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铁 来源:  本站浏览:1323        发布时间:[2013-09-29]

     赵青青把写字间里最后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瓶她叫不出品牌名字的法国香水放进布兜里,布兜还剩有一些空间,写字间里属于她个人的东西实在有限,特意带过来的一个并不算大的布兜都没有填满。赵青青的动作很轻,似乎怕惊动了其他人,而其他人都在埋头做自己的工作,其实是很难惊动到他们的。赵青青的一些动作不过是一条条若有若无的划痕,想看就看得见,不想看就看不见。
  收拾完东西,距应该离开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赵青青轻轻地坐下,眼神像抹布似的在桌上桌下抹了好几个来回,在这里工作了八年,能带走的不过是区区一兜东西。上午的阳光从窗户那边泼洒过来,将她头部的影子印上了桌面,影子的边缘有一些毛刺,显然是一些不整的发丝,赵青青的头发是烫过的,但花型十分微弱,就是有些纹理,她喜欢这种花型浅浅的感觉,纯直发有太过装嫩的嫌疑,大花型又过于夸张,老土了,浅浅的符合她的审美,也符合她的性格。
  赵青青伸手轻轻摸了摸头发,然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弯下腰把撂在地板上的布兜提起来,伸进一只手又把那瓶刚刚放进去的香水摸出来,轻轻起身,轻轻走出写字间,奔了洗手间。
  赵青青在洗手池边站下,面对镜子里的自己停顿片刻,然后往左手掌心喷了一点香水,再把这只手放在水龙头下边,用右手拧开水龙头,水柱在左掌心冲起一朵水花时,右手立即关了水龙头,用左手把右手也搓湿了,再双手齐举在头发上来回地搓,一头长发便被搓得湿润了,仿佛根根发丝都噙满了水分,变得比干燥时粗了一圈,也亮了许多。不知从哪一天开始,赵青青就习惯于用滴了香水的水来梳头,水分挥发掉了,香水的味道却渗入了发丝,和她整个人融为一体,只要她出现,淡淡的香味儿便会出现。与其他爱用香水的人不同,她的香味不是从身体而是从头发上飘出来的,由上而下的香味令她有了某种凌驾于上的感觉,而走起路来,特别是在有风的天气走起路来,风把她的头发吹起,会使这股香味形成一种团状的气体,能恰到好处地把她包裹起来。
  回到写字间时,赵青青觉得自己清爽了许多,她坐下来,低头把那瓶香水重新塞进兜子,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刘龙丹一颗硕大的头从侧面的隔板上探过来。刘龙丹用刻意压低的却依然是夸张的声音问,收拾得怎么样了,用不用我帮你收拾?赵青青轻轻地摇摇头,说,不用了,收拾的差不多了。刘龙丹又问,真的差不多了?赵青青说,真的差不多了,我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收拾收拾就收拾完了。刘龙丹笑了笑说,还有一个半小时才到晌午呢,你只能耐下心来等我们了。赵青青说,没事,一个半小时,眨眼功夫就过去了。
  刘龙丹缩回头,坐下去,但那个夸张的笑脸却依然顽固地浮在原来的位置,即使赵青青闭上眼睛,刘龙丹还是在夸张地冲着她笑。刘龙丹是个夸张的女人,她的笑容是夸张的,声音也是夸张的,一句很平常的话经她嘴里一说,就会变得不同凡响,一件很平常的事经她一掺和,也会高度引起人们的注意。她说话的音量极大,声音总像是从扩音器里出来的,她的每一句话都没法不引起大家的注意,更夸张的是她的肢体语言,见了半天以上没见面的男同事,她便会慷慨地献上一个拥抱,见了几天没见的男同事,她会在拥抱之外再加上一个吻。她做这些动作时表情相当自然,仿佛是做一个不能不做的礼节,被拥了吻了的男同事脸小的会脸红,脸大的会乘机和她调侃一番,她哈哈哈哈过去,一律化解于无形。
