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贾凤山 来源:  本站浏览:950        发布时间:[2013-08-19]

     近几年,陈奕纯的散文可以说是遍地开花,大有不可阻挡之势。在《中国作家》、《人民文学》、《散文选刊》(原创版)、《文艺报》、《经典美文》、《北京文学》等一些高端文学刊物上,常常能看到他的作品。

     读陈奕纯的作品,如同看他的画一样,满眼的美。他的画,因美被挂在中南海、天安门、人民大会堂、全国人大常委会;他的散文,也因美摘取了中国散文的诸多大奖: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郭沫若诗歌散文奖,中国散文年会一等奖,海内外华语散文创作笔会一等奖,首届中国徐霞客游记文学奖,全球华文散文大赛一等奖。

     与陈奕纯的散文见面,总会有一种眼前一亮、豁然开朗的感觉,恰如在春花烂漫的山野小径上寻幽探胜,一路走来,山一程、水一程,树一片、花一片,数不尽的妙景奇观,美不胜收。一再阅读,始终不会觉得审美疲劳。

    综观陈奕纯的散文创作,其最大的特色、最值得欣赏的艺术,是其超凡脱俗的审美意境。超凡脱俗的审美意境,我们不妨看作是陈奕纯散文的一个标签、一个符号,一种基调、一种底色、一种追求,无疑这也是陈奕纯散文最可贵的看点和价值所在。  

     审美意境,是散文最出彩的要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审美意境是散文的一面旗帜,是散文的一张名片。一篇散文有了审美意境,就有了深度,就有了高度,就有了灵性,就有了魂魄。最重要的是,它不仅能让人领略到当面的风景,还能让人欣赏到遥远的美丽,甚至让人穿越时空洞穿过去和未来。审美意境有如清风、白云,有如月光、花香,它能长久地拨动人们的心弦,长久地浸染、弥漫在人生的旅途中,闪烁着一种美的精神之光和智慧之光。 

    对于审美意境,司马图的《诗品》描绘了24种,认为“作者的性情、思想与客观境象的和谐一致,是作品的至美标志。”王国维集前人之大成,提出了完整的意境理论,他把审美意境作为对文学的美学要求,主张“虚实结合”,提倡“言外之味,弦外之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境界。一位文学评论家讲的更是深刻:“一篇有审美意境的散文,才能称得上是一个崇高而伟大的生命,才能彰显出作品的光彩与高贵。”

    审美意境来源于不同寻常的心灵视觉。习俗的事物挖掘不习俗的向度,平凡的生活开启不平凡的轨迹,纵横思接千古,方圆洞察万象,创新与现实交织,情感与心灵链接,这是陈奕纯散文作品的魅力所在。

    《着了火的霞光,着了火的山》,是一篇大气磅礴、气势恢宏的优美散文。在这篇文章中,陈奕纯的笔触不是放在丹霞山的景色描写上,而是“由山及火,由火及人,由人及情”,独辟蹊径地对丹霞山的历史文化进行反思,对今天人文情怀进行叩问:“丹霞山上雄起的阳元石,为什么30万年来一直这么怒气冲天?也许,是韩愈赋予丹霞山的男人性格;也许,丹霞山亿万年前的诞生,只为他一个人……”

    挖掘历史深处的文化底蕴和文化价值,开辟别有洞天的崭新天地和崭新境界,是陈奕纯散文创作的一大亮点。在他的笔下,丹霞山与韩愈有机地融为一体,让我们看到了一样的丹霞山,又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丹霞山;让我们看到了眼前的自然景物,又让我们重温了历史的厚重文化。用一个“火”字贯穿全文,用一个人物牵人魂魄,用第三只眼睛捕捉古今人文信息,这样的描写使文章超越了语言和故事,使笔下的景物超越了个体具象,从而奠定了高格、厚重的文化品位。这样的作品很有视觉冲击力和思想感染力,既能荡人心旌、引人入胜,又能让人开阔视野、回味无穷,很值得散文作家学习和借鉴。

