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尹守国 来源:  本站浏览:961        发布时间:[2013-12-04]

    王桂云在临死前,仍然念念不忘压在箱子底下的那封休书。而让她最为遗憾的,是她只晓得那是一封休书,而不知道上边写的是啥内容。
  要说王桂云一个大字不识,也不准确。她能分辨出钱币的大小。也就是说,她认识阿拉伯数字,只是不认识汉字罢了。这也包括她的名字。但对于她的名字,认识与不认识,似乎无关紧要。从来就没人管她叫过这个名字。她在家当闺女时,人们都叫她大丫。刚到婆家那会儿,大伙叫她贵成媳妇。从宝环出生后,她就成为宝环她娘了。至于她名字的这三个字怎么写,她从来没想过。就算是这三个字摆在面前,她也不知道与她有着怎样的关联。
  王桂云六岁时,她娘就去世了。爹要去生产队干活,她只好在家里哄着三岁的弟弟。而这一哄就是四年。等到弟弟上学时,爹让她也一起去。她已经没那份心情了,也嫌丢不起人。那时和她同龄的孩子,都上三年级了。她自然成为这个家的专业保姆,负责着做饭洗衣服喂猪喂鸡,一直到出嫁。
  在嫁给刘贵成之前,王桂云并没觉得不上学有什么可遗憾的。那些上过学的女孩子,最后也都回到家里,学起了做饭,洗衣服。看到她们笨手笨脚的样子,王桂云甚至还庆幸自己的选择,并为此骄傲过,也被人羡慕过,甚至被人崇拜过。
  虽然没有文化,王桂云却嫁了个大知识分子。刘贵成是合庄第一个读到高中的人。毕业后,就被抽到小学当教师。按说以他的条件,找媳妇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刘贵成到了二十五岁时,也没人上门说媒,原因是他家的成份太高了。
  从刘贵成的太爷那时起,刘家就是合庄的第一富户。有五十多亩田地,骡马成群,牛羊成帮,家里雇着长工短工。在土改时,他家被定性成地主。刘贵成打小就被人称为地主羔子,在学校里受尽欺负。但他特别灵透,别人的孩子坐在教室里听课,老师把他赶到院子里搞卫生。他边扫地边听几耳朵,到考试时,却能答满分。他能当上老师,是在那个村子里,实在找不到一个比他更有学问的人了。
  王桂云和刘贵成的这桩婚姻,是经过典型的媒妁之言和父母之命产生的。他们在结婚之前,只打过一个照面,连句话都没说过。王桂云的父亲所以乐意,是考虑的是女儿不识字,找个有学问的,免得以后被人欺负。而刘贵成的父母则认为,女人主要就是生孩子过日子,识不识字不算个事。
  休书是她们结婚的第二天晚上写的,用醮水钢笔写在一张白纸上。休书的上方,少了一角,好像随带着还少几个字,那是由于刘贵成从本子上撕的时候太过于气愤才造成的结果。在结婚的第三天就让丈夫休了,是王桂云今生感觉最为羞耻的事情。而且被休的原因,且别说对外人说,就是自己想想,也觉得脸红。
  

 二
  结婚的那天晚上,刘贵成喝多了。没等闹洞房的人走光,他就睡得人仰马翻的。刘贵成睡炕头,王桂云睡炕梢,两个人相安无事。半夜刘贵成醒过一次,要水喝。王桂云便下地给他去倒。刘贵成喝过水后,连看王桂云一眼都没有,又睡着了。对此,王桂云并不感觉意外,也没有怨恨。她知道刘贵成嫌弃她没有文化。
  第二天晚上焐炕时,王桂云把刘贵成的行李铺到炕头,她的行李还铺到炕梢。两人是先关了灯,才脱衣服躺下。大约过了一袋烟的功夫,刘贵成小声地叫王桂云到他被窝去。刘贵成的声音虽然不大,是带有命令式的,就像一个老师在叫一个学生那种感觉。
  王桂云虽然知道嫁给人家做媳妇,凡事就得听人家的,得给人家生孩子做饭洗衣服伺候老人。但她对妻子的认知,仅限于此。从她刚刚记事起,她们的那个家就没有女主人。她不知道女人还有其它的作用。她能看到别人家的女人,也只做这些事,别的事她从来没看到过。
  要说王桂云对男女之间的事一点不懂,好像也不客观。她一直哄着弟弟,为他擦屎把尿的,知道男女身体上的区别。她记得弟弟八岁那年,半夜把自己的被子尿了,便偷偷地爬到她被窝里。被父亲发现后,父亲气得在弟弟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把弟弟扯到炕头去了。打那之后,王桂云和弟弟都牢记,男女是不能在一个被窝的。所以刘贵成叫她过去,她没动。