  赵青青的性格和刘龙丹反差甚大,但在这么多同事之中,她是最先和刘龙丹成为朋友的,对于刘龙丹的夸张,她只认为是性格使然,她曾不止一次对一些对刘龙丹持反感态度的同事说,像刘龙丹这种诸事外露的人其实不会有什么事,有什么事的大都是那些不易外露的人。张琪反问,照你这么说,像我这种人反而是容易有事的了?赵青青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虚张声势的狗往往不咬人,咬人的往往是那些不爱叫唤的狗。张琪的脸憋得通红,看起来真的生气了,赵青青慌了手脚,说,张琪你别误会,我和你都不是虚张声势的人,你要有事,其实我也有事了。
  在公司诸多的女同事中,张琪的性格是最和赵青青相近的,张琪说话声音偏低,即便是开会发言,她的声音也如同在与相好的姐妹说私房话,要命的是她惜话如金,沉默的时候远远多于说话的时候。张琪为人低调,大家都这么认为,赵青青也这么认为,但不知为什么,她骨子里是认定张琪这种人是比刘龙丹更具危险性的。不要惹张琪不高兴,也就成了她与其共事的一个准则。
  距晌午十二点还有半小时时,张琪凑过来,说,我来帮你收拾收拾吧。赵青青说,不用了,我已经收拾好了。张琪迟疑了一下,似乎不知再说点什么,赵青青也有点不知再说什么。片刻的冷场毕竟只是片刻,张琪浅笑了一下,躲开了。
  距十二点还有十分钟时,莫总的助理李超走到赵青青身边,李超是管理层的人,赵青青本能地站起身来。李超说,莫总要亲自参加送别宴,但他有事,要晚一些去,大家还按正常时间去就行了。赵青青点点头,她想说谢谢领导关心,但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
  
  
  送别宴定在这座城市里著名的王府酒店,透过包房宽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城市的灯红酒绿,还可以看见著名的香格里拉公司那座摩天大楼。中午正是太阳最明亮的时候,阳光透过玻璃窗布满了包房,有些刺眼,张琪过去把浅黄色的窗帘拉上了,阳光经过窗帘的过滤,赋予了整个房间一种意外的暧昧色彩,这种色彩有点像滴进香水的水,一种类似于香水的东西缓缓在一群人中弥散开来。
  刘龙丹用她夸张的嗓门冲着张琪说,拉上窗帘就看不见香格里拉大厦了,知道的是怕刺眼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有些人是嫉妒赵青青呢!张琪的脸立马红了,她迟疑一下,还是哗啦一下将窗帘拉开,明亮的阳光便又把满屋子的人都耀得褪色了。有人叫张琪赶紧再把窗帘拉上,张琪没吭声,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靠窗那边是主座,中间的位置留给了还没有到席的莫总,在空座的右手边落座的是李超,李超回头望了一眼窗外的香格里拉大厦,回过头来说,窗帘不拉就不拉吧,夕阳短暂,过一会儿你想晒太阳还没机会了呢!由于李超是背对着窗户,他的眼睛便睁开的很自然,赵青青坐在空位的左边,也是背对着窗户,眼睛睁开的也很自然,对面那些人是面对着窗户,一个个被阳光刺得眯着眼,表情就显得十分滑稽。酒菜上的差不多了,李超端起酒杯很正式地说,莫总来得晚,叫我主持这个送别宴,我得负起责任来,大家都把酒杯端起来听我讲,今天是赵青青的送别宴,赵青青在咱们公司工作了八年,工作的相当出色,大家有目共睹是吧?现在她就要调往香格里拉公司了,是鸟往高处飞,我们大家都替她高兴是吧?我提议,这杯酒干了后,大家要轮流敬酒表示心情……
  大家都干了第一杯酒后,刘龙丹率先站起来,她是部门经理,按级别,在座的除了李超就是她了。有人说站着敬酒不算数,还是坐下敬。她摆摆手,说,如果这不是赵青青的送别宴,我可以坐下来敬,但这是赵青青的送别宴,我一定要站起来表达心情,怎么讲呢?我此时的心情那是相当地激动啊!
