啃她。她浑身一抖索,又迅速把头伸出被窝。可是,棚顶上的大骷髅,好像正在等她,狰狞百变,哇哇哇大喊大叫!她再次把头缩回被窝,告诫自己,快睡,快睡,忘了骷髅。可越想睡,越睡不着,越想忘,又越忘不了。她急了,急出了眼泪;即便如此,她也没对姥姥说,她怕。

   那一夜,那个第一次没有妈妈陪伴的夜,肖竹翎是流着眼泪睡过去的。究竟流了多少,流了多长时间,她确实记不得了,忽略了。但有一点她没有忘记和忽略,第二天早晨一睁眼,再看棚顶,骷髅已无影无踪。

   从那以后,肖竹翎强烈要求姥姥,必须等她睡熟后再闭灯。有时姥姥睡得比她早,那么整整一夜,灯都是亮着的。一向勤俭的姥姥,却无条件同意了这个浪费电的无理要求。后来肖竹翎确认,那天,妈妈跟一个男人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而那个男人不是她的爸爸。她的爸爸,在她两岁时,就和妈妈离婚了。

   长大后,若有人提起夜晚的可怕,或谈起失眠的滋味,肖竹翎必然想起那个骷髅狰狞的夜晚和自己的眼泪。那一夜的恐惧感和骷髅的无影无踪,后来一直以哲学的姿态,留存在脑际,反复琢磨。如今,作为资深宅女,她独自一人和达拉宅在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里,风再嚎,雨再叫,无一丝恐惧。虽然忽略了何时不再恐惧漆黑的夜,却寻找到了不惧夜的答案我长大了。

   答案如此简单,与肖竹翎的习惯性忽略有关。她不喜欢复杂思维,不喜欢对比和深层次思考。她认可单纯,主张简单,崇尚纯真。丈夫顾凯曾说过,你呀,傻得可怜。她却说,你才傻呢,我一点都不傻。这时,顾凯总是会摸摸她的头,就像她抚摸达拉毛茸茸的头一样。

   

   仿佛漂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躲过了风,避过了雨,肖竹翎尽情享受自由漂浮状态。突然,一阵悦耳的音乐旋律,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从大海深处飘来,由远渐近;肖竹翎慢慢睁开眼,感觉身体还在漂浮,漂浮在床上,漂浮在亮堂堂的房间里。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就响在床头柜上。

   汪汪,达拉跳下床。

   肖竹翎睡眼惺忪,摸过电话。

   哈罗!顾凯的美式问候。懒猫,还眯呢?

   此刻,是北京时间上午九点。顾凯去美国后,和肖竹翎约定,每周二四六和周日,北京时间上午九点,由他从美国给她挂电话,她听。哈哈,为了给她省钱。

   肖竹翎倦意悠悠,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说,烦,下了一夜的雨。

   是吗?顾凯口气夸张。休斯顿的夜晚,星光灿烂。

   干嘛呢?肖竹翎随意问。在酒吧?

   哝哝,累了一天,刚刚躺进被窝。

   哪来的摇滚?

   哝哝,隔壁电视。顾凯说。翎,想你。

   和往常一样,肖竹翎啪地给了话筒一个吻。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她没说我也想你。大概说得太多,每一次,眼眶都会潮湿。

   顾凯兴奋地说,宝贝,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和珍妮中文学校初步谈妥了,他们准备邀请你,做好准备吧。

   顾凯出国后,肖竹翎一直在做出国准备。因为顾凯尚未拿到绿卡,她没有探亲的资格。曾以旅游的名义办过一次,领事馆拒签。

   顾凯说,宝贝,在家耐心等好消息吧。

   好。肖竹翎淡淡地说。

   以往,听到这类信息,肖竹翎兴奋得难以抑制,会情不自禁催促他,越快越好,我想你。可这一回,似乎有些麻木。感觉到了自己的麻木,她立刻后悔,后悔没能表现出兴奋和期盼,就把电话放下了。

   

