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陈力娇 来源:  本站浏览:821        发布时间:[2014-08-22]

    初看起来几米想找个男朋友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男朋友不只是婚姻意义上的,而是灵魂上真正的体己。
  按说几米和地就非常好,可是地常常把自己摆在居高临下的位置,几米和地相处总是有仰视的感觉,几米什么事都得听地的,从来就不能施行自己的主张。而地自己却没有这样的体会,地长期以来一直把几米当作最亲密无间的朋友。
 
  几米对地的不满足让几米和杜好上了,在没和杜接触之前,几米对地敞开了心扉,几米说,地,我想和杜好,杜的身上虽然充满野性,但我和杜是平视。地和杜也熟悉,是和几米还有杜在广厦学院上学时认识的,只是这么多年地一直没和杜联系。地一听几米的话很认真,地说,不能随随便便和杜处,杜是个很随意的人,杜对女人就像小孩拉屎挪挪窝,你和他会吃亏的。地的话让几米半信半疑,而地说完这话,马不停蹄地到京城进修去了。
  
 
  地走后,几米很孤独,几米给地发电子邮件,表示自己的日子很难耐,几米很会表达,她的电子邮件是这样写的,执手相看泪眼,我们一起孤立无援。地马上给几米回了邮件,地的回复是,往远看,前方的岔路口,你的灵魂体己在等着你。
  几米不知地说的这个灵魂体己是谁,但是几米还是往远看了,几米把自己的行动领域看个遍,最后几米只看到杜。
  杜这时在乐坛正走红,杜的歌声红透大江南北,就差几米招手可得。几米想着杜,杜真的就巡回演出来到几米生活的小城,几米乍一见杜时,好像在梦中,杜和在广厦学院时不一样了,杜梳着披肩长发,鼻梁和颧骨都分外分明,谈吐也让几米刮目三分。
 
  几米作为朋友请杜吃了饭,是在一家高级饭店的雅间里。本来是想在大堂的,可是杜特别点了雅间,几米就跟着去了。席间杜和几米都很陶醉,杜定定地望着几米眼圈都红了,杜眼泪汪汪地省略了许多话,最后从杜棱角分明的嘴唇里吐出来的就一句,杜说,我走后,就扔你自己在这小城你可怎么办?杜的话没有开头,没有过渡,杜只说了个结尾,杜所有多余的铺垫都让眼神代替了。
  几米就像接住一个线团接住了杜的话,杜的线头把几米缠绕了,几米在搬不动自己的心时,就主动投入了杜的怀抱。杜吻了几米,吻了嘴唇,吻了脸蛋,吻了几米光洁的额头。
 
  事后几米把杜来巡回演出的事和地说了,几米没说自己和杜好上了,也没说杜让自己心动。地好像有所警觉,地说,你要小心,杜的作风越来越成问题,杜是学表演的,杜笼络女孩子的心有两套。
  几米没信地的话,几米对杜的爱恋很神速,几乎是杜到哪个城市演出,几米都要跟着去,这个跟不是几米的人跟,而是杜每场演出都要别出心裁地把手机拨通,让自己的歌声随着无线传导进入几米的耳朵,几米听着杜在远方的歌声传过来,几米的心都醉了,几米就差没打点行装向杜飞过去。
  
 
  几米没飞是因为杜有承诺的,杜说等这个巡回演出结束,他还来几米生活的小城,杜说这次来,他要让他们的关系在他的歌声中有所起伏。起伏是什么?几米听着听着脸就红了,但几米没有回绝杜,几米承认自己爱上了杜,既然是爱上了,杜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几米的脸上和心上都现出羞赧的娇态。
  几米幸福着,一心盼着杜的归期,这归期却很长很长。
  这天地从遥远的京城给几米打电话,地说他要告诉几米一个惊人的消息。地若不来电话,几米几乎把地忘了,这都是因为杜的出现,杜让几米神魂颠倒,让几米目迷五色,几米没法让自己的心分成两份,但是几米的内心里并没有把地撵出去,如果杜消失的时候,几米会发现她心里还放着地。
  
 
  所以几米对地说,地,我差点把你忘了,杜出现了,我不能不忘记你。
地听了几米的话后,说,几米,我知道会是这样,不过我要告诉你,杜到我们这里演出来了,我的一个女同学接待了他,我想给你学一个场面,你听后看有什么感想,我无所求,你也可以不和我好,但你不能不和自己好。
几米开始专心地听地的叙述,听着听着几米把嘴张圆了,而且越张越圆,几米不能接受的是,地为她描述的场面,和她那天与杜在酒店雅间里的一模一样。
 
 
 
