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席瑾 来源:  本站浏览:1118        发布时间:[2015-02-13]

1
 
    人世间的事就是这么神奇,如果早些时候或者晚些时候遇见,一切一定是另外的样子。这一次,我想说的是,我与我们家这群鸡的相遇。我已不记得我家最早养的鸡,那时我还小,许多事情都模糊不定,我能确定的只是,从小到大,我妈一直在努力地养鸡,一拨又一拨的鸡,慢慢长大,生蛋,老了或死了,再换另外的一拨。而时间到了这一点上,我的年龄恰好长到能够储存清晰的记忆,能够热情地给鸡们喂食,那群鸡又恰好适时地长大,我们这时候相遇,实在是最好的时刻。
那一年,我八岁,我家的鸡们一岁。
    我家的鸡们一岁,但很显然,它们在生命最初的一年里,快速地学会了吃饭、走路、讲话,理解和认识周遭的一切,趋利避害,并在一年中的最后几天,开始生蛋并进入成年。一切就是这么神奇,而我从出生到能够独立生活,花费了漫长的二十一年时光,而且结婚、生子还要在五年以后。在我相对缓慢的生长期内,我们相遇了,我八岁,正是对一切充满好奇与热情的时候,我还年轻,刚刚睁开独立观察的眼睛,于是我看见这群生机勃勃的鸡,在我家院子里雨后湿漉漉的土地上,风一样地奔跑,打开翅膀快乐地叫喊,或者抢吃一棵灰菜,身后留下一排排像汉字“个”一样的脚印。昨夜我还梦见,陈嘟嘟和大冠鸡在我的手里抢吃一棵蒲公英,它们冠子变得红红的,很兴奋地对着我的手指飞快地啄,我手指痒痒的。
 
 
2
 
    那群鸡是白色的,据我妈说,它们的品种是288,意思说,这种鸡每年能生二百八十八只蛋,在那个年代,是最新品种,产蛋量高。而我在心里,原是非常希望我家鸡的品种是芦花鸡,就像邻居二威家的鸡,有不同颜色的羽毛,黑的,黄的,棕色的,这些色彩会有不同的排列组合,每只鸡,都会有不同的花衣服。二威家的那只大公鸡,尾巴上的羽毛黑黑的弯弯长长的,还闪着绿色的光泽,类似绸缎的反光,又威风又漂亮。但我妈并不从漂亮的方面去选择,她更理性和实际,更重视生蛋的多少,这样,我们花费同样的饲料和活劳动却能吃上更多的蛋。
    事实上,我虽然喜欢芦花鸡神奇的毛色,但这丝毫不能动摇我对自家鸡的爱。比如二威家的那只漂亮的大公鸡欺负我家母鸡时,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又踢又拽,把大公鸡从我家母鸡身上撵下来。我家母鸡的冠子总是被扦得血淋淋的,让我心痛不已。那时候,我并不懂得繁殖的含义。
 
