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谢友鄞 来源:  本站浏览:1302        发布时间:[2013-06-25]

   我退休后的第一个感慨,便是世态的炎凉。
  那天,我从新盖的小独楼“老干部之家”走出来,一位老汉反手牵头驴,像琢磨啥似的,正冲着小楼有滋有味地笑。我也会心地笑了。我随老干部参观团,跑了不少地方,才知道,到处都在兴建“老干部之家”。可我们这幢小楼与众不同,正面墙壁用深蓝色格子,设计了一个棋盘式图案。我当了好多年主管文教的副县长,下了二十年象棋。小楼落成时,特意请我去剪彩,我差一点掉了泪!
  那老汉不是王老疙瘩吗!我一眼就认出了他。这儿的乡民,额头又低又窄,让人觉得压抑。王老疙瘩疏眉朗目,前额出奇的开阔,泛出油光;穿件对襟白布褂,一把山羊胡修剪得利利落落,飘拂胸前。这老汉,有点乡绅气魄。王老疙瘩朝我拱手道:“老县长,‘马老太太’在对过棋市摆擂台,狂了!他自吹杀遍全城无对手。您不去治治他?”
  我笑了。勾我吗?“马老太太”和我一起退休的,他原是县政府的科长,我们是快二十年的棋友了。老马早就承认,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唯独服我。退休后,我曾邀老马去“老干部之家”对弈,他几次都躲开了。“老干部之家”座落在城边上,附近有片白杨林,林子里藏着个鸟市。一只只鸟笼挂在树上,养鸟的揭开笼套,百灵子便唱起来。 卖鸟的不像街市小贩那般吆喝,而是和买家一起,静静地品鸟,悄声细气地论价。倒是旁边的棋市,砰砰梆梆,一片喧嚣,把幽静的小树林闹得杀气腾腾。王老疙瘩连扯带劝我:“老县长,玩会去吧,该享受享受了。”
  我知道,王老疙瘩跟老马有旧怨。老马跑到这儿享受百战百胜的乐趣,我干嘛扫人家的兴。老马的棋摊旁,围了一圈人,又有一位败下阵来,竟没人敢跟他较量了。我踮起脚,朝里瞅,乐了。棋盘摆在地上,老马盘腿端坐,大脸庞被笑纹扯得稀松,瘪着嘴巴,美滋滋地巡视众人。王老疙瘩反手牵驴,挤到棋盘前,弯下腰,眨巴眼晴道:“马科长,咱会你。”
  老马仰起头,撇歪了嘴。在老马摆设的棋摊前,能上阵的,论身份,都是城里人;论地位,最孬也是拿退休金的职工;论棋史,谁没在棋市上转悠过三、五个春秋。老马尖酸地笑着,那意思谁都以为是:嗤,从哪儿钻出个不识相的土佬?其实,众人不知,两人早有过节。这时,附近的一只百灵,忽然学出猫头鹰的叫声,这可是少有的“脏口”,晦气。老马更觉不吉利,厌恶地一挥手,不跟你下。不值!
  王老疙瘩火了!他也是一把胡子的人,在乡下,被人敬重呢。王老疙瘩扭回身,掰开毛驴嘴巴,说:“十七、八的姑娘,四岁口的驴。这驴,值吧,输了给你。”
 老马露出恶作剧般的笑,询问地瞅众人,大伙兴奋地哄闹起来。在围观者监督下,两人起誓画押,摆子。那头毛驴,从王老疙瘩的身后,探头探脑地摇耳朵,龇牙帮,抹搭眼皮,窥视棋盘,似乎担心自己的命运。我暗暗地笑了,扭身走开,眼不见心净,遛鸟市去了。王老疙瘩瞎闹,摆弄驴行,玩“象”,不是自讨苦吃。这能赌气?!
  两年前,本县棋风正盛。大晌午头,我和老马在政府后院的老槐树下对弈。我把挎梁背心卷得露出肚脐眼,啪哒啪哒打着蒲扇。老马却穿着制服,连领口都结着,这人也忒周正了。老马跟我和了一盘,输了一盘,第三盘,进入残局。老马有内秀,棋下得棒,从政府大院,到街头里巷,除了我,还没见谁赢过他。我曾疑心老马故意让我。但他跟我下棋,每一步每一盘都下得蛮认真,厮杀到难分难解的当儿,又是皱眉又是摇头。有一回,他竟紧张得咬破嘴唇,血滴落到棋盘上,把我吓了一跳,真是一场“血战”。第三盘残局,抓挠人!我焦躁地拍着蒲扇,出气都不匀乎了。忽然,我眼睛一亮,老马漏了一步,我连忙抓起“马”,往“卧槽”上一扑,嗨,落地生根,老马一愣,第三局他又输了。半响,老马撩起眼皮,一脸羞怯,叹服:“县长会使马,真会使马呀!”