  杜在初夏满街飘柳絮的时候回来了,杜一回来就给几米打电话,杜说几米我现在在火车站,我又来看你了。几米正在睡梦中,杜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端传过来,险些没把几米的魂惊下来。几米说,杜为什么不早说一声呀,现在是夜里一点钟,你是真的在火车站吗?杜说我真的在火车站,我思念你忘了时间,你居住的小城让我魂牵梦绕,时间早就置之度外。几米一听,心都化了,几米说,杜我相信,我想你就是那个样子,你等着我去接你,你千万别动啊,用不了十五分钟我就到了。
 
  几米放下电话衣服都没穿好就打的去了车站,几米上出租的时候,杜也在热切中忙碌着,杜在给一个女孩打电话,杜说你到家了吗?我只想和你说几句话,就几句,你千万别放电话。女孩说,我不想听你说,你别吵醒我妈妈。杜说怎么会呢,不行你就在那头听我说。女孩说,我听你说什么,我早说过我不爱你,你偏要到这个城市来那是你的错。杜说我不认为这就是错,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你不让我进你的家门,还不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吗?
  
 
  女孩不吭气了。
  女孩是和杜一起回来的,这个城市有女孩的家,女孩自从在京城和杜认识之后,杜就一刻没有停止对女孩的追求,但是女孩有男朋友,女孩的男朋友是大款,是做服装生意的,女孩宁愿跟大款也不愿跟杜。
  
 
  杜知道女孩的想法并不死心,杜说,我拼死也要把你追到手。女孩说,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动心。女孩说完就背起行装直奔东北老家,杜也就马不停蹄地跟女孩回来了。
几米到车站时,杜正举着电话紧追不舍呢,杜由于激动人在路灯下都有些哆嗦了,杜的牙齿磕碰着,话语都带了颤音。几米看到杜这个样子心都碎了,几米说这么晚了你给谁打电话呀,有什么话不能明天再说吗?几米说着用她温暖的小手捧起杜的脸,杜就感到他的脸像云把月包上了。
  
 
  几米的出现让杜现出了赧色,杜都没来得及和女孩告别就把几米拥在怀里。深夜起凉风了,这时候的几米对杜来说就像一盆热火炭,杜就用他宽大的怀抱贪婪地把几米拥紧了,杜的嘴唇在寻找着温巢,那是几米细腻如糯米团的脸。
  几米对杜的亲吻没有拒绝,相反她感到十分的温暖与快活,她早把地对她说的话忘在了脑后,地在这时在几米的视野里就像大漠长风,刮过了就消失得一干二净。几米说,杜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我想你都快想疯了。几米说着泪就流了出来,一汪温热浸润了杜的胸膛。
 
  几米和杜相拥着走进出租车,车内的温度让杜紧绷的肌肉舒缓了,杜关了手机,杜想起女孩最后一句警告的话,女孩说,你他妈若再追我,我立马告诉他,不废你也让你三等残疾。杜怕女孩情急之下真会这样,所以他现在要关了手机,而且明天一天他也不会再给女孩打电话。
 
  几米在车走到一条幽静的小街时,指着一幢高层说,你看,那亮着灯的就是地的家,地的父亲为地买了房子,地什么都有了,就差一个好媳妇了。杜这时望一眼那高层说,那你就嫁给他不就完了吗,地对你那么好。杜这时正有一搭无一搭地往怀里装手机,他的思路在女孩那个粗鲁的男友身上,他虽没见过他,却害怕他。
 
  几米听了杜的话,她抬头捏了一下杜的鼻子,杜的鼻梁很高挺,几米爱杜就是从杜的鼻梁开始,几米娇嗔地说,不准胡说,我就爱你,不爱他。杜这时走神的心回来了,他对几米说,我也是,我只爱你,不爱别人。杜的手环住了几米,几米感觉到杜的体温,几米心花怒放。杜说,我今晚住哪儿?几米说,住在我心里。杜拥着几米就更紧了。
 
  出租车没在几米家门前停,而是越过几米家,在离几米家不远的一个彻夜营销的酒店前停下了。杜这才反应过来,杜说你想请我吃饭?几米说,爱你就要爱到位,你没吃饭我还不知道?我把你当成了我自己,我对自己心疼一些有什么不好?杜听了几米的话,心头一热,自下车以来他第一次把女孩忘了。
 
  按说几米也是个美人,几米不知要比女孩漂亮多少倍,身材也要比女孩窈窕得多,只是几米的美不张扬,几米太静,像一束睡莲,只有醒来才谈得上怒放。
迎宾小姐把杜和几米领到莲里枝厅,几米和杜一下子都吃惊起来,是杜先说,这房间怎么好像见过?几米说,可不,我也想起来了,上一次你来,我们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吃的饭。杜说,可不是,你看墙上的抽象派画,我记得最清了,我说呢。
杜放下背包,他们开始点菜了,杜到底是饿了,杜吃得狼吞虎咽。
 
