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郭金龙 来源:  本站浏览:1046        发布时间:[2015-11-30]

 


 

     这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天还没有大亮。我起身坐在床上,手里摆弄着表弟从美国带回来给我的礼物,一个作工精细的芝宝牌打火机。那打火机通体金黄,闪着耀眼的光亮。我心里说:名牌就是名贵。我因此庆幸有这么一位身家过亿性情豪爽的表弟,他能轻轻松松的让为数不多的富人拥有的爱物,阴错阳差地列入我这个名副其实的穷人名下。

   自从我有了令人骄傲的打火机,同事看我的眼神和过去不一样了。发了,中彩票了,有什么捷径?但凡这个时候我不说话,如果我信口开河瞎说或者乱说一气,这不是我的性格,也只能证明我的浅薄和无知。我不是一个不靠谱的人,也做不出不靠谱的事情来。我低调一点儿,是想在众人面前展示我的深沉,让人对我有士别三日定当刮目相看的感觉。以前是我给人家递烟献殷勤,这回轮到他们上赶着给我敬烟,一是套近乎,二是找机会想玩玩我的打火机,满足一下持有名牌的荣誉感。

   领导也对我客气了。几次饭局上,别人以为我是领导呢。领导还给我许愿,科长该提副处了,打造适时的升级版,我看好你哟。

   那次,也是单位的饭局。同事聚会本是一件愉悦的事情,我却让在场的人谁都对我不满意。我早早的赶到酒店,坐在预定的包间餐桌前,习惯性地点燃一支香烟,手里摆弄着我的打火机,眼睛看着打火机就是一种莫大享受。不一会儿人就到齐了,菜也上齐了。我坐在领导的身边,自然要有上好的表现,把打火机恋恋不舍地放在餐桌上,准备拿瓶起子起开啤酒盖儿。我发现我身边的领导拿起打火机欣赏了一阵子,只见他把打火机放在右手的手掌心里,手掌不住的掂来掂去,然后,打火机在他的手掌上没有规则的上下跳跃,简直像孙猴子在如来佛的手掌上表演他的筋斗云,说白了是翻跟头,嘴里还不时的称赞打火机作工的精制。为了掩饰他的好奇心,怕别人笑话他少见多怪,他居然用打火机点了一支烟,但打火机还没有放回原处的意思。看到这些细节,我心里有些不愿意,你那么大的领导,怎么那么没深沉,喜欢这东西自己买一个,何苦拿人家的东西过眼瘾?我心里厌烦,浑身都觉得不自在,但总不至于和领导翻脸。想不到那个嘴快手也快的小王嘴上叼着烟,起身走到局长面前,伸手向局长借打火机,局长没通过我,好像打火机是他的一样,他恋恋不舍的把打火机递给了小王。小王回到他的位置上下翻动几下,低下头用手晃动着打火机,一脸的百思不得其解,嘴不对心地说:这就是名牌,我当是什么宝贝,不过如此而已!我伸手把啤酒瓶子从包装箱里抻出来,回转身趸在餐桌上,跟那个嘴臭多事的小王喊:别动我的打火机!

   小王怯生生的把打火机放下,我趁机拾起打火机把它装进了隐秘的衬衣兜子里。小王当然不敢大声责备我,小声的在他的位置上嘟囔着什么,我没听见,也不想听他说什么,总之他不会说我好话。同事们开始埋头吃菜喝酒,往日酒桌上你来我往的兴奋和吵闹已然不见。

   摆弄打火机,我惯常的方式是用手抚摸打火机,像抚摸孩子娇嫩的脸。我不认为摆弄打火机,就为抽烟做准备,是为香烟点火热身。烟就在床头柜上的茶杯旁边,但我不能抽烟,晚上睡觉前是可以抽一支的,抽烟要去厨房,而且要开着吸油烟机。早晨绝对不行,这是妻子制定给我的强制性措施,如果我一不小心违反了妻子对我的约法三章,这个倔强的女人一准会真跟我吵翻了天。正在厨房做早饭的妻子不知要到卧室里寻找什么东西,她心存芥蒂地推开屋门,一眼就看见我手里攥着的打火机,脸上的火气就跟打火机一样,一点就着。手指着我说:早就跟你说过,你当耳旁风了,不许在屋里抽烟!她的命令斩钉截铁,不容我质疑。

   我犯了牛脾气,和她针锋相对,责备妻子说:你吃枪药了,腰里别寸牌,谁玩跟谁来,我看你是印象病,可你今天就是弄错了,并不是拿着打火机就等于要抽烟!

