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绪源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286        发布时间:[2014-01-02]

       一
  翻读王立春新出的儿童诗集《贪吃的月光》,心中一阵惊喜。家中藏有她的两本诗集《骑扁马的扁人》和《写给老菜园子的信》,两本都有特色,都很喜欢,但似乎都没法和眼前这本比。我觉得,在这本诗集中,作者致力于一种新的尝试,作品的题材和写法显得更为齐整。它们不再押韵,句子长长短短,似乎不注重于朗朗地念,而更偏重于绘声绘色地讲,当然节奏感还是很强,整体的精练和内在的韵律感还是有的。在题材上,几乎全是写儿童眼中的事物,有具体的路灯、小路、房子、篱笆、风筝,也有相对抽象的睡眠、夜、梦、季节,更有孩子们所熟悉的无限多样的动物、植物……而所有的诗味,几乎都集中在儿童的想象力上——想象之奇、之妙、之意外、之精准、之余味不尽,成了这些童诗的审美价值的真正依托。
  在中国儿童文学史上,成功的儿童诗不外乎两种:一种是以童趣见长的,柯岩、任溶溶、鲁兵等都属此类,它们突出童趣之真,因而较为写实,台湾的林焕彰也属此类;另一种以抒情见长,袁鹰、金波、王宜振、萧萍等属这一类,柯岩也写过不少抒情诗,过去还曾时兴过篇幅较长的朗诵诗,后来不再时兴。在儿童诗中,强调意境,如《春江花月夜》似的诗美的作品历来很少,这可能和儿童喜动不喜静有关。但也不是没有,比如郭风先生的《蝴蝶·豌豆花》——
  一只蝴蝶从竹篱外飞进来,
  豌豆花问蝴蝶道:
  “你是一朵飞起来的花吗?”
  这则短章赢得了诗论家谢冕先生的热烈赞扬:“他出奇不意地捕捉了孩子的闪光的想象。这在孩子,是天真的发问;在大人,却是妙不可言的神来之笔。”(《北京书简》,1979年)这当然是意境深幽的好诗,它有一种合成美。谢冕的评语很有意思,它分成前后两句,揭出了这种合成美的两种走向:往前走,是“孩子的天真”,也就是儿童想象力的发挥;往后走,也就是成人所喜爱的意境了。王立春这本新诗集,延续了郭风先生的这种在中国童诗中并不多见的美的传统,她是“往前走”的,也就是往儿童想象力的发挥上去探寻和努力,从而开拓出了一片宽广美妙的诗天地。

 二
  在这本诗集中,有不少作品是一眼就能看出好来的,它们不给评论造成太多困难。比如,那首写蚯蚓的《土地佬》,说它在农忙的时候不去花圃,不去鱼塘,因为没有什么比干农活能让它“浑身的筋骨更舒坦”,它在铲地的时候“折断了肋条”,自己接骨,夜里,“钻进暖暖的被窝/铺着土地/盖着土地/它梦见了庄稼/梦见自己变成了/庄稼一条细长的根须”。这里既有想象,又有积极劳动的精神,即使过去秉持“教育儿童的文学”的评论家,也能对之说上一大通的好。另一些诗,像《花儿一岁》,稍稍复杂些:
  花儿嘟着鲜鲜的小嘴/花儿一岁了//花儿直着稳稳的小腰/花儿一岁了//花儿伸着细长的小腿/花儿一岁了//推开了叶子/松开了藤蔓//吐出了香气/花儿花儿一岁了//全世界的花儿都开了/全世界的花儿都一岁了//美丽的花儿啊 一岁/就是一辈子啊
  这是一首优美的童诗,清浅,有味,节奏上的重复和推进很适合低龄儿童的接受;而且,诗人自己的人生体验也藏在诗里,儿童和成人都能从中获得美感——这颇近于台湾画家幾米的作品。这种又美、又合于童心、又有对生命的珍惜的诗,应是诗评家所喜欢并能把握的。
  还有些诗更复杂一点,像《春雨乳牙》,其中的儿童想象力大大发挥出来了:
  春雨刚长出乳牙/就在夜里来了/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尝了一遍//尝尝房檐瓦/舔舔窗上玻璃/咬墙皮 蹭了一鼻子灰/吃石头出了一身汗/……/吸溜吸溜/青枝条被春雨吮出了一排嫩牙/……/大口大口啃青草时/草地被春雨流出的口水/弄湿了/一大片/又一大片
  读这样的诗,我们开始接近这本诗集中最有特色的部分,诗人把春雨比作啃东西人的牙口,见什么啃什么,而春雨淋湿的地方,都激起了童心的有趣的猜想。这很好玩,可是,它的意义在哪里呢?还好,春雨是积极的,春天意味着希望,所以,它所带来的美,仍能让我们接受。
  还有一种诗,像《云朵被风筝钓走》,评起来有点困难,但还不太难。它把风筝想象成鱼钩,在天上飘来飘去,它是在钓天上的云,所以最后一段写道:
  低垂的云朵啊
  别傻傻地靠近风筝啊
  真的被风筝钓下来
  哪怕一小朵
