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周建新 来源:  本站浏览:1123        发布时间:[2013-12-06]

         黑天的概念,被城市混淆了,车灯和街灯过早地炫耀上街头,冲淡了天的颜色。几抹灰暗的云,涂在冬天的天空。灰霾里的楼宇间,透着半个呆滞的夕阳,浑黄的颜色愈加黯淡。
  似醉如梦的灯光,辉煌在沈阳中街刘老根大舞台,虚幻而又真实。那幢不土不洋,不古不今的建筑,处处夸张着大红与大紫,即热烈又通俗。三楼的廊台上,披红挂彩的氛围中,一头健康的毛驴,原地转圈,拉着一盘没有内容的石磨。
  灯光很炫地映照着毛驴,它昂扬的叫声,淹没在嘹亮的唢呐与热闹的锣鼓声中。有人立在街头,凝视毛驴,忽发奇想,称其为沈阳的形象大使,引来路人一片笑声,称赞比赵本山幽默。
  人潮如涌,酒足饭饱的人们,不是来听宁舍一顿饭的二人转,而是陪天南海北的人看老爷儿们耍活宝,老娘儿们耍夜叉。笑疼了肚子,能睡个好觉。
  吴大娘的儿子吴青,就是陪着客人来的,他没少喝酒,脚有点儿飘。吴大娘不放心,亲自送儿子去大舞台。吴大娘的家就住在沈阳故宫的后边,紧临中街,走上几百米,穿过一条马路就到了。吴大娘的儿子本不姓吴,吴青五岁的时候,丈夫弃她而走,她索性把儿子改了姓,随了自己。吴大娘守活寡守了二十几年,人们对她的称呼,从大妹子老大姐渐渐地改成了吴大娘。
  儿子吴青,是吴大娘的一切,含在嘴里怕化了,如影随行了二十几年。哪怕儿子成家立业,就要当爸爸了,她也不放心,总是盯在儿子的身后,怕儿子生出意外。为此,没少跟儿媳妇闹矛盾,婆媳都在抢吴青那点儿能量不多的爱。
  傍晚时分,中街的路,车像流淌的河,总也过不完,大舞台门前堵车,习以为常,红绿灯都不管用了,大家都在车流中穿行,车便更像蜗牛了。马路对面,大舞台喧天的锣鼓,嘹亮的唢呐,催促着吴青的脚步。反正人流和车流都混在一起儿,也不差他吴青一个人,他在车头间曲里拐弯地穿行。
  命里该着,吴青遇到了火烧猴屁股的急主,楞头青的司机焦躁地按着喇叭,高低要从隙缝里把车挤过去。吴青没有躲闪的想法,只想抢过去,甚至连身边的客人都没顾。也难怪,不抢,甭想过去,没有车会给你腾出过马路的时间,一味地等下去,即使大舞台近在咫尺,也会误了场次。
  互不相让,车便把吴青撞了,撞得他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这一幕,被吴大娘真真切切地看在眼里。从小到大,儿子没吃过这样的亏,哪个司机不长眼睛,竟敢撞她的儿子。吴大娘像只发疯的母鸡,闯进车流,径直奔向那辆轿车,抠开车门,一把将撞她儿子的司机拽出来,瞎了眼,狗娘养的等等,一肚子脏话狠话,全喷在司机的身上。
  司机瞪圆了眼睛,和吴大娘对骂,也撂出狠话,别说撞了,就是撞死了,也是活该,谁让他不走斑马线,乱过马路。
  嘴巴的黄毛还没褪干净的臭小子,竟敢咒她儿子死,吴大娘最讨厌这句话,揪住司机的头发,要拼个你死我活。司机也捋起袖子,把老婆子那张脸打成猪嘴獠牙。远方的客人干脆被丢在一边儿了,想劝也插不上嘴。
  本来就很滞缓的车流,一下子堵死了,到处都是汽车鸣笛,催促他们尽快解决。远处,一辆救护车的警报声,在静止中焦灼地叫着。两个人沉浸在争吵的亢奋中,对救护车的声音充耳不闻。
  直至交警过来,才把吴大娘拉开。
  吴大娘气喘吁吁地说,儿子,咱不起来,就在这儿论个高低。
  吴青满脸的痛苦,龇着牙说,妈,我头疼,真的起不来。
  吴大娘没有意识到儿子说的是真话,只要儿子躺着不起,她就有资本继续和司机战斗,有资格让司机甘拜下风,有能力让司机跪地求饶。
  时间在谁是谁非的争吵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警察也不管用。
  不知何时起,吴青的腿抽搐起来,嘴角也吐出了白沫子,还一个劲儿地翻眼白。吴青请来的客人,吓得直打哆嗦,抱着吴大娘的胳膊,让吴大娘瞅一瞅是怎么了。吴大娘这才猛醒过来,儿子不是赖着不起,也不是装的,是真的摔伤了,否则怎能放下客人不管,放着笑声不听,又没想讹人家,为啥躺在冰冷的地上,不起来呢?