    《时间的同一个源头》,是陈奕纯参加第四届“我心中的澳门”全球华文散文大赛撰写的一篇文章。按照常理常规常态,他本该浓墨重彩地去写澳门,写她的历史,写她的现在,写她的风土人情,写她的世间万象,乃至写她的美好未来。然而,陈奕纯却用独特的目光独到的见解大写特写“莲花”,并把这一具象写到了极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大美的意境:“日出东头,盛世来临,一朵朵莲花显得分外美丽芳香,这香气,飘越万里,一枕千年。”“时间的同一个源头,是一朵朵盛世莲花簇拥着的澳门。恍惚间,我变成了其中的一朵……”
《丽江不哭》,也是陈奕纯写的一篇游记散文。众所周知,丽江是美丽的,丽江是古老的,丽江的风土人情是独特的。然而,这篇散文却不像其他游记散文那样,迷恋于绚丽的景色,乃至对名胜古迹的描摹和渲染,而是专注于“山水景色所掩蔽的生活真相,揭示出人的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和精神状态,引领读者经由诗意品质抵达大悲悯的情怀。”“何为人间真情?何为人间真爱?”则成了这篇游记散文的主线和主题,这种别具一格的视觉煞是让人刮目相看。

    《我吻天使的羽毛》,陈奕纯从“月亮船”到“雪浪花”,再到“千金小姐”,构成了一种新奇之美的意境:“一根羽毛,长长的,白白的,一丝丝,一毫毫,排列有序,渐长,渐短,有些体温,还有些羞涩,这月亮船似的羽毛啊,宛如一位工笔画家所精心描绘出来一样。紧紧捏住它的根部,我的呼吸很不均匀地打在羽毛的身上,是那么强烈有力,好像狂躁不安的飓风掀起了一层层雪浪花。呼吸小了,我看见那雪浪花前赴后继着,你追我赶的,一泻千里,依然强烈。洁白的绒毛毛,好像天生娇气的千金小姐,受不得半点委屈,无论你千般劝、万般哄,都没有用,她只知道一个劲地哭,除了哭,还是哭……”
    《月下狗声》,是陈奕纯写的一篇乡土散文。他以画家独特的想象力和联想力,绘声绘色地描写了月夜里乡村的传奇故事。这篇文章,他以最高票获得“第六届老舍散文奖”。“授奖词”对其作品作了如下评价:“《月下狗声》保持了陈奕纯唯美、流畅的语言优势。作者的想象力天马行空,出人意料。狗的声音是乡村风景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作者想念故乡的心声。月夜是乡村传奇故事上演的最佳时刻,月光下的第三个影子是故乡的影子。陈奕纯由此创作出一篇结构严谨、叙事流畅,跳出了一般俗套的高境界的乡土散文。整个故事水到渠成,读来活泼有趣,如沐春风。”

    大千世界,人生百态和事物万象在每个人眼中的光影映像大抵是相同的,然而生发出一种思想,凝炼出一种感悟,描绘出一种意境,则需要不同寻常的眼光。实践证明,任何一种文学创作,最忌讳的就是“公共想象”的大众心态和常态思维,倘若游离不出这种心态和思维,尽管语言再优美,词句再华丽,也难以逃脱“俗气”的栅栏。不同寻常的眼光,不同寻常的视觉,是散文的亮点,是散文的魂魄,也是散文个性的审美追求,更是散文的生命力之所在。
把诗意融入字里行间,是散文审美意境的一种方法、一种手段、一种升华,对于读者来说则是一种纯美的享受和温暖的慰藉。在陈奕纯的散文中,我们随处可见不肆声张却柔美曼妙的诗意,这款款的、暖暖的、浪漫的、温馨的诗意,在读者面前铺就了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精彩图画。

    在《水墨顿悟》中,陈奕纯写道:“在金兰湖的日日夜夜,我仿佛融入了苍茫无际的水墨世界。随着自然界的晦明交错,瞬息万变,金兰湖一带的水光山色被演绎得出神入化。”“画家在水墨世界里遨游,把自己变成水,变成墨,与现实的水墨交融,以自己的灵魂融入所要表达事物的灵魂,把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血液与水墨的呼吸、水墨的血液交融在一起,把自己心灵的东西镌刻上去,以表达独特的情怀。”