  赵青青和刘龙丹是脚前脚后进这家公司的,赵青青不爱说话,行事低调,和高调张扬的刘龙丹反差极大。刘龙丹爱与男同事搂搂抱抱,把平常的寒暄夸张成了舞台表演,男同事都是占了便宜的心态,脸上自然愉快得不得了,一旁的女同事虽在咯咯地笑,心里都早已反感得不行。女同事中唯一成为她朋友的只有赵青青,这种关系的确立当然刘龙丹是主动的,赵青青只是没有回避,她迎着刘龙丹向前走,二人合兵一处,再向前走,就是可以说心里话的朋友了。
  赵青青其实是个不容易接近的女孩子,她的朋友少得可怜,如果不是别人采取主动,她也许不会和任何人成为朋友。刘龙丹对她采取主动的时候,她刚好从一场失恋中恢复过来,人有些发虚,做起事来总是爱出汗。刘龙丹说,最初吸引她的就是赵青青额头上的一层细细的汗珠。那是个冬天,赵青青和刘龙丹一起去外边取一些资料,两个人每人怀里捧着一摞资料,刘龙丹冻得直打哆嗦,赵青青的身上却热气腾腾。刘龙丹一边走一边歪头打量她,惊呼,哎,天这么冷你怎么会出汗?赵青青浅浅一笑,说,我也不知道呀。刘龙丹说,你真是个怪人。赵青青说,我哪儿怪了?刘龙丹说,天太冷,张嘴都冻舌头,还是进屋再说吧!
  进了办公楼,一股暖意即刻像春风一样刮过来,刘龙丹把赵青青拉到大厅一角的长凳子上,说,就坐这儿歇会吧。二人把怀中的资料放下,并肩坐,刘龙丹侧过身子,目不转睛地盯住赵青青说,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先从你的长相说起吧,冷丁看你算不得漂亮,五官端正,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你同意我给你的定位吗?赵青青点点头,她觉得刘龙丹说的是真话,她的确是那种丢进人堆很难引起注意的那种普通人。刘龙丹话锋一转,说,这只是粗看你的判断,若细细地看你就不同了,你的眼睛又大又亮,你的鼻子端庄精致,你的嘴形不大不小,嘴唇不薄不厚,真是越看越好看,其实你是个大美人呢!赵青青听着刘龙丹的话,觉得就是一条来自春天的小河,小河汩汩向前,越往前流水流越盛,润得她的心田暖酥酥的。正是从这以后,她和刘龙丹成了好朋友。
  有人私下议论刘龙丹在男女关系上太过随意,赵青青听了总会忍不住反驳一下,别人对她的反驳往往只是哈哈一笑,并不接招,只是继续议论罢了。有人说刘龙丹的老公是个醋坛子,对刘龙丹盯得非常紧,刘龙丹外边有应酬,他总是采取抵制态度。有一次刘龙丹去参加朋友的一个晚宴,酒还没过三巡,刘龙丹的老公便找上门来,他谁都不理,冲过去拽起刘龙丹就走,满桌人都夸张地瞪大眼睛,原本行事夸张的刘龙丹反而低调得很,一声没吭随着老公去了。还有一次,一个男同事把电话打到她家,邀请她参加一个饭局,正好她老公接的电话,不等男同事把话讲完,她老公便大吼起来,我邀请你老婆跟我一起吃饭行不行?搞得那个男同事十分尴尬。
  赵青青和刘龙丹的关系是在两年前发生一些变化的,两年前部门经理调走,需要提拔一名新经理,按资历和能力,赵青青和刘龙丹都是热门人选,莫总带着李超给他们这个部门专门开了一个会,叫有意愿当经理的人都讲一讲自己的优势。莫总率先点了赵青青,这种点名多多少少表现出了莫总的倾向性,赵青青强压内心的激动,十分谦虚地讲了自己在业务上的优势,也讲了自己的工作态度和工作构想,她的声音很低,就像怕声音大了会毁了自己的谦虚一样。她讲完了,接下来讲的便是刘龙丹,刘龙丹是自己站出来要讲的,起初她的声音也偏低,但讲着讲着声音便无限爬高,到最后已经夸张到了舞台上表演的音量,讲到激动处,她甚至掉了一些眼泪。大家都木然地看着她,至少赵青青认为,大家是都觉得这刘龙丹的表现有些过了,而刘龙丹太过的表现又反衬出赵青青的恰到好处。
