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242        发布时间:[2014-01-13]

    北方,尤其我们东北,腊月的雪,可不是仙女下凡那样温柔绵软地飘飘而落了,而像天庭管理人间道路防滑的神漫天撒下的粗瓷粉,沙沙一坠地就瓷实得踩不出脚窝儿了。

   二乐和我,就在撒了一夜白瓷粉的大街上,他前我后地走着。瓷粉雪在我们脚下嘎吱嘎吱直响,心情坏着的人听来可能像饿鬼梦中的咬牙声。但我每次和二乐散步,心情都好得不行,所以在我听来, 那吱吱声,就像磨练军人尚武精神的雅乐,超凡脱俗。其实,这等严厉的雪声,不光是我和二乐踩出来的。二乐身轻如燕,一身“文革”前老式军装那种杏黄色薄羽绒袄,小小的身子,去掉杏黄长毛,肉身不过兔子大,体重也似羽绒小袄般轻飘。而我穿一双软胶底布棉鞋,也踩不疼雪的。腊月初八了,东北人,谁不知道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啊。人都能被冻掉下巴,雪被冻出几声呻吟,连二乐都不会奇怪。

   我说的二乐,是我家的小狗。我转业后,对部队还有感情,便仍在军区家属大院住着,所以一直没告别军人心理,玩猫逗狗的事羞于沾边儿。哪想临近退休前,先于我退休5年的老伴耐不住孤单,趁我出差在外,擅自把一条被主人遗弃的小黄狗领回家来。待半月后我要返家时,才在电话中告知此事,我当时就火了,电话里说她,部队家属大院住着,养狗像什么话?赶紧趁我回家前扔了!老伴反而训我说,什么像话不像话?你转业多少年了?穿一身死气沉沉的乌鸦黑,不如小黄狗让人待见呢!眼瞅你也要退休了,不提前变变心态,到时连狗都不待见你!狗名我都叫熟了,二乐,跟你孙子大乐排的行!往后你8年不着家,我也有伴了!

   就这样,二乐在我家待了下来。尤其我退休后,二乐成了我被动锻炼的极好伙伴,我不仅喜欢他,而且离不开他了。每天早晚各一个多小时的散步,使大院认识二乐的人,也认得了我,连周围小区也有认识我的了。他们却不知我何许人也,背地都称我小黄狗家的,或二乐的主人。二乐在周围一带口碑不错,借他光,我退休后的烦恼竟早早没了影,连腊八这样的死冷寒天,也影响不了我俩出来散步。本来今早被窝里我想腊八这个冷天,偷一次懒不起来了,二乐却按自己的生物钟一分不差跳上床,拱我头,扒我眼。每天他都这样准时跳上床催我,实际已成了他天天在遛我。

   刚出了楼下铁门,二乐嗅见门角有狗尿味儿,也许是他喜欢的哪只母狗的尿味,兴冲冲一舔,舌头就被铁皮粘住了,不由得嗷嗷叫了几声。二乐一叫,喜欢他的邻居心疼地直问咋的了,我说没咋的, 被腊八咬着嘴巴啦。我边说边心疼地训斥了二乐一句:“该,叫你恶习不改,什么脏东西都敢舔!”

   我的训斥里是有潜台词的。我家这二乐,曾是条流浪狗,流浪到我家附近时,一家饭店主人看他聪明可爱,便常给他些残汤剩饭和啃过的骨头什么的,他就待在饭店不走了。流浪狗与从小有主人的狗不同,谁对他好,他都记着,过后在哪儿遇见了,他都要晃晃尾巴亲热地扑几下,遇见共患过难的狗哥儿们,更会打一会儿恋恋。二乐被饭店主人收留后,仍不改流浪狗习气,自己有了吃的还好找共患难的流浪狗来同吃,后来影响到饭店生意了,主人便不再要他。恰巧被我孤独寂寞的老伴赶上了,她看串种的小黄狗实在聪明可爱,就抱回家,透洗了几遍热水澡,直到洗出一身香气,老年得子似的养了起来,至今已有一年多。我们分工,老伴负责二乐的饮食起居和卫生,我负责每天早晚各遛他一个半小时。实际上,成了二乐每天早晚各遛我一个半小时。因此我特别感谢二乐,不叫他天天追我按时按晌风雨不误的遛,我那没长性的所谓锻炼,怕只能是三四天打鱼,五六天晒网了。

