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顾漫 来源:  本站浏览:1456        发布时间:[2015-04-08]

    今年的农历年来得特别早,圣诞还没过去多久,转眼就是春节。

  自然是要回Y市过年。Y市离A城不远,平时开车只要三个多钟头,过年路上拥挤,以琛和默笙早上出发,到Y市竟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察觉到身边的人安静了很久,以琛不由转过头,她从昨天就开始瞎紧张,怎么到了Y市反而好了?

  默笙正怔怔的望着车窗外,连以琛长时间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都没有感觉到。

  以琛眸中闪过莫名的情绪,顿了下突然开口叫她。“默笙。”

  “呃……”默笙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回头问他:“什么?”

  “你会不会打麻将?”

  打麻将?默笙怀疑自己听错了。

  “阿姨最喜欢打麻将,你要是不会,她大概会很扫兴。”以琛云淡风轻的口气,却刻意把话说得严重。

  默笙一愣,刚刚在脑子里盘旋不去的思绪都飞走了,只剩“麻将”两个字在转。“怎么办?我不太会。”默笙懊恼极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现在准备也来得及。”以琛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停车。

  “默笙,我们到了。”

  这样热闹的新年她有多久没过了?

  窗外漫天的飞雪,爆竹声不停的传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听老人唠唠叨叨。

  “你们两个孩子越大越不孝顺,一个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妈,一个干脆连结婚都不说……”

  以玫朝以琛做个鬼脸,“妈,你都说了一下午了。”

  “难得孩子回来,你就让他们好好吃顿饭,不要一直罗嗦个不停。”何爸说。

  “我看是你厌我烦吧……”何妈转而说起何爸来,怕老婆怕了一辈子的何爸立刻苦了一张脸。

  那头张续听不懂方言,一直吵着要以玫翻译,以玫嫌烦,一个大男人居然开始耍赖。

  默笙笑着听着,习惯了在国外冷冷清清的过年,在这样的温暖气氛里,竟然有不敢开口的感觉。

  饭后何妈果然组织一家人打麻将。以琛早就躲进书房,以玫则主动要求洗碗,于是只有不敢反抗的何爸,默笙和准女婿上台。

  何妈是打了几十年的老手,功力深厚,何爸做了几十年的陪练自然也不弱,以玫的男友从商,算计乃天性。只可怜了默笙在国外待了那幺多年,对国粹一知半解,临时上阵,输得一塌糊涂。

  以琛从书房出来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钟头不到,你居然能输成这样?”

  默笙羞愧极了,讷讷的说:“运气不好……”

  以琛拍拍她的肩膀叫她站起来,“我来。”

  这才叫势均力敌,默笙在一旁看着越看越有意思,到了一点还不肯去睡觉。以琛赶了两次没用,最后干脆脸一板,默笙只好去睡觉了。

  夜里默笙睡的迷迷糊糊,听到开门声,扭开台灯。“完了吗?赢了还是输了?”

  以琛掀开被子躺进去,一脸疲倦。“阿姨一个人输。”

  默笙瞪他:“你们三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的!”

  “何氏家训,赌场无父子。而且阿姨不输光了是不肯歇的。”以琛拉她入怀,“快睡,累死了,都怪你不争气。”

  默笙立刻惭愧得不得了,平时他工作就忙得要死,回家过年还要受这种折磨,真是可怜。于是乖乖的靠在他怀里睡觉,不再吵他。

  半晌,却感到他温热的唇在她颈后游移,默笙微喘,“你不是很累吗?”

  “唔!”以琛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我还可以更累一点。”

  年初一早上七点多默笙就醒了,坐起来穿衣服,又被以琛拖进了被子。

  “这么早起来干什么?”以琛困倦的说。

  “做早饭……你松手啦。”默笙使劲掰他扣在她腰上的大手,以琛却连手指都没动一下,默笙懊恼的放弃。“以琛!”

  “再陪我睡一会。”

  真是!默笙咕哝。“以琛,你今天有点怪。”

  以琛身躯一僵,沉默几秒,声音有点不自然。“哪里怪?”

  “简直像小孩子一样。”默笙抱怨。

  以琛手指微微放松。“别闹,睡觉。”

  外面好象没人走动的声音,默笙妥协了,反正她也挣不开他。“那我再睡一会。”

  可是……这样的睡姿很不舒服哎!