 
 
  自己在高层里居住的地,第二天早晨天刚亮就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他在北京的同学泽安打来的,泽安就是杜追的那个女孩,泽安说,地,你管管你那个同学吧,你们广厦怎么出这样的学生呀,太拙劣了,跟了我一道儿,我不想把事扯大,若想大我告诉广贤,他的小命怕都不保,怎么能这样呀,我看这事交给你吧。
  地在床上躺着,地的牙还没刷脸还没洗,地一听穿起拖鞋下地,地说,好啊好啊,这事就交给我吧,有我在他就不能再找你麻烦了。
  泽安说,地你也学着会说了,你若学坏这世界就没好人了。
  地说,承蒙夸奖,我还想有朝一日吃你的喜糖呢。
  泽安说,你的女朋友到底是谁呀,你能告诉我吗?
  地说,几米呀,我不是早和你说了吗?
  泽安说,你不是说,她爱你没有你爱她深吗?
  地说,几米想问题慢,一个问题要想一两年。
  和泽安通完话,地开始沉思了,地知道杜现在肯定在几米那里。地爱几米,但也不是舍不得几米,如果几米能找到一个信得过的人,地完全可以拱手相让,因为地相信缘分,强求怎么能求得来呢。
 
  地决定首先和杜谈谈,地把电话打到几米家里,接电话的是几米,地开口就说,他要找杜,几米沉吟了一下说,你把电话打到尚华酒店808室,他可能还没起床呢。地和几米什么也没说,双方沉默了有一会儿,地先说话了,地说,几米,沉住气,有些事要等一下,色彩沉淀一下就不那么鲜艳了。几米说,我懂,地,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要亲自试一试,替我,替你自己。
  地什么也没说放下了电话。
地出现在尚华酒店的大堂里时,杜果真还没起来,地越过幽雅宁静的大厅,乘电梯来到808室,杜穿着大花裤衩子,口里冒着昨夜的酒气,给地开门,杜对地说,你来干什么,我就知道你会来。杜没等地回答,竟自回到床上,杜说,你自己坐吧,我要再睡会儿。
 
  地看到杜的脸色很苍白,披着的长发比他上次见他时长了许多,地又看到地上有废纸和用过的安全套,地就坐在沙发上,指着地上的一堆污浊说,就凭这我就可以告你。
杜不睡了,起身靠在床上,看着地说,你告我干什么?又不是和几米。
  地说,和几米就更不行了,和小姐你都违规。
  杜说,干吗那么认真,不过玩玩吗,存在就是合理的,不然有什么意思?
  地说,你还挺有说的呢,你搅和着几米,恋着泽安,还跟小姐,你累不累呀?
  杜听到泽安的名字很吃惊,他说,泽安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
  地提醒杜,地说就是你一路围追堵截的那个女孩。
 
  杜一听乐了,露出雪白的有点大的牙齿,杜捋着山羊胡子,杜说,有意思,有意思,她没跟我说她叫泽安,她说她叫泽西,辛泽西,有意思。杜又自嘲地摸摸自己的脑袋,杜说,反正叫什么都一样,都是女的,女的和女的说穿了也没多大区别。
  地看着杜的样子,他忍无可忍,他不明白杜怎么变成了这样,就对杜说,不管怎么样,几米我是不能让给你,你的做派不配娶几米,你保证不了她什么。
  地没想到杜听了他的话认真起来,杜睁大了金鱼眼,嘴嘬成了一个圆说,这可不行,几米我不能让给你,几米是我的,是我的最爱,我丢了你也不能丢了几米。
  地生气了,地说,你找揍怎么的,几米什么时候属于过你,你一边花花肠子,一边想着几米,你一只脚踩多少只船啊?地的脸涨得通红。
  杜说,我和别人是暂时的,我的心里装的全是几米,有几米我就有心思和别人,没有几米,我的天就塌了,我还能干什么?杜道出了心里话,杜一边说一边在瘦骨如柴的上身罩了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色T恤。
 
  地听了杜的话,他气愤到了极点,地一个箭步窜过来,拽住杜的衣服,地说,你是不是真想挨揍呀?你怎么越来越无耻呀?杜不敢看地,他把眼光移开了,杜耷拉着脑袋,不再反抗,地就猛劲一搡把杜搡倒在床上。
  地重新回到沙发上,地余气未消。停了一会儿,地说,我来有两件事,第一你不要再追泽安了,泽安有男朋友,泽安的男朋友叫广贤,黑白两道全通,别一时不慎废了你。
  杜说,这我能做到,泽安也不是最优秀,我和她不过是顺手牵羊,细说泽安都没有昨晚那小妞撩人。杜说到这停住了,他自知说露了嘴,就又把眼光移到别处,噤若寒蝉的等地说话。
  杜的心虚让地没有再次发作,地咽了口唾沫继续说,第二停止欺骗几米,自动退出几米的视线,不然……
  不然怎么的?杜昂起了头。
  