  争吵骤然而止,吴大妈忙着张罗给儿子送医院。司机的脸也吓白了,他原想双方都有责任,只是碰倒了,赔个三五百,就过去了。现在看来,不是简单的刮碰了,真的上升为一起车祸了。
 大家忙手忙脚抬起吴青,往医院送。尽管中街离医院不很远,尽管医生也是尽职尽责,尽管吴青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好几天,最终,大面积出血,损坏了他的大脑,还是要掉了他的命。
  医生说,早来十分钟,就不是这个结局。
  吴大娘傻了,她不相信这是真的,不过是摔了下,怎么会要了命?直至医院下通知,把人送到殡仪倌,她才猛醒过来。在中街争个谁对谁错干啥,直接送进医院,儿子不可能一睡不起呀。她呼天抢地,肠子都悔青了。
  生命中的唯一没了。
 
  殡仪馆是收留吴青的地方,不收留吴大娘。现在的吴大娘想不起来和司机计较了,也没有赔偿的概念,只想陪着儿子,把儿子从冷冰冰的冰柜中抠出来,像儿子小时候那样,领着儿子回家。她陷入到癫狂之中,是亲戚朋友硬是把她装进担架,抬回了家。
  家的墙壁,成了吴大娘新的仇恨目标,一旦大家放松警惕,她的头就突然撞向墙壁,渴望能像崂山道士那样,透过墙,去另一个世界和儿子相会。她的头撞得鲜血淋淋,依然不肯罢休,直到社区医生给她打了一针安定,才痴呆呆地安静下来。
  遗体保存的期限到了,吴大娘一直拒绝给儿子火化,司机领略过老太婆的厉害,急着破财免灾,交警、保险公司还很配合,加快了理赔速度,总计赔付四十万,受益人是吴青的妻子和吴大娘。虽说吴大娘得理不饶人,却没有一丝拿儿子的遗体要挟谁的企图,她总是幻想着儿子能坐起来,儿子累了,只是在那里睡一觉,如果火化了,儿子便是一团灰了,真的是没了,怎能活过来。所以,她不在乎赔偿的事情。
  不管吴大娘怎么反对,火化程序是无法回避的,赔偿款一到位,吴大娘所有的反对都是无效的,遗体被强行火化了。
  赔偿款打入哪个账户,本来不成问题。出乎意料的是,吴青的妻子不想当受益人,一分也不要,她只想打掉肚子里已经五个月的孩子,她不想带着拖油瓶另嫁他人,她要与吴家再无瓜葛。
  真是雪上加霜,儿子走了,儿媳妇又要杀死她的孙子。一向强硬的吴大娘,腿立刻软下来,她给儿媳妇跪下了,求求儿媳把孩子生下来,房子家产都归儿媳,抚养孩子全归自己,只要能把儿子的血脉留下,她一辈子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
  儿媳妇毫不理会婆婆的苦苦哀求,更不为全部家产所动。儿媳有儿媳的理由,父母都要为自己的孩子负责,让孩子活得幸福,她不能为孩子负责,孩子长大了,还得养着奶奶,与其让孩子艰难地活在世上,还不如干脆不让他出生。儿媳妇挺着肚子,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家,头也不回。
  吴大娘磕头磕得头破血流,膝盖当脚走,跪着爬出楼门,依然没能留住儿媳妇。孙子只和她隔层肚皮,她都摸着过孙子的小脚的蹬踹,却永远地看不见了。她仰天长啸,骂着自己,我这个老不死的,咋就不替儿子死了呢。
 
  三个月过后,吴大娘的头发全白了,失魂落魄的她,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脸也瘦成了一张核桃皮。三个月,她什么事情都忘了,只有一件事情不忘,就是拨打儿子的手机,她顽固地认为,儿子没有死,只是出远门了,迟早有一天,儿子会接她的电话。
  存放儿子的骨灰时,她执意把手机放进骨灰盒里,儿子爱玩手机,玩得老妈都不理,不能让儿子在那边儿寂寞了,得有个伴儿陪他。还有,儿子的手机牵着她的心呢,手机在儿子身旁,也能让她和儿子通着心。
  开始的几天,她给儿子打电话,电话里熟悉的音乐在唱,她渴望着儿子能接她的电话,不想撂下,一直把音乐听到底。几天后,电话就不唱了,换了个女声,亲切地告诉她,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拔打。再后来,女声不厌其烦地告诉她,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她想,儿子在那边儿舍不得花钱,没去交话费,便半夜三更地坐在中街的十字路口,一把一把地烧火纸,痛哭流涕地告诉儿子,她 多么想他,哪怕托个梦给她,陪她说说话,只要妈活着,就把钱给你烧足了,别舍不得花,多交点话费,妈想和你多说几句话。
  吴大娘知道自己这是妄想,却依然妄想着。
  一天傍晚,她不由自主地走到中街,走到大舞台的对过,马路上,车灯炫着她的眼睛,人流依旧川流不息地穿行在车流中。儿子出事的一幕,突然闪回到他的眼前,那么多人过来过去,凭什么别人都 没事儿,只有她儿子一个人倒下了?