  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默笙又开始不安分,想把以琛横在她脑袋下的手臂推开。

  怎么一个女孩子睡觉会皮成这样?以琛睁开眼睛,“你能不能不要动来动去?”

  默笙愁眉苦脸的,想睡枕头,枕头比较软比较舒服。

  “……以琛,这样睡你的手臂会很酸的。”

  她还真会“替他着想”,放她自己睡觉的结果大概是两个人一起感冒,还是把她抓好睡得安心些。以琛干脆当做没听到,闭上眼睛自己睡自己的。

  默笙瞪了他半天,还是没辙,又睡不着觉,眼睛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停在眼前的俊颜上。

  以琛……真的很好看哎。

  悄悄的亲他一下,默笙终于有点睡意了,脑子里朦胧的想着待会还是要早点起来……

  结果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已经十点多了,以琛不在床上。默笙赶紧起来,穿好衣服走出房间,以琛和何爸正在客厅里下棋。

  默笙不太好意思的叫了声“叔叔”,何爸笑眯眯的朝她点头。

  默笙走到以琛旁边,小声的埋怨他。“你怎么不叫我?”

  “嗯、嗯。”以琛手执棋子,心思都在棋盘上,落子后才抬头说:“去厨房帮下阿姨。”

  “哦。”默笙探头看厨房,就何妈一个人忙来忙去的。“好。”

  何妈看到默笙进来也是笑眯眯的。“小笙起来了?晚上睡得习惯吗?”

  默笙连忙点头,她大概是最晚起床的了,还会不习惯?“阿姨,这个我来弄。”取过何妈手中的菜刀,细细的切起肉丝。

  何妈拿起一旁的青菜洗,一边和默笙聊起天来,东一句西一句的扯些家常,说了几句话突然“哎呀”了一声,想起一个早该问的问题。“看我糊涂的,小笙,亲家公亲家母也在本市吧?什么时候大家吃个饭见见面。”

  默笙一愣,差点切到手指,咬下唇,该不该说呢?抬头看见何妈和蔼善良的笑脸,默笙实在不想欺骗,还是决定说实话。

  “我爸爸……”

  “默笙。”

  欲出的话被打断,以琛出现在厨房门口,脸色有点苍白,下颚绷得紧紧的。

  “这孩子!突然冒出来吓人啊。”何妈拍拍胸。

  以琛表情缓和了些,眼神却没有丝毫放松。“默笙,我的外套你放哪里了?我找不到。”

  “……哦。”默笙怔了怔,洗手去房间。

  外套就在床边的架子上挂着,很显眼的地方,一进房间就能看见。默笙在架子前怔怔的站着,心中翻转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以琛从她身后取下外套。

  “不要胡思乱想。我只是不希望他们对你有什么想法。”他低叹着说:“默笙,你要对我有信心一点。”

  话语中若有似无的苦涩让默笙一阵酸楚,她又多想了。

  “以琛……”

  “我宁愿你马虎糊涂一点,别想那么多。”

  默笙仰望着他。“可是那样你又会嫌我麻烦。”

  “你总算还有自知之明。”以琛揉揉她的头发,“是很麻烦。”

  可是不会心疼。

  “出去吃饭,阿姨应该做好饭了。”

  吃饭的时候何妈又问起默笙的父母,默笙只说父亲已故,母亲在国外。何妈叹息了两声就没多问,一心想着说服大家饭后打三圈,有益身心。可惜大家都不捧场,何爸要睡午觉,以玫要带张续去Y市的著名景点玩,何妈也只好悻悻然作罢了。

  以琛昨晚没睡到什么觉,下午用来补眠。默笙早上起的晚,了无睡意,便在他睡觉的时候翻他以前的东西玩。

  一张旧的考卷也能让默笙津津有味的研究半天,看看他那时候的字怎么样,看看他会错什么题。还有以琛以前的作文本,默笙一篇一篇作文看下去。以琛议论文写得极好,基本上都在九十分左右,默笙想想自己那时候议论文每次都只有六十多,不禁嫉妒不已。幸好他抒情文写得不怎么样,找回一点安慰。

  以琛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默笙坐在木地板上翻他以前的杂物,咳了一声提醒她。“何太太,你在侵犯我的个人隐私。”

  “以琛,你醒了?”默笙抬起头,眸子亮亮的,兴致盎然。“还有什么好玩的?”