    在《清气溢乾坤》中,陈奕纯写道:“在我的笔下,是水波千里,一碧万顷,淡然凝素的白莲。是形诸笔端,寄慨遥深,耐人寻味的白莲。是朴实无华,和谐清静,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白莲。是“出污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风骨神韵高标、坚毅精神独树的白莲。”

    在《向上的春天》中,陈奕纯写道:“正值玉兰花繁盛季节,怀仁堂这两棵玉兰树花开怒放,一紫一白,清香四溢,让人遍体惬意。我在树下留影,遐思却随着暗香涌向了远方。”

    在《晨光》中,陈奕纯写道:“我的目光再次落到这幅玉兰图上,恍惚之间,玉兰花郁郁葱葱,十只锦鸟在花间嬉戏、驻留,一片繁茂,春意盎然,由远至近,光芒渐亮……忽然,我的脑海里现出一道光芒:‘晨光’!”

    在《我吻天使的羽毛》中,陈奕纯写道:“它,白鹭的羽毛——我偶遇的另一个水乡的灵魂,天使的羽毛哦。我把唇轻轻地迎上,一个灵魂轻轻地迎上,从此江流涌动、江河一脉,从此我这短暂的人生横渡于水上,仿佛古老的爱情故事一滴一滴化成了水……”

    上面这些诗一般的语言,诗一般的画面,诗一般的节奏,诗一般的氛围,不仅唯美,而且浪漫,就像那清晨的露珠一样清新、洁净,就像那黄昏的晚霞一样美丽、迷人。

    从一定意义上讲,散文也是美文,或者说散文就应该是美文。如此说来,美文是散文的基本标识。那么,什么又是美文呢?我想“柔美诗意的境界”应该是她的基本特征。

    朱光潜说:“我相信文学到了最高境界都必定是诗。”列夫·托尔斯泰不无感慨地说:“我永远不知道哪里是散文和诗歌的界限。”从议论风生汪洋恣肆的先秦诸子,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司马迁,到“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到“笔尖常带感情”的梁启超,到“一代文豪”郭沫若,他们的文章不仅极善论理,而且诗辉骚韵,词采飞扬。散文写出诗的色彩,写出诗的意境,这才是文学艺术的本真,这才是文学艺术的永恒。否则,很难受到读者青睐,更难成为文采斐然的上乘之作。

    散文写出灵动,豪放壮美与婉约低徊交错有致,宁静淡泊与动感跳跃和谐并存,是散文审美意境的一种突破,一种创新。陈奕纯笔下的文字,尤为难能可贵的是他把人写活了,把物写活了,把景写活了,把情写活了,甚至把本来铁板一块的东西也给写得活灵活现。

    比如,在《月下狗声》中:“山月藏起来了,大地一片混沌,雪花也在一群群地走路,雪花齐刷刷的脚步声超过了人。”“山月下的门,‘吱吜”一下,亮出一道缝,把一团红彤彤的颜色漏泄出来,是墨,非墨,红和墨晕染成了夜。四下里乱爬,如蛇,如蚯蚓,还有它们狡猾的呻吟声,在小镇上不知不觉地重复播放着。”“三个影子,一起把西天的山月叫落了,就剩下一片天籁了。天籁,轻轻地托起了一片大地。”

    比如,在《我吻天使的羽毛》中:“到处充满了碎草的颜色,很不规则的,从头顶一直漫卷到天边,这景致,像极了旷野上的一块翡翠,令人心疼地从高处摔下来,‘啪’,清清亮亮的,摔了个粉碎。霎那间,水就蔓延开来,一滴一滴的,就飞翔起来,千里万里,一脉一脉的。”“刚刚拐过一个林垛,从身后那排的方向忽然传来一阵鸟鸣,‘啾啾’、‘咕咕’、‘喳喳’,声音各异,海浪般高低起伏,我知道,是它们又回到天堂一样的世界里了。”