  对面硕大的屏幕上舞着欢快的二人转,她忽然觉得上面的每一张笑脸,都是那样的狰狞。她突然间明白了,电话再也没有用了,电话里找不到她的儿子了,她永远地失去了儿子。马路上人来人往,都活在自己的快乐中,没人关心她的悲伤。她狼一样嚎叫一声,把手机甩向了马路中间。
  手机划着弧线,砸在了一辆车的机盖上,弹在地上,滚了无数个来回,一只车轱辘轧在上面,砰地一声脆响,像崩爆米花一样,手机立刻四分五裂了。
 清醒后的吴大娘,还是接受不了事实,陷入到另一轮的后悔与癫狂中。
 
  儿子的手机号,刻骨铭心地印在吴大娘的头脑里。没有手机的日子里,她在头脑中无数次地给儿子拨打电话,虚拟着和儿子通电话,她觉得虚拟比真实要温馨,真实让她恐怖,让她绝望。
  可是,虚拟永远代替不了真实,给儿子打电话的欲望不断地在她内心膨胀,她后悔摔了手机。有一天,路过社区的办公室,她的眼睛盯在电话上就不动了。办公室没有人,她拿起电话,顺手就拨打了儿子的手机。出乎她意料的是,电话通了,听筒里没有了已停机或已关机的提示,而是音乐,老树皮在萨克斯里忧郁地吹着“回家”。
  有人接电话了,吴大娘迫不及待地问,你是吴青吗?
  电话里的人说,是啊,我是武青。
  吴大娘声泪俱下,儿啊,妈总算找到你了,跟妈回家好不?
  对方哽咽了,不由自主地重复着,妈!妈?
  那次意外的通话,她意外地收获了熟悉而又陌生了的称呼,妈。
  第二次通话,是在吴大娘买了一部新手机之后。那次通话,特别长,她淌着热泪,从怀上吴青开始讲,一直讲到儿子的婚礼,直至把电池里的电讲没了。而对方,一直认真地听,不时地嗯着,陪着她一起唏嘘,好像他真的就是吴青,听着母亲絮叨自己的过去。
  第三次通话,吴大妈的心情好多了,她越听对方的说话,越是自己的儿子,她越来越坚信,儿子没有死,只是出了趟远门,又回来了。儿子也说,太想母亲了,想得要疯了,可惜找不到母亲的家,不知怎样才能见到她。
  吴大娘楞了下,儿子找不到家了?她忽然间明白,儿子已经死了,别人的儿子,自然找不到她的家,自己在自欺欺人呢。她长叹一声,欺就欺吧,只要有梦在。于是,双方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与地点。他们同时回避了好找的大舞台,心有灵犀般共同选择了沈阳故宫的正门。
 
  约定的时间是上午十点,阳光明媚地照耀在故宫金黄的瓦顶。满韵清风,前清掌故,引无数游客汇聚于此,人流如织,川流不止。按理说,素昧平生的他们,在茫茫人海中,就像两粒砂子,相约见面,何其艰难。
  然而,冥冥之中自有老天的安排,在人潮如涌的缝隙间,他们的眼光忽然间敏锐地碰到了一起。没有用电话确认,也没有去辨别声音,他们挤过摩肩接踵的人流,默默地相对而行。走到近前,他们四目相对片刻,泪水便溢出眼眶,任在空中随意地飞。没有言语,也没有激动,他们轻轻地拥抱一下对方,同时露出了含泪的微笑。
  吴大娘像作梦一样,面前的小伙子,居然酷似他的儿子吴青,本来是寻找心灵安慰的,居然见到了恍如隔世的儿子。小伙子同样没有想到,对面的老妈妈,简直是母亲是孪生的姐妺。两个人开口的第一句,便就是理所当然般的母子相称了。
  世界的事儿,就这么巧了,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和一个失去母亲的儿子,就因为一个偶然相同的一个电话号码,不期而遇了。
  寻找一家咖啡小店,两个人坐下来。吴大娘凝视着武青,嘴像泄洪的闸门,一肚子苦水全倾诉出来。武青呢,也把对母亲的思念,对母亲生前百般的好,也是一股脑地渲泄出来。两个人对逝者的惋惜与怀念,还有失去了才觉得珍贵的感觉,如出一辙。
