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女真 来源:  本站浏览:1402        发布时间:[2014-03-05]

    上午十点多,冮永久往我办公室打电话,敦促我晚上下班早点回去,他要开会。
  我请示他:用我再通知冮左、冮良不?
  冮永久的声音在电话里嗡嗡嗡,震我耳朵,简直就是在喊:我已经告诉他们!
  冮永久是我爸。我们家兄妹三人,他最宠我,打小允许我可以不叫爸,随时直接称他大名
  他提醒我们回去开会的那一天,是我妈一周年祭日。
   其实他不打电话我下了班也得回去。这周是我值班。我妈去世后,我爸先是在我俩哥和我家各住一个月。一轮过后,他提出回去自己住。怎么留、怎么劝,没用。我们不放心他,分工每人回家住一周,遇到出差、开会、有饭局、比较忙的时候,可以提前打招呼互相串换。总之是得保证家里晚上有人陪他。
  我知道他不打电话我俩哥也会回去。毕竟是让我们悲伤的日子。刚刚一年,我们谁也还没忘。墓地买好了,头些日子我和冮左、冮良电话里商量,等天再暖和些就下葬。石碑刻好,就差我们选具体日子了。
  我爸郑重打电话,可能是他做家长的习惯,显示一下权威,证明他是我妈妈的丈夫,在这件事情上他有发言权。从我爸的作派,我发现老年人有一个特点:做事情比较一根筋。整天在家呆着,没有太多别的事情吸引眼球吧。
  作为我爸冮永久唯一的女儿,本周值班人,我下午就跟单位请了假,去超市买了一堆吃的,馒头、豆包、香肠、烤鸡、洗好切好装在保鲜盒里的青菜,以成品、半成品为主。一大家子人,得有人下厨房。我爸八十一了,不能指望他。我的厨艺水平,我很谦虚地认为真的很一般。主要是我对下厨房做饭这种事情向来不感兴趣。尤其包饺子,买肉、摘菜、和馅、和面、擀皮、包、上锅蒸煮,没有两个小时下不来,吃的时候却不到十分钟就完活,大把时间用在这上面,太荒谬了。
  晚上六点钟,冮左、冮良,还有他们尊贵的夫人,我的大嫂、二嫂,准时出现。他们分别拎了香蕉、草莓、西瓜、苹果。都是我爸爱吃的水果。他们时间掐算得很好,前后不差五分钟,最后进门的我二嫂换好拖鞋时,厨房里的牛肉汤刚被我撒上香菜末。我妈走了,我们还活着,饭还得吃,现在大家越来越难得聚在一起。我爸这人,嘴臭,跟他俩儿子经常话不投机,人家不爱听,除非值班,平时来得就少了。
  我的两个侄儿,一个在大洋彼岸,成了美国人;一个在北京读博士,自从我妈葬礼,我再没看到他真人。也就是说,我们家经常能够视频以外见面的人口中,我是最年轻的一位,我不下厨房谁下厨房?大嫂、二嫂?不说她们也罢。
  牛肉汤摆好,大家团团围坐,我爸冮永久下巴一扬,看冮左、冮良,言简意赅:整点不?
  我爸有好酒。茅台、五粮液,多数是他以前部下送的,也有我俩哥孝敬的,他隔一段时间翻出来把玩欣赏。我俩哥都有酒量,但他们在我爸面前比较拘束,比较珍惜我爸的藏品,一般不替我爸消费。大家闷头吃饭。当兵出身的冮永久我爸向来吃饭快,不到十分钟,嘁哩喀喳就把一碗饭吃完了。他吃罢饭,把筷子往桌上一撂,大声讲:今天找你们回来,想跟你们说两件事儿。你们妈妈不是一周年了嘛,你们该给她下葬给她下葬,入土为安。这是一。第二呢,我想跟你们说,我准备再找个老伴。
  我俩哥俩嫂,四口人,互相看,然后一起看我,谁也不吱声。我脸通红,明白他们意思--他们一定以为我事先知道,不告诉他们,给他们突然袭击!
  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一年来,我好几次跟我爸嘟囔,咱雇个保姆吧,白天我们上班时,家里也好有人陪着你,要不然我们白天上班都不踏实,不安心。每次我爸都说:我不习惯家里有外人。我身体很好,用不着保姆侍候。
  我爸确实身体好。八十多的人了,除了耳朵有点问题,背不驼、腰不弯,走路噌噌噌,我跟他一起散步,不比他走得更快。他多少次说自己当年从东北走到过海南岛。我爸是四野的兵。但这不是他再找老伴的理由啊。什么年轻,八十多了啊!
