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国强 来源:  本站浏览:724        发布时间:[2015-05-04]

    2015年元旦上午,我和弟弟妹妹爬上县城西边的北山,去看父亲。
    父亲坟头的蒿草几乎被雪淹没,只剩坟尖的四五棵被风牙咬断的半截草瑟瑟抖动,发出尖利的呻吟。如同被断墙死死埋压住大半个身子的伤员,想出出不来。
    我们三人相互看看,似乎都有话跳出嗓眼,又都吞咽下去。
    父亲坟前的三块石“灶台”被雪埋得严严实实,仔细观察,才勉强看出那个微微隆起的小包。我和弟弟妹妹谁都没说话,却默契地摘掉手套,跪在灶台前,立着手掌轻轻、轻轻地拨开积雪,仿佛生怕打扰沉睡的父亲。
    我们的手如同摊煎饼一样,每一次拨雪都很薄、很薄。头一下微凉,第二下很凉,拨了三四下后,一排排尖利的风牙使劲往肉里钻,手红得充血,疼得钻心,我们仍然拨着,悄悄地,轻轻地……
    天再冷,我们也要坚持,父亲给爷爷奶奶上坟,从来都是这样。
    父亲数十年前的话仍萦绕在耳:“这样,才是真诚”。
    父亲处人做事珍视赤诚相见,最烦“夹层”,戴手套就是夹层。
    我们三人从不同的地方来,心里却揣着相同的默契。打开提兜,每个人只带10张普通黄烧纸。
    头些年,时兴为故人扎电视机、冰箱、汽车时,我们只带10张普通烧纸。现在,时兴一摞摞上亿元的大面额阴币,时兴一袋袋金光灿灿的金元宝、金条、金砖时,我们仍然只带10张烧纸。
    父亲说过:“够活就行。人要是钻钱眼里,肯定完蛋。这边那边都一样”。
    小时候,我们特信父亲,大了后,我们很反感。现在,2015年1月1号,我们信了。因为,前天晚上,在省城一踩乱颤的屈老三被“双规”。在这之前,我们已经知道,屈老大和屈老二先后被抓……
    从前,我们三人最羡慕屈家姐弟三人,我们是山东昌邑老乡,爷爷辈挑筐挑来我们的父辈,在县城扎了根。等到我们这辈时,人家屈家姐弟三人都干上最吃香的好工作,而我们三人,因为父亲干预,只能干不起眼的工作。20年前,屈家姐弟个个肥得流油,我们三人却成了下岗工人……
    好了,话归正题,我还是说说父亲与我们的故事。
    1989年元旦我家的天塌了,父亲撒手西去!虽是一家人,天塌的含义是不一样的。于母亲而言,她最心爱的人去了,哭干了泪,哭哑了嗓,哭肿了腮。对我来说,是突如其来的感动。父亲临咽气前拉着我的手说:“姑娘,爸对不起你。没有把你的工作安排好。”
    我当即泪崩!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永远冷着面孔,如暴雨前的风,似落雪前的阴,让我感到将来未来、不落底的威严和冷寂。我猜不透雨滴雪末将怎样突然降临。我猜想,父亲的热情只在工厂和产品上。我和弟弟妹妹,只是父亲手中的软泥,随便他捏。我中专毕业后,盼上银行工作,父亲不同意。当时父亲在市属缫丝厂任党委书记,系县委常委。地位举足轻重。父亲对我说:“你上那么好的单位,人家要你,还不是看我的面子?总之,领导的孩子不能吃小灶,这个,你懂吗?”
    1978年,县工业一局正常分配工作,把我分配到当时全县效益最好的针织厂工作。当时,父亲任该厂党委书记。顺便说一句,当时中国国企都一样,党委书记是工厂的一把手。
我没走后门找任何人,分到这个单位当然高兴,心里也很坦然。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后,父亲说:“你没找人?”“没找人,谁也没找。” “工作定妥了?”“定妥了,明天让我到你们厂报到。”我怎么也想不到,父亲一个电话,让工业一局把我的单位换成造纸厂了!造纸厂效益那样差,我特别不愿意,问父亲为什么这么做?
    父亲回答:“我当书记,你去坐办公室,可能吗?”“我也没说坐办公室呀。我没走后门,分哪我去哪,我也不挑工作,让我下车间就下车间,干什么工种都行,为啥把我工作换了?”“一句话,我在针织厂当书记,人家才给你分了这么好的单位,这不行。你懂吗?”
    在我被分到即将黄摊儿的造纸厂时,屈家老大却在其父的运作下,去了令人眼红的银行工作,我怎么能懂?