    比如,在《大地之声》中:“这是大地之声。这是久违而熟悉的、势不可挡的中国前进之声。这巨大的声浪,一阵高过一阵,就像汹涌澎湃的江河水,从山川、河流、原野、村庄、平原,从世界的东方、世界的最东方……在我胸中汇聚、奔腾、咆哮。”

    再比如,在《着了火的霞光,着了火的山》中:“霞光的源头是霞光,山的源头是山,一挥手,火,咆哮着,奔涌着,一路飞跑着就上来了。”“霞飞处,天地红,方圆292平方公里,鬼斧神工的山、视死如归的山、清奇秀丽的山、含情脉脉的山,石峰、石堡、石墙、石柱,顶平的、笔直的、峰陡的、麓缓的,全都着火了!”

    上述这些鲜活的描写,使读者犹如在现实情景之中,心灵自然而然会受到强烈的震撼。

    灵动,是散文意境美的芬芳,散文世界中那些至真至美的篇章,大都是生动的,活泼的,体现着生命张力的。这种能够吸引读者眼球的文字,不仅使散文增添了色彩,也注定其有着长久的感染力和感召力。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陈奕纯的“灵动”的文字,是那么的新颖,是那么的别致,简直把散文的意境推到了美的高原。“雪花也在一群群地走路,雪花齐刷刷的脚步声超过了人”;“啾啾’、‘咕咕’、‘喳喳’,声音各异,海浪般高低起伏”;“ 这巨大的声浪,一阵高过一阵,就像汹涌澎湃的江河水”;“火,咆哮着,奔涌着,一路飞跑着就上来了。”大家看看,这样的语言,谁会想到过?谁曾用到过?这样的语言似乎罕见,似乎另类,但正是这罕见、另类的语言洞开了文学新视野。

    在这里,还需提及的一点是,陈奕纯散文创作的审美意境之所以能够做到极致,做到完美,源自于他“视艺术为生命”。陈奕纯的散文每一篇都是经过反复推敲才出笼的,自己觉得拿不出手的东西从不轻易地抛出去。他认为这既是创作的原则,也是做人的原则。“文章不怕千番改,多改出华章。”这也符合文学创作的规律。获得第六届老舍文学奖的《月下狗声》,大修大改就达六次之多,整整磨砺了四年之久。这种严肃严谨的创作姿态,既是对文学的尊重,也是对读者的尊重。

    散文创作是一种极富个性的创造性劳动,从来都是排斥凡俗的,不屑司空见惯的。陈奕纯以其独特的心灵视觉看待大千世界,将人生的千姿百态都融入了他的凝思和审美之中,写出了一篇篇惟妙惟肖的散文佳作。可以说,他所写作的过程,正是“在内心世界里,独自地观山看海,叩天问地,然后自说自话的过程。”这是陈奕纯散文创作的经验,也是每一个文学创作者必须遵循的原则。
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刘康健说到:“一篇散文是否优秀的一个重要标尺,就是不人云亦云,发现常人所不能发现,思考常人所不能思考,从而形成自己独特的卓而不群的洞识。”这话可以说是对散文审美意境最精到的诠释。

     陈奕纯超凡脱俗的审美意境,与其说是一种眼光,也可以说是一种境界。这种境界能开启人们的心智,净化人们的心灵,丰富人们的生命,点缀人们的生活,并且使人逐渐积累成最凝重、最美丽、最隽永的情感,产生一种生命还乡的欣慰与生命谢恩的热望。正如尼采所说,散文的意境是“形而上的慰藉”。其实,一篇好散文的亮点,就在于她的思想性,就在于她具有别具一格的视觉,就在于别人看到一二你却能看到三四。在这点上,陈奕纯的散文及其写作风格、写作姿态、写作精神、写作艺术,无疑给我们做出了榜样。

    超凡脱俗的审美意境,是优化散文世界的一种方式。陈奕纯的散文,为我们酿造了某种久违的新意,对于当下的文风来说,无疑是一种革新,是一种超越,也是一种引领,这不仅奠定了属于他自己的文学未来,也为中国散文殿堂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明媚的亮丽的文学春天。

 

 
《韶关日报》传承红色基因讲述红色故事”征文启事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