  我大嫂、二嫂,低头,做夹菜状,斯文,细嚼慢咽,不出声。我理解她们,这种事情,儿媳妇没法张口。冮左、冮良,我大哥和二哥,他们俩互相看,眼神交流了能有十分钟吧,一句话没有。最后还是冮左不得不表态。冮左讲话很有厅局级水平,总结式的,一锤子定音,轻轻巧巧把活派出去了:爸说想找老伴,我们做儿女的不应该反对。孝敬老人是我们应该做的。那什么,爸,您是有人选呢,还是需要我们帮忙找?那行,那这个任务,就交给冮美吧,你们妇联不是有鹊桥公司吗?你方便,你联系吧啊?爸有什么要求,一定要尽量满足,好不好?
  我的两个哥哥,狼心狗肺地把给我爸找老伴的任务推到我身上。如果不是我爸,如果我两个嫂子不在跟前,我真想骂他们一顿。凭什么把这种尴尬的事情推我身上啊?我妈走了刚一年,我爸就想找新女人,作为女儿,我什么心情啊!你们也太狠了吧!
  可是我骂不出来。我不能光怨冮左、冮良狠。是我爸先狠的。八十多了,还想找老伴,他怎么想的?!哪个女人愿意找这么大岁数老头子?!以为自己得过诺贝尔奖咋的呀?!
  那天晚上,我下了饭桌直接回房间,拒绝收拾他们祸祸过的七碟八碗。大嫂、二嫂自觉地把碗筷收进厨房,以洗碗的名义不再进客厅,不知道她们在背后怎么议论这件事。估计晚上回家她们会跟我俩哥表态吧。我爸这事,让冮左、冮良在老婆面前也抬不起头来吧。
  冮左、冮良比我狡猾,他们当我爸的面不表示反对。他们把责任往我身上一推六二五--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一定是我这个当女儿的不尽力呗。
  那天晚上我在自己房间里,哭了好几起。我上大学以后,我妈从我爸房间搬出来了,住进我的闺房,她说总算晚上可以不听你爸坦克大炮机关枪了。我爸呼噜有水平,这个我们都知道,隔着门能听见。我妈在的时候,我回家里住,我妈有时候回我爸房间,有时候跟我在一张床上亲热。现在,她走了,冮永久要找后老伴,他要跟一个陌生的、年轻的女人一起开始新生活了,以后这个家我回来还有多少意思?
  我心里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既然冮左、冮良都不明确表示反对,我也不。好像他们都高风亮节,就我一个人惦记老人财产似的。我也研究生毕业,是个有身份证的人。
  早餐桌上,我一边剥鸡蛋一边套冮永久话:爸,您打算找多大岁数的啊?还有什么具体的条件没有?
  年轻的、漂亮的。
  越年轻越好啊?比我岁数小也行啊?
  行。
  我爸不犹豫,表情自然,一点没在未婚女儿面前不好意思。他的表现让我彻底明白为什么我到现在找不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就像某个手机段子里说的那样,十几岁的小男孩喜欢二十岁的女人,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的男人仍旧喜欢二十岁的女人。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的男人,也仍旧喜欢二十岁的女人。可一个女人,一生只有短暂的一个二十岁,所以,只要你在二十岁顶多再老几年的时候错过了肯跟你结婚的男人,这辈子再想嫁人,难度系数就大了。好比我。二十岁的时候,我还在学校读书呢,听我妈的话,没早恋。二十几岁,我还有可能挑挑拣拣。三十岁以后,给我介绍的男人,不是死了老婆的,就是五十岁以上的。所以,我干脆死了这条心。除非奇迹出现,碰到能把我当灰姑娘的王子。我不嫁了还不行吗?又不是养活不了自己。
  我把剥好的鸡蛋捏碎了扔我爸小米粥碗里。
  那您等着吧。
  我在心里咬牙切齿:我才不给你找呢。
  但说良心话,也不能说我没给他找。我利用工作之便,把鹊桥公司的档案调出来认真研究了一遍。我就没找到六十岁以上的女人的资料。别说六十岁,连五十岁的也没几个。我是说女人。男人有。像我爸这么大岁数的也有,虽然不多。所以,我只能说,冮永久现在的毛病,可能是天下男人的通病,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贼心不死!
  一个月以后,冮左给我打电话:美,咱爸说的那事,你落实得咋样?
