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1081        发布时间:[2013-09-29]

 

     刘瑞成,男,1958年生人。牡丹江市人口计生委宣传站副站长。高级政工师。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长篇小说《苍龙戏风》,《袁世凯情事》。常年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作品曾荣获中国人口新闻一等奖,三等奖。


鱼  (短篇小说)
   盆子一蹶掠从炕上弹起来,他又梦到白胡子李爷爷说的那条鱼精了。这鱼精比美人鱼还好看,比小牛犊子个还大,洁白如银,只有嘴唇是红的,鱼尾是红的,简直比那炭火都红。鱼精就浮在水面上,离盆子仅有几米远,眼睛得意的叮着盆子的眼睛,一点也不比盆子的眼睛小。盆子晃晃光秃秃的圆脑袋,鱼精就晃晃红嘴唇;盆子使劲拿眼睛瞪它,鱼精也使劲蹬盆子,盆子急了,一个鲤鱼打挺蹿出去抓鱼精,嘣儿醒了,眼睛瞪瞪还像豆苞,双手伸出去死死攥着。决定去西大泡子钓鱼。
   雪白的月光贼啦亮,简直比白个还明。附近水沟子里的蛙儿们放开歌喉竞相高唱。盆子今年10岁,他知道自己有责任要为家里尽一份力了。爸爸为了多挣几个工分,给生产队稻田看水,回家吃完饭就走人。妈妈身体特别不好,说是胃里长了个什么东西,做手术没有钱,勉强在家糊弄口饭。妈妈总说自己活不了几天了,嘱咐盆子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妹妹。要是这个家没有了妈妈,还叫家吗?盆子特别孝顺,半点也不让妈妈生气,什么活也抢着帮助妈妈干,比如洗衣服,包括爸爸妈妈及弟弟妹妹的,都是盆子抢着洗,只要盆子在家有时间,也从不让妈妈做饭。7岁的弟弟筷子与5岁的妹妹碗儿还什么都不懂,睡梦中小俏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盆子扛起特制的两把鱼杆,鱼钩是自己用妈妈缝衣服的特大号针制做的,因为商店里根本没有卖鱼钩的。
   一早一晚或趁着有月光的半夜去西大泡子钓鱼,对于盆子来说是常事。泡子里的野生鱼有的是,但白天没有人敢公开钓,因为一旦被生产队知道了,是要挨批斗,弄不好还要挂牌子游大街,随便钓鱼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还了得?盆子利用早晚钓鱼,那也是冒风险的,他都上小学了,学校里要求很严,资本主义苗与社会主义草必须分的清。盆子认为冒一点风险是值得的,因为妈妈身体太虚弱了,需要一些营养补一补。家里的日子太孬了。“锅里没油星,下地三点钟。学习加批斗,田里草长疯”。就是当时生活真实写照。生产队里虽然有些大米,但都上交了爱国粮,只有过年时能吃上一两顿白米饭。盆子很精明,他的鱼杆并不长,线却很长,平时把鱼线卸下来,看上去就是孩子玩的竹竿,只是没人了钓鱼时才拴上。他把钓上来的鱼一般藏在打野菜的筐底或藏在衣服里,加上他是个孩子,并不被人注意。妈妈总是叨咕盆子以后不要去钓鱼了,为孩子担惊受怕啊,但心里明白,如果不是这些鱼撑着,自己恐怕会抗不过去的。
   盆子喜欢钓鱼与爸爸有关,几年前还没有开展运动,社员们可以随便打鱼钓鱼,村子附近有许多野生的水泡子。爸爸喜欢用网打鱼,刚刚会走两步的盆子就趔趄着跟在爸爸屁股后面拣小鱼,爸爸还教给盆子怎么钓鱼。6岁时盆子就曾经用小鱼杆钓到过一条8斤多重的大草根,盆子使出吃奶的劲也拽不上来,要不是碰巧被一个大人遇见,盆子就有可能让鱼钓走了。