  刘贵成等了半天,见王桂云没动静,就爬出被窝。那天是农历的三月十六,月亮透过窗户照在炕上,屋里挺亮的。王桂云看到刘贵成一丝不挂的逼进自己,看见他下体的那个东西,硬挺挺的,像是两腿之间夹着一根黄瓜。她吓得大叫起来。她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扎到一样。她叫过后,立即觉得有些不妥,赶紧用被子把嘴堵住。因为东屋还住着她的公公婆婆,他们早都睡下了。东西屋之间,只隔着一个厨房。两个屋子都没有门,各挂一个门窗。
  刘贵成也被这突然的惊叫吓到了。他蹲在炕中间,先是把头扭向门口,等了一会儿,见东屋没有动静,才扭过头,一边小声地责怪王桂云,一边继续向前移动着。这次王桂云倒是没叫,只是噌地一下坐起来,扯着被子向墙角龟缩着,并把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上。她小声地骂着,你个臭流氓。你要干啥?
  其实王桂云并不知道刘贵成要干啥。但她经常听到村里的女人骂那些动手动脚的男人是臭流氓,她就学会了。至于流氓这个词所包含的意思,她还真不理解。
  刘贵成蹲在原地,进退两难地看着王桂云。他改换成商量的口气说,你别叫,听我跟你说。这不是耍流氓。咱们现在是两口子,是两口子就得睡在一个被窝里。
  “骗人。你再往前来,我就喊妈了。”王桂云指着门口说。
  刘贵成果然被吓退了,又返回到自己的被窝里。但并没躺下睡觉,而是坐在那儿呼呼地喘着长气。他下边的那个东西,渐渐地变得蔫吧下来,不那么显眼了。
  等恢复平静后,刘贵成又小声地跟王桂云解释,说别人家的两口子,都是睡在一个被窝里的。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向东屋指了指,说你要是不信,去趴门帘子缝看看,爹和娘是不是在一个被窝里。
  王桂云虽然没下地去看,但她相信了。她扯起自己的枕头,一点点地往刘贵成这边靠拢。刘贵成自然是高兴了。他一边贴着炕头墙边躺下,一边小声地叨咕着,这就对了嘛。
  王桂云来到刘贵成身边,把枕头摆好,也躺下来。刘贵成把脚下的被子拉上来,把他们盖在一起。但他们之间,有着差不多半尺的空隙。
  两个人仰面并列地躺着,都老老实实的。王桂云的两只胳膊,紧紧地抱着肩膀,以此来减少所占的位置。她听到刘贵成在呼呼地喘着粗气,像是跑了多远的路似的。而这种呼吸声听起来怪怪的,让人身上起鸡皮疙瘩。
  借着翻身的机会,刘贵成往外边挪了挪,前胸靠在王桂云的身上。王桂云赶忙往外挪了挪。她的半个身子已经露到被子外头。虽然天不是太冷了,但北方还是要盖被子的。刘贵成看到后,心疼地撩起被子,去给王桂云盖好。对此,王桂云倒没拒绝。但刘贵成的手放下时,顺便落到王桂云的胸前。这下王桂云又不干了。这次她没再躲,而是直接拿起刘贵成的手,像扔东西一样,给甩出去了。她力道挺大,有着不可抗拒的意味。
  刘贵成也有些急眼了。他腾地跃起来,直接压到王桂云的身上,嘴里还小声地抗议着,说出门子前,你家大人也没告诉告诉你,谁家说媳妇不让碰啊!刘贵成用身子斜压着王桂云的两只手,左手便肆无忌惮地向王桂云的下身掏去。王桂云虽然没再喊叫,但她奋力地挣扎着。刘贵成的手还没等塞入到她的内裤里,就已经被掀翻下去了。
  王桂云看起来比刘贵成瘦小,但她一直做农活,混身有的是力气。相对之下,从毕业就教学、没干过啥重活的刘贵成,显得有些弱势了。没等刘贵成再次反扑,王桂云已经逃到炕梢去了。她还是蜷缩在墙角上,扯起被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刘贵成抬手扯住墙上的拉线开关的绳子,把灯打着。他瞪王桂云一眼,穿衣服下地去了。他在地当中来回地转几圈后,拉了把椅子,坐到桌子前边。
  在靠近炕梢的墙边上,有着一张书桌,是从老辈子留传下来的。上边摆放着很多书,还有一蓝一红两瓶墨水。装墨水的纸盒边上,各插着一支醮水钢笔。刘贵成没好拉气地扯过桌子上边的本子,拿起那支蓝色的钢笔,在本子上写起来。
  王桂云依靠在墙角边,看到刘贵成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也挺愧疚的。在出门子前,爹确实嘱咐过,让她到婆家后,多干活,少说话,别惹公公婆婆生气,也别惹丈夫生气。但爹没提到过晚上睡觉的事。她想等明天白天找个机会问问婆婆该怎么办?
