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薛涛 来源:  本站浏览:1138        发布时间:[2011-05-27]

蓝飘带

薛涛

    天使都很喜欢蓝飘带吧?她们会把它披在肩上,然后在天上飞来飞去。有时她们还会把蓝飘带洗了然后晒在两幢楼之间。小武胡乱地猜着。
  小武问过同桌老猫,老猫却摸摸小武的脑门。小武不耐烦地推开他的手,说,我没病。老猫诡秘地问,你是不是有“情况”了?天使其实就是女孩子,她们穿着裙子在街上走,可不在天上飞,除非你喜欢上哪一个了,那她不飞起来才怪呢!小武吓了一跳,赶紧捂上老猫的嘴:嘘,小声点儿,这种事得保密。
  老猫再问,小武跑开了。小武是又幸福又失落地跑开的。失落的原因当然简单了:每天狭路相逢,每天小武都“毕恭毕敬”地让路,可那女孩子根本没正式看过他一眼呢。
  小武永远也忘不了那天。
  那天,两幢小楼之间那条蓝飘带像刚用特效洗衣粉洗过一样,特别干净;风刚用什么器皿滤过一样,特别清爽。这还不足以给小武留下最特别的印象。最令小武“深刻”的事件是:在那条蓝飘带下面,有个天使一样的女孩,乘着那天那个时刻那阵轻爽的风,出现在狭窄的过道里了。这样他们在过道里“僵持”住了。过道特别狭窄,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这人还不能太胖,太胖了也过不去。小武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只是一个成语:狭路相逢勇者胜。于是第二个念头也就问了出来:必须有一个人退回去给另一个人让路,但这个人不是我,绝不是。这也该叫维护尊严吧?
  小武打定了主意,抬头看了看这个来自天外的“对手”,可那女孩根本没有让步的意思,她高傲地仰起头,好像对头顶那条蓝飘带非常感兴趣。小武也承认,假如真把它扯下来披在她身上,那将美丽无比。那蓝飘带本来就是哪个天使的吧?她洗完了就晾在了两幢小楼之间。
  小武咳嗽了一下,可那女孩竟干脆拿出进商场挑衣服的架势,把那条蓝飘带看起来没完了。
  女孩大概根本没注意到眼前的小武。这使小武很沮丧。
  小武的第二个念头还没巩固一下就跑没了,第三个念头紧接着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好男不跟女斗,让她一次又如何,这叫境界。小武坚决地按照第三个念头办了。为了显出风度,小武利索地转回去,一步一步走出过道。小武借鉴了天安门换岗时的方式,只是走得很轻。
  女孩便紧接着一步一步“逼”上来,占领了小武的所有领土。小武笔直地在过道口站好,小武马上想到商场门口身披缓带的礼仪先生,现在他就差加上那句“小姐,欢迎您再次光临,再见”。女孩果真像顾客上帝一样旁若无人地走开了。
  女孩走出几步回过头来,她该说谢谢了。可是她却像读诗一样仍旧望着那条蓝飘带,说,真美啊,真干净……然后拐进小巷,不见了。
  小武算尝到了漂亮女孩的高傲,这味道酸酸的涩涩的,让人没办法。
  小武灰溜溜走进过道,又看见了头顶这条蓝飘带,“真美啊,真干净”,他找到了与她同样的感觉。这又令小武幸福得不得了。
  那天小武上课时总是走神,听着听着就想看看窗外的天空,那是一块又宽又大的蓝布,但不如那条窄窄的蓝飘带干净,小武痴痴地想。我不喜欢,她也不会喜欢,我们都喜欢那条蓝飘带。一想到“我们”,小武像喝了果汁一样。小武感到不妙,赶紧扭回头盯住黑板,可老师变成一道模糊的影子,在黑板前晃来晃去。小武正认真地盯着这个影子,老猫捅了他一下,喂,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呢。小武马上出了一身冷汗。那天小武很尴尬……
  一下课老猫就把小武紧紧抓住了。
  老猫趴近小武耳朵:说!是不是有“情况”了?可不该向我保密。
  小武推了他一下,说,我们对蓝飘带有着相同的感觉……小武一个人跑到操场上去了。细心的人应该能发现,小武对天空产生了兴趣。
  老猫在他背后诡秘地笑着。
  小武第二次与那女孩相逢就是在第二天,这令小武很激动。但小武表面很冷静。过道里的空气依旧清爽,头顶上的蓝飘带却不见了。原来有块乌云正在小楼上空卧着,也许是那个天使怕它被雨淋湿,拿回去了。小武像小学生一样幻想着,但这无法使小武彻底开心。
  小武站在过道的入口说,你先过吧,就能过一个人。
  女孩当然听见了,但并不看小武一下,边走边望着两幢楼之间的天空,喃喃说着:太美了,一点杂质也没有……
  小武莫名其妙,问,你是说那条蓝飘带?
  女孩点点头,对,蓝飘带。它真干净。你也看见了?
  小武兴奋地回答:看见了,可那是昨天,今天可没有了……
  女孩固执地说,它不是挂在那里嘛。
  小武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女孩在搞什么名堂。这么大的女孩总是喜欢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吧,但小武愿意把对话进行下去。他本来也想说出一句深奥的话来,可他实在想不出来,只好如实说,那上面挂着一块乌云。
