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宋长江 来源:  本站浏览:1027        发布时间:[2013-09-09]

       海岛冰轮初转腾
  ……
  明霞独自一人在厨房刷碗,悠然自得地唱起了京剧《贵妃醉酒》。咦咦咦,呀呀呀,一板一眼,韵味十足。唱着唱着,情不自禁抬起一只手,塑了个兰花指造型,刷碗水顺手臂滑下,滴滴答答落在了地上。
  别唱了好不好!儿女巧卉的声音从房间里跳窜出来。
  明霞对女儿的嚷叫习以为常,继续唱,只是把唱词哼成了曲调儿……刚刚哼完“见玉兔”,巧卉又嚷上了,妈,听见没?我烦!
  明霞态度良好,说,好,好,我不唱了,我出去唱。说是不唱,身不由己又哼出一个长调,空抖了一下手指,才罢。
  
  夜的幕,缀满霓虹和斑斓,大街小巷,动着喧噪。
  明霞把碗筷收拾利落,隔窗俯视大街,流光溢彩的灯河,纵横交错,传导上来的音乐和汽车引掣,鼓动耳膜,阵阵酥痒。
  炫。
  明霞最近记住了这个时尚潮语。但她说不出口。炫字,已远离了她的年龄。可炫的感觉,她却体会得入骨。她或许尚未意识到,眼界里的斑斓和霓虹,耀目的光影,加上那个说不出口的炫字,如同流感病毒,侵蚀了她的视觉和思维,不自觉中逐渐忽视了对夜空的仰望,忽略了天上还有星星和月亮。
  翻遍近五十年的生活阅历,明霞努力追忆和寻找曾经的炫,竟然是空白。大半生除去工作的劳累就是生孩子抚养孩子的辛苦。不过,内退赋闲后,正以伤感的心态去面对暮色来临的时候,炫的感觉才以色彩斑斓的状态和新鲜的味道呈现出来,把从未用过的“枯木逢春”这个词也翻了出来。不然,她哪里会难以抑制地咦咦呀呀唱个不停?哪能招得女儿呵斥而不生气呢?
  当然,唱几句哼几句,只是个表面现象,明霞把炫的真实感慨隐藏了起来。她把这种隐藏看作是成熟女人的标志,把它理解为辛苦一生的馈赠,只能独自享受,传不得,说不得。
  明霞去了卫生间,简单化了淡妆,春风摆柳般飘到丈夫老高的房间,轻声说道,老高,我出去溜一圈了。
  老高正在灯下伏案画图,听见妻子的声音,抬起头,扶了扶眼镜,啊了一声,继续伏案。
  明霞退回走廊,对里屋的女儿喊了声,巧卉,别看电视啊!快把作业做了!做完作业再看!
  里屋的巧卉丝毫没反应。明霞或许怀疑自己的声音缺少穿透力,被紧闭的房门挡住了,或许她想看看女儿是不是正在偷看电视,就急匆匆奔到巧卉房门口,忽地推开了门。
  巧卉呆坐书桌前。
  电视是关闭的。
  巧卉扭过头,白了明霞一眼,以示对突然袭击的抗议。
  明霞毫不顾忌女儿的白眼,说,白什么眼,把成绩搞上去,再给我白眼!听见了吗,快把作业做了,早点睡。
  巧卉低头不语。
  明霞一反开门时的猛劲,轻轻把门关上,蹑手蹑脚提起走廊地上的一个鼓囊囊的黄色绸缎包,悄声下楼了。
  走下楼的明霞,碎步如流水,流到路旁,潇洒地挥一下手,一辆的士急停在身边。
  明霞拉开车门,把身子缩进去,用似戏非戏的腔调对司机说一声,南山公园,二阶门。
  二阶门,是南山公园的侧门,悬在半山腰。
  
