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格格 来源:  本站浏览:972        发布时间:[2014-04-08]

   所有的行走,都值得落笔回味,特别是心张望的方向。
                                           ------- 题记

                  一、 那一次初见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海子的诗句。面朝大海,我找不到自己。注定,我不能成为一个诗人。
   这样的感觉纠结在我心里很久很久。我以为,如此一生,我不能寻到那一份内心的平实与向往。波光粼粼的海面,幽蓝或是深褐,总让我想入非非,心中的贪念此起彼伏。远眺或者近观,却又有一种真实的恐惧,击打着我,想护着脑袋自卑地躲得远远的。柔弱的渺小的卑微的嗜咬,即使是轻轻地一口,也是如此的不堪忍受。
   惧怕与忐忑,来的这样的没有情由。
   住在海边想念草原,是不是一种移情别恋?
   唱草原的歌,念草原的诗文,撩拨的心里的渴念疯一般长起来。
   那一个夏天,我终于站在了草原上。呼伦贝尔的大草原,托着我发烫的脚板。张开的双臂,揽不尽草原的风情,只能泄露眉头的笑意。
   在这样的碧绿之上,我是没有时间来酝酿眼泪的,哪怕是无边的激动。
   陈巴尔虎旗的草场真是奇特。初夏的季节牧草大都没剪过,高至膝部,葱茏的阵势绵延到远近高高低低的山丘,于是山不是山,沟不再是沟,偶尔穿过的河流也镶上了翠色的流苏花边,有风吹过,碧野都在微颤。而天,高远而蓝阔,几朵白云,吉祥的让人不想睁开眼睛。伸开双臂禁不住想丢开所有的矜持,忘情得跑一跑,然后随便寻一处草地躺下来。面对如此的壮阔,心肺都要跳出来自由地呼吸一番。
   枕着双臂躺在绿草上,我的眼泪还是流下来。仿佛是把心里几十年所有郁结的东西,找到一条释放的通道,自由流淌。心,开始清爽宁静起来。剪不断的忧伤,放不下的牵绊,乃至那些小小的寄存在心壁夹缝处的私欲,都被草原的风彻底吹干了,被草原的蓝天白云彻底地带走了。想飞想飘,轻灵得似一根轻羽。
  扯住一棵青草送进嘴里,嘴角处弥漫着一股清香,眼睛,却再也不肯睁开,在朦胧里与天地合一,不惧怕走向哪里。
   那一刻,我才知道,比大海还要广阔的不仅仅是人的胸怀。想起那一首歌,陪你一起看草原。我向着一个背影发出邀请,期待着秋日的同行。
   面朝大海,我依然思念草原。
   
            二、独自舞蹈
  草原的通透,已是记忆之中最难收起的长卷。草原的安恬,却更像一杯温热的咖啡,淡定我躁动的情怀。在浮动的气息里,我常常念起草原上的花朵。
  我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这样的相遇。
  去草原之前,我是一个爱做梦的人,梦里是草原的蓝天白云,碧野牧歌。而那些花朵,我不敢想象。我怕自己在美丽与美丽的撞击里,喘不过气来。我情愿那是一场意外,让我的眼睛因为惊异充满了亮光。
  这一刻,真的就来了。
  在草原漫步了两天,我只是被一片又一片的碧绿包围着,柔软的茂盛的,与天际连接在一起,纯粹的可以。没有想到,当我改变出行方向,沿着边境公路奔向额尔古纳,草原,为我换上了第二张脸。
  从海拉尔市出发到额尔古纳去,汽车行驶不到一个小时,就可见公路两旁的草原绿色在退减,鲜艳的粉、红、黄、紫或是一些我根本来不及做出判断的色彩,蜂拥着挤进了视线里。我开始紧张起来,带着难隐的兴奋,摇下车窗,恨不得自己的脖子能够再长出一截,直接将头探到花海里。是的,这个词千真万确,就是花海!青翠的草儿,悄悄地将舞台让给了这些舞着彩带的精灵,而它们,则变成了一片毛茸茸的背景幕布。这样的交替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自然就忍不住大呼小叫,并要求司机停下了车。
   走进这样的草原,不,是开花的草原,我觉得自己的呼吸和眼睛在赛跑。在城市里,在岁月的磨砺中,日渐苍老的一颗心,忽地就像吸足水的海绵,抖掉了硬壳,柔嫩地也要冒出一些什么来。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地粉色的花朵,花型长而尖,有些像小喇叭,穗状的花序,整齐地排列着,形成笔直的长长的一串,在狭长的叶子间微微摇曳,触及我的脚踝。偶尔,也会有一些别的花色的野花夹杂其间,但并不多。倒是这连成片的粉色,犹如温柔的海潮,顺着公路往两边的草地山包流淌而去,没有一点的徘徊不前,没有一点的漫不经心,更没有一丝四处流浪的窘相。流到丘陵上,给夏日的丘陵披上了粉色的外套,流到平坦的荒地,这外套就变成了华贵的长袍。最有趣的是,假如前面是一处裸露的岩石,这粉色的暖流就给岩石镶上了粉边或刘海儿,使得那些岩石变得非常有生气、非常令人惊喜。这情景,足以打动任何一个人。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儿呢?