  散会后,赵青青想安慰刘龙丹几句,她把刘龙丹拉到没人的地方,摸出一张纸巾想帮她擦一擦脸上残留的泪痕,刘龙丹抢过纸巾,哈哈大笑道,有几道泪痕不难看,用不着擦。赵青青说,你也别太难过。刘龙丹说,你看我像难过吗?赵青青这才似有所悟,和一直在笑的刘龙丹相比,如果非要找出一个难过的人,恐怕只能是她自己了。
  几天以后,部门经理就认命下来,居然就是不被赵青青看好的刘龙丹,这样的结果令赵青青十分意外,她想其他人也应该是和她一样意外的,但她还是意外地发现,其他人并没有谁表现出意外的表情,他们都热烈地向刘龙丹祝贺,就像是在祝贺一个情理之中的结果。整个部门十几个人中,只有赵青青一个人是落寞的,是被撇在热烈氛围之外的局外人。
  这之后,赵青青和刘龙丹之间就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扭,但仅此而已,她们依然是说说笑笑的好友。直到一年前发生了一件赵青青认为的天大的事,她们才真正疏远起来……
  接着刘龙丹敬酒的是王宝田,这是一个外形俊朗,在女多男少的这个部门里最引人注意的小伙子,他三十出头,比赵青青和刘龙丹都小几岁,他叫赵青青赵姐,叫刘龙丹丹姐,姐子前边一个取其姓,一个取其名,在赵青青看来这含义就有了一些不同。王宝田比赵青青晚几年到公司,对于新人的到来,赵青青既不排斥也不欢迎,用的是一颗平常心。刘龙丹则欢迎得相当夸张,第一次见面就抱住人家小伙子亲了一口,搞得王宝田脸都红了。在最初的那段日子,王宝田是尽力躲着刘龙丹的,却尽力在接近赵青青,遇到有什么不懂的,他就一口一个赵姐地问她,赵青青也尽力回答,从不保守。
  日子久了,赵青青发现王宝田是个过于精明的小伙子,精明之处是善于巴结上司,这就令赵青青不自觉地对他持反感态度了,但她的反感是低调的,仅限制于内心深处,她相信自己没有表现出来,但不知为什么,她慢慢发现王宝田不那么爱接近她了,他很少再向她请教问题,甚至说话也少得可怜。相反,他和刘龙丹却越来越接近,张口丹姐闭口丹姐的,对于刘龙丹的主动拥抱,他也半推半就了,脸上的红晕也被一种开心的不红不白而替代。赵青青不知道自己与王宝田哪里出了问题,她只能这么对自己解释,人家刘龙丹在公司的势力比她大,精明的王宝田当然会选择近刘龙丹而远她了。越是这么认为,她越是不自觉地远离王宝田……
  接着王宝田敬酒的是杜大姐,大家都这么叫她,也就把她叫老了,不管是别人还是她自己,都认定了这个大姐的角色,其实她不过和赵青青同岁。大家认定她为大姐完全源于她的做派,她为人豪爽,有股男人气,特别是喝酒,一般的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时她也敢于出头,如果哪个男的欺负了哪个女的,她总会挺身充当护花使者,大姐范儿在那儿摆着,别人也就心甘情愿地把她当做了大姐。
  杜大姐的工作态度并不怎么样,她在其他公司里有兼职,这本来违反了公司的规定,却没见公司制裁过她,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自在得像在自己家的公司上班,有稍稍效仿者,立马便会被公司处罚得鼻青脸肿。很多人私下议论,说大姐是有来头的,连莫总也惹不起她,也有人说是她给莫总塞足了钱,莫总才会对她另行相待。不管别人怎么讲,赵青青是从来没讲过杜大姐坏话的,杜大姐在外边饭局多,常常拉上赵青青一同前往。赵青青本不喜好这种既耗时间又耗心血的饭局,但对于在公司里越来越孤单的她来说,杜大姐的偏爱又不能不令她感动。