  刘贵成写了一会儿,便把笔扔到桌子上,把写的那页纸从本子上扯下来,捏在手里,转身走到炕沿跟前对王桂云说,这是给你的休书,明天早上你拿着回娘家吧。我不要你了。刘贵成把休书甩过去,那张纸在空中划了个弧线,飘落炕中间。他再次上炕脱衣服睡下,并抬手把灯关了。
  对于休书,王桂云是知道的,在戏文里听到过。并且她还知道,女人被休是一件挺没脸面的事。她不知道明天回到娘家,怎么跟爹交待,怎么去跟村里人解释。她连着急带害怕的,眼泪便下来了。她用被子使劲地堵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响。
  哭一会儿,王桂云见刘贵成脸冲着墙躺着,一动不动,再也没有招呼她过去或凑过来的迹象。她望着炕中间的那张纸,最终还是慢慢地爬过去了。到刘贵成的被窝前,她还小声地咳嗽一下,是故意的。她希望刘贵成能翻过身,给她把被子撩起来,或者跟她说句话。但刘贵成没有,像是死猪一样地躺着。她犹豫半天,自己撩开被子,钻了进去。她还和原来那样平躺着,只是离刘贵成近了些,并用右胳膊肘轻轻地撞一下刘贵成的后背。
  刘贵成慢悠悠地翻过身,先把右胳膊从王桂云的脖子下边伸过去,把她往怀里搂了搂,这才抬起右手,很泰然地扣在她右边的乳房上,先停一小会儿,便慢慢地揉捏着。他又喘起粗气,嘴也往王桂云的脸跟前凑过去,先拱到她的左脸上,摇着头,上下地蹭了几下,便把右胳膊往回撒了撒,用胳膊肘子把上身支起一些,把嘴压到她的嘴上。
  王桂云从躺下后,几乎是一动没动,任凭刘贵成的舌头舔着她的嘴唇,并强行地侵入她的嘴里;任凭刘贵成的右手在她的胸前到腹部来回地游荡。她没有丝毫的迎合,也没有丝毫的拒绝。她的两只手平放在身边,紧紧地抓着下边的褥子。只是在刘贵成往下扒她的内裤时,她略微地欠了欠屁股。她感觉自己再不动一下,刘贵成就把她的内裤扯撕了。
  等刘贵成折腾够了,又躺回到原来的位置时,才发现王桂云一直在流泪。他略带歉意地安慰她,说洞房花烛夜,是人生的三大喜事之一。你怎么还哭了?这多不吉利。他伸手在她的两个眼睛上胡乱地抹了两把,又把手放回到她的胸前,拍着她的肚皮说,以后这种事天天晚上都得做,要不你怎么怀孕,爹和娘都等着抱孙子呢。
  王桂云始终以这个姿势躺着。不管刘贵成说啥,她都一言不发。直到刘贵成睡着了,她才悄悄地爬起,把内裤穿好,把那张休书折叠好,放在自己的外衣兜里,又扯起自己的枕头,回到炕梢的被窝里去了。
  第二天早上刘贵成没再提休书的事,情绪也比前天高昂,瞅着王桂云,脸上也多出些温情和笑意。过来过去的,不是拉拉她的手,就是拍拍她肩膀。赶上爹娘不在跟前,就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一下。王桂云一夜之间好像变得麻木了,一点反应都没有,该干啥还在干啥,甚至都没停止过手中的活计。
  王桂云再捂炕时,依旧把自己的行李放到炕梢,等刘贵成关灯后,她没用人家吱声,就拎着枕头过来,依如昨天那样躺着。不管刘贵成说啥,她都不答言,他们按照昨天的流程完成规定的动作,等刘贵成睡着后,她又回到炕梢。他们这样睡了四天。在第五天晚上,没等刘贵成睡着,王桂云先睡着了。此后,两人才从躺下那会儿起睡在一个被窝里。
  王桂云把那封休书收藏在结婚时穿的红棉袄的兜里,放在箱子的最底层。在家里没有第二个人时,她就把那个红棉袄找出来,放在太阳下晒一晒,也把那封休书拿在手里摆弄一会儿。虽然不识字,但这并不影响她对休书的理解。她觉得产生休书的原因便是休书的内容。每次看过后,她都从内心里提醒自己,你已经是被休过一次的人,无论如何不能被休第二次了。
  

