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冯璇 来源:  本站浏览:856        发布时间:[2015-05-25]

    50米,30米,20米,前面不远就是岸了,那里怎么如此安静啊,没有车,没有人,到处是绿草和鲜花。快看快看,还有蝴蝶,多好啊,在这个人潮汹涌的世界里,哪里还能看得到蝴蝶啊!你看它那悠闲的样子多么让人嫉妒。她重新调整了呼息,并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住,坚持住……啊,怎么了?手脚突然被什么绑缠住了?她拼命地想甩掉,却怎么也无法挣脱。前方怎么雾气糟糟的……眼睛?眼睛怎么也看不清了……她有些慌了,开始挣扎,喊,都却无济于事。她极力地屏住气,她要窒息了。

啊——她惊呼着一激凌坐了起来。

又作梦了。

她看着四周,静静的,黑洞洞的。她本能地抓过被子,护住胸,然后用臀部蹭着床。床随着她的动作晃悠起来。咕咚咕咚地传来一阵水声。

什么破水床?别出心裁。她骂了句。躺下,继续看着天花板,当然什么也看不清。就是这床闹的。这几天,她一直在作关于水的梦。

她不知道是几点了,不过她不想开灯。她讨厌明晃晃的光。看来离天亮还早。这是直觉告诉她的。她决定再好好地睡一觉,反正定时了……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的同时也扯住

了那份心安理得。

咕——咚,清脆刺耳。这一声让她再次睁开了眼睛。她的目光在幽暗中踅摸着,从左到右,依次是茶几,桌子,电视,最后是她右手边的窗帘。接着她又从右到左,窗帘,电视,桌子,茶几……房间里静静的,她扭动了下身子,依然传来咣当咣当的水声,不过和刚才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区别。最后她把目光落到手机上,屏上的光亮告诉她,声音是从那里来的。

她光着脚下了地,一把抓住了桌上的手机。一条短信出现在眼前。

睡了么?

她看了下发件人,手机里清清楚楚地显示着三个字。此刻这三个字烫着她了。她一抖,手机像一只小兔子惊慌地下滑,她倒着双手,总算没让手机跌落。

这三个字她太熟悉了,单位一进门的展示墙,走廊里的读书笔记,连同工资表,防火责任人,甚至是捐款的大红纸,到处都是。无论在哪,这三个字一贯地出现在最前面。让人觉得它即代表着一种权力又隐匿着一种威严。她平日里对这三个字有种莫名的畏惧,或者说——有些怵。特别出现在手机里,任何时候都代表着不是命令的命令。

然而这个时间,依然透着某种命令和令她不能犹疑的紧迫。

她像捧着烫手的烤红薯,不不,不是烤红薯,烤红薯丢到地上也就罢了,大不了收拾下卫生。她觉得她手上简直就是捧了个炸弹,丢与不丢都会弄把这个夜晚炸得体无完肤。

此刻,年龄阅历、还有职场上的经验告诉她:那头等待着她的回应。

今天是出差的最后一晚,也说是说明天此一行就结束了。偏偏这个时候的三个字是什么意思?试探?考验?甚至抓紧机会?她突然想闺密的话:女人要学会利用暧昧,要善于抓住时机,懂男人给你的暗示……

她和丽是多年的好友,她们一样,都来自乡村,大学毕业,工作,嫁人,有着差不多相同的经历。而丽这几年一边工作,一边忙着做生意。几年工夫,换了房买了车。记得丽多次点拨过她,还有什么巧妙地运用职场地的机会,在不失身的时候又能把自己的目的达到……还说了,男人越是得不到你,你就越是最好的。记得她听到这些的时候,一愣一愣的。她承认,自己是个愚钝的人……可是这时候的三个字,非同小可。

是不是他寂寞难耐?据说男人十天没接触到女性就会想入非非。这时候外来的一点吸引,马上就会出轨。要不宾馆怎么会有 “特别服务”。那些小姐,鸡,都是男人在外临时充饥的“小食品”。

我可不是小食品,我没那么贱。要她跨过这道门推开对

面的门,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那等于自己把自己送到泥潭里,就是挣扎着爬上来,浑身上下也是臭不可闻的。她嘴上顺势嘟哝着,却依然不知道何去何从。