  我态度生硬:我落实不了。你们谁能落实谁落实吧。
  我哥冮左,反右那年生的。他是我们兄妹中官做得最大的,厅局级了。听他话里话外,再往上努力,可能也有难度了。不过我哥说话办事确实有水平。他指点我:那你就跟咱爸讲,老伴一时找不到,先找个条件差不多的保姆照顾他吧。记住找那种只干白班,晚上用不着留宿的,爸不是有咱们陪着么。家里多个外人也确实不方便。
  我把冮左的意思转达给我爸。我说的比我大哥狠。我故意气他:爸,我问了几个,人家都嫌你岁数大。
  我爸不吱声。脸阴着。过了好几天,蔫头耷脑跟我说:那就先找个保姆吧。
  知道我爸不开心。但我没办法。
  从第一个保姆进家门,我家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家无宁日。
  第一个保姆六十多了,长得丑。我爸嫌人家干活不干净,一个星期,愣逼着我打发走了。
  第二个保姆,五十多岁,长得一般,干活利索。我爸说她做的饭不好吃。此保姆在我家坚持了十一天。
  第三个保姆,四十挂零。我看她干活还不如我,但这女人长得耐看,眼神灵活,眼睛里有水。如果不是看我爸可怜,我才不会往家里招这种女人呢,我在报纸上看过不少小保姆粘上男户主的新闻,年纪一大把的老男人把房子钱财什么的一古脑儿都给出去的小保姆,估计就是这种类型。我光想着怎么预防我爸头脑发热把房子送人,没想到人家会主动辞工。才做了三天。临走时把我拉到厨房,坦率告诉我:你家老爷子手脚不老实,以后再找人,建议你们找个男保姆来。
  身为妇联干部,我为冮永久感到害臊,为自己对漂亮保姆的偏见感到内疚,为眼前的女人没到有关部门控告我爸性骚扰感到庆幸。
  我的脸一定很红。像发烧四十度一样烫。人家却像唠家常一样,脸不红不白。难道是见惯不怪?
  当保姆也有各种不易啊。
  冮永久还好意思问保姆为什么不来了。看来这个女人入他法眼了,可惜人家没看上他。
  第四个保姆,我听人劝吃饱饭,直接找了个男的回来。是在医大病房找的男护工,我事先告诉他,病人生活能够自理,家务活多少自便,能陪老人说话即可,工钱我不少给。我爸一天没让人家呆下去,直接把人打发走了,晚上睡觉前倔哄哄扔我一句:美,爸生活能够自理,以后你不用给爸找保姆了。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我反复寻思,觉得自己确实做得可能过份了。我睡不着觉,不顾已经晚上十一点多的事实,给冮良打电话。冮良是挨饿那年生的,我爸本来给他起名叫“粮”,我妈说太直了,不好看,把米字边去掉吧。冮良比我大三岁,我跟他交流比跟大哥更容易些。我大哥当官当坏了,说话总是埋在水下七分不止,露出头来最多三分,听他说话你得使劲琢磨,累。冮良是中学物理老师,说话相对简单。给中学生讲课,要的是尽量把话讲明白,掖着藏着不行吧?但他这人主意不大,容易受别人影响,跟冮左在一起时讲话比较谨慎,跟我在一起更直接一些。他已经睡着了,让我搅醒的:臭美,你连觉都不让我睡?明天再说不行?我明天上午有全区公开课,你非得让我讲砸不可呀?
  不行。我睡不着你凭什么睡?
  那你说吧。
  咱爸生气了。咋办吧?
  我不知道。你是妇联的,你应该知道。
  妇联的凭什么就该知道?妇联管女人不管男人。我真是有点可怜咱爸。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活几年?他想干啥让他干啥吧。
  那你就认真给他找找。真给他找个老伴吧。
  真找回来老伴你叫妈?
  叫什么看情况再说。你让我先睡觉行不?
  行,天下太平,你们都呼呼睡大觉吧。
  放下电话,我自己抹眼泪。我怨我妈走得太早。我妈比我爸小三岁,为什么比我爸走得更早?男人和女人不一样。要是我爸先走,我妈肯定跟我过得很好,我有空就给她做好吃的,陪她逛街,给她买好看的衣裳,逗她嘿嘿乐。我会赶紧把车票考下来,买辆QQ,带她到处旅游,她想去哪去哪。我妈才不会找什么后老伴呢,她有儿子、有女儿、有孙子会很满足。只有男人才去找什么后老伴。
  可我改变不了冮永久是男人的事实,我奶奶生下他时他就性别男,所以,虽然他已经八十多,他想再找个后老伴,想跟我妈以外的另外一个女人开始新生活,那就,找吧,开始吧。
  冮永久我爸的后老伴,不是我找回来的。
  冮永久宣布要找老伴三个月以后,他再次分别给我们三个打电话,让我们回家开会。
  是我二哥冮良值班的最后一天。我出差开会培训,已经快半个月没看到我爸了。
  我请假,买了一大堆半成品。不忍心二哥上了一天课还下厨房,虽然他做饭比我好吃。我发现了,只要我二哥值班,二嫂总能找到借口出差,或者开会很晚。我不高兴,但也能理解。儿媳妇就是儿媳妇,跟女儿不一样。
  我回了家,没想到家里已经有人做饭。
  厨房里站着一个老太太。穿家居服,系围裙,头上戴着白帽子。很有家庭主妇的范儿。青菜已经摘好了,洗、切,刀法不错,我在旁边看也不慌,经常下厨房的样子啊。大方问我:你是小美吧?我姓曾。你可以叫我曾姨。
  曾姨好。
  我含糊地称呼了一句,把买回来的一大堆吃食放下,礼貌性地呆了不到一分钟,迅速逃离。
  我爸坐客厅沙发上假装看报纸。我也坐沙发上,看他怎么说。他欠我一个解释。他通知我回来开会时,可以先给我打个预防针。明明看见我进屋直奔厨房,他也可以在我进厨房之前先告诉我怎么回事。还说我是他小棉袄呢,一点都不心疼我,让我自己进厨房直接面对一个陌生的老太太。毫无疑问,这就是他给自己找回来的新女人了。我坐在沙发上,看他怎么张嘴。冮永久不抬头,不理我。那好,我理你。我小声问他:冮永久,老爸,您不是说要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吗?