   夜风习习,月光如洒。盆子特意穿了爸爸的大布衫子,感觉从心里往外凉快,他就像一名听到冲锋号的战士,甩开步子嚓嚓走着,心里憋着老劲:鱼精,这次我一定要抓到你。从村口到西大泡子足有5里路,盆子一眨眼就到了。他穿大布衫一是为了挡蚊子,二是外了藏鱼。从衣兜里掏出鱼线,麻利的拴好,又掏出一个小罐头瓶,从里面取出一条蚯蚓,粗大的暗红色蚯蚓在盆子的手指间乱缠,急着要逃走,盆子熟练的把蚯蚓一分两半,分别挂在两个大鱼钩上,使劲一甩,鱼钩抛出七、八米之外,鸡血染过的鱼漂浮在水面很扎眼,顺手把这支鱼杆拴在岸边的小柳树根上,防止一眼看不到被大鱼拖走。随手抓起另一个杆,猛力把鱼钩扔出去,目光也随之抛过去,紧紧盯住月光下血红的鱼漂在水面抖动。蛙儿们似乎唱累了,出现了息歇,贪嘴的鱼儿跃出水面捉昆虫哗动的水声也满动听。
   偷着钓鱼,一般人是不敢来的,确有一个人天不怕地不怕,想什么时间钓就什么时间钓,没人敢管,这个人就是白胡子李爷爷,今年68,是个烈属加五保户,两个儿子大虎与二虎当年都参加了林彪的东北民主联军,一起倒在了四平城外。老伴前两年也去世了,就剩他一人,没有什么爱好,就喜欢喝两口,喝高了就去公社院里骂大街,谁拿他也没办法,县革委会主任有好吃的都得给他送来,所以谁敢惹他?李爷爷满头银发,身体硬朗,嘴吧上几根白胡子增添了他的儒雅。从小就喜欢钓鱼,经验非常丰富,盆子没事就陪他钓鱼。李爷爷虽然不识几个字,却能讲《薛刚反唐》、《岳飞传》、《二十四孝》等等历史故事,盆子入迷的爱听,爷俩处的关系铁好。一个初夏的中午,天气暖和的每个毛孔都滋熨,草儿们伸胳膊蹽腿,花儿们含苞待放。李爷爷很庄重很神秘的给盆子讲了鱼精的故事,说是自己的爷爷讲的,爷爷还亲眼见过两次鱼精,红嘴唇,红尾巴,美丽漂亮极了。鱼精虽然不会呼风唤雨,但谁也抓不住它,它在这个大泡子住了有好几百年了,如果抓住它,它的肉不值钱,但它的骨头值钱,把它的骨头砸碎了,连肉一起吃下,能治百病,不论再重的病,一定好。可惜自己没有这个福分,从来没见过。虽然在水面上见过几次大鱼,那肯定不是鱼精。因为凡是见过鱼精的人,一定交好运,当大官。我爷爷当年就是咱们这一带最大的官。李爷爷最后叹口气:唉,都怪自己命不好啊。这几句话像刀子一样刻在了盆子的心上,他在意的不是当大官,而是鱼精的骨头能治百病。暗暗发誓,一定要抓住鱼精,一定要把妈妈的病治好。
   怪了,平时一顿饭的功夫,盆子怎么也能钓上两三条鱼,最小的也有一斤多重,而今晚两顿饭的间隙都过去了,连个鱼影也没钓到。长时间的钓鱼磨练使盆子有着惊人的毅力与耐性,多急的事情他都能沉的住气,心有一定之规。他站在水边,远远看去就像一座雕像,顶多累了,换换手,诺大的衣服罩住了头与双手,只露出两只犀利的目光。盆子突然感觉四下咋这么安静啊,静的吓人,蛙声不见了,鱼儿不动了,柳梢水草,就连风儿也凝固了似的,浑身燥热,脊梁骨开始冒汗。他瞅了一下远处的水面,连个波纹也没有,瞥了一眼月亮,有些偏西了,但亮度没减。盆子感觉心口发闷,呼吸有些困难。从小对“害怕”二字不知为何物的盆子,不自禁地有几分毛孔悚然,今天这是怎么了?他本能的去看手杆鱼漂,仿佛冻结在水面,下意识的把目光慢慢移向另一个鱼漂,血红的鱼漂不见了!他使劲眨眨眼,还是没有。再一看拴在小柳树上的鱼杆,拴鱼杆的绳子自己竟绷直了,鱼杆尾部已离开了地面。活见鬼啊,头上的冷汗“唰’就冒出来,盆子迅速放下手杆,快速移动左脚,去踩地上的鱼杆,就像踩在了一条绷紧的钢丝上,险些把整个人弹起。就在这一瞬间,奇迹发生了,拴鱼杆的布条“叭”断了,说时迟那时快,盆子来不及思考,飞手死死攥住鱼杆,而一股巨力袭来,险些把他带入水中,盆子顺势腰眼一叫劲,双手双腿使出拔河状,左腿深深插入泥水之中。