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重阳 来源:  本站浏览:1032        发布时间:[2014-08-07]

    我曾住在一幢七层简易安居小楼里。位置在奎城西的工厂区。居室兼书房的窗口对着一条不起眼的小街,周围是一些平房和低层建筑,所以视野还算开阔清晰。当时小街正在经历一场时代交替的振动。这个看着瞬息即变、实则过程漫长的历史镜头,我是从窗口领略到的。尽管我每天都从小街上走过,可是许多感受竟来自于这个小小的窗口。
    那时,早晨和傍晚,小街上会经过一支队伍。这支队伍里,有小街的人,也有小街以外的人。他们都骑着自行车。在明媚的霞光中,从西向东潮水般涌去。他们将整条街都填满了。就像刚刚开始的一场马拉松大赛,人人争先恐后地向前奔去。他们在赶时间。工厂的大门,在前面张着大口,正给他们加油。他们是钳工、车工、电工、翻砂工________他们是一支雄赳赳气昂昂的劳动大军。霞光不断伸展着它的触角,筒子形的小街装满了阳光。这支劳动大军就在阳光中赛跑。车轮滚滚,铃声叮叮。间或有人粗声大嗓地吆喝:快着点哎,磨蹭什么呢,这是上班,不是轧马路呢!于是你一嘴我一嘴的,空中响起阵阵笑声,随后又被沙沙的车轮声淹没了。看那车轮,一环扣一环,飞快转动,转成耀眼的银圈儿。有的人在车辐条上,饰着七色羽毛球,转起来流光溢彩,活泼之极。使整条街都变得兴冲冲的。
     为了避免塞车,各大厂的上班时间是错开的。比如,七点、七点半、八点、八点半。可是一到上班时间,你看吧,那些自行车从各条胡同深处飞奔出来,一下子撵跑了小街清晨的平静。虽说错开了上班时间,人一点儿不见少,一波儿紧跟着一波儿的过,这情景就像百川归海。上班时间一过,小街便又恢复了平静。一直到午后四点,小街都很平静。只有五分钟一趟的公共汽车,载着极少的乘客,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颠簸着跑过。这些上白班的工人是不回来吃午饭的。他们早晨上班的时候,都带上了饭盒,夹在了后车座上,或装在提兜里挂到车把上。年轻的母亲或年轻的父亲,后背上还背着个小孩子。他们要把小孩子送到托儿所后,才能去上班,所以他们显得比别人更紧张,几乎是见缝插针般往前赶。而背上的孩子,全不理解父母的心情,兴奋地舞动着小手,张着小嘴,东张西望的看热闹。这是夏季的情形。冬季可就不知道那些躲在棉帽子里的小脑袋做何表情了。
    傍晚,下班的人们从四面八方又涌回小街。现在是疲惫和饥饿催赶着他们了。长长的队伍很快分成若干个涓涓细流,徐徐流入那些深深的胡同。在街上停留的多半是半大的孩子。他们聚在一块儿淘气。有时也去附近的湖边遛弯儿,做些他们感兴趣的事情,比如打水漂儿,吹口哨,追逐捉迷藏,常常玩得忘了吃夜饭。害得他们的母亲到处寻找,长一声短一声的叫着他们的名子,最终在湖边、在树下、在草地里,将他们一一揪回。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了,小街早早就入睡了。因为人们还要早起上班。第二天朝霞升起的时候,劳动大军又浩浩荡荡的从小街上经过。这是一条没有冰期的活水,无论冬夏,从西涌向东,再从东涌向西。就这样日子重复着过去了。
    不经意间,这支劳动大军在小街上消失了。空起来的街道让人有些不习惯。白日原本静悄悄的楼道,现在变得很骚乱。好像呆在家里的人多起来,听到有人打招呼说:最近忙什么呢?回答说:还能干什么?下岗了,当“作家”(坐家)呐!静场,随后大笑。有一天入夜,楼上响起剁馅儿的声音。静夜那声音格外响。凌晨又被咚咚下楼的脚步声惊醒。从此这种声音,就同新闻联播似的,每天准时开播。这样我一向不大沉稳的睡眠,被切割得更加支离破碎了。心中悻悻,想到邻舍相处,以和睦为重,有合适的机会再说吧。一日,我从窗口看到了楼上的女人,她挽着一只大竹篮子,从街东匆匆走过来。我急忙下楼迎上她。我想我一定热情得过了头,她吃惊地看着我,半张着嘴愣怔在那儿。记得我说了许多废话。问她最近忙什么,家里怎么样,孩子挺好吧,挎着这么个大篮子做什么,工厂效益如何,问得上气不接下气。