  我没想到我会这么恶毒。当他跟我说他想找一个年轻漂亮的老伴时,我心里曾经鄙夷他做为一个男人的丑陋。这么老了还贼心不死!可是当他真把一个老太太找回家,我忽然发现,如果非得找个女人,我还是愿意他找一个相对年轻些的,哪怕我们做儿女的看着别扭、不顺眼,至少照顾他应该更方便吧?不像现在厨房里的女人,我没看出来她比我妈年轻多少。这个年纪的老太太,还能照顾他吗?
  我坐在我爸旁边,努力克制自己的感情,不让自己说话太过份。
  我爸放下报纸,摘掉老花镜,告诉我:她是我以前单位同事。她老伴没了。
  很好。我在心里说。怪不得我妈那些年总跟他拌嘴,原来我妈嫉妒是有影儿的,果然他在单位里有个相好的。那叫什么?办公室恋情?老太太看着不年轻,实际上比我爸小了正好一轮,也属兔的。比我妈小了九岁。人老了都是老头、老太太,看上去差别不大,但是年轻的时候,如果差了十二岁,那是挺悬殊的了。他们当年,到什么程度了?我妈有察觉吗?
  我以换衣服的名义回房间,把门关严,不想出去。原来我爸让我们找老伴只是虚晃一枪,声东击西的干活,人家心里早有了目标。人家不用劳驾我们就把老伴找回家了。人家不需要我们同意,只是礼貌地打个招呼,让我们有一点心理准备而已。我们还以为自己多重要呢,以为不给人家找人家就坐以待毙了呢,我们还是年轻啊,太天真了啊。连我大哥也上了冮永久我爸的当,哼!我爸当年没做上将军、元帅,真是屈才了!
  我这样想着,就决定不再进厨房。既然我爸已经找到了他认为合适的人。跟那个女人在一个抽油烟机下炒菜做饭,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我给冮左、冮良发短信:有惊喜,不要太激动。
  冮左一如既往深沉地不给我回短信。冮良回的短信跑题了:对不起臭美,堵车。
  我就知道是这样。反正我负责任地先给他们打了预防针,别到时候埋怨我知情不报。
  我大哥、大嫂、二哥六点准时进了家门。我大嫂居然还抱了一束鲜花回来。百合、康乃馨、玫瑰。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大哥、大嫂根本不是那种浪漫的、讲情调的人,连去墓地给我妈下葬,他们都没买一束花,这会儿他们怎么啦?
  他们很自然地进厨房跟那个姓曾的老太太打招呼,很自然地看她跟我爸挨着坐在一起,像一家人吃团圆饭,像他们认识一千年一万年了。冮左、冮良居然还端起了酒杯。他们开了一瓶茅台,53度的。我只吃了半碗饭就放下筷子回了自己房间。我吃不下去。我不生冮永久的气,我气我的两个哥哥。他们一定先知道了!他们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世界上有这样的哥么?