   我得意地笑了。这句话,几乎成了老马的口头禅。有人曾讥笑他,县长不会使马,咋能把你从乡下的小文教助理,提拔成科长了。老马细声细气地骂道:“妈拉个巴子!我老马这一生,像下棋一样,是一步步走过来的。”
   就在这时,从老槐树后面转出一位老汉,我认识他,王老疙瘩。他大概早就来了,蹲在老槐树后面,见我们下完棋,才畏畏缩缩地踅过来。王老疙瘩冲老马笑道:“马科长,我这是第三趟求您了,人家都说有规定的,准了吧。”
   王老疙瘩是大王庄的,四十岁才成家,前些日子,他的一对孪生女儿,同时考上本硕连读的名牌大学,还是同校同专业,双喜临门,喜气洋洋,可轰动了。乡户人家,咋调教的,这老汉,我敬服!老汉苦着脸说,两个闺女去省城报到,走山路搭汽车,出山后坐火车,还有学费、书费、宿费,数太大了。王老疙瘩已经找了老马两趟,这事归他管。我白老马一眼,说:“县政府不是设了寒窗基金吗。老马,你把这事办喽。”
   王老疙瘩眼睛湿了,朝我一鞠躬,弄得我心里热乎乎难受。在我们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不少人称我是平民县长,我惭愧呀。这个老马,他的宝贝儿子连考两年都落了榜,前些天打群架,差点被公安局铐去。老马见我脸色不好看,带老汉走了。
   我在树荫底下打个盹后,走进茅房,刚蹲下, 后院门口传来老马的声音:“这驴,是你的?”
    “嗯嗯。”王老疙瘩的声音。
   大概王疙瘩办妥手续,领了钱,出来了。
   老马训斥王老疙瘩:“你倒挺会弄景,没路费,不会把驴卖了。丫头片子考上个学,跑这儿臭显摆啥!”
   什么话!我气坏了,肚子疼,起不来。
  老汉是骑驴进城的,把牲口拴在大院后门口的树旁。老马跟出来,一瞅炸了:“嗨嗨,把树啃了,还拉了一地粪蛋。这回你不有钱了吗,把草料钱、卫生费交了吧。”
   一阵沉默。接着,一阵急促的蹄声,老汉准是翻身上驴,跑了。
   老马威胁地叫喊:“老疙瘩,咱有会着的时候!”
   时过境迁,人的变化真大呀!我和老马都从权力的大院退了出来。两年没见露面的王老疙瘩,畏畏缩缩的样子没了,穿得干净利落,会老马来了。
   就在这时,棋摊那边轰地一声喧闹,乱了套。我扭转身,见老马卷起棋包,掠过老汉的驴,摇摇摆摆地走了。我一愣,王老疙瘩输给老马,不奇怪。可没料到老马真敢要人家这么大的活物。我寻思他不过是赌赌气,开玩笑。连忙走过去招呼老马。
   老马像没听见,自个儿跟自个儿说:“巧了,我家正要拴台小车呢。”             
   我吆喝:“‘老太太’,胡闹啥!
   老马撩起眼皮,满眼是白,抹搭我一眼,蹶达蹶达走了。
   啊啊,二十年了,老马对我的尊敬和驯顺,竟化为不屑一顾的白眼。我气苦了!
   王老疙瘩走过来,安慰地望着我,说:“老县长,明个儿我出门,上省城,看俩闺女去。”
   我心里难过,傻老汉呀,你甘心受人家的欺负?偌大的活物跟人家走了,不心疼?竟像没事似的!我呆了呆,说:宽心……去吧。驴,我定给你要回来。
   王老疙瘩嘿嘿一笑:“算了吧。老县长你咋还糊涂。而今在他眼里,你还不如一头驴值钱了。”
   一句话,气得我躺倒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王老疙瘩从省城回来了,头上戴顶前进帽,脚上换了旅游鞋,手里拎两盒玛瑙相棋。王老疙瘩将一盒相棋搁在我的床头柜上。
   我说:“干吗?”
   他笑道:“俩闺女给您买的。”
   “甭。”我拒绝,太珍贵了。
   “收下。”
    我心窝一热:“学生们都好?”