  情感的互补,已是无法阻挡,同命相连的他们,决定弥补相互的生活缺憾。武青甚至追问吴大娘的生辰与出生地,企图给过世的母亲寻找到一个意外的一奶同胞。然而,吴大娘的生命轨迹与武青母亲的完全南辕北辙,只是容貌酷似罢了。
  吴大娘说,人老了,都往一个丑劲儿里长,模样当然像了。
  不管怎么说,武青把这个娘认定了,一辈子孝敬亲娘那样孝敬吴大娘。
 
  吴大娘的疯病好了,她真的把武青当成吴青了,两个名字发音如此的接近,含糊着就过去了,反正给她叫妈了,就当儿子没死。武青也不灰头土脸的,有了青春的光泽,每天下班,买来些水果与蔬菜,来中街吴大娘的家里坐一会儿,陪着吃一口饭,干着家务活儿,妈长妈短地叫,甚至双休日也在这里过。
  日子一长,武青也是真的把吴大娘的家当成了自己的家,在吴大娘的身上找妈的温暖。
  日子一长,吴大娘脑子也活络了,她又想起了儿媳妇和那没出生的孙子,可惜的是儿媳妇的手机换号了,多方查询,音讯皆无。即使没离开沈阳,接近一千万人口呢,上哪儿去找?
  吴大娘对武青说,你媳妇跑了半年多了,还带着大肚子,你把她找回来,让我看看孙子,咱们在一起过日子吧,别分开,妈有钱,有好几十万呢,养得起你们一大家子。
  武青楞了下,大龄青年武青还是个光棍呢,哪儿来的媳妇?过了一会儿,他才明白,吴大娘真的把他当成吴青了。他不想让吴大娘伤心,很快承诺了下来,错就错吧,本来他们就是错位的母子,就用错误来麻痹淌血的心吧。
  吴大娘提供一堆儿媳妇家的亲戚关系,再三叮嘱,一定找回来,咱们一家人得团聚。
  坐地铁,换公交,武青踏上了寻找“媳妇”的路。这个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信息时代了,只要用心,没有找不到的人。尽管如此,武青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茫茫人海中,找出了“媳妇”谋生的地方,在皇姑区的一家餐馆当收银员。这时的“媳妇”,已经成了别人的媳妇,她的肚子是瘪的,也没有奶孩子的迹象。
  自然,媳妇决不会把武青错认成吴青,她很现实,没有梦,除了打工赚钱过日子,啥都不想。好说歹说,武青浪费掉了许多唾沫,还请“媳妇”吃了顿晚餐,才说服了“媳妇”,去看一眼吴大娘。
 “媳妇”是带着丈夫踏上的中街,来到了吴大娘的家。
  吴大娘见媳妇挎的不是武青,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脸就变了。后来弄清楚了,孙子没来得及见到这个世界,在肚子里就陪儿子到那个世界去了,她的疯病立马就犯了,揪媳妇的头,打媳妇丈夫的脸,还指责武青,媳妇都让别人抢走了,还不动手。
  家里闹得一团糟。
  武青送那对夫妇出去时,媳妇指着他的鼻子说,恶心不,为算计老人的财产,哈叭狗似的来认妈,也不怕天打雷劈。
 一片真心,全被误解,两头没有讨到好,武青郁闷地摇着头。看来,这个世界即使再不真实,假的也成不了真的。他仰头望着天,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认这个妈。
 
  武青开始向吴大妈澄清一个事实,他叫武青,不叫吴青,沈阳的口音,舌头很乱,把两个姓的发音清晰地分辩清楚不太容易,可武青依然努力地去说。吴大娘擦过老花眼,瞪着武青,一字一板地问, 你是说,你不是我儿子。
  武青就是要摧毁吴大娘的幻想,他大声说,不是,你的儿子,车祸死了。
  吴大娘哭了,死了,死了。
  武青说,死了就是死了,没有活回来的道理。
  吴大娘说,那你又是谁呀?
