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451        发布时间:[2016-01-07]

 


 

    徐岩,男。笔名秋梦。满族。吉林九台人。中共党员。1988年毕业于武警哈尔滨指挥学校边防专业。1984年应征入伍。曾任文书、秘书、秘书科长、轮训大队教导员。现任黑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政治部宣传文化处处长,黑龙江作家协会副主席,黑龙江省文学院合同制作家。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200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中短篇小说集《临界有雪》、《染指桃花》、《杀生鱼》等12部,短篇小说《山风无语》获黑龙江省第四届精品工程奖,《为男人摆渡》获公安部金盾文学奖,《酒肆》获黑龙江省首届少数民族文学奖。《山风无语》、《酒肆》改编为同名电影、话剧。


作品欣赏:

青皮核桃

    一
  男人有40岁多一点,背微驼,脸上戴一副金属框的近视眼镜,左肩上斜背着一只洗得已经发白的草绿色军用挎包。男人从水泥厂方向开过来的102路 公交车上下来,来到步行街古玩市场。古玩市场不大,仅有六七十平方米,是原来县城粮食局职工工会的一个废弃了的篮球场,因为场地四周支起的棚架子上悬挂了 二三十盏汽灯,故也被人们称为灯光球场。打下午4点多开始,就有数十位山里下来的卖核桃的,挑了箩筐聚集到这些选了灯光的水泥柱下,手里擎着一根长着碧绿 叶子的山核桃树枝就是招牌。不消一个时辰,就会有无数的人围拢了这些挑担人,他们纷纷盯住了箩筐里的那些青皮核桃,好像人人都有一副能够看穿青皮里面那颗 核桃真正品相的火眼金睛。
  一买一卖的玩法是颇有讲究的,卖家和买者都很少说话。他们用手势和眼神交流,一般的交易方法俗称“割一刀”,一刀15块钱,话说白了就是15块 钱买一颗核桃,一手交钱一手拿货。一般来说是由买者,通常被称为“玩家”的选定卖主,围拢了卖家的箩筐,不允许用手伸进盛核桃的布袋子里摸,只能抓住布袋 口掂一掂分量,如果打定主意交了钱,方能由卖家从布袋子里掏出几个成品来,骨碌到脚底下铺着的一块草席或布帘子上,每次都是三两个,不会多也不会少,一律 包裹着青绿色的皮,统称青皮核桃。通常情况下买家会挨个儿拿在手掌心里,反复地掂量和感觉,在揣摩的过程中买家似乎老是产生幻觉,青皮里面包裹的有可能就 是一颗弥足珍贵而又久违的“狮子头”,哪怕是看走了眼,那退而求其次也会是一颗“金刚”或“官帽”。于是眉头上就平添了一股喜色,便暗下决心选定了这一 颗。卖者便以极快的速度操刀在手,刀是生铁片打制的,刀刃磨得锋利,夹在椴木柄里,刀把上再仔仔细细缠上一层帆布。卖者操刀这一刻是有讲究的,卖者先将一 双粗糙的手放在盛满清水的铜盆里洗干净,再捧着买主选定的那颗核桃,在阳光下拜上两拜,然后摆放到布帘子上居中的位置。卖者最后在拿起刀的一刻,其所在地 摊的周围便起了风般围拢了大群的人,人群多半是看热闹的,里三层外三层几乎将地摊围得水泄不通。卖者在即将下刀的那一瞬间,会把脸朝向也是十分紧张的买 主,声音颤抖地最后问一句:可以开始了吗?买主更是颤了声音地“嗯”一下,算是发出了指令。少顷,卖者手中的刀便压在了那枚早已被左手摁牢的核桃上。只见 卖者稍一用力,上下一划,刀锋便切开了核桃的青皮,手艺堪称精湛娴熟,之后卖者会放下刀子,将果核捧在手里,在右手的拇指和中指的合力下,剥开核桃上的青 衣,瞬间便会有一颗不同颜色的果核裸露出来。这也是见证奇迹的瞬间。如果卖者的周遭片刻间发出一阵欢呼,那说明好彩头来了,欢呼换成惊呼那会是另外的局 面,欢呼的是这一刀竟然割出了一颗玲珑剔透的狮子头,更好运的会是一颗白狮子头,那堪称上品。如果是这样,买家和卖家都要握手祝贺的,买家会掏出至少是一 张50元面值的钞票,由卖家跑腿奔跑着去附近的食杂店抱回来几大纸袋的花生、糖果及烟卷,装满了吃食的纸口袋会被抛向围拢的人群中,吸烟的、吃花生糖果的 便挤成一团。要知道这一刀是要发财的,古玩市场上一颗狮子头在盘过一段时间,经过上色和包浆之后,就可以卖上好价钱。
