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韩光 来源:  本站浏览:693        发布时间:[2015-11-13]

    上午八九点钟,太阳还像是没有完全睡醒的样子,懒洋洋地卧在棉絮般的云朵里,极不情愿地待在自己岗位上。阳光不像春天那样跳动着希望,不像夏天那样燃烧着炽热,只比冬天多了些热情,可吻在脸上倒让人有种怪舒服的感觉。时令已近深秋,能有这样的天气实属难得。收拾完落叶,他忙了近一上午的活儿,算是大功告成了。这天他没有向往常那样马上离开,而是拄着帚把,依着自己新兵时栽下的、如今已长得十分粗大的杨树干,半闭着眼睛好像在想着心事。
  其实,他是个最不爱思考的人,除了想想本职工作的事外,其他方面的还从来没有动过脑筋呢。军人本来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嘛。刚当兵那会儿,他听新兵班长的话,新兵下班后他听干部的话。他就这么一路听话地走了来,如今已顺顺当当地干到了下士。现在却不一样了,他的想法像雨后春笋般地一下子冒了出来,多了起来。
  一个月前,连队随团参加军区组织的跨区大演习,这个演习是空前的。年初团首长就在全团军人大会上,不只一次地强调它的重大意义。当时,他的心情像团首长那慷慨激昂的声调一般汹涌澎湃,能参加这样的演习注定是每个士兵军旅生涯的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想,一定要开足马力铆足劲训练,以便在演习中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从他的实力上看,参加这次演习是不容怀疑的。
  然而,在将要公布参加演习的人员名单时,连长却把他找了去。连长是个学生官,说话爱绕弯。果然,连长先跟他东拉西扯地讲起了当今世界军事发展的最新动态,接着讲起了我军的发展方向,最后细说起了团队为什么对战士文化素质要求越来越高了。起先他听得如坠五里雾中,头越来越大,但听话听音,他慢慢地嚼出了连长话里要表达的真正的含义,心像锥子扎了一般痛了一下。他就不想再听连长绕弯子了,直截了当地说,连长,是不是这次演习没我的份,而且年底可能让我复员。最后半句话,他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连长没有想到他自己揭开了谜底,就不自然地干干地笑了笑,顾左右而言其它地说道,其实你是个好兵,是个放心的兵,连里让你留守为的是加强留守的力量,前方打胜仗,后方也不能拖后腿,是吧?甚于年底复员的事,现在想还为时过早,你就安心干好本职工作吧,至于年底的事,连队会全面考虑的。
  连长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他也没有什么想表达的了,彼此都不说话了。回到班里,他心里却像塞了一团乱麻,又像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作为一名老兵,他明白自己不会当一辈子兵的,但今年自己的军旅生涯将画上句号,这倒是他没想到的,正如他能当上兵也是没有事先预料到一样。
  一连几天,他不似往常那么活跃了,有种格外凝重的表情深深地箍在了他的脸上。虽然什么工作就没有耽误过,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内心是很痛苦的。要好的战友开导他,你原来本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这会儿咋故作深沉了起来,车到山前必有路,老紧着眉头解决什么问题呀?再说,还没到确定你走留的时候,你倒先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多没出息。
  战友的好意,他当然领会,但这事放在谁身上恐怕都不是一番开导就能解决的问题。站着说话不腰痛,漂亮的话谁都会说。他以沉默对待着战友的开导。也就是那时,他学会了失眠。在床上烙饼,烙得他相当难受。什么事都是物极必反,在他的脸瘦了一圈后,终于不再理这团乱麻了,而是一门心想在最后的服役时间里多为连队做点贡献。甩掉了精神负担,他又恢复了老来的样子。战友们发现,那个坦坦荡荡的他又回来了。
  老大哥,你让我等得好苦,原来你在这里享受日光浴呢!全神贯注陷入沉思中的他,竟然没有听到小不点的脚步声。听到小为点叫他,这才回过神来,打量一下小不点的兴奋表情,问道,你有什么喜事?
  你还真猜着了,我还真有喜事,你给我布置的背条令内容,我是背得滚瓜烂熟,你给我规定的写两页钢笔字任务,不但工工整整地完成了,还超额了两页,就是我明天不写,你也不会给我脸子了。小不点像个孩子似地一脸得意地说着。
  嗯,不错,你今天的成绩是不小。他用赞许的目光看着他,但还想说什么时,小不点却手舞足蹈地说道,老大哥,我是不是很进步了?我想,连队演习回来,我一定让战友刮目相看。
  尽管小不点已十八岁了,他的言行还像个孩子,他从心眼里喜欢他。但看到小不点得意忘形的样子,还是装出严肃的模样,我还没说完呢,你可不能骄傲啊,不能把一点小进步看成有天那么大,要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
  笑意一下子从小不点的消失了,撅着嘴嘟囔道,知道了。
  他觉得可能自己的话说得有点重了,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问,你找我什么事?