  她还真的看上瘾了。以琛失笑,拉她起来,“别坐地板上。”

  弯腰翻了翻地上散乱的东西,“阿姨怎么还把这些东西收着。”

  “这张照片你几岁?”默笙递了张旧照片给他。照片上的以琛尚年少,清俊挺拔,穿着Y市一中的校服,捧着奖杯。

  “大概是高一参加全国物理竞赛。”

  “物理?你不是学法律吗?”

  “嗯,不过高中是读理科。”

  “早知道你在一中,我也去一中念了。”默笙说着无限懊悔,“我本来可以去念的,后来想想离家太远了,早上我肯定爬不起来。”

  “幸好你懒。”以琛的语气绝对是庆幸,“让我有个清净的高中。”

  默笙凶凶地瞪了他一眼。“还有照片吗?”

  以琛从上面的柜子拿出相册,“不多,我们家的人都不爱拍照。”

  相册是很老式的那种,看得出有些年代了。翻开首页是一张婴儿照,上面写着——“以琛一百天”。

  照片上的婴儿白白嫩嫩,眉间微蹙,非常有气魄。默笙愣愣的看了半天,不可思议的说:“以琛,原来你生下来就这么严肃。”

  “婴儿哪有什么表情。”以琛蹙眉。

  “有啊!”默笙争辩说,“我爸爸说我小时候一看到相机就笑眯眯的。”

  后面大部分是合照,年轻的女子手里抱着孩子,依偎在年轻的丈夫身边,幸福的对着镜头。即使那时候照相技术拙劣,仍然把女子的秀妍无暇和男子的高大英俊展现得淋漓尽致。以琛外貌上则像父亲多一些。

  默笙没再出声,沉默的翻完仅有一本的相册,抬头默默的看着以琛。

  “我没事。”以琛抽走她手里的相册,“那么久了,再多的情绪也淡了。”

  默笙仔细看着他的眼睛,半晌才放心。“我们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等到清明节。”以琛轻抚她小狗啃过似的头发,“等你头发长整齐,不然真成了丑媳妇了。”

  春假并不长,默笙大部分时间被何妈拉在麻将桌上小赌怡情,可惜几天密集培训下来没见一点长进,还是看了台上的牌就忘了自己手里有什么,看着自己的牌就不知道别人打了什么。

  以琛只有摇头叹息,不知道要羞愧自己的老婆天资了了,还是庆幸她将来起码不会在麻将桌上败家。

  明天就要回A城,这晚默笙辗转难眠,以琛在她第三次翻身的时候把她定在自己的怀里。

  “在想什么?”

  “以琛。”黑暗中默笙静了一会,低声说:“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妈妈?”

  以琛把手放在她背上,沉沉的。“没有。”

  “爸爸和妈妈很奇怪……”停顿回忆了一下,默笙说下去,“小时候就感觉妈妈似乎不喜欢我,好像是因为爸爸的缘故,可是也没想太多。后来爸爸事发,我在美国,妈妈和我断了联系,爸爸的老同学才告诉我,妈妈和爸爸在事发前一个月就离婚了,爸爸会在监狱里自杀,其实是因为妈妈也被牵扯在里面,他不想连累她,所以才一死承担了所有的罪名。”

  现在虽然已经没有初闻时的不可置信,默笙的声音仍然很压抑。“我虽然知道他们之间有问题,可是从来没想到严重到这个地步。”

  感觉到她身躯微颤,以琛揽紧她:“过去了就别想了。”他口才虽好,对安慰人却不在行,只是轻轻地拍着她,倒像在哄骗小宝宝。

  默笙想象一下以琛哄小孩的样子,忍不住笑出来,沉重一下子卸掉许多。“我没有难过了,只是刚刚想到,我现在已经很开心了,她还是一个人过年,不知道怎么样。”

  以琛望着天花板,黑夜中他的眼神淡漠,语气却像夜色一样的柔和。“你要是不放心,明天早上去看看。”

  “嗯。”默笙有点困了,靠在他胸前,声音倦倦地说,“起码告诉她一声,我很好。”

  次日早晨以琛和默笙告别了依依不舍的何爸何妈踏上归途,以玫和张续上班时间比他们早,已经在前天就走了。

  离开Y市之前他们去了趟清河新村,不过这次好像又扑了个空,默笙敲了好几分钟的门都没人来应。

  “要不要等一会?”