   妻子说:别跟我打马虎眼,谁不知道你和烟比跟我还亲。看见你多少次了,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抽烟。你除了晚上那点儿事,还像个男人吗?看来,这个年轻气盛的妻子连打火机的醋也吃。我心里不是滋味,一会儿想笑,一会儿想哭,却哭笑不得,一时语塞。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生出了这么大的冲动,趁我不注意,快步跑到床前,伸手要抢我刚刚放到床头柜上的打火机,让我一时感到措手不及,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别动我的打火机!我的喊声余音未尽,身体已经不自觉的朝床头柜的方向扑去。天可怜见,幸好我出手神速,让妻子的清剿行动无果而终,我的那件宝贝才不至于无辜的羊入虎口。我却在柜子的犄角上碰伤了左手,伤口流血。我右手使劲儿攥着打火机,一副誓死捍卫胜利成果的架势,忍着伤痛顺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寻找创可贴,慌乱的贴在伤口上。就是这样,我的注意力还是全在我的宝贝打火机上,心理作用和药理作用,让我的疼痛有所缓解。或许是我手上的伤口,触及了她原本的善良,也许是我们的争吵影响到了儿子,儿子的卧室里已经发出了故意而为的响动,让我们不得不照顾到儿子的情绪。妻子没再和我争吵下去,转身去了厨房,这一次的家庭控烟事件才算不了了之。

   妻子是学校的老师,她得顾及她快要考高中的儿子,上班到学校的时间是七点,不到六点她就得起床做饭,我自然就陪她一起醒来,再行注目礼送她出门,然后准备睡个回笼觉,以此弥补我的睡眠不足。天长日久,我已经接受了这种晚睡早起的生活习惯,为了孩子的未来,我甘愿做出牺牲也在所不辞。

   人是生活在连续的时间里的动物,生活的每一个瞬间,都真实的被时间所记录,让你反思时间的公平与无情。妻子因为打火机的事情和我争吵,这是家常便饭,并没有真的生气。她基本上还算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对自己早晨言语上的缺失而感到后悔。为了缓解我的逆反心理,上班前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光荣的交给我一项艰巨的任务,慢声细语的交代说:你就要上班了,我知道你是个工作狂,平时这个家也指望不上你,你呀,屡教不改,就是有那口神蕾,烟不抽不行吗?我虽然不主张你马上戒烟,可你也注意点你的身体,那玩意对身体一点儿好处都没有。干脆,你今天就把窗玻璃擦了吧,也算是弥补你不良生活习惯的过失。她还想说些什么,但我只能听到她长短不一的喘气声。或许妻子知道我有睡回笼觉的习惯,停了一会儿,才打开房门,再缓慢的关上,扔下一串脚步声走了。生活就在她的任性中流水般逝去,平静的生活,又总是有些不平静,不给我们一点儿反思的机会。妻子一走,我这屋子里就是解放区的天,晴朗的天。她刚走,我这个阳奉阴违的家伙在卧室里就点燃了香烟,享受神仙般的感觉。烟抽完了再次赖在床上真不想起来,说是抽烟,其实是想玩一下打火机,心里还在回想妻子抢打火机,我一声断喝的那一刻的快感。本心想实实在在地睡上一会儿,上了班这种奢侈的幸福时刻可就无法重现。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还没勾上来几分睡意,楼下不知哪家新买房子的邻居装修,真够早的,电钻的声音轰隆隆响起,搞得我心烦意乱。他家是楼下,声音大部分是向上扩散,振动到我房间的声音就特别大,如雷贯耳。我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发现自己睡意全无,只能爬起来,找出一套工作服穿上,操起玻璃擦、抹布等一系列擦玻璃的工具,开开窗户,在窗里窗外左冲右突,横扫千军万马。家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就那几扇玻璃窗户,禁不住我手疾眼快,快速出击,不到中午,我已经圆满完成任务,没辜负老婆大人对我的信任。放下手里的工具,我从卧室里拿出打火机,回到客厅的落地窗前,幸福地坐在沙发的一角,手里鼓捣着打火机,左看一眼右看一眼,脸上流露出十分享受的样子。

