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486        发布时间:[2015-07-17]

 

 


 

 

 

    李发锁,属虎,虎林人氏,兄弟排行老二,友人称“二虎”。曾庸居某市政府秘书长、办公厅主任之职近10年。久处幕僚职位,本欲道局中之内幕丘壑,抒胸中之酸苦块垒,无奈眼拙手涩,心有余而笔秃。好在虎人生来憨信真实就是力量,虽知实话实说代价颇多,但仍以实情坦陈读者诸君,于人于己也算是有个交代。 现供职于长春市某机关,忙里偷闲,业余涂笔,发表长篇小说《倾斜》、《触红》等。


作品欣赏:

    一

  王逸人:李发锁老师您好,刚读完您的新作《官司》,您现在是省内小说创作领域里非常活跃的作家,一年多的时间又完成了一部长篇。您前几部反映民生问题的小说,多是涉及民众生计和经济利益的题材。作为“新民生小说”作家的代表,您在《触红》中写失地的农民,在《债主》写了被欠薪的民工,《动迁》又写到被拆迁户。这部《官司》似乎并未直接着眼于经济利益的权益纠葛,请问这与民生有关吗?

  李发锁:我个人认为“新民生”不仅包括民众的生计, 还应包括人的权力与尊严。尽管权力之中包括物质利益,但从某种意义上看主要是精神层面的追求。《官司》中的双方当事人耗尽精力物力为了半间店铺争夺了八年, 投入的成本超出了争讼物本身价值数倍之多。 表面上看在争夺经济利益, 实际上在争夺公正的法律权力,是在争夺做人的尊严。这反映了当下中国民主法制的进步, 以及由其所带来的公民意识的普遍觉醒与提高。 同时,也应当看到,虽然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 引进了许多新的思想与观念, 但传统道德观念仍然在人们的心中有巨大的价值与力量, 小说里围绕阳北镇上半间店铺的权力归属实际是“无赖”帽子究竟戴在谁的头上的问题。 生计诚重要,尊严价更高,哪怕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民也概莫能外。

  王逸人:《官司》这部小说最初的创作动机是从何而来?

  李发锁:目前多发于一些基层的涉法上访案,已经成为改善民生、建设和谐社会、 实现中国梦的一个突出问题和障碍, 使得党和国家不得不投入大量精力物力去维稳。 我认为这里面有其发生发展的规律需要认识, 有经验教训需要总结。 写《官司》的动机是想通过一桩官司的详细解剖,来研究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一件不起眼的小官司酿成了影响稳定的社会问题,从中可以发现两方面问题:一是我们在社会管理方面有漏洞, 不少值得改进的方面应该列入工作日程。 二是基层政权组织与基层干部队伍建设要引起足够重视, 还应加大措施与力度。 在《官司》中我描写了一些不令人满意的现象,说了一些问题,包括某些基层、部门普遍的潜规则,但我绝无露丑的恶意。说心里话,自己大小也算个官员,也有官场情结,希望人家说官场清白,自觉荣光。我那么写无非是想引起个别人的警觉。我认为自己这样做是符合党中央“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一贯要求的。

  二

  王逸人:我知道目前法院处理的大中案子俯首可拾,而您的《官司》却写了一个极为平常的不足五万元的小案子,不知有什么用意?

  李发锁:说实话,重大案件与官司因为有众多部门和民众的关注, 往往还倒不容易出错, 几百万的纠纷不仅法官不敢松懈,院长也会过问,甚至相关领导和媒体也在盯着看,如果错了,上级可能马上就知道。而一件五万元的小案子,一般情况下领导是不会过问和关注的, 正如《官司》中那位院长说的那样:“即使真的判错了,又能错到哪去?哪个上级领导会为了这么个小案子同法院较真? ”所以,错案就容易铸下。 五万元的小官司八年争讼不止,动用了县、市、省三级几十名法官先后六次审理判决,惊动了县、市、省甚至国家四级信访部门, 县政法委书记不得不六下阳北镇调查处理。 我们现在要冷静思考的是, 为什么老鼠尾巴细小的官司弄出了牛腰粗的社会问题,究竟有什么经验教训可汲取。

  我个人认为, 要认真对待发生于老百姓身上的普通官司。即便是细小案件,落到普通百姓头上, 就是该人该家天大的案件,即使是几万元的官司,就可能是普通百姓的全部家当。民生问题无小事,必须从细处入眼,从小处谨慎着手。

  王逸人:是啊,我也要问呢,涉法上访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您对这方面应该颇有研究,请您说一下事情的个中因由呢!