  二
  男人没有朝人群聚集的地方靠,而是选了靠球场一角的大杨树底下站着,他先是从挎包里掏出一瓶水,仰脖子喝上一通,再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把时间 跟依旧悬挂在球场铁架子上的那块石英钟核对了一下,并且打量了一番几十米开外的那个标有“上夹树”字样的路牌,对他来说,不这样弄一遍,事情好像就确定不 下来似的。
  待身边的几个核桃摊围拢的人稍微少一些时,男人才挑了一个人少的地摊走过去,掏出150块钱递给一个岁数大点的卖者,一连割了10刀,让他感到沮丧的是10刀只割出来一颗锗红色的官帽,男人没有叹气,他知道这个下午自己算是闹了个白玩儿。
  男人来过几次古玩市场后也变得活泛起来,开始一个地摊一个地摊地闲逛,跟卖主搭讪,跟围观看热闹的人打哈哈取乐,日子一久便也认识了两位熟人, 比如每周都来这里蹲街的老孔和四喜,这两个人好像都是城北建筑小区的下岗工人。三个人有共同语言,每天在古玩市场待的时间也几乎相同;都是中午12点左右 乘公交车来,转几圈后便该解决肚子的温饱问题了,三人又会不约而同地走进球场右侧那间不挂幌的小吃部,男人跟老孔会要一碗肉馄饨外加一个白面馒头,四喜也 点一碗肉馄饨却不加主食。
  三个人都吸烟,老孔抽荷包里装的叶子烟,男人和四喜吸烟卷,男人的是哈德门,四喜的则是红双喜,每包价格都不超过五块钱。有一次四喜的烟盒空 了,老孔的烟荷包也瘪了,他们就抽男人的哈德门,四喜点着火吸了一口后就说没劲,劝男人以后一定要买红双喜的,光听着名字就喜兴得很。男人恼怒地反驳四喜 说,不就是抽根破烟卷吗,怎么能跟发财扯上关系?四喜便与他吵起来,说什么事情都架不住念叨,俗话不就有念喜秧一说吗!在两人争吵时老孔从来都是向着四 喜,老孔说小蛮子说的有理,咱们来割核桃的本意就是想发财的,念叨念叨说不准就成了,真正有谁哪天发了财可不要忘了大伙,四喜年轻却是三人中最有文化的, 听老孔一说忙接了一句:苟富贵不相忘的。
  三
  三个人一块泡青皮核桃市场的目的惊人地一致,为了发财。老孔的话最实在,玩核桃赚了钱给儿子治病。老孔虽说年近五十,却有个10岁的智障儿子, 老孔需要钱送儿子去城北的一家矫正医院康复。儿子从7岁那年送去医院到至今几乎花光了他们家的全部积蓄,还借了十几万元的外债。四喜的话更加直白,家中 80岁的老娘每天都盼着他娶媳妇,好给他们三代单传的老胡家接续香火,可没有钱拿什么实现这一愿望呢?两人说出了各自的发财梦后再逼问坐在一边闷头吸烟的 男人,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男人闷葫芦般始终不吭一声。
  跟老孔四喜一起在核桃市场接连蹲守了几天后,男人知道三个人即便都是怀揣着发财的梦想来赌博的,但这一份梦想也是极其渺茫的,连着三天男人每天 都割七八刀,却刀刀落空,连一个值钱的核桃都没到手,转眼间,口袋里的2000块钱便空空如也。男人没有上火,他知道干啥事情都得有耐心,如果没有一颗持 之以恒的决心,那干什么事情能成功呢?第三天快晌午时分,老孔终于割出了一颗官帽,按照市场行情,被贩古玩的一个外地人以750元钱收走,老孔按捺不住突 然翻本的喜悦,中午请男人和四喜下了小饭馆。三人边喝酒边聊天,老孔说这次是个官帽,下一回说不定撞上个狮子头,那就有几万块的进账,咋也得搞挂鞭炮炸炸 喜。
  四
  原本男人和四喜两人的刀刀落空已让两人有些泄气,可老孔这回意外割出个官帽,又让他们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
