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王秀杰 来源:  本站浏览:1348        发布时间:[2013-08-30]

    接触到林逋“梅妻鹤子”的典故,我便开始神往孤山。今年得机会在梅花开放时节去杭州西湖寻访,终使夙愿以偿。
  孤山是位于西湖西部一个景色宜人的岛屿,它的四面岩峦连绵,独立于湖水中。山上树木葱郁,湖中碧波荡漾,是古代高士隐居的好去处。现在西北面有西泠桥与北山陆地相连,车子可驶入正门。
  林逋,子君复,在一千年前的北宋建立之初降生于钱塘(今杭州)一个儒学世家,伴随着一个新的王朝而成长。少年时刻苦好学,通晓经史百家;及长,游历江淮间,领略山川之妙;不惑之年后,建草庐于孤山之下。他性孤高,喜恬淡,不趋荣利,隐居在孤山20多年,直至62岁卒,从未入城市,尽管与城市的距离只有10里之遥。林逋不仕,不娶,植梅养鹤,缱绻山湖岁月,自称“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成就了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林逋活着的时候就已有名气,在他去世3年后出生的文学家沈括在其《梦溪笔谈》里记载了林逋隐居孤山的事迹,宋代桑世昌著有《林逋传》,《宋史》卷四五七亦有其传。
  在孤山东北麓的北里湖畔,矗立着元代陈子安为纪念林逋,在其孤山隐居地“巢居阁”旧址所建的放鹤亭。明代钱塘县令王代又加以扩建,现在的亭子是1915年重建的,近年又修葺一新。

 西湖孤山林逋墓
  沿着湖畔的蜿蜒小路,我来到放鹤亭下。亭子位于背山面湖的高台上,由内外16根朱红色柱子高高撑起。仰望晴空中的翘角碧瓦,双重飞檐,一种崇敬之情油然而生。四边均有石级相连,寻级登上四面轩敞、视野阔开的亭台,可见亭柱上共刻有4组楹联。正面外柱联为林则徐所撰:“世无遗草能真隐,山有名花转不孤。”内柱联为:“山孤自爱人高洁,梅老惟知鹤往还。”左侧柱联为:孤山一角暗香先返玉梅魂,华表千年遗蜕可闻玄鹤语。右侧柱联为:梅花已老亭空鹤,处士长留山不孤。都是赞赏林逋及与梅妻鹤子典故内容相关的,且都是语隽意赅的,想必都是从历代吟咏放鹤亭的楹联中千挑万选出来的。
  亭子东侧上方,两棵参天入云的樟树以浓荫覆盖着的是林逋墓。墓庐是林逋生前选定的,其实就在其住所之旁,他死后,时人便将其葬在了那个墓地里,墓冢和墓碑保留至今。半圆式青瓦白墙拱卫着墓园,墙里墙外是历代人们栽植的梅花,白梅、红梅的枝干交叠拥簇,密密麻麻可遮风雨。墓庐底部用青石围砌,其上黄土覆盖,墓顶青草如茵,汉白玉墓碑竖在墓前,上书“林和靖处士之墓”,隔着甬路,有几丛青竹高标挺立。林逋临终前作绝笔诗:“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也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宋代苏东坡赞叹曰:“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平生高节已难继,将死微言尤可录。”看来,林逋墓庐的建造,是充分尊重了他的意愿的。千百年来从没有改变过,这是后人对于一个贤者的尊重。
 
 西湖孤山鹤塚
  亭子的左侧建有所养鹤“鹤皋”的鹤塚。那鹤塚在一个与西湖相通的大水池中,一对从2007年第一届西湖博览会国际雕塑展上精心筛选来的铜鹤,在红梅、绿竹、青松的簇拥中颌首敛翅默然而立,取代了原先举足展翅造型的双鹤雕塑。如此不事张扬的形象,似乎更符合隐士之风格。这处西湖东北麓最为精致的地方,被誉为“梅林归鹤”,在清代便是西湖十八景之一。
  我登临300多米高的孤山之顶,在宋代建造的四照阁基础上近年修建的四照亭上,可望到山脚下如火如荼的梅林里休闲的人群,还可看到悠游澄澈湖水上的十几只天鹅与野鸭,还有那隔湖而望窈窕如美人的保俶塔。如今,保留和营造的这些景致,与林逋开辟的那些景胜十分匹配,这是杭州人的一种刻意吗?是想给予林逋留出足够的空间,让他的高洁魂魄常驻此间吗?