  两年前,赵青青还是和杜大姐发生了一次她认为无法避免的争吵。当时公司里搞了一个二选一的奖励办法,就是两人一组,竞争出一个人来奖励,这奖励不是一次性的奖励,是涨工资,其重要性也就没法不令每个人重视了。赵青青和杜大姐分在一组,就有很多人认为赵青青是占了便宜,从业绩上讲,赵青青胜出轻而易举,从重视度上讲,在外边有兼职的杜大姐是不会在意这点工资奖励的,赵青青的竞争难度也就大大降低了。但结果出来时,大家都十分意外,被奖励的居然不是赵青青而是杜大姐。
  赵青青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竖了起来,她走在通往总经理办公室的路上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刺猬。接待她的不是莫总而是莫总的助理李超,她要公司给个说法,李超很客气,他让赵青青坐下,还亲手给赵青青沏了一杯茶,但在赵青青的眼里,茶杯里冒出的热气就是她竖起来的头发,她突突突机关枪似的放了一阵,越放越觉得委屈。待她放完了,李超不紧不慢地说,我们也都觉得有点委屈你,但公司有公司的考虑,望你能理解公司,回去好好工作。赵青青忍无可忍地说,人有脸树有皮,公司这么对我,我还怎么面对大家?不行,我得找莫总讲一讲理。
  赵青青突破李超的防线,径直闯进了莫总的办公室,又是突突突放了一阵。莫总一直皱着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他还是把赵青青的话听完了,他盯着赵青青的眼睛反问道,你真的不能好好工作了?赵青青说,我不是不想好好工作,可不好好工作反而能得到奖励,我还怎么好好工作?莫总说,我有一个用人标准,不好好工作的绝不强留,公司的大门永远向她敞开,你真的想走出这扇大门吗?赵青青被问住了,一瞬间清醒了许多,这个行业是朝阳行业,这家公司虽然比不上行业中的老大香格里拉公司,但也是不错的了,发展前景和待遇都令人艳羡,很多人想进这扇大门还进不来呢,她怎么会愿意走出这扇大门呢?赵青青哑了火。
  莫总说,如果不想走出这扇大门,就回去好好工作吧!赵青青转过头,第一次尝到了心痛的滋味,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想哭,但还是忍住了。回到写字间,迎接她的是怒目而视的杜大姐,她避开杜大姐的眼睛却避不开杜大姐的嘴,杜大姐说,好你个赵青青,亏我一直对你好,到关键时刻你居然拆我的台?赵青青只好将目光迎过去,说,我不是去拆你的台,我只是去讲一讲道理。这之后,杜大姐就不理她了,赵青青惊讶地发现,其他人也不爱理她了……
  接着杜大姐敬酒的是张琪。赵青青在一个缺少关爱的环境里长大,父亲是个花心男,他在外边不断地制造绯闻,母亲是个要强的女人,她的所有精力几乎都用在了对一桩桩绯闻的调查取证中,她的三个孩子的成长反而被她忽略了。赵青青性格孤僻,她其实不喜欢别人对她过于亲密,唯有别人对她保有一定距离,才是令她能够心境安宁的最佳状态。而张琪恰恰也是这样的人,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也许这样的两个人永远都会是两条平行线。
  张琪和赵青青说话的内容更多地是在议论刘龙丹,赵青青是个不爱说别人闲话的人,两个性格相近的人在这种事上形成了反差。张琪在人堆里很少说话,只有在两个人的环境里,她才会说一些话,而这些话又几乎全是说别人的,她和赵青青在一起时,讲的最多的人就是刘龙丹,她说,瞧刘龙丹见了男人那副贱样,丢尽了女人的脸,怪不得她老公天天像防贼一样防着她。赵青青说,她就是那种张狂的性格,其实也不见得有什么事!张琪说,没有事才怪呢?她当众敢亲人家,我就不信只有一男一女时,她会变成淑女!
