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  本站浏览:514        发布时间:[2013-06-27]

 


     郭宏文,男,1963年生,大学本科学历,辽宁省葫芦岛市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辞赋家联合会会员。现任辽宁省葫芦岛市作家协会秘书长、葫芦岛市连山区作家协会主席。1983年以来,先后在《读者》、《读者·乡土人文版》、《散文选刊》、《散文百家》、《文学与人生》、《鸭绿江》、《海燕·都市美文》、《安徽文学》、《辽河》、《岁月》、《荒原文学》、《当代文学》、《西部散文家》、《西部散文选刊》、《华夏散文》、《东京文学》、《农民日报》、《辽宁日报》等数十家报刊杂志上发表散文二百余篇。作品屡次在全国各种散文征文大赛和散文评奖中获奖,并入选《中国当代散文大观》、《新世纪精美散文随笔选《2008年我最喜爱的散文》、《2009年名家散文排行榜》、《2010中国散文经典》等多种散文选本。出版散文集《山屯物事》。


    一棵树能活多久,一墩荆棵能活多久,一片蒿草能活多久,肯定与叶子有关,叶子兴许是决定因素。我常常站在大树下,蹲在荆棵前,走在蒿草中,看着叶子的形态,闻着叶子的清香,感觉所有植物的活力,都在叶子上。一片片叶子在阳光下闪亮着,在风雨中欢呼着,山屯人才感受到植物们的生命灵动。我想,没有了叶子的生长,没有了叶子的色彩,山屯就会失去婆娑的声息,就会失去丰茂的声息。空寂就会袭来,萧疏就会笼罩。
    我一直期盼着叶子的丰茂,山屯里的人,都期盼着叶子的丰茂。所有的叶子都丰茂起来,山屯人才会有个好收成。叶子与收成是个啥关系,山屯里没人问,也没人说。可心里都清楚,都有一个几乎于相同的认识,在引导着各自的行为。春天的时候,山屯人听着泥土招唤的声音,挖坑栽下一棵棵的树苗,刨埯点进一粒粒的种子。在我看来,那栽树苗就是栽叶子,那点种子就是种叶子。错过了栽种的时节,也就等于放弃了未来的收成。
    站在山峦之巅俯视着,收在眼里的山屯,无疑是一个用许多许多的叶子絮成的窝。山屯是窝,山屯里出来进去的人,就是窝中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共同享受着窝的温馨。没有叶子,就不会有山屯的存在。没有山屯的存在,就自然不会有人的行走和奔跑。山屯人的生活,也无疑是用一片一片的叶子拼成的。没有叶子,就不会有山屯人生活的色彩。山屯人比日子,就比房前屋后各种叶子的形态和色彩。形态要丰茂,色彩要浓重。
    我跟在大人们的屁股后面,兴高采烈地跑到地头去看庄稼。大人们的手指指点点着,大人们的嘴叨叨咕咕着。在大人们的指指点点中,在大人们的叨叨咕咕中,我似乎也明白了叶子与收成的关系。山屯人生怕自家地里的叶子瘦小、黄弱,被山屯人指点、小瞧,就扛着锄镐啥的,在地里使劲地倾注着汗水,让泥土更松软,更湿润,好让长叶的苗深扎根,多吸收。山屯人披星戴月地在土地里俯首着,只有一个期盼,就是让所有的叶子,都丰实起来。