  小不点眨巴着眼睛,慢吞吞地说道,没事了,说了你又该给我上课了。
  看着小不点真生气的样子,他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有什么事你就说嘛,憋在心里难受不?
  小不点格外认真地看了看他的面目表情,见笑是真心实意的,就鼓了鼓勇气说,咱俩玩拽叶柄吧!
  其实,他估摸着小不点会找他玩这个游戏,闻听却故意收起了笑容,尽量让自己的目光严肃些,说,你呀,光顾着玩
  小不点以为他又要开导他,赶紧接过话茬说道,我说不说,你非得让我说,我说了你又不乐意,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不说呢!
  瞅着小不点后悔不迭的样子,他忍心再逗他了,说道,你看你急的,我还没说完呢,算了还是不说了。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小不点反倒急了,老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有话你就说完了呀!
  一点沉着劲都没有,真是个小不点呀。他这样想着,对眼前这个小战友多了几分喜爱,便说,成绩值得肯定,不能翘尾巴,再接再力。为了奖励你取得的成绩,陪你玩拽叶柄。
  噗哧一声,笑容像花一样在小不点的脸上绽放开来。
  小不点眨巴着眼睛,像变戏法似地把早就准备好的叶柄从裤兜里掏出来,很有成就感地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说,我不打无准备之仗,早就准备好了。
  他又被他这副得意的样子,逗乐了,轻轻地拍拍他的头,你呀玩心太重,如果把心思都用在训练上,这次演习你不也首当其冲了。
  老大哥,你又来了,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呀!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游戏也是战争,战士上战场,什么都不想,赶紧玩吧。
  拽叶柄是最简单的一种游戏,双方各把选好的一个叶柄绞到一起用力拽,谁的叶柄被割折了就算输了。这种游戏有季节性的,只有到了深秋叶柄成熟了,才好玩。因为输赢容易见分晓,训练间隙战士爱玩这种游戏。
  作为一名老兵,他早对这种游戏失去了乐趣,见小不点一本正经的样子,也跟着认真起来。这一认真,就让小不点吃了苦头,不一会儿就见他的脚下扔了不少丢胳膊掉腿的叶柄。小不点的脸上阴了,嘴高高地蹶了起来。
  这回酱油瓶不愁没地方挂了!小不点不解地望了望他一眼,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噗哧一声不好意思地笑了。
  玩了又一会儿,你了开心,该回去了。
  小不点用左脚碾了碾自己的残兵败将,没好气地说,开个屁心,我的兵将都让你给收拾了。
  那就再陪你玩一会儿,不过你得动动脑筋,就这样玩没啥意思。
  小不点摆弄一会手中的叶柄,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老大哥,你拍马过来吧。
  接下来,小不点终于偿到了胜利的滋味。可在小不点准备见好就收时,他却来了兴致,说,咱再玩一会儿吧。
  小不点没想到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笑得跟花一样,老大哥,原来你的玩瘾不比我小呀,只不过比我潜伏得深罢了。
  他没有理他话茬,而是顺自己的思路说,你先说说你刚才为啥能取胜呢?
  小不点抓了一会儿后脑勺,没有十分把握地说,这叫知彼知已,百战不殆。
  这回你说到点子上了。这个游戏虽简单,也需要动脑筋。军人玩游戏,也要玩出血性来。他的声音不大,但每个字都确确实实真真切切地传进了小不点的耳朵里,也渐渐地在他心壁上敲出了共鸣的声音。小不点正在回味他的话时,又听到他的声音传了来,你当兵快一年了,别老想着玩,你要多想想将以什么恣态迎接你的第二年军旅生涯。武艺练不精不算合格兵。你现在的武艺是什么样,你心里清楚。真该好好地思考了。
  小不点向来对被说教十二万分地逆反,他也从来没有这么正了巴劲地对他说这样重的话。听话听音,他的话清清楚楚地表明他当兵的第一年几乎没啥作为,基本是在随大溜中混过去的,要不全连二十个同年兵怎么单单只有他留守呢!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贪玩的火焰像被浇了一瓢冷水,剧烈地抖动几下后,火光渐渐暗下去,眼看就要熄灭了。小不点脸上的笑容由收敛到僵硬再到消失,这个变化被他一丝不漏地看在眼里,心中暗喜,心想,我的话击中了他,在他心里引起了化学学反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但他后悔的是,这话早对小不点说就好了。
  小不点让他这一番说教,兴奋劲早就跑到爪洼国里去了,终于等到他不再制造声音了,就低着头想回去。
  没玩完,怎么能走呢!小不点虽然让他的话给拽住了,但脸上的不情愿表情准确无误告诉他,心情让你给破坏了,玩还有个啥劲!
