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苏兰朵 来源:  本站浏览:1096        发布时间:[2013-08-27]

   广场建得很好,这里原来是一块荒地。因为城市的扩张,这里有了名字,如同一个进城的放牛娃有了学名,并且熟悉了自己的姓氏。我经常要路过这里,去离家两公里外的邮局。从我居住的公寓小区到科技大学对面的邮局,就只有这个广场。白天除了清洁工人不太容易遇到别人,因为这片广场的草木都资历尚浅,不容易找到绿荫,但因为广阔,还是很引人期待。
   广场的周围新建了很多公寓小区,因此有了广场。它方方正正,四面是笔直的路,它像个岛。这块地,建广场足够大,建公寓小区就很小,因此有了广场。它存在得很有意义,附近小区的售楼宣传单上经常出现它的照片,而事实上,它被附近居民利用的频率并不高,它就像一张照片。从我家到邮局的直线距离与它擦边,我常常为了穿越它而走弯路,我觉得,它那么孤零零地存在着,很可惜。
  都是小树,广场因而像个少年。梓树是最美的,宽阔的叶子,将来可以有很浓稠的绿荫,种在家园附近,很有福相。我一度以为这树木是梧桐,后来看到一株的干上挂了一个小铁牌,写着品名:梓树;产地:东北。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竟然搜到:别名臭梧桐。这臭字缘何而来?不得其解。槐树是必不可少的,这座城市的周围绵延着千山山脉,几乎有一半的树是槐树。每到6月,满城都是熏人的槐花香。还有为秋天增加色彩的五角枫,叶子古典的银杏。当然,杨树、榆树、柳树和冬青,这些也要一并栽上,适应东北寒冬的树木并不多,因而,你可以想见,当我坐着长途汽车一进绍兴城,扑面而来的树枝间大朵的玉兰花和它的氤氲香气会使我多么惊奇。10年前,我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抵达广州城的时候,迎接我的是树上的木棉花,还有一种羽毛般美丽的花朵,艳丽地开放在绿叶间,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叫芙蓉树。我对那些城市早已失去了印象,时间经过之后,只记下了标志着城市的树木。我的城市有几位热衷于花木的老人,经过多年的培育,终于让芙蓉落土在东北,我们电台的一位记者还专门写了一篇专访,是我播出的,为了让它们安全过冬,老人要给幼苗裹上棉被。这个广场,也栽种了几株移民来的芙蓉。说到了冬天,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话题。冬天,广场闲置着,我也很少去了,只有冬青醒着,部分高价购置回来的特殊品种的草会坚持绿到11月。
  广场的孤单显得很无奈。像我这样的闲人不多。年轻人忙着事业,中年人忙着社交,老年人忙着楼前的一小块菜地。目的引导着每个人的行动,我怕它空着,来这里走走,似乎也是有目的的。对于四周的房屋开发商,广场建设完成就已经达成了目的,目的一劳永逸。我一下子想起了乌镇,西栅景区是一座伪造的水乡空城,夜游的时候行人稀少,而白天,却兴旺得仿佛那是个一直有人居住的集镇。广场在照片上,给人的想象也一定如此。有人看着它的照片,想象了一下安闲的家居生活,买了一处房子,买来之后,就把广场忘了。广场对于开发商和购搂者,都是一次性的。清洁工是唯一享受它的人,那里其实一点都不脏。城市的园丁偶尔也会来,他们从别处修剪到这里,再从这里修剪到别处,对于欣赏,已经麻木了。城市的任何一个广场都与他们有关,也都与他们无关。
  每次步行去广场,我都换上运动鞋,踩在草地上,很有弹性。高跟鞋,只适合走平整的方砖和大理石。草也不敢随便地踩,总是有些小小的指示牌,写着,“小草正在生长,请勿打扰。”诸如此类。石板铺成了路,我就走石板的两边,装作不小心踏到了草。狭长的边缘刚够放得下我35码的鞋。在城市踩踏草坪,是一种奢侈。(似乎后来又演变成了犯罪。)如同妈妈的地毯,沙发罩巾,是用来看的,不得享用。我一定像一张照片。从我居住的楼上,可以清楚地瞭望这个广场。在日头正浓的午后,我小心翼翼地在石板缝隙的草地上穿行,一定像照片一样,进入一些人的视线。他们经常站在阳台上,看这个广场,像我一样。广场上的一切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他们的眼睛就像照相机。他们宁愿站成一张照片,也不会决定像我一样下来走一走。虽然我走得并不快乐,要费心寻找可以踩踏的草。在城市,只有足球运动员有享用草坪的特权,而他们又有别的目的。小学操场的跑道也都变成塑胶的了。人们惊叹着城市的文明进程。