  默笙摇了摇头说:“算了,我们走吧。”

  老式楼房的楼梯狭窄深长,下楼的时候默笙很有经验的说:“这种楼梯要走慢点,不然会在拐弯那撞到人。”

  以琛看了她一眼。“你撞了几次?”

  “……”默笙讷讷,“还好吧,没几次。”

  那就是很多次了,走路不看人也是她的毛病之一。以琛伸手板过她的脸颊,左看右看,轻吁一口气。“还好没有撞歪。”

  默笙朝他做了个鬼脸。

  坐在车上默笙回望旧楼,心中有些淡淡的怅然。这次仍然没见到她,她和母亲虽然是母女,可能缘分还是太浅了。

  车快开出小区门口,默笙随意的看向车窗外,却在一瞥之下连忙叫道:“以琛停车。”

  以琛踩下刹车,性能优良的轿车在最短的时间里停住,默笙打开车门向后追去。以琛没有下车,从观后镜里看到她在几十米远处追上了一个身形清瘦的中年妇女。

  心里忽然就生出一股烦躁,他下意识的伸进衣袋摸烟,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自己最近打算把本来就不大的烟瘾完全戒掉,根本没放烟在身上。闭目叹气靠向椅背,打开车内的音箱,轻柔的音乐轻泻而出,安抚人心。

  同一首钢琴曲听到不知道第几遍时,耳边响起敲窗的声音,以琛睁眼看到默笙,摇下车窗。

  “我刚刚和妈妈说我结婚了,你们要不要打个照面?”默笙问他。

  以琛沉默的颔首。

  远处默笙的母亲裴方梅远远的看着女儿和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人向她走来,她视力不佳,尚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却隐隐感觉到他气质出众,小笙看来眼光不错。

  只是……裴方梅皱起眉头,刚刚小笙说,他叫何以琛?

  何以琛,这个名字为什么总给她一股熟悉感?

  转眼人已经到眼前,裴方梅看清他的样子,果然是一表人才。

  默笙给他们互相介绍。

  “我妈妈。”

  “他就是我说的何以琛。”

  “您好。”以琛淡淡的问候了一声。

  裴方梅深思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浓。她颇矜持的笑了下说:“你就是何以琛?小笙眼光不错。”

  “嗯。”默笙有丝尴尬。

  他们都不说话,默笙也没什么好说。想问的都是禁忌不敢问,问候的话就那么几句说完就没有了。

  “以琛,你带名片了吗?”默笙想起来问。

  以琛点头说,“车上有,我去拿。”

  在以琛拿来的名片反面匆匆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默笙递给母亲,“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要找我可以打这个电话。”

  裴方梅接过,看了一眼说:“既然你们急着要走,我就不留你们了。”

  “嗯。”默笙应了一声,迟疑了下说:“那我们走了。”

  匆匆告别母亲坐回车上,默笙神色顿时比刚刚自然了许多。“能这样就很好了。”毕竟已经阔别八年,这样有些客气的见面反而让她感到轻松。

  以琛一时没注意她说什么,他想起裴方梅方才那个深思打量的眼神,心中疑虑丛生——她是不是回想起了什么?

  默笙看他久久不开车,不知在凝神思考什么,忍不住推了推他的手。“以琛司机,回到地球没有?”

  晶亮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以琛疑虑未消,又开始头痛,怎么最近越来越觉得某个人某些曾经令他头痛不已的个性在死灰复燃?