 三
  连续地生下宝环和宝惠后,王桂云就成了计划生育的对象了。妇女主任几乎是天天带着人来做她的动员工作,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但王桂云坚定一个信念,那就是不生个儿子,坚决不采取措施。
  王桂云的这种思想,并不是她原来就有的,是他的婆婆这几年灌输给她的。她婆婆这辈子生了四个孩子,前三个都是丫头,刘贵成是最小的一个。她婆婆认为不能传宗接代,那是女人最大的耻辱,是对不起祖宗的事情。她还经常给王桂云打气,说凡是能生出丫头来的,只要是耐着性子生下去,感动送子娘娘,就一定会生出儿子。
  婆婆的这些观点,从不跟外人说,也不去跟她儿子讲,只跟王桂云一个人念叨。她还不正面要求王桂云怎么做,给人的感觉像是自言自语。等计划生育的人来家里做工作,她连一个屁都不敢放,不管人家说啥,都是不停地点头哈腰的。王桂云知道婆婆是被人家整怕了。他们家里人在村子里,说话总是低声下气的。
  王桂云不怕这些人,她是正宗的贫农出身,根正苗红,没人敢怎么地她。这些人动员不了王桂云,就去给刘贵成施加压力。学校给他停了课,让他回家来反省。刘贵成呆在家里闹心,就把脾气撒在王桂云身上。不是嫌她这不对,就是嫌她那不对。当时王桂云又怀孕五个多月,都显怀了。她挺着个肚子,拎着一桶泔水去喂猪,刘贵成就背着手站在屋门口远远地看着。她公公看到后,从后边踢了儿子一脚,刘贵成才不得不走过去帮老婆把水桶拎到猪圈边上,把泔水倒进猪食槽子里。他还把他爹踢的这脚的帐记在了王桂云的头上,他边倒猪食边小声地骂着,在转身离开时,又盯着王桂云的肚子狠狠地剜了一眼。
  其实刘贵成也是希望要个儿子的,只是他不敢公开地说罢了。在宝环出生时,他一听说是个丫头,就把脸子沉得跟水似的,就在背地里埋怨王桂云,把这个结果归结为那些天王桂云不配合上。王桂云从婚后就没来过例假,刘贵成按出生时间推算,孩子是在他们同房四五天内怀上的。刘贵成说,儿子都爱动,丫头都爱静,你和个木头似的躺在那儿,不生丫头才怪的呢。
  王桂云虽然搞明白男女间的事了,可对于生育这么深奥的道理,她还是不懂,只能是刘贵成说啥她信啥。她对此也十分地后悔。等到他们再同房时,王桂云吸取了教训,一改这么多年僵化等待的习惯。刘贵成一经到她的身上,她便运动起来,前后左右摇摆个不停。以至于事情都办完了,她还要自己在摇摆一会儿。
  宝惠虽然还是个丫头,但这次刘贵成没再追究王桂云的责任。他只感叹说,这真是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啊。当年他母亲就是生了三个女孩后生的男孩,他也因此断定王桂云肚子里的这个肯定还是个丫头。
  在晚上睡觉时,刘贵成摸着王桂云的肚皮跟她商量,先把这个打掉吧,等下一个再留着,肯定是儿子了。王桂云听后便急了,说丫头也是投爹投娘来的,没有女人,哪儿来的男人?孩子在我的肚子里,谁也别想动他一根毫毛。刘贵成便和妇女主任似的,给王桂云讲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他讲着讲着,发现王桂云居然睡着了。
  第二天,刘贵成改换策略,由国家转移到他家。说如果不采取措施,他这辈子就完了。王桂云满不在乎地说,不让教学拉倒,咱就回来种地,干啥还不吃一碗饭?刘贵成为难地说,他打小没下过庄稼地,怕干不动。王桂去说你干不动,在家看孩子做饭,我上山。刘贵成沉默半天,说这胎要再是个丫头怎么办?王桂云想都没想地说,那就再生。我还不信,豁出去十担高粱,还打不到一个家雀。刘贵成气得骂了一句对牛弹琴,便起身下地,坐到桌子前,找出一张纸,拿起钢笔,在纸上书写起来。王桂云以为刘贵成又是在给她写休书,边哭边说,我这不是为了你们老刘家吗?你要是不在乎,我在乎个屁!你也不用费那个劲了,我明天去做了,也省得遭这份罪,好像我生孩子上瘾似的。