  按以往的规矩,这个晚上我不应该走,接下来的一周,我值班。
  但晚饭以后我跟我爸说有事走时,我爸没说别的。冮良酒气哄哄地说他可以顺道送我。我说不用。我说我跟人约了事情,他去不方便。
  事实上我当然谁都没约。我只是生气,想一个人静静呆着而已。
  后来的一个星期,我没回去看我爸,连电话也没打一个。我知道这样不对,他毕竟是我爸,我妈走了,他找了个老伴也正常。我只是心里一下子接受不了。我只是想让自己心情更平静些,等我可以自然地跟他们说话时再打电话,再回去。
  我不回家,不证明我心里不惦记我爸。我想起小时候,我爸对我确实好。我爸在外面开会回来,包里经常有好吃的。肉包子、火烧或者月饼、炉果。这些东西是他开会时的工作餐、夜宵,他舍不得吃,心里惦着我。吃的很少,只够我一个人塞牙缝的,冮左、冮良根本没有份。我小时候不懂事,有了好吃的不知道掖着藏着,不隐瞒,还张扬,一边香喷喷往嘴里塞,一边故意气我两个哥哥。他们张牙舞爪做抢夺状,逗得我哏哏乐,几次让吃的呛了气管。长大以后我才明白,他们一次也没真抢过,他们只是逗我开心。
  我没回家,但我脑子里都是我爸和姓曾的女人。我爸说他们是在单位吃饭时重新见面的。重阳节,单位请他们去棋盘山风景区活动,中午请他们下馆子。他们中午都喝了点白酒,喝到一半,姓曾的女人当着我爸的面居然哭了。老伴没好几年了,她跟儿子、媳妇一起过。儿子、媳妇总吵架,她看不惯,想搬出去自己住,或者去敬老院,儿子不同意,嫌丢人。我爸说那天他喝酒了,喝了四两多,当着老同志的面,仗着酒劲,告诉她:不行你就嫁给我吧,跟我一起过,我老伴也没了。
  一个月之后,她就搬到我家来了。
  但是,她没嫁给我爸。
  这是我爸后来说的。他们只是同居。姓曾的女人怕她儿子找借口讹我爸,怕她儿子将来跟我爸的儿女争财产。她说她只是想跟我爸搭伴过日子,没想要我爸的财产。她自己有退休金,能养活自己。即使上敬老院,她的钱也够了。
  呵呵,这个女人,还挺有想法的。拭目以待吧。
  尽管我爸跟一个我妈之外的女人开始了新生活,他毕竟是我爸,我不回去看他,说不过去。我内心也确实惦记他。我不放心。
  我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他们俩正在厨房包饺子。太阳从西边出来啦--打我记事起,我就没见我爸在厨房做过家务,更没见他包过饺子,尽管他很爱吃饺子。他是个标准的大男子主义者。没想到,八十岁以后,他会跟一个我妈之外的女人在厨房一起包饺子,他把面粉蹭得衣服前襟到处都是还乐呵呵的,饺子皮擀得比包子皮还厚也没人批评他。你耕田来我织布,夫妻恩爱把家还。好吧,只要你们过得好。姓曾的女人满面红光。当她面我管她叫曾姨,我总得叫点什么,叫妈我张不开口,我不知道还有更好的称呼。我爸也满面红光,虽然目光混浊,但里面有笑。看得出来他们过得真挺好。我心里滋味复杂,一言难尽,打消了给他们找保姆的念头。他们不需要别人侍候,他们能够生活自理。这很好,不错。作为女儿,我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也解脱了,我周末逛街爱逛几点到几点、节假日可以出去当驴友,一个人饱了全家不饿,再不用担心老爸在家里没人陪、孤单寂寞了。
  那段时间,作为妇联的干部,我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讲,我们的社会应该提倡单身老人再婚。儿女替代不了老人的婚姻生活。我的讲话赢得掌声若干。私下里,有闺密讽刺我:你自己的婚姻生活呢?
  除了闺密,别人谁敢这样拿锥子扎我!我的婚姻生活呢?我不知道。有一个我看上的有感觉的男人,比我大五岁,可惜他有老婆。我知道在他老婆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只是客观陈述,没有诅咒那个我没谋过面的女人的意思),我和他是不可能有婚姻的。但是,我爸和曾姨的晚景,是不是让我可以充满希望呢?那就是,总有一天,我可能成为某个死了老婆的男人的老伴?
  一个女人的岁月,从三十岁到四十岁,嗖一下就过去了!
  春节长假,我在丽江古城。事先在网上订好了房间。我跟冮永久说丽江是我早就想去的地方,这么多年一直没舍得时间。我爸冮永久是聪明老头,他当然明白我什么意思:去吧去吧,注意安全!
  他现在有老伴了,离开我一样可以把年过好。他们是头一次在一起过年,也许更愿意两个人呆着?
  年三十晚上,我在丽江的酒吧里喝酒。中国人、外国人,大多数人不认识,但我们一起碰杯,互相祝福过年好。有一个来自哈尔滨的老板模样的男人,最后把我们酒吧那个晚上的酒水全部买单了。俺们东北人真是豪爽啊。我们竟然互相留了手机号,虽然我不知道从此我们是否还会见面,是否还会再打电话,哪怕是发个短信。我跟这个男人的关系是萍水相逢,就像酒吧门前小桥下面哗哗消逝的流水。人不能走进同一条河流,这话听上去怎么有点伤感。我当然很孝顺,喝了酒也记得给我爸打电话拜年。我爸接了电话,我听到电视机里春晚的声音。他耳朵还是那么背,电视的声音放得老大。我还抽空给那个大我五岁的男人发了短信。过年好。没有一点暗示、缠绵,即使他老婆、孩子看到了也不会有任何别的想法。我没告诉他我在丽江。我不想让别人牵挂。他给我回了短信,也是群发的、挑不出任何毛病的那种。
  我把自己喝高了。丽江的这个晚上,喝高的不止我一个。我步履蹒跚,但还能自己找回小旅店。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多。新的一年开始啦。我又老了一岁!