   因为一种嗜好而爱上了一种物件好像是顺理成章的事,有时拿着打火机干脆就不是为了抽烟,完全是用来满足心理的某种需求。玩够了,可能当初的烟瘾也就过了。我突然想起我连早饭都没顾上吃,闻声而动的肚子开始提出抗议,发出咕咕的声音。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看来吃饭此时对于我来说是头等紧要的事情,不能不提上日程。楼下就有一家新开张的饭店,鞭炮声响起的时候,我正在凝神地看街景,所以对这家新开张的饭店就有了利好的感觉,嘴上坚定地说下楼吃他们一回,尝尝新鲜。心里想着犒劳一下自己因为擦玻璃而有些疲惫的身体,也是一件好事情。我顾不上清洗一下满是灰尘的脸,更顾不上换掉身上劳动时才穿的工作服,抓起放在屋门口鞋柜顶上的开门钥匙,来不及放到衣兜里,开开门,一路小跑下楼。我杂沓的脚步声和手里晃动不停的钥匙的金属碰撞声,弄得整个楼道嗡嗡作响。上楼的邻居跟我走个碰头,差一点儿迎头撞上,我顿一顿脚,又开始了我的午饭行程。吃饭的兴致被邻居这么一搅,虽然有些低落,但维持生活温饱的直觉还很强烈。我脚步生风,没用多大工夫,就到了小区的门口。我把钥匙包放到衣兜里,掏出打火机,举起攥着打火机的手和门卫的保安打过招呼,就看见一辆拉着一车建筑材料的卡车呼啸而过,一位在街边蹒跚行走的老太太应声倒地。人和车交集的那一刻,我以为老太太已经被车撞了。我跑到近前,发现老太太还好,只是受到车的轰鸣声惊吓,跌倒在路上,昏厥了过去。我走上前,想扶起老太太,把攥着打火机而伸不直手指的那只手从老太太的脖子底下穿过,老太太这时发出了哼哼的声音。生命体征还在,说明没什么大碍。她在街上行走,很多人都看见了,确定老人的家是这个小区里的住户无疑。有知情的邻居,就去找老太太的儿子。路很近,她儿子急三火四赶到现场,正赶上老太太也从昏迷中缓醒过来。儿子急忙问老太太怎么回事,她稀里糊涂的用手指着我说:是,是,是他把我撞倒的。我一听这话心里不是个滋味儿,马上就从老太太的脖子底下抽出胳膊,站起来转身想一走了之,但自己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分上,我就是想走,又岂能说走就走?我隐约感觉到,我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老太太感觉托着她头部的胳臂没了,几乎是在我抽出手臂的同时猛然起身坐到地上,用眼睛寻找我在什么地方,我故意躲到她的背后,让她看不见,以此表达我对她的不满。就是这样的情形,我还没忘了摆弄我的打火机,我试图变换一种方式玩着我的心爱之物,但习惯还是让我用手抚摸打火机,也只是在抚摸打火机之际,抬一下手不经意间在眼前晃动一下。三三俩俩过来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有的说我:看他手里的打火机,那是富人才有的物件,不至于撞了人赔不起钱而耍赖吧?有的说我:你不知道吧,越是有钱人越抠门儿,给钱叫爹,兴许就是他把老太太给撞倒在地怕赔钱而不敢承认。老太太的儿子不住神儿地盯着我的打火机看了一阵子,嘴里说:一看打火机就知道你是有钱人,有钱就任性,拿我们老百姓的人命不当回事儿,别跟我装了!幸好一位我过去的邻居,现在也住在这个小区的女人,听到老太太的话茬儿不对,从围拢的人群外挤了进来。她是个长相漂亮心地善良的女人,尽管人过四十,但面相并不显老。她低下头,语气温和地问老太太:大娘,他拿啥把你撞了?老太太断断续续地回答说:是是车是卡车,他是开车的。

   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也就是问题的要害。

   邻居女人接着问:你看他有车吗?把你弄摔倒的车早跑了。一开始,老太太的儿子真信了老太太的话,不想再问什么,那架势就想拉我一起去医院。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有人出面指证,老太太的儿子看样子也是个有身份的人,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紫,难为情的样子一看就能看得出,马上扶着糊涂的老娘打车去了医院就不必细说。