   二乐享受到有主人的温暖后,特别不忘过去的苦,很是乐于助人。比如见着楼里楼外没人理的老头老太太,他会围人家转上几圈,扑扑大腿拱拱脚地亲热一会儿。有回邻居老太太拎的一包点心掉在楼道上,自己正弯不下腰捡,赶巧我们路过,二乐上前给叼起来。老太太先以为抢她点心吃呢,刚要骂,却见二乐把点心递给她了,惹得这孤老太太不叫他二乐了,而惊喜地昵称他“二雷子”,即姓雷的意思。

   但二乐也不是没缺点。最让我操心的是,每天一到下楼时间了,不管你在忙多么重要的事,他都死缠着你立刻就走。尤其一遇上他流浪时的伴儿,特别是小母狗,就不听话了,非跟那母狗疯跑不可。尤其反群的时候,他会顺着母狗尿味儿追到人家里去,踢都踢不回来。那执著而可怜的样子,真令人既生气又不忍。

   天气预报说今天气温降至零下30度,二乐一下楼就被铁门咬了嘴巴,证明天气预报果然准确。但二乐全然不顾,叫过几声之后,蹭蹭就跑出院外。每天都是这样,他走在前面,他往哪儿走,我就得跟着往哪走。不同意他的走法,一般地招呼几声,他连头都不回,待我真生气了,声色俱厉大吼一声“狗二乐”,他才会停住,但也不是乖乖回到我身边,而是回过头,不停地晃动谁见了都说真好看的长毛尾巴,央求我继续跟他走。不依他,他就更加撒娇地用眼光恳求我,并更欢快地晃动尾巴来动摇我的决心。这二乐虽然有时气人,但一想他大多时候的可爱劲儿,就原谅他了,不叫他名字时,我们便直呼他二孙子。他懂得,二乐是他的大名,二孙子是他的小名,甚至邻居老太太叫他二雷子,他也懂得这是他的别名。就这样,本该写成“它”的这个字,也被我故意写成“他”了。

   踩着嘎吱嘎吱的雪声,我们不一会儿就遛到二乐曾被收留过的那家饭店了。饭店门口有个垃圾箱,二乐在垃圾箱前发现一块带不少肉丝的骨头,上前舔了几口,便迅速叼在嘴上。三四寸长一块骨头,叼在他的小嘴巴上,显得有点沉重。我忙呵斥道:“二乐!扔了!再像流浪狗拣脏东西吃,不要你啦!”二乐急忙摇起了尾巴,却没扔掉骨头,而是抬头把骨头叼得更紧,一边继续摇尾巴,一边用乞求的眼光看我。我不由得想到摇尾乞怜这个词,大声吼他:“狗二乐不听话,不要你啦!”并且愤怒跺脚。他仍叼着,并有要跑的意思。我真的动了气,更加厉声吼道:“狗东西你知不知道?零下30度了!不怕冻掉你狗齿!”

   二乐一反常态,尾巴摇得更欢了,而且已调转了头,决心要跑,我不由得抬脚踢了他一下。这一脚踢得有点重了,我是怕他吃了又脏又凉的东西坏了肚子。他流浪时患下了慢性胃肠炎,因拣脏东西吃,到我家后犯过多次了,一犯病就得吃药,很让人心疼。狗东西不懂这些,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不踢重一点他是不会松口的。但他被踢后,骨头是扔了,但眼里顿时无神,那是自尊心受了重伤。我小时候曾在兴头上被一个有权威的族亲哥哥踢过一脚,至今心上留有伤痕,所以赶紧又弯腰摸了摸二乐的头,心疼说:“垃圾箱的骨头脏啊,吃了会生病的,咱不吃脏骨头,一会儿回家吃酱鸡肝儿!”二乐放倒了最令人赞美最让自己骄傲的长尾巴,拖着,跟到我后头。养狗后我才懂得,尾巴是狗们尊严的旗帜,在主人踢打下收起尾巴的狗是很可怜的。我怜悯地看他拖着尾巴跟到我身后,而不是扬着尾巴走在我前头了,不免生出一丝恻隐之情,想遇到肉食店给他买块熟肝吃。