  刘贵成听后,果然停下笔,上炕睡觉了。
  王桂云哭了半宿,早上还是去找妇女主任了。主任当然高兴,告诉队长给派一辆马车,她亲自陪同前往。可马车走到半道,王桂云突然提出来要去解手,妇女主任便让车老板子停车,王桂云匆忙地钻进路边的高粱地里。
  妇女主任和车老板子在车上等大约半个小时,也没见王桂云回来,两个人便一起去高粱地里寻找。又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着王桂云的影子,只好悻悻地返回合庄。
  马车停到刘贵成家门口,车老板子扬起鞭子甩了两个鞭花,刘贵成听到鞭子的响声,便跑出来,问妇女主任,我媳妇呢?妇女主任没好拉气地说,借着尿道跑了。刘贵成问跑哪儿去了?妇女主任说,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打早上王桂云走后,刘贵成的母亲就把儿子臭骂一顿。此时,老太太正坐在炕上哭泪抹泪呢。宝环和宝惠两个孩子找不到妈妈,也跟着咧咧地哭叫,家里整得和唱小戏似的,一下子乱了套。刘贵成正走里走外,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也对自己的决定有些后悔。当他听说王桂云跑了,便长长地舒了口气,赶忙跑回到屋里跟母亲汇报。老太太听后从炕上跟头流星地跳到地下,要去找王桂云,说家里摊上这么好的媳妇,是老刘家祖宗坟上了冒青烟了。她还警告儿子,如果以后再给媳妇气受,她就一头撞死算了。刘贵成扯住母亲,说你上哪儿去找她啊?老太太说去高粱地呗!刘贵成说她要是老实地在高粱地里呆着,妇女主任不早找到了!老太太问那怎么办?刘贵成说她可能是回娘家了。那趟车刚发走,现在想找也去不成了。明天我去她娘家看看吧。
  可等到晚上全村子的人都睡着后,王桂云悄悄地回来了。她虽然敲的是西屋的窗户,但东屋的婆婆先听到了,下地把门打开。王桂云见到婆婆,大声喊道,妈,可饿死我了。婆婆赶忙打着外屋灯,见王桂云满身全是泥土,头发上还沾着些草屑。婆婆一问才知道,她竟然从山上呆了一天,水米没沾牙。婆婆赶忙倒来热水,给她找个苞米面饽饽,让她先垫巴垫巴。又叫起刘贵成来,让他抱柴火,给王桂云做饭。婆婆给王桂云做了半盆疙瘩汤,她居然全喝了,吃得全家人目瞪口呆的。回到西屋,王桂云便目不转睛地盯着刘贵成,见他坐在桌子前,手里摆弄半天钢笔,但没写字,这才算把心放到肚子里。
  经过这次折腾,刘贵成也铁下心把孩子留下来。从第二天起,他就扛起锄头去生产队干活了。四个月后,王桂云终于生个儿子,全家人皆大欢喜。过后刘贵成问起王桂云那天为啥半道跑了?王桂云说孩子在肚子里总踢我,那小腿才有劲呢!我就感觉这次像个儿子。这半年来,我天天在心里念道,如果再是个丫头,也不等你休我,我就抱着她回家了。
  尽管丢掉清闲的工作,但刘贵成认为挺值过的。对王桂云也比以前好多了。在准备去结扎时,他主动地说,你生三个孩子了,罪也没少遭,这次我去吧。王桂云开始是同意的。她听说得在肚皮上割个口子,从内心里非常惧怕。等当天晚上,他们做过那种事后,她摸着刘贵成下边那个东西问,结扎后这个还能用吗?刘贵成说能用是能用,可能得受点影响,肯定不如原来硬了。王桂云当即决定,那还是我去吧,我可舍不得它。刘贵成取笑说,不是你不让弄那会儿了?王桂云呵呵地笑着说,那会儿,人家不是不知道这么好受吗!