   雨还在下。

   其实,下不下雨,并不影响肖竹翎的生活。她习惯了独居,习惯宅在家的空间里,散散懒懒,躺在落地窗前的贵妃沙发上,或看书,看电视,或上网,或睡上一觉,养颜。兴致来了,为自己做个素炒卷心菜或冬瓜清汤之类的素菜。馋了,实在不愿意动,就挂个电话,外买会按时送来肯德基、韩式拌饭或披萨一类的洋饭。就连达拉的狗食,楼下超市也会热情送上来。

   汪汪。达拉跳回到床上。

   一般人家的狗狗,一早一晚需要下楼遛,排屎排尿。达拉自从来到肖竹翎身边,硬是被她训练成一天一次,并刻意选在夜幕降临之后。她曾对达拉说过,对不起,达拉,我喜欢睡早,白天又不喜欢在大庭广众面前遛你,委屈你了。

   汪!习惯成自然,达拉默认了。

   

   窗外的雨,不大不小,滋滋润润继续下。下了一整天。

   晚饭后,达拉在肖竹翎脚下拱来拱去。肖竹翎望一眼窗外,说,达拉,听话,忍一忍,等雨停了再下楼,行不?

   达拉腼腼腆腆低下头,汪,叫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乖!肖竹翎捋捋达拉脊背上蓬松的绒毛。

   达拉讪讪走开,溜到落地窗前,发呆。

   肖竹翎顿时于心不忍,决定马上下楼。她找出一件雨衣,找出大花伞,准备为自己和达拉遮风挡雨。就在准备下楼时,电视里的相亲节目吸引了她,刚刚出场的男嘉宾,身材和相貌,甚至连说话的语气,和顾凯极其相像。于是,她坐回沙发,饶有兴趣看下去;

   雨停的时候,肖竹翎正倚在沙发上打盹。忽然,她的脸被柔柔的温温的东西触摸着,睁眼一看,是达拉,粉噜噜的小舌头,闪在眼前。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立身坐起。达拉欢快地跳下沙发,奔向落地窗,汪汪汪叫了三声。

   哦,雨停了。

   电视里的顾凯和哪一位女嘉宾牵了手?记不得了。大概在男女嘉宾牵手前,肖竹翎就眯了过去。

   窗外,黑漆漆的。无风声,无雨声。达拉见肖竹翎起身,又从落地窗前奔回沙发,摇摆尾巴,风情万种。

   肖竹翎凄然一笑。走。

   

   一股清爽的空气扑面而来,仰望天空,星星格外明亮。水洗过的路面,干干净净,偶有几颗星,倒映在脚下。肖竹翎夜里曾想象的支离破碎,已被她忽略。她情不自禁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达拉站在星星上,肆无忌惮抬起一条后腿,撒一杆尿,水里的星星立刻变形、破碎、散去。达拉撒尿那一瞬间,所传递出的快感,触电一般,让肖竹翎颤栗。她默了片刻,随即生出酸楚的感觉。达拉跳起,频频回头,向肖竹翎致意。再抬腿,又是一杆尿。从楼道口到小区后面的御林,仅仅一百米多的距离,达拉撒了十几杆尿。

   那瞬间的快感和酸楚,随达拉的狂欢,很快又被肖竹翎忽略了。幽暗的御林,泛出雨后的斑光,令她向往。

   

   小区大名叫御园。肖竹翎和顾凯当初购买这套房子时,合同附件明文规定,为营造御园环境,小区内禁止遛狗。肖竹翎不喜欢狗。天生不喜欢狗。何况,尿一滩,屎一撮,对得起御园吗?肖竹翎为此点头称赞,顾凯毅然在购房协议上签字。

   御园建在坐山面海的缓坡上,整体建筑和规模,的确具有皇家园林风范。门楼高大威严,足有五层楼高,形似法国凯旋门;小区内的楼房高矮不一,造型各异;前区的御前街,古香古色,商铺,戏台,幼儿园,居民活动中心,发廊,散落在街的两旁,迎门广场上还有一个喷泉花坛。后区的御林,树种繁多,郁郁葱葱,堪称开发商精心营造的杰作。

