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廉世广 来源:  本站浏览:1096        发布时间:[2014-09-10]

    办公室主任这活儿,怎么说呢,很多人很羡慕,整天跟在领导身边,对下边指手画脚,狐假虎威,很气派。但是,到了这个位置就知道了,伺候人的活儿可不是那么好干的,所谓“表面风光,内心彷徨,比牛还累,比狗还忙”。在领导面前,既要耳听八方,又要装聋作哑。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但心里要有数。比如,领导和谁远近亲疏,有哪些业余爱好,等等,都要了解。在这方面,县政府办的余主任自认为做得很到位。他知道巴县长最拿手的歌是《一帘幽梦》,最喜欢的运动是打台球,最爱吃酸菜馅饺子。
那天,巴县长带着余主任到县里最偏远的龙山乡调研,中午,龙山乡在乡政府食堂安排了一桌极富地方特色的午餐,所有的菜肴都是地产,既吃得可口,又没有大吃大喝的嫌疑,县长很高兴。看酒喝得差不多了,乡长悄悄问余主任:“来什么主食?”
余主任顺口说到:“酸菜馅饺子。”
两人虽是悄悄的说话,还是被巴县长听到了。巴县长向这边扫了一眼,没说话。
不一会儿,酒喝完了。乡长喊服务员,上主食。就在这时,余县长说:“来碗米饭!”
顿时,乡长懵了,悄悄地去看余主任。余主任也有些懵。巴县长明明是最爱吃酸菜馅饺子,今天怎么要吃米饭了?
多亏服务员备了一锅米饭,不然,这桌饭就演砸了。
下午,余主任随县长往回返。余主任坐在后面,一声不响。他还在想午饭的事。巴县长为什么要吃米饭呢,是吃饺子吃腻了吗?
第二天,余主任继续陪巴县长下乡调研。这次去的是另一个偏远乡,浑水乡。中午吃饭,这个乡长又问余主任:“上什么主食?”
余主任想了想,说:“上米饭。”他是吸取了昨天的教训,采取了与时俱进的方法。
酒喝完了,乡长喊服务员上主食。这是,巴县长说:“吃酸菜馅饺子。”
乡长懵了,余主任更懵了。更为糟糕的是,乡食堂没准备饺子,现包,需要时间啊。余主任坐不住了,出来,跟乡长说:“到附近饭店买现成的吧!”
好歹,把这顿饭圆下来了。
晚上回家,余主任闷闷不乐,躺在床上翻烧饼。饺子、米饭,米饭、饺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如果明天再点主食,是点饺子,还是点米饭?最好的办法就是饺子、米饭全上,想吃哪样就吃哪样。可是,余主任隐隐的觉得问题不在吃什么上。平时,巴县长吃饭不是很挑剔,甚至很随便。那么,是县长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吗?一想到这里,余主任的汗就下来了。
余主任翻来覆去睡不着,搅得妻子也无法睡。妻子在市场卖肉,风吹雨淋,很辛苦。余主任正在运作把妻子调到政府招待所,就等巴县长签字了。
妻子问他怎么了,余主任本不想说。她一个卖肉的,能解决什么问题?可他还是忍不住说了。说出来,总比闷在心里强。
妻子听了,想了好半天。说:“你点主食时,请示县长了吗?”
余主任说:“没有啊。”
妻子说:“问题就出在这里。”
余主任说:“我知道县长爱吃什么。再说,我整天和县长在一起,这点事,还用请示吗?”
妻子说:“你想错了。比如卖肉,我必须问清楚了,要前槽呢还是要后鞧,要肥一点的还是要瘦一点的?问清楚了才能下刀,谁说也不好使,必须买肉的自己说。人家可能说,你看着砍吧。但你必须问,不能自作主张。你和县长很熟,可桌上还有其他人,领导不能让人觉得被下属支配。”
余主任想了想,觉得妻子说得有道理。
第三天,余主任又陪巴县长下乡,又是中午吃饭,又是当地的乡长问余主任:“吃什么主食?”
余主任没有回答,而是问县长:“咱们吃点什么主食呢?”
巴县长说:“这点事还问我?随便,你们说吃啥就吃啥!”
大家哈哈一笑,说县长尽为我们着想了。
余主任大声说,煮酸菜馅饺子!
热气腾腾的饺子上来了,县长吃得很香。
回去的路上,巴县长对余主任说:“这顿饭安排得好啊!”
