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郭金龙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846        发布时间:[2013-11-29]

    从工作单位回到家里,我还是有些心烦意乱,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纠缠着我,让我无法释怀。老实说,就在今天上午,我已经第六次辞掉工作,想彻底给自己心灵一个实实在在的假期,把人生所有的烦恼苦闷统统抛弃,但总有些适得其反。说白了,我是性情中人。
  我整天都是昏昏欲睡的样子,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同事责备我说,萎靡不振,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一个坚定不移地睡。刚进家门,我瘫坐在椅子上,瞅了一眼放在书房里边的梨木雕花椅子,那椅子吸收了几百年的日月精华,尽管这书房里边稍显光线暗淡,但椅子还是闪烁油亮的光彩,古怪精灵。我低下头,收回目光,觉得还是尊重同事们深情的劝导为好,美美的睡上一觉,我试着坐在椅子上,然后躺到客厅的沙发上,再后来干脆就把自己放倒在卧室的大床上,蒙上棉被,天可怜见,我还是睡不下去。并不是因为睡眠的客观条件有问题,说白了,还是因为生活积累下来的不如意隐隐的发作起来,不会单凭辞了一次倒霉的工作所能解决了的。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我除了在心里一千遍的追问理想和现实为什么有这么远的距离之外,别的什么都不想干,甚至不想上街去见行人。当前妻对我失去耐心,作河东狮吼的时候,我仍然没有改变我自己的想法和愿望。我尽力想逃避现实,让理想的光芒照见我颓废的生活。我唯一和外界相通的工具就是那台无所不能的电脑连接的网络世界。
  既然无法入睡,我还是光顾一下我的电脑,电脑让我对生活产生了另一样的感觉。我费了一番力气从床上爬起来,回到书房的电脑桌前,接连打了几个哈欠,知道我这个懒人的电脑开着,我只轻轻的用手动下鼠标,漆黑的天空立刻蓝天白云,QQ对话界面在我眼前闪动,那是舞在找我说话。不知道是谁给她施了魔法,她总是在不厌其烦的找我。隐身于茫茫的网海之中,我已经三天没有和舞说话了,像似在网上惹了天大麻烦的Q友,就是有人不禁止你的发言权,你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过失而再起波澜,不能说话,也不敢说话。我不想揣摩她此时此刻心情如何,只想让她在这种若即若离中产生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近而相思。当然,相思的对象绝对是我,而不是毫不相干的旁人。我苦心设计着一种开启心灵的那把钥匙,让传说中的距离能够产生意想不到的美。
  我的兴趣来了,舞果然顺着我的思路发言。
  “三天不见你的动静,想你。”
  “我的天,就三天,把你想成这样?真够雷人的。”
  “我发现爱情的魔力如此之大,我受不了你的冷落,我想和你见面!”
  时尚让生活变得简捷而又简单,一个虚拟的世界,竟然联系着激情澎湃的两个有情人,在看似简捷而又简单中,生活本身却发生着深沉而又深远的变迁。
  “可以,我安排时间,”我不紧不慢的和舞说,“明天和后天都开会,就下个星期天吧。”我敲打键盘,心里禁不住一阵偷笑,我哪有什么会可开?其实是拖着时间不想见舞。
  舞那边看似轻快地答到:“好,不过,这时间显得长了一些,还好,不是特别的漫长,说定了,下个星期天就下个星期天。”
  我马上意识到,这种人生游戏迟早会玩不下去。老实说我疑虑重重,信心不足要大于情人相见时的那种兴奋,真的不愿和舞见面。想着这舞到底是俊俏还是丑陋,我不得而知,虽然视频里朦朦胧胧的看过一眼,但经过现代化技术处理不在眼前的东西让人无法相信,也许视频里见到的是另外一个人,而不是舞也有可能。但愿舞和视频里的一样是一位美丽少女,让我一见钟情。假如退一步说,她是美若天仙的少妇,那也不会损伤我的眼球,影响我的心情。转念想想,我们民族传统的理念是无信不立,已经答应了人家,还是见面为好。