  难道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事实证明古人的话很有道理而他的预感也很正确。

  二十七岁赵默笙当然比十八九岁的时候要懂事得多,可是某些以琛曾经很熟悉的小毛病显然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离开,比如说讲道理讲不过他就耍无赖,比如说越来越喜欢粘他,比如说把不喜欢吃的菜都挑给他,比如说……

  好吧,何律师暗暗承认,他其实很享受。而且,把她这些小脾气养回来,也真的很不容易。

  喜宴定在一个半月后,以琛打算在喜宴结束后休息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日子忙着把手中的工作能结的结掉,能扔给别人的扔给别人,“法律时间”的特邀嘉宾主持是早已经推掉的了。至于喜宴的准备工作,拟名单、定酒店等等,烦人的事情基本上都由以琛一手包办了,相比之下默笙实在轻松得有些过分。

  其实这些事情都可以交给专门的婚礼公司打理,不过以琛显然更喜欢自己亲手来做。

  当然,默笙也有头痛的事,她找不到伴娘。

  以玫不行,人家一过年就飞快的领了结婚证。

  小红更加不行,默笙已经被她以诸如“隐瞒善良纯洁的人民群众真实的婚姻情况”之类的理由敲了好几顿大餐,跟她提了一次,小红惨叫:“不行,再当伴娘我就永远嫁不出去了!”

  惊恐的表情让默笙觉得自己实在是罪孽深重。

  还有萧筱,她从以琛那得到消息后曾打电话给默笙,语气比上次见面要和缓许多,还说自己要当媒人。

  总之,都不当伴娘。

  最后的人选有些意外。

  这天晚上以琛在卧室看一些比较费神的资料,明令默笙不许出声吵他。

  默笙趴在床上写请贴,名单是以琛早拟好的,她只要工整地抄上去就好。不过这个字是什么字啊?以琛写得这么草。

  默笙拎着纸横着竖着看了半天。

  不认识。

  咬咬笔头,要不要问以琛?抬头看看他聚精会神的样子……

  他好像说过不准吵他……

  算了,还是不要问了,先跳过好了。

  默笙当然不是这么听话的人,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最拿手的就是阳奉阴违。不过那时候的以琛最多摆个臭脸,然后训个两句。现在结婚了就不同了,以琛某些“惩罚”方式简直是百无禁忌,说实话,默笙真是怕了他。

  默笙想着有点脸红,这样的以琛她以前是怎么也想象不出来的。

  可是好闷……抄着抄着默笙还是忍不住了,拿了一张白纸,刷刷刷写字。

  ——“以琛,你害我和同事不和。”

  写好递给他。

  这不算说话吵他吧。

  以琛本来不打算理她,抬眉扫到了纸条上的字,好像比较严重,提笔在下面写了句——“怎么?”

  ——“陶忆静啊,你知道吧,她现在知道我和你以前就认识了,她很生气,以为我故意瞒她呢,可是我们那时候那个样子我怎么说嘛。”

  以琛揉了揉眉心,在小纸条上写——“很严重?”

  “嗯,很严重,我和她找了个机会仔细解释了下,还请她做伴娘,她答应了^^不过她说她不送红包了”后面画了个很可怜的哭脸。

  果然很严重。

  以琛把小纸条扔在垃圾桶,把她拉起来:“我看你是太无聊了。”

  她陷在他怀里,被他扣住了腰,笑嘻嘻地想爬起来,手撑在他胸膛上,沐浴后的清香盈满他鼻间……

  以琛有刹那间的沉迷。

  这一切都是他的渴求,从今以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

  喜宴前几天,事务所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天以琛刚从检察院回来,美婷看到他立刻说:“何律师,有位女士已经等你很久了。”

  以琛顺着她的指的方向看去。来客看到他已经站起来,举止优雅的向他点头致意,正是默笙的母亲裴方梅。

  “请慢用。”美婷把茶放在裴方梅面前的茶几上。

  “谢谢。”裴方梅微微欠身。作为前市长夫人,她无疑是得体大方的。

  美婷轻轻带上门,办公室立刻陷入一种异样的安静中。

  裴方梅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后沉默的年轻人,首先开口说:“上次我们匆匆见过一面,你应该还记得我是谁。”

  “当然。”以琛淡淡的回答。“赵夫人。”

  冷淡的称呼让裴方梅心中的怀疑更多了几分,她表情愈发温和的说:“你也不用太见外了,既然你已经和小笙结婚,那么称呼我一声岳母也是应该的。”

  以琛微微一笑,未置一语。

  裴方梅微笑着说:“你若一时不习惯,也可称我裴女士。”

  “裴女士。”这次以琛从善如流,“我很好奇你的来意是什么。”

  裴方梅轻啜一口茶,神态安然。“上次短短几句话,小笙便对你颇多赞美,我现在不过是过来看看,多了解一下,何律师不用草木皆兵。”

  “默笙若听到你这么关心她,应该会非常高兴。”

  裴方梅望着这个眼神犀利的晚辈,亲切的笑着说:“你在为小笙委屈?”