凭感觉,盆子知道钓住了一个大家伙,最少也得在50斤以上,10几斤重的鱼根本不在盆子话下。盆子用力想把鱼拽上来,鱼在水下翻起一米多高的浪花,哗哗山响,拽之不动,彼此的劲就叫上了。突然,一股热血从心底直撞盆子的脑门,莫不是碰上鱼精了?这家伙咋这烈害?由于双手用力,大上衣滑落下来,失去了对头的保护,成群结队的蚊子,对准盆子无半点防护的秃脑门进行饱和攻击,盆子水上水下双方受敌。盆子的脑海里出现了红嘴唇红尾巴的鱼精,妈妈的健康得到了恢复,又能上地干活了,家里也恢复了欢乐。他脑瓜子爆涨,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顺着鱼线去抓鱼。鱼也同时快速游荡开去,鱼在水中飞窜,盆子如蛟龙般在后面猛追,既是意志的较量,又是死亡的游戏,逃的玩命,追的拼命。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鱼儿在水中的力量是巨大的,犹如骏马驰骋在草原,况且这只巨鱼恰似一匹受惊的烈马啊,彪悍的力量无以能敌。盆子固然有一身好水性,一个猛子60米开外没问题,可眼前的对手太强大了。盆子开始潜水,几分钟就顶不住了,他需要露出水面呼吸。水太深了,盆子犹如漂浮在空中,有劲根本使不上。大鱼根本不给他呼吸的时间,猛的又把他拖入水中。透过水帘,盆子影约见到金光耀动,断定是鱼精无疑,更加兴奋起来,这回妈妈真的有救了。但水深浪急,盆子只能任大鱼拽着他飞翔,想冲出水面呼吸一口都非常困难了,无奈中不知喝了多少水。盆子抱定了一个念头,就是死,也不能让鱼精跑掉。有两只鸿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飞过来想帮助盆子,跟着盆子转了几圈,也无能为力,只好哀鸣几声又飞去,不知道是给盆子加油,还是作无奈的告别。慢慢,盆子精疲力竭了,幸福而甜蜜的闭上了眼睛。
   月光顿时昏暗起来。
   后来有人写诗赞颂:意志如钢气如虹,翻江倒海驾长风。孝心撼动苍天泪,黑土卷起玉骄龙。
   “爸爸,快来西大泡子打鱼啊,我逮住鱼精了,一定要按我说的做啊,给妈妈吃”。盆子爸睡梦中听到儿子的呼唤,他睁开眼睛一看,才半夜,白天干了一天的活太累了,便倒头又睡,刚睡着,再次听到儿子的呼唤。他感觉很奇怪,到儿子睡觉的大房间一看,筷子与碗儿睡的正香,独不见盆子。再一看盆子的鱼杆不见了,知道儿子去逮鱼了,从炕头柜拽出旋网,朝西大泡子疾去。
   盆儿经常在什么地方钓鱼,爸爸还是清楚的,当他来到柳丛边,却不见儿子,只发现了盆儿的一支鱼杆,捞起鱼杆是空的。 “盆儿、盆儿”,爸爸扯着嗓子拼命的呼唤着儿子,四处空旷的原野没有半点回声。爸爸知道泡子的深度,知道儿子的脾气,知道怪梦的诧异,儿子的呼唤还在他耳边回响。他使出全身的力气甩出一网,是空的,又甩出一网,还是空的,再甩出一网,竟网住了儿子的鱼杆,慢慢拉住鱼杆,感觉特别沉,一点一点往上拽,一条金鳞金黄牛犊子般大鲤鱼浮出水面,天空立即闪过一道金光。大鱼已经闭上了那美丽的双眼。鱼钩险些把鱼嘴拽豁。爸爸掂了掂足有100斤重,而此时爸爸的心情比山更重。他抱紧大鱼,犹如抱着儿子,抱着家中的希望,步履艰难的朝家走去。
   明月的光华渐渐散去。东方天际出现了一抹绚丽的朝霞。
   40多年过去了,至今在白山黑水之间一直流传着盆子舍身救母的感人故事,她像一剂良药,慰籍着伤痛中的母亲,更似严寒中的一盆炭火,温暖着天下妈妈的心。

 
500元/篇〡「知音读酷」约稿函
《散文选刊》投稿须知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