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常君 来源:  本站浏览:789        发布时间:[2015-11-02]

 


    听见没老太婆?才刚儿门口那个姑娘给咱鞠躬祝咱观影愉快呢。嘿嘿,今个儿咱他娘的也好好当一把上帝!走!跟俺来!
  对对对!就是这个屋,六号厅。俺事先来看过了。
  来,老太婆,俺领你好好参观参观。怎么样?这屋够气派的吧?比前儿个俺看电影那间大老鼻子了!你看看这间量儿,有三间房大小了!这么多座儿,坐满估摸能坐个百八十人的吧?一会儿让你好好开开眼,见识见识啥叫3D电影!啥叫3D电影?不懂了吧?3D电影就是戴眼镜看的电影!戴眼镜看的电影就叫3D电影!才刚儿门口那姑娘不是给咱两个眼镜嘛,一会儿电影开演了啊咱把眼镜戴上,完了你再看,就跟真的一样!那子弹,在你眼皮底下带着风声嗖嗖直飞!那老虎,张着大爪子迎面向你忽地扑过来,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你问这么宽敞的地方咋就咱老两口子?没人还不好啊!没人清净!今个儿咱老两口子愿意咋说话咋说话,可着嗓门儿造,把棚顶震个窟窿,也没人管咱!今个儿这六号厅谁也不敢进来!对,今个儿俺就这么霸道!你说啥?吹牛?不信咱尬(ga四声)点儿啥的,从现在开始到电影演完事儿,准保豆大个人儿也不敢进来!嘿嘿,老太婆,实话跟你说吧。今个儿咱包场!这间屋咱自个儿说了算,你愿意坐哪儿就坐哪儿!哪儿看着眼亮儿咱就坐哪儿!电视里常说那句话咋说来着?等一会儿让俺想想,咋说来着?就在嘴边上,咋想不起来了呢?这脑袋!噢,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叫俺的地盘俺做主!
  啥?你问这么大的地方包场得跟咱要多钱?没几个钱,仨瓜俩枣的价儿!哎,老太婆,你说咱坐在哪儿好?依俺看,今个儿咱就坐在第一排!第一排敞亮儿,没遮没挡的,看得真亮儿!不中不中,俺听说看3D电影坐第一排迷糊,往中间几排坐效果最好。要不这么办,反正还没开演,咱先在第一排坐着。等一会儿开演了,咱换着地方坐,哪儿看着真亮儿咱就坐在哪儿!咱的地盘今个儿咱自个儿说了算!
  哎呀!才刚俺不是说了嘛,没几个钱。来来来老太婆,你先坐下试验试验。你看看,这凳子,一坐一个坑!比咱年轻时在人民电影院看电影坐的硬板凳喧乎多了。
  你咋还没完没了了?你这好打听的老毛病咋又犯了?老娘们儿家家的,不该打听的事就别瞎打听!
  咋了?不乐意啦?俺这么打马虎眼都没蒙过去,俺就知道你会打破沙锅问到底,俺不是怕告诉你你跟着上火嘛。你这一辈子仔细惯了,捡块豆腐都要合计合计,俺怕你心疼钱。俺可跟你说好了,俺告诉你你不兴上火,听见没?