  巧卉的头,伸进爸爸老高的房间,冷冷地说,爸,我出去一趟。
  老高抬起头,扶了扶眼镜,嗯了一声。忽然,像想起什么,再次抬头,喊了一声,快回来,不准走远……
  巧卉已没了踪影。
  老高自语,什么时候能长大呀。
  老高是采暖工程师。楼市火了,他也火了,兼职兼了三家,加班加点,月收入一两万,把火爆换成钞票,把平平淡淡的生活调得有滋有味。滋味么,主要体现在妻子明霞身上。
  几年前,明霞所在工厂转制,年过四十的职工,无论男女统统办理内退。这意味着,不上班不出力,还能拿到百分之六十的工资,比过去上班开不出工资强了多少倍。明霞兴奋不已,情致高昂地把女儿巧卉伺候上了高中。后来,明霞突然变得伤感起来,头发见白,皱纹增多,和外面的世界隔绝了,更年期的征兆也出现了。她怕了,她不想如此这般步入暮年。为防止待在家里待傻了,待老了,她向老高提出要出去找个工作,哪怕给人家当保姆或去商场做清洁工也行。老高劝她,说巧卉再有两年就高考了,你在家照顾照顾她吧,咱家不缺那千八百的。
  明霞说,我从来没耽误照顾你和巧卉呀!
  老高说,那是那是。不过,我实在不想让你去给人家做家务,当清洁工,让别人见了,还以为我养不起这个家。
  明霞说,人家不会这样想,谁不知道你能挣好几个人的工资呀!我是怕我在家待傻了,待老了。
  老高说,那你就出去玩玩么,出去散散心。
  明霞给了老高面子,不再出去找工作了。
  一天,明霞碰见一位工友。工友说去群众艺术馆学唱京剧,问她去不去?明霞想,去看看光景也不错。于是,明霞就去了。
  教唱京剧的老师姓陶,年过六十了,腰姿和脸挂像二十八九岁的大姑娘。据说这位陶老师曾经演过样板戏《杜鹃山》里的柯湘和《红灯记》里的铁梅,是本地戏曲圈里的大腕。
  陶老师见学员里多出新面孔,热情地让明霞唱一段。大概是为了考察,考察明霞是不是唱京剧的料。
  明霞红脸说,我从来没唱过。
  陶老师说,没唱过不要紧,来,我唱一句,你跟着唱一句,就唱《贵妃醉酒》第一句。
  明霞不得不跟这位陶老师学唱两句。
  陶老师唱道,海岛——唱。
  明霞学唱,海岛。
  冰轮初——唱。
  冰轮初。
  转腾——唱。
  转腾。
  陶老师兴奋地问,你以前真没唱过?
  明霞说,真没唱过。
  陶老师惋惜地说,你年轻时都想什么了,怎么不往京剧上靠,那时就学的话,凭你的嗓音条件,说不上成了名角。
  明霞羞赧地说,我长得也不像个演员。
  明霞确实不漂亮,个儿矮,脸小且凸鼓,还布满了雀斑,几乎看不出女人的妩媚相。
  陶老师正色说,唱京剧,不靠脸蛋,全靠嗓音。上了台,画上脸谱,男人都能变成女人,何况我们本身就是女人。
  明霞不傻,她知道这是陶老师鼓励她留在学习班里。在这座小城,据说有四五个戏曲学习班,老师都是过去京剧团或评剧团演过主角的演员。后来剧团解散了,他们这些把一生都献给戏剧艺术的角儿,为了坚守,纷纷办班,免费教授学员,当然希望自己的学员越多越好,聚人气,说明自己的声望不减当年。何况,学员们多少也是要对老师的辛苦表示表示的,比如请老师吃饭,比如集资给老师过生日买纪念品等等。
  仅仅学了一个上午,明霞发现,自己真的具备京剧演唱的天分,略带磁性的嗓音,令大家羡慕不已。于是,她变得理直气壮了,也学得有鼻有眼了,啊啊啊,呀呀呀,学唱得越来越有味道了。大家都说陶老师说的对,明霞当初要是发现自己有这个天分,当初要是遇上陶老师,早就进剧团或进北京了。同时鼓劲她,说当不了正式的京剧演员,练一练能去“金光大道”亮亮相,也是咱们学习班的光荣。
  明霞的心,骤然浮了起来。她甚至自我谴责,年轻时自己都想些什么干什么?假如自己当初入了这一行,真的有可能成为戏剧明星呢。
  老高和女儿巧卉,也是从那时开始,耳朵里被强行灌输了京剧,尤其是《贵妃醉酒》,已经到了一腔一调一句不落地跟着默唱的程度。老高还意外地发现,从妻子学唱京剧后,生活情趣日益高涨,说话态度比以前柔和多了,家里的生活也安排的有规有律,有滋有味。老高一高兴,许愿说,你要真能上星光大道,我给你买一套好戏服!
  