  游览中,我还一直在思考另一个问题,一个从未出仕的隐居山野之人,靠什么赢得了历朝历代如此久远的崇敬?
  我发现,后人最为景仰的是林逋淡然超脱的隐逸风节和高洁品行,即林则徐所赞的“真隐”行为。
  其实,在以儒学为主导统治思想的中国古代,对隐士,历代学者多是持反对态度的,儒家关注的是社会、人伦,主张积极入世的自我实现。他们认为,一个民族的兴盛终归离不开兼济天下者的支撑,而隐士逃避现实,对国家兴衰不负责任,即使再高逸出尘,也只是个人的小情怀。实际上,隐士的出现是个因素复杂的问题,多与个人的经历及信仰有关,并与所处的时代相勾连,不是积极参与与消极隐逸,大志向与小情怀那般简单。
  在北宋真宗时期已大力提倡儒学,称儒学是“帝道之纲”,同时也提倡佛释道,认为其“有补世教”。这样,持道家清静无为,相互不干扰,以消极避世应对乱世、杜绝纷争的隐逸者便也会有一定的空间。林逋也许更笃信道教的主张呢,而且他的经历也会使他有自己独特的追求。林逋从25岁起经历了宋真宗25年的在位时间,亲眼见到建立不到40年的宋王朝已现统治危机,公元1004年,林逋38岁时真宗朝廷与契丹辽国签订了澶渊之盟,开创了纳岁币求和苟安的先例,后又广建佛寺道观,进一步加重了民众的负担,致使社会矛盾激化。而仁宗即位时才12岁,佞臣当道,朝政旁落,行政效率低下。时年50岁的林逋则已归隐10年。这样的社会现实是否也在逼迫青年时就对世途朝廷心灰意冷的林逋,一步步坚定了归隐山水终老此生的决心了呢?
 
 西湖孤山放鹤亭
  还有一件事情也可佐证林逋的真隐状态。明代张岱在《西湖寻梦》中说到南宋灭亡后,有贼盗开林逋墓,只找到一块端砚和一枚玉簪。那砚台是他抒发胸臆的工具,那中国古代男女用来固定头发或顶戴的簪子是他整饬形象的必须。对于一个清贫至死的隐士来说,有此二物,足以慰藉平生矣。
  无论如何,林逋在孤山坚持了下来,未曾动摇过,未曾改变过,真正地践行了自己的理想,默默地谱写了一部真正的隐士传奇,而且得到了历代从官方到民间一致的高度评价。
  古人评价隐士为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三个境界。又分为十种类型,第一类为真隐、全隐,以下有先官后隐,如陶渊明;半官半隐,如王维;忽官忽隐,如董其昌;先隐后官,如诸葛亮等。而林逋无疑为境界最高的小隐,是隐居最彻底的一种。曾有香港报刊按名气为隐士排名,认为陶渊明第一,林逋第二。
  林逋不仅为士大夫所敬重,民间也以多种方式纪念他,还把他奉为梅花之神。原孤山广化寺上从两宋之交年间到元末曾三建三废的“三贤堂”,其中就有布衣终生的林逋的一席之地,另两位是为官杭州的名宦唐代的白居易、宋朝的苏东坡,他们浚湖、造堤,造福于民,政绩显著,且又都以文名。让乡贤林逋与他们二人并处,可见,林逋的品行、文采及对杭州的影响不输其下,也是杭州人对林逋高度认可的一个佐证。
  其实,真隐者因为引得深,往往被埋没,很难出名。在众多的隐士里,像林逋这样一隐到底又名气显扬者确是个例外,而且他的隐居行为还得到了一些帝王的认可。