    在山屯人的眼里,叶子太富有诱惑力。一年四季的时光里,山屯人都在一筐筐、一捆捆、一篓篓地收获着各种各样的叶子。春天去挖苦麻菜、婆婆丁的叶子,品一种野味的清香。夏天去捋榆树条的叶子,让自家圈里的猪们吃个大肚蝈蝈。秋天去割柴草的叶子,在房前屋后,堆成大大的柴垛和草垛。柴垛会烧成炊烟袅袅,草垛会咀嚼成驴马的肥壮。冬天去搂林中的落叶,给宅屋添一缕烟道的气脉。有些是大人们干的,有些是小丫、小小们干的。有了叶子的诱惑,就有了山屯人不息的脚步声。我们这些小丫、小小们,就是撵着这样的声音,慢慢地长成了山屯的大姑娘和小伙子。
    山屯所有的宅院里,都有各种各样的叶子生长着,长成山屯人家饭桌上特有的味道。小白菜的叶子,小菠菜的叶子,小生菜的叶子,小萝卜的叶子。看到这些叶子,宅院里的孩子们,会禁不住流出口水来。生菜的叶子一茬茬地掐下来,韭菜的叶子一茬茬地割下来,大葱的叶子一茬茬地擗下来。有些叶子吃一茬就没了,可有些叶子,从春天到秋天,一茬茬地取之不尽。对取之不尽的叶子,我总是心存感激。有了这些叶子,有一碟家下的大酱,不管是高粱米饭,还是玉米面大饼子,都吃得喷香。吃完了饭,嘴里回味着的,都是叶子的味道。
有了丰茂的叶子,那些青虫和毛毛虫们,也会有个好日子。我常常静静地注视着一条虫子,在贪婪地啃食着一片叶子。那虫子,兴许是大青虫,也兴许是毛毛虫。那叶子,兴许是菜叶,也兴许是草叶。一条大花虫,抱在茴香的秧棵上,悠闲地啃食着纤细的茴香叶,对我,没有丝毫的顾忌,吃相,很是儒雅。不像牛羊们,大口大口地吞咬,也不像驴马们,大口大口地咀嚼。牛羊和驴马太奢侈,消耗的叶子太多,让人心疼。而抱在茴香棵上的大花虫,一天也只吃几片叶子。不管啥虫子在吃啥叶子,我都是静静地看着,从不打扰它们。有时,我甚至想变成一条虫子,去品尝各种叶子的味道。
    虫子也有过甚的时候,让山屯人心生怨恨。我家房宅的东边,有一棵十多年生的沙果树,年年都会开满花,结满果。夏天的时候,十几条甚至几十条红粘虫,集结在一个枝桠上吃叶子。结果,枝桠上的叶子,很快被它们吃了个净光。我的母亲看见了,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她找来一根向日葵的长杆子,把枝桠上的红粘虫,统统打了下来。母亲挖了一个土坑,把所有的红粘虫,都埋进了土坑里。那些虫们,是吃饱了肚子走的,在土坑里,它们一定会安息的。有一天,它们再能爬上树,我想,它们肯定不会再结集在一个枝桠上吃叶子了,它们会分散到所有的枝桠上。
    以后,母亲就时不时地朝沙果树的方向望望。一个清晨,母亲好像发现了什么,叹着气说:“还是倒开花了!”我顺着母亲的视线望去,看见沙果树那个光秃秃的枝桠,竟开出了粉红色的花。那一簇簇的花,在晚秋的时节里,很是艳丽。秋天开花,好美的景致,我差点欢呼起来。母亲说,秋天开了花,明年春天就不会再开花了,不开花,就不会结果了,说不准,开花的那个枝桠,会在开春时枯死。
    我的喜悦之情,一下子被母亲的话熄灭了。我想,那在晚秋绽放的花蕾,一定是在枝桠上叶子被红粘虫吃光后,忘记了季节的钟声,没到花期时,就心花怒放了。也许,没有叶子的陪伴,没有叶子的呵护,枝头太孤寂。我明白了,这时的花,会在冬前夭折的,是不会结出果子的。我忽然想起,母亲不让我掐向日葵的叶子喂兔子的事来。我曾经站在向日葵的秧棵前,想把一片片的叶子都掐下来。我感觉,叶子消耗的养料一定不少,掐去所有的叶子,养料就可以全部供给到花朵上,就可以早开花,早结果。如果我真的把叶子都掐下来,那会怎样呢?