  他倒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似的,自顾自地说,军人吐口唾沫就是一个钉,既然答应了,就该说做到。你呀最爱拍脑门,不爱兑现。
  从一见面起,小不点就听着他的数叨,心情是很不受用的,他用一种陌生的眼光打量着他,眼里写满了问号。但一个问号都没拉直时,又听他说道,这回咱们改改规则。
  小不点没有开口,生怕自己说话再引来说教,只是用眼睛问他。
  他就接着说,三个叶柄为一组,三局两胜。
  各自选好叶柄后,两人开始了撕杀。让小不点没有想到的是,两组比赛下来,自己居然两战两胜。笑意又开始在他的脸上荡漾开来。是呀,在军人这个特殊集体里,把输赢看得非常重要,赢了,他能不高兴吗?可小不点正想再接再厉时,他却说道,你想没想,这两次你为啥赢了?
  知彼知已,百战不殆。小不点还不假思索地说出了原先说过的话,但这次声音里透露着自信和欢喜。
  他也跟着笑了,那意思明显表明:你说得不错!
  小不点再次从他的嘴里听到的赞扬自己的话,心里那个美呀!心情好,小不点的笑就格外灿烂。他就这个样子,高兴就笑,不高兴就撅嘴,要不咋叫小不点呢?他的面目表情变化当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心里也挺高兴的,但觉得小不点的脑筋动得还不够,尤其是思维始终停在浅层次上,还是需要敲打敲打,于是他收住了笑容,说,你回答得太笼统了,看看能不能想出更准确的答案?
  小不点还在兴头上,想都不想地说,知彼知已,百战不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难道你以为你回答得就天衣无缝吗?他学着小不点的腔调说道。
  小不点虽然被逗乐了,但小不点从他的神态得知,他的话里有话,就皱起眉头。可想了一会儿没有想出所以然来,就说,老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告诉我答案吧。
  他认真地盯着小不点,一字一顿地说道,总督促你看书,你总爱当耳旁风。你是用田忌赛马的办法赢的我。
  田忌赛马?小不点显然第一次听说,眼睛睁得大大的。
  这个典故《上下五千年》里有,你回去可以到连里阅览室找来看看。接着,他简略地给他说说了大概内容,特别提到了给田忌出主意的孙膑,并说,孙膑跟孙武一样也写了部兵法书,要想开拓视野,这些内容都需要认真看的。
  在小不点的眼里,他原本就是个憨厚的老大哥,跟他在一起心里踏实,没有想到的是自从连队参加演习走后,这位让人信赖的老大哥,却充当起了老师的角色,经常从方方面面引导他。这些润物细无声的话语,慢慢地被小不点吸收,他的精神骨格有力量了。
  他俩往连队走去,小不点的脚步轻快有力,而他的脚步却是稳重有声。
  士兵不总是这样散散漫漫的,只有在留守期间,才可能有这样的空闲,但就是像这样让人看似散淡的时光里,却也让有心的战士注入新鲜的内容,在不知不觉间摧生着希望和生长。

 二
  太阳快落山了,这时它却回光返照似地格外鲜红,四周的晚霞像一块块微微摆动的红绸子,好久不散。可能要让人们多享受一点美好的时光,夜晚显得大度从容,在最后一抹晚霞完全消失后,才踩着繁星,悄然到来。
  夜晚仍延续白天的好天气。天,瓦蓝瓦蓝的,像条无边无际的大河,那弯新月像一叶小舟慢慢地划行着,而一颗颗不停地眨动着调皮眼睛的星斗,像一盏盏温暖的渔火为它照着划行的路。这样美好的夜晚,秋虫也格外兴奋,花丛里、草棵中的蛐蛐的叫声清脆悦耳,反倒让夜晚显得尤为宁静安详。
  这夜没轮到他站岗,可以睡个完整的觉了。他的床靠在窗户旁,望见那轮新月,听着秋虫的鸣叫声,心情却是复杂的。月圆时,他的旅生涯多半该画上句号了,由最初的歪打正着来当兵,到现在的生出的留恋,这个过程他走得刻骨铭心。
  那年他高中毕业,本来没有复读,而是跟着父亲到县城里打工。一天晚上,突然接到村主任的电话,让他立即回村准备参加征兵体验。体验?体什么验?正在舔着吐沫星子数票子的父亲手哆嗦一下,一堆钱散了一褥子,没好气地说,不说是主任的儿子早就把名额占上了吗,咋变挂了呢?
  在父亲的摧促下,他只给村主任打了个电话,主任说,你老马家有福呀,我儿子昨天收拾房子时腿摔骨折了,看你有出息,让你白捡了个金元宝。
  跟他说,咱不要这个金元宝,谁爱要谁要。以前啥好事能轮到咱,这回到想到咱,咱不去!父亲在一旁手舞足蹈地喊着。他就想把手机给父亲,让他跟主任说,别看父亲跟他大耍威风,让他同村主任像是让他做违法的事似的,他又是挤眼睛,又是摆手,就是不敢接电话。
  富宽,你说什么呢?嗯?!村主任无疑是听到了父亲说的话,叫着父亲的名字吼道,富宽,我告诉你,你要是阻挠你儿子当兵,有你好果子吃,政府收拾你时,可别找我!吼完,电话拍地一声放下了。
  父亲无声地摊坐在铺上,先前数钱时的欢喜劲早不见了,一脸苦相地把钱卷巴卷巴塞进上衣口袋里,瞅着儿子说,这可咋办呀?你要是当了兵就只能眼着大把大把的钱,从咱眼前溜走呀!