  一车的人都跑进花海里,不分老少男女,蹦跳着追着花儿跑。害得年轻的导游小伙一个个地费力往车里劝:上车吧,前面还有更好看的呢。这样的劝说哪里能起作用呢?所有的心儿都脱缰了,奔跑在开花的草原上。
   刚刚暂别粉色的花海,前面又遇到深红的包围。车窗外的草原,一扫刚才的粉色温情,变得深邃起来。一棵棵摇着深红色圆形花头的花茎,密密地挤在一起,匍匐在黑色的土地上,好像是一群摇头晃脑的婴儿,正把脸儿朝向太阳,令我不得不口吐一连串的叹词赞美着它们。而这之后,不是白色的草滩,紫色的花毡,就是黄色满坡,甚至看到了一大片蓝色的原野。所有的这些花,都在默默地开放,仿佛它们的舞台,就是天地,它们的舞姿,更钟情于独自舞蹈。我们的到来,它们有足够的理由视而不见。导游介绍说,草原就是这样,要么纯粹得纤尘不染,要么绚烂得不可想象。我忽然想到了曾经读过的那几句诗:
         你漫游在荒野之中
         不因傲慢或猜疑停下脚步
  可惜,我不能一一叫出这些花儿的名字,只记得它们的舞蹈。
  今年秋天,我去了坝上的乌兰布统草原。赭黄的草地上,大多的花儿已经深眠,不见影踪。偶尔在草丛深处,能见到已经干枯的野菊花。花茎已经枯萎,残存的黄白花朵还整齐有形,不知道是在和秋天作着最后的道别,还是默默等待那一场冬雪的洗涤。在红山军马场旁的草地上,我看到了大片的金莲花。枯瘦的花枝,日渐失去色彩的花朵,干蓬蓬的已和周围的枯草融成一体。盛夏的娇容,成为照片里定格的回眸。我不知道,它痛了吗?
  在乌兰布统的许多餐馆里,都提供一道免费的茶水-----金莲花茶。人们在盛花期采下金莲花的花朵,晒干后泡茶饮,据说消炎降火。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里,干瘪的花朵被开水一冲泡,立刻就有了灵性,焕发出久别的青春,曼舞轻扬中,茶汤日渐纯净,透着金色的光芒,灿灿的花瓣浮上来又慢慢的沉在杯底,一缕清香,留在齿间,润在心肺处。
  风雨交加的夜晚,手捧这样一杯花茶,不免盈盈是泪。泪光里,是来自生命的感动和讯息。
 
               三、又见白桦
           离我的心很近的远方
           金色的白桦在沙沙作响
           你向着我走来
          目光里是我深情的凝望
              一袭身影
             流动在秋天的原野上
              剪成诗行
              落满我的心窗
        曾经以为,白桦是我所见过的树中最俏丽的。它的俏丽,极像一只白鸽,不染风尘,无暇得不能触摸。这是那个夏天我去草原白桦给我的最初印象。
     辽阔的草原,从你的脚下一直向着远远的天边蔓延开去,让你找不到天际。忽然之间,一条蜿蜒的公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也许是因为青草的碧柔,这路就没有了寻常公路的僵硬和古板,轻灵得像飘在草毯上的一条绸巾。而白桦,就于此时跃然一现在这轻灵的路边。
     那样的树,我是没有见过的。雪白的树干,笔直向上,轻松地撑起了一柄柄浓密的绿伞,所有的伞尖儿,齐刷刷地向着太阳微笑。伞下,阳光透过叶隙洒落下来,如碎金落在草叶间,只留满地的阴凉在行走。白桦树的雪白与翠绿,就这般大大方方甚至竭尽饱满地交融在一起,纯而不杂,浓而不艳,很容易让人怀念起岁月中那些青葱的时光。那一刻,我只能以俏丽走近白桦,想念白桦。