 
  地又一次涨红了脸,地恶狠狠地说,不然我废了你。
杜听了地的话,不服地挺直了脖子说,这不行,我不能答应你,几米又没卖给你,我们有平等竞争的权力。
  地定定地看着杜,地说,就你,就你这小样儿也配,有本事我们决斗,你若赢了,几米就属于你,你若输了,别怪我先声夺人。
  杜嘟哝着,他知道他打不过地,地天天练哑铃,地的臂力能把他扯成面条。杜说,决斗有什么意思,普希金才决斗呢,都什么年代了。
地坚决地说,别管什么年代,我们俩的事,就用决斗解决,中午十一点半,西郊凤凰山,谁不到谁是孙子。
 
 
 
  十一点半很快就到了,地提前半小时就来到了凤凰山。来之前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几米,几米说,何必呢,我没那么重要,我不过是和杜处几天,发现杜不行我就退出来。地和颜悦色而又沉静地说,几米,你能退出来吗?你若能退我怎么会多此一举,你退不出来。地为几米下了定论。
  
 
  几米听了地的话羞愧地低下头,几米心里对自己说,我是退不出来,我一见杜就心颤,杜有什么缺点都不能致使我退出来。几米说服不了自己就没有制止他们决斗。
最先到的是几米,几米拎了一篮子水果、花生、火腿还有啤酒,她是坐高山缆车上来的,但她拎的东西太重了,往地指定的另一个僻静的小山顶运时,几米还是出了汗。
地看到几米的爬山那么吃力,就从后面奔上来接几米,地说,你这是干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谁还会有心思吃?
 
  几米说,都中午了,怎么也不能饿着肚子打仗呀,那要费许多力气的。地无奈,把几米拉到小山顶上的平台上。他们并排坐在一个土塄上,几米忧心忡忡,几米说,地,我有点害怕,能不能打出人命来呀?
  地为了安抚几米,地说,别那么胆小好不好,杜那小子鬼点子多,杜肯不肯来还不好说呢,我这回倒要看看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几米说,不来最好,我宁愿在他心里没位置,我现在想好了,我不跟杜好了,你取消决斗吧。
  地说,你现在说这话晚了,大丈夫一言即出驷马难追,再说你不和杜好,你也不会和我好,你怎么做,我心里都有数,不如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到时候你也知道怎么选择了。
  几米说,其实我理智上知道杜靠不住,你和我说杜的为人我也相信,可是我只在你面前相信,一离开你我就又什么也不相信了。地说,我就是让你看看杜究竟是个什么货色,只有这样你才会确信无疑,你才会死心。
 
  山风大了起来,树叶哗哗地响,杜鹃花粉粉地开了一树,花儿向上,树叶向下,齐刷刷有规律地排列着,如果不是决斗这将是个美好的中午。
  几米瑟瑟地掏出手机,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地,然后她像胆小的孩子似地说,我想报警。地一把按住手机,地的眼睛一瞪,说,别胡来,你一胡来,就会把我送进监狱。
  几米的手在地的手里攥着,几米就有点想哭了,几米说,那我怎么办,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好,我怕失去你,也怕失去杜,我虽然分不清你们两个谁重,但我谁也不想失去。几米说到这,抑郁的她忽然眼睛一亮,她说,我有办法了,如果我死了你们不是谁也不争了吗?
  地说,几米,你要考虑好,我和杜决斗一半是为了你,一半是为了我自己,为了你是我想让你幸福,帮你识别人,为了我自己是我想考验自己的勇气,我不允许杜这样的人在我的视野内胡作非为。
 
  几米泄气了,几米说,可是代价太大了,如果你们谁出了毛病,我一生都不会安宁。地劝几米,没问题的,那小兔崽子没准儿取消决定呢。
  地的话把自己提醒了,地说,已经到半点了,我得打电话问问他。地把电话打到了杜的手机里,杜起初不接,都响了五六声了,杜才慢吞吞在手机里说,我喝多了,我去不了了。地一听急了,地说,杜你是龟孙子,你今天不来,我挖地三尺也要把你拎过来。
  杜听地不依不饶,马上改换了语气,杜说,你才是龟孙子,你以为我会便宜你,我在买蒙古刀,立式的蒙古刀,埃夫尔铁塔式的蒙古刀,仅造型就能把你吓死,到时我不要你的小命,你就不知我是谁。
  
