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郭宏文 来源:  本站浏览:753        发布时间:[2014-01-26]

   已近黄昏的时候,回到山屯的牛群,在屯口集体停下来。它们闻出了一种特殊的气味。通过气味,它们已经预感到是一个伙伴离开了它们。于是,它们停在屯口,开始了一场悲凄而沉痛的追悼会。
  先是一头老黄牛“哞哞”地叫,接着就是一群牛“哞哞”地叫。一头牛的叫声,就足以响彻山屯,一群牛的叫声,就让整个山屯笼罩在近乎于地动山摇之中。
  山屯里,会经常听到一头牛的叫声。牛的叫声浑厚而有力,山屯人期盼着能偶尔听到一头牛的叫声。那叫声,是一种筋骨的壮劲,是一种精神的震撼。但一群牛一起叫起来,山屯里还是很少见。
  一群牛叫起来,一场特别的追悼会就渐渐进入高潮。
  这场贴别的追悼会,是为一头刚刚离世的黑母牛举行的。
  山屯人,都知道牛有特殊的灵性,通过气味,就能判断出自己伙伴的离世。伙伴离世的时候,它们都会伤心地哭泣。
  离世的黑母牛,曾经是牛群中不可取少的一员。它的头上,仅长着一只犄角。它是生下来就长着一只犄角,放牛的七太爷给这头牛起了个名字叫“独角老黑”。
  我们的那个山屯虽然小点,可却是个独立的生产队,啥事都是生产队长井昌大爷说了算。生产队有一群牛,头数不足二十,可颜色各异,有黄毛的,有红毛的,也有黑毛的。个头上也不一样,有大一点的,也有小一点的。可它们凑合在一起,却显得很协调。
  白天,这群牛由屯里的七太爷赶到山上去放牧,晚上,这群牛就被七太爷赶回来,在生产队队部大院的牛圈里过夜。
  一群牛,在七太爷的眼里,就是一群可爱的孩子,个个都得上心地照看着。每头牛,七太爷都给起了一个富有个性的名字。体型胖一点的,就叫“小胖墩”;皮毛红一点的,就叫“枣红毛”;犄角翘一点的,就叫“犄角飞”……七太爷就像叫着自己孩子一样叫着这群牛中的每一头。
  牛属于生产队的大牲口。与牛一起被称为大牲口的,还有生产队饲养员吴太爷饲养的那几匹马、那几头骡和那几头驴。吴太爷饲养的马、骡、驴,需要专门的草料来喂养。除吴太爷之外,还有专门割草的,专门铡草的。为此,生产队长井昌大爷总说吴太爷养了一群馕食包,拴着好几个人来供养这群畜生,太浪费。
  其实,井昌大爷说的是气话。他知道,如果没有这群馕食包,生产队的大马车就跑不起来,就要耽误农活。
  生产队有两挂大马车,一挂是新一点的,一挂是旧一点的。在山屯人的眼里,生产队如果没有大马车,就不能称为生产队。有了大马车,就必须养几匹好马,养几头好骡,养几头好驴。
  生产队的院子里,有专门的马棚子,有专门的马槽子。吴太爷就是把所有的吗、骡、驴,都拴在马槽子来饲养。看着吴太爷把牲口们饲养的皮毛油亮,膘肥体胖,井昌大爷也是笑盈盈地偷着乐。
  可生产队的牛群,就七太爷一个人放牧,没用第二个人。一群牛,几乎不用生产队的草料。只有在冬天下大雪的时候,七太爷才会用一些生产队积存的苞米秧来喂牛。
  一群牛,都住在一个露天的大牛圈里,春夏秋冬,都是这个待遇,不像马、骡、驴,住在马棚里。
  可是,就是这群牛,把生产队春天种地、夏天趟地的活计,全部承包下来,让生产队长井昌大爷不用操种地和趟地的心。
  一头牛,从出生开始,就被七太爷引领着,开始领悟拉犁的本领,开始领悟拉犁的吆喝。
  培养出一头听使唤的拉犁牛,真要费七太爷的好多心思。其实,这本不是七太爷的活,可七太爷的心里痒痒,不训练训练,就憋得慌。