  本来,因为隐士多不求官名,与朝廷向远,正如《易*蛊》里指出的那样“不事王侯,高尚其事”,所以历来的统治者对隐士都颇有微词。明太祖朱元璋便是借评价汉代隐士严光之名直接质疑隐居者的德行。即便如此,林逋却得到了较高的待遇,甚而引起了当朝两任皇帝的关注。宋真宗慕其名,想召他入朝做官,被婉然谢绝。他说:“荣显,虚名也;供职,危事也;怎及两封尊严而耸列,一湖澄碧而画中。”遗憾的真宗非但不怪罪他,还赐与粟帛,并诏示所属府县存恤之,杭州郡守还奉命为他建了新宅。既卒,宋仁宗有感于林逋的高洁操行,嗟叹悼之,并赐谥“和靖先生”之名号。林逋由此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由皇帝赐封的隐士。待南宋朝廷以杭州为都后,在孤山上大修皇家寺庙,山上原有的住户、墓地、庙观全部被迁出,却唯独留下了林逋的墓园。到了清代,皇帝们下江南到杭州大建行宫,现孤山西麓山顶仍有康熙、乾隆行宫、皇寺的遗址。康熙皇帝为了彰显林逋的隐士风范,更是亲自临摹了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的笔体,录写了南朝鲍照以仙鹤喻君子超凡脱俗情态的《舞鹤赋》,并由人刻写在放鹤亭正中的条石合屏上,立在林逋的墓旁。这也成了中国帝王一族欣赏隐逸文化的见证。
  林逋被人推崇,还在于他的独绝而超逸的文采。
  他的才学表现是多方面的:善绘画,可惜未有所传。工行书,书法妙在瘦挺、清劲,笔意类似欧阳询。书法传世作品有3件,藏于故宫绘画馆。宋代黄庭坚赞之曰:“君复书法高胜绝人,予每见之,方病不药而愈,方饥不食而饱。”

 
 西湖孤山蜂恋花
  但林逋最为擅长的是诗,多写西湖优美景色和隐居生活,抒发其野逸情致,诗风幽静澄澈,闲淡深远。在隐居孤山的20年间,也不知他写下了多少诗词,但传世的却只有300多首诗、3首词,是因为他作诗随写随弃,从不留存。有人问他:“何不录以示后世?”他答曰:“我方晦迹林壑,且不欲以诗名一时,况后世乎?”作为一个真隐士,他不想以出仕显名,更不想以诗文传名。能够留存下来的多是被对方收藏的来访唱和之作,还有一些是有心人窃记下来的。
  不入城市,但林逋并不是一个遗世绝俗之人,他并不杜绝与意气相投之人的交往,这些人主要是两类:一类是僧人、道士。他常驾一叶扁舟,到西湖沿岸的寺庙寻访高僧、诗友,相互往还诗词唱和。一类是从城里往谒而来的士大夫、文人。如仁宗朝丞相王随、杭州郡守薛映,名士范仲淹、梅尧臣等均到孤山探望过林逋,与之清谈吟唱。后人辑有《林和靖诗集》四卷。
  林逋最为著名的诗是《山园小梅》篇。其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乃梅花之传神写照,成为了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概观咏梅诗句,至今无出其右者。他用清姿和神韵把梅花的高洁写绝了,也把一个真正隐士的高尚情怀融入到了诗中。这不仅与诗人的才华有关,还与其隐居得至深与恒久有关。如果不是与梅花20余载的晨昏相伴昼夜相守,怎会有对那灵光一现情形的准确捕捉呢?他的另一首《梅花》诗中有“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枝”句,如果没有连日的悉心察看,怎能发现雪前雪后那梅枝的细微变化呢?