  太阳照常升起,生活当然继续。但是,生活总会有波折,总不会永远那么一帆风顺。
  包括我爸和曾姨。
  在一起生活一年以后,我发现他们也在变化。
  我不高兴这种变化。
  有一天我回家看他们。我得承认我现在不经常回去。他们过得挺好,不需要我经常打扰。但如果我连偶尔都不回去,也说不过去。说的是我偶尔回去的某一次,事先没给他们打招呼。我进了门,发现我爸一个人在厨房里。他居然一个人在厨房做饭。电视机开着,曾姨在看电视剧,是一出韩剧--《两个妻子》。我心头冒火,进厨房,质问我爸:你怎么能给她做饭呢?你多大岁数啦?
  我爸眼睛圆睁,犟:她不舒服,让她歇会儿。平时都是她做。
  他嗓音很大,估计客厅里能听见。我不在乎她听见。事实上我很想让她听见。我的眼泪唰唰的。我妈一辈子下厨房,从来不让他伸手,他也从来不伸手,怎么找了个后老伴,他就甘愿下厨房了?
  我爸看我不高兴,把厨房门关上,嗓门依旧很大:男女平等,我做回饭怎么了?再说她也确实不舒服。我只是偶尔做。
  我知道男女平等。但他为什么跟我妈不平等?!
  我吃不下我爸做的饭。我没吃晚饭就离开了家。我给冮左打电话:你们就看着我爸挨欺负是不?养活儿子就这么有用是不?
  冮左也许是在一个场合开会,他静听我讲话,自己不吱声。我其实不想听他讲话。他能说出什么有意思的话来?我气哼哼地吼完,就把电话掐了。半个小时以后,他给我往回打电话,我不接。
  晚上冮左来我家敲门。我哥冮左很少来我家。我房子小,一室一厅,单位最后一次福利分房给我的,跟他家三百来米的大别墅没法比,我估计坐时间长了他会觉得憋得慌。我二哥冮良房子也不小,一百三十多米呢。作为重点高中物理老师,我知道他在外面一对一补课,一节课至少五百块钱。他们挣钱都不少。可惜我妈再也享受不着了。我爸其实也享受不着。
  冮左送我一套兰寇儿化妆品,说是大嫂去法国考察特意给我带回来的。他的话我连三分都不信。大嫂抠得要命。谁送她的也未可知。或者这东西大嫂压根儿就不知道。我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较真儿。我只是想让他劝劝我爸:老了老了,能不能让自己过得好点儿?八十多岁还给别人做饭,太那个了吧?
  我大哥不同意我意见。我大哥说:你不了解男人。为自己真正热爱的女人,男人做什么都愿意。
  这话我不爱听。什么意思?敢情我爸这辈子就没爱过我妈呗?他自己纵容大嫂不做家务,也是对我大嫂的无限热爱呗?在中兴大厦、在桃仙机场跟他在一起让我碰上的同一个女士是谁?我眼睛不近视,我可以不跟大嫂讲,我不想破坏他们的婚姻,如果有一天他们夫妻矛盾公开,我不吃惊,但我不想从我这儿开头。大哥,别跟我讲什么热爱。我倒是觉得他对大嫂的宽容实际上是因为他自己心虚。
  我大哥说服不了我。
  就像我说服不了我爸。
  我只能以不面对来面对。眼不见心不烦。需要我时我爸会找我。不需要我时,他和那个女人过得很好,我也没必要去打扰。
  当然,我知道我爸冮永久总会有需要我的一天,他毕竟那么老了,一天比一天老,这是自然规律。我只是没想到,他会为曾姨需要我。
  我爸给我打电话,喊:美,你赶紧回来,她倒下了!
  那时候我正在单位开会。我离开会议室,到走廊问他:什么叫倒下了?严重不?你先打120找救护车,我马上回去!
  我在出租车上打电话。冮良在上课,不接电话。过了一会儿回电话说他中午才能有时间。冮左在开会讲话,他说让大嫂先去医院,还特意叮嘱我:你让咱爸在家呆着,别让他去医院!
  我到医院时,救护车也刚到。我爸在车上。我让我爸跟大嫂回家,我爸眼泪在眼圈里转:美,我不放心。
  曾姨住院以后,我爸天天来医院看她。曾姨的儿子、儿媳也来。曾姨的儿子、儿媳我在我爸家见过一次。看上去挺帅气的两个年轻人,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当我们面说话挺和气的,不像曾姨说的那样。也许他们在外人面前会装相,也许说他们天天吵架只是曾姨离开他们、跟我爸这个老男人一起享受所谓爱情的借口。像她这个年龄的女人,自己主动找老伴,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吧?好歹要给自己找个过硬的借口吧?
  他们叫大可、心月。我有大可的电话。我在去医院的路上给大可打电话,他接了我电话,可能觉得挺突然,没想到我会找他吧。听说曾姨在去医院的途中,他只说了一句:美姐,拜托你们,我马上到!