  就在刘贵成死心塌地当民农村的这年秋天,镇中学的历史老师突发心脏病死了。学生没人上课,学校便又想到刘贵成。他原来是教语文的,本来只想让他代一段时间的课,等上边再分配新的老师。没想到刘贵成的历史教得比语文还好,领导来听过几次课后,决定把他留下来。又过两年,民办老师准许考试转正了,刘贵成参加考试,竟然以全县第二名的成绩,转成公办老师,一直干到退休。刘贵成每想起这段历史,都兴奋地说,这是他老儿子给他带来的福份。
  

 四
  十一年后,根据当时的政策,王桂云连同三个孩子,随着刘贵成转为非农业户口。这之前刘贵成的父母先后地去世了。他们家在合庄没了土地。学校给刘贵成分了房子,全家搬到镇中学的家属院去了。
  在合庄时,王桂云与村里的那些女人比,没看出什么差别。可搬到这里后,差别一下子就大起来。家属院的女人,有两口子都是老师的;有的女人是老师,男人随女人住在这里;还有男人是老师的,但女人也是有正式工作。这些人上班下班,都是出双入对。整个家属院里,白天只有王桂云自己。
  刚来到这里,凡是见到在这个院里住的人,王桂云都主动地打招呼。早上见到时,问人家上班去,人家跟她点点头。晚上见到时,她问人家下班了,人家还是点头。几天之后,她感觉这里的人对她都不太友好,也就不乐意出院了。好在家还有事干着。在搬家时,她把猪卖掉,但那些鸡,她执意带到家属院来了。
  王桂云在她家的院子的墙角处,搭了个鸡窝。她怕那些鸡四处乱跑,还用木栅栏给它们做个小院。她把鸡翅膀上的羽毛剪短,放在里边养着。白天没事时,她拎着个筐子去附近的菜市场捡菜农扔的菜叶子,回来后剁碎,与苞米面拌在一起喂鸡。
  刚搬进来时,才开春,天还不太热,大伙对王桂云的行为并不反对。有时候左邻右舍有了剩饭,还攒到一起,给她送过来。可没多久,天就火热起来,院子里就散发出一股鸡屎味。左邻右舍便不乐意了。从她家门口路过时,都拧起鼻子。特别是这种气味引来很多苍蝇,在整个家属院里嗡嗡地乱飞。这些人便去刘贵成那里投诉王桂云。
  刘贵成本来就不赞成王桂云养鸡,更嫌她每天像个乞丐似的出去捡菜叶。为此,两个人吵过好几次。王桂云说不喂鸡,你让我在家干啥?要不你也给我找份工作吧,反正我在家里是呆不住。刘贵成还真托人给王桂云找过工作,人家一听她一天书没念过,都婉言拒绝,说就算当门卫,她也干不了。门卫还得能收发报纸,还得做进出人员登记呢。
  刘贵成碰了两次钉子,也就不再去管王桂云的事了,任由她去折腾。现在有人投诉,便借着这个机会,赶上老婆不在家时,到街里找来个鸡贩子,把三十多只母鸡和五只公鸡全部清走了。等王桂云回来,刘贵成连鸡窝到拆除了。他还把那个地方挖起来,用原来砌鸡窝的砖,做成个小花坛。院里的臭味也自然消失了。
  王桂云因此又哭一鼻子,但她也觉得自己的做法确实欠妥当,只是不停地惋惜,也没怎么计较。她看着刘贵成建的那个小花坛,倒是觉得蛮亲近的。等刘贵成上班后,她把整个院子凡是有土的地方,全都挖起来。面积大些的地方,做成大大小小的畦子,成排成垅地席上韭菜,小葱,小白菜;边边角角的地方,挖成单个的坑,种上黄瓜,豆角。就连厕所的边上,她又回合庄特意移来两棵枣树。没用多久,她家的院子就绿起来,院里的东西,也陆续地能吃了。
  刘贵成家的东院,住着一个姓宋的老师,是教语文的。她丈夫原来是乡里的司法助理。那年春天调到县里,当了司法局的副局长。可能是两家子离得近的原因,从搬来的第一天,宋老师挺愿意跟王桂去搭讪的。整个大院里,只有她跟王桂云接触得多一些。
  看到刘贵成家院子里绿油油的,宋老师看着挺眼馋的,便跟王桂云说,她也想做个小园子,但她不会莳弄。王桂云豪爽地说,你要是想种,我帮你整。趁着星期天,王桂云便帮宋老师把院子种上了。宋老师觉得人家帮着干一天的活,有些过意不去,便提出请王桂云一家吃饭。王桂云觉得自己帮人家干这么点活,一家五口去人家吃饭不好意思,便不停地回绝着。可宋老师最后急了,说如果她再客气,以后这邻居就没法处了。王桂云还是不敢做主,跑过来征求刘贵成同意后,才答应下来。