  张琪是不轻易和人开玩笑的,别人自然也就不轻易跟她开玩笑,但有一个不知深浅的家伙还是当众跟她开了玩笑,这个家伙是公司里有名的臭嘴,开起玩笑来没遮拦,能把没影的事一本正经地讲,搞得当事人百口莫辩。他说他昨天下班看见张琪和一个帅小伙肩并肩走拉手地走,走到某条街的拐角处,那个小伙子还亲了她一口。不管有没有这件事,要是换了别人,也许会哈哈一笑,顺着他的话说,没错,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是不是你吃醋了?这样的话借力消力,玩笑也就开完了。可张琪偏偏脸红成了一个大红萝卜,支支吾吾地说,我没有啊!那家伙说,怎么没有啊,我亲眼所见,我还能不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啊?张琪还是说,我真没有啊!那家伙愈加来了兴致,说,小伙子单眼皮,却是个大眼睛,白白净净的,是韩国明星的范儿,对不对?张琪说,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怎么能这样做呢?那家伙说,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就这样做了,八成是看人家小伙子太帅了吧?众人本该哈哈大笑,但不知为什么都没有笑,都相信了似的盯住张琪,把张琪盯得要掉眼泪了,一双求助的眼神就伸向了赵青青。赵青青本想挺身证明昨天下班她是和张琪一道走的,根本没有那家伙说的那码事,但她嘴唇动了动,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和其他人一样,在享受着这件开心事。从这件事以后,张琪就开始有意躲着赵青青了……
  在场的十几个人都敬了酒,都用了令人感动的辞藻说了一些依依惜别的话。赵青青没想到大家对她的评价居然是相当的高,高到足以令她不想离开,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她已经办完了辞职手续,该交接的一切也已经交接完毕。就在她激动得要落泪的时候,包房的门开了,有亮光一闪,一个几乎通体放光的人走了进来,这个人就是莫总。
  莫总大概是有意制造这种效果,大家起立,都用一张葵花般的笑脸迎接他,他领袖般挥挥手,然后在大家让开的过道上走过去,坐到中间预留的位置,又挥挥手示意大家坐下。他端起酒杯说,不好意思,刚参加了一个不能不参加的会议,来迟了,今天是给赵青青送别,赵青青在咱公司是个优秀的员工,她能调往更好的工作岗位,我们替她高兴,来,干杯!
  莫总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他的身上有一种与她的身份极为相符的高贵气质,在他面前,再爱开玩笑的人也是不敢轻易开玩笑的,再爱动手动脚的人也是不会轻易动手动脚的,但刘龙丹依然是个例外,在许多不该动手动脚的场合,他还是拥抱过莫总的,搞得莫总两腮绯红,像喝了过量的酒。
  有一天下班时间已过,赵青青为赶一个文案依然伏案工作,文案搞完了,她才长舒一口气,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已经黑下来的天空。事情是在赵青青已经走出写字间的门时陡然发生的,她心血来潮,想到了时常很晚才会下班的莫总,她想今晚莫总会不会还没离开办公室呢?这个念头点燃了她心里的一盏灯,她觉得心里亮亮的,许多本该暗淡无光的东西开始熠熠闪光。这个文案是莫总亲自安排她做的,这显示了莫总对她的信任和肯定,如果莫总还没有离开公司,她何不拿文案先让莫总看一看呢?她有些兴奋,折身回去拿了文案就奔总经理办公室,她一路觉得自己亮堂堂的,是每个角落都被照亮的那种亮。
  莫总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她轻轻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回音,她想莫总一定是走了,这个念头闪烁的同时她伸手推了一下门,门居然开了,一个从来没有预想过的场面猝然出现在她的眼前,莫总坐在写字台后边的皮转椅里,一个白亮亮的女人身体面对着莫总,是坐在莫总身上的,这个白亮亮的女人本来是跃动着的,随着门被推开的声响,她停止了跃动,但在赵青青的视觉里,她身体的上方依然存在着跃动的虚线。赵青青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那个女人也发出了一声尖叫,她扭过头来,赵青青便又尖叫了一回,她想不到这个女人原来竟是刘龙丹。她愣怔片刻,掉头就跑。
  赵青青不知自己是怎么跑出公司大门的,冷风一吹,她才觉得僵住的头脑又有了意识。她气喘吁吁,一只手始终捂着突突跳动的心脏,这个时候,她才觉得张琪先前对刘龙丹的判断是正确的。
  第二天,赵青青被叫到了莫总的办公室。最初赵青青还以为莫总会跟她说一些软话,求她不要把这件事情张扬出去,但是,莫总的表情和声音却一点也不像是要说软化。莫总用冷冷的目光盯住她,用冷冷的声音说,赵青青,咱们公司虽然比不得香格里拉公司,但在同行业也算数得着的,想进公司的人太多了,能够成功进入公司的都是让人羡慕的主儿,你说是不是?赵青青说,是。莫总又问,公司对你来说,重要吗?赵青青说,重要。赵青青虽然是顺嘴一说,但她知道公司对她的重要性,她从小家境就不好,母亲体弱多病一直不能工作,全家五口人只靠当搬运工的父亲一个人的工资过活。后来长大,结婚,条件好了,但她和丈夫也都只是靠工资过活的公司雇员,工资不高不低,都养得起对方,也都养不起对方。她的工资要比丈夫的工资高一些,公司是她的依赖,是衣食父母。