  老孔眼睛有些湿润地说,他一定要割出满堂彩的一刀来,他等着钱还债呢。原来老孔曾经是个彩票迷,只要手里攒下点钱,就会去买彩票,幻想着有朝一 日能够中大奖。久而久之,奖没有中上,却欠了彩票站5万块钱,逼得经营彩票站的夫妻俩隔几日便找到老孔的家里追债。老孔便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从福建来东北经营彩票站的老板娘就和声细语地用闽南语数落老孔的不是,个子矮小的男老板则拿手往外推老孔说,几万块钱不是小数 目,老是拖欠着他们也没办法跟大老板交代的,再这样下去,他的小彩票站迟早会关门歇业的。老孔再去彩票站打彩票时就会被夫妻俩拒之门外。
  老孔闷头喝了一口后自言自语地说,要不是为找钱谁老跑这破地方,该想的辙都试过了,玩核桃也是最后一招了,再坚持个一年半载不成功就得撤了。男 人说,也别太灰心丧气,刚刚孔老哥不还割到一枚官帽吗,说不容易也容易,几百块钱说到手那也就是眨眼睛的事。刚刚的官帽便是好兆头,从今天起,咱哥仨绑到 一块,谁割到极品都算其他人一份,不愁不发财。男人说出这个提议后,得到了另外两人的响应,都说是个好办法。三只酒碗碰到了一起,酒都干了进去,四喜便提 议既然帮到了一起,那三个人的钱就应该放到一起作为梦想基金,由专人管理,统一支配。老孔夸赞还是四喜脑袋瓜好使,这个主意好,立即执行,说完便把口袋里 所有的钱都掏出来摆在桌面上,620元。四喜掏出来的零钱和整钱是396元,留下96元喝汽水买烟卷外,其他的也都交到了管钱的老孔手里。男人是最后一个 往外掏钱的,他翻遍了身上的所有口袋,也没掏出一张纸币,男人有些脸红,弯下腰身从右脚的鞋壳里摸出一个红色的存折也摞到钱堆上说,是邮政储蓄的,从老家 带来的,里面有1000块钱,我侦察过了,这个核桃市场右边那条街拐角处就有一个储蓄所,存取方便得很。三人身上的钱加到一起凑了2000块还多一点,按 照每割一刀15块钱算,竟然还能割100多刀,那就是100多个青皮核桃,即便概率小到100刀割出一个彩头的话,那还能轮上一个,每人至少还能够分上两 万块钱。面对未来的设想三人都很兴奋,男人提议晚饭前去胡同口偏街的那家绿洲澡堂泡个澡,这一连两个多月蹲守在核桃市场,整天日晒风吹的,每个人的身上都 有汗泥味了,人清爽了才有精神头,才有好时运。男人的提议得到了老孔和四喜的赞同,老孔说洗澡的钱由他来出,四喜却反驳说,既然是集体行动,那花费就应该 从大家伙儿的共同活动经费里边出,再者说了,即便是老哥想尽一番心意款待一下咱们兄弟,你也已经没有余钱了呀。老孔点头称是,说还真是这么个理儿,那就从 现在起,所有的开支和花销由我来经手,四喜负责往小本子上记个账,流水账即可,离过年还有三个多月,到年跟前咱哥仨赔了赚了心里都有个数。
  洗完三人躺在大厅的板铺上喝凉茶水唠嗑,老孔又问男人来割核桃想发财是为了啥?男人三口两口将手中的纸烟吸剩下一个尾巴按灭在烟缸里翻了个身也没吭声。在老孔又一次追问两遍后,男人粗声说,难道想发财还必须得有理由吗?这世界上缺钱的人多得遍地都是,钱又不咬手。
  五
  三人联手后没两天,男人在上午约摸9点钟的光景,割出了一枚金刚,起初他交了15块钱,待他从袋子里摸出要割的核桃时,竟哆嗦着一只手夹出两枚 青皮来,那两枚核桃都被青衣包裹着,丝毫看不出棱角和形状,等卖主割开其中的一枚是个残品后便劝他把另外一枚也割了,卖主是个年近五十的山里汉子,说话笑 嘻嘻的,口里一直说着好事成双这个词。经不住汉子的劝说,男人扭头把在一边观望的四喜手中捏着的几张钱要过来交给卖主示意他割第二个核桃,这一刀下去,竟 然割出来一枚完好的正品金刚来,一片惊呼之后,卖主拉着男人的手不住地道喜,要知道这个核桃市场打割青皮以来已经连续几个月没出过金刚、狮子头之类的精品 了。经过卖主的点拨,男人割出的这枚金刚至少有30年的生长期,从品相上看,买主只需上手一个半月的盘玩,其包浆和上色的结果会出人意料地好,被卖主小心 翼翼抓在掌心的核桃立即被三五个藏家盯死了,出手的价钱也一涨再涨,最终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以3万块的价格敲定,四喜忙着去食杂店取喜包分给围观的人吃 喜,老孔则在阳光下跳跃着唱起了东北民歌《石头的外衣》。