 
  地的电话漏音,几米把杜的话全听到了,几米听了杜的话顿时哭了起来,她抢过地的手机,几米边哭边数落杜,几米说,杜你怎么能这样,地是我的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你也不该这么对地,你们为了我不计后果,可是你们想没想过,我怎么办?你们一个入狱,一个没命,你们值吗?
  几米的声音振动了路旁的杂树花草,风声裹挟着哽咽和哭泣,杜起初就是听几米说,等到几米说得差不多了,杜说,几米,这都是爱你的结果,为了你我不在意任何牺牲,不在意生命,和你说句心里话,你是我的唯一,我不能没有你。
 
  杜的话简捷而有力,几米搂着电话哭得更欢了,几米说,杜,你如果真爱我,你就取消这次决斗,你想和我长久就不能蛮干,你和地对我同等重要,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优秀的成份,少了谁都不行。
  杜说,几米,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你,可是在这个问题上你要把握清楚,你要明白是我爱你还是地爱你,地爱你这些年你和他怎么了,你不爱我却等了我这么多年,这是缘分,是前世修行五百年才换来的。
  杜的话通过手机传了过来,杜的嗓音浑厚而带有磁性,几米被感动了,几米不哭了,她破涕而笑,她说,杜,你真好,我心满意足了,晚上我们老地方见。
几米和杜通话时,地早就一个人独自下山了,地知道杜会和几米说什么,而几米又是非信无疑。几米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浪漫多情,轻信又迷惘的人,几米善于编织一个又一个的梦,为自己的人生制造着太多的可能,因此杜说什么几米都会信,与其听他们把话说完,不如重新找到杜的行踪。
  地从凤凰山上下来时,身上已经没有了手机,他到山脚下的一个电话亭给杜打电话。这时的杜已经满怀信心的在小吃一条街吃烤鸟,杜愿意吃烤鸟,小时候到树上掏鸟窝,不管那鸟多幼小,杜都会把它放在他们家的灶堂里,将那些小鸟活烤上,杜愿意听小鸟在垂死前的鸣唱,那激起他一次次歌唱的欲望。
 
  杜一边坐在烤羊肉串的摊前吃着烤鸟,一边接一个陌生的电话,杜以为是泽安,接的有点慌忙,但他听出是地后,杜想把电话撂了,可是地的话制止了他的行动。地说,你有种把我的话听完,算你有个生处,否则你是大姑娘养的。地不这么说,杜真无心去听地的话,因为烤羊肉串的小妞身上散发一种糊香味,她让杜的胃口十分好,杜决定要在这个摊前吃烤鸟吃到天黑,然后带着战场上的硝烟凯旋着去见几米。
 
  杜不能不让电话继续了,杜说,哥们儿,我在吃烤鸟,你若来你就来,我们不能为一个女人伤了和气。地说,你在哪?杜报出了地点。地说你不会骗我?杜边嚼着烤鸟边说,说哪去了,女人是女人,烤鸟是烤鸟,两码事。地说,你说什么?杜自知说错,补充道,我是说,女人不能耽误我们吃烤鸟,你来吧,骗你我是兔崽子。
  
 
  十分钟后,地来到杜的烤鸟摊前。他们共同坐在一把旱阳伞下边的方桌旁。地说,你不是男子汉。杜不回答,杜对烤羊肉串的小妞说,来二十只烤鸟。地说,我不吃烤鸟,那都是益鸟,都是生灵。杜说,什么不是生灵,你天天吃猪肉不是生灵,羊不是生灵,牛不是生灵,可你都吃了,就像女人,你不搞他不搞,总有人要搞,不搞白不搞。
杜的话音没落,烤羊肉串的小妞听到一声脆响,她的身上麻了一下,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回头望去,是刚才吃了十只烤鸟,现在还要二十只的小伙子在捂着自己的脸。但是她很奇怪,奇怪他们不像打架的样子,她看到那小伙子一手捂脸,一手还给坐在他对面的另一位和他一样的年轻人斟啤酒。
  地说,你知道我打你的道理吗?
  杜说,知道知道,你就是这么较真的人,我佩服你,但我不会像你那么做,那么想我也不会,我不尊重女人,因为女人从开始就没有尊重过我。
  
 
  地这回没有说话,也没有再举起手,他想听听杜给自己找什么理由。他们一起喝啤酒。一口气闷了一杯。之后杜说,我小时候家里穷,我是捡来的,我养母可以做我的姥姥,她大我五十岁。她要死那年我十八,她非要给我娶亲,她说再不娶她死就看不着了。我也想把这事完成了。就接受了媒人的安排。我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媒人了,你说那个老媒婆给我介绍的是什么人?杜醉眼朦胧地问地。地没理他,杜就又接着说,给我介绍一个小眼睛,大圆脸,大猪唇,罗圈腿,顶多一米四五个头的女人,据说还结过婚。
地听杜的描述禁不住乐了,杜一看地乐了,就紧接着说,这还不算呢,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还没说干不干呢,第二天早晨五点钟媒人就来敲门了,说那女人嫌我们家穷。你说……杜摊开两只手,不往下说了。
 