余主任心想:“让我老婆卖肉,真是屈才了。”
 
一句话的事
巴县长调走了,又来了石县长。余主任还是余主任。有人说:“余主任,你也该动弹动弹了吧,跟领导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余主任苦笑。
的确是一句话的事,可领导是不会轻易说这句话的。他曾几次或委婉或直接的向领导提出过动弹的想法,都被领导委婉或直接的回绝了。领导说:“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取代你。”
这话说得有水平,让余主任不好有过多的想法。
石县长亲民,每次下乡,他都要说:“我是农民的儿子……”
每当石县长说这句话的时候,余主任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的笑话。说一位领导下乡,为了拉近和百姓的距离,就说,我是农民的儿子。跟在后面的秘书赶紧说,我是农民的孙子。只有办公室主任不吱声。就有人问,你呢?办公室主任说,我是农民……
想到这儿余主任就想笑。他想,这个笑话肯定是哪个当过办公室主任的人编的。压抑得太久了,又不敢直言,就编个笑话,占一下领导的便宜,借此发泄一下。穷酸的文人们经常这样做。
石县长的确亲民,不管走到哪里,都和百姓打成一片。石县长爱喝酒,不光自己喝,还要大家一起喝,不管级别大小,不管量大量小,都要喝。与民同喝,与民同乐。
一天,余主任陪石县长下乡,晚上在乡里喝酒。这个乡的书记、乡长都是海量,不管谁倒酒,来者不拒。
石县长高兴。石县长说:“一分酒一分活儿,酒品见人品。连酒都不敢喝,还谈什么攻坚克难,还怎么能委以重任?”
大家都称赞县长的论断精辟。
只是苦了余主任了。余主任喝不了多少酒,一喝,就脖粗脸红,晕头转向。巴县长在的时候,一般不让余主任喝酒,知道他还有许多服务工作要做。但石县长不这么看。石县长说:“酒后一律平等,谁给谁服务?那都是官僚主义!”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喝。
余主任正在天旋地转的时候,听见石县长说话了。石县长说:“我愿意和乡里的弟兄们在一起,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
坐在县长对面的余主任忍不住傻笑起来。他又想起了那个笑话。
石县长问:“余主任,你笑什么?我说的不是真话吗?”
余主任有些慌了,说:“我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因为我就是个农民……”
一开始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但很快,都理出了其中的逻辑关系,桌上一下子静下来,空气仿佛凝固了。余主任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只听见自己的心脏在拼命地跳着。
余主任的脸由红变白了。
乡党委书记是个机灵的人。他马上打圆场,说:“咱们都是农民的后代,往上数三辈,哪个不是农民?”
大伙都说:“就是,就是。”
大家都看石县长。半天,石县长又说了句:“酒品见人品!”
这次下乡不久,余主任就动弹了。接替他的,是那个乡党委书记。
余主任被安排到档案局当局长。档案局清闲,没了那种前呼后拥,也用不着绞尽脑汁去想那些毫无价值的问题了。余主任借职务之便,没事就钻档案馆,翻看那些发黄的历史。后来,余主任写了很多关于民国时期的谍战小说,有的还被改变成了电视剧,在电视台热播。
余主任成了名人。
有小报记者采访余主任,问他是如何从一个官员变成一个作家的。余主任想了半天,说:“就是一句话的事。”
 
 
鱼非鱼
   
上午九点多钟,办公室主任林郁接到石县长电话,说市里领导到县里搞调研,正在路上,中午指名要吃妖精泡炖鱼,抓紧准备。
林郁顿了一下,说:“这时候了,妖精泡还能有鱼吗?”