  几个人将那枚金刚换成钱后一同去男人说的那家邮政储蓄所,把钱存进了男人上交的存折里。存之前,男人跟老孔商量自己先借出两万元,他得回一趟东 北老家办件事情,老孔把男人拉到储蓄所门外那棵大榆树底下问清楚原因后给了他两捆钱,嘱咐他早去早回,说眼瞅着立冬了,趁着几个人目前手头上有了这些充足 的资金,一定要齐心合力,再接再厉,争取再中一次彩头,大家伙好分了钱各自回老家。
  六
  男人拿了钱后直奔火车站,急匆匆往老家辽宁法库县赶。两天后男人下了火车,在站前广场见到了接他的三姑家表姐夫风武。风武没有接男人从怀里掏出 来的那两捆钱,男人这才知道自己的弟弟小强不是需要钱,男人一头雾水,问风武说,不是你在电话里说咱弟弟动刀子伤人被抓进监狱里想摆平需要钱吗?风武只好 把事情的原委给男人解释了一遍,男人方恍然大悟地告辞表姐夫往回返。
  原来两个月前,正跟老孔、四喜整日里腻歪于古玩市场里有些走火入魔之际,风武打来电话告诉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小强因为打架动刀子伤人而被判刑入狱 了。风武说他几乎是找遍了十里八村到城里打工的人才找到男人的电话。风武说完小强进监狱的事情后,劈头盖脸就问男人现在是不是在城里搞古玩,也就是割青皮 核桃赌钱?男人说是,但是还没有赚到钱,风武便让他抽时间回来一趟,说关于小强的事情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当时男人在电话里问风武是不是监狱里打点需要 钱,表姐夫未置可否地在电话里哼了一声。小强比男人只小两岁,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两人一直很要好,小强摊上官司入狱,他这个当哥哥的当然得伸出援手。男 人赶巧手气好割出来一枚金刚,他便跟掌管钱的老孔撒谎说自己岳母得了青光眼手术需要钱他暂借用两万元,以后再中了彩头一定把钱补上。老孔便答应了他。男人 原以为小强的事不会是什么大事情,两万块钱送过去应急该不成问题,可是见到了的风武才知道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原来表姐夫问他是不是在城里的古玩市场玩割青皮核桃的话是有所指的。前段时间去监狱里探望小强时,小强托表姐夫快点找到在城里打工的哥哥帮他个 忙。这忙真就跟青皮核桃有关,小强不是需要钱,他是想在监狱里不干那些重体力活,想去食堂打杂,跟他一个监舍的狱友给他指了条道,通过关系找负责他们监区 的一个狱警,求他帮忙给调换到监狱食堂打杂,干轻巧活儿不说,还能吃点好的,但是这个俏活儿也并非是一般人能够奢望的。表姐夫说小强通过关系接触上了那个 管事的狱警,人家也答应帮忙,办事都需要人情,但是那个狱警不要钱,只要一样东西,那就是想要一枚包浆好的白狮子头。
  男人听表姐夫一说事情的来龙去脉,便急得直挠头,连说难办两个字。表姐夫见状问他究竟难在哪里?男人说他玩的那个核桃市场每天都有人花钱割青皮 核桃,但据他所知,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过白狮子头那种极品物件了,即便是运气好撞见了有玩家割出来了,那也是要花大价钱才能买到手的,送钱送礼品不收干吗 非要一枚不好掏弄的核桃啊?表姐夫赶紧插话说,听说是为他患中风的老丈人要的,人家手里已经有一枚了,非要凑成一对。事情说清楚之后,两人坐一家小酒馆里 商量对策,最后达成协议,由表姐夫凑钱,由男人回城里的古玩市场去盯紧,一旦有白狮子头的物件出现就想尽一切办法买下来给小强送过去。
  说好方案后,男人很快便揣着由表姐夫筹集到的8万块钱返回城里,这样子男人的存折里面就有整好10万块钱了,男人在火车上就盘算好了,回去一定 得跟老孔和四喜两人说明情况,求他们帮助,在最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大家全力以赴盯紧了古玩市场,无论想什么辙都要把小强需要的那枚白狮子头搞到手。火车上迷 迷糊糊睡觉时,男人还曾不止一遍地想象着那枚白狮子头到手时的喜悦。男人的父母亲都相继离开人世了,现如今小强就是他惟一的亲人,自己作为兄长见兄弟有难 是不能不出手相救的。他决定回去后一定要摆一桌丰盛的酒席,把老孔和四喜两人请到席面上,慷慨激昂地告诉他们自己的助人方案,他要敬每人一碗酒,酒宴决不 能摆在他们平时吃的那家小饭馆,一定要选在胡同口外面那条繁华街道上那家挂四个幌且有迎宾小姐的酒楼。