 
3
 
    夏天,中午的阳光热辣辣地倾泄下来,四周空旷寂静,我家门前的篱笆上,落着一排排蜻蜓。我悄悄地走过去,快速地伸手,很容易就能抓住它们。那时的蜻蜓一定也很疲惫了,一些蜻蜓的翅膀向下耷拉着,丝毫没有防范之心,我一个一个地挨着抓过去,它们并不像鸟儿那样忽啦啦惊起。一会儿,那些蜻蜓就都捏在我手上,我用一只“毛毛狗”细细的茎穿起它们,蜻蜓似乎多得抓也抓不完,不多时,一回头,又飞来一些蜻蜓依次落在篱笆上。这时候,聪明的陈嘟嘟会跟在我的身后,我抓一只蜻蜓,回身给它吃一只,陈嘟嘟并不发出声音,只是跟着我,不时甩动变得红红的冠子,歪着头向上面看看蜻蜓,再看看我。
    陈嘟嘟在我家这群鸡里无疑是出众的。它身体胖胖圆圆的,非常结实,抱起来在手里很沉很重,因此,我们才给它起了这个名字。最让人喜爱的是,它几乎每天下一个蛋,它的蛋也像它,个头又大又沉,谁的孩子像谁吧。但陈嘟嘟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它们孵化出来,每天只是快乐地下蛋,然后到处觅食,它一边走一边在地上寻找着,这边叨一下,那边叨一下,有时用爪子划拉几下,再叨一口,每天都急吼吼地吃啊吃。我想,假如化身为人,陈嘟嘟一定是一个身体健壮的农妇,健康,快乐,做起农活身手矫健,每天,都会把家里家外打点得干净利落,在她的世界里热情地奔忙。
    那只蔫鸡就不是这样,它长得纤细秀丽,走路慢腾腾,叫声也细声细气,有时会对着天空发呆,像是有什么心事,也许在思考鸡族的前途啊命运什么的吧,它吃得也不多,好像生活得并不起劲,现在我想,它更像成年以后的我。好在蔫鸡生的蛋虽然个头不大,但还算勤奋,所以我们家也同样养着它。
 
 
4
 
    我家的这群鸡都是母鸡,原来是有公鸡的,但在鸡们成长过程中,我家一到过年过节就会杀一只公鸡,所以公鸡们都没能长到成年。因为有生蛋的功用,反而生为母鸡更安全。在院子里靠西面墙的地方,爸爸砌了一个二层的鸡窝,一层是鸡架,鸡晚上在里面过夜,二层是敞开的两个窝,上面有盖,没有大门,里面放着“引蛋”,是鸡们生蛋的地方。我妈教过我做“引蛋”,在鸡蛋的两头各扎一个小眼儿,再从一边吹过去,把里面液体的蛋清与蛋黄都吹到碗里,剩下一个完整的蛋壳,成了“引蛋”,放到铺了些草的窝里,鸡看见里面有个蛋,也不分辨,就跳到里面下蛋。
    陈嘟嘟要下蛋时,冠子和脸都憋得红红的,她慌慌张张地找下蛋的地方,这时候,她顾不上找食儿吃了,一边东张西望地走着,一边咯咯地叫着,我看她眼睛都要变红了,她每次都会围着鸡窝转上一阵子,才跳上二层的鸡窝里下蛋。一下完蛋,她就会在院子里兴奋地大叫,咯咯咯,咯哒——咯咯咯,咯哒——,她多有成就感啊,她要把她的成就通报给所有人。看到我家人从屋里出来拣走她的蛋,她才迈着神气的方步到院外找食儿吃去了。
 
 
5
 
    那些年,每到放学后,我与我妹就到我家后面的浑河大坝上采野菜,猪毛菜、婆婆丁、车前草、灰菜、线菜,野菜们似乎总是在生长、生长,采也采不完,我一直喜欢做这个活儿,一边玩儿,一边就把活儿做了,轻松又愉快。
    傍晚,夕阳快要下山了,我与我妹站在我家院子门口,对着洒满金光的街道喊着,“鸡鸡鸡——鸡鸡鸡——”不多时,我家的鸡们就会从四面八方跑回来,它们奔跑的时候,脑袋向前伸着,并不展开翅膀,只用身体晃啊晃的保持平衡。一会儿工夫,它们就聚集在院子里的鸡食盆上开始吃晚餐了,当然,最先跑到的往往是陈嘟嘟,而最后到的一定蔫鸡或小拉崽。晚餐是我与我妹挖的野菜,我们把野菜跺碎了,再抓一把玉米面拌上,就是鸡们的美味。
    大淘气最调皮了,脑袋伸到盆子里吃着吃着,总要一脚把盆蹬翻,菜洒了一地,但并没有哪只鸡同它计较,菜洒到地上,它们就在地上拣着吃,脑袋在地上飞快地啄着。小拉崽突然叼着什么跑了,大冠鸡马上追了上去同她争抢起来,在鸡群里引起一阵骚动。
    那时候,我与我妹第一次体会到被需要的快乐,这种快乐后来在我有了女儿后得到再次重温。我到幼儿园接女儿回家,每次,女儿都会扎撒着两只脏兮兮的小手,头发汗浸浸地向我跑来,女儿快乐地扑到我的怀里,把她的快乐传递给我。那一刻,仿佛记忆中的按纽被什么东西撞开了,哗啦一下,我生命里的那些鸡们,陈嘟嘟、大冠鸡、大淘气、蔫鸡、小拉崽,从四面八方,伸着脖子,得得得地向我跑来。
 
