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刘兆林 来源:  本站浏览:912        发布时间:[2013-07-11]

           大约十年前,我在沈阳和辽阳交界的大沟乡,买了两间早已无人居住的小泥屋。那是离乡上还有十多里远的臧双台子村唯一一座茅草苫顶,拉禾辫垒墙的黄泥小屋,烧火炕,饮用从窗前土井里手提的水,除窗上的几块玻璃和挤住被炊烟和岁月熏黑的窗框那几十块砖,其它都是东北的原始风貌。因小村最初以臧姓人为主,并设有两座遇敌情点狼烟的烽火台而得名臧双台子。
 
   这是东北大平原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没有丝毫奇特之处的小村,夏天如浩瀚绿海上米粒大一个小岛,冬季就像抛锚茫茫雪海里一只小船。染有烽火岁月味道的村名,对一个从过军的男人也是有点魅力的,我便花不到三万元人民币买下了。村里人却不理解,农民弃之不住了的破泥房,你个省城人偏要买来住,图什么?

   我图的是可以不像城里人,家家挤住在狭小的“空中”,每天连一小时接到地气的工夫都难得。还图可让自己只用于纸上谈兵的手,也能用于脚踏实地干点活,治治常年活在“空中”而积下的一身毛病。因此一到双休日或节假日,我都要到苏家屯管辖的这臧双台子住上两天,退休后便随心所欲地住了。只要一住下,就可日夜贴地生活,处处自己动手,事事求助左邻右居,想脱离体力劳动都不可能。一来二去的,多年积下的各种身病和心病,先后不翼而飞。

   原先,整天坐办公楼里,喝的是别人烧好的自来水,上下楼有电梯,出门有车,洗澡花几个钱就有人给搓,开会见到的人,都是每天夸夸其谈动口不动手却心情总是苦不堪言的脑力劳动者和管理者。这个群体,不是患有肩周炎抬不起胳膊,就是脂肪过剩蹲不下身子,或者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再不就是神经衰弱睡不着觉的,等等,心脑血管也多不怎么好。而一住到村里最简陋的泥屋,去哪儿都是步行,顶多是骑自行车。上厕所必须得蹲,用水也必须自己从井里一桶桶提。现在虽已用自来水了,但洗澡也要烧水或阳光晒热的水,浇地冲厕所仍得从井里提水。培垄、点种、锄草、摘瓜果蔬菜等等都要低头弯腰,每天这样下来,全身的筋肉和血脉都舒展开了。开初累得浑身酸痛疲惫,长了便浑身舒服有劲。尤其随时入眼的景物,多叫你赏心悦目而不添烦恼。

   我坐窗前写这篇文字时,纱窗上正落一只蝴蝶在扇动翅膀,窗前樱桃树上蹲一只绿头红嘴鸟儿,与晾衣绳上一只麻雀唧啾着什么。盛开着白花的土豆地里,一只花翅大喜鹊在仰脖静听,但并不插言。偶尔一只白猫匆匆从葱垄间跑过,后面追着一只比这猫大不了多少的小黑狗。小黑狗追到园子边没追上白猫,便跑向水沟边去戏弄几只刨食的鸡。井边一株红牡丹下趴着我家那只小黄狗,责任心极强地守护着院里唯一一朵盛开的大红牡丹,防止鸟儿们前来践踏,但一见追猫不成的黑狗又去戏弄鸡,便忘了护花,而箭一样向鸡那边射过去。空中成群的燕子不和猫狗们一般见识,忙着在空中翻飞,像在提醒各家,夜间可能下雨,天有些旱了,没来得及栽种各种秧苗的赶紧趁机栽种啊!右边邻居家一棵大柳树上的布谷鸟飞到我园子里叫了几声,似来催促趁雨前赶紧补种些秧苗。

   我的菜园小,又无大田活儿,什么苗也不缺,所以有闲心停下电脑将目光越过水沟的鸡鸣狗吠而望向远处。那是一条沥青公路在无边的绿野通往乡上去了。20多年前乡里统一把沙石公路取直,并铺成宽宽的柏油路,原来那条小蛇样的弯路就变成现在大蟒样粗壮的直路,可通省城了。

   路边那座大房子是我家的隔院邻居。他家房前一座比住房高点的播种兼铲蹚机库房已派不上用场,但主人还舍不得拆掉,留在那里作纪念。那库顶是灰色的,库墙是红色的,与住屋后面那座比两层楼还高的大型联合收割与脱粒机库颜色正好相反红顶灰墙。他家这座两层楼高的新机库,又和后院薛家那座比机库又高出一截的红顶白墙的新楼,及楼下一间蓝顶白墙轿车库,在公路边生成一道高低错落、颜色起伏的风景。这风景与我家的两间低矮泥房又组成另一道反差很大的风景:城里人来接地气住老式泥房,而乡下人则向往拔高一层,住空中,又不离地。不过,我住的泥房虽然还低矮地蹲在地上,但已变了几次面目,先在原来苫的茅草上盖了层灰瓦,这样就既抗风雨又保暖了;后又在四面的黄泥墙上加了一层铁丝网,再抹上一层水泥,并粉饰了白涂料,既美观又防雨水冲刷而不用年年抹泥了。加上房前屋后栽了几棵别家没有的树,如桑椹、梧桐、樱桃、石榴,我那光秃的黄泥小屋已变成了绿树掩映的水泥白屋,虽仍然矮小,却不煞风景,也不羞于见人了,也在邻居眼里成了另具美感的一道小景。