    春天的时候,沙果树上的那个枝桠没有枯死,又长出了新的叶芽。但是,没有再开花。母亲显得很高兴,小声念叨着:“今年放叶了,明年还可以开花结果。”唉,还是红粘虫的错,偏偏要挤到一个枝桠上吃叶子。那个枝桠真的枯死了,不知道母亲会伤心到啥程度。我家房后的枣树上,有羊拉虫在吃叶子。羊拉虫都是分散着,不影响树的开花和结果。我又想起,山屯东山根的那棵枯榆树是咋枯死的呢?也是被红粘虫之类的虫们吃光了叶子,一年又一年后,就停止了生息?那棵枯树,一直站在东山根,没有人去砍掉它。
    有时,我们这些小小们,会在槐树上采下一片叶子来,学着七太爷的样子,吹成一支别致的曲子来。我想,那槐树的叶子,就是一种乐器。在我看来,七太爷就是这种乐器的发明者。没有七太爷之前,更准确地说,是我在没有认识七太爷之前,我还不知道槐树的叶子,能吹出美妙的声音来。我也不知道是槐树叶子的功劳,还是七太爷的功劳,山屯里,造就出了许多的槐树叶子吹奏家。也许,是七太爷在哪一天的梦里吹响了槐树的叶子,记住了吹奏的技法,才把这种乐器的吹奏技艺,带到山屯来。也许,是七太爷平易近人的缘故,山屯的孩子们,才敢吹响槐树叶子的音律。七太爷说,他还能吹响许多叶子的旋律,只要我们乖乖地学,他就乖乖地教。
    山屯里,不光七太爷会用叶子讨孩子们的喜欢,张四爷也会用叶子讨孩子们的喜欢。张四爷择一摞柞树的叶子,会做一顶漂亮的凉帽。张四爷做的凉帽,七太爷也会惊奇地看着。原本,七太爷是不器重张四爷的,可自从张四爷做了一顶柞树叶子的凉帽,七太爷就一声一声地叫着张四爷“四小子”。张四爷用柞树叶做的凉帽,在山屯里真是受人喜欢,整整一个夏季里,山屯人都会戴一顶这样的帽子遮阴。张四爷发明了帽子的做法,又被徐二爷发扬光大,做成了梨包的保护层。一摞柞树的叶子,在徐二爷的手里,会做成梨果的保护层,铺垫在梨包里。从此,山屯人都记着徐二爷的贡献。实际上,谁又能记着柞树叶子的贡献呢?
    一片叶子,能长成熟,并从树上、棵上落下来,真是不容易。有些叶子,甚至许多许多的叶子,注定不会长到成熟落下来,而刚刚走到嫩嫩的季节时,就被消化掉了,变成了转化力量的养料。我想,能够长到成熟期的叶子,最知道啥时该从树上、棵上落下来。松柏的叶子,要与树桠一起,走过风雪,走过严冬,一年又一年后,才会落下来。梨树的叶子,要等果实成熟后,才会落下来。柳树的叶子,经历了严酷的霜打后,还要守护在枝条上送一程。柞树的叶子,更是“哗啦啦”地伴着枝桠走过漫漫冬季,春天时才放心地落下来。
    终于,我在山屯的时光里,看见了叶落之美,一种奇特的叶落之美。我想站在大树下,或蹲在蒿棵前,使劲地睁大眼睛,去看准每一片已经成熟了的叶子,并预知它们将要落下的时限。然后,我合捧着双手,等待着每一片叶子的落下。我把落下来的叶子捧到我的书本里,夹成一片一片的叶子标本,装进我的书包里。我背着这个书包,在人生的课堂里,随时打开看看。我想,每一次打开,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一种叶落之美。那一片片的叶子,就是一张张的名片,印记着山屯里的好多故事,有味道清香,也有色彩鲜艳。这种叶落之美,我要永远收藏好。

 
我与《鄞州日报》”征文启事
大地文心——第二届生态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