  两个人见面那天,我特意早到了半个小时,不是大大方方的坐在我们约定见面的那条椅子上,而是隐藏在公园椅子的树后,像隐身在网络中的QQ,如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不出来。我当时就产生了要是带着那把梨木雕花椅子,一定会让我们的初次相会充满文雅的韵味,但那把椅子是个笨重的东西,携带不便不说,价格不菲,不能轻易展示给别人。一个跟她妈妈一起来公园散步的小女孩,看见我鬼鬼祟祟的样子,对妈妈说:“那位叔叔神色慌张,是不是警察要抓的坏人呐,我们报警吧?”。
  大概那位世故的妈妈也看出我的异样,把我当成黑社会老大也有可能,正准备进行不轨行为,她心里明白,却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其实是不愿引火烧身而已。于是,她拉着女儿的那只手使劲晃动一下,嘴里说:“谁教你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下回再多嘴多舌,我不带你出来玩了!”,这话表面上是说给女孩子听的,实际上是说给我听的。女孩被母亲数落,啜泣了几下,抬起胳膊用衣袖故意擦拭着眼睛,显然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在我身边走过,不时回头看我。就在此时,那个和我约好的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肯定是她,视频里见过。高挑的身材,清秀的面孔,只见她手握着蓝色手机,正兴奋地挑动她一双大眼睛上好看的睫毛,向我们约定好了见面的那条椅子走来。我瞪一眼并不令人讨厌的女孩儿,恨她多事,险些让我这个精心设计却不高明的山寨版《潜伏》,因一招不慎而险些露馅儿。那女孩一定是看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恐怖,就再也没回过头来看我,和她的那位胆小怕事的妈妈消失在公园的人群中,没有一点儿踪迹。如果不是我无意中亲历了这个极其现实的场面,我不会相信那些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的家伙们为什么如此猖獗。原来是那么多视而不见不想惹事的道德公民们,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手机的来电铃声响起,如果我再隐身下去,怕是暴露目标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这个想见人家姑娘,又怕见人家,心里隐藏着很深隐私的家伙;况且这么美丽的姑娘,躲着不见,我怕后悔一辈子。
  我假装喘着粗气,从眼前的一个岔道上跑着到那个月下老人般神奇的公园长椅旁站定,对舞说:“你一定是舞吧?”舞惊讶地站起身并不怀疑我的明知故问,更不知道我早于她来到公园,打探人家姑娘的虚实。舞流露出单纯而又真诚的神情向我笑笑,和她的单纯而又真诚的神情一样,她脸上的酒窝也自然的流露出来,让舞的眼神生出千种风情,万般可爱。
  她回答我说:“我是呀,你是风吧?”
  我赶忙回答说是,如果不这样就生怕什么抓到手中的东西跑了似的。她笑出声来,语气中不无神秘地说:“看你的样子一定是,风风火火的。”刚一见面,也许保留在她心里那个网上畅游的好心情还没有溜掉,也许我的浓眉大眼的相貌加深了她对我的好感,至少现在她还不会讨厌我。
  我心里一阵高兴,那暖流直往上涌,心里说,其实我是个慢性子,我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赢得舞的芳心而故弄玄虚。我们相见恨晚,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我不能刚见面就让她在我眼前溜掉。老实说,在她之前我已经有过一次难堪的爱情,失败的婚姻,这次不管是在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我都会抓住不放,因为我有点输不起的心理。我相信一见钟情,这次我真的见到了天仙一样的美女,比我经人介绍才发展成爱情和婚姻的前妻强上百倍!我感谢网络,更感谢这个发展着的时代,让我亲身感受生活的美好,爱情的美妙。
  我们的谈话很投合,就像我们在网络上的谈话一样。不过我得小心翼翼应对舞投来的目光,尽量不让她看出我变幻莫测的思想动态,生怕舞对我产生反感而失去这美妙而浪漫的爱情。
  鸟儿扯着河岸的风,越飞越高,但几乎是要凝固的空气没给鸟儿施展理想和才华的机会。黄昏悄悄的来了,鸟儿一定是因此而生气,不然就不会一哄而散,把这大片的河滨公园留给我们这对有情之人。我们开始在公园里散步,让愉快的心情像河面上的浓雾弥漫在我的心里。我在回忆初恋的感觉,和现在相比,那只是一种涉世未深的情感启蒙,全然没有一点浪漫的情调。