  从打吃完这次饭后,两家的关系明显地拉近了。两家的孩子放学后,便凑到一起去写作业。王桂云家的孩子多,宋老师家的孩子自然往这院跑。有时候赶上这院做熟饭,那孩子便跟着一起吃了。王桂云觉得宋老师一个人的饭也没法做,就盛些饭菜送过去。这样娘俩的问题都解决了。
  宋老师的丈夫从打调到县里后,很少回来。开始时,半个多月回来一次,后来就增加到一两个月回来一次。再后来就是宋老师领子着孩子去县里看他。宋老师去城里,总是把家里的钥匙扔给王桂云,托她帮着经管着家。她从县城里遇到稀罕物,也给王桂云买回一份来。王桂云要给她钱,宋老师总不要。她说你家五口人,就我刘哥一个人挣钱。我家三口人,俩个挣钱的。我们的日子比你好过得多。宋老师的话说得实实在在的,态度也恳诚,王桂云也只好领情了。
  第二年春天,王桂云的父亲病了,她便回娘家照顾父亲。期间刘贵成回去过两次。第一次是送回去五百块钱,让王桂云不用惦记家里,在这儿安心伺候老人,多尽些女儿的孝道。第二次是她父亲去世,刘贵成回去参加葬礼。发送完父亲后,王桂云本来是想跟刘贵成一起回来的,可刘贵成却说,反正家里也没啥事,你就从这里多待几天吧。也省得烧头七时还得来回地跑。王桂云想想也是那么回事,就又在娘家多呆了七天。这样她正好在娘家住了一个月。
  王桂云回到家时已经快到中午了。她进屋后就去淘米做饭。她发现家里的大米比她走之前,没少多少的。再看面袋子,连动过的迹象都没有。只是原来的五捆挂面没了。孩子放学后,她问小儿子,这些天你们在家都吃啥了?小儿子说,我们没在家吃饭。王桂云问你们在哪儿吃饭?儿子兴奋地说,在我宋姨家。她做的饭比你做的好吃,顿顿都有肉。
  听完儿子的话,王桂云心里升腾起一种感激。看来这个姐妹她算交对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人家帮她照顾着家和孩子。这得是多大的一份人情啊!她在心里暗暗打算,往后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人家。
  可当天晚上,王桂云便察觉出情况有些不对。她跟刘贵成都一个多月没做那种事了。按着以往的经验,刘贵成应该和急猴似的。可这次刘贵成没有,躺下后,只简单地问问她家的情况,便睡着了。
  而从第二天开始,王桂云的这种感觉更强了。走在大院里,那些见到她的人,眼光都躲躲闪闪的。她跟人家说话时,那些人脸上的笑容很特别。她虽然说不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意味,但却能感受到一份不舒服。特别是宋老师见到她后,那种亲近程度更让她有所警觉。宋老师拉着她的手,说她再不回来,这个礼拜她天就去看她了。要是放在以前,王桂云肯定会当成真心话去听,但今天她觉得心里疙疙瘩瘩的。连昨天的那份感激之情,也悄然地消失了。王桂云跟宋老师客套几句,她昨天还想好好请宋老师吃顿饭呢,今天却没提这事。
  王桂云的这份猜测,在半个月后得到进一步的证实。也可以说,是她为了证实这件事,而设下的一个圈套。早上孩子们都上学了,她对刘贵成说,从打她爹死后,她总是做恶梦,每次都梦到她爹在哭。今天她要回合庄一趟,找前院的老孙婆子给她破绽破绽,是不是她爹的魂跟着她来了。王桂云知道刘贵成不信这套,总是骂老孙婆子装神弄鬼。她觉得刘贵成要不是同意,那就是没啥情况,她也就不再疑神疑鬼的了。
  “真是没文化!那种骗人的把戏你也信?”刘贵成不屑地说。可过一会儿,他又说,你要是你觉得心里不踏实,去看看吧。解解心疑。
  王桂云并没回合庄。她把大门从外边锁好,从墙角又跳回到院子里。她在屋里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那件她并不希望发生的事。
  上午九点多钟,王桂云听到东院的大门响动。她知道是宋老师回来了。她悄悄地溜出屋,蹲到两个院子中间的墙根下听着。大约过二十多分钟,又听到有人走进宋老师的院子,而且还把大门从里边插上了。