  
  南山公园二阶门右侧,茂密的树林中,掩藏一座六角凉亭。亭内中间立一方石桌,四周衔接五条木椅。说不清从何时起,这里成为陶老师和她的学员们每天早晨吊嗓的地方。吊完嗓子,学员们回家吃饭,九点钟的时候,再集中到群众艺术馆进行走台排练。所谓走台排练,以练习舞台动作为主。
  明霞早晨不到二阶门吊嗓。她的嗓子无需天天吊。何况,她早晨需要给巧卉和老高做饭。她急需练的是身段和台步,她一直被水袖的舞动所困扰。为尽快进入角色,为把水袖舞动得有模有样,明霞主动约上男票友丙宜先生为她开小灶。请丙宜先生私下指导,必须避开陶老师。因为只有陶老师,才是真正的老师。丙宜先生和明霞一样,都是学员票友级别,行规是破不得的。不然,陶老师会不高兴,问题会很严重。所以,晚间偷偷约丙宜先生来二阶门教授指导,已经有三四个月了。
  丙宜先生年近六十。衣装干净得体,说话简约委婉,连头发都梳得一丝不苟。据明霞了解,丙宜先生学戏学了四十多年,已经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可惜,因嗓子条件不佳,注定要永久地站在票友的队伍里。还听说,因为丙宜先生对京剧痴迷,工作和生活上很难让领导和妻子满意,工作可以混,丈夫的角色却没混下去,被妻子强行离婚。大家都说,离婚并没影响他对京剧的热爱。
  丙宜先生的形体表演,尤其反串青衣或花旦,惟妙惟肖。私下里,票友们都说,他的演技甚至胜过陶老师一筹。尤其是丙宜先生的水袖舞动和翘起的兰花指,一招一式,令明霞眼热。他要是个女人,那会妩媚到何等程度?
  
  
  夜的静谧,隔断了熟人的目光,掐断了传到陶老师耳朵里的可能。所以,一个个夜的别样景致和气氛,终于把炫字收进明霞的感觉里。低声哼出的啊啊啊,呀呀呀,伴舞动的水袖,融入夜色,溅起看不见的浪花。
  于是,某一天,在二阶门,在夜幕下,在凉亭里,明霞难得仰望了天空,看见了久未谋面的星星和月亮,仅仅片刻,甚至来不及思想星星和月亮为何如此陌生,明月衬映出下的丙宜先生的笑面,瞬间吸引了她。那一刻,丙宜先生的手,正置于明霞水袖之中,指导明霞缓缓抬起手臂,明霞下意识地捏了丙宜先生那只滑润的手。
  丙宜先生微微一愣,随即话语般回捏了明霞。明霞顺其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
  很温暖。丙宜先生不失时机地说。
  一句温暖,融化了明霞刻意固守的情感,一股暖流立刻溢满周身。这种感觉,和丈夫老高大概许多年不曾有过了。哪怕两人赤裸交合,合到高潮也仅仅是生理上的快感,难得变成暖流。
  丙宜先生矜持地晃晃头,回收自己的手,说,不该,不该。
  明霞戏谑地说,什么该不该。之后,朗朗地笑出声。
  时间久了,水袖下的两双手,常常传递着两个人的心事和温度。逐渐,说不清哪一次,心事适应了温度,两个人的情感表达,暗合了戏曲人物的情感,无需语言,身姿的一招一式,水袖的一摆一掸,眉眼的一瞥一收,自然而然地把肌肤的渴求,变成两颗心的融系。
  心融了,融久了,两个肉体也就顺理成章地贴在了一起。
  于是,趁着夜色,明霞去了丙宜先生的家,做了一件说不清该不该做的事情。说不该,应适可而止,说该,一切安然无恙。所以说,明霞一直感觉自己很幸运。
  炫的感觉应该从那一刻起,被明霞强烈地感慨了。
  