  我说:“和你见面,我是在补人生缺失的爱情课程。”刚刚说完就觉得后悔,怕她听出话语中隐含着的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爱情产生负面影响的意识,知道我的那次失败的婚姻。可我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孩子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对我并未产生半点怀疑,我的心犹如七上八下的吊桶,怦怦的跳了好一阵子,复又安静下来。我心想,如果不发生意外,我们的关系一定会铁定下来,所以就怕发生意外,影响我们的爱情发展。从公园里出来,我们看了一场电影,吃了夜宵,我感觉这一切都到了水到渠成的地步,就装作喝过啤酒而引起的醉意遮掩我的思想道德品味不高,做人品行低下的行为,开始是挎着胳膊在街上行走,昏黄的路灯与我好似不谋而合,我揽过舞的肩膀,借着淡淡的月光,我的手开始向下游动,春风得意,可我这情场老手却马失前蹄。舞转过身,甩开我的手臂,幽怨的看着我问:“你干什么?”想不到这美丽的尤物居然还是那么清纯,不懂人间风月,我既兴奋又后悔,想起心急吃不了这热豆腐的话来,但为时已晚。舞迅速跑开,什么都没说,一个人消失在河滨大道上。我没有底气预测这个初涉情场就遇见我这个情场老手的女孩儿还会不会主动找我联系,如果单单是因为这件事情,影响我心里刚刚动工兴建的爱情大厦的竣工时间,这基础薄弱的楼厦会不会因为我小小的过失而轰然倒塌。我不会和舞刨根问底,更不会找我的同事询问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时间是存在的,并且是连续的,它会让你忘记过去,憧憬未来。
  回忆见面的过程,心里还残存着对舞的思念,想这清纯的少女会不会因为我的鲁莽而毅然决然断绝我们的关系,我心里答案始终是未知的数据。于是,我几天都不上网,放弃一切可能联系舞的种种通讯方式,无动于衷,不动声色。那个清纯的女孩儿最终没有矜持下去,开始电话联系我,我装作不知,看看时刻已到,就接了她已经打了N次的电话。她电话里吞吞吐吐地说自己和我见面的时候有点过分,慢待了我的真诚。我在电话这边长出了一口闷气,说我很乐意接受舞的真诚的感情,却又违心地说我在外地,告诉她一会儿用QQ联系,但聊天的时间不能太长,因为借用宾馆服务大厅的电脑,很多人排号要用。挂断电话,我就给我在内蒙古的同学打去电话,告诉他我的恋爱经历,请他帮忙上我的QQ,与舞聊天。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顺理成章。隔不多久的时间,同学回过电话说:“这是一只在爱情的窝巢里刚刚起飞的小雏,你感情天空里的一只菜鸟,劝我别忽悠过头而失去金子的纯真。
  老地方我们如约相见,我说:不到我的家里看看?她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就跟在我后面往家里走。我打开房门,没急着开灯,趁着窗户外面照进来的淡淡月色,我强硬地扳过舞的肩膀,开始拼命的吻她小巧的嘴唇,手也不规矩地在她胸上胡乱的划拉。舞并没因为我们感情的深入失去心理防线,她推开我的手,嘴里喃喃地说:“你不能这样,如果她是你的,别人抢都抢不去,得到只是时间问题。”这句不经意的话,打动了我这爱情的疯子,仿佛再进行下去我就是玷污爱情的罪魁祸首。我忍受着心理不可告人的欲望之神的怂恿,从激情澎湃中恢复到刚见面时的文质彬彬的样子,以免在这场新生的爱情闹剧里斯文扫地。
  我打开灯,舞第一眼就看到屋子里四处摆放的都是椅子,变得兴奋不已,一头扑过去,坐在比较大一些的明朝雕花的梨木椅子边上那把看着比较结实的现代椅子上,伸出手摆弄她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会说话一样让她感兴趣的椅子们。我知道,那是我另外的世界,伸手一摸就能感知到我的灵魂在每一把不同朝代不同时期的椅子上跳跃,我把生活中结余下来的钱都买了这些椅子,我没法叫它收藏,因为跟真正搞收藏的人比较,我这是小巫见大巫,没有可比性,只是平时爱好,玩玩而已。就是这样,我已经拥有了几十把千奇百怪的椅子,可以开一个椅子陈列馆了。
  舞看了一会儿她挺感兴趣的椅子之后,伸手摇晃那个雕花的梨木椅子,我敢忙上前制止她说:“别晃啊,一晃就散架了。”
  她说:“没事,我只是想试试这椅子稳不稳当,不想弄坏你的宝贝。”
  我说:“稳不稳当一坐就知道,不用别人解释是吧?”