  也让人笑话呀
  这是想象力和童趣的结合,体现了孩子对这种想象的信以为真,越看越担心,那为傻傻的云操心的拳拳之心,让人读得心软。这种幽微的童心,这拳拳之心,毕竟是一份好心,是人类同情心的童稚版,所以,这也还是评论家和家长们所不难接受的。

 三
  一本诗人的新作,如一点不让评论者为难,只能说明其中缺乏新意,没有新的探险,从内容到形式多为老生常谈。王立春不是这样,上面所说的,仅仅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大部分,尤其是那些最能体现此书特色的部分,其实是很难评说的。比如,这首《睡袍》:
  瘦知了穿瘦睡袍/胖知了穿胖睡袍/前襟的斜纹都一样浅/后背的圆点都一样深/就是睡着了/衣领硌疼脖子/知了也不像白天那样喊叫//蝴蝶妈妈为了认出/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把睡袍染成不同的颜色/蓝蝴蝶的睡袍是蓝色的/红蝴蝶的睡袍是红色的/一上花朵软床/妈妈却找不到孩子了/蓝蝴蝶睡在蓝花上/红蝴蝶睡在红花上//穿套头衫的瓢虫/总是把领口系紧/睡熟时 扣子开了也不知道/头发散了也不知道/有的瓢虫/睡相真吓人/伸脚蹬腿四仰八叉/简直像死了一样
  这首诗写了三种小动物,但都从它们的形态、颜色和睡相入手,以儿童的拟人的眼光,想象它们着装的模样。只要观察过这些动物,谁都能悠然地感觉到诗句的妙处,孩子当然也不例外,他们也许会因为这些描写和自己感觉的不谋而合暗暗窃喜呢。诗的口吻也特别好,第一二段还是妈妈的口吻,到第三段,完全是三四岁的小儿声口了,它从思维方式到语言形式全是儿童化的。但诗评家面临了一个难题:这样的诗,有什么意思吗?有些家长也会起疑:让孩子读这样的东西,是不是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其实这还不是最麻烦的,这本诗集的第一首《蛐蛐风》,也许更麻烦:
  夏天的夜里/风从来不敢叫//傍晚/蛐蛐们在地上跳来跳去/到处抓风/就是不露痕迹的小风/被蛐蛐发现了/也会跳过去一把薅住/风的胳膊都被捆上了/风的嘴都被堵上了/胆敢反抗的风/被蛐蛐揍得扁扁的/扔到树上 或是/塞到了草根下/(有时你能看到树叶轻轻摇/那是风在扭动/草尖偶尔动一下/那是风在挣扎)//天黑了/再也找不到一丝风/蛐蛐们把自己装成风/在草丛里扯着嗓子/一缕一缕/大声叫
  读着这样的诗,忍不住要为作者叫好。这简直就是儿童们在紧张地诉说自己发现的秘密啊,那么神秘,那么可怕,却又是那么好玩,令人兴奋。一切都是形象的、真切的、“可信”的,最后那蛐蛐的叫声,虽不与风声形似,却有一种神似,其中有成人和孩子都能抓住的“通感”在。可是,不免会有诗评家和家长在这样的作品前却步,很快收敛起自己读诗时涌起的快乐和兴奋,转而自疑:这算不算好作品?这该不该给孩子读?这是说的打架呀,这里有暴力呀,这些蛐蛐多像坏孩子啊,读这样的作品会不会把孩子教坏?当然,更不用说,在这样的诗里,根本找不到积极的思想意义。
  其实,这仍然不是最麻烦的,这本书中,还有《爱打架的树》《地里的小痞子》《乡村老鸟》等诗,更难作出评价。这些诗,有的从孩子的角度想象两棵树,“下大雨的时候/这棵树会揪住那棵树的头发/那棵树会拧住这棵树的胳膊/连踢带打/有时你能看见闪电般的大耳光”;暴雨过后,打败的树骨折了,倒在地上……而到了冬天,河两岸的树不再打架,但,“掐着腰/脚趾和脚趾伸到河底/暗暗拗劲”,寒风中,“黑着脸的他们/却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有的是写“胡作非为的蝲蝲蛄”趁着夜色啃庄稼,“咔嚓咯吱吧哒吧/咔嚓——咯吱——吧哒吧/所有的睡眠都皱紧了眉头/所有的梦都欠起了身子”,但没有人出面阻止,癞蛤蟆枕着胳膊装睡,不想去惹那些“地里的小痞子”。还有的,是写乡村老鸟看见外乡人,哼起了粗俗的小调,说起一串串下流话,外乡人不懂,还向鸟儿抛飞吻,乡里人捂着嘴,看着外乡人笑。这种生辣粗放的情调,有一种特殊的生活气息,在民间的老童谣里常可看到,但在新诗里,而且是专为儿童写的诗里,却是久违了。这里确实没什么“教育意义”,所有那些想象、比喻,虽说奇妙有趣、充满智慧、能引发儿童的快乐,但创作是不是可以止于此?不往深处发掘,不往高处拔,不给它添些积极的、温馨的、甜美的情调,不最后落到什么好的意思上,真的可以吗?——这样的作品里,也有美吗?