  俺跟你从头儿说吧。前几天下河塆闺女婆婆一大早起来抱柴禾不是卡了个仰八叉嘛,俺跟你叨咕过,你知道的。这一卡坏菜了,一条腿粉碎性骨折,住院了。儿子媳妇听说了连夜从城里往回赶。俺听说闺女要回来,乐得一宿宿睡不着觉,掐着指头算他们啥时候到家。他们半夜下的火车,直接去了县医院。第二天一早,天还没大亮,俺就骑上洋车子直奔县医院。亲家母住院的第二天俺就去医院瞧了,那天也是骑洋车子去的,老胳膊老腿累得够呛。可那次去两腿嗖嗖生风,一点也没赶脚累。两三年没看着闺女,人比在家时可老了,脸上的褶子也多了。姑爷还在工地上干泥瓦工,闺女不在澡堂子给人搓澡了,澡堂子整天水来水去的,落得胳膊腿疼,现在在饭店卫生间当保洁,就是收拾卫生的。他娘的,一个茅房还得专人收拾。俩人伺候不了几天就得回城里去。亲家懊糟得耷拉着脑袋。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亲家母那岁数,一百天也好不利索,就亲家那病秧子的身子骨儿,伺候完亲家母再伺候秀儿上学,还有那几亩地,以后家里外头喂猪打狗的,真够他呛。俺陪着叹了一会儿气。问闺女建军两口子咋样。闺女说建军不和他姐夫在工地干泥瓦工了,嫌太累。俺说你弟从小就奸懒馋滑占全了。那两口子还在城里干啥?等着喝西北风啊!闺女说两口子买了一辆破洋车子,走街串巷吆喝给人擦洗油烟机。俺问活儿咋样?有人擦吗?闺女说,猫一天狗一天的。有时一天能擦一个,有时候好几天没一个活儿。闺女从包里拿出一个坎肩让俺试试合身儿不。俺一听就急眼了,说你没看见柜里你妈给俺做的好几套棉衣裳,连棉裤带棉猴儿的,穿到死都穿不完。闺女说那坎肩是羽绒的,穿着轻巧又暖和。说完又给递给俺几盒治腰腿疼的保健品。俺说竟瞎整!买这玩意干啥!这玩意就是糊弄人的,啥用也没有。闺女说城里人都吃。让俺也吃吃看。末了又给俺一张纸片片。俺问这是啥?闺女说是《智取威虎山》的电影票,说她去商场给婆婆买纸尿裤,看见正在上映《智取威虎山》,就给俺买了一张票。说俺们这一辈都有《智取威虎山》情结。俺低头一看你猜多钱?50元!俺急眼了,让她麻溜儿把票退了。俺说爹知道你孝敬,可也不能花这大头钱啊!前些年俺和你妈起个大早推了一手推车白菜到集上才卖50元钱。再说《智取威虎山》又不是没看过,俺和你妈年轻时就看这个样板戏,戏词俺和你妈都能倒背如流!闺女说,这个不是从前的样板戏,是新拍的3D电影。听说跟真的一样。俺说几D也不去,这不是拿钱砸鸭脑袋嘛。闺女让俺好一顿数落。姑爷蔫了咕叽地来了一句,不去看票就瞎了。这下俺蚂蚱眼睛长长了。俺没咒念了,只好去了。俺藏了个心眼儿,想把票退了。凭啥不给俺退,俺又没看。早些年站前那个人民电影院还记得吧?早扒了,现如今就在原来的地方盖了五层楼的商场,一到四层卖啥的都有,五层是饭馆子和电影院。来到卖票的地方,俺掏出电影票,对卖票的小姑娘说,俺要退票。卖票的小姑娘说的跟姑爷说的一样,电影票售出不退。俺拜年嗑说了一大堆,那个卖票的一点也不开面儿,死活不给退。不给退俺也有招儿。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了?俺便宜点儿卖给来看电影的!俺踅摸了一圈,问了好几个人都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便宜点儿也没人要。他娘的,真是邪门儿了!眼瞅着电影就快开演了,俺没辙只好进了放映厅。没看上多大工夫,俺腾地一下站起来,掉头往外走。到了门口跟把门儿的说,退票,俺先不看了。把门儿的小伙冲俺直笑,还是那套嗑儿,电影票卖了不给退。俺好说歹说也不行。俺一寻思,俺这时候不看了,那50块钱就是打水漂了,连点儿响儿都听不见。没招儿又回来接着看。
  你又说俺驴脾气犯了,虎了吧地退什么票?俺是想回家带你来一起看!一看开头一眼望不到边的林海雪原,俺就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在你老家第一次看见你!俺按不住性子了。这电影,咱老两口子非一起看一回不可!
  从县城回来俺就寻思好了,明天带你一起去,咱老俩口子好好看一回《智取威虎山》!