  她说:“在椅子上坐着跟心情有关系,心里浮躁,再好的椅子也坐不稳当。”她只是用手摸着,没舍得去坐。
  我惊奇地说:“我发现了,你简直就是个哲学家,对生活认识如此深刻?”
  她说:“随便说说,就成哲学家了,是你的椅子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说:“其实,人类历史是从坐开始的,大了说坐江山,小了坐月子,都跟坐有关,当然就少不了要有椅子。椅子还有很多的故事,就拿你细心摸过的椅子来说吧,那是袁崇焕在宁远督帅府用过的椅子,袁崇焕坐着这把椅子打了不少的胜仗。如果不是他到京城去堵截清军,仍然坐在宁远州的督帅府指挥战斗,他不会发生以后的悲剧。”
  舞看我很长时间,奇怪这小小的椅子还有这么多的神秘的内容,心里对我一定产生了敬佩,让我有信心把自己在舞的心里树立起谦谦君子的形象,想把这场我起初急于求成的爱情,认认真真地设计成一次人生漫长的旅行,一次求得真经而不远万里苦苦的长途跋涉。这以后,我抛弃了在QQ聊天中的随意调情,把感情的基准线变得持久而专一,除了舞之外的任何女孩儿都不聊天。
  为了发扬浪漫的优良传统,我基本上平时不与舞见面,用被这个时代将要抛弃的极其原始的纸质书信传递我的爱情,调动我的所有的艺术细胞,坐在舞喜欢的梨木雕花椅子旁营造这座美丽无比的爱情大厦。写诗,画画,如果不是从天而降的机会,我领着舞到外地旅游,被弄得神魂颠倒的她终于被我搞到了床上,那我不是成为一个大诗人,就是一个大画家。有必然成功,当然就有偶然的成功。
  匆忙之中,我忘掉了去拨弄舞的胸,我还没有因此而感到后悔时,舞却在我的眼前嘤嘤啜泣。想到这清纯而又美丽的少女唯一的要求是让我为我的行为负责,我无法推辞,无法拒绝美好的未来。有人说女人在爱情中的智商是零,也许有一定的道理。我们开始了密切的往来,这时的她因为爱情越陷越深,而忽视了考察我的品行。舞和我开始谈婚论嫁,就是我不想回应她真诚的爱情召唤,随着感情的磨合,也应该注意到,我的人生铁定规律,是让我必须组建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我这么想的,她已经这样做了。她把美好的向往捆绑在我的战船上,精心谋划着我们的未来,用简单的物质水准,勾画我们的幸福版图,悄悄的把心安放在我的手上。
  一次意义深刻的逛街,是我们准备婚后生活用品必须要到商场购物,标志着我们的爱情在走向成熟和完美。在北方名气十足的商场里,我们无意中碰到了我不想见到的人,无论我怎样想躲掉那双怨恨的眼神,却总是躲不掉。我正在和舞选购一套床单,前妻已经到了我的跟前说:“你这个骗子,又在骗一个无知的女人!”
  我想说,你躲开,我根本不认识你!
  就在此时,舞放下手里正在挑选的床单看着前妻,纤细的手指不停的抖动,想是不知道面前这个陌生人的身份,语言生硬的问我:“她是谁?”
  我心里没有准备,直说是我的前妻(这样说也许对舞公平一些),况且也知道了她已经猜测到我们的关系,而此时我所谓的前妻并没有失去法律效力,只是因为生气而几个月时间的分居,并且证明我们已经无法重新开始。“是你前妻,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有过婚史,你为什么早不跟我说?”
  她的嘴唇开始发青,一会又变成深紫色,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手抬起又落下,重复了几次这样的动作,木偶一样机械而呆板。
  这种事情无法隐瞒,我在想怎样和她解释的时候,她已经转身离开,前妻幸灾乐祸地说:“活该,你这种人不配为人夫,为人父!”