她努力回想上楼前,晚餐时……对,他是有些不一样,竟然端起酒要敬她,还说,最后一天了,怎么也得喝点酒。同事们都知道她不渴酒,这时有人起哄,喝点喝点。硬是把一杯酒端到她眼前。记得他还伸出手,作了个阻止的动作,还给她递过来一瓶果汁:大哥不为难你,不喝不勉强。

大哥?把自己封为大哥?她第一次听到他说这样的话,那口气和平日一点都不一样。怪不得同事们都抢着出差,一是可以和领导近距离接触;二来有什么要求在这样的场合可以轻松自如地提出来。这和办公室里面对面的、带有公式的谈话有多大的区别啊。

我眼睛是雪亮的,你在咱单位是老黄牛型,认真,耐劳,不争不怨。我心里有数啊。必要的时候一定会考虑到你。

她听到这话,简直要哭了。

然后他却仰头干完一杯,一手亮着空杯,一手放在她的肩上,拍了拍……

的确是不一样啊,你看他在单位的时候端着肩膀,目不斜视。特别那脸,像浆过的布,板板的。谁都知道这张脸只要一淋上水,那渍可会漫延到无边无际啊。对了,晚饭结束时,他说别忘了把药带上楼。大家都知道,他平时血压高,

随时备药的。她还想起来,他们一同乘的电梯,就在大家到了房间的时候,他强调了下:谁也不要关机啊……随时待命。 这其中是不是有暗示的意思?不对啊,他平日里也总是这样总强调啊:不要关机啊,24小时随时待命……再仔细想,对了,他拍着她的肩的时候不是拍,是捏,捏了一下。她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还一个劲地拍打着左肩,仿佛有什么不洁的东西透过衣服钻到肉里,她这人就这样,毛病……现在看,难道这个细小的动作和这三个字有关联?

直到一阵凉从脚下漫起,她才知道自己光着脚已经站了半天了。她哆嗦了下,重新跳到床上。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咕——咚。

她本能地倒吸了一口气,小心地看了一眼,依然是那三个字:睡了么?

质问?焦急?或许还有几许不耐烦……

真的不能再拖了,要回,快点回。她输入了两个字:没有。她迟疑了下,久久没按发射键。

她假设了下,这两字回过去,是不是他还会有下一句,你过来,或是……我过去啊。如果要是那样,她又该怎么办?答应?跟一个没有任何感觉的男人直接办那事,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至少她是被迫的,那和强奸有什么区别……这事发生在其他女人身上可能不算什么,甚至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就像闺蜜说的,女人这辈子和几个男人有过肌肤之亲很

正常。谁能保证这一生不出轨。

可是她不行。老公那样爱她,虽不能给他荣华富贵,却是掏心掏肺的那种,这也是她目前最引以为荣的。当然,她这个年龄也知道,出轨也不会影响什么,顶多心里会内疚……不答应,对方可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如果今天晚上有点故事,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很多的 “好事”会降临到她头上。比如调到一个轻闲的好部门;比如给自己创造个某种机会,当个部门负责人什么的;比如,自己的朋友亲戚有个什么难事找到他……反正一定会有很多很好的“比如”。如果得罪了他,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么……多么尴尬啊,自己以后的竞聘、职称……那还不统统泡汤,那就决定了自己永远都是这样了。

那个该死的梦,不,这个该死的水床。要不是一动就响,她是不会醒来的。她是个觉大的人,到哪里都会睡个天昏地暗。当然也不会看到这几个字。明天早上看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想到这,索性就当自己没醒来。接着她把手机关掉。眼睛重新合上的时候,再想睡,却一点都不可能了。

她是个木讷的人,不声张,不抢眼,这可能和她来自农村有关。加上自己长得也一般,无论皮肤还是身材,是掉在人群里找不出的那种。可在工作上她是认真积极的,绝对不

会出任何纰漏,当然也不会处处争风。以前,她还有点心气的,至少不想一辈子就这样平庸下去,随着丈夫的买断转岗,还有孩子一天一课业的负担,她被迎面一个个巨浪打得措手不及站立不稳。紧接着眼前一片茫然,她哪里还敢张望什么,只一味往岸上奔,那种负重泅渡时时令她窒息。生活生活。生容,易。活,真的不容易。有时她觉得还不如把她彻底扣到深层,十八层地狱的那种……