   他们走了,我才想起吃饭的事情。早饭没吃不说,这午饭时间也险些被弄假成真的事情给挤兑掉。肚子感觉到了不公,轮番呼叫向我进攻,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吃饭要紧。我推开人群,手里攥着打火机,向那个新开业的饭店走去,可心思还在被冤枉的情绪里摆脱不掉。邻居女人追过来问我:老弟,你干什么去?我说:吃饭。女人站到我近前说:这事让我赶上了,我不能不说句公道话,老太太是真糊涂,你去救她,她差点把你赖上。这时,我才想到应该谢谢人家,就连忙说:真要感谢你了,你看我急着吃饭,把这事给忘了,请原谅。女人说:谢啥,我们住邻居的时候,家里煤气爆炸,不是你冲进屋来抱起我女儿就往医院跑,说不上我女儿会落下什么残疾。

   我想起了那天的情景,我舍身救人的英雄形象。但时光流逝,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们家就住在我家老房子的隔壁,听到爆炸声我在我家的前屋后屋的窗户寻找事情发生的地方,确定是西面的邻居,开门看见她家的进户门已经被爆炸的气流冲开,她家的室内烟汽蒸腾,楼的走廊里已经挤满了人,却没人敢进屋里救人。我没有犹豫,跑进屋子在那片爆炸后的浓烟里找人,眼睛什么都看不见,脚却踢到一个人的身体,可能已经被炸伤,没有知觉。我还是没有犹豫,抱起来就往外跑,才知道这是她家八岁的女儿。看我进屋,屋外边的人们才跑进屋,救起了他们两口子,和我一起送到医院,尽管一家三口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却在我的引领下第一时间得到救治。我跟女人说:这个时候好人难当,如果不是你敢出面说句公道话,怕我真是要被他们冤枉。我想了想,心里说好人难当,可没有谁公开站出来要做坏人,好人多了,这坏人自然也就少了。可见这世间还有公理。

   我和邻居女人说:多日不见,今天碰巧赶上了,要不,咱们一起到饭店吃饭?女人说:不了,你去吧,我家里还有事情没做完。她好像还有话要说,看得出来我着急去吃饭,转身和我告别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当我踏上行道树下花花绿绿的鞭炮残纸的碎片上的时候,后面跟过来一个瘦高个子的年轻人,走到我前面,回头阴阳怪气地说:想当好人,好人是你当的?不过你让女人为你感动,也算是意外收获。

   我知道他说的收获所指的是什么,真想追上他抡起巴掌抽他的脸,替他的父母教训一下这个无理取闹的东西。但大庭广众之下,他是混蛋王八蛋,我不能跟他一样,给街坊邻居留下饭后的谈资。