  他也压根没有当兵的打算,这个消息着实让他大为吃惊。跟着父亲打工,虽然苦累,但汗水没有白流,钞票没有少挣。兜里有钱,心里踏实。按照父亲的远景规划,再累那么几年,就在县城里买楼房,也过过城里人的生活。可村主任的一个电话,好像把他们正做着的美梦击碎了,而父亲又是个家里横的角色,一到往前冲的时候,他准往后缩。而村主任代表着一级组织,让你体验,你能不去吗?这时,他突然想起了同学王伟,他说过今年去当兵,就想听听他的想法。
  电话打通了,当王伟得知村里让他参加体验,毫不掩示兴奋之情,你小子可真有福,没有动用人脉资源,好事就送上门来。男儿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你高兴还来不及,愁眉苦脸地干啥?这回可好了,咱俩能一起当兵多好呀,说不准能分到一块呢,同学加战友,真是亲上加亲呀!
  王伟的话,让他的心多少落了点底,但还是苦着脸说,你各方面都比我强,我哪能跟你比呀?我是个半掉子高中生,当了兵也是个大头兵,又有啥意思,还不如打工挣钱实惠。
  王伟的叔叔是部队一个连长转业的,他对部队的情况了解的多些,闻听他这话,就提高嗓门说,军队可是个大学校呀,正因为你以前本领没学好,才需要到大学校里补课呢;军队又是个大熔炉,正因为你还不是块好钢,才需要到大熔炉里炼冶一番。这么说吧,你要是当了兵,肯定比你打工懂得多,学到让你终身受益的本领!再说了,如果你不参加体验,你是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弄不好是要吃官司的!
  王伟最后的话吓得他激棱一下,终于在摇摆中稳住了神。
  讨得了什么主意?其实,父亲听出了大概,这是明知故问。
  他瞅了父亲一眼,没言语,而是动手收拾衣物来了。
  尽管父亲不情愿,尽管他的思想准备不充分,但事实是他穿上了军装。他没能与王伟在一起当兵,王伟去了他叔叔原来的部队。他是农家子弟,又有打工的底子,肯吃苦,又有韧劲,尽管军营生活对是全新的、陌生的,他却很快地适应了。一天下来,他不但没有感到腰酸腿痛,倒还觉得有一半的劲没有用呢。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尽量做好什么,干部骨干都挺喜欢他。他又因为沉静寡言,爱用无声的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战友们也挺爱与他在一起。
  在三个月的新兵生活里,他过得可谓顺风顺水,有几次还登上了新兵连光荣榜。如果不当兵,一个年轻的农民工哪会有这样的露脸事呀,他渐渐地爱上了军营!
  新兵下班,他成了一名轻机枪手,与新兵战友分开,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一起无拘无束地开玩笑了,这多少让他有些失落。他是班里的唯一一名新兵,出个公差什么的,不用班长指派他就麻溜地去了,班里的卫生也几乎让他一个人承包了。这样始终坚持着是累点苦点,但从战友的友善目光,他读出了自己的份量。不管是本班的,还是外班的;不管是本排的,还是外排的,对他都很好。这让他感到挺满足,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真的挺舒心,舒心比什么都强。只有训练,他在同年兵中并不是太靠前,但他肯用力气,对他这样的训练成绩,班长骨干从来没有怎么为难他。班长对他说的最重的话,也不过是,你别的都不错,要是训练成绩上来了就更好了。班长也试图通过指导,使他的训练成绩提高上来,可就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进步也还是不明显。
  他为此也着急上火,挤时间苦练。都说功夫不负苦心人,可他下的功夫不算少,成绩还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一个老兵见他发愁,开导他说,我也是农村兵,也想凭着过硬的素质,能在部队谋个好前程,可我就是干骨头不长肉,年底我根本转不上士官,也不找也不闹了,已做好了复员的准备。我看你跟我也一样,只要在服役其间没有偷懒耍滑尽了力,离开军营时也算无怨无悔了。
  老兵的话被他在自己的嘴里反复嚼了嚼,觉得说得没错,认为老兵的今天也很可能是自己的明天。虽然自己的结局似乎有了答案,但他没有因此消极怠工,训练时仍然开足地投入。用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来形容他的心态和状态,倒恰如其分。
  第二年,他成了老兵,按惯例干细小工作,他完全有资格当甩手掌柜了,可他就是闲不住。同年兵见他这样,很不以为然,多次提醒他,你都老兵了,得有个老兵的作派,咋还像当第一年兵那样啥事都风风火火地出力呢?这样下去新兵该不拿你当回事了,再者说了,细小工作是给新兵表现的机会,你老跟他们抢什么?
