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878        发布时间:[2013-08-30]


 


朱维坚
       大队侦查员,当今公安文坛最具实力的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文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黑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著有《使命》《黑白道》《暗算》《绝境》《终极罪恶》等长篇小说七部,曾三获公安部“金盾文学奖”;创作并拍摄电视连续剧四部八十馀集。其作品贴近生活,呼唤正义,故事复杂,情节曲折,集思想性和可读性於一身,深受广大读者和观众喜爱。小说《黑白道》曾被评为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家版图书。由他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使命》、《黑白人生》、《绝境》均创高收视率。他亲自担任编剧创作的电视连续剧《水落石出》二、三、四部,在中央电视台电视剧频道首播,广受好评。


1

  蜿蜒起伏的山路上,一辆4500越野吉普在疾驶。

  也许是一种预兆:出发时还天晴日郎,甚至有点春天的味道了:虽然还是白雪皑皑,路面却已经结了一层冰面且微微变色,远处的雪原在阳光照耀下也格外耀眼,是雪面表层有了水珠的缘故,这是即将融化的前奏。而且,道路两边林木茂密,不但有褐色的柞树、棕色的榛柴、白色的桦树,还偶有几株苍松闪过,它们傲然屹立于杂木之中,似乎在进行严肃的思考,同时也给山林带来几分生机。然而,一进清水地界就都变了。最明显的变化是山林渐渐稀疏起来,随着车轮的旋转,越往前行,这种现象越严重,最后简直难以看到树木了,公路两旁都是光秃秃的被雪覆盖的田地。又走了一会儿,天也暗下来,阴下来,接着又飘起雪花来,雪花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又变成了鹅毛大雪,车外的景物都看不清楚了,车速也减慢了。林荫虽然心里着急,可只好忍着。

  车里除了林荫和司机小张,还有白山地区公安局长谷远志和地区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张寒。这台4500大吉普就是谷局长的坐骑。按照当地的习俗,级别高的领导应该坐在前排副驾的位置上,可谷局长却非要林荫坐到前面不可,理由还非常充分,他们是送林荫前往清水就任公安局长,因此,应该他坐到前面。当然,他此时只是清水公安局长的“人选”,局长的任令还要通过清水市人大常委会任命。他此时的正式身份是清水市公安党委书记,主持清水公安局全面工作。

  此时,林荫虽然外表平静,但心却象这山路一样起伏不平。他对这任命没有一点准备,前天,他还是白山分局挂职锻炼的刑侦副局长,还在为新一年分局刑侦工作而操心,昨天却突然接到了赴清水任命的通知。此时,谷局长昨天下午的谈话仍然在耳边回响:

  “……清水的治安很复杂。虽然从统计数字上看发案不是很高,但大案多,社会秩序混乱,特别是黑恶势力活动猖獗。这除了公安局自身工作不力外,肯定还有深刻复杂的社会原因,你必须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对清水的治安状况林荫听说过,但只知案子多,群众缺乏安全感,可到底怎么个不好并不清楚。谷局长的话给了他压力,也激发了他的斗志,心中充满了迎接挑战的自信。此刻,他从倒视镜中看看谷局长的面容,想到全区有九个县市局和分局公安局长交流,谷局长偏要亲自送自己这个年纪最轻、资历最浅的赴任,还让自己坐在前排,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这既是对自己的重视和关怀,也意味着肩上担子特别的沉重啊!

  迎接战斗的渴望使林荫恨不得马上赶到清水,到达自己的岗位,就益发感到车行驶得太慢。还好,又走了一会儿,雪花稀疏了一些,车速也加快了,然而,刚刚加速又慢下来,司机小张失口叫出一声:“哎,出事了……”

  林荫询声向前望去,见道路已被车辆堵住。有几台卡车、轿车、还有一台“三棱”大吉普和一辆公共汽车。就在公共汽车旁,一群人拥来挤去,吵吵嚷嚷,还有拳头棍棒在人群中挥舞。怎么回事?林荫心里着急,车没停稳就开门跳下,立刻有沉重的殴打声和叫骂声清晰地传过来:“妈的,反了你们了,给我打,往死里打,出事儿我担着……”

  殴打和叫骂声中伴合着惨叫声,同时还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哀求着:“……别打了,求各位了,他还是个孩子,饶了他吧,俺替他给各位赔礼了,俺交钱,现在就交还不行吗……”

  “赔礼就行了?交钱就行了?好,拿钱吧,原来是五百元,现在是五千,马上拿来,要不没完,打死他……”

  接着是更沉重的殴打声。

  谁这么凶狂?林荫加快脚步,向人圈里挤入,耳边听到有人低声议论着:“……简直是土匪,是胡子,就没人管管他们?”,“谁管得了哇,你知道他们是谁……说话小声点,让他们听见可了不得……”

  人圈里,四个年轻力壮的黑衣汉子正在对一人大打出手。他们有的拳打脚踢,有的拿着棍棒,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一根警棍。挨打的已经倒地不起,满脸满身都是鲜血,在雪地上打着滚,可打人者仍不停手。其中一个车轴汉子边打还边叫着号,“打,往死里打,妈的,不交线费就上路,反了你了!打,打完让他上公安局告去!”

  殴打不断,围观的人谁也不敢上前,只有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男人在作揖打躬地哀求着拉扯着,不但啥事没当,自己还挨了几下子。

  太不象话了!

  看到这种场景,林荫怒不可遏,冲上前去,一手揪住一个行凶的汉子,大声喝道:“干什么,住手!”