她内心深处不安分蠢蠢作祟的魔早化成了一股可怜的乞求,不仅让她重新调整着自己,还加倍地顺从着,某种命定,某种必须的甘心。还有一条就是,不要失去眼前这份工作,不要。哪怕再累。

每天她是第一个来的,在上班的路上她要计划好一天的工作,否则工作是干不完的。通知,文件,宣传稿之类的天天包围着她。有时下班走出单位大门的时候,打更的都来了。不善言词,不会来事,要知道在这个不死不活的文化部门,别看不起眼,哪个不是有来头的。就说单位那几小年轻吧,不是上头的某亲戚就是某某的特殊照顾。没几年纷纷提拔,嘴上管她叫姐,其实都是她的上司。单位里有了急活,他们会一推二六五。她明白单位的浅规则,她像一头驴子,专心致志地围着这盘磨,她觉得自己没挨到鞭子已经很不错了。

疲惫地回到家,丈夫已经把饭菜端上来,这多么难为他啊!要知道,他是学设计的,他的环艺设计还拿过奖呢,谁想到在那个房产部门会合并重组,让他这个拿着笔的设计师和揣着卷尺的瓦工们一下子推到了市场,显然他在这个零工市场里不遭人待见,先不说他钢钎一样的身板,就那副瓶底的眼镜就让人质疑,何况这着实太为难他了。然后他们找过人,那是硬着头皮的滋味。几次高不成低不就之后,他和她都不愿意再敲门了。她说日子不是过不下去,不是还有我吗?他火了,一个男人呆在家里靠老婆养着……她劝慰他。她知道他心里的苦,时间久了,他好像适应了从设计师到宅男的转换,时常做出开心的样子,还说系着围裙拿着抹布接送孩子做家务真的不错。她听得出,这话含着多大的委屈,那委屈日日在她心头兜着,随时有化成暴雨的可能。

时间真神奇,像一块特别的油漆,一点一点地涂抹着他吞噬了他,她焦急,他知道那个曾经的他丢了,丢在可怕的柴米油盐里。不行,她不甘心,她要打捞,她要挽救,哪怕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可是每天面对着他的好脾气,他的无可挑剔,她本来窝在心里的火怎么也旺不起来,他小声小语小心翼翼的,要知道在经济上不挺立的人,是无法挺直腰杆子说话的。他已经够可怜的。她一路上想好的骂词,一面对他,像瘪了气的车胎,怎么也无法按她预定的行程出驶。面对着她进门就杵到眼前的饭菜,她常常如吞铁钉子一般。

一次两次强压着熄火的滋味终于让她更加沉默。他更加小心,时时像做错了事随时听候主子痛骂的太监一样,这种

情形甚至带到了床上。她看着从里到外日渐软塌塌的他,离婚——两个字闪现了。她当时倒吸了一口气,在他没能耐时离开,忘了他们刚刚成家的时候,他帮她供养自己的弟弟妹妹,那时他们收入都不高,巨额的学费常常让他们不得不从口里省。他没报怨过一句。记得那时她便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离开这个人。仅仅因为他不赚钱养家就有这种念头,是不是太不地道了。再说了,你看周围的夫妻,不是今天吵就是明个闹的,到真正离了的时候,又哪个找着舒心的了。唉——人活着可能就这样,不缺钱的时候,缺爱,有爱的时候就一定缺钱。

老天其实很公平。

粗布素衣,净面朝天,那些时装、手包、高档的化妆品,她只有望望。单位的人每日地淘啊,购的,她怎么能看不见呢?有时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不到四十,却是大妈式的衣衫,菜色的脸,整个人看上去像市场上打零工的。哪个女人不想着保养呢?哪个女人愿意这样破罐子破摔?就这副样子,还有什么好事能轮到自己呢!闺蜜说了,一个女人要是不自信,别想着有什么好事轮到头上。这点,她分外地懂。更相信一个靓丽的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那种挡不住的诱惑。机遇,尊敬。甚至是左右逢源。再看看自己,就是扫街的见了都不会主动搭讪的。想到这些,她的心尖上掠过一丝悲凉,甚至她还涌起轻生的念头。一个没有前途差不多等同于混死