   我知道这个人是看到了刚才的场面,凡事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尽管他曲解了我的用意,还是不能拿他的话当回事儿,不过是年轻人一时的玩世不恭罢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追上了他,和他一同进了饭店的门,为了追他,饭店迎客的门童和我打招呼,我看见了,却没能给人家回礼。进门一看大厅里高朋满座,这么多兴奋的面孔,剥夺了我要瞪一眼那浑小子的机会。在外面一看这饭店的门脸显得很大,但饭店的大厅,也就是营业面积并不大,显得门脸比饭店的实际内容夸张了一些。我想现在的事情都是这个样子,无论办什么事情都有好大喜功的成分在里面,也体现着现实的人们力求现实,却弄巧成拙,往往透露出心理浮躁的一面。厅里摆放八张招待散客的桌子,桌子显得小了一些,一张桌子四个人就餐。我因为街上遇到老太太的事情,进门晚了,差不多位置都被人占下,估计楼上还有雅座,但我不能去,就我一个人,吃一碗饭就走,没人跟我谈商务,讲排场。我四处张望,搜寻能够空出来的座位。也就在我专心寻找座位的时候,那个和我一同进门的年轻人已经溜进大厅里面,消失在就餐的人群里。我只注重吃饭的事情,也就暂时忽略了那个行为稀奇古怪的年轻人。一个穿黑色服装的服务员走了过来问:先生你吃饭?我心里说:你这是废话,我吃饱了撑的,不吃饭到你的饭店参观什么?心里反感,却不能说出口来,只好硬着头皮说:是。服务员没看出我情绪的变化,笑盈盈的和我说:你跟我来。我想吃饭就只能跟着她走,果真在里面靠楼梯口的左角还有一个空位,等我坐下了,发现那个跟我说风凉话的年轻人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不想理他,低下头好长时间。服务员把手里拿着的菜谱抬高到齐胸位置问我吃什么,高挺的性感的颤动的胸部让我只是多看了几眼。我心里正懊悔冤家路窄,躲都躲不掉这个倒霉蛋的年轻人,没听清服务员的问话,装出了要去厕所的样子,问服务员:卫生间怎么走,服务员抬眼看我,这才发现我穿着工作服,想是怕别人以为她有瞧不起人的心理,才勉强把抬起的手又放回菜谱上,用嘴撇了一下,示意我卫生间大致的位置。我站起身逃跑似的去卫生间,只听那年轻人在我背后和服务员说:别理他,他是要饭的。我站住脚,心里产生了再次抽他巴掌的冲动,可我还是忍了下去,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再寻思这顿该死的午饭在哪个位置狼吞虎咽。在卫生间转了一围出来,抬眼看饭店里的形势,让我感叹人满为患,只能硬着头皮回到原来服务员给我安排的位置,要是耽误了,恐怕这个糟糕的位置也被人抢占去了。服务员这时已经到别的桌前招呼客人,我坐在那里好半天,没人理我。便习惯地掏出打火机在手里不住的摆弄,摆弄了一会儿,自己觉得无聊至极,真想抽烟,转头看到饭店里黑压压的人,便自觉地把在兜子里掏出一半的香烟又放了回出,手不自觉地把打火机放到吃饭的桌子上。那个衣衫破烂,比我穿的一身工作服还要脏的年轻人用左手从桌子上拿起打火机,左一眼右一眼的打量这个与众不同的打火机。还问我:这是什么牌子的?我心里烦他,无心回答他,就责问他说:别动我的打火机!当然我的声音足够歇斯底里。年轻人听我这么一说,故意把打火机抛到空中,再用手接住,再往空中抛去,如是几次,是在气我。我气得眼睛里差点充血,他看我真生他的气了,便把打火机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还说:谁稀罕你的破东西,不过是一件冒牌货,你当我不知道,这是仿美国的山寨版。我没再搭理他,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沉默是最好的应对。我抓起打火机,把它放在掌心上,眼神里流露出吝惜的目光,算是对这个年轻人不守规矩的一种无声的反击。不一会儿,穿蓝色制服的服务员端来了年轻人要的饭菜,还没等服务员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我就手举着打火机,急不可耐的跟服务员说:给我上四个狗不理包子,一碗酸辣汤。