  第二天,俺起了个大早骑上洋车子直奔县城。到了电影院看都没看掏出一百元钱,啪地一声拍在柜台上,对卖票的小丫头说,来两张《智取威虎山》的票!卖票的小丫头说,对不起,《智取威虎山》已经下映了。这下把俺整迷糊了,俺问,下映了?啥叫下映?小丫头说,就是不让演了。俺一听就急眼了,说昨个儿还演得好好的,虎了吧的咋就不让演了?小丫头说不让演了就是不让演了。俺一听来劲儿了,把你们领导叫来,凭啥不让演了?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儿朝面儿了,说他是电影院的经理,有什么事可以跟他说。俺说俺要看《智取威虎山》,为啥不演了?那个经理说影片确实下映了。不过您老要是想看可以点映。俺问啥叫点映?那个经理说,就是包场。不过就是费用贵点儿。俺问多钱?那个经理跟几个人凑在一起,嘀咕了一会儿,回来跟俺说要一千八。俺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啥?一千八?俺都土埋半截子了,啥不明白,跟俺扯哩哏儿棱,当俺是土老帽,忽悠谁呀?那个经理说,您老这可是包场,俺一个人也不会放进去,等于整个放映厅都是您老的了,您愿意几个人看几个人看,坐着看,躺着看,您老说了算!没人管得着。您老看看俺们影院的环境和设备.接着跟俺吹了一遍他们电影院,采用什么尖端设备,一大串名词,俺没记住。俺说,那也不能那么贵!那个经理说,您老点映的可是3D片啊!3D片您老没看见过吧?那画面那效果俺没好气地堵了他一句,俺昨个儿刚看的!那个经理顺杆往上爬,说一看就知道您是个见过世面的,那更好了!俺就不用费口舌跟您老掰开细说了。3D包场,这个价儿,值!完了又告诉俺说,过一段时间想包场点映都不可能了,他们的什么东西叫什么贝的,就是片子吧,要上交到上头去。俺一听傻眼了,说,俺回家寻思寻思行吧?那个经理说,您老要看可得麻溜点儿,最好最近几天。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俺回到家,歪在炕头上寻思着。你说包场吧,一千八,那可是去年俺一秋带半夏的收成啊!咱家那二亩地统共打了两千来斤苞米,一块钱一斤,卖了不到两千块钱。要是别的啥武打搞对象的片子,俺就不带你看了,可那《智取威虎山》不一样啊!想当初,就是那个样板戏给俺俩牵的线搭的媒。俺思前想后,一骨碌从炕头爬了起来,那3D电影,不就是戴上个眼镜。俺比量过,把眼镜摘下来啥也不是,跟平常看电影一个样。那俺还花那个大头钱干啥?干脆买副眼镜,再让孙子到县城租个《智取威虎山》的碟,咱老俩口泰泰呵呵坐在炕头上看那多美气!想到这儿,俺来了精神。喊了孙子一嗓子。孙子没搭理俺。俺又喊了一嗓子,孙子才搭茬儿,问俺干哈。这小子还记恨俺呢。你说那小瘪犊子都念初二了,一点也不知道用功。前儿个学校让去开家长会,俺去了一看,来开会的一个个都老天扒地老眉咔哧眼的,看样子不是爷爷奶奶就是姥爷姥姥。老师见了俺就跟俺告状,说张铁上课玩游戏机,老师批评也不改。俺这个来气啊!这小瘪犊子这是要欠揍!为了玩游戏机挨老师尅,真出息个暴!俺气得悟了豪风的,寻思回家摁倒削他一顿。你猜他咋地?还没等俺动手,那小兔崽子竟然跟俺拉梗,小脖颈梗得柳么享直的,根本不愤你。唉,现在一家一家爹妈都出去打工,把孩子扔给老的,一点也不服辖管。说轻了他把你的话当成耳旁风,说重了,指不定给你作出啥祸来。广顺那孙子去年不就甩剂子离家出走了嘛。爹妈从城里跑回来,工也不打了,撒开网大找了好几天才找到,吓得广顺打那以后大气不敢出。你说这小子不好好念书,长大了咋整?跟他爹妈一样到城里打工去?如今转山营子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没几个在家的,都去城里找爹妈打工去了。一年到头苦巴苦业的,能有个啥出息!