  他把同年兵的好言相告当成了耳旁风,仍然我行我素。有时新兵不爱动,他则像老大哥一样自动地伸把手,把该干的干好。说来也怪,他这样啥事都干,新兵不但没瞧不起他,反倒跟他都很亲近,私下里都称他为老大哥。他对这个称呼感到很受用,自己是个独根苗,能有不少弟弟他能不高兴吗?
  小不点跟他不是一个班的,就因为他像个老大哥,有些掏心窝子的话,只跟他说。一次,小不点神神秘秘地把他拽了出去,来到大杨树下见没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相片,老大哥,她是我高中同学,我当兵后她对我挺有意思的,你帮我参谋参谋,我想跟她处对象,你看成不?
  他接过相片。姑娘长得水水灵灵的,大眼睛双眼皮,两个浅浅的酒窝在笑脸上显得格外好看。他端详了一会儿,似乎有了自己的判断,就问,人家很漂亮了,上学时她身边肯定有不少追星族吧?
  那还用问,少说也有一个排吧!小不点的语气里透着自豪感。
  上学时,你肯定对他动过心眼吧?
  小不点的目光暗了一下,如实地说,动心思没用,人家根本不理会我,我属于单相思。
  他咧着嘴笑了笑,又按照自己的思路说,你想过没有人家以前一直对你不感冒,怎么会因为你当了兵,突然向你释放出了爱的信号?
  这个好解释,因为我是军人,跟我相处有安全感。
  他明亮的目光告诉小不点,回答得不错,但小不点还是听到了他的下面问话,你觉得你能给人家什么安全感?
  这个问题似乎是小不点从没想过的,张了张嘴,却没吐出一个字来,倒是用锥子一样的目光急切地盯着他。
  看到对方着急的模样,一种被战友们称之为老大哥式的笑容又爬上了他的脸上,然而又一点点收住了笑意,说,人家在意的安全感,就是在军营养成的过硬素质,它是一笔看似无形实则管用的财富。说到这里,他更加认真地看着小不点,小不点被看得在些发毛,但他明白,老大哥下面的话肯定分量不轻,也格外认真地等待着。
  只听他说道,看来你对她也动了心,不然也不会向我讨主意。如果你想收获到爱情的果实,就要提高自己,再也不能向现在这样了。
  小不点眨巴着眼睛想了想,不知不觉地吐了吐舌头,这是他的习惯动作,一旦遇到难事他都这样。
  他知道他聪明,最大的毛病是没有恒心,就想再敲打敲打他,于是接着说道,你接受能力快,反应快,你的毛病你自己清楚,这个毛病必须改,要从现在就改起,而且要改得干净彻底。
  小不点再次不知不觉地吐了吐舌头,却狠狠地说,改!
  他也知道小不点贪玩,不经常提醒他,他又会回到老路上去,所以就时不时地敲打他几下。
  一个双休日,小不点又把他单独叫了出去,又来到那棵大杨树下,犹犹豫豫地拿出了几页纸,红着脸说,老大哥,你帮我看看我写的情书。
  看战友写的情书,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手有点不听使唤,正在下看还是不看的决心时,却听小不点着急地摧促道,人家相信你,你却端起了架子,快看呀!
  他粗粗地看了一遍,还没等开口,小不点就从他的脸上读出了不满意的表情,于是他的眼里写满了问号。
  他估模他已猜出了自己的意见,就开门见山地说,信里写的都是对她的爱慕之情,她可能被你的爱风吹得很高兴,但她对你的所思所想,你的收获,都不了解,怎么能烯起她对你的爱情之火呢。不如这样,你在信中多写些你自己的事情。她对军营是陌生的,读了你的信将了解军人、理解军人,同时也会对你产生更深的爱。
  他没有谈过恋爱,当说完上面的这些话时,自己也笑了,没有谈过恋爱的人,倒像模像样地给正在谈恋的人当参谋,是怪有意思的。小不点却由始至终都很认真地听着,见他的嘴不再震动了,才恍然大悟地连连点头,不住嘴地说,老大哥,你说到了点子上了,听你的。
  
  在他的思想信马由疆狂奔的时候,新月早以从窗口能看到的地方划走了,蛐蛐可能演奏累了,叫声也渐渐地小了,困意也像雾一样向他遮天盖日地涌了过来,他不想与睡神战斗,就告诉自己,睡吧,好好睡个觉,明天的太阳还是新的。
  
 三
  
  他在当兵的第二年只剩下了个小尾巴时,才突然意识自己在部队的时间可能不多了,这时想到了自己的去与留的问题。把留的理由放在天秤的一端,把走的理由放到天秤的另一端,走的那端把留的那端顶得高高的。他试着做了几次,结果大同小义,于是轻轻地叹了口气,在他的脸上难得一见的失望表情显得格外深刻。
  但这种表情只在他的脸上停了几个小时,就不见了。人得有自知之明,他明白,连队需要是精英,像自己这样不前不后,留与不留对连队的建设影响都不会很大,所以光一厢情愿,只会影响自己的工作,倒不如像往常一样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当真的到了离队的那天,才能没有遗憾地走。
  每年到了战士复员的时候,面对走与留的问题,很少有战士的思想不产生波动的,这时干部骨干都要费不少唾沫星子,没完没了地说那些平时都说得有些乏味的车轱辘话。可连队干部倒像是忘记了他似的,只是在临近复员的前两天,指导员才找了他。还没等对方开口,他倒态度十二分诚肯地说,指导员,你不用做我的工作了,我自己掂量来掂量去,明白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改转成士官。指导员,你放心,在我离队之前会像以前那样工作训练的,不会给连添任何麻烦。感谢连里的培养,我复员也不忘在连里养成的好习惯,当好咱连的编外兵,就算不能给连争光,但绝不会给连里摸黑的。
  他说的这些话,肯定是指导员压根没有想的,静静地听完,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目光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特别舒心地笑了,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说,你真是个让人放心的兵呀,大家没有看错你!