  从脚步声,王桂去听出插门的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她紧紧地捂着嘴,没让自己叫出声来。她本来是想找个凳子踩着,从墙上跳过去,把他们按在屋里。可她回到屋里拿起凳子,却停在那儿了。直到又听到那院的大门再次打开,她也没走出屋去。这期间,她把那个红棉袄找出来,连同自己从娘家带来的几件衣服,用一个包皮布包好,她真想拿着那封休书回家算了。可从墙头上跳出去后,她打开大门,还是回来了。
  刘贵成下班时,除了发现王桂云的眼睛有些红肿,这个家并没有什么异常。他问王桂云的眼睛怎么了?王桂云说去合庄的路上,沙子刮进眼睛里,这一路上揉的。刘贵成也没再理会,吃过饭,和孩子们一起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
  不过,从这天起,王桂云有了些变化。她寸步不离地守在这个家里,守着刘贵成。就连她爹烧五七烧百日,都没回去;她开始关心孩子的学习了。原来对于这种事,她从来不管,都是交给刘贵成。而现在,她插手了。她虽说不知道孩子们在写什么,但她时刻地看着他们,只要他们在写就行了。
  好再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没过多久,宋老师的丈夫就犯了错误,据说也是因为男女关系的事,被调任到另一个乡里。宋老师也随同调到那个乡去当老师了。王桂云得到消息,还请宋老师她们娘俩吃了顿饭。搬家的那天,她帮着忙乎了一天。宋老师临上车前,拉着王桂云的手说,大嫂,我以后可能再也找不到你这样的邻居了。
  去掉这块心病,王桂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这个家的打理上。院子和屋子收拾得利利索索;孩子大人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饭菜做得准时准点。但对于孩子的学习,她更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直到三个孩子都考上大学,她才算长出一口气。
  

 五
  王桂云被查出患有乳腺癌是在她五十岁那年,发现时就到了晚期。刘贵成把她拉到省城做了手术。尽管把两个乳房都切去了,但还是没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没过几个月,她就瘦得脱了相。但她一直的很乐观。她说她很知足,一个大字不认的妈能生出三个大学生,又搞三个大学生对象,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光荣;说儿女们都成家立业了,她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
  有一天,王桂云让宝环回家把她箱子底下的红棉袄拿来。晚上她把孩子们都打发回家,只留下刘贵成在医院守候着。她让刘贵成把棉袄里那张纸找出来,念给她听。刘贵成找出来看一眼说,你留这么张破教案干啥?王桂云疑惑地看着丈夫,说那不是你写给我的休书吗?刘贵成这才想起来,呵呵地笑了笑说,我哪给你写过啥休书?这是我从教案上随便撕下一页。王桂云听完剧烈地咳嗽两声并把嘴里的痰朝刘贵成啐去。
  整整一宿,王桂云都脸冲着墙躺着。刘贵成跟她说话,她像睡着一样。第二天早上,宝惠来替换刘贵成后,她又让女儿把那张纸念给她听。宝惠拿起来,字正腔圆地念到: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当天夜里,王桂云就去世了。她走得很平静,很安祥,也很踏实。她的脸上,还多少挂着一丝笑意。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