  这扯哪去了?刚才俺说到哪了?噢,对对对,说到俺问孙子坐在炕头儿上咋能看3D电影的事。俺问孙子,孙子头也不抬地说,好办,很容易点的事。俺一听心急火燎地问,咋整?是不是买个3D眼镜?孙子说,买副3D眼镜是小事。爷你还得办件大事。俺问啥大事。孙子说置办一套家庭影院。俺不明白啥叫家庭影院,不过俺寻思便宜不了。你寻思寻思,家庭影院,在家看电影,那还能便宜?俺问得多钱。孙子说,不贵,一般便宜点儿的要四千五千的,顶级的要百八十万。俺冲孙子一瞪眼,滚犊子!孙子冲俺一伸舌头,说,那俺也没辙了。在家看3D电影这条道行不通了。俺睡不着,翻来覆去烙了大半宿的饼,天傍亮儿时,俺一咬牙一跺脚豁出去了,包场!
  俺就知道你得心疼钱。俺不想告诉你,你偏要打听。好了好了,别核计了。钱已经给人家了,想要是要不回来了。一千八是贵了点儿,俺教你个招儿,你这么想,你就当去年年景不好,遇上了大旱,百年不遇啊,一粒粮也没打回家来;再不就当是俺吃五谷杂粮有病住院了。这俩钱儿还不够住两天院的呢。亲家母住了三天院,五千多元打水漂儿了。呸呸呸,俺这臭嘴,该打!俺这不是打比方,让你心里舒坦好受些嘛。俺有招儿把钱挣回来你信不?不信?俺告诉你吧,明年俺包几亩地这钱不就回来了嘛。现如今咱转山营子有一多半人家种地困难,青壮劳力都跑到城里打工去了,剩下老的老小的小,哪个是种地的料。后山头刘四家在转山楼子有四亩来的山地,儿子媳妇不是常年出去打工嘛,剩下刘四一个人在家,走道都齁喽气喘的,哪还能下了地。去年过年刘四儿子看见俺还问俺包不包呢。价钱仨瓜俩枣的,够给他爸买药就成。你不用担心俺,俺这把老骨头还能扛一阵子。干不动俺少干,慢点干,你一天种一亩地,俺种五分儿,你三天完活儿,俺豁上五天,没个种不完的。好了好了,不上火了啊,听话。
  你看看,看看,俺还给你带来了啥?你最爱吃的倭瓜籽儿。如今的小年轻们看电影都爱买爆米花啥的嘎嗒牙,前儿个俺看电影旁边就有两个搞对象的,捧了个纸袋子咔嚓咔嚓吃个没完,闻着就腻歪歪的,那玩意能有咱这倭瓜籽儿有营养?你看俺都吵熟了,香着呢。来,俺给你剥,你尝尝。俺记得你怀大闺女那年冬天,害口,想吃点啥也没有。那时候家里困难呐。你就让俺给你炒倭瓜籽儿吃。俺把房前屋后种的倭瓜都用刀砍开,给你炒了小半洗脸盆。你吃得那个香啊!后来怀建军时条件比怀大闺女时好些,但手头也没多少余富钱儿。俺问你想吃啥,你说啥也不想,就是想吃炒倭瓜籽儿。俺知道你是在宽俺的心呢。老太婆,这辈子俺对不住你啊!你跟着俺苦没少吃,罪没少遭,就是没享过福。来世吧,来世咱俩要是还做夫妻,俺一定让你好好享享福。
  哎,灯灭了,要开演了。来,快把眼镜戴上,戴眼镜看真亮儿。你看看,这一眼望不到边儿的林海雪原,跟你老家差不多。老太婆,你还记得咱俩是咋认识的吗?那年,俺听说有人上黑龙江倒腾土豆栽子,那儿的土豆比咱们这边的好,不光个大产量高,而且又面又起沙。俺听说后就活心儿了。那个年代斗私批修、狠斗私字一闪念,哪敢明目张胆的呀!俺撒谎说走亲戚,偷摸买了一张火车票,来到了你老家。你说俺俩有缘不?俺觉得就是老天爷安排好了的,早把红线给俺俩牵好了。俺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雪,俺一进你们屯子正四外撒目时就看见了你。你穿着花棉袄,围着红围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圆脸盘红是红白是白的,让身后的雪一衬,那叫一个俊!俺当时都看呆了,心说俺的那个娘哟,这不是仙女下凡了吧。