  我的行走并不安静,总是有汽车呼啸而过。广场是一座四面环着车河的岛屿。它因而与荒地的时候不同。虽然都是寂寞的,但荒地的寂寞属于它自己,是自由的寂寞。寂寞不被观赏就是自由的。而广场的寂寞有些惆怅。犹如一个女子,梳妆打扮了之后,还没有人眷顾。不如素面着,舒服着。当荒地有了名字,成为XX广场,快乐的乡间女子就成了橱窗里的模特。另一种命运也没什么不同,如果它的位置“好”些,比如在火车站附近,会有很多来来往往的人躺在它的怀里吸烟,撕扯火腿肠的塑料包皮,吐瓜子壳,遗留下布满城市杀人强奸新闻的报纸,当然,还有白色塑料袋,偶尔飞上槐树梢。两种惆怅也没什么不同,犹如城市人热闹和独处的两种境遇。设想一次乡间旅行,酷夏,壮年的姥爷将马车停下,让马歇歇脚,然后从麻袋里掏出一个香瓜,就着袖子随便擦擦,左手大拇指在中间一划,然后两手用力,掰开,甩掉籽,我们一人一半,坐在树荫下吃。我和姥爷,彼此看着,吃相不雅,但是很好吃。不被别人看,也不担心被别人看。一块荒地和一个广场对于一个人的意义是不同的。
  城市很好,广场也很好。在城市可以买一支冰棍,或者买一瓶饮料。这些东西有技术含量,姥爷种不出来。塑料瓶子可以回收换钱,扔到垃圾箱里就被翻走,不能随便扔,是污染。因为这些复杂了,钱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有些人就与众不同了。就有了新的名词,新的秩序,新的话语体系,标志身份的不同服装,总之就是要让复杂成为一种新的知识,用来威吓简单的人,掌握了这种知识的人成为成功阶层。最终的标志是,将荒地上的草坪移植在别墅里,不必再去公共的广场,然后花钱买高档香槟,请人来踩踏。
  广场是城市语汇中的一个词,下面还是那块荒地。我低下头,就看到成群的蚂蚁,人们还没有空出精力把它们铲除。有一天,我闲得无事,跟踪了一只搬运昆虫尸体的蚂蚁。它有一厘米长,算是蚂蚁中的大个子,一般不出现在大理石地面。它拖运的是一只昆虫的壳,薄如蝉翼,因为失了水分,似乎很脆。不时地会有另一只蚂蚁过来帮它拖拽一程。因为它的视野有限,就只是向前,有些更平坦的路其实就在它的旁边,我总要忍不住想帮它一下,但是一伸手,它就迅捷地丢下食物逃跑了。我只好把昆虫的壳再拈起放到它的前面,它就又接着拖拽,不知还认不认得。途中,我发现一只更大的昆虫壳,于是拿来放在蚂蚁跟前,奇迹发生了,它开始拖新的壳,放弃了原来的。我是希望跟着它找到蚁穴,我其实是好奇它是否记得回家的路,对它来说,广场的地形太过复杂。它就一直走,毫不迟疑,似乎对回家的路成竹在胸。我跟踪了它很远,虽然对于我来说,不过十几步,但当我蹲下身,设想自己就是它,托着巨大的食物跨越崇山峻岭,穿越荆棘密林,却觉得很累了。最终放弃了。广场的地面属于蚂蚁,在草丛以下,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隐匿于城市,从广场走过的人视而不见。他们更习惯于仰视高楼。
  但是广场很好,希望家的旁边有一个广场的人,总还是有一种希望的,虽然并不清楚希望的是什么,但是知道,广场很好。
  我想它和蚂蚁肩上的壳有某些关系,但是我不想说。
  
 
  与众不同的意大利旅馆 
   
  小方导游说,现在已经进入意大利境内,给大家讲个故事消遣一下吧……前不久,某中国旅游团队入住威尼斯城附近的一家旅馆。大家正在歇息,忽听得208房传出女士惊呼“非礼——”。意大利旅馆的隔音都很差,很多人跑过去围观。导游也及时赶到。见女士正挡着浴巾,浑身湿漉漉地对着两个意大利男人大喊大叫。意大利男人一脸无辜又有点幸灾乐祸。问题出在哪里呢?原来在浴室的一根绳子上,待会进了旅馆大家就会看到。女士好奇,拉了一下,就迅速引来了洋人,先是猛烈地敲门,自然听不见,而后合力破门而入,有如神兵天降。女士的惊骇可想而知……小方在此绝妙的当口停顿了一下,问大家,知道这根绳子是干什么用的吗?我们哪里知道去?她于是自答,这根绳子可不能轻易拉,除非你在洗浴的时候发生意外,比如犯心脏病要昏过去,或者突然遭遇破窗而入的小偷。在欧洲,只有意大利的旅馆有这根救命绳,你一拉,一定会有保安人员来救你。”
  那是当然,入住后,我们都先去瞧那根奇怪的绳子。我一共忍耐了四次去拉它的欲望。自然不是想赤裸着见一见意大利男人,存心艳遇的话,前戏还是更浪漫些为好。不太肯定小方故事的真实性,但确信每一个中国游客都听过这个故事,凭空给塞过来一个禁忌,这种诱惑,如同贾瑞手中的镜子。每天对着镜子生活的意大利人是更脆弱还是更有免疫力?