  我能听出他有哭音。
  我不相信他是一个会在曾姨面前经常跟媳妇吵架的儿子。
  曾姨住院十五天。人抢救过来了,但是,右半边身子瘫了。大夫说得慢慢恢复。能恢复什么样儿,不好说。
  住院期间,我大嫂、我二嫂,象征性每人来了一次。大可、心月,每天都来。当然还有我。我们轮班探望曾姨。同病房的病友,以为我们是一家人。
  我知道我大嫂、二嫂是受冮左、冮良的指派。能接受指派也不容易了。一个跟老公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同居老太太病了,哪怕她们是出于礼貌、出于对丈夫的尊重,做到这点也不简单。而我自己,我当然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我陪他去医院,然后再陪他回家。我受不了万一他倒下了怎么办。曾姨比我爸小了十二岁,平时看上去身体没有毛病,红光满面的,她忽然倒下,让我想到生命的脆弱。冮永久是我爸,我愿意他高兴,我愿意他多活几年。为了这个,我可以委屈自己,可以多挨点累。人是累不死的。
  曾姨出院的头一天晚上,我爸又给我们开会。会议的主题是,曾姨出院后,我们怎么办?
  冮左不说话,冮良不吱声,我两个嫂子当然也有权保持沉默。大家心照不宣。我明白他们意思。曾姨住院时,出于人之常情,我们可以去医院看望她、护理她,但这毕竟只是很短的时间。出院以后,日子漫长着呢,甚至可以说我们将面对曾姨未来所有的日子。那是一个可能短暂、也可能漫长的深渊一般的日子。人到老年,日子都不好过。我爸八十多岁的人了,脑袋一热,照顾她几天可能,他管得了人家一辈子吗?就是他想管,他管得过来吗?他自己管不过来,把责任推到儿女身上,合适吗?作为他的儿女,真的需要为一个刚认识一年多、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人,付出这种无法估量的沉重的代价吗?我们也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也是四十多、五十多的中年人了,我们都有自己的各种不容易。当我们的理智和我爸冮永久的激情发生冲突时,我们能怎么办?
  我爸召我们开会,我知道他肯定是又有了自己的主意,就像前两次他给我们开会一样。他并不想听我们说什么,他只是想把他自己的想法告诉我们。在家庭生活中,我爸可以说是彻底的不民主的典型,或者更直接说就是一个独裁者。果然,他郑重向我们宣布:明天你们曾姨出院,我准备请个保姆回来照顾她。请保姆的钱从我退休金里出,不用你们。你们负责找个合适的保姆回来就行了。
  我看见我大哥冮左脸色阴沉,二哥冮良嘴张开又闭上。
  我知道我很纠结。顺从我爸的意思,他会高兴,但我将来不会后悔吗?曾姨的病,是一个保姆能照顾得了的吗?我爸要管保姆,要管曾姨,他这么大年纪,承担得了吗?但我站出来反对他,我爸会不会很伤心?会不会骂得我狗血喷头?
  结果呢,就是所有人都不讲话,大家都闷着。一家人聚在一起一句话没有,那种寂静,很可怕的。最后,我爸眼睛一闭:你们都走吧。
  我没走。我留下了。
  曾姨第二天上午出院,我把我爸摁在家里等着。我说呆会儿就看见她了,不差这一会儿。我特意去早市买了一束康乃馨,插在客厅的花瓶里,希望曾姨回来时看着心情好。住院半个月,往医院倒腾了不少东西,我跟我大哥说用一下他的车,往家里拉曾姨,还有东西。我大哥说他要去大连出差,车没空。好吧,那我找我爸单位。我爸这个离休干部,平时很少给单位添麻烦,偶尔麻烦一次应该没问题。老干部处的司机来家里接我,到了医院,我让他跟我一起上楼,帮我往下搬点东西。司机人挺好,停好车,高高兴兴跟我上楼。
  到了曾姨病房,却没见曾姨。我问她隔床病友:2床呢?
  病友说:昨晚半夜让他儿子、媳妇接走了。
  半夜接人,什么意思?
  我给大可打手机。大可接了电话,声音疲惫:美姐,临时决定的,事先没告诉你们,我把我妈接回家住几天。
  我埋怨他事先不打招呼,又问他什么时候让曾姨回来。大可说:再说,看我妈恢复得咋样。
  他还告诉我,有东西在床头柜里,是他妈妈让留下的,姐你拿走吧。
  我打开床头柜,里面是我们从家里搬去的保温饭筒,一个热水袋,还有一个水果篮。我爸超级爱吃水果,曾姨没病的时候,天天去楼下早市给我爸买。
  我站在曾姨住过的床前,眼窝湿润。就在这一刻,我开始有点相信,这个已经人到老年的女人,她确实爱过我爸。为了不让我爸为难,为了不给我爸今后的生活添麻烦,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事先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为这,我可以原谅她更年轻时可能对不起我妈妈的不道德。可是,她在身体硬朗的时候选择了跟我爸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以后又回到儿子媳妇身边,儿子媳妇出于亲情,一时可以接受,时间长了,能没有怨言吗?那样的日子,她能好过吗?还有就是,我回去怎么跟我爸交待?他受得了受不了?