  我和前妻在商场里吵了起来,我想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即使我没身败名裂,也该臭名昭著了。如果舞让前妻这么一闹一去不回,那也是因为我隐瞒事实在先而导致的后果。我没有心思和前妻做无休止的纠缠,我和前妻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怕真的失去舞的爱情。我低着头,不顾前妻争辩着几次来拉我的胳膊,以此阻止我千方百计的逃脱,但我还是努力着跌跌撞撞的挤出围观的人群,试图追上毅然而去的舞。
  我站在商场门外宽阔广场的中央,四处张望,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已经没有了舞的踪影。我毫无目的在这城市的街道流浪,失魂落魄的样子像个迷路的野狗四处乱撞。等我走得有些累的时候,我发现一家标着乡村字样的酒馆,我已经顾不得什么身份和档次那些虚无的东西,迈步走进酒馆,服务员热情地把我让进店里。我不知道我要了什么菜,却没忘跟服务员要一瓶上好的白酒,要知道平时我滴酒不沾,没等炒菜端上桌子,我就拼命喝起酒来。我的疯狂的样子肯定吓人,服务员几次上前抢我的酒瓶,一瓶救命的液体,我岂能轻易放手,我喊了一声:“你,躲开!”。
  服务员埋怨着叨咕几句什么不中听的话,肯定是在骂我。我没听见,一瓶酒已经下肚。站起身,还是跌跌撞撞的冲出酒馆,也不知道自己埋单没有,一直走上大街,叫了一辆出租车,却说不出自己家住什么地方,一会告诉司机白云街,一会告诉滨河路,不时责备司机将我拉到这个地方,这地方根本不是我家,你走错了。司机几次回头气愤地瞪我,却又几次压下心里的火气,自认倒霉,拉了我这个酒鬼。如是在城里转了几圈,最后不得不骗我说去不去侧所,说第一次的时候我没理他,说第三次的时候我真的有些忍不住了。司机停车,我的脚刚踏上街面,司机开车扬场而去,庆幸抛弃了我这个无理纠缠的魔鬼。我拼命喊了几声,但司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追车无望,但解决身体里的内急上升到了立马要办的日程,尽管我虚荣心强,在恋人面前也能撒谎隐瞒事实真相,但我还是没有忘了公共道德,在街边的楼群里足足踅摸了十几分钟,才找到我认为背人的地方,开闸放水。北方十月,天气渐冷,我单薄的衣服已经禁不住天气的寒冷,酒醒了一半,才冷静的思考回家的问题,抬头看大街的样子,我的天,我眼前竟然是这个城市标志性建筑皇城酒店、水调歌头歌厅,鬼使神差,老天有眼,那出租车误打误撞,竟然把我送回我们家的楼下不远的地方。
  我要是找舞,最便捷的办法是上网。我成天挂在网上,但她始终没有露面。我有点等不下去了,去了舞的家里。地址没错,但多次按动门铃,我能听见门里的人说话的声音,人家就是不开门。我想起舞说的她有个同学在旅行社工作,就去了那家旅行社。我怕她的同学知道我的来意,不会告诉我舞的去向,就只好报名舞的同学导游的旅游路线,况且我喜欢那个岛的风光,我已经去过几次,熟悉那个地方。旅游的时候,第一个晚上有篝火晚会,导游是主持人,离不开她带的旅游团。我手里端着茶杯,趁她一个不留神,撞在她的身上,我的茶杯挺给我壮脸,茶水有一大半跑到了她时髦好看的时装上。我认识那件衣服,是我给舞从上海求人捎来的定情之物,因为时尚好看被她强行从舞的身上换下来。她哎呀一声跳起,没注意身体是否受到伤害,倒留神她的宝贝衣服。难怪人们说女人的衣服是她们的命,伤害什么都不打紧,千万别弄脏女人的衣服。我点头哈腰,十分歉疚地说:“看把你的衣服弄脏了,真是对不起。”
  她看我十分真诚,心里憋足的火没发出来,责备我说:“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这件衣服可是……?”