  以琛面无表情。“默笙从来没觉得委屈,我何必多此一举。”

  “的确。”裴方梅轻簇眉头,叹息着说:“小笙从小到大,我从未尽到母亲的责任,一方面是忙于事业,另一方面我和她父亲感情并不是很好,难免疏忽了她。幸好这孩子没有那么敏感,总算是健健康康长大。”

  她停了下,似乎颇有感慨,接着又说:“其实我现在有意弥补,只是不知还有没有机会。”

  面对她的一番言词恳切以琛无动于衷,“裴女士若想表达母爱,何必舍近求远,我想你去找默笙更直接一些。”

  裴方梅仔细打量着他的神色:“你似乎对我颇有敌意?”

  “大概是你的错觉。”

  冷场。

  裴方梅再次端起茶杯,轻吹茶叶,半晌说:“不知道何律师父母从事什么职业,有机会的话,不如约出来双方正式见个面。”

  “这大概不太可能,我父母早已亡故。”以琛淡然的说。

  “哦?那我十分抱歉。”裴方梅语气歉然,眼中却没有流露出一点惊讶,仿佛早已经知道。她沉吟了一下问:“他们是因病去世?”

  一股厌倦的情绪在此时袭上以琛心头。

  其实说到现在,裴方梅的来意是什么以琛已经十分清楚。她多半已经认出他是谁,却不知道他对当年的事是否清楚,所以迂回曲折的刺探他。以琛当然可以假做不知,然而现在他却突然厌烦这样没完没了的兜圈子。

  “裴女士。”他语调平平的说,“何必绕这么大圈子,何不直接问我,我知不知道我父亲的死与赵市长有关。”

  此言一出,裴方梅温和慈祥的面具瞬间脱落,她霍的站起来,色厉内荏的说:“你果然清楚!你和小笙结婚是什么目的?为了报复我们?”

  “我想我没必要告诉你我为什么结婚。”面对她的质问,以琛冷冷的说:“另外,我也没那么多耐心去编织这么长一个报复。”

  裴方梅狐疑的审视他的表情,良久道:“我不相信你。”

  以琛毫不客气的说:“你信任与否对我无关紧要。”

  裴方梅噎住,怔了一会说:“小笙知道这件事吗?”

  “她不适合知道这些,也永远不会知道。”以琛淡淡的说。早就决定,就算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他也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她。这些东西,他一个人来背负足够。所以默笙上次问他她父亲对他说了什么的时候,他故意误导了她。

  “其实当年那件事总归是意外,谁也没料到最后会这样。”裴方梅语气软了下来。毕竟最后弄出了人命,所以当年裴方梅对何家印象深刻。十几年后默笙一说起何以琛这个名字,裴方梅就觉得似曾相识,看到他的长相后更加怀疑,不安之下一番调查,果然他就是当年何家那个十岁的儿子。但是她却不知道当时年幼的他是否知道那段往事,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番刺探。

  她说话底气如此不足,以琛已经不屑辩驳。起身打开窗户,外面清新的空气一下子涌了进来,从十楼的窗户向外看去,天高云淡,视野空旷,以琛烦闷稍减。

  父亲死时以琛不过十岁,年幼的他虽然聪明,却不足以了解成人世界的复杂。只记得有一天放学回来,早上还好好的父亲浑身是血的躺在医院,已经没有了呼吸,紧接着本来就孱弱的母亲病故,他顿时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幸好父亲的邻居兼战友收养了他,所有的缘由也是长大后他才渐渐清楚。

  以琛的父亲在八十年代末向银行贷款投资房产,然而楼房造到一半时,银行由于信贷政策的改变,要提早收回款项。彼时的赵清源正是Y市的银行行长,地方的银行行长有权批示是否要提前收回贷款,何父多方活动,赵清源终于同意给他续期,然而转眼这笔款子却没了下文,何父活动的经费打了水漂,造了一半的楼顿时变成了烂尾楼。这时建筑队和材料商上门要债,何父在躲避中不慎从未造好的楼上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而那时只吃不吐的赵行长后来却平步青云,一直官至市长。他虽然没有直接导致以琛父亲死亡,但无疑是一连串悲剧的源头,阿姨经常看着电视里讲话的赵清源对他说:“以琛啊,等着,坏人会有坏报的。”