  意大利人的无章可循一入境就体会到了。在一个公路服务区,我趁大家如厕的空档看汽车音乐的CD,四十多岁的店员走过来指着我T恤上的图案搭讪。他似乎不懂英语,坚持用意大利语和我说了半天,不管我听不听得懂。后来我选了一张意大利语的男歌手,没什么名气,只是凭着封面照片的范思哲感觉。店员乐呵呵地冲我竖起大拇指,离开时还夸张地飞吻一下。这种外露的友好,在法国和德国是不多见的。面对内向的东方人,他们很刻意地掌控着分寸。
  关上浴室的门,就只能看电视了。小电视被挂在墙上,躺在床上角度正好。一群杂乱无章的中老年男人正在合唱。领头的是个白发老者,怀里抱着吉他。其他人随意散落在周围,有人穿西装打领带,有人穿夹克,有人穿艳丽的衬衫,还有人戴着鸭舌帽,最耀眼的是一个小个子,脖子上围了一根桔色的大围巾,心里在说哼哼风头抢尽。大家各自为政,一会唱,一会说,七嘴八舌。仔细听,唱的时候有两个不同的声部,十分整齐,绝不是业余水准,还有一对人马专门制造笑声,训练有素。作为背景,舞台后方有一辆汽车被推来推去,推汽车的人尽忠职守,面目严肃,仿佛他自己是一个独立的节目。
  我看得兴致盎然,全无睡意。这时小方来敲门,被告知睡前要检查好门窗,防范著名的意大利小偷。据说意大利有高水准的小偷学校,毕业的小偷甚是倨傲,决不做抢劫这等缺乏技术含量的勾当。在游人如织的威尼斯和罗马,我们不停被小方和地陪导游提醒,小偷因而成了意大利行程中让人神往的角色。连同随处可见的人体雕像,赋予意大利与众不同的秘密气息,让人心神荡漾,时时涌起危险的冲动。加之天气炎热,男人女人身着内衣内裤款式的时装泰然招摇,让贾瑞的镜子又时隐时现。想起世界杯赛上,俊美的意大利男足立领的保守赛服,不禁哑然失笑。
  在意大利的第二个晚上,我有了重大发现。洗了一件衣服,在找寻晾衣架的过程中,拉开了柜子的门。一种从未见过的气派袭击了我。空荡荡的大柜子里排着一溜晾衣架。我数了数,一共14个完全不同样式的,个性鲜明地挤在一起。弧形的,曲线柔和,可以挂真丝内衣;桔子瓣的经典样式,可以挂衬衫和薄外套;宽大厚重的,挂大衣;上下两排的,挂套装;还有两翼是夹子的,向上翘起,挂裤子吗?还是裙子?意大利式的联想再度被开启,好半天,忘了自己要干什么。给一个女人14个款式不同的衣架,也许比给她14件款式不同的时装更能诱发她的艺术气质和世俗的虚荣心。是这两种差之天壤的心绪杂乱交织,造就了范思哲吗?这个才华莫测的意大利男人,比女人更了解女人的同性恋者,以将高贵和淫荡惊险万分地相融合著称时装界。在他那些无章可循的疯狂设计里,皮革、蕾丝、兽皮、金属、塑料、珠钻,一切粗犷的、精致的,天然的、合成的,古典的、现代的,统统被打破,再交错组合。令人窒息的性感如同妖术,让埃尔顿*约翰、麦当娜成功地化为妖精,让黛安娜王妃、辛迪*克劳芙沾染上淫荡之魅。在他去世后,《泰晤士报》撰文给了他一个致命的评价:“从个性力量来看,范思哲使世界上最富有和最惹人爱的女士,穿起来都像妓女。”这种表达很直接,而对于艺术素养深厚的范思哲来说,时装既是衣服,也是身体,是不可分的。通过时装与身体的冲撞与融合,他一直在挖掘的其实是人性的原点,那种无法把握的命悬一线的危险之美。
  后来,同行的一位小姐问我,卫生间里那个多出来的坐便一样的东西是干什么用的?我说,你注意到了?她答,一进来就发现了,别国的旅馆都没有。我说,国内有些人家里也安了,那个啊,是洗屁股用的。她于是笑了,这个也是有传统的吧?我也笑,是啊,没准从但丁9岁的时候就开始了。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