   顾凯出国前,为肖竹翎抱来达拉的时候,肖竹翎才猛然间发觉,那个禁止遛狗的规定已无声无息废止,御园里的狗狗,已然成为一道风景。又是习惯性忽略。物业解释说,养宠物狗,是大势所趋,证明我们业主生活水平比得上皇帝,闲情逸致么,业主是上帝,物业清扫跟得上就可以了。

   尽管如此,肖竹翎心理对养狗还是拒绝的。顾凯说,怕你孤单,养养看,我走后,觉得它多余,就把它送人。

   肖竹翎无奈,接受了顾凯的美意。

   

   肖竹翎老家在黑龙江一座边境小城。高中毕业考上师大,结识了美术老师顾凯。顾凯的老家也在黑龙江,靠近内蒙的小县城。顾凯比肖竹翎大七岁,单身。交往中,顾凯以老乡老大哥式的关怀,赢得了肖竹翎的信赖。肖竹翎毕业后,他们同居了。就在肖竹翎应聘工作期间,一个梦寐以求的机遇飘到顾凯身边,一位大学老同学,邀请他去美国休斯敦,为一家美术教学机构做中国画的教学辅助工作,时间为一年。

   天上的馅饼毫无遮拦掉进顾凯怀里。肖竹翎深知,顾凯因无机会出国深造,怨叹多年,基本上放弃了出国的理想。面对突然掉下来的甜美大馅饼,顾凯毫不犹豫咬住了,舍不得放弃。那时,肖竹翎想,该分手了。她为此做好了心理准备。

   同居后,顾凯曾直言不讳告诉过她,他对她之所以早早预定,是看中她的纯洁纯真。顾凯希望两个人天天在一起,形影不离。顾凯说过,两个人一旦不在一起,感情就会疏离,婚姻走向容易变轨。按照顾凯的逻辑,他要出国了,她又无法跟随,一个画家的变轨,可以随时随地,何况他们并没有登记结婚。所以,肖竹翎的心理准备很充分。她安慰自己:缘分没修到家,自己还年轻。然而,顾凯临出国前,决定和她办理结婚登记,并毅然为她购买了这套房子。顾凯花掉了全部积蓄,外加借了三十万。那一刻,她流泪了。她强烈地感受到了顾凯的爱。

   顾凯临行前安慰肖竹翎,等我回来,就一年。

   一年后,顾凯准时回国,却说,他将继续呆在美国,不打算回国。再次出发前,他说,翎,我在美国等你。

   等。

   等一个相爱的人,本身就具有浪漫色彩,需要一个为纯真而修炼的美好心境。肖竹翎想做一个纯真的女人,一个没有花边新闻的女人,一个演绎浪漫的女人。

   爱。爱情。爱情的浪漫。

   妈妈。她想到了妈妈。妈妈当年离家出走,应该是为了真爱。妈妈离家五年后,回家乡看过她,并要把她带走,带到深圳。她拒绝了。那时她上初中。

   去年,妈妈的第二段婚姻结束了。妈妈依然留在深圳,并再次向她发出邀请。她再次拒绝。

   肖竹翎反思过,固执的拒绝,可能是她唯一不够纯真和简单的地方。她把这个固执的拒绝,列入不可明示的一枚缺点。没办法。她暗自告诫自己,我的爱情,我的婚姻,不要像妈妈。

   等。

   三年了,好长好长,长的是一个个孤独的夜,漫长到了东方的夜和北美的夜连在了一起。为了爱,为了纯真,为了不让顾凯顾虑,为了顾凯来电话时她能随时在家里接听,她付出的既是东方的夜,也是休斯敦的夜。