   走到一家卖豆浆和油条的小食铺前,见门上贴着一张有趣的广告:一年一度腊八寒,喝碗黏粥保平安。

   我忽然心血来潮,决定就进这小店买肝,顺便买两碗腊八粥,带回家和老伴一块儿粘下巴。好些年没吃腊八粥啦,不是怕冻掉下巴,是广告语蛊惑起我的怀旧情绪,想起童年在故乡喝腊八粥逗狗玩的往事。我弯腰摸了摸二乐的头,命令他先在屋外一撮大冰溜子旁边儿等着,我进屋买肝买黏粥去。

   买完肝和腊八粥出来,二乐不见了。

   门旁那撮大冰溜子上浇了一泡焦黄的狗尿,还没冻出厚霜来,显然是二乐尿的。我四处撒目,并大喊二乐名字,也没有回音,便折到垃圾箱那儿,猜他有可能又回去找那块骨头了。狗见骨头是没命的,尤其流浪过的狗见到有肉的骨头。但垃圾箱那儿也没二乐的影儿,连那块骨头也没影了。也许二乐耐不住冷,叼了骨头先回家了。我便拎了鸡肝和腊八粥返回家去。

   二乐没回家。

   老伴听我一讲,顿时着急了,说,看你个废物,狗都给遛丢了。

   我也不免生气,想,别是现在的宠物狗们也像家家的独生子女,娇惯得受点委屈就要离家出走?或被哪个养过他的人看见又偷着抱了回去?我在街头告示上,见过不少寻狗启事。

   我扔下鸡肝和腊八粥,急忙跑下楼,趁大清早人稀车少,雪地脚印还不杂乱,赶紧去找。

   顺每天遛二乐常走那条环路找了一大圈儿,没有。

   我又回到卖腊八粥那饭馆门边的大冰溜子前仔细查看,又顺那行狗脚印找到垃圾箱处,然后再顺这行脚印往前找。狗脚印拐了几个弯儿,进了附近供暖锅炉房那个大院。那是很大一个有围墙的院子,一根高耸入云的红砖烟筒吐向天空那柱白烟,被北风吹斜了,冻得在风中打抖。烟筒下面是一座高高的煤堆,山一样被瓷粉雪紧紧包裹着。一到冬天,这座大大的煤山就变成高高的雪山了。儿子小时候和伙伴们常来这儿学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玩。刚收留二乐时,二乐也往这儿跑过,后来严加管束,他才不敢来了。

   这座高高的雪山,眼下又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瓷粉雪,俨然一座冰山,显得更加冷酷。除了山脚下冲着锅炉房那儿有个挖煤挖出的黑洞,整座山十分瓷实地白着,寒气逼人。

   小狗的脚印在黑洞附近绕了几下又不见了。莫非二乐钻进锅炉房取暖了?我进锅炉房转了两圈,没发现什么迹象。从后门寻出去,一眼瞥见小脚印蜿蜒上了山顶。

   仰脸向上看了看,有3层楼高的雪山顶是平的。能冻掉下巴的腊八天气,聪明的二乐怎么会往那上面跑哇?顶上会比底下加倍冷的!但那行脚印分明是往山顶去了。

   我从正面绕了一遍,没发现有自上而下的脚印,说明上去的狗没从这儿下来。而后面紧贴着一堵高墙,侧面有没有下来的脚印只有爬上去才能看明白。我朝上喊了一阵,没有二乐的回声,只好爬上去查看脚印的去向了。

   我已冷得有点儿抗不住了,浑身紧缩,并且发抖。越是这样,我越有点害怕。童年时家里的一只小狗就是腊月的一个夜里冻死的,而且是冻死在外屋的水缸旁边。水缸里面又冻出一个冰缸,厚厚的冰缸只剩一个不大的水心,如一个巨大的水胆玛瑙。我守着冻僵的小狗哭得一天没吃饭,至今还恨父亲没让小狗睡在里屋。如果二乐今天冻死在外面,老伴整个后半辈子都会骂我的。二乐是她捡回来的,名也是她起的。