半晌俺才缓过神儿来。俺向你打听谁家有土豆。你说你们家就有。俺就跟着你往你家走。你在前面走,俺在后面跟着。那时候你梳着两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一直齐到腰,走起道来一甩一甩的。俺就又有点愣神儿。那天买完土豆天儿眼瞅着就擦黑儿了,你爹俺老丈人热心肠,说黑灯瞎火的往哪走,非留俺住一宿。那天晚上正赶上你们屯子演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俺一听嗓子眼儿就跟着痒痒了。俺一嗓子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俺看见你的眼睛就亮了。那年刚入秋,你就跟俺来到了转山营子,两千多里地啊!俺们这儿的人都冲俺竖大拇哥,说老张家二小就是有能耐,不光倒腾来了土豆,还倒腾来一个天仙似的的媳妇!
  啥?你让俺再给你来一段?杨子荣《打虎上山》那场?中!多少年没唱了,俺今个儿就卖卖力,给你比划比划!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
    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
    俺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
    迎来春色换人间!
    党给俺智慧给俺胆,
    千难万险只等闲,
    为剿匪先把土匪扮,
    似尖刀插进威虎山,
    誓把座山雕埋葬在山涧,
    壮志撼山岳,雄心震深渊,
    待等到与战友会师百鸡宴,
    捣匪巢定叫它地覆天翻!

  咳,咳。不行不行了,老了,现如今这腰也塌了,嘴也瓢了,牙也没剩下几个,也往外漏风了,底气也没当年足了。咋的?跟当年你第一回听时一样?跟童祥苓差不离儿?哈哈哈!那可差到天上地下喽!
  哎,这股节儿俺咋没看见?噢,这时候俺出去跟他们掰扯退票呢。这小栓子还挺各色不好摆弄。知道他妈哪去了吗?他妈叫青莲,被座山雕抢去做压寨夫人了。这和样板戏里可不一样,竟瞎编!你说现在电视里演的电视剧竟瞎编,孙悟空和白骨精还拉咕上了,搞上对象了,你说这不是驴唇不对马嘴,闹笑话嘛。
  演到哪儿了?杨子荣单枪匹马上山。等会儿老虎就来了!那段才叫惊险呢,把俺看得,大气不敢出,心都提溜到嗓子眼儿了。瞧见没,瞧见没,马先赶脚出来了,耳朵竖起来蹄子乱踢。老虎走道一阵风,牲口赶脚灵验着呢。来了来了,老虎来了!这节骨眼儿上枪还冻上了!你说这扯不扯!老太婆,你别跟着着急。一会儿你看老虎打马虎眼。杨子荣寻思老虎走了,靠在树上喘口气,那畜生爬上了旁边的一棵树,抽冷子从那棵树上扑了过来。看看,俺说的对吧?这畜生还他娘的挺有道眼呢。看见没?这畜生奔杨子荣那匹马去了!缰绳还套在了树杈上!这匹马不要成老虎的大餐了吗?没事,没事,老太婆,你别着急,看见没?那匹马自己挣开了。这回枪好使了,啥畜生都怕子弹!老太婆,你猜猜看,老虎这回被杨子荣打死没?你瞧着,瞧着。一会儿老虎抽冷子一个饿虎扑食扑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杨子荣一扣扳机打在了老虎的身上!看看俺说的对吧?你再快还能有子弹快?这家伙还想垂死挣扎呢。接下来该杨子荣跟着进山了。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默哈默哈