   好在,有达拉。

   达拉实在是乖巧,仅仅一个礼拜,肖竹翎就喜欢上了它。它干净,懂事,好像天生为她而生。几乎没经过训练,她的话,它几乎都能听懂,并照办。比如,她说,达拉,睡觉去。不用说第二句,达拉立马跑到电脑桌下,安安静静躺下。一次,她随便说了句,达拉,转一圈,巡逻去。达拉果然在三个房间和走廊里像模像样转了一圈,并且站在外门口,汪汪汪叫了几声。她过去一看,天呀,外门竟然开了一道缝。从那一天起,达拉便睡到了她的床上。和她一起,迎接一个又一个孤独而不惧的夜。

   

   御林,在御园后区的山坡上。盛夏的白天,遮光蔽日,是老人和孩子的好去处。晚上,与御前街的灯火辉煌,形成鲜明对比,静谧。肖竹翎喜欢隐居,自然喜欢这里。这里是她和达拉的天堂。所以,步入树林,肖竹翎便松开栓达拉的绳链。放手那一刻,达拉的兴奋和自由自在,瞬间引起她的共鸣,她不由自主呼出一口长长的气。

   几分钟后,肖竹翎猛然发现,达拉身边神不知鬼不觉多出一条小白狗,达拉竟然爬上了小白狗的背。她喝道,下来!

   达拉竟然不听她的话,继续趴在小白狗身上,奋力运动。她慌忙抬头,像似做了亏心事,偷窥小白狗的主人。

   不远处,一身材魁梧的人影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是个男人。肖竹翎瞬间作出判断,他或许发现了树林里的她,或许也看见了达拉的动作。肖竹翎的心脏异样地跳。小白狗从达拉身下拱出,跑到那个男人脚下,嗅男人裤脚,像受了委屈。

   肖竹翎迅速弯下腰,拾起达拉的绳链,想马上离开。然而那条小白狗,又窜了回来,越到达拉身上。肖竹翎的脸颊骤然燥热,喊了声,达拉,走!并用力拉绳链。

   小白狗很兴奋,见达拉即将被扯走,咬了达拉一口。达拉嗷地叫了一声。

   无礼!男人发话了。

   男人的声音,浑厚,磁性,荡漾在树林里。肖竹翎情不自禁抬起头,可惜,林里黑暗,看不清男人的面目。透进来的丝丝光亮,斑驳在男人身上,灵异般晃动。

   达拉挣脱了绳链,和小白狗继续戏耍。

   他是谁?肖竹翎潜在的明星情结刹那间回归。听说过,御园小区有一线影视明星居住。到了盛夏,明星们都会回来避暑,享受大海风情。肖竹翎毫无节制地放飞想象;

   小白狗嗷地叫了一声。达拉突然翻脸,咬住了小白狗。肖竹翎和那个男人几乎同时迈出步子,想为两只狗解围。男人先一步到达狗狗的身旁,肖竹翎止住了脚步。男人用脚把两只狗隔离,弯下身,拾起小白狗,抱入怀中,又惊诧地说了一句,喔,这么多水。小白狗脱手滚到地上。

   肖竹翎神使鬼差,解释说,都是雨水。说完,吃了一惊。她竟然主动和他说话了。

   小白狗和达拉继续缠绵。

   男人笑笑说,是雨水。又问,你家的狗是雄性还是雌性?

   肖竹翎一时语塞。之后还是说了,雌性。

   肖竹翎立刻意识到,话多了。她一直在努力避开小区人的视线,不和陌生人说话,尽量减少在小区内逗留。她不是明星,不是公众人物,但她不愿意让人们看到一个无所事事的年轻的漂亮的女人,独居在这里,没有男人陪伴。这样的女人,会带给人们无限的联想。肖竹翎决定马上离开。于是弯腰,准备拾起达拉的绳链。