    当我在秋日里再与白桦相遇,我才知道,扩大自己的认识实在应该走得更远一些,从时间与距离上。对白桦而言,俏丽只是它某个季节里的一件风衣,衣之深处,才是它跳动的真实心音。
    秋天的坝上,草原已经走向了苍茫,牧草像是一夜间被抽干了清冽的汁水,周身蓬松,在秋阳里晾晒微黄的胸膛。草尖的轻轻颤动,好像是摇着金黄的发梢,等待着割草机的轰响。整个塞上草原,以草为界,变了模样。那些露出褐色地皮的地方,牧草显然已经被割过了,有的还被打好了捆,来不及运走,排列得整整齐齐,成为镶嵌在草原上错落有致的黑色音符,只等哪一天在牧民的车辙里弹响。那些望上去依旧毛茸茸厚实实的地方,牧草仍然是草原最后的外套,浓密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个时候,在我的视线被牧草分割的远处,我看到了白桦树。一样雪白的干,一样笔直的身躯,只是多了我从来不曾想到不曾看到的五彩缤纷,如一位翩翩的男子,不露声色地来到我的面前,目光里是沉定的注视。这是几世的约定前来报到?我惶惶然不知所以。
    其实,开车前往坝上的途中,我曾经远远地看见过白桦树。道路太窄,我们又忙着赶路,不能停下来走到近前。只好在车子里,看到一袭树影,就惊叫一句,因为,那些白桦树,叶子已经有红有黄的了。鲜亮的色彩,如飘动的彩巾,衬得蓝天更蓝更远。我和朋友不能近观,但在心里却把白桦牢牢绑定了。
    到坝上的第二天,天色阴沉沉的,中午飘起了雨。草原的雨丝,早已经把白桦染成了纯粹的金色。凉飕飕的雨点打在金黄的叶片上,湿润润的透着亮光,好像是年轻的生命从未在寒风中走远。在朋友的镜头里,白桦散落在坝上草原的深处,甚至,孤零零的一棵或几棵,在那片山谷或沟壑旁自成一寨,远远地欣赏某处牛羊的嬉闹牧人的鞭哨。这种孤独让我多少有些不忍,总想跑到近前去亲抚一番。后来我才发现,纵然我有如椽大手,也抚之不尽啊。从北沟到桦木沟,从蛤蟆坝到五彩山,也或是去往公主湖的那些正在逐渐沙化的草滩,金灿灿的白桦无处不在,高且直,永远的不改初衷。空廖的坝上草原,虽说多山多沟谷,四野不见人烟,但是真的不寂寞,不落魄。年轻的白桦,是草原上最跳跃的活力。我愿意这样说,年轻的白桦。远离了夏季的蓬勃,在秋风的萧瑟里越发充满生气与色彩,甚于夏季的浓烈,孤独于阳光下,却并不落寞于风雨中。难道这不是一颗颗年轻的心在无声地焕发吗?
    暮色里,和朋友登上一座山顶,面对四周远山那些零落的或是成片的白桦,我很想赞叹一声,在寒冷的北风里送去我心里涌起的温暖。在公主湖畔,白桦连成一片海洋,我走进林中,亲手抚摸着一棵白桦雪白的树干,抚摸着白桦身上数不清的树眼,思绪忽然就走出了好远好远,朦胧里,印象中的俏丽一词在慢慢膨胀,不可触及边缘。我终于知道,白桦留给我的远非一个词那么简单。
    在坝上的某一夜,曾经降了一次雪。听从朋友的劝告,我留在宾馆晨睡,竟错失了一次最唯美的见证。雪中的白桦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我不能得知。在懊恼之余,我想,绝不仅仅是高洁。有些东西,远离一步,任何的想象都是极其的苍白无力。
    其实在坝上,我遇到最多的不是悠闲的游客,而是背着沉重的摄影包,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手持长枪短炮的摄影爱好者。云烟弥漫,细雨纷飞,晴空万里,他们照旧乐颠颠地出发,爬山头,过草滩,好像镜头里随处都是景。想起白桦,就会想起他们。也许,他们,是这草原之上另一片白桦?