  莫总接着问,我这个老总对你重要吗?赵青青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个时候,她突然意识到被动的根本不是莫总,而是她赵青青。莫总笑了笑,笑容很短暂,他本来就是个不爱笑的人嘛。他继续说,我这个人爱面子,本来男男女女的事也算不得什么,都什么时代了,谁把那种事当回事啊!但我还是不想闹出什么绯闻,你也知道,我当了这么些年老总,什么时候出我的绯闻了?赵青青连忙说,请莫总放心,我昨晚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会跟任何人讲的。莫总说,可我就是不放心呢?赵青青又不知如何回答了,她盯着莫总,觉得自己可怜巴巴。莫总完全是乘胜追击,他盯紧赵青青的眼睛,说,我有一个可以让自己放心的办法,但需要你的配合,只要你配合了,我就不担心你说出去了。赵青青脱口问,什么办法?莫总说,和刘龙丹一样,你和我也……赵青青脑袋轰地一响,她想不到莫总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连连摇头。莫总又笑了一下,说,回去好好想想吧,不急。
  赵青青惶惶走出莫总的办公室,这种感觉和昨晚的感觉有些相像,可这本来应该是两种不同的感觉嘛!这两种感觉搅在一起,在赵青青的意识里成了一种含义不明的东西。
    后来的某一天,快下班的时候,赵青青还是又走进了莫总的办公室。她没有惊慌,只是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从这以后,她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去一趟,就在她把这件事看得很平常时,一次她在莫总办公室的门口遇见了张琪,张琪那惊愕的面孔在她的眼睛里凝固了好多天。当时赵青青一句话也没说,她脸红心跳,衣着狼藉,低着头跑开了。
  这件事的后果便是,赵青青觉得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开始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她,然后便是很多人都躲着她,不理她,不得不和她说话时,说话人的表情也是怪怪的,嘴上说一句,肚子里似乎还有一句潜台词。赵青青不用想也知道那句潜台词是什么,有的时候她很后悔当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莫总,如果莫总也像对待她一样对待张琪,大家也许就不会知道她的这件事了。但这种孤独的处境已经竖在她的面前,阳光被挡住了,她觉得自己已经暗无天日……
  
  
  酒席散时已是午后两点多钟了,大家簇拥着赵青青往酒店外边走,刘龙丹问了一句,赵青青你现在就去香格里拉报到吗?赵青青点点头,说,是。刘龙丹说,那我们送你过去吧。众人随即附和,对,我们送你过去。赵青青说,还是免了吧,你们还得回去工作呢!杜大姐对莫总说,我们去送送赵青青,莫总不会在意我们迟到一会吧?莫总说,你们去吧,都送送赵青青。众人更加踊跃起来,他们不顾赵青青的一再拒绝,执意陪着她走出酒店,走过马路的斑马线,一直走向了高得不能再高的香格里拉大厦。
  赵青青完全是被大家裹挟着,走向那扇缓缓转动的玻璃门的,站岗的保安拦住众人,刘龙丹把赵青青推到保安的跟前,说,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赵青青,是你们公司新调来的员工。保安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刘龙丹说,你不知道的事多了,赶紧把路让开。保安说,她可以一个人进去,你们就不要进了。众人这才停住脚步,目送着赵青青走进了旋转的玻璃门。
  走进去后,赵青青停住脚步,转过身来,透过玻璃门向外看,此时正是阳光最烈的时辰,但有玻璃挡着,再看外边的阳光就不刺眼了,再看阳光下的那一堆前同事,也就多了一份诗意的朦胧。她冲着大家摆摆手,然后扭过身去,大步走向了电梯。
  也许此时不是上班时间,电梯里只有她自己,她面对电梯间的那一排按钮迟疑了一下,然后按了一下8字。电梯上行时她的眼前依然停留着那一大堆向她招手的同事,她想不到在她调走的时候,这些人会集体抛弃对她的偏见,会和最初一样,甚至比最初还要热情地对待她了。她觉得鼻子有些酸,但她忍住了,没有流泪。
  赵青青从电梯里出来,她走过写有人事部标牌的房间时并没有停住脚步,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了走廊的尽头,然后,折回身,走进了洗手间,进了洗手间的单元格子里,然后蹲下,双手捂脸,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调往香格里拉公司是她编出来的,下一步该怎么走她还真的没有想好。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