   顾不得别的了,我跟头把式爬上山顶,鞋里灌进了雪,双手也扑进雪里好几次,十指僵僵的,攥不回弯儿来。

   山顶的雪平平整整,什么生迹也没有,只嗖嗖的风在窜。我一边捂住领口抵挡风往棉袄里窜,一边搜索那行脚印的去向,终于发现,脚印向高墙掩着的山腰向阳处拐去了。我努力放大眼神,迎风细瞧,能避点风的墙沟处有一小堆稻草。稻草和二乐的毛色差不多。

   灌进鞋里的雪配合着锥子似的风直扎脚脖子。我想用手绢塞一塞鞋口,掏遍上下衣兜,都没有。正好见身边有半张被雪压住的报纸,我只好拿这半张报纸对付一下了。

   贼般乱窜的风,一齐往袖口、领口和裤脚里钻。我打着冷战弯腰拽起脚下那半张报纸,本想揉搓一下塞进鞋踝的,却见一行《解放军报》文艺副刊字样在我眼前一跳,让我犹豫了一下。我上中学时就养成剪贴报纸文艺副刊的习惯,至今如此,让自己揉搓坏军报的文艺副刊包脚脖子,我是下不得手的。就在我犹豫的瞬间,一片铅字火把般照亮我的眼睛:

   翻过雪山的红军队伍,行军途中又遇了风雪。一位骑马赶上来的首长发现雪地躺倒一个战士,便翻身下马,见那战士穿着单衣,已经冻僵了,不由得怒吼:“把他们后勤部长叫来,问他干什么吃的,我要撤他的职!”

   被叫来的人看了看冻僵的战士,诺诺说:“他……就是……后勤部长……”牵马的首长怔在那里,慢慢脱下帽子……

   我被这片文字火把照射的眼珠忽然蒙上一层暖霜。忽然,一阵细弱的呻吟声被风从稻草那儿刮来,扯耳细听,正是二乐的呻吟声。

   我慌忙丢下报纸,跟头把式奔向稻草。

   真的是二乐在哭。

   我认定那样的声音就是哭,我头一回听见二乐的哭声。

   他在草堆边四腿抽筋,一边哭一边踡着身子舔草下的什么东西。二乐身上的羽绒小袄不知怎么扯下来的,在他舔着的东西上面盖着。

   二乐见是我,发出更重的呜呜声,身子却动弹不得。我伸手抱他,他咬住我衣袖往羽绒小袄上拽。我用另一只手去拿他的羽绒袄,他马上松开口加以阻拦。我紧紧把他抱进怀里,双手攥住他的四只爪子,像攥了四个冰蛋。他四腿抽得很紧,身子几乎冻僵。我不顾一切解开棉衣,贴胸把二乐塞进怀里,一股奇寒立刻使我抖了几下。我用力抱紧二乐抵住抖动。二乐竟使劲挣扎,见我还不放开,便张嘴咬我。

   我忽然醒悟,二乐有事。

   我放下二乐,看他叼开自己的小袄,又拱开稻草。天啊,稻草下躺着一条冻僵的小黑狗。

   这不是二乐流浪时的伙伴小黑吗?二乐被饭馆收留的那些日子,最先叫去一块儿啃骨头的就有这个小黑。再一看,小黑嘴边正放着一块骨头,就是二乐在垃圾箱边捡的那块。

   骨头边上还有一只奄奄一息的狗崽儿,毛色黄中透黑。

   我恍然大悟。这出生不久的狗崽儿,一定与二乐和小黑都有关。

   但是,小黑已僵硬了。四腿还在抽筋的二乐,舔着小黑的鼻子,眼有泪水在溢。

   我从没听谁说过,狗会流泪,也从没见过狗眼会这般无助哀伤。

   我心口忽然很疼,被三只狗共同咬疼似的,抱起二乐和狗崽,冲小黑说,是我家害了你们啊!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