   服务员的手就那么伸着,左一眼右一眼的看我,心里肯定是疑问重重,想来她也听到了年轻人的胡言乱语,怀疑我是不是像年轻人说的那样,是个要饭的。她发现我手里的打火机,看了很长时间,心里一定是追问:一个要饭的怎么拿着这么好的打火机,是不是偷来的,要不他不是要饭的?服务员放下托盘,显然她心思不在她的手上,拿出来的菜盘半在桌上,半悬在空中。我顺手把盘子往桌子里面拉了拉,怕盘子从桌上掉到地上,手里的打火机就放到了餐桌上。服务员是想解开她心里的疑问,便用手拿起打火机,上一眼下一眼的看打火机是不是真的,我拼命和服务员喊:别动我的打火机!服务员心里生气,把打火机摔到餐桌上说:谁稀罕你的破打火机,分明是冒牌货,我劝你也别带它出门,砢碜。服务员转身就走了。我知道服务员还是怀疑我是要饭的,这种时候我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连忙下意识地喊其他服务员给我上菜,原来那个穿黑钯制服的服务员只是看我一眼,并不答话。而对面的年轻人筷子夹起一个新的包子,在我眼前故意晃了一晃,然后再送进嘴里,嘴里传出吧唧吧唧吃东西香甜的声响,嚼得差不多了,把吃剩下的包子皮扔到地上,被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条流浪狗吃了,狗嘴里传出和那年轻人一样的吧唧声。然后他又夹一口菜,在我眼前晃了一晃,再迅速的送进他贪吃的嘴里,像是在戏弄一个几天没吃饭的孩子,也像似在对付那条流浪狗。我站起身,自尊心有生以来受到莫大的伤害,想发作,但又没有充分的理由,只能借故喊身边的蓝衣服务员给我上菜。服务员勉强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把我真当要饭的对待了。她慢条斯理地与我保持一定距离,不耐烦地说:你要吃什么?我生气地数落道:喊你半天了,你才过来。服务员还是不屑一顾,跟我说:店里人多,顾不过来。我想反问她:什么顾不过来,分明是你听信了那年轻人的胡言乱语,以为我是来吃你们家白饭的。但这种露骨的话要是说出口,这种场合只能自取其辱。我只能说:你是怕我吃饭不给你钱吗?说完就去兜里掏钱,或者银行卡什么的显示一番,但现实却让我哑口无言,我不仅没有拿出能够证明我不是要饭的,让服务员分辨出真假的东西,却差一点让我在这个饭店丢尽了脸面。我由于着急吃饭,忘了换衣服,那些现在能代表我身份的钱和银行卡之类的东西,都在我上班时穿的衣服里面。大概那个服务员没注意我的细微动作和脸上的变化,我也强支撑着门面,跟服务员重复了一次我要的饭菜,这个饭店的招牌食品,天津包子狗不理,再加了一个酸辣汤。我是真的饿了,先要的四个包子,最后又加了三个,才算赶走了我肚子里的饥饿感,看一眼我的对面那个尖酸刻薄的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吃完了饭,领着那条流浪狗,走到了饭店门口,黑衣服务员好像是在问他结账没有,他胡乱地向我桌子的位置指了指,服务员没再说什么,他大模大样地走出饭店。我这时才想起我兜没装钱的事情,只能给老婆打电话。再用手去摸电话,心里先是一愣,要是电话没带来,今天这个砢碜也就丢在这个新开的饭店里了。人家开饭店招谁惹谁了,遇到我和那个刚出门的年轻人,肯定不吉利。要不是我在干活时接过别人打来的电话,怕是今天连电话也真就不会带了。我在衣服各个兜子里摸到了电话,紧张的我才松了一口气,自己庆幸电话带了。我拨通电话和老婆说:你看我干完活到咱们家楼下新开的饭店吃饭,没换衣服,结果没带钱,你把钱送过来吧,我吃完了,买单走人。老婆在电话里当时就埋怨我说:我就知道你干点活就讲价钱,粗心到出门找不到家的人,我这也是忙得脱不开身,教师进修学院的人正在听课。我心里怨恨老婆这个时候不能过来救急,不自觉地把电话放进兜里,发现那个和出门没结账的年轻人走个对面的人,也是和我在楼道里走对面的邻居,我没注意他也来这里吃饭,进来就座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我只顾着缓解没带钱的紧张情绪,别的根本没在意。他听明白了我打电话的意思,就抢着说:别让你老婆过来了,挺远的路,我给你结了,改天你再还我。我仔细看看他,他居然有点儿像我为人处事豪爽的表弟。

   我说:谢谢,不用了,我表弟一会儿就过来。我一边和邻居说话,一边再掏出手机给表弟打电话。但我并不想给表弟打电话,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情,吃饭不带钱,让人家怀疑我是有钱没带呢,还是根本没钱想到饭店吃白饭?有个服务员端着一碗羊汤朝我这边走过来,她看我吃完了饭坐在原地不结账,用眼睛瞪我一下,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不一会儿,另一个服务员也走过来,不知道端的是着谁要的馅边,我们这个地方名菜,用上好的酸菜炒鸡蛋,做这道菜上要注重酸菜的刀工,细到跟头发丝一样。炒菜时要注重火候,先下鸡蛋炒到嫩黄,再放各种作料,尤其是多放大蒜。相传这道菜是因为一位将军打胜仗路过的时候,本地县太爷宴请将军,原定是满汉全席,厨师忘了一道菜的食材,菜上不全了,肯定不吉利,影响将军的情绪。看到厨房只剩下鸡蛋和酸菜,厨师灵机一动,就做了酸菜炒鸡蛋。他小心翼翼把菜端上桌,将军开始有些犹豫,轻轻地把菜夹起放到口中,酸菜和鸡蛋,鲜嫩无比。放下筷子问厨师:这叫什么菜?厨师一时语塞,县太爷小声告诉厨师说:现编。厨师不知道县太爷让他编一个菜名,还以为县太爷说的就是菜名,就顺嘴吞吞吐吐地说:馅边。连说话的发音都出了问题,现编就成了馅边。从此这道菜就叫馅边。服务员没看见她前面有人站着,手里端的菜正好碰到前面服务员的腰上,那服务员站立不稳,把一碗羊汤洒在我的裤子上,我站起身喊:你们干什么!两个服务忙着道歉,给我擦裤子。幸好这是件工作服。我怒气冲冲的坐回原位,心里想:不能在这里待下去。这时,饭店里传菜的声音,报菜的声音,碗筷的声音,电器的声音,进进出出人的脚步声音,吵得我无法安静下来,脑袋像要爆炸,我双捂住头。我心里想只能给表弟挂电话,让他过来救急,要不我出不了饭店的门。表弟听我一说,迟疑了一会儿,说马上就过来。