  女孩苦笑了一下,说,乌云又能怎样?它什么也挡不住,它的上面还是蓝天,还是蓝飘带,我能看见。你看不见吗?
  小武仔细看了看,可他没看见,又不想说谎,女孩子大概不会喜欢说谎的男孩子。他支吾着:我,我不能……
  女孩说,你用眼睛当然看不见了,你用“心”看,用“心”能看见很多东西呢,我看见了石板下的小草、水底的卵石、叶子里还有血液在流呢……
  女孩还是望着头顶那片窄窄的天空。
  小武仔细想着女孩的话,他以前从没想过用“心”看东西。
  小武说,你像个哲学家。
  后来,女孩要走开了,说,谢谢你给我让路。
  小武仍旧想着女孩的话,并想出一些味道来。
  一到学校小武就把老猫拉到一旁,问老猫:你用“心”看过东西吗?
  老猫莫名其妙地摇摇头,说,我用眼睛看东西。
  小武说,肤浅肤浅,用“心”能看见许多东西呢,石板下的小草、水底下的石头,这个都是她讲的。
  老猫眼睛闪着光芒,说,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哩!你交这样的朋友可真走运!
  小武拉着老猫跑到操场,他们躺在草坪上,试探着闭上眼睛,开始用“心”看……
  小武说他看见了草坪下的蚯蚓。老猫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他只看见了草坪。
  不久他们分别看见了森林、沙漠。接着看见沙漠里的绿洲,还有骆驼。他们还看见鸟在森林里唱歌,虫子在绿洲里睡觉。
  小武说,这真神了!她是个了不起的女孩。
  小武和老猫不再嫌校园太小,他们经常有所“发现”。
  小武和那女孩又一次相逢,还是早晨。老猫也跟了去。那天蓝飘带很新鲜很干净。老猫也看见了。老猫说,从前他根本没注意过头顶还有条蓝飘带。
  他们把前一天看见的一切讲给女孩。女孩很高兴,说,她看见的比他们还多呢,有一年冬天她还看见白雪下面睡着的种子了,第二年春天,那儿果然就冒出一些很特别的草来……
  女孩走进小巷,她走得很慢,不久消失在小巷的晨雾里。
  小武和老猫一直没来得及问她在哪儿上学。其实只要沿着那条小巷再往前走就可以看见一座学校,那是这个城市惟一的盲人学校。
  小武和老猫想问问她时,就等在那个狭窄的过道里,可是却再也没遇见那个女孩。原来过道那儿立了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禁止通行”。
  小武心都要碎了,一抬头又看见了那条蓝飘带。那条蓝飘带还静静挂在头顶,没有一个天使肯把它摘走。
  老猫劝小武:走吧,见不到她了,大街上的天使多的是。
  有一天老猫在书上看到一个故事,他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小武。
  故事发生在一条河里。河在一条小巷尽头某所盲人学校前面流着,接近市郊了。
  那天有个女孩拉上一个伙伴想去看河。伙伴沮丧地说,我们看不见的。女孩说,一定能的,会有办法看见的……伙伴就陪她去了。他们没跟老师请假,偷偷去的。
  她们坐在了河边。
  她们坐了一会儿,毫无结果。女孩说,别性急,快了……
  这时有个小男孩跳进河里,河水开始哗哗作响。小男孩游得开心,不时格格笑着。
  女孩说,快看见了,河是令人高兴的东西,河像一种乐器。伙伴终于有了兴趣儿,耐心地看着。风掠过水面,变清爽了,轻轻拂过他们的脸。
  后来,格格的笑声变成了恐惧的大叫:哎呀!我……救命……
  女孩站起来,问:出什么事啦?
  女孩知道旁边不远处有个人在钓鱼。钓鱼的是个大男孩,他马上要走开了,他慌张地说,我什么也没看见……
  女孩不解地说,你应该看见。
  大男孩边走边说,我……我真的没看见什么。这时河面上传来激越的水声。
  女孩说,得去帮帮他!伙伴说,对,可是我们……
  女孩说,我现在完全能看见了……她摸索着下了河。朝向水声激越的地方,她走进河中。河水很快淹没了她的膝,接着是胸和肩。最后她抓牢了那只冰凉的手。
  那个钓鱼的大男孩停住了,吃惊地看着河中的一幕。他的脸抽搐着说,我也看见了……他一个鱼跃扎进河中。
  那个男孩最终没有沉到河底,女孩也没有。他们被钓鱼的大男孩拖到了岸上。
  女孩的脸被河水洗得很干净,干净得像一张白纸。她一生说的最后一句话许多人都没听清,她说:我看见河了,它是一条干净的蓝飘带……
  小武和小猫在过道中站久了,就坐了下来。那条蓝飘带静静挂在头顶。他们第一次发现它原来是透明的。透过它,他们看见了它上面幽深旷远的天宇。他们就闭上眼睛看着。用“心”才可以看见更多的东西。看着看着,小武说,我看见她来了。老猫接着说,我也看见了。小武说,她一定是来取她的蓝飘带的,它在这儿挂很长时间了,它本来就是她的,这回她可要拿走它了。
  他们再睁开眼睛时,那条蓝飘带真的已经没有了。她确实拿走了它。
  老猫拽了小武一下,快走吧……
  第二天有人把那个过道封死了,那两个小楼从此就连在了一起。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