   太多的真实,远在视线之外。打动你心底的那份感动,一定不是传说。
            四、那一滴蓝眼泪
    带着梦想去草原,所有的经历,如梦一般。
    没想到,坝上草原空廖的怀抱里,竟藏着这样一汪碧水,不,那分明是一颗落在草原上,永不干涸的蓝眼泪。
    这个地方,有个好听的名字,公主湖。
    老旧的越野吉普车,像不知疲倦的甲壳虫,载着我们,翻过一座座高高低低的沙丘,折过几处大角度的“之”字弯,明澈的公主湖就出现在视线里。一处并不宽阔的水面,南侧枕着山丘、白桦林,北侧自由舒展着,直至林边的白沙滩,而东西两面,靠着西高东低的草地,远远望去,犹如一弯明月嵌在草原之上。一湖秋水,静谧,安详,不染纤尘,只把一湖碧蓝尽情泼洒。
     其实,湖水的蓝澈,用碧蓝一词并不准确。我的字典里,没有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这样的蓝,饱满而高贵,深沉而灵动。站在湖边,才知道造物弄人,蓝到极致也可以透明,可以把树影人形毫无夸张地映射在湖底,甚至一片飘动的白桦叶。这样的蓝,想必是把我彻底征服了,抬头向天,低头面湖,分不出彼此。恍惚中,天地合一,与我相接。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静立湖边,目光掠过湖面,对岸,隐在林中的小木屋,草坡上慢慢蠕动的羊群,白桦林中闪闪的金光,融在微微的鳞波里,勾起我无限的遐想。
     向当地的牧人请教,方知公主湖之名的由来。穿越历史的尘烟,那位难违父命与皇旨的蓝齐儿格格,唱一首怎样的离殇远嫁草原,演绎一段甜蜜而又凄美的爱情,无人可知无处追问。流传下来的,是伤心欲绝的蓝齐儿,路经此地,落下满腹幽怨的眼泪,因为情太重,怨太深,令一湖碧水从此蔚蓝。听到这里,我想起了那首熟悉的歌曲:
      取一瓢深蓝色苦苦的湖水
     化成一滴蓝色的眼泪
     滴落在你眉间能解开情结
     还会让你心如止水
     你不再对他痴恋
     苦守整个夜
     魂萦梦牵
     深蓝色的眼泪
     也让你失去爱的感觉------
     在忧伤里面对忧伤,不该都是眼泪。这荒原之上的公主湖,百年不竭,怎么能是哀伤所为。在生命的历程中,谁也阻挡不了一些无可避免的哀伤旋转于某个时刻,但,千疮百孔之后,仍有笑颜。衣袂飘飘的蓝齐儿,不正是用八年的时光在大漠的诗篇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温柔吗?
     我相信这是蓝齐儿的眼泪,是她贮藏一段真爱的眼泪。世间,唯有深厚的爱,才能凝结成千年不竭的蓝眼泪。《康熙王朝》里,已是葛尔丹妻子的蓝齐儿,在丈夫和皇阿玛恶战后的战场上,见到了身为皇帝重臣的恋人李光地。
       “李光地,你好吗?”
       “回蓝齐儿格格,臣很好。”
    淡淡的问答里,有多少真情在默默流转。就像那深蓝的湖水,深深的爱,沉淀在凋谢的岁月中。
     一滴蓝眼泪,几多世间情。秋日里的公主湖,迷人的不仅仅是碧云天黄叶地了。时间谱写的抒情歌谣,在传说与现实里,烟波浩渺,独上心头。
    只有爱的眼泪,才是蓝色的。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潍坊日报》银龄安康工程”十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山东启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主题征文活动
更多...

黄亚洲

彭荆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