  七
  男人在第二天的中午时分下火车,马不停蹄地赶回割核桃的古玩市场与老孔和四喜集合,古玩市场的情景却让他吓了一跳。偌大个露天室外灯光球场变得 十分冷清,里边空无一人不说,南北方向的两个大门也拴了锁链子,门板上还贴了封条。男人四处都寻不见老孔和四喜的身影,正在他纳闷之际,一个貌似老乡的人 走到他面前跟他打招呼,男人迟疑着有些不敢认,那个人却主动跟他说自己也是辽宁法库的。男人问,怎么核桃市场里变得冷冷清清的,是出什么事了吗?那个同乡 说不是出事了,而是出大事了,四天前有人两刀割出了一个极品的狮子头来,被藏家以7万块钱的价格收购,割核桃的人拿着钱准备回家庆祝时却在胡同口僻静处被 两个蒙面人持刀劫了,不仅钱被如数抢走,还重伤了人,这不公安机关都介入了吗,那两个蒙面歹徒被抓进了监舍,古玩市场也被政府勒令关门整顿。男人惊得直吐 舌头,忙问那些青皮核桃的卖主怎么都不见踪影了?那个同乡说早跑回家去了,公安和工商税务这一次都介入了,抓住要罚钱呢,对了,那两个抢钱的歹徒好像跟你 关系挺好的。同乡的话更吓住了男人,说难道是经常跟我一起玩核桃的老孔和胡四喜吗?同乡点头说是,见他不信便拽着他的衣服袖子去看贴在球场一根木柱上的一 张通告上的照片,被通告的两人的照片果然是老孔和四喜,男人在心里暗暗为他们叫苦,怎么能做这样的傻事呢。
  几天后,男人知晓了老孔和四喜持刀抢劫的真正原因,他走的几天里老孔的娃不但病情加重,还因为没钱交矫正费用而被医院给赶了出来,四喜又得知他 娘也病情加重,两人都被钱逼上了绝路,才见人家发财而起了抢劫钱财后远走高飞的念头。男人本来想打听一下老孔他们两人关在哪里,自己买点食品去探视一下, 可问了一圈也没打听出来,只知道两人都被戴上手铐塞进警车拉走了。
  八
  男人回来的第5天,季节也跟着进入了初冬天气,城市里街道两旁的树的叶子都掉光了。男人知道天一落雪,气压就会变得更低,很早就患有哮喘病的小 强日子会更加难过,要是能帮他顺利地调到监狱食堂里干活才会好些,然而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对于他来说现在也没希望了,因为老孔和四喜的举动,古玩市场被 取缔了,对于男人来说,即便身上揣着足够的钱也是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了。坐在灯光球场附近小酒馆里一个人喝闷酒的男人很快就让自己醉了,他一边大口抽烟一边 小声叨咕着骂老孔和四喜。男人说,你们两个瘪独子玩意儿,只图自己的一时痛快就干非法的事情,殊不知你们这是在害人啊,是害了俺兄弟小强啊。
  男人喝了几天闷酒之后,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迅速地带上钱去几百公里外的大山里找那些割青皮核桃的卖主,到他们家里住下来,一刀一刀地割,山 里有的是青皮核桃,今年来不及还有明年呢,小强不是有5年的服刑期吗,一定要赶在他服刑期满之前帮他这个忙,也算对得起死去的继母的养育之恩。男人坐上开 往辽西大山里的长途汽车后,一直憋闷的心情竟然豁然开朗了起来,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老孔那次中奖后哼起的东北民歌《石头的外衣》:石头的外衣呀,包裹着一 颗怕碰撞的心,无论怎样的艰难,咱都不会放弃,只要坚持,那就会拥有梦想来临的一瞬。男人哼着民歌,随着汽车的颠簸睡着了,他梦见自己坐在一户山里人家的 火炕上一刀就割出来一颗金光灿灿的绝品狮子头来。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我与《鄞州日报》”征文启事
大地文心——第二届生态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