她的嘴嗫嚅了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我该闭嘴。她有些羞涩又有些忧愁的样子,吞吞吐吐地说:我和老头子都提前下岗了。两个孩子一个上学、`一个待业。我们也没别的能耐,贪黑做大菜馅包子,这不赶早去卖。我说生意还好吧?她说凑和吧,勤快着点儿,一个月能剩五百六百的。她叹息着,很谦卑很友好的冲我笑笑。把我的勇气彻底笑没了。于是,每当夜晚楼上响起乒乒乓乓的剁馅声,我便用两团棉花球塞住耳朵。隔年的秋天,楼上人家的大儿子娶亲了。那女人依旧是早出晚归地忙。只是那剁馅声消失了。忽一日,楼上传来婴儿的啼哭声。又忽一日,竟传来小孩子淘气的声音,小脚拍着地板啪哒啪哒的跑,夹杂着撞翻什么东西的哗啦声。然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傍晚,小街上多了一个小男孩,楼上的女人牵着他的小手,他嫩声嫩气的叫她奶奶。这是时光的声音。我看见女人的头发,在稚儿的欢笑声中,渐渐的白了。
     而萧条了一阵子的小街,在一个春天的故事里苏醒过来。街两边临道的位置,开始大兴土木。原来有房子的地方,叮叮当当地装修门脸;没有房子的空地,盖起简易门市。两天就竖起一座,几天就排成一溜。接着这些刷新的门脸,挂起大大小小的招牌,做起五花八门的生意。食杂店、烧烤店、故衣店、美发美容店、服装店、日用百货店、中药西药店、大饭店小饭馆,呼拉一下子塞满了小街。让人不由感觉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火爆。有几家店开张不久就停了,停了不久又开了,频繁的换着老板。我在窗口就看他们摘牌换牌。所以小街总是沉浸在新开业的兴奋中。很多的贺喜人,就站在当街。贺客有送花篮的有送牌匾的。那匾上的字大都差不多,“开业逢盛世,财源滚滚来”或”恭喜发财”等等。字的背景有大帆船,扬帆远航的样子;也有鲲鹏展翅鸟,鹏程万里的意思。气魄都挺大。门前吊车叼起两挂长鞭。从清晨一直要等到十点五十八分,这才举行典礼。空中一阵响,地上一片红,在店门前铺展二、三天,才被收拾掉。过不久,这阵势又重新演练。开始,附近的居民出来看新鲜,时间一长,也就没人理会了。随着这些店铺的起起落落,一些流动摊床也在道边支起来。比如水果啦、蔬菜啦、日杂用品啦等等。从小街东边的十字街头,一顺水的朝西排开来。小街不再显得空旷,变得饱满而富有生气。这些门市和摊床,有一部分是属于工厂区里的人们的。他们从上班族的自行车潮汐里退出之后,在商海里找到了一席之地。我没有去问楼上的女人,她是否也有了自家的铺子,不过,我确信她已经习惯了新的活法。这从她的脸上就可以看出来,一种从容和自信代替了曾有的羞涩和忧愁。入夜楼上常常传来孩子们的笑声。她的二小子也结婚了,而且给她添了个小孙女。女人的脸上便常常挂着开心满足的笑容。
    很快这条小街又发生变化了。坑坑洼洼的路面重新做了修整,这次修得很彻底,路面也拓宽了。路旁添加了漂亮的路灯。路两侧陈旧的平房逐渐拆迁,就地建起新楼。从前的小街如今是一条很像样子的街了。应该说是大街了。街上不再只有孤独的大巴,拉着稀疏的乘客,冷清清的来来去去。眨眼间,那些轿车、的士、吉普和中巴,就像变戏法似的,一下子取代了从前的自行车长阵,每天从凌晨到午夜,从东到西从西到东鱼惯而行。晚饭后,附近住的人们要出来散步。他们穿得十分休闲,很多女人穿着花花绿绿的睡衣。一些人朝街西走去,是去嫩江公园。一些人朝街东走去,是去逛夜市。他们经过饭店门前。那里停着成排的轿车。华装丽服的男男女女,过眼烟云般飘来飘云。看着那些轿车,孩子们兴奋地大叫:看,林肯!噢,奔驰!噢,丰田佳美!就像他们父母小的时候,惊羡地指着街上飞驰的自行车,噢,飞鸽!噢,凤凰!噢,永久!他们的父母忘了这些,过来拉走他们,责备他们不懂事。他们走过去了。现在只有饭店门前的熙攘,整个天空似乎都打着充满膏腴之气的酒嗝。