石县长说:“有也得有,没有也得有,想办法吧!”电话撂了。
林郁后悔自己话多了。领导从来要的就是结果,谁还管过程?不过,现在肯定是弄不到妖精泡的鱼了。
妖精泡离县城20多公里,是一个方圆几十里的天然泡泽。野水浩淼,野鸟漫天,野鱼潜底。岸上是个小渔村,开着几家小鱼馆。木头火,大铁锅,用泡子里的水炖泡子里的鱼,草鱼、鲤子,清炖。鱼炖得翻了白儿,汤也变成牛奶色。吃上一口,就一个字,鲜!一到夏天,来这里避暑,玩水,吃鱼的人络绎不绝。而妖精泡,每天只打一网鱼,也就一二百斤。因此,县里来客人了,都要提前一天打招呼,渔家好把鱼留出来。像今天这样措手不及的事,林郁还是第一次碰到。
也算是突发事件吧,考验应对能力的时候到了!林郁想了想,主意就来了。他把司机小王叫来,开车直奔县里的水产市场。市场里的鱼很多,而且个个鲜活,大多是鱼贩子从沈阳那边贩来的,典型的养殖鱼,和当地的妖精泡鱼,简直没法比。林郁挑四五斤沉的鲤鱼、草鱼各买一条,装在塑料袋子里,往车后备箱一装,赶紧向妖精泡驶去。
到了妖精泡,林郁找了一家鱼馆,和老板做了交代。老板和林郁很熟,一边埋怨林郁不早打招呼,一边向林郁保证:“主任放心,我肯定能弄好!”
老板叫人把两条鱼装到网箱里,然后放到妖精泡泡上。这边的大铁锅添上水,架上木头柈子,就烧上了。
临近中午,领导们的车到了。县里的领导下了车,市里的领导也下了车。市里领导有两个,其中一个林郁认识,是他的高中同学杨铁林。同样一个班出来的,人家在市里已当了处长,官倒是不怎么大,但那是个重要部门,书记、县长见了他们,都恭恭敬敬。自己呢,还是个伺候人的科级干部,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林郁和市里的领导握了手,还和杨铁林拥了抱。就招呼老板把网箱里的鱼拎出来给领导们看。林郁说:“这鱼,纯是妖精泡的鱼,天然,绿色。”这些话,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石县长向他摆摆手,说:“赶紧炖上,领导们都饿了。”
领导们先到妖精泡游览了一番,回来打了会儿扑克,炖好的鱼上来了。林郁招呼大家上桌,市领导和县领导相互谦让了一番,还是按照固有的顺序坐下了。石县长指示林郁给客人倒酒,说:“老同学来了,还不好好表现表现?陪老同学多喝几杯!”林郁说:“那是那是,必须的!”
看酒都满上了,石县长讲话了。石县长说:“市里的两位领导来我县调研,百里迢迢,很辛苦。赶到饭口了,简单吃点我们地方特色的农家菜。刚才林主任介绍了,鱼就是窗外泡子里的鱼,炖鱼的水也是窗外泡子里的水,传说过去这一带妖精多,就这么炖鱼吃,今天我们不当妖精,当把神仙,享受一下妖精的美食!来,大家先尝一口。”说着,石县长给两位市里领导一人夹了一个大鱼头。两位领导大口品尝着,连说:“好,好,真的不一样,好吃!”
林郁有点儿紧张地望着他们,见他们说话时,是很真诚的样子,心里才放松了些。老同学见他不动筷,说:“你也赶紧吃,这鱼炖得太好吃了!”
林郁小心翼翼地夹了一口,放到嘴里,慢慢品尝,咦,真的很好吃,和平时吃养殖鱼的感觉不一样。
领导们很高兴,推杯换盏,酒下得快,鱼也下得快,宴会结束时,两条大鱼只剩下两具白色的骨架。
杨铁林说:“这顿饭是我近年来吃得最好的一顿饭,这妖精泡炖鱼,真是名不虚传。真得感谢石县长啊!”另一位市领导也连连点头。
石县长说:“要感谢就感谢你的老同学,这都是他一手操办的。”
杨铁林看了林郁一眼,说:“县长表扬你了,得好好干啊!”
林郁说:“那是那是,必须的。”他的头有些晕。
回县里的路上,杨铁林和林郁坐一台车,老同学相见,唠了很多念书时的事。林郁想到今天用一条养殖的鱼欺骗了老同学,心里有些不安,说:“真不知道是你回来。以后你想回来吃鱼,提前告诉我。实话跟你说,今天的鱼……”
杨铁林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打断他,不让他说下去。杨铁林说:“不要说鱼的事,我们吃的是鱼,又不是鱼,正所谓鱼非鱼啊!”
林郁没听懂,问:“你能详细说说其中的道理吗?”
杨铁林笑了,说:“你还记得上高中时,老师给我们讲过老子的话吗,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林郁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明白了什么,说:“老同学,你还能升啊!”
开车的小王接茬说:“杨处长,市里超生不罚款吗?”
两人愣了一下,然后一起大笑起来。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