  他被指导员的笑感染了,也坦坦荡荡地笑了。
  在接下来他以为自己的军旅生涯进入倒计时的时间里,没有一点波动,几乎跟当新兵时的状态差不多,熟悉他的战友知道他的秉性,见他这个样子心里多了层佩服,不熟的以为他对选改士官心里已有底了,才这样踏实。不管别人解读他,都对他没有产生任何影响,他的表情是平静的,内心也如此。这不仅他有着自知之明,也与父亲没给任何奋斗目标有关。
  最初对儿子当兵,父亲是不同意的,认为当兵影响了他的致富计划,但见儿子坚持,也没有强烈反对,因为他知道如果儿子不当兵,这辈子见到的恐怕只能是巴掌大小的一块天,当了兵接触的人多,也长了见识,况且凭儿子的本事在部队也就待两年后便复员了。等回来了,儿子也就不会再折腾,只能一心一意过日子了。所以在极其有限的通信和打电话时,父亲从不问儿子干得怎么,只是每次不忘了嘱咐儿子注意安全。儿子当兵快满两年了,从来都是儿子与父亲联系的,父亲却破天荒地给儿子打了电话,在电话里父亲告诉儿子,你当兵这两年见识了世面,身体也壮实了,回来就跟我打工,现在钱不太好挣,但只要肯卖力气倒不愁挣不到钱。儿子也爽快地答应了父亲。这时,儿子的眼睛酸酸的,老实巴交、省吃俭用的父亲在这两年里不定受了多少苦呢,自己复员后一定少让父亲操心,多担些生活的重担。
  在离复员时间只有最后一个双休日时,他将自己的当兵两年的家当收拾好,放进一个大提包里,他拎了拎,虽然很轻,又似乎觉得很重。这时,他的心情是复杂的,是对军营生活的留恋,还是对未来的憧憬,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生活里充满了无数个可是,这个可是在连里宣布复员名单的军人大会上,出现在了他的身上。当连长宣布完,他愣住了,怎么没有自己呢?在这庄严的时刻,自己始终在听呀!解散了,他还呆愣愣地站在原地。
  你转上了士官,怎么还不高兴呀?指导员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才让他相信自己真的转上了士官。但他反倒感到像欠了连队一笔债似的,怯生生地问指导员,我够转士官的条件吗?
  指导员被他的话逗笑了,反问道,你不够条件怎么转上士官了?指导员收住了笑容,表情真诚而严肃地说,同意你转士官是连里的一致意见,希望你始终保持这样的工作劲头,好好干下去。
  他回到班里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父亲打个电话。父亲的反应跟他不相信能转上士官一样,也不相信他没有复员,喊着问,你真没回来?他有些得意地告诉父亲,我不但没回来,还是士官了。这话更让父亲糊涂了,你不是虎弄爹吧,你才当两年兵就是官了。他知道父亲不明白士官跟官的区别,就解释说,士官不是官,士官比士兵高一级,拿工资了。
  父亲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好像怕儿子说谎似地再次问,你真是什么官了?儿子怕自己解释父亲还不相信,就把电话递给了排长,请排长帮助解围。排长接过电话,郑重其事地说,叔叔,我是你儿子的排长,你儿子说的是事实,他干得不错,连队把他转为士官了。
  
  他转上士官,没当班长,没当副班长,连个骨干都不是,仍然是个白丁。可他在战友们眼里的地位倒是挺高的,私下里比他年龄小的都称他为老大哥,闲暇爱围着他吹吹牛皮,砍砍大山。谁要是心里有解不开的疙瘩,也爱向他讨个主意。这么说吧,他有时起到了班长骨干、甚至干部起不到的作用。
  在自己能支配的时间里,他养成了端坐在马扎凳上看看报纸、读读书的习惯。他最爱读短诗和小散文,遇到感染自己的内容就抄下来。班里那本《古代军旅诗赏析》,几乎成了他自己的书,不知看了多少遍。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像剑寒花不落,弓晓月愈明。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色。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这些诗句给了他无限的想像空间,也让他心潮澎湃,心想,在和平时期,共和国的旗帜上虽然没有我血染的风采,是因为没有战事,老天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如果有战事,我可以视死忽如归的
  晚饭时下起了雨。雨,是冷雨。雨滴虽然小,砸在脸上疼痛感却很鲜明。饭后,他一直在外面站着,雨水渐渐地打湿他的头发,后背也湿了一大片,才回到班里。这恐怕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雨了。一场秋雨一场凉。这场雨过后,树叶落得更多了更快了,用不了几天,打扫落叶的任务也许就该完成了。他坐在铺位上,还在望着窗外静悄悄地落着的雨,又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老大哥,发什么呆?小不点的话声将他拉回到现实中来。
  他爱惜地看着小不点,眼睛在问,你有什么事?