  
  幸运的感觉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家里的老高一直忙于他的火爆。当然,这绝对不是明霞身体出轨的理由。她对老高比过去进一步体贴,对女儿进一步关照,家里被她把持得其乐融融,毫无虚假。二是,有一次在丙宜先生家,突然闯进来一个大男孩,令明霞心悸不已。丙宜先生把大男孩介绍给明霞,说这是他的儿子。大男孩礼貌地说,阿姨好。
  心悸的明霞豁然释怀。
  大男孩文文静静,腼腼腆腆,像个大姑娘
  丙宜先生后来解释说,儿子经常去他妈妈那里。
  丙宜先生还表白,他其实不是一个在生活上随随便便的人。
  对丙宜先生的表白,按常理,明霞是不相信的,奇怪的是,见到丙宜先生的儿子后,她却信了他的话,来丙宜先生家的频率由一两个月一次,增加到了一个月一两次。但绝对控制在这个频率上。她的刻意控制,丙宜先生含蓄认可,大度地说,随你心愿。
  所以说,明霞感觉自己很幸运。结婚二十多年了,社会上男欢女爱的婚外轶事,时时扰她,扰得心慌意乱。丈夫老高,仿佛是一尊千年古董,活在一个恒古不动的层面上,这一方面安抚了她的心,一方面又令她滋生出异样情调的渴望和对岁月即逝的留恋。
  丙宜先生恰恰为她的渴望和留恋铺设了一条隐秘的通往。
  此刻,明霞来到二阶门,见丙宜先生候在六角亭内,客气地说,您又比我来得早。
  丙宜先生说,家近么。
  明霞打开黄色绸缎包,取出戏服,在丙宜先生的帮助下,套在了身上,之后,兴兴地抖了一下水袖,那袖头,蛇舞一般直拂丙宜先生的脸庞,丙宜先生开怀大笑,抖得好!抖得很有劲道!
  半年下来,明霞已经把抖袖、掷袖、抛袖、拂袖、甩袖、摆袖、叠袖等数十种水袖舞动的动作和姿势,练得几乎得心应手了。
  
  国庆节即将到来的时候,陶老师接到通知,她的部分学员,将参加本市国庆节汇报演出,明霞表演的《贵妃醉酒》也被列入其中。电视台还将现场录像,择日播出。为此,明霞和老高说,别等“星光大道”了,快给我买戏服吧,我要舞舞新水袖的感觉。
  老高答应了,爽快地掏出钱。
  明霞在丙宜先生的陪伴下,定制了一套新戏服。
  晚上回到家,明霞穿上新戏服,端碗飘进老高的房间,戏腔道,相公,把人参汤喝了。
  老高瞅瞅明霞,扶扶眼镜,笑笑说,好看,好看。顺从地喝了一口明霞端递给他的人参枸杞汤。
  明霞又飘进巧卉的房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没用戏腔,改换成平日口语,说,巧卉,把奶喝了。
  巧卉头不抬眼不睁。
  明霞把住巧卉的嘴巴,游戏一样把牛奶灌进巧卉的嘴里。补钙,安神,对你有好处。
  巧卉说,你想呛死我呀!
  明霞说,不知好歹的死丫头。
  巧卉不语,麻木不仁。
  明霞问巧卉,妈这身戏服好看不?
  巧卉一扭头,说,跑风。
  明霞说,什么跑风?你呀,不懂。
  巧卉说,谁说我不懂?我比你懂。
  明霞说,你们这一代,怕是永远不会懂了。
  巧卉转身给了明霞一个后脑勺。
  明霞并不介意,又回到老高的房间,脱下戏服,和以往一样,对伏案画图的老高说,老高,我出去溜一圈,试试戏服。
  老高从写字台上抬起头,扶扶眼镜,啊了一声。
  明霞对屋里的巧卉喊了一声,巧,别看电视啊,快把作业做了!
  巧卉把门砰地关上了。
  明霞虽然发觉女儿情绪不对,便以青春期的理由,宽容了女儿的粗劣动作。死丫头!说完,微笑地提起门口那个黄色的绸缎包,下楼了。
  
  
  巧卉来到父亲房间,看了一眼慢慢品汤的父亲,欲言又止,遂气急败坏地奔回自己的房间,既不看书,也不做作业,而是躺在床上,望天棚出神儿。
  几分钟后,巧卉突然起身,再次溜下楼。这一次,她没和父亲打招呼。
  老高已经发现最近巧卉行动诡异。对女儿学习成绩,老高已经不抱什么幻想了,考个二本,他就满足了。在学习上,他知道成绩不是强求就会拿高分的。智商这个东西,是有定数的。但他对女儿偷偷溜出去的行为,已经警觉。他想,不能和明霞说女儿常常偷着跑出去玩,但自己作为父亲,也是应该提醒提醒的。
  巧卉回来的时候,老高很严肃但也很委婉地说,巧卉,你不能总踩着你妈脚步往外跑,适当地玩玩我不反对,适可而止,不要养成习惯,养成习惯就不好了。
  巧卉说,我没玩。
  那你出去干什么?
  巧卉说,正事。
  老高看看表,自语,你妈怎么还没回来?
  巧卉说,今天她不会很快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
  巧卉说,我已经摸出规律了。
  老高笑了,说,所以,你总踩你妈的脚步出去。不务正业!以后不要往外跑了!
  巧卉沉默不语。
  大概过了十一点,明霞回来了。
  老高问,这么晚?
  明霞说,我马上就要上台演出了。我得好好练练。你也早点睡吧。
  老高望着气色不错的妻子,暧昧一笑,说,早点睡,早点睡。
  明霞说,我先洗个澡。
  老高说,好好,我也洗洗。
  明霞明白,老高这是有了那个想法了,问,巧卉睡了吗?
  老高说,大概睡了。
  突然,巧卉的声音从房间里跳出来,我没睡!随后砰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门假如就这样敞着,老高的那个想法就不能在卫生间里实施,即便进了卧室,也不敢轻举妄动。
  明霞低声对老高说,她还是小呀,不懂事。
  老高嘿嘿一笑。
  