    妹妹高中毕业后,差三分没能考上大学。我父亲叮嘱我妹学个手艺。我妹妹年轻气盛,朝气蓬勃,竟选择了机修专业。因找不到工作,去了商业局所属的反修饭店当厨师。
    最让我妹妹伤心的是,他的同学屈家老二进了政府机关。屈家老二告诉我妹妹,这是屈父找人办的。他还说,凭我父亲的地位和权力,只要找人肯定行。
    顺便说一句,屈父跟我父亲是同学,也最要好。上班后也跟我父亲在一个厂工作。谁都说屈父是能人,脑瓜活,办事手眼通天。我父亲当厂长,屈父当车间主任。我父亲任党委书记,屈父任副厂长。别看人家官比我父亲小,家里的事情却弄得特明白。
    我妹妹在反修饭店上班很不如意。想到自己的机修专业用不上,当时针织厂机器多,也缺这样的人才,我妹妹便找了针织厂的两位副厂长,二人当即同意,厂里正缺机修工呢。我父亲知道后“破坏没商量”,一巴掌打了回去:“我在那当一把手,要去我们厂的人那么多,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去?你懂吗?”
    我弟弟毕业后想去邮电局工作。因由就一个,屈家老三去了。屈家老三学习比我弟弟差,个头没有我弟弟高,蹲过拘留,说话还口吃,说去就去了。
    我弟弟以为自己是老儿子,也是我家唯一接延续香火的人,父亲一定能开绿灯。平素父亲也对我弟弟说:“你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一定要做出样子来。”
    当我弟弟提出要去邮局时,我父亲立刻冷了脸:“我让你做出样子来,是要你靠自己的本事吃饭,而不是坐在你老子的功劳薄上!”
    我弟一气之下去汽车队当了装卸工。大货车跑长途,拉煤、拉铁块子、拉水泥、拉粮食和面粉,起早贪黑又苦又累。连对我父亲言听计从的母亲都心疼了,提议换个工种。我父亲不仅不听,还经常去汽车队打听我弟弟的工作情况,迟到早退吗?工作勤奋吗?偷懒吗?更让我看不下去的是,父亲常常看弟弟的手和肩膀,数手上的茧子,看肩膀肌肉硬不硬。我父亲说:“一个经常摸锹把装卸车,用肩膀扛袋子的人,工作怎么样,看这两个地方就一目了然。”还说:“真正的男子汉,就是要用双手撑起天,用肩膀扛起人生。”
    按汽车队的规定,装卸工满三年后,才有资格考实习票。有了实习票,就可以结束装卸工生涯,当一名人人羡慕的汽车司机。我弟装卸工齡两年半时,因为汽车队缺司机,领导提前让他考实习票。这引起一块当装卸工的伙伴不满,说我弟弟后台硬,有个当厂长的爸爸。
    我爸知道后,一个电话打给汽车队,取消了我弟弟提前考实习票的资格。结果,因为汽车少人多,我弟弟足足当了六年装卸工还没有开车的机会,我弟弟毅然给个体户当司机。
    我父亲去世时,我和弟弟妹妹过得都不好。造纸黄了,我下了岗。我弟弟给私人打工,活少闲多。我妹妹所在的饭店早就黄了,呆在家里。我去工业一局找过局长,把弟弟安排在酒厂工作。没几年,酒厂也黄了。对比之下,屈家三个孩子工作一个比一个好,豪宅、汽车、票子有的是,在县城一踩乱颤,在辽北大名鼎鼎,老三还去了省城。
    为了生活,我回山东老家给人当保姆,成立了家政公司后,生意日益火了起来。我弟弟也干了老本行,成了铁岭县一家运输公司的老板。我妹妹稍微差些,开了家机器维修部,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当屈家三个孩子一个一个出事,我们似乎理解了父亲。前几天,闻知屈家老三被双规的消息,我们三个互通了电话。感慨了又感慨,感慨的起点就是父亲的清廉。小时候,父亲为我们设个鼓励奖。凡来家送礼的人,一定要拒绝,人家的礼已送来了,一定要想法送回去。我和弟弟妹妹年年都会得到父亲的奖励。我弟弟放鞭炮没钱,会说:“不怕不怕,我拒绝一次送礼的,父亲就会奖励我一块钱嘛。” 每拒一次礼,父亲就讲廉洁的故事,有古人的,也有今人的。讲完了还不忘问一句:“懂了吗?”我们把奖励的钱揣兜里,说懂了懂了,其实,我们什么也没懂。
    来看父亲之前,我和弟弟妹妹有个约定,关于父亲,我们都有太多的感慨。最深的感慨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在纸上写一句话,有什么心里话则写在另一张纸上,送给远在天堂的父亲。
    父亲“灶台”前的雪拨净了,我提议拿出那句话看看。当我们三人把各自的纸亮出来,几乎惊呆了——居然都写了同样的字:爸爸,我懂了。
    我忍住泪,拿着弟弟妹妹和我的三封信,正要在父亲坟前打开,蓦地刮来一股狂猛的旋风,一把抢走我手里的信。两人多高的旋风飞快地在父亲坟头转了好几圈,雪末子漫天飞舞,当我们睁开眼,抖落脸上、脖颈里的雪末子,三封信不见了。我们在山坡上找了大半天,影都没有。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