 
6
 
    冬夜寒冷又漫长,我家的鸡们已在窝里睡下,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火炕上,玩吹鸡毛的游戏。一根雪白的鸡毛,在我们头顶上飘呀飘,爸爸与妹妹一伙儿,我与妈妈一伙儿,我们对着它用力吹着,谁也不让它掉到自己这边,鸡毛飘呀飘,粘到妹妹脸上了,可她还在用力吹用力吹,大家笑做了一团儿。那时很少有玩具,轻飘的鸡毛代替了五彩缤纷的汽球,但它带给我们的欢笑却一点儿也不少。
    我想,假如我们不搬家,这种日子会平和顺畅地继续下去,我与我妹白天上学,晚上回家喂鸡,我与鸡们的生命还会继续重叠在一起。但是,我们搬家了。我从农村走向城市,而我与这些鸡们也渐渐失散。
    那一年,正是大批知识分子回城的时候,到处都需要知识型人才,有重点大学学历的爸爸被调进了城里一所重点高中,他从教师做起,直做到特级教师、校长,然后,退休。
 
 
7
 
    我家刚搬进城的时候,先是租城郊农民家的房子住,三间新盖的大瓦房,我家租一间半,好心的房东还把西房山的一块菜地划给我们种。我爸在那里盖了一个鸡窝,我家只带来两只下蛋最多的鸡,陈嘟嘟和大冠鸡,其他的鸡都送给了原来的邻居。搬完家后,似乎一切都还好,父母在城里上班,我与妹妹就近上了小学,我们还住在农村,这里远离大田,因是紧挨着城区的城郊,农民的房前屋后都种菜,菜长成了,推了车子到城里去卖。对于我与妹妹来说,虽然其他鸡没有了,但我们还有我们最喜欢的陈嘟嘟和大冠鸡,放学后,我与我妹的任务还是喂鸡,只是不再去挖野菜了,这时,鸡大部分时间吃粮食和蔬菜。
    一天半夜,我正在做着一个美梦,突然被我妈喊我爸的急促声音吵醒了,我爸和我妈急匆匆地披上衣服,冲出门,追出去。这时候,我听见有一声一声长长的鸡叫从窗外遥远的夜色里传来,声音越来越远,听不见了。隔了许久,爸和妈回来了,我妈说话的声音里有平时不常见的愤怒和惊惧。我家的鸡丢了。
    后来,回忆起那晚上的事,我总是想起曾经读过的童话。童话里,大公鸡拼命对狗哥哥喊:“狗哥哥,快救我,狐狸一把抓住我,穿过了小山坡,马上就到它的窝”,狗哥哥听见了,飞快地跑去把大公鸡救了回来。但是陈嘟嘟和大冠鸡没有这么幸运。
    第二天,我看见我家鸡窝的门被抠了下来,鸡窝空空的,几根鸡毛散落在四周。而房东家的几只鸡都好好的,还在院子里四处找食儿吃,一只也没丢。
    我爸把鸡窝拆了,在那个地方种了些秋天成熟的大白菜。从此我家再没养鸡。
    第二年,我家搬进了城里的教师宿舍,是一排一家挨一家的平房,旁边是耐酸厂,后面有一条跑小火车的货运铁路。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