  苏轼对此诗推崇备至:“西湖居士骨应槁,只有此诗君压倒。东坡先生心已灰,为爱君诗被花恼。”他甚至将此诗推荐给儿子重点学习。由此,林逋的咏梅诗带动了宋代的咏梅之风日盛,并影响到宋以降千年之久。宋代的欧阳修、王安石、梅尧臣、陆游、辛弃疾等都写过很多咏梅佳句,但都无法企及此诗,正如北宋王淇所赞:“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只因误识林和靖,惹得诗人说到今。”林逋之名与孤山,与梅花一起流芳千古,在中国历代咏梅诗中出现频率最高,仿佛写梅花不知林和靖便是浅学之辈。疏影、暗香,后来甚至作为了词牌名。
  林逋最令人感动的,是他对梅与鹤的那种至爱亲情。
  的确,梅与鹤都将姿、韵等诸多绝妙集于一身,同处于相同档次的高洁品位:都有清癯老瘦之姿,都有闲逸超然之态,都有坚贞自守之性,都有长寿不老之身。在古人眼里,梅鹤文化,已然成为了中华传统文化品格的象征之一。

 
 西湖孤山梅花
  梅有稀、老、瘦、含四贵标准,宋代陈亮《梅》诗曰:“疏枝横玉瘦,小萼点珠光”,所赞是也。宋王安石所修《淮南八公相鹤经》中鹤相以“瘦头朱顶”、“长颈疏身”、“足癯而节高”为上。梅一般可活数百年,甚至千年以上,至今,杭州超山仍有唐宋之梅存活。鹤在传说中能活数千年,有诗云“鹤寿千岁也未神”。鹤实际可活到四五十年,在鸟类中是最长寿的。至于梅鹤超凡脱俗的孤傲坚贞标格,正与古人所追求的孤清自妍,不求识赏的品格相符合,诗人们便常以清逸来表现梅鹤的神韵,并常将二者相提并论。譬如,元代王冕《梅花屋》诗句:“花落不随流水去,鹤归常带白云来。”元唐肃《王三农画梅三首》诗句:“无数瑶台鹤,凌风欲下来。”梅鹤的仙风道骨在互为喻体相互映衬中更显飘逸。
  在林逋之前,已有一些咏梅大家,但他的诗句一出,便技压群芳,这也应与林逋与梅鹤长久相处,情感深厚,深得其神有关。林逋绕屋植梅300株,养鹤一两只,以湖山为家园,以梅鹤为亲人,在青山绿水间快乐地生存。鹤子平时跟随在他的左右,当他泛舟湖上时,鹤便成了他的信使。每逢客至,门童便将鹤放飞。林逋见鹤翔而来,便棹舟回归待客。鹤与林逋是相当默契的,听说,林逋去世,他的鹤悲伤不已,在其墓前绝粒而死。梅是他的爱人,“摘索又开三两朵,团栾空绕百千回,……寄与清香少愁结,为君吟罢一衔杯。”(《又咏小梅》),“不辞日日旁边立,长愿年年末上看。”(《梅》)这种五体投地的欣赏和刻骨铭心的眷恋,无人能比。
  在他的诗词作品中,梅与鹤是吟咏的主要对象。题材上,与鹤相关的占了十分之一还多,与梅相关的就更多。林逋与所钟爱的梅与鹤已浑然一体,三者相互衬托,把一种高洁境界推向了极致。后人感于此,曾建“鹤亭”、“梅亭”,后废。
  林逋永远不会失掉他的风雅,他的魂魄已融入了孤山的泥土,与那些盛开的梅花同在,年年岁岁齐吐芬芳;与那两只忠实的铜鹤共存,日日夜夜相互依偎。
  那日在孤山,我一直流连到霞光把波光粼粼的湖水映红。游人已稀,天鹅、野鸭也都游回到水中平台栖息,我却再次走进了林逋的墓园,抛开了先前凭吊时的顾虑,毅然折下一枝梅,敬献到林逋先生的墓碑前,虽然只是着二三花朵的小小一枝,但总算可使我对先生的无比敬仰之情有所表达!
  因为有了林逋与他的梅鹤,孤山永远不会孤,永远会有一条清雅动人的风景线。从西泠桥上走出,到对岸的北山路上回望,晚霞里的孤山恰如偌大西湖的一颗心脏。它在湖心搏动着,千百年来,从未停止。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