  小不点挨着他坐了下来,发现他的衣服湿着就摧促说,赶紧换衣服,小心感冒了。
  他满不再乎地笑了笑,浇了这点小雨就淋感冒了?笑话!我小时候就跟父亲风里来雨去的习惯了,上学被雨浇得落汤鸡似的更是常有的事。现在又有在部队磨练的底子,怎么倒金贵起来了呢?
  见他无动于衷,小不点就说起了自己想问的问题,老大哥,你帮我设计一下在部队发展的路线图呗!
  看着小不点一幅严肃认真的样子,他无声地笑了,哎,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咋的?真让我想没到呀!
  老大哥,你别笑话我呀,赶紧帮我设计一下。小不点非常急切地说道。
  他猜出了小不点的心思,但嘴里却说,你是想让我帮你往好里设计,还是往坏里设计?
  小不点用肩膀顶了一下他,不满地说,当然是往好里设计了,往坏里设计找你干嘛!说完,小不点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脸,仿佛他的脸上正在写着答案。
  小不点终于想正事了,这让他更喜欢他了,但要让他给他指路,这个真难住了他。因为他一路走来,也从来没有设计什么呀!
  约模过了有五六分钟,见他还不开口,小不点又急急地摧促道,老大哥,你倒说话呀,我到底怎么发展才好啊?
  他再次抬起头,看着小不点那个认真的劲又不好啥也不说,只得开了口,我看你就听干部的话,好好提高本事就行。
  这个回答显然跟小不点的愿望相差太远,果然又听小不点说道,老大哥,人家真心实意地跟你讨主意,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地对付我呀!
  他又想了想,说道,我真的不会给你开个什么管用的方子?我看,对你来说有三条做好了,你就错不了。第一条,要有恒心。你很聪明,但做事没长劲,喜欢蜻蜓点水。有志者,立志长;无志者,长立志。第二条,就是把训练提高上来,你当兵快一年了,第一年兵不参加演习全团也不多。你没去,说明你的训练还有不少差距,要在冬训时迎头赶上。第三条,就是加强学习,没事时多看看书,看书才能开阔视野,才有后劲。
  他没有想到自己一口气能说了这些话,思路一下打开了,也渐渐地兴奋了起来,接着又说道,我从当兵到现在从来没有搞过什么自我设计,就是按着连队的思路走。我一直是这么做的,当不了了磨刀石,就要当一个称职的垫脚石。
  说到这,他紧紧地闭上了嘴。小不点也没有再追问,仿佛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洗漱完,离就寝还二十来分钟,他突然迫切地想要给家里打个电话。父亲在外打工,接电话的只能是母亲。电话播通后,过了好一会,果然听到母亲略显疲惫的声音,这晚了你咋才想起打电话?
  每次听到母亲的声音,他都很温暖,母亲不管是高兴还不高兴,只要听到母亲的话,就像在母亲身边一样。他没有接母亲的话茬,而是顺着自己的思路,问着想问的问题,妈,地里的庄稼都收回来了吗?
  收回来有几天了。今年的年景还不错,苞米的穗子不小,高粮的穗子也挺大,就是谷子差点,可咱家种的也不多。
  由于父亲打工,收割庄稼主要靠母亲一个忙活,往年收割得都比别人家慢,今年怎么这快,想到这,他问母亲,今年咋比往年麻利,请帮手了吧?
  母亲在电话那端没有马上回答,沉静了一会才传声音,这不你父亲在家嘛。
  只有到了冬天,父亲才回家,这时是最忙、也是挣钱最多的时候,父亲怎么会放着大把的钞票不挣,回到里收庄稼呢?一种不祥的念头在他的脑里冒出了来,就迫切地问,妈,我爸怎么了?
  儿子给你打电话,告诉他家里平安无事就行了,啰哩啰嗦唠叨个没完,不浪费电话费呀,你在一边待着去,把电话给我。电话那端传来了父亲的喝斥声。母亲向来是怕父亲的。
  他虽然对父亲的感情远没有对母亲的强烈,但想知道父亲的情况,只好忍着不满的情绪,问,爸,你别对母亲发火,打电话用不了几个钱。我问你,你生病了吗?