   因而不时有老乡进院来看看,并颇感慨告诉我,这小屋初建时也曾是全屯爽眼的一道风景。原先穿屯而过的窄路小蛇样弯着,是从我家小屋前穿过的。在老乡眼里,路边房子既方便又体面,所以上世纪60年代来了一位本溪市下放干部,村里给他在小蛇样弯曲的路边盖了这座窗明几净、窗框外包了几块砖的泥房。70年代那下放干部返城了,又由他前来插队的知青儿子接着住。后来插队知青娶了本村媳妇也返城了,这房便几经辗转卖到我手里。

   等这小房成了我的自疗所,也成了村人眼里一道小景时,我无意间又发现了一道风景。这风景是一个人,比公路边那道颜色起伏错落的外在风景更美。

   有回天正大雨瓢泼,偏巧有个电子邮件急需发走,而我的无线上网卡又出了故障,去乡里找网吧发,我又没带身份证,另外那由瓢泼而变得倾盆的大雨,也让我去不了,就只好找后院邻居老冯帮忙。老冯最是热心人,谁有忙都找他帮。他一听上网发邮件,说这点事好办,我侄儿冯波家电脑能上宽带网。我问哪个是他侄儿冯波,老冯说就是咱村的“一把手”啊。我说我不认识咱村谁是“一把手”,老冯“嘁”了一声说,就是你家东院盖新机库那个一只胳膊!

   我不仅吃惊,一下“顿悟”了好几件事:一是知道了那个断臂壮年男子叫冯波,而且是老冯的侄儿,二是惊奇村里的一把手竟少了一只胳膊。当时还联想,一只胳膊动手不便,正好适合当动口不动手的一把手领导。

   老冯嘲笑我,你一天光研究怎么种菜锻炼身体了,村里一把手都不知道,真够“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咱村说了算的一把手是两只胳膊,一只胳膊这个“一把手”我侄儿,是机械化种田能手,一到农忙都找他!

   我忽然自责,一个精神劳动者竟然没发现隔院住着个有故事的“一把手”。我问老冯,他一只胳膊,农忙找他帮倒忙不成?老冯说,你光看他家机库顶天立地好看了,没见机库里好几台大机器吗?春忙时找他蹚地播种,秋忙时找他收割脱粒,他比说了算的一把手还忙!我又吃一惊,他一只手怎么开那么大机器?老冯又“嘁”了一声说,就因一只胳膊,他才啥事都得靠机器,正应了一句话,农业的发展在于机械化!我侄儿这个“一把手”,是臧双台子机械化的“带头人”!

   我便借到这个“一把手”家上网发邮件的机会,去串了次门。一进院见他正披着雨衣用一只手把个独轮车推得提溜溜随他转,可想他一只手开机器手艺也必然不错。

   我从老冯口里得知,他侄儿冯波少了一只胳膊那年,才是初中生。冯波从小就心灵手巧,愿意鼓捣机械玩意,总是用巧劲儿帮父母干农活。17岁那年放暑假,他为减轻家里负担,到乡砖厂打工,右胳膊意外被砖坯机轧掉了大半截,从此成了独臂小伙子。在艺术家眼里,独臂的维纳斯是美。但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哪个少女愿与乡间独臂的他过一辈子啊?

   冯波并不因此想入牛角尖。他想的是,不就是没了一只胳膊吗?这只胳膊是机器给弄没的,就让机器偿还这只胳膊!他又想,这只胳膊掉在了农村,就还在农村往回找!父母囫囵个养大了自己,自己却给父母弄丢了一只胳膊,自己一定要活得比父母有出息,才算父母没白生养自己一回!他还想,农民与工人比,不就差在工人用机器工作吗?自己也靠机器种地,不就是技术农民了吗?都靠机器谋生了,还有什么差别呢?他想透了自己这一连串反问,便立志一辈子扎根农村,从只手练骑自行车开始,誓作一个有出息的技术农民。

   一只胳膊无法铲蹚播种,他便率先买了播种和铲蹚机,并且学会了用一只手驾驭。有些家,主要劳力都进城打工了,便找他用机器帮忙。他不仅帮助了别人,又多了种自家地之外的收入,日子竟过得比别家还好,所以连婚事都没用父母操心,有眼光的好姑娘主动嫁来,能干的媳妇使他又多了一只胳膊。两人齐心合力,一心琢磨怎样过上有出息的日子。他们想,脱离土地不是农民真正的出息,农民的真正出息,在于从事机械化大农业,于是又率先买了大型联合收割与脱粒机。他家各种农机具最全,谁家什么工具坏了缺修理零件,都好上他家去找。我就不仅去他家借用过电脑上网,还借过电烙铁、螺丝扳子等。几次上乡里买修房子的工具和农具类东西找不着车了,都是他主动用农机车给捎回村的。

   冯波不仅率先在全屯买了播种机、铲蹚机、联合收割与脱粒机,而且率先在全屯使用太阳能热水器、电动摩托车、电冰箱、移动电话、电脑和宽带网……他虽一只胳膊,开机器,摆弄电脑,比村里谁都自如,那断臂的身影和自信的笑容,衬托着大沟乡葱茏田野里通向省城的路,成了我心中一道永难磨灭的风景。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宿迁市《湖畔》杂志征稿启事
检察日报首届检察诗歌节征稿启事
云南日报我的40年”征文启事
农村新报我说乡村四十年”征文启事
内蒙古日报关于征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文学作品的启事
更多...

辛夷坞

吴雪岚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