的人,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不同。她还觉得自己面前总有条过不去的河,拦她挡她。有时,她想,要是生出一又翅膀就好了。那样就不会远远地观望了。观望得眼睛疼的滋味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早上醒来的时候,她的枕边湿湿的,她的头也有些晕。她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短信,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就在她左右不知如何的时候,她竟然迷迷糊糊睡过去了。她吸了下鼻子,一看时间,还早。距离早饭时间至少还要有一个小时。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不到一丁点动静。

一会大大方方地,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像平常一样。

她告诉自己。

一年到头,她极少有出差的机会。按说这次也轮不到她。本来指定的人突然病了,直到临行的头一天,主任才通知她。并说这次和领导出行只负责给领导拍照。她平日里极少摆弄相机,还是当天晚上现学的,好在这玩意不复杂。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安,时不时回放着,重要人物无论出场还是坐下,她都用手里的相机盯着。生怕有什么不妥,到时补救都来不及。

餐厅里,她和另外两个同事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这时重要人物过来了。他主动来到桌前,和大家亲热的聊着。她无意间瞥了他一眼,胸腔里一面鼓敲得她坐立不安。她一再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你看他,谈笑自如,不也像什么事也

没发生吗?我凭什么胆战心惊。

在去往机场的出租车上,她才打开手机。紧接着咕咚两声。她的心提了起来。

她一怔了会才看短信。原来是老公发来的。

儿子要吃德克士,我们奢侈一下行吗?

她想赶紧发短信制止,却因为路的不平,使她无法完成。这时她的电话响了。

是儿子。

儿子在电话里洋溢着喜悦,告诉他今天晚上爸爸领着他出去吃饭。

她的像被什么蛰了下,然后压低了声音说,有钱了啊,不过了?把电话给你爸爸。她感觉到,儿子一定撅起了小嘴。

啊,你把你自己当成大款啊,还出去吃,卫生不卫生,啊——再说了,那一顿等于在家多少顿啊,你不是当家么?你不知道柴米贵么……那边一句话也没说,她感觉到,他一定在哄着儿子,她也想像到了,她的语气一定像哧水枪,直接把儿子的热情熄灭。不知怎么地,她想好好地对着电话怒骂一下。可是窄小的空间里一点也不允许。撂下手机的时候,她觉得嗓子冒烟了。

上班工作,下班回家。日子还那样过着。那天她听同事说单位要重新竞聘了。她早就拿到了副高职称,可是这些年,

一直没有岗。这是如果能竞聘上,至少工资还能上去。那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别看多几百块钱,煤水电费出来了吧,孩子的费用也会解决一大块。接着她又坠入了不安之中,按说这次论资排辈也轮到她了,可谁能保证她就能聘上啊。

从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起,她就有些焦虑不安。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打通这个环节。自己平时和这些领导顶多见面点下头,连人家住哪不知道,再说了要上门,怎么也得有份拿得出手的礼品,不说别的,就这礼品该准备什么样的。重了拿不出,轻了人家不待见,那还不如这样空着两手。还有,到时怎么说?直接了当?那得把头皮硬成什么样的程度,铜墙铁壁?然后呢,他会是什么表情?嘲笑?木然?还是故意拖着长音,这个吗?我会考虑的……一想到那张脸,……她怵了……

可如果今年没评上,就还要等,再等上个几年,自己无论是年龄还是精力更没有优势了。假如那天真和他那样了,至少现在不用这样为难了。你想想,有过那事的男女,跟夫妻又有什么区别?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有点无耻了。生活就是生活,不是小说,哪来那么多假如。

回来后,她投入到工作中,也渐渐忘了这事,有时迎面遇上,她会不自在,仿佛偷东西未遂却让人抓住了把柄似的。多多少少影响了她的心情和状态。眼下刚刚撂下这事,却又

要面对新的问题了,她最怵的就是硬着头皮,那是天底下最要命的滋味,比死还难受。

她每天都在想这事,那天她憋得实在没法儿了,她想找丽商量下,她最有主意了。

她还没表述完,丽在那头教训她了:啊,这事你都掰扯不开,这些年你可真是白混了……你傻啊,这事不就是明摆着,你还等什么?还等人家主动约你?你就直接去开房……他不就想要那点事……要得到就会有失去,天下任何好事没有主动找你的道理……你要争取,争取,你明白吗?