  地这回没笑,地知道杜是由于那一次深深地伤心了,所以杜要弹劾天下所有的有姿色女人。
  有好久好久,他们都在喝闷酒,杜不胜酒力,有点喝多了,杜说,几米,我不爱也行,我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那有什么关系,我对女人的渴望和崇拜,早在那个丑女人出现的时候就破灭了,可是我不允许你和我抢,你一抢我就慌,我知道,其实我抢到手也不会珍惜,我的乐趣就在于抢的过程,我不能让别人包括你,轻易得到她,因为她在我的生命里重要过。
  地说,重要你为什么不去决斗,那才能显示出她的不可替代性。
 
  杜摇了摇头,说,世上有句话,叫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几米和我的生命比,固然还是我的命大于她,有了命我可以再找,有了她没了命,她会再找,而她找的人肯定是你,我不会做那种傻事。杜又给自己斟了一瓶啤酒。
地也喝多了,地说,我和你不一样,我誓死都会捍卫我爱的人,这世界没有多少弯子让我们绕,我崇尚真诚,只要我把我的真诚付给对方,我相信对方早晚会投入我的怀抱。地很坚决,也很自信。
 
  杜说,地,这你就傻了,女人你不能这样对她,女人是猫,猫你知道吧,要多乖有多乖,但却好易主人,几米要多聪明有多聪明,但他和你好的同时也和我好,而且和我有过之无不及。
  地说,不像你说的那样,几米是个单纯心地善良的人,心里永远有个美丽的世界,她的温暖和敦厚是让你利用了,你不该在她身上打主意,你如果不想决斗,那你就自动放弃几米,否则我们还要决斗。
  杜说,决斗我不想,我打不过你,也不值得大动干戈,我可以走,远离你们,我在几天内如能筹到一笔钱,我就走。地想了想,说,多少?杜说,两万。两万足够了。地说,OK,就两万。
 
 
 
  杜把几米卖了,这让几米很伤心,是泽安告诉几米的。泽安穿着一身白,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大熊猫,蹲坐在几米的床上,几米倚床垂泪。几米说,我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你说是钱重要还是我重要?泽安赤着一双小脚,亮堂堂的眼睛盯着几米,泽安说,对地来说你重要,对杜来说钱重要,对广贤来说钱和我一样重要。几米说,这都是为什么呀?怎么不同的人对钱的钟爱还有区别呀?泽安说,这就对了,钱从来都亲近见利忘义的人。
 
  泽安一大早背着背包去了火车站,她打算这天坐K18回北京,她已经给广贤打了电话,让广贤第二天早上在火车站接她。但是小巧玲珑的泽安一到火车的卧铺前,出奇地看到杜早已坐在她的铺位上,杜仗着自己是歌星,从特殊通道提前进来的,杜看到泽安后,咧着嘴很狡猾地笑了,杜说,没想到吧?
 
  泽安吃惊而厌恶地看着杜,说,你跟踪我?
  杜说,哪能呢?我不过是看到你在买卧铺票,也跟着买了一张,不过我可不是卧铺,我是硬坐,我就只好在你这寄宿一夜了。泽安没有理杜,她很生气,她在盘算怎样能摆脱杜。
  泽安说,你这么急着回北京干什么,你不对付几米了?杜说,几米不用我对付了,我把她转让了,地对她感兴趣,我就把她过渡给杜,不然我也对不起地给我的两万元钱。
  泽安瞪大了眼睛,泽安说,两万,你不是在痴人说梦吧?
 
  杜掏出银行卡,杜说,你可以验明正身,我现在就可以给地打电话,你听着,杜说着就把手机给地打了过去,杜说,地吗?我上了火车了,我履行了诺言,我和泽安一起走,我把你把几米买下的事和泽安说了,泽安不信,你和她说几句呀。杜在发着坏笑。
地在那一头肯定骂杜了,泽安看到杜的脸色不好看起来,泽安站起身走了。
  泽安没有和杜一起回北京,在火车没有开动之前她出了出站口,检票员问她为什么改变计划,泽安说我遇到一个疯子,很倒胃口,我不想走了。检票员说,票都检过了不能退了。泽安说,无所谓了。
 
