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马晓丽 来源:  本站浏览:1084        发布时间:[2014-02-26]

  记忆中任何一个迎着我走来的马年,都不曾令我如此地忐忑。
  我挺喜欢属马的,按照我妈的说法,马是大牲口,也是大牲口里最贵气的一个。大概因了我妈对马的偏爱,所以就有了我与马的许多瓜葛:我姓马、属马、连出生的时辰都踩在马点上——午时,这一切都令我对马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我喜欢马的性情,无论是静还是动,马总是那么地超拔、脱俗,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我喜欢马的气质,无论是做最低下的苦工还是做最高超的表演,马都是那样地淡然、泰然、凛然;我还喜欢马自由奔跑的姿态,喜欢它鬃毛飞扬的潇洒模样,喜欢它临险时纵身一跃的无畏精神……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马那充满灵性的眼睛。在我看来,马的眼睛极其漂亮,如秋湖般深邃、宁静、温和。不知为什么,只要我长久地注视着马的眼睛,心头就会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怀,常弄得我思绪万千、热泪盈眶。
  对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马年,我完全没有意识。当时我还是个孩子,停课闹革命的纷乱正令我兴奋不已,我终于可以不必上学了,终于可以满大街疯跑,终于可以整天躲在家里偷看我爸的藏书了。回想起来,那个疯狂的马年没给我留下半点关于我个人生命的记忆,留在记忆里的只有那一年的颜色——强烈的、喧嚣的、无处不在的红色。直到有一天,我最要好朋友的爸爸自杀了,这个解放前做过多年地下工作的老共产党员,这个寡言、儒雅、目光坚定的伯伯,用一根皮带果断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最要好的朋友从此不再理我,也不再理身边的任何人了。就是从那时起,这个疯狂的马年带给我的所有欢乐,于顷刻间戛然而止了。
  我的第二个马年是绿色的。那时我已当兵多年,是个名副其实的老兵了。说老实话,我没太在意自己生命中的这个本命年,因为这一年有太多其它的事让我在意:我在意粉碎之后社会环境发生的变化,在意社会上那些令我兴奋着却又不明就里的思想争论,在意刚恢复的让人充满了希望和憧憬的高考……除了这些大事需要在意,我个人的小事也得在意:我改行了,由一个外科护士改做干事,手中的注射器换成了笔。这个马年,就在这些拥挤在一起的大大小小的在意中,被我彻底地忽略了。
  第三个马年到来时,有位作家朋友突然问我:晓丽你今年多大了?我答说三十六。他故作惊讶,说这不眼看就四十了吗?然后坏笑着说,告诉你,四十岁以上的女人问路我都不告诉!我心有不甘地回道,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找你问路。而且我会努力在四十岁之前把地图背下来,争取今后不再问路了!打趣到这里,我忽然间意识到了自己的年龄,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真的不小了。以我的年龄刚刚开始写作,的确是有点太晚了。记得那是个灰色的令我犹豫彷徨的马年,我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朝那个方向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因为我不敢断定我的前面是否真的有路。
  这之后的下一个马年,初时呈现给我的是一抹明媚的亮色。我的长篇小说《楚河汉界》出版了,然后就听说被评上了全军最高奖。届时,我正被各种采访、出镜弄得心旌摇曳,这会儿更以为怀里抱着个金娃娃,只消等各种好蜂拥而来把我这个本命年照得通明瓦亮就是了。但就在这时,老天爷却突然出手,“卡嚓”一声把所有的亮都灭掉了。《楚河汉界》被拿下,不是降低评奖等级,而是取消评奖资格,没有明面上的理由,私下的说法是暴露了部队敏感问题。我的马年突然就黑了。多年以后,我才明白老天爷这样做对我是何等的眷顾。我猜想,当时老天爷大概是看烦了我的浅薄,所以才赶紧用黑暗来阻止我继续下滑,逼我在黑暗中思考,在黑暗中摸索,在黑暗中澄明自己的目光。正是黑暗让我看白了林林总总的文学装饰,看清了被遮蔽了的文学本身的模样。正是黑暗让我学会了向内审视,激发起我除掉自己目光中世俗油腻的冲动,生出了从束缚自己的精神桎梏中挣脱出来的愿望。为此,我曾不止一次地感慨顾城那句著名的诗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黑色的眼睛去寻找光明。感谢老天爷!在经历了那样的一个马年之后,我的目光的确澄明了很多。
