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张晓峰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279        发布时间:[2013-07-22]

     每个人都有魂牵梦绕之地,我的梦根一直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扎着。一旦入梦,总会听见我突奔的足音,目睹我纵掠的身影以及甩在后面的山溪、土径、青禾、朝露。当然还有一位美丽的村姑,我固执的称她为柳嫂。
   此次沿青龙河采风,她便是我最想见的人。
   当年父亲在那个山乡教书,我和姐姐、弟弟都在那里出生并度过年少时光的。柳嫂比姐姐还大几岁,是姐姐的最好闺密,所以我才有许多的机会目睹她的芳容:柳般苗条,柳般柔美,尤其那双玉手着实惹人爱怜,有时竟萌生触抚一下的冲动。可我明白,在她眼里我不过是个小屁孩而已。
   她不仅貌美如花,还有一副精湛的柳编手艺,据说传于母亲。她父亲祖籍河北,是破落地主的子弟,解放前夕与一个老编匠的女儿私奔到了辽西。所以“文革“期间自然难逃”生产管制“的厄运。直到女儿被迫嫁给本村的民兵连长,才逐渐有了做人的尊严。唉,只是坑了他如花似玉的女儿,因为这个男人生性斗狠,脸上刀疤怖人,文革中靠造反起家,又是个十足的酒鬼。平日里喜以整人为乐,乡邻们无不畏而远之,因为他长枪在握。
   我很为柳嫂忧伤,倒不是她非得嫁给我,反正有种鲜花插在牛粪上之感。按庄亲我得叫她嫂子,所以可以闹洞房的。记得那晚心理有些复杂,因我分明感觉柳嫂那笑是装出来的,生硬,苦涩。新娘子开始给男人们点烟,轮到我时故意几次将火吹灭,无奈她终于“出手“了,朝我的手上轻重适度地击了一掌,清脆而温润,且余馨绵绵,甚至第二天我还不忍洗手呢。
   “文革”结束后,她丈夫曾因迫害“老干部”而失势,还开除了党籍。从此,他再也不敢牛气冲天了。只是在家照样当大爷,对妻子还是非打即骂。柳嫂当初一直忍受,后来开始反抗,而杀手锏就是“离婚”二字。
   在乡下过日子最讲究个人性。没人性自然没有好人缘,也就没有人气。柳嫂就是凭着一副古道热肠,不仅洗刷了家庭的恶名,还深得大家拥戴,开始当组长,后来升任村主任,我高考那年,她率先创办了柳编厂,带出一批徒弟,听说产品都卖到广交会去了。但家里日子仍不舒心,丈夫不仅好赌嗜酒,外加吃醋,经常打打闹闹.有人劝她离了算了,可他舍不得一双儿女。她说:“谁让我上辈子欠他的,从结婚那天我就认命了。”
   我入学离乡前,柳嫂特意请我吃了顿饭。一进院门鸡鸣狗叫的,满院半干的柴草弥漫着清香。屋里烟气缭绕,肉香扑鼻,可柳嫂却熏蒸的“汗流粉面花含露”的。记得柳嫂送我一双袜子,好长时间都舍不得穿的。
   一晃二十多年没回过那个小山村了,它还依旧那般纯朴本真吗?尤其柳嫂的境遇又如何了呢?听说她的一双儿女都考上了大学,只是丈夫积习未改,近似变态。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一首歌谣,让我再次想起了柳嫂。因为歌谣是专门描写柳编笊篱的,尤其暗合柳嫂的遭际。其词曰:
    苗条佳人可爱
   住在柳巷花寨
   五名小伙(手)最不该
   将奴捺向尘埃
   亮出钢刀一把
   逼奴宽衣解带(去皮)
   露出冰肌玉骨
   横竖任君安排
   受尽凉热苦难捱
   提起泪如沧海(捞东西)
    我想这就是柳嫂的人生写照吗?
   汽车沿省市三级公路一直折向西南飞驰,我估摸转而应是山村的土路了。谁料都到村头了仍不觉颠簸,尤其未见长龙般的黄尘。变了,一切都陌生起来。听说柳嫂在厂子接待外商,我便径直朝家里走去。
   这是一座两层砖楼,没了院墙,没了猪圈,没了鸡鸭,也没了原有农家必备的生产、生活用品。柳嫂的丈夫是家姐的干姐夫,所以我也随着称呼。他热情的拿出了一堆山珍和各种名烟招待我,并亲手为我点着,但我却没有品出当年那颗喜烟的味道。我随手翻阅一本影集,目光在一张黑白照上定格:上面不仅有我的家姐,还有天生丽质的柳嫂。
   门铃响起,一位健妇突入。空气显得有些凝滞。“兄弟……”“姐姐…..”
   起初相拥无语,旋即捶起了我的肩背。落座后,她依旧拉着我的双手,生怕我跑了似的。虽然已不是当年的红酥手,但粗壮中却不乏坚韧与温热。干姐打扮入时,远观风韵犹存,看不出恁多饱经磨砺的印痕。这时我才明白什么叫美人迟暮了。因此心中并没有生出鲁迅见到闰土时的悲悯情怀。
   “听说姐姐是远近闻名的企业家啊….”
   “什么企业家啊,你姐我生来就是操心的命,闲着就难受那伙的,哈哈哈…”
干姐笑的既充实又苍凉。干姐夫下楼去见他的“麻友”,我和干姐一直唠个没完没了。
   无意中我说起了那首歌谣,她分明受到了某种触动,然而只是嫣然一笑,说了句“我娘当年也会背的”就把话题岔开了,可我分明见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接着我告诉她当年闹洞房时的种种……她笑得前仰后合。
   “早知道你小子有这股花花肠子准把你屁股盖肿了不可,哈哈哈……”她笑得一脸赧色,双眸溢彩。
   看得出干姐的日子蛮殷实的,所居所用并不比城里人差多少,邻里大都翻盖了统一标准的新房,整洁的如城里的居民小区。就连世代自然散落在山坡岩畔的“黄白草”民居也都被人为地迁到庄里,几口百年古井也相继封存起来。总之一个个原始人文坐标逐渐消逝了。本来我想离开这里时给柳嫂留下几百元钱,看来已拿不出手了,权且作罢吧。
   入夜,干姐拿出崭新的被褥供我在二楼独享,皓月临窗我竟一度失眠。因为没有了当年火炕的那种焦热熨帖,没了略带潮湿的土腥味,没了鸡鸣犬吠的生气,没有了柴草的清香,没了入足贯身的地气,尤其没有了山野庭院那种特有的混合气味。
   第二天柳嫂陪我四处转转,试图找回我失落已久的况味。比如村头河岸上原有两棵百年古柳,那是本村的地标。儿时与伙伴们时常爬上爬下,在三大枝干相交处的平台上打扑克,妇孺老人们也常在下面乘凉,口述着不老的传说,然而柳嫂却告诉我说,有一年山洪暴发给冲倒了。“哪来那么大的水啊?”
   “唉,你不知道,帽儿山开矿的废石堵住了河道,决口后把咱半个村子都淹了。打那就多年没雨,这河也断流好几年了。”
   村里原有数不清的胡同石径,如今一律改用红砖铺就,虽说显得整洁多了,但再也寻不到那种原生态的盈盈生趣了。还有转了半天也没见几个孩童嬉耍欢逐。柳嫂说;”孩子们没有你们小时候野了,放学后大多在家不是写作业,就是看《喜羊羊,灰太狼》呢。她接着说人们的生活普遍有了好转,但空巢的户数却越来越多,喜欢串门的人也越来越少。我说乡情是否显得淡了,柳嫂微笑不语,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可我却担心城市化的种种悲剧有向乡村转移的征兆。
   午餐时,干姐夫因“搓麻”出不了局而告歉,柳嫂让我不要见怪,村里的爷们大都“喜麻”甚至不少妇女也乐此不疲。我忽生感慨:在大举城镇化的进程中,积淀数千载的农耕文明该如何承继呢?难道现代文明非得是一柄双刃剑吗?
   遥望当年郁郁葱葱的帽儿山忽生感慨:据说为了开山取矿,愣是把它劈成一个硕大的断面,在骄阳映衬下格外刺目。剖面如脸,仿佛在朝村里凝视,只是表情显得凝重而困惑。我不禁有些心悸,故乡不“故”了,令人喜忧参半。