  吼声是伴着内心的愤怒迸发出的,所以声音很大。打人者吃了一惊,都住了手,把脸转向林荫,林荫立刻感到一股浓浓的异样气息迎面扑来,那不止是酒气的味道,还有一种野兽的残忍气味,还没容他说第二句话,胸脯已被一只大手揪住:“咋的?管闲事?胆肥了你,你说干什么?让你明白明白……”

  话没说完,拳头就抡上来。林荫瘁不及防,鼻子一木,就觉得热乎乎的液体流了出来,同时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眼冒金花,身子踉跄向后倒去,好在身后围观的人把他扶住,才没有倒下。可还没容他站稳,另外三条汉子也向他奔上来,拳脚棍棒齐下,警棍也抽冷子捅上来,林荫手臂与其一接触,身子猛地一震,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再次向后倒去。

  警棍原来是带电的。

  林荫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没想到会在赴任途中、在自己的治安辖区内遭到毒打,他正在懊悔没穿警服,司机小张却已经及时冲过来,一边制止行凶一边大声道:“住手,这是新任清水市公安局林局长,谁敢再动手……”

  话一出口,局面立变。四条汉子的拳脚棍棒都缩了回去,脚步也向后退去,而围观者则“哄”的一声挤上前来,人人露出兴奋期待之色,要好好看一场热闹。

  打林荫一拳的正是为首的车轴汉子。他听清小张的话,也吃了一惊,却没害怕,后退一步马上又走上前来,露出笑脸来搀扶林荫:“这……这都是误会,误会……林局长,我们是交通局收费的,他们不交,还暴力抗拒,我们没办法才自卫,林局长,这事您得管,把他们抓起来……”

  林荫只觉心血上涌:妈的,你们四个打一个,还人家暴力抗拒执行公务,你们执行的什么公务?执行公务就可以打人吗?他一边弯腰用手绢擦着鼻血,一边指着车轴汉子怒道:“你还想颠倒黑白,有话跟我到公安局去说吧……”说着伸手去扭他的胸脯,又指着向后退的其他汉子们大叫:“站住,不许走……小张,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可是,想不到的是,四条汉子居然敢反抗,车轴汉子使劲拨开林荫的手,又把他猛地一推,就向人群外快速退去,小张则和一条汉子扭打在一起,冲上来的谷局长和张主任两个扭住一人,林荫慌乱中揪住一个刀疤脸的汉子,而为首的车轴汉子却钻进那台“三菱”吉普车内,飞速向清水方向逃去。因为4500被堵在道路另一边无法通过,再加上还要制服抓住的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逃跑者消失在远方。

  领头的跑了,被抓住的汉子们凶焰消减了。刀疤脸虽然还有所不服,可再也不敢来硬的,向林荫央求道:“林局长,俺们不知道是您哪,都怪我们瞎了眼,您饶了我们吧,都是自己人……你看,他们不交线费,还不说好听的,弟兄们气愤不过,给了他几下子,嘿嘿嘿嘿,下手稍重了点……不信你问他们自己,这事不怪我们……”

  林荫虽然愤怒异常,可头脑却十分清醒,汉子的话使他心一动:自己刚来清水赴任,小张仅介绍自己是公安局长,对方却已经知道自己姓林,他们到底是什么人,真的是交通局的收费人员……虽有疑虑,但来不及多想,一边擦鼻血一边怒声道:“少来这一套,谁跟你们是自己人……我看谁敢再跑,都等在这儿,听候处理!”

  林荫说着扭身去看地上被打的人,这是个年轻小伙子,已经头破血流,一边呻吟一边哀声骂着什么。林荫在花白头发男子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将其扶起,问是怎么回事。男子摇着花白的脑袋哀哀地说:“别问了,您别问了,怨我们自己,怨我们自己呀……儿子,没事吧,能挺住吗……”

  小伙子态度却和父亲不一样,他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指着林荫大叫着:“我听见了,你是新来的公安局长,你亲眼看见了,他们把我打成这样,你管不管,这清水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话没说完,就被花白头发男人打了一个耳光:“二憨,你胡说些啥呀!”对林荫:“局长,您别听他的,这事怪我们,不怪人家……啊,我姓杨,他是我儿子,是我们错了,没交线费,不怪人家,你放了他们三位吧!”又转向三条汉子:“三位大哥,你们消消气,都怪我们,我们也不是想上这条路,只是往宝山去必须从这里经过这一段,不远就岔道了……”

  林荫听了好一会儿明白了,原来,车走这条路要交什么“线费”,而这辆公共汽车却没有交,但因为要上宝山县,必须从这条路上走几百米,被四条汉子发现了……不管什么原因也不能打人哪,看刚才的架式,如果自己不是公安局长,肯定也没有好下场!林荫愤怒的目光再次落到三条汉子身上,见三人都是大毛领的黑皮夹克,剃着板寸头,尽管陪着笑脸,却掩饰不住内在的煞气,看上去,没有一点交通管理人员的气质。林荫擦干鼻血,走向他们,指着刀疤脸的鼻子问:“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交通局的?我看怎么不象?交通局就可以随便打人哪,谁给你们这个权力!”

  显然问到了要害上,三条汉子支吾着不正面回答,只是惶然四顾,忽然一人手向远处一指,兴奋地叫起来:“哎,大哥和牛哥来了……”

  公路上,有两台轿车从清水的方向远远驶来,都挂着公安牌照和警灯。前面的轿车是红色的,十分引人注目,后边的则是一台黑色轿车,油光锃亮,显得十分华贵。距离一百多米时,黑色轿车却停下来,转过车头向回路驶去,前边的红色轿车则一直驶到眼前。车门一开,一个中年男子跳下,急急走过来,看到林荫现出笑容,双手远远伸出:“林局长,欢迎,欢迎……”

  林荫认出,来人是清水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牛明,自己下分局挂职锻炼时和他接触过。

(节选朱维坚《使命》)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