  一头牛生下来,如果是公牛,就要遭受残忍的凿骟之苦。几个壮年汉子,把一头小公牛四肢捆绑,把公牛后腿间长着的那个大肉球用布包上,然后垫在木墩上,用一根圆圆的木棒子,一下一下凿,一直凿到肉球里的硬东西变成柔软液态。凿肉球的时候,公牛一直在“哞哞”地惨叫。
  以后几天里,那个肉球都肿得很大很大,那头牛,也一直不好好吃草。慢慢地,红肿的肉球就会渐渐地萎缩,一直缩小到不足鸡蛋大。从此,那头牛就不再是牤牛,而是骟牛。
  牤牛就是真正的公牛,拥有传宗接代的本能。可山屯的牛群里,却只能有一头牤牛。牤牛性情暴烈,难以驾驭,所以,只有被七太爷特殊看好的公牛,才会有希望成为牛群的牤牛。不被七太爷看好的,就只好成为骟牛。骟牛性情温驯,听使唤,好放牧。
  但牛群里的头,一般都是母牛来担任。当牛群头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听懂七太爷的吆喝。听不懂七太爷的吆喝,不但当不成牛群的头,还会挨七太爷掴出的大石头。
  其实,七太爷不喜欢牛群里的母牛生公牛。七太爷管小公牛叫“小牤蛋”,小牤蛋是牛群里的“一命货”,不能再生小牛犊,一命货多了,牛群兴旺不起来。
  一群牛,会让山屯人充满许多的期盼。不说趟地干活,单说牛粪,就是山屯人的宝贝。所有的牛粪,都会被山屯人捡到家里,或者晒干生火烧炕,或者参土沤粪造肥。山屯人,不会浪费一块牛粪,浪费了牛粪,就是浪费了资源。
  每年的春天,生产队要出三四副犁杖耕田种地。种地的事,是山屯里的头等大事。春天晚钟一天,秋天就会晚收十天。所以,井昌大爷尽量每天都多安排出犁杖。每副犁杖,要用两头牛来拉。只要生产队长井昌大爷一下令,七太爷就会把听使唤的牛选送到位,这些拉犁的牛中,就有独角老黑。对此,井昌大爷总是在山屯人面前夸奖七太爷。
  后来,生产队还专门拴了一挂老牛车,拉车的牛,还是那头独角老黑。独角老黑很能干,与赶车的八太爷配合得很默契。
  独角老黑还一直是牛群的头,它领着牛群,乖乖地听从着七太爷的吆喝,乖乖地调理着牛群的秩序。
  可是,多少年以后,独角老黑却成了一头被生产队长井昌大爷列为宰杀对象的淘汰牛。
  我们那个山屯,每一年的过大年之前,井昌大爷都要把一头不能干活的老牛列为肉食牛,然后宰杀掉,把肉分给山屯人过大年。
  杀牛的活,一直都是屯里的催太爷承包着。催太爷本不愿意干这活计,可他禁不住井昌大爷的哀求,就默默地承担着这项任务。每年,井昌大爷也把牛头和剔完肉的牛骨头作为补偿,送给催太爷。
  杀牛的那一天,催太爷要在屯口的大柳树下,做好一阵子的闭目祷告,嘴里还叨叨咕咕说着啥。然后,他才在几个身体棒的年轻人的帮助下,完成杀牛的任务。之后,催太爷会几天不出屋子。
  杀牛的时候,七太爷会把牛群赶得远远的。
  井昌大爷知道七太爷用心,就对七太爷说,所有的牛,都会有老的时候。平时,我们好好地放牧它们,让它们多吃点好草,到了使用它们的时候,多喂点精饲料,我们才对得起它们成为我们锅里的肉。有一点,能替我们干活的牛,坚决不能杀。
  七太爷赶着牛群回到山屯的时候,牛群已经闻到了独角老黑被杀的血腥味。牛群集体停下来,发出了一阵无奈的撕心裂肺的叫声。
  七太爷没有急于吆喝牛群回到牛圈里,而是默默地站在牛群边,他的眼神呆滞,已经成了牛群追悼会中的一员。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