她在这头委屈地点着头。

这几天她还想着去办公室直接说,不行就算了。

经过丽的一番点播,她知道了他已经把他要表达的意思在出差的最后夜晚都表明了,你竟然没给任何回音,就冲这一点,已经卷了他的面子,他不记恨自己才怪呢……也真是的,还把自己当成天仙公主了,人家能抬眼看你一眼不错了。那些明眸亮齿的都没把自己当成天仙公主,你这个小门低户倒金贵了?金贵这两个字一窜出来,她心头猛然盈满了万般委屈,自己之所以不等同与那些女人,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看得金贵,高于一切。良家妇女这个词在当是多么土、多么叫人嗤之以鼻的一个词,可是这个词里有那个高贵自己,不仅是心,还连同衣衫里包裹的每寸肌肤……她怎么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要扒光了自己,去做那种相当于交易的交

易……谁让自己穷困,那还要什么尊严。

她的泪像个小玻璃球,劈里啪啦地打在衣衫上。

这种不安折磨得她每天昏昏沉沉的,老公看她脸色铁青,以为是工作累着了,那头变着法做些可口的,这头还要细细地问,她解释得体无完肤。最后她不耐烦了,吼道我得病了!癌——她一下子吐出了这个字。

老公的嘴巴当即被吐出的这个字打晕了,好半天没缓过气来。她继续。

癌——心癌。

老公怔怔地盯着她,目光里像一把小锥子,带着透视的风声。她相反倒安静得像一幅画。当小锥子沉默地收藏起来之后,她听到了他的叹息,那声叹息抻出的沉重,透着十足的无奈,无助。以后老公再没问,他觉得她在单位遇到不顺心的事了。

这更坚定了她的决定。

那天,她觉得不能再拖了,因为她已经觉察到机关其他人已经卯足了劲了,就差弦离箭了。

是啊,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得到、失去,更没有无缘故的等待。

对,就这么办。直接去开房,然后打电话告诉他哪个房间,然后……进入主题,再然后像两口子在床上聊天那样把这事说了。她逼迫了自己,像逼着自己去赌场一样,不管输

赢,总是要出局的。

自己就玩这一把,就一把……对了,要准备好安全套,可别染上其他病什么的,那可就亏大了。啊,还要洗澡,最好再喷点香水,据说男人喜欢那种淡淡的香,还有,最好还要穿上一套什么性感内衣,要他一进门就知道,衣服包裹下的她要胸脯有胸脯,要紧致有紧致,甚至那个地方,只一个男人进来过……绝对个好货,一顶一正宗的好货。她觉得自己此时此刻贱出了负数。

那天她把办公室的门关好,拽出抽屉最里头的那个化妆盒。那是丽送给她的,还说她不难看,怎么也要学着化点妆。记得当时她看了看,然后就把它放了起来。今天重新打开它,小盒子里的红红绿绿令她一时不知从哪下手。最终她慌里慌张地蘸了点唇彩涂在唇上,看着镜子的自己,她着实吓了一大跳。本来不大的嘴此刻夸张地又厚又大,特别那红,分外耀眼,像刚刚喝过人血……她狠命地擦了。

像个妓女。她骂了句。

她忐忑不安地离开了单位,到了郊外的一家宾馆。亮身份证,拿房卡,那个女服务员冷漠地看着她,仿佛看出她是个破鞋,嘴角甚至还挂着一丝嘲笑。她旋即上楼,像个刚刚作过案的小偷。电梯升到目的地的时候,她的腿分外酸软,摇摇晃晃一步一喘,看上去,分明是个大病未愈的人。

反复酝酿着这个电话怎么打,即不能像工作汇报,又不

能太温柔,否则说不定会吓着他……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表达的,反正他听明白了,也就是说一个小时之后,他会准时到。