  父亲干干地笑了笑,没事,就是不小心,从脚手架摔了下来,摔伤了左手,不重。这属于工伤,在家养伤还给工钱,又能收庄稼,挺好的。
  他十分清楚,父亲的伤绝不会像他说得那样轻描淡写,但究竟伤到什么程度,他是看不见的,只以干着急。他没有别的办法,但他以从来没有的态度对父亲命令道,听我的,明天一大早就到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好好治治,别留后遗症!我不是每月都给家里汇了钱吗,你不能心痛钱!
  父亲也没想到儿子的态度这样强硬,有一会儿才说,但这次态度却不再像以前那么生硬了,好,明天我就去医院,你放心吧。停了停又问,你是不是今年该复员了?
  这回轮到他沉默了,足足有一两分钟,才回答父亲的话,按说是该复员了。
  父亲没有再问什么,只说了句,你还是听领导的吧,如果让你继续干就干,让你走也别赖着不走。
  放下电话,就寝号也响了起来,可这个夜晚,他注定要失眠了。
  吃罢早饭,没等响操课号,他就扛着工具向杨树林走去。
  老大哥,等等我!听到小不点的喊声,他站住了。
  见小不点也带着工具赶了来,倒有些好奇。
  你用这样的眼光看我干什么吗?
  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吗?你怎么也要打扫分担区呀。他这样回答小不点。
  他没有忘记,连队演习前明确打扫分担的任务由他俩负责,是他不让小不点干的。
  第一次打扫分担区时,小不点望着这一大片杨树林,先是咧了咧嘴,不一会却想出个鬼点子,得意地对他说,老大哥,每天都来打扫多费劲,不如爬到树上用扫帚打树叶打下来。说完,小不点美滋滋地望着他,那表情像是在说,我聪明吧?
  他像是很痛苦地咧咧嘴,说,树叶没有到该落的时候,你强行地让它落下来,它多难受呀。再说,你不扫分担区干待着呀?
  小不点不以为然地瞅了瞅他,干啥不行,比如训训练,比如看看书。
  这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小不点见状以为自己的话引起了对方的共鸣,非常有成就感地笑了,没想到他却说,这样吧,分担区由我承包,但你每天必须按照你自己定的计划学习训练,隔一段时间我要考你,如果达不到要求,可别怪我不客气!
  小不点吐吐了舌头,作茧自缚的痛苦表情格外强烈。他看在眼里,既喜欢他的聪明劲,又不喜欢他的干什么没长劲,也想在留守期间好好地帮助帮助他,于是撵他说,就这么定了,你干你想干的,打扫分担区的任务归我。从此,小不点再没来打扫分担区。
  是你昨晚的那些话起了作用呀!小不点跟他边肩并肩地走着边说道,老大哥,昨晚我没怎么睡着,一直在想你说的话,你的话看似像一碗白开水,却很道理。再说了,分担区本来是咱俩的,这些天净让你一个人干,我好意思再闲着呀!
  小不点能有这样的变化,让他感到很高兴,就说,昨天你让我帮你设计人生,说明你学会了思考,由被动作为到主动作为了。
  听到表扬,尤其是老大哥的表扬,小不点心里那个挺美呀,就笑逐颜开地问,老大哥,你在我的眼里是成功的,我也想走你的路。
  他笑了,你这么想是对的,但你不要按照我的轨迹走,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你比我有知识,比我聪明,应该走得更远。但有一条要记住,也是我从书里看到的,人最好是沐浴在精神之光里,才能找到热生命的种种理由。
  小不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轻地皱起了眉头,仿佛在认真地消化着他的话。
  他也默默地往前走着,可现在他的思想特别活跃,昨晚得知父亲摔伤了左手,他一夜都在想着家里的事,以前他对母亲亲,对父亲不够亲,父亲的少言寡语,父亲的没有主意,都使父亲形象在他的心里打了折扣,但昨晚改变他对父亲的认识,觉得父亲是很了不起的,父亲对生活从不抱怨什么,像一条老黄牛似地无声无息地劳作着,生活在他的无声无息的努力中悄悄地、一点点地改变着,而自己都这么大了,还没能为父亲分担过什么,这让他羞愧难当。他想好了,如果部队需要,让他留下来,二话不说坚决服从;如果让他走,也二话不说,坚决走。在部队,一定还像以前那样好好地干,要是回家,就担起家里的担子,让父母多享享福。不管在哪,每一天过得都有滋有味。
  因为昨夜的那场雨,黄灿灿的叶子落得比以往多,比以往快。没有风,它落得很静,像雪片样无声无息。它在树技一心一意地绿过了,如今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又投入到大地母亲的怀抱,它应该是无怨无悔,心满意足的。他呆呆地看着纷纷扬扬的落叶,眼里仿佛燃烧起了一团熊熊的火焰·······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