  李发锁:据我了解涉法上访既涉及到司法部门,又涉及到行政部门,不少是政府部门的矛盾拿到法院去评价与判断, 而问题的复杂性又不是法院能够解决的。 判决下达后当事人不服便到上级部门上访,而信访部门又隶属于政府,等于政府把问题交到法院、 法院又推回了政府。有的行政部门提出,既然经过了司法审理,政府部门就没有再处理的理由。怎么办? 法院迫于当事人的压力有的重新做出判决, 但政府部门是否接受这个退步的判决还是个问题……这是个有趣而无奈的问题。实践中,相当多的涉法上访难案是由政府与法院联手解决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 处理好涉法上访案需要行政与司法两个手段综合运用, 政府与司法部门联手下力气解决。

  王逸人:那您在创作中又遵循一个什么样的原则来写呢?

  李发锁:《官司》中写涉法上访的确是一件很棘手的问题, 但越是敏感的麻烦问题越具有挑战性, 把敏感麻烦的事写清楚了,便是一种突破,便会有些许社会价值。我的做法是六个字:真实、准确、客观。

  真实,是作品力量的唯一源泉。作家应当善于想象,但想象必须忠于现实,不能想当然地编造,进入《官司》的人物和案件是有真人真事雏形的。 当然都进行了构思改造与艺术加工。

  准确,要求人物、案件的每一个行为与走向都要符合常识与规则。 这方面没有人可以帮助自己, 也没有半点捷径可逾越。几年来我已翻破了两本《民事诉讼法》,重要条款在多少页、多少条都记得清清楚楚,背得一条不差。我去法庭听庭审,去信访办看接访,去档案馆看资料,总之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编外律师和法官,每句话、每个字、每个程序都要符合内行要求。

  客观,才能让人信服。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当前司法和基层出现的一些问题,既不能习以为常视而不见,又不能把问题看得过分。 转型期出现的一些问题是难免的,一件案子判决错了,不能笼统都看成主观故意,也有经验不足的原因。要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三

  王逸人:读完了《官司》,我觉得您延续《动迁》《债主》的写法已经十分圆熟,是否考虑过能进一步再有所突破,在故事之外能迸溅出更多的弦外之音,但我总感觉《官司》的创作与从前相比,并没显出更多的转型苗头。

  李发锁:我反观自己的内心,可能还有被束缚之处, 可能还没能赤裸裸解剖自己,这个“解剖自己”是把自己的一些观察、认识毫无保留、毫无顾忌地写进小说中。 但目前我还没有把自己弄得体无完肤的决心与勇气。 不仅仅因为自己毕竟是体制圈内的人, 还因为题材带有一定的敏感性,在创作的时候也有这种“能不能发表,能不能出版”的算计,所以下笔还是比较克制的,这个我也承认。《官司》在写完后,半年内遭遇了五六个出版社的退稿,这让我多少也有一些着急,一个偶然的机会《人民日报》出版社的总编看了我的稿子,感觉不错,结果几天时间就通过了出版审批。 不过你说的东西我也在思考,转变与突破我一直心向往之,包括小说语言的提炼, 这些我都期望自己能在下一部作品里完成。

  王逸人:我看到评论家王干在评价您的这部新作时,使用了“唢呐一样的小说”的说法,请问这个说法怎么理解?

  李发锁: 那是王干先生的过誉之语。一桩老鼠尾巴的细小官司最终拖出了牛腰粗的社会问题,用唢呐来比喻是妥帖的。大家都知道,文章中的“小题大做”一向令人惊喜,惊喜来自于悬念的意外。老鼠拖葫芦,大头在后边,这就有看头了。《官司》用的就是这个写法,唢呐开口小,出口大,努力写成“喇叭状”的小说。 围绕诉讼这么个小入口, 一根主线逐渐扯出一个线团来, 把批地的人、承建商、办证部门、镇领导、法官、几级法院领导、 信访办以及双方亲人……全部卷进来。而人物性格是这把“唢呐”的细小吹气嘴, 吹出来的却是从大喇叭口发出的响亮声音。

  用传统方式写过了几部小说, 可算作旧瓶装新酒, 但总是应当改变一下手法, 虽然还是老旧故事, 可以换个新瓶型。在《官司》中算作一次尝试,感觉还算顺手。

  王逸人: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写作资源,这些年出自您笔下人物长廊里的有商贩、城管、失地农民、被拆迁户等等,联系现实,您可有这种“又能道尽多少”的疲劳感?

  李发锁:这又关系到我的写作动机。有人问我:这么大岁数不好好休闲,天天还爬哪门子的格子?说实话,费了牛大的劲,写出一个东西来能有几个人去看?有几个人有耐心看你几十万字的絮叨? 肯定地说,没有多少人。写这些东西与其说给别人看,不如说是写给自己的准确,是文化人的一种思想排遣与精神自慰。 区区一篇小说对社会有多大作用, 答案是明摆着的。既然没多大用处为啥还写?起码对自己有用, 可以使自己求得心灵的纯净与坦然。

  尽管我的民生人物长廊里已经写了不少底层人物, 尽管只是极其微弱和不足称道的一个呼声,我还会乐此不疲,因为我帮他们说了一句话。 我不会受到一只秃笔“又能道尽多少”的情绪影响。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