她不安地坐在床边,看着手里的房卡,405。 她像被什么咬了一下,后背一阵阵发冷。405,她重复着。记得小时候她看过一部《405谋杀案》的电影……她觉得空中突然掉了块黄泥,正打在她的心尖上,糊得她半天喘不过气来。她快速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她无聊地朝外看着,人,车,你来我往的,像群蚂蚁。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不知怎么地,那首《卖炭翁》的词句顺口溜了出来。她继续往下背。半天了一看时间,才过了五分钟。她把目光重新投向了地面,她听到小商贩的吆喝,透着一阵阵焦急。她觉得,怎么跟自己有些类似。

看着看着,突然间一个蓝色的、钢钎一样的身影跳入她的眼中,她揉了揉眼睛,没错,是他,那件衣服油渍麻花的,她前天刚刚洗的,她还问怎么弄的?他支吾了半天没说上来。

她快速关上门,看到出口两字她不辨方向地奔了过去,一门顺着楼梯跑。当她的脚步停留在一楼时,她看见他正扛着一箱啤酒吃力地走上来。只见他把酒放在吧台,想跟刚才那个女服务员说着什么,而那个女服务员正歪着头在接电话,脸上浓情蜜意的。他没打扰她,像一截老实的木桩,一

心一意安分地杵在那里。怪不得他最近总是很晚才接孩子,怪不得他的衣裤总是脏兮兮的,原来他背着她在偷偷地做这样的零工。

等待着那个女服务员终于抬头时,她看着啤酒箱,大声地喝斥了他,只见他唉唉地应着,点头哈腰的,脸上堆挤着讨好的笑……最后他对着对那个女服务员解释了什么,然后又把那箱酒扛在肩上。这才她发现他的手上还拿了个泡沫垫。她想像得出,那个脏了吧唧的泡沫垫子要么是扛酒时的垫肩,要么是等活时的坐垫。她不敢想像,他在街道灰尘暴土中张望的情景。要知道他是设计师啊,他应该拿笔的,不是拎啤酒的。他说,要她像其实有幸福感的女人一样,穿得好,吃得好,有经济实力打扮自己,记得她当时给了他一白眼,那个白眼一定太重了,打疼他了,还有她的嗤之以鼻,他之所以能冲到这分上,一定是她的冷脸子把他推出去的,一定是。他为这个家,为了她,竟然能去做这些,他不是说等同学电话吗?要准备南下的吗?还说到时自己就像春天的枝,重新支愣了。可是,可是……他竟然背着她在做这些。而此刻的自己……那样下作。

只见那个身影吃力地走着,高楼,商厦,周遭来往和车辆人群,一阵一阵地吵着,似乎要把他整个地淹没,他仿佛在那里挣扎着、硬挺着。显得孤单又可怜。她猛然间迈开了腿,她想跟他一起走,不管风里雨里,还是春秋冬夏,她一

定要和他在一起。

因为他们是亲人。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一个人。

突然,她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和平日一样,带着一股子她不容忽略的威严。她刹车般地停止了脚步,回头。

随后她的思维出现了断章。只见那个人继续朝她走来。她倒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才接上了她的上一页。

你第一次请我吃饭,我怎么也得给你个面子。这个地方好,有特色。

啊,啊,是这样。我……她面无血色语无伦次,甚至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怎么啦……不舒服。

不不,你请,请……她的头晕乎乎的,她就势跟在他后面,她甚至记不起是怎么跟他在电话里说的,只觉两脚沉重机械,整个人像个喘气的木偶。

还是他说话了,这在他坐下的时候。她依然没转过神来,她像平日里听报告一样,规矩地站着。他好像让她坐,她听着,可身子却依然僵在那,甚至连眼都不敢抬。

其实你平日里的工作我早就看在眼里,这次的岗位设置,副高指标非你莫属于,我还想说,下一步在管理位置上也要考虑到你,全局的人都知道你是个敬业的人,机会不给这样的人还给谁……他还说,说单位里都像她这样独挡一面为他码牌,他这个领导就更好当了。

这时他接了一个电话。她终于抬起了头。只听他说他还有其他事,本来也没想吃饭的,只是她第一次有这样的举动怎么也不能扫了她的面子……说完他站了起来走了。

走到门口时他又停了下来,转过身对她说,噢,那天,我们出差,我药遗落了,我想问你看没看到,还好……找到了……那天是不是影响你休息了。

她愣怔了半天,一头雾水,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不由得一阵阵发烫。她看着外面,夕阳大片大片地投下来,跟她的脸色一样。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