    我住在道南,道南的楼前没有树,道北的楼前有树。道北的楼是五十年代初建筑的,最高三层,尖顶,多半是东厢楼。楼前一排杨树高过楼顶。那时工厂里有前苏联专家,这楼就是因他们盖的。可也没几个专家住进来,住进来的,没两年就撤走了。住户多是工厂里的工程技术人员,江南支边过来的高级知识分子,以及科室干部什么的。当初搬进来的人家,每家的孩子,在楼门前都种了一株小树苗。如今树已成材,而种树的人,也做了祖母祖父。这房子,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一本历史记录。就像沙土堆上坐着的老人,他使土堆看上去,如同一尊塑像的底座。老人满头银发,一袭浅色夏装,脸朝着太阳,身边顺一根木杖。他安静得如同一座雕像。这沙堆在楼的南山墙前面,沙堆的西边正在盖仓房。每天太阳升到半空的时候,老人就坐到沙堆上了。直到午饭时分,老人才拄着木杖缓缓站起来。他个子不高,比较胖。每次站起来,他都要停一会儿,才稳稳的侧转身,沿着那排杨树朝里面走去。只要是晴朗的日子,就会从窗口看见这个老者,端坐在土堆上,以同样的姿势看太阳。有一天土堆没有了。土堆西边的仓房盖好了。不久仓房改成了冷饮店。工厂区里的人们,有了商品意识,巴掌大的地方也能开店。没有了土堆,老人依然每天站在楼的南墙前,双手拄着手杖,朝着东方仰着脸。那老人是谁家的,怎么总是站在那里?我问邻居。邻舍告诉我,他是小学校长。听说从前还是新四军的指导员呢。一直就做小学校长?可不是,打建国做到退休。桃李满天下了。可不是。有一次我经过那里,看见老者还在那里,以同样的姿势站着。忍不住好奇心走上前问候他。我眼前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神情却是安祥平和的,让我想到暴风骤雨后的晴空。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一位年轻的母亲,怀里偎着一个小男孩。母亲指着远方,正软声细语的讲着什么。我想老人是被他们母子的温馨吸引住了。这情景也许唤醒了他对母亲和童年百感交集的记忆吧。他生长在战争年代,他的童年是血与火的体验。我想起”小兵张嘎”,想起“红星闪闪”的潘冬子,忽然有了同他聊聊的愿望。可是老人对我的招呼没做任何反应。我想老人大概耳背,就又重复了一遍,你老好哇。这时里面走过来一个老女人,对我说,岁数大了,他的耳朵听不清了,眼睛也看不见了。我愣住了。恍然明白,这个老人是站在心灵的窗口,用心在凝视这个崭新的世界啊。
    我住的这栋楼后面是平房。好大的一片平房,一色起脊的红砖房,一栋挤一栋的,挺整齐挺温暖,烟囱也是一样的高,砌在一个方向。一看就是五十年代建的集体宿舍。这片平房的南面东面北面都是林立的高楼。唯有西面是一块茂密的树林。其实面积并不大,由于生得枝叶繁盛,风中雨中月下,显得幽深之极。令我生发遐想,虽然我知道秋天落光叶子,就会露出后面的职工医院,可是,夏日的繁茂,所造成的神密气息,仍然被这片树林成功地渲染出来,我还是禁不住怀疑,那后面会不会是另外的什么美妙的地方?夏日林木的繁茂给这片平房带来了梦境。
    现在这条小街完全变了样子。道北的大树一株一株的被锯掉了。种树的孩子们,如今的老祖父老祖母们,围着空树墩子转了又转,叹息了又叹息。而后树墩子也被挖去了。而后那里树起了高楼。临街的楼,底座子都开成了门市,以餐饮业居多。每天的中午和晚上,饭店门前停着很多的轿车。大家吃呀喝呀很乐呵,天天都过年。那是家有许多分店的烧烤店。有头有脸的常常光顾的名店。我住的这栋楼房后面的集体宿舍已经解体。推土机、打桩机开进了这片废墟。夏天再没有梦境。
     而后,我搬走了。走在各种各样的街上,或不叫街的路上,时常的去想小街。我想真正诚挚的生活是不会被丢弃的。当历史轰然从眼前走过,瞬间留下的是现实的清澈。艰难和欢乐都活跃着我们的人生。平稳和折腾都在寻求生活的平衡美。而平衡总是暂时的,因为新的前面还有新的。人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把时间给了美。可是人自己常常是并未意识到,这话倒是真的。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