  泽安出来就直接向地要了几米的电话和门牌号码,此前泽安没有见过几米,她只通过地和杜的叙述知道几米是个十分美丽、纯真、可爱的女孩子,现在她要见一见几米。
  几米的家坐落在一片幽静的校园另一方,这是一所大学校园的家属区,家属区楼房很密集,青一色都是老楼,色泽也老旧,泽安一踏上这片土地就明白几米为什么会出落得很清纯,果然泽安从几米的口中知道几米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教古典文学的,父亲在美国教中文,父亲在那里有了家,已有十几年不往家里写信了。
  泽安拉着几米的手,爱惜得不行,几米细皮嫩肉的,肌肤一碰能掉下一块儿的样子,泽安说,几米真应该早认识你,我现在才明白地没有白爱你,地爱对了,我还明白了杜为什么也会倾心于你,这些都是因为你太优秀了。
 
  几米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她说,我爱杜,和地也不能说没有感情,但是地没有杜有吸力,地踏实,和地在一起安全,但我不知地最终能不能像杜一样真正走入我心中。泽安说,几米你别犯傻了,杜是和你玩玩,他不是真心,你若不信我现在就试给你看。
泽安说着掏出手机,泽安说,我给杜发短信,你看他什么表示,如果证明了我的说法,你立马退出他的视线,钱我可以让我男朋友广贤给地要回来。几米点头,泽安开始打字,泽安发短信非常快,两只小手鸡啄米一样一阵忙乎,字打完了泽安没忙着发,而是让几米看,几米看到泽安的短信是这么写的,杜,我到家了,今天不走了,刚好你没有卧铺票,权当我赞助你了。
 
  几米看完愣了一下,几米说,这很普通呀,能说明什么问题?泽安说,我就是想向你证实一下,用普通的短信,杜是什么反应,那才真实。
  泽安把短信发过去了,没有两分钟杜回复了,杜的短信写道,泽安,不管你在哪里,在家还是在天堂,我都会追逐你,爱你是我一生无悔的选择,是我的人生之门。泽安让几米看,几米看后粉红的小嘴张得更圆了。
  泽安说,你要看仔细,看仔细是不是杜的电话号码。几米就木偶一样仔细看了看短信后面的号码,确信是杜无疑。但是看过后几米更木然了。泽安说,几米,你别发傻呀,我们不妨再做一下试验,试试杜的花心到底有多深。泽安让几米拿出她的手机,泽安手把手的教几米怎么措辞也给杜发短信。
  泽安说,你和杜反正也处的很深了,你不用多写字,你就写,杜,我想你了。几米听话地打开发信息一栏,按泽安的指点把短信发了过去。
 
  几米发完,泽安也在自己的手机上打上一行字,打完她依旧拿给几米看,几米看到这样一句话,如果你能按你说的去做,我宁愿和我男朋友吹灯拔蜡。泽安的短信也发过去,这时泽安和几米都不约而同地笑了笑,她们仿佛看到杜在火车上一阵忙碌。
  泽安利用这工夫对几米说,几米,我明白你为什么一定找一个灵魂上的体己了,如果我说话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直说。几米说,泽安你应该直说,你对我这么好,帮我自拔,你不直说,我会怀疑一切的。泽安说,我看是你从小缺少父爱,你在寻找阳刚,你的内心需要力量帮你撑一撑,但是地过于强了,你又没有了自己,所以你依恋了杜的柔和。
 
  泽安一副过来人的姿态,她把几米说哭了,几米哭了有一会儿,几米说,泽安,你说对了,没准儿你比谁都理解我,没准儿你就是我灵魂上的朋友。
  这时候是几米先接到杜的短信,杜说,几米,原谅我不辞而别,是地逼的我,我不走他会灭了我,我只有先回北京打天下,然后把你接过去,娶你并爱你。
  几米的短信刚看完,泽安的短信也来了,杜给泽安是这样写的,照你说的办,明天你速回北京,到时我去接你,我在三元里租间房子,我们开始新生活,每天都迎接新的太阳。
  两个女孩共同看完了短信,她们一时无话了,她们各自听到了各自的心跳声。
 
  泽安回北京了,当然是广贤接的她。泽安走后,几米就病了,几米发高烧40度,她的母亲不太管她,只打电话让医生往诊,接着就去教古典文学去了,她这一生已经和古典文学结婚了,她没有丈夫,古典文学就成了她的丈夫,任什么都拆不开了。
  下午五点钟,泽安不放心几米,把电话打给几米,从几米有气无力的声音中,泽安明白几米是病了,泽安说,地在你跟前吗?几米说,没有,我没有告诉他,我已经没脸和他相处了,我那么爱杜,忽略了地,地再怎么大度也不会理我了。泽安说,几米这你就错了,地是给你充分的考虑时间,地为你什么都豁得出来,你不该一错再错了。
  