    正晌午说话
    谁也没有家
    脸怎么红了
    精神焕发
    怎么又黄了
    防冷涂的蜡
  
  哈哈哈,这几句台词还跟以前一样!哎,老太婆你记没记住那年公社宣传队排样板戏。演杨子荣那个演员不知吃了啥,临上场时坏了,蹿稀,连跑了好几趟茅房。座山雕问怎么又黄了时,那个演员咬着牙说,防冷涂的蜡。大家伙都笑开了。电影里也是这几句台词。俺们这个年纪的,这几句台词没几个背不上来的。
  哎,老太婆你还记得那时候都有啥电影吗?俺记得呢。俺给你数数。有啥《地道战》啦,《地雷战》啦,《小兵张嘎》啦,后来还有个外国片《佐罗》。你记得不?大哥家三小子看完《小兵张嘎》后跟老武家庆国打架没打过人家,回来后爬上庆国家房顶堵人家烟囱,害得庆国妈一烧火从灶坑往外呼呼倒烟。还有建军,看完《佐罗》回来学习人家佐罗蒙面,没东西把咱家八成新的被面子绞成一块块的,让俺好一顿胖揍。这帮败家孩子真能作!你说,那时候也没啥新片子,就是那几个老掉牙的片子翻来覆去地放。今个儿晚上在这个堡子放,明个儿晚上在那个堡子放,台词差不多都背得滚瓜烂熟。可一听说晚上大队放映电影,明明干了一天活累得浑身都散架子了恨不得扯猫尾巴上炕,立马不累也不乏了,借两条腿往大队撩。
  那时你比这个小白鸽俊多了。两条大辫子也比她的长,都耷拉到腰上了。一到晚上大队放映电影,只要你在大队门前一冒头儿,转山营子那些跟俺班对班一起长大的牤蛋子们的眼睛就直了。俺就喜欢带你去看电影,就稀罕让他们眼馋!公社放映队的大老宋那个人还行,老实巴交的,就知道放映电影。今年开春俺还在集上看见过他,跟几个老头儿靠墙根儿晒日阳儿呢。老喽,罗锅巴象的,人也堆睢了。跟他跑片的那个长得奔儿楼巴相的愣头青,姓啥来着?挺隔路个姓,想不起来了。那家伙不是个物儿,有点洗脸盆里扎猛子——不知深浅,没事就往你跟前凑嗒,还没话找话地跟你套近乎。有天晚上,那家伙骑着个破洋车子从下河湾跑片出来,俺抽冷子从高粱地里蹿了出来,把那家伙吓得差点从洋车子上掉下来。打那以后再来转山营子跑片,也不往你跟前转悠了。你寻思俺削他了,其实那天晚上俺真的一声没吭,那家伙就自己觉警蔫茄子了。嘿嘿,也不称上二两棉花纺一纺(访一访),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花儿,你记没记住,那年俺俩去公社看《庐山恋》。听说里面有亲嘴的镜头,俺就活心儿了。那时俺在小队当会计,俺撒谎说去公社办事,骑上洋车子前面带着建军,后面带着你劲儿劲儿地直奔公社。那时建军几岁?能有三四岁?估摸就那么大,俺记得还穿着活裆裤呢嘛,扔在家里没人带,小孩又不要票,俺就把他带去了。俺花了两毛钱买了两张电影票。你说那时候电影票多便宜,才一毛钱,现在可倒好,动不动嘎嘎新的半张大票就没了。话说回来,那时候钱可也真实,一个好劳力一年到头不舍得耽误一天工满工分,才能挣个七八十块钱,这还是不错的生产队,癞一点的生产队挣个三十二十就不错了。又扯远了,俺刚才说到哪了?噢,对对对,说俺带你去看《庐山恋》。俺俩像做贼似的溜进了电影院。到了电影院没看多大会儿,建军不是渴了就是饿了,再不就是粑粑尿,没个消停劲儿。还算对得起俺,到了男女主角亲嘴的镜头时,那小子还算消停。俺刚要看,你一只手捂住了俺的眼睛,一只手捂住了孩子的眼睛,说啥,怕闹眼睛!俩人亲嘴的镜头俺楞是没看见,白瞎两毛钱了。从电影院出来,俺凑到你跟前,悄声说,晚上俺要亲自演练一番。你瞪了俺一眼,说,没出息。哎哟,一眨眼,三十多年过去喽!