  我知道那件衣服的产地和价格,就说:“要不我给你洗洗,实在不行我在上海给你再捎一件,我姨家就在上海。”
  她听我说话十分在行,就缓和了口气说:“算了,也不是十分要紧的东西,晚上自己洗洗就行。”
  我赔了好多的不是,就算和她熟悉了。说了很多话之后,我才打听舞在什么地方,她顺口说在五羊城什么地方,她说不知道太具体,但她知道五羊城还有个女同学。说过,仔细看我好一阵子,然后问我:“你是风吧,舞说你是个骗子,果然骗到我头上来了。”
  我说:“你搞错了,我不是风。”
  她说:“还不是风呢,糊弄谁呢,不是风你打听舞干嘛?”。
  我说:“不是风就不许打听舞了,舞也是我的朋友,我也认识风,没有别的非分之想,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而已。”
  她说:“算了,假如你是风,我也把舞的情况透露给你了,但愿你不是风。”我心里一阵偷笑,说我就是风,这世界没有风不知道的事情,她想躲开我,没门,我挖地三尺也能找出她来。
  北方还是冰天雪地,五羊城温暖如春。正像导游同学指点的那样,我找到了舞的同学,她的同学虽然很早就来五羊城,但还是北方人的性格,粗声大气,像个男人的假丫头,心直口快,把什么情况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之后,她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舞了,她说她知道她住什么地方,说着就领我去了那个地下室。舞的室友认识舞的同学,见到舞的同学后,她的同学先是一愣,用不信任的眼神打量了我好久,一脸的心不在焉,嘴上慢慢吞吞地说:你找她干啥,她几天没回来了?我吃不准她的话是真实的,还是在故意欺骗或者搪塞我,如果她是真的欺骗我,我早已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了。就在我几近失望的时候,她说:“是不是干传销了,我听舞念叨过,我听她说的那家公司像似个传销组织,可舞没看出来,我提醒过她,她说只是想试试,手里没有多少钱了,挣钱心切吧?”
  我顺着舞的室友提供的线索,开始在诺大的五羊城寻找传销组织。没有黑夜,没有白天,马不停蹄的寻找,差不多走遍了五羊城的角角落落,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发现了蛛丝马迹,想坐下休息,没有椅子可供我坐,只能去附近的派出所报案的时候,才在警察同志推给我的椅子上安稳的坐了一会儿,心急火燎地喝了几口没有泡好的茶水。在警察的帮助下,终于找出了被困在传销团伙里的上当受骗无法脱身的舞。打开那间房门的时候,舞披头散发,一副呆滞绝望的眼神。看见我,哇的一声哭出来,扑到我的怀里。
  我和舞住在她租住的地下室里,算起来我已有半年没近女色了,这种情况她们室友中间可能有过,我住在这里她们并不觉得奇怪。夜深人静,我搂着舞娇弱的身子,当然没有舞的耐性,能在传销组织里委屈自己十多天时间。我说我和前妻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并且说是前妻主动要求的,就顾不得怕人听见什么动静,吻着舞的嘴,急着要热烈地做爱,但这次没忘了去抚弄她的乳房,如是几次在舞的胸上划拉,我越发奇怪地感觉到,她只有两个尖尖的奶头,而此时被激情迷乱的她发现自己暴露了自己的缺点,情不自禁地说:“来得太快,这多不美好。”
  我像被人拉下开关的电机,刚才还疯狂地旋转,现在却戛然而止。激情像泄过劲的洪水荡然无存,从舞光滑的身子上滑下来。想起前妻山一样的奶子,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心里想,新的不一定就那么美好,而旧的也不一定就完全不好,如果我处理好家庭中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放弃天天在网上消磨时间,少点幻想,多点现实,也不会让前妻跟我离婚。这也许是对我这个喜新厌旧的家伙的一个惩罚,本来那么完美的女人,却有着一个天然的无法弥补的缺憾,世界也许没有完美的事情,所谓的完美不过是人们眼前的表面现象,附带人们所寄予的美好愿望。
  沉浸在激情里的舞,发现我无缘无故的停止了人生美好的事情,已经坐起身来,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好一会儿。
  然后流着伤心的眼泪大声责备我说:“风,你怎么不注重我的感受!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从五羊城回到家里,似乎想把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但谁都心里明白,我们的日子是过给别人看的。终于有一天,我们在吵闹之后,突然哲人般的意识到,人生并不是游戏,我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从一个错误再到另一个错误,现在到了要给人生一个交待的时候。或许是我们跑得太快,跑得太远,忘掉了曾经给我们休息,让我们坐下的椅子,慢慢思考品味人生,信心十足地站起身,开拔我们的脚步?现在回过头才发现,我们把椅子弄丢了,不管是梨木的,还是雕花的,我觉得我们重来都没有彻底拥有过,或者说我们不配拥有这些贵重的东西。
  经过平和的商谈之后,我们决定,不愉快的日子还是不过的好。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