  我没想到接下来的这个马年会来得那么快,快得令我猝不及防。
  在我的想象中,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本命年的马年。从前那些马年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无论我在意不在意,迎面而来时都不会给我带来太强烈的心理感受。但这个马年不同,它横亘在我面前,不容置疑地亮出醒目的生命标识给我看,提醒我这里有个清晰的人生界限。我无可逃遁,知道自己必须在它面前做出选择:或是按照它给出的生命标识安然转入下一个年龄段的生活,或是无视它的提示继续保持上一个年龄段的状态。直到这会儿我才发现,从前每一个迎面而来的马年,对我来说都是那样地无比美好,那样地令我无比怀念。
  说老实话,我挺不甘心的,既不甘心被人像切萝卜似的一下子切到另一堆里,也不愿意继续假装一切都毫无改变。那么,我该怎么办?我摸索着自己内心中的意愿,却发现在这个马年到来之前,我最想做的事竟然是下部队!这是一个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结果。说来惭愧,当兵几十年,好赖顶着个军旅作家的头衔,写的也都是军事题材,但我却从未拿出大块时间深入野战部队。我忽然很迫切地希望能把这个遗憾补上,于是,今年我就抛下手头的一切去野战部队了。
  常有人问我,你这次下部队体验生活准备写什么?我说没确切的想法,人家就笑,说不可能,不为写大作,你怎么会拿出八个月的时间下部队。人家这样一说,我就惭愧得要死,心想我的确不是个好作家,做事随心所欲且胸无大志。我很佩服那些目标明确,善于规划写作且有能力坚韧前行的作家,但我学不来。我天性懒散,既不善计划,又无执行能力,即便勉强计划也是每每流产。更让我难于说出口的是,我知道自己愚钝,人家到一个地方立刻就会触发灵感,然后就是下笔千言,然后就是美文频出。我却不能,我得消化,而且我的消化道似乎特别长,特别需要时间。何况我的笔也很涩,很少有飞扬的时候,写作状态基本可以用一句东北土话“吭吃瘪肚”来形容。
  那么,我该如何面对这个令我猝不及防、忐忑不安的马年呢?
  我想到了一个好词:归零。这个想法立刻令我兴奋起来。在经历了前一个黑色的点燃了我精神之光的马年之后,在经历了此后多年的读、写、思考、打磨之后,我一直在努力从以往的精神束缚中挣脱出来。我知道这些年自己已经有了很多的改变,愈发亲近了文学的本体,愈发看淡了文学的外在装饰,愈发自觉地向内审视了。我想,也许这一切的努力,包括这一年下部队体验的感受,都是为这个时刻准备的——归零。
  我喜欢归零这个词,它让我可以轻松地面对这一个和今后所有的生命标识,不会再接受年龄的暗示,不会再为此类界定而焦虑忐忑。只要我把之前的一切负累都放下,让自己变成一个零,就有可能找到一个新的起点,重新踏上我的旅程。何况,我心里清楚得很,其实我原本就是个零!
  在这个马年初始的时候,我希望能先整理好自己,让自己进入归零的状态。然后,我就可以从零出发,心无挂碍地重新上路了。
  为此,我对自己马年之后的生命样式,充满了好奇、向往和憧憬……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健康中国金科杯”全球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宜宾市文明交通作品大赛征稿启事
大型综合性文摘期刊《今日文摘》征稿啦
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投稿方式
潮起珠江”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更多...

杨海蒂

范小青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