  武青说,我是武青。
  吴大娘笑了,说到底,你还是吴青,你给我叫妈呢,你不是我儿子,谁是我儿子?
 武青抱过吴青的遗像,让吴大娘瞅,和他是不是一个人?
 吴大娘低下了头,和儿子再像,也是两个人啊。她双手捂着脸,眼泪水一样从指缝间流出,低声哭泣,明知我不是你妈,凭啥还叫我妈呢?
 武青也是泪如雨下了,尽管他不想碰自己那根伤痛的神经,可他不得不讲述起自己的母亲是怎样死的。
  在吴大娘的哭泣声中,武青咬牙切齿地回忆起半年前那个让他憎恶的晚上。他悲痛欲绝地咒骂着那个刁蛮的老太婆,车速那样慢,只是碰了下她的儿子,就把车纠缠住了,死活不肯放过司机。整个中街 都被堵死了,母亲躺着的救护车,被裹挟在车流里,动弹不得,警笛都快叫碎了,没有用。可怜的母亲,哪怕早到医院十几分钟,也不会被心肌梗死夺了性命。
  吴大娘眼里的泪突然没了,只剩下了惊愕。
 
  再一次相见,吴大娘居然没有叫武青儿子。一种隔膜,不知不觉中产生,她在忏悔,不该认人家的儿子为自己的儿子。若不是那天晚上,她不和司机发飙,不为撞了她儿子吵个没完,不仅自己的儿子死不了,武青的母亲也不会丢了性命。
  她还恬着脸,叫人家的孩子为儿子。
  武青也感觉出了吴大娘的寡淡。本来吗,亲人刚刚过世,谁都无法适应,偶然的电话,不过是暂短的移情,换来心灵的安抚,哪能当真呢?
  就这样,武青来吴大娘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话题也不那么多了。不过,电话依然在打,不见面反倒让双方都很放松,妈与儿子依旧叫得亲切。
  后来,武青遇到了心仪的女朋友,没多久就给女朋友的母亲叫妈了,见吴大娘的机会更少了。
  吴大娘哭了一鼻子,若不是欠了因为武青母亲一条命,她真的能找上门去,要回属于自己的儿子。
  家里空落落的,她又想儿子了,想自己亲生的儿子吴青。羊皮贴不到狗身上,武青再好,也是别人的儿子,别人的女婿,和自己有啥关系?于是,她去了快要忘了的回龙观,那里寄存着儿子吴青的骨灰。
  这是吴大娘最不爱去的地方,她好久没给儿子烧纸了,寒来暑往的,哪个世界都需要钱花,儿子在那边会怪她的。摆好了贡品,吴大娘哭着说,儿子,妈来看你来了,妈是哪辈子做的孽,害得自个儿断 子绝孙,赔给妈的钱,妈花不了啊,都给你变成火纸,你在那边买辆好车,咱也不去横穿马路了。
  和吴大妈隔着不远处,有个小伙子哭妈哭得死去活来,她越看那个小伙子越像武青,她想,自己有那么一天时,武青能这样哭自己,该有多好啊。这么想着,她越加感觉到,那个小伙子就是武青,便不由自主地往那边儿走。她觉得,欠武青母亲一摞火纸呢,应该补上。
  正要迈开快要生锈的腿,兜里的电话响了,哆哆嗦嗦地掏出电话,是儿子的号码。武青在电话里告诉,婚礼的日子订下来了,拜高堂时,我们拜的是你,老妈你要打扮得漂亮点儿。
  吴大娘哦哦地答应着,抹了把眼泪,颤颤地说,妈去。
  撂下电话,吴大娘转回身,扑到儿子的骨灰盒上,用力地拍打着,我可怜的儿了,你躲在这里干啥,你活过来呀,你给我娶媳妇,给我生孙子,我不要假的,我要真的。
  吴大娘没有去武青的婚礼,她病了。武青在手机里,给她现场直播。她躺在病床上,眼窝里汪着泪,她觉得假的也是真的了。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