   挺有意思,我家的狗也是一只雌性。男人说。

   肖竹翎问,我以前好像没见过它。

   男人解释说,我妈妈从外地带过来的。我替我妈遛狗,是任务。今晚,它挺快乐。

   达拉不顾草地上的雨水,仰面躺倒在地,伸出腿,拥抱小白狗。肖竹翎再也看不下去了,想说,小狗怎么这样没脸没皮。可碍于面前的男人,把话咽了回去。男人却说,小狗要么见面撕咬争叫,要么没皮没脸嬉闹,咬和闹,主要看气味是否相投。

   肖竹翎一愣。男人竟然和她一样,同时想到了没皮没脸。她再次抬头,窥探这个男人,准确说,是男人的影子。他与她一直保持两米开外的距离。

   夜幕下的小树林,奇异的静默。静默中,一股亲切感,笼罩了肖竹翎。尽管他们之间仅仅说了不到三句话,然而继续说几句的欲望,似乎很强烈。但矜持的惯性使然,强迫肖竹翎必须打住。明天,还有明天;

   达拉,走,回家。肖竹翎发出了标准的普通话。她想给这个身材魁梧、具有磁性膛音的男人留下一个良好印象。

   好了,咱们也回家吧。男人说。再见。

   隐没在林中小道上的男人,留下的是浑厚的膛音;

   

   

   肖竹翎在这座海滨城市没同学,没朋友,没工作。顾凯不希望她外出工作。她的生活状态,就是悠闲地学习英语和等待。等待大洋彼岸的召唤。男人的影子消失后,她忽然觉得自己需要说话,和人面对面说话,而不是达拉。尽管达拉已然成为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伴侣。

   回到家,肖竹翎为自己泡制了一杯香浓的奶茶,预感自己能睡个香甜的美觉,做个不同于昨晚的美梦。可上了床,头脑异常清醒,毫无睡意,一丝淡淡的惆怅弥漫开来,那个磁性膛音荡来荡去。她预感,今夜将失眠。当她确定,失眠的原因可能来自那个膛音的时候,心酸酸的;随即嘲笑,嘲笑自己。那就嘲笑吧!那就尽情地展开想象吧,想象那个男人的脸庞,甚至猜测那个男人是饰演银幕硬汉的某个演员。顿时,她的想象膨胀,为什么不走近那个男人,为什么不再多聊聊?假如明天再见面;

   肖竹翎被突如其来的失眠和焦躁,几乎折磨了整整一夜。

   次日是周日。是肖竹翎去美容院做一周一次皮肤保养的时间。起床后,头昏昏沉沉。她没多想,决定早餐下楼顺便吃一口。于是,简单收拾一下,和达拉说声拜拜,下楼了。

   

   肖竹翎做完美容已经是上午十一点。返回小区,刚刚踏进那座高高的凯旋门,她突然发现了昨天夜里那条小白狗。她下意识东张西望,寻找小白狗的主人。

   小白狗的周围,唯有一个男人,正在说电话。他是小白狗的主人?不像,这个男人很眼熟,经常行走在小区里。

   好,一言为定!说电话的男人,响起浑厚磁性的膛音。那条小白狗,拱在他的脚下。

   这个男人,尽管身材不如夜幕下那样伟岸,但相貌堂正,具有成熟男人的魅力,甚至具有企业家的气质;男人收起手机,突然转过身,肖竹翎一惊,目光快速移开。

   几乎与此同时,转过身的男人,意味深长地将肖竹翎的表情和举动收进眼里。

   肖竹翎瞠目结舌,瞬间失语。她感觉到了面部的热涨,下意识低头快步往家走。

   达拉热烈地候在门口,汪汪汪。

   肖竹翎稍稍喘喘气,忽然记起,起床后,忘了九点接听顾凯的电话就匆匆下楼去了。又是一个小小的忽略。她明知其中的原因,却不想承认。她在想,今晚,是否能与那个男人再相遇,相遇后,该不该解释刚才的失态;

   坐在沙发上的肖竹翎,默默地,一动不动。许久,许久,她突然拿起电话,第一次破了顾凯和她的约定他打,她接。

   电话里的铃声,响了。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六秒、七秒、八秒、九秒;

   此刻,正是休斯敦的午夜……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