  哎,演到哪儿了?百鸡宴了啊!一会儿203就带人打进来了,杨子荣在里面接应。你看吧,老激烈了,坦克大炮都上来了。看看,是吧?
  唉,还有两天闺女就要回城里打工去了。前个儿在医院,俺问闺女过年你和你弟回不回来。闺女说建军不知道,她尽量回来。老太婆,你说俺这是咋地了?俺是既想让他们回来又不想让他们回来,这心里老矛盾了。你说回来吧,一趟千程百里的,车脚路费再加上买东西,没个三千两千的根本下不来。你记没记住,闺女第一年到城里打工,傍年根儿了回来过年,火车票金贵得啥似的,姑爷大半夜就去排队,还是没买着。末了还是花高价从票贩子手里买了两张票,大年三十过晌了才到家,别提火车上那个挤法,人挨人的;不让他们回来吧,俺这老的老小的小过年真没意思,冷冷清清的。过年过个啥劲儿,不就是过个人气儿嘛。去年快到年根儿了,建军打电话说过年回来,俺一听乐得差点蹦个高。第二天一大早俺就去集上办年货,俺从姜老三那儿约(yao)了一个后丘,又买了两条镰刀鱼,一万响的大地红来了两挂,糖块毛嗑花生样样都来了个全和。回来俺又去小豆倌那儿留了半板豆腐,大年三十早上鱼炖豆腐,富裕有余。俺还打算把家里的老母鸡宰一只。平常不管咋仔细,过年了就要有个过年的样儿,儿子回来了,该花就得花!年货办完了,俺就带着大黄狗一趟趟到村口张望,盼着两口子背包罗散连跑带颠地站在俺面前。一直盼到大年三十,也没见人影。不光建军没回来,转山营子十有八九在外面打工的都没回来过年。三十晚上,满转山营子没听见几声鞭炮响,一点过年的气氛也没有。正月十五俺去祖坟上送灯。你知道咱这旮旯儿的规矩,你就是大年三十不回家过年,正月十五也得回来给祖坟送灯。谁家祖坟不亮灯是要被人笑话的,你家绝户了没后人啦?不光送灯,讲究人家还有放鞭炮大礼花的呢。俺和孙子去了一看,满山坡只有鬼火似的几处亮儿,哪像头几年漫山遍野都是送灯的。俺给左邻右舍都送了灯,老五爷子,吉顺他爸,还有后院她三婶子,不送亮儿,黑灯瞎火的回家咋能看见道儿?
  坐着老太婆,先别急着走,稳当儿的,灯还没亮呢。电影演完了灯就亮了。告诉你吧,还有一场呢。座山雕带着栓子妈打算开飞机从暗道逃走,杨子荣拼死去救栓子妈。看看,对吧?这家伙,飞机膀子跟地面磨得嗤嗤直冒火星子。跟真的一样。完了,飞机掉山涧里去了!没事儿,骗你玩的老太婆。没掉下去,卡在两山中间了。一会儿你看座山雕说了最后一句话:一个字:啥也不说了。哈哈哈,这老家伙到死还是不识数!
  
  灯亮了,偌大的放映厅内如同白昼。老头的胸前捧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姑娘,两条黝黑的辫子搭在胸前,辫稍儿还扎着葱绿色的蝴蝶结。圆圆的脸蛋上红是红白是白的。照片明显是黑白照片经过后来上色的。
  散场了,咱们回家吧。老头慢慢从座位上站起身。
  来,老太婆,外面小北风嗖嗖的贼拉冷,别冻着。老头慢声细语地说道,然后撩开衣襟,把照片放到了怀里。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