    告别那天,我是带着某种忧伤和眷恋离开的。但愿我的柳嫂和乡亲们幸福安康,

    尽量减少生存的代价。同时替我守好残存的梦根。

 

--------------------------------------------------------------------------------


张晓峰简介
     张晓峰,男,笔名一鸣,现居辽宁凌源市。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曾获第六届“辽宁文学奖”; 现为辽宁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朝阳市作协副主席、凌源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2010年被朝阳市委市政府评为优秀专家。
   多年以来,无论是小说、散文,还是报告文学均有所斩获,20多次获国家和省级征文奖。
   已公开发表散文100余篇,散见《中国作家》、《鸭绿江》、《芒种》、《散文》、《山东文学》、《散文世界》、《安徽文学》、《散文选刊》、《华夏散文》、《椰城》、《辽宁日报》等,已结集出版散文集两部,《朦朦胧胧也是真》、《燕归何处》,20余篇获国省两级散文征文奖,十余篇入选多种选集。
   已公开发表纪实文学50余万字,其中有三篇发表在《中国作家》上,多次获全国征文奖,专集《天降斯人》荣获第六届辽宁文学奖。
  “文学犹如心中的朗月,我愿迷怀厮守,及至永远.........”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2018年度四川省小说作品精选集》征稿启事
首届《诗歌中国》新型城镇化杯”大赛征稿启事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