  大幕缓缓拉开,明霞踏着轻盈的台步,和着《贵妃醉酒》的四平调,从舞台深处碎步走来。近两米长的水袖,伴音乐节奏,一抖一抖收拢。左手一把花扇,流水般打开,右手一个兰花指,优雅地立于胸前,圆润甜脆地唱道:
  
  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
  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
  恰便似嫦娥离月宫
  奴似嫦娥离月宫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
  演唱中,明霞的水袖一叠一抛,博得全场阵阵喝彩。尤其是丙宜先生的一声叫好,清清晰晰突入明霞的耳膜。
  唱罢,明霞举起水袖掩饰下的双手,抱拳走到台边,向观众,尤其是向丙宜先生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之后,面对两架摄像机,分别鞠了躬,范儿味十足。
  演出结束,明霞偷偷离场,她和丙宜先生有个约会,要单独庆贺一番。
  
  
  明霞匆匆赶到丙宜先生家,茶几上已经摆放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另有几样明霞喜欢吃的点心。
  明霞的心热了。这时,她发现窗帘没有拉上,便红着脸走过去,对窗外的霓虹和斑斓,甚至喧噪,视而不见和充耳不闻,慢慢拉上了窗帘。
  饶有兴趣的丙宜先生,戏瘾发作,把明霞的戏服套在自己身上,抛起水袖,为明霞表演了一曲《贵妃醉酒》,唱到结尾,水袖一抖,捧起明霞的双手,另辟一句道白,娘子——便把明霞拥到床上……
  电话铃声,破了戏的氛围。
  丙宜先生摸起电话,戏腔道问,哪一——位?
  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女人声音,你还有心思拿腔拿调!我儿子在你那里吗?
  没有呀。丙宜先生的声音回到了现实。
  他今天没上学,老师来电话了!
  丙宜先生一愣,怎么可能?
  快想法找找!
  丙宜先生颓然放下电话,才说,别急!我马上去找。
  丙宜先生立马掀开了身上的被子,动作之唐突,令明霞吃惊。
  怎么回事?明霞问。
  丙宜先生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儿子失踪了。
  明霞惊讶地无语。
    
  夜的幕,缀满霓虹和斑斓。明霞沿着大街,一个人往家慢慢走,努力欣赏夜的景致,努力品味炫的感觉。景无味,那份炫的感觉,竟然也一时难以寻觅了。
  刚到家门口,明霞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以为是丙宜先生,立刻接听。
  然而,电话并不是丙宜先生打来的。
  来电话的人说,他是派出所的,让明霞马上去一趟,说她的女儿正在派出所。
  什么?明霞几乎瘫痪了。她被怎么啦?
  那人说,不是她被怎么了,而是她把别人怎么了。来了就知道了。
  明霞刚刚踏进派出所的大门,一眼发现丙宜先生竟然也坐在那里。
  你怎么来了?
  丙宜先生沮丧地摆摆头。
  你们认识?一位警察问。
  明霞犹犹豫豫,点头。
  警察恍然说,我好像明白了。是这样,一个小时前,我们接到一家网吧报案,说他们那里,上午来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给他们的感觉,那个女孩一直在威胁那个男孩,男孩好像被那个女孩控制了,那个男孩几次想跑,都被那个女孩恶语拉了回来。于是,我们就把这两个孩子接到了派出所。
  明霞浅浅一笑,怎么可能是我女儿?
  警察推开一扇门,说,你看看,那是不是你的女儿。
  明霞手里的黄色绸缎包,噗地落地。巧卉坐在椅子上,仿佛睡着了。椅子的另一头,坐着丙宜先生的儿子。
  明霞把目光移向丙宜先生,丙宜先生木然闭目。

 
我与《鄞州日报》”征文启事
大地文心——第二届生态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