 
  泽安说完又补了一句,她说,这样,由我来和地说。
  地在五点半钟就赶到了几米的家,地跑得满头大汗,地说,塞车了,我先一步,车马上就到,你快点穿衣服。几米已经无力去让自己穿好衣服,她的牙齿不住地磕动,地只好给她穿上鞋子,然后把一件春秋衫披在几米身上,背起她就走。
  地没有等他们单位的车,地重新叫了一辆的士,地把几米放在车上对司机说,去最近最好的医院。
 
  几米缩成一团,她倚在地的怀里,嘴唇烧出一层白皮,目光散淡,几米说,地,对不起呀,这么多年。几米流出了眼泪。地心疼得不知说什么好,地只有把几米搂得更紧了,地的脸颊贴紧几米的脸颊,地感到几米烧得像火炭。地说,没什么,我一直在爱着你。
  就在地给几米安慰时,好心的泽安也在为几米做着一件事。
  泽安到北京的当天就找到了杜,泽安和杜摊牌,让他把两万元退给地,杜失口否认两万元的事,表明纯属子虚乌有,杜说,那是我和你开玩笑,你还当真,你也太天真了。
  
 
  他们是在天下闻名的肯德基相见的,泽安一听杜变卦了,就说那我上趟洗手间,泽安在洗手间给地打了电话,此时地正在医院忙得团团转,几米入院了,几米满身是红点子,医生怀疑是白血病,让住院观察。地对泽安说,如果几米若真是白血病,那我也不活了。
  泽安说,即使是白血病也不是没有救,只要有充足的钱,进行骨髓移植,这已经不是什么疑难病症了。地说,钱有,我明天就可以卖我的高层,为几米我什么都可以豁得出来。泽安说,你先别忙着卖,广贤的姑姑在同仁医院,我去咨询一下,你也连等一等那边的确诊,然后我们再商量。
 
  地说,泽安,谢谢你,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帮几米,只有你了。泽安说,地,你别这么说,我们都是被几米的真纯感动的人,几米是这个时代最后的标本,我们对她好是理所当然的,我看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杜拿你的钱要回来,不能让他捡了你们的便宜,没有道理呀,这么无耻的一个人。
  地的这头,护士在叫地去交住院的押金,地就对泽安说,算了吧,那个小人,不跟他计较了,没有时间了。泽安忙说,不用你出头,我就办了,你只需说,那两万元到底有没有假?地说,泽安我以我们俩的友情担保,确切无疑,不然那王八蛋不得缠死几米呀?
 
  泽安什么也没说,收了线。
  泽安回到餐桌前大吃一惊,杜不在了,桌子上的汉堡和冰水等都被服务员收走了,泽安环顾左右,哪哪都没有杜的影子,泽安想也许杜也去了洗手间,可是等了一会儿均不见动静,泽安感觉到事出有因,就把电话给杜打了过去。
  杜还不错,电话响了一声,就接了,杜说,泽安我一猜就是你,你不必太认真,我依旧喜欢你,你知道我为你才和几米分手的,你现在反倒帮着她,你自己想吧,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你再来找我,我随时恭候。
 
  泽安气得脸都歪了,她想骂杜几句,可杜把手机关了。泽安只有坐下来喘粗气,旁边一个小男孩瞅不过泽安的样子,她对泽安说,不就刚才你那男朋友吗,你不必恋着他,他去追另一个女孩了,那女孩我认识,从前在大街上扫过垃圾。
  泽安被小男孩的话逗乐了,她向满脸稚气的小男孩道了谢,然后离开肯德基,泽安上了九路公共汽车,泽安要去广贤那里,这件事只有广贤能摆平。
  
 
  杜急急地在大街上走着,除了去追那女孩,杜还有一个应酬,那就是一家酒店请他去加盟晚上的演出,酒店原来雇用的是小鸭子五人组合,但是那里面临时有两个有事不能出演的,酒店也有意试试杜的适应能力,就请杜去做临时替代。
杜在这天晚上的演出应该说十分出色,他还是按习惯拔了几米的手机,可是几米的手机总是关机,这并没有影响杜的演出情绪,杜照例把自己一曲曾振动过大江南北的拿手歌唱得十分到位。
 
  可是就在杜走下舞台进入后台的当儿,一只匕首顶住了他的后背,然后又有另一只手举在了杜的眼前,那只手伸出了两个指头,杜一看就明白了,杜二话没说,领着那个人来到自己的住处,杜从枕头里拿出两万元钱,这是他今天下午从银行里提出来,准备开个人演唱会的。
  杜在那个人拿着钱转身离去的时候看了那人一眼,杜至始至终只看到了他的后背,杜想这个虎背熊腰高出自己一头的人肯定是广贤了。
  杜想广贤还是给自己留了面子的。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