  我心情一会儿轻松、一会儿沉重,像坐过山车。我感觉自己得了心脏病。我应该尽快回家,我爸在家眼巴巴等着呢。可我又不知道回家以后跟老爸怎么讲。他会不会以为是我们做儿女的反对,曾姨才选择了离开?他会不会以为,是我,或者我的两个哥哥,在背后做了手脚?我敢肯定自己,估计二哥也没这个能力,大哥我可不敢保证。看他昨晚上那表情,吓人呢。大可单位一把手是我大哥研究生同学,关键时刻,同学之间做点什么小动作,轻飘飘啊。大可四十岁不到,正是要求进步、事业往上走的时候,他不想因为自己老娘的所谓爱情影响自己吧?虎独不食子,作为一个女人,曾姨也不想因为自己跟一个老头子的快乐生活,对儿子不管不顾吧?
  生活很残酷啊。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啊。
  我爸最后一次召我们兄妹一起开会,是在两个月以后。
  这两个月,我爸老了很多,很少跟我们说话。我感觉他个子好像一下子也矮了不少。
  事先我偷偷问他开会内容。我爸看我一眼,很要原则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公事公办的样子,让我心里没底,也有点伤心。他不信任我。
  我爸一定对我很失望。
  那晚上的会,我们家人口很全,连我在北京读书的小侄儿也参加了。他博士马上毕业,趁着工作之前,回来看我二哥、二嫂和我爸。我们一家团团围坐,不是在饭桌前,是在客厅里,茶几上摆了香蕉苹果大鸭梨,还有茶水,真像开会的样子呢。那天晚上的饭,我们是在外面吃的。我们家附近新开了一家李连贵大饼店,我小侄儿说他馋了,建议大家去吃一次。我爸平时是不爱上饭店的人,那天,看在他二孙子的面上,很爽快地同意了。吃完饭,大家一起回家。有很重要的内容等着我们。最近以来的一些事实充分证明,只要我爸组织我们开会,肯定是有大事情。他不会无缘无故开会的。
  全家人坐好了,听我爸讲话。我爸讲话高屋建瓴,很有觉悟,也很斩钉截铁:今天把大家召到一起,是想告诉大家,我下周去住敬老院。地方我已经选好了,在棋盘山附近,风景很好,空气很好,收费可能贵点儿,我退休金够了。你们谁也不用反对。我已经定下了,只是想告诉你们。以后想我了,一两个星期去看我一眼。工作忙,不去也行。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有自己一摊子工作,也不容易。你们不要有心理负担,以为自己不孝顺。不是这么回事。大家都应该转变观念。将来养老,社会化是趋势,我只是先行一步。你们将来估计也得进敬老院。我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我很多战友,早早就死了,没讨过老婆,没有儿女。跟他们比,我多活了这么年,我知足了。
  我爸嗓门很大,但说得很平静:家里这处房子,暂时不要卖。麻烦你们把房子租出去,租金我留着用。等我走那天,你们兄妹再分房子吧。男女平等,小美也有一份。小美没找到合适的对象,你们当哥当嫂子的多留心。没有也别勉强。行吧?那就这样,散会。
  我爸就这么把自己安排到敬老院了,不容我们有任何异议。他这人向来这样,在家里讲个话,不像爸跟儿女唠家长,倒像在单位做报告,有点假啊。但他八十多了,我们除了尊重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现在,我们兄妹三家,每周轮流去棋盘山敬老院看望我爸。我爸在那生活得,据他自己说,挺好。
  跟他同时住进敬老院的,还有曾姨。
  去敬老院探望我爸时,我才知道,我一中学女同学竟然在那儿当副院长。我不去探望我爸的时候,就经常给我同学打电话。我同学说,你爸是敬老院老人的榜样,早起打拳锻炼,吃饭不挑拣,有时候还帮护理员干活。他对那个姓曾的女人尤其好,那个女人中风过,半拉膀子行动不便,恢复得不好。你爸每天陪她说话,过节打电话给她订鲜花。我同学还说,你爸是不是黄昏恋啊?下回你来时你得见见那个女人。将来他们如果有什么结果,你可别怪老同学没提醒你啊。
  我这老同学人还行,就是有点小市民,是个碎嘴子。我没告诉她曾姨曾经跟我爸同居过,年轻的时候,还可能是我爸婚外恋的对象。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情,也许不可耻,但也不光彩。我一个没有婚姻的单身女人,跟老同学解释我爸八十好几可能还有爱情,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我懒得说。不知道怎么说。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