  这是批评难题,也是美学难题。

 四
  1924年9月,周作人写过一篇题为《科学小说》的文章,文中引用了英国心理学家蔼理斯的三段话。放在儿童文学理论中,这三段话可说是纲领性的。其大意是:一、如儿童需要想象时读不到童话,这方面的精神生长将永久停顿;二、因为需要,儿童在读不到童话时会自己创造童话,但大抵造得很坏;三、随着少年的成长必将反对儿时的故事,所以荒唐的童话无害,而硬塞给他们的“科学小说”也不会有什么用处(见《周作人论儿童文学》第217-220页,海豚出版社2012年出版)。据我理解,这里所说的“儿童需要想象时”,主要指2岁至6岁的学前阶段,到逻辑思维能力(亦即皮亚杰所说的“计算能力”)迅速增进时,这一阶段就永远地过去了。三段话里的第一段不难理解。第二段则可从我们身边的许多孩子中找到例证,三四岁的孩子易被大人斥为“老爱吹牛”,这时他们最喜欢编故事,真假难辨,他们自己也分不清真假,其实也就是在“造童话”了——这正是他们渴望想象类作品的一种表现。至于第三段,最近正好出现了有力的证明,加拿大科学家弗兰克兰经长期研究发现:神经元发育使幼儿健忘,即四五岁前,大脑内的海马状突起处于高度变化状态,因此无法稳定地储存信息;新神经细胞的形成,也会对记忆造成破坏(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13年5月25日报道,见5月28日《参考消息》)。这很像儿童的换牙、变声,幼儿期的许多东西到他们逻辑能力生成时都将换掉,但幼年的经历并不是没有价值的,过去听过、读过的作品内容会遗忘,而那时形成的儿童的想象力,与想象力有关的审美习惯等,都将作为一种思维结构或形式,保留到他们成年后——这也就是第一段话中所说的“这方面的精神生长”。所以周作人认为,在这一阶段,硬灌给他们一些理性的、“科学”的东西,其实也没有用,他们接受不了,并且同样要忘,这反倒影响了他们痛快地接受那些充满想象的“荒唐的童话”。
  这里有一点需要讨论,即如何看待儿童以及儿童文学中的“恶作剧”。民间童谣中有大量恶作剧的内容,孩子们很喜欢看别人倒霉,一首歌谣唱到后来,不是猴子“烧了鼻子眉毛”,就是老鼠“咕噜咕噜滚下来”,他们就喜欢这么闹。而到了新诗中,一切变得和谐友爱了,诗反而不好看了,这该怎么解释?我以为,这种恶作剧,在儿童是一种天性,并不是他们“性本恶”,而是出于游戏的本性。在他们眼中,所有的倒霉,都只是一种游戏,包括安徒生《打火匣》中谁谁“把老太婆杀了”,在他们看来也是游戏。孩子没有暴力体验,更没有施暴的本能,他们只是爱那大起大落的游戏罢了。这和对大孩子渲染暴力,不是一回事,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对于低幼文学中的这一类内容,大可不必过于防范和警觉。今天的童话没有原始民间童话狂野好看,正与现代人常爱用成人思维对待低幼儿童有关。
  用这样的眼光看王立春的这本诗集,一切都迎刃而解了。这就是一本想象的诗,这就是让儿童沉浸在童话般的想象中的诗集,这就是所谓“有意味的没有意思”,想象是它的特色,也是它的目的,不需要再有拔高,让儿童喜爱这想象的游戏,它已功莫大焉。而其中那些打架、使坏、恶作剧,正可以游戏视之。那样的年龄,正需要那样的作品,过去这类作品太少,现在有一位诗人开了个好头,我们正应为之欢呼!
  当儿童在读到诗中的想象时,当这种想象与他的思维暗合,当他窃喜或狂喜时,这种快乐的心理,对他来说,也就是美感。儿童的审美有自己的特征,这正是作家的创作给今天的美学研究提出的新课题。
  末了再补充几点。一是有些诗因题材相对抽象,对儿童来说,阅读会有一定困难,比如谈冬天这个季节,总不如谈雪和风更接近儿童。二是有些诗句复杂了些(还有些地方性名词似可加尾注),如都能像《睡袍》那样处处透出小儿声口,作为童诗,就会更美、更妙。三是此书插图极好,是充满童趣的画,同时也是一流的画,我想它们一定是手绘的,不是现在流行的电脑作画(这老让我想到软饮料),这样的画才配得上这些好诗。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