   表弟进了饭店的门,我心里觉得有了靠山,就大胆挥手喊蓝衣服务员:过来,买单!服务员过来了,那个跟先前出门年轻人说话的黑衣服务员也跟了过来。蓝衣服务员说,七个包子,一个酸辣汤,一共三十八块钱。表弟拿钱的时候,那位黑衣服务员问我:刚才坐在你对面的人说你们是一起的,他让你结账。我一听说那个年轻人就来气,说:他和我不是一起的,我给他结什么账?服务员听我说这话,情绪就发生了变化,数落我说:你们一开始就跟我打马虎眼,绕圈子,要不真是他说的你是要饭的,这点儿钱不至于你们动这个脑筋。别说了,把账结了。她脸上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让我气愤不已。

   我大声争辩说:我跟他不认识,不沾亲带故,我没必要给他结账。旁边的邻居打帮腔说:就是那个刚出门和我走对面的人。

   黑衣服务员说:是。

   我知道邻居是个开饭店搞服务业的人,但我不知道他家的饭店在什么地方,我们并不熟悉,没机会问过人家。只听邻居接着说:你们搞错了,被骗了。那个年轻人才是个要饭的,他到我们家店里去过好几次,吃了不给钱,还理直气壮。

   我座位旁边的人指了一下蓝衣服务员说:你可能是相信他说这位大哥是要饭的话了,结果你们放走了真要饭的,却让这位大哥背了黑锅。说完他哈哈的笑了起来。

   俩服务员傻站在店里,看来那年轻人的饭钱只能由他们出了。我表弟和服务员说:算了,不管是不是要饭的,这钱我结了。

   我和表弟走出饭店,就看见表弟那辆宝马车停在饭店门口很显眼的位置。我不吐不快,跟表弟说:你那个打火机是真的假的?你总说它能代表身份,我在饭店里拿出来了,人家差点把我当成要饭的,就差没给我轰出来。

   表弟还是用他的慢条斯理掩饰心里对我的不满,笑了笑说:哥,你要是不愿意用这打火机,那就还给我。我心里生气,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拍到表弟的手掌心里,嘴上却习惯地跟表弟说:别动我的打火机!表弟听到我的喊声,心里一振,惊呆了好一阵子,然后举起手晃动一下打火机说:跟你开个玩笑,你却拿着棒槌当真(针)了。说着把打火机递回到我手上:哥,你收好。看我没什么反应,他就把打火机硬塞到我的兜里,挥了一下手算是和我告别,径直往我隔壁饭店走去。那家饭店从外表看,也许服务还是菜品都比这家新开业的饭店要高上几个档次。我想到的是:新的,不一定就是好的。

   这时,单位的小王也从饭店的门里出来,和我打过招呼,站到我跟前说:你看你表弟,人家才是真正有钱的主儿,多低调。看看你,拿着人家的打火机,把你就美上天了你?小王还是那个德性,说话尖酸刻薄,但他是真实的,没有虚张声势在里面。

   我们在现实中生活,为名利而奔波,谁也免不了俗气,我挺一挺胸,没和小王一般见识。我站在原地没动,心里生出莫大的委屈,我有讨好小王的意思,像是对他说话,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我戒烟了,也许这样生活会好一些。

   小王歉意的挥下手,和我告别走了。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没动,把表弟给我的打火机隔着铸铁的箅子,准确地投进了我眼前的下水道里,打火机在下水道里发出几声清脆的回音,好像在说:那不是你的打火机·····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