  以琛无法忘记当得知默笙竟然是赵清源的女儿时自己万般复杂的心情,荒谬、愤怒、可笑,无数汹涌的负面情绪在看到默笙时再也控制不住的朝她发泄出来。也许这其中还夹杂着对自己的自厌,因为就算那个时候,他竟然还是不想分手。

  那些一时激烈的话自己说出来也觉得心痛如绞,默笙呢?

  而且自己几乎……是立刻后悔了吧。

  以琛眉间微拢,往事不堪回首。那时候他还年少,再少年老成也只有二十岁,尚不懂得怎么控制隐藏自己的情绪,现在的他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主人身上散发着明显的逐客信息。裴方梅发现自己来这里完全是错了,如果他无意报复,她的出现只是多此一举,若他真的要报复,如今的她又能阻止什么?

  可是毕竟不甘心就这么无功而返,她放低声音柔和的说:“我希望你能给我个承诺,我虽然和小笙不亲,可毕竟还是她的母亲。”

  良久没有回音。

  裴方梅素来心高气傲,为默笙低头至此已是极限,这时站起来说:“既然这样,那我走了。”

  她起身走向门口,手快握上门把时,却听到那个一直咄咄逼人的年轻人平淡如水的陈述。

  “他们给我十年,我要默笙一辈子。”声音中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他顿了顿说,“我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裴方梅先是怔住,然后才明白这就是她要的承诺,她回过头。那个站在落地窗前的年轻人笼罩在一层淡金色的阳光下,只给了她一个萧索的侧影。裴方梅来不及说什么,耳边又听到他淡淡的请求。

  “默笙爱胡思乱想,这些事情,请不要让她察觉。”

  办公室内已经恢复了平静,以琛却一时无法投入工作。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快下班,索性合上卷宗留待明天处理。

  衣袋里的手机滴滴响起来,是短信的铃声。

  肯定是默笙。

  打开手机果然是她。

  ——“以琛,今天我发奖金,请你吃饭,马上就到你楼下。”

  以琛微微一笑,某人得意洋洋的样子好像就在眼前。正准备回给她,电话响起来,等他接完电话,手机里的短信又多了两条。

  ——“不回我,你不会不在吧……”

  ——“可怜的手机,以琛又把你扔在哪啦?”

  这么没耐心。

  以琛不禁摇头,他一个电话也不过接了十几分钟而已,快速的回给她——“不用上来了,在楼下等我。”

  以琛站在窗前,等着默笙出现在他视线中。

  好像以玫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能这么耐心地等下去。

  其实等待与时间无关,它是一种习惯,它自由生长,而他无力抵抗。

  默笙已经背着相机晃啊晃的出现在他视野中,她站在对面的树荫下,低头按着手机。

  一会儿就有新的短消息出现在以琛的手机上。

  “以琛,我到了,快点下来,老规矩哦,我数到一千……”

 
《人民日报海外版》征稿启事
中国情感生活大号夜听诚征优秀作品
《青春》文学期刊2023年征稿
全球华语青年戏剧导演英才计划
《台州日报》面向社会各界公开征集Logo
首征原创歌词、歌曲
中国作协《诗刊》征稿
第三届“猴王杯”华语诗歌大奖赛
国家工业遗产易门铜矿文学摄影作品征稿暨实物征集活动
“稳健种田”主题征文大赛
《洪渡河》征稿启事
“诗咏田横岛”全国诗词创作设计大赛征稿启事
“花开盛世”2023中国牡丹之都(菏泽)牡丹文学作品大赛
「小说家族」主题征文:“危机爆发”
《故事会》杂志第四届“笑传正能量” 百姓故事大赛启动
第二届泰山 · 大学生影评大赛征稿启事
首届御光者杯短篇小说大赛征文启事
第二届“乌马河·中国大学生书评大赛”正式启动
2022,我这一年
第八届“大白鲸”优秀作品全球征稿启事
更多...

碧野

郭小川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管涛:推动明年经济更好更快发展需要注意的三个问题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