   “不赖不赖!我吩咐她们,就冲老县长,也得学好。”
   噢,他是下车后,直接扑奔我来的,还没回家呢。想到那头驴,我来了气:“走,找‘老太太’去。这县没人了,非得我亲自收拾他。”
   王老疙瘩惊喜地望着我,拎着玛瑙相棋,拱肩驼背,山羊胡子直翘,像去赴喜宴的“老寿星”。赶到棋市,我分开众人,黑着脸,往老马的棋摊前一蹲。老马一愣,我们四目对视,他那双瞳仁里,像有一对老鼠,冲着我探头探脑。我把眼睛瞪得溜圆,哗啦,气呼呼摆子。老马瘪瘪嘴,心机很重地一笑,摆子。老县长出山了!这消息在棋市传开,人们纷纷涌过来。
   我发现,围观的人,站在我这边的特厚。“马老太太”那面,稀拉拉几个人,但也都朝我投来“一伙的”目光,还生怕我看不见他们的心思。
   后面,一只小板凳塞到我屁股底下;左面,一只紫砂茶壶送到我跟前;一根老旱烟从右面递过来,“嚓”,火替我点着了。我心血热乎乎涌!连遛鸟的都凑过来。鸟笼子举在我的头顶。人们屏声敛气,周围一片棋声鸟语。
   唉,下棋,本应是一种乐趣呀。
   我在职时,有意无意,曾把这种斗智的游戏,看做了解一个人,考察下属的机会。有的深谋远虑,有的鼠目寸光;有的豁达大度,有的心胸狭隘;有的优柔寡断,有的敢于拍板;有的粗心大意,有的慎重细致;有的骄矜狂妄,有的虚怀若谷;有的敢进攻,勇于开拓;有的善长防守,能稳定局面。二十年前,我下乡检查工作,与老马在棋盘上结识了。虽然他腆腼羞怯,少了点男子汉的气概,但我看出,他有内秀。我排除异议,把他带在身边。
   我捏起紫砂壶,一仰脖,喝口茶水,烫心;又狠狠吸口老旱烟,真冲。棋势进入中局,我和老马连一句话还没有说,默默地对峙着,较量着。老马心虚了,胆怯了,被迫接受了我的挑战?还是暗暗跟我较劲、发狠?反正我信心十足,二十年都走过来了,收拾他不成问题,全县的棋友,甚至全城的百姓,谁不知道!
   如今退休了,我从一县的“帅”,变成一只普普通通的“卒”。可我还要过河,还要厮杀!
   棋势进入残局。我渐渐感到吃力,心一点点抽缩。我惊讶地发现,我向来得心应手的残局,变得对我不利了,对方狡诈,走残棋的功夫极深。我抬起头,老马城府很深地一笑,他那凝聚的目光像一只攥紧的拳头,朝我挥舞过来!
   我忽地出身冷汗,连忙低下头,惊慌地抓起“马”,砰、砰、砰……棋盘上乌云翻腾,形势急转直下:我输了。而且,恰恰败在“马”上!
   我呆住了,半天喘不过气。饶舌的百灵子不叫了,观棋的人傻了,周围死静。我耳畔响起一个遥远的细声细气的声音:“县长会使马,真会使马呀!”啊啊,有人利用棋盘,利用我的愚蠢和个人好恶,成功地进行了一场人生角逐。
   面对降下旗帜的我,老马还是那么谦恭,还是那么羞羞怯怯,只细声细气地说了一句话:“二十年了!”
   我眼睛一黑,差点栽倒。“老县长,老县长! ”人们惊呼。我心里滴血,双手撑住板凳,拚命站起来,又愧又恨地退到人群后面。
   就在这时,王老疙瘩站到我的位置上。他面对“老太太”,还是那副模样,拱肩驼背,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眨巴眼睛说:“马科长,咱会你。”
   “马老太太”一愣,像是说:咦,你又回来了。老马蛮有滋味地笑起来,鄙夷地说:“你不配。”
   王老疙瘩谦卑地低下头,嘟哝道:“输了,把玛瑙相棋给你。”
   “马老太太”噼哩啪啦,伸手摆子。王老疙瘩按住他的手,问:“你输了,咋办?”
   老马仰起脸,怪模怪样地一笑:“你说?”
   “把驴还给我。”
   “马老太太”瘪瘪嘴,满口应承。老马家就在附近,好事的人替他把驴牵来。嗨,“马老太太”真会伺候,看得出,他下了本钱,才半月功夫,毛驴滚瓜溜圆,皮毛油亮。毛驴看见王老疙瘩,那个亲,要跟他贴脸儿。老汉恋恋地瞅它一眼,扭身蹲下,红先绿后,棋战开始。
   我躲在人群后面,想劝阻王老疙瘩,一急,嘴唇哆嗦说不出话。“马老太太”文文气气,盘腿端坐。王老疙瘩一副怪相:站鹤似的,蹲在小板凳上。一个瘪着老太太似的嘴,下巴光溜溜没有一根胡须;一个灰白的山羊胡子,潇潇洒洒,拂落棋盘。
   高吊,拱卒,支士,扬相,车沉底,炮打迎头……
   王老疙瘩的的手,在棋盘上狂怒地躁动,凶猛,果断,机警!
   “马老太太”没有血色的手,随着棋势的变化,由傲慢、冷漠,变得犹疑起来。苍白尖细的五指,先是贪婪、自负地抓挠个不停,渐渐惊惶、颤抖起来。
   王老疙瘩越攻越急,节节挺进。“老太太”防不胜防,像一条蛇蜷缩回窝,周旋,窥视,静峙半晌后,蓦地,蹿出草丛,吐出毒芯,撂下要害的一子,来了个凶恶的反扑。老马太紧张了,双手一扬。王老疙瘩胸有成竹,连想都没想,闪电般迎头一棍,击中蛇头。“马老太太”举在半空的手,瘫痪似的,跌落下来。
  排山倒海一般,棋战结束。
   所有的人都没有透过气来。太意外了!王老疙瘩麻利地拎起玛瑙相棋,牵着驴扬长而去。
   王老疙瘩居然胜了!我兴奋极了!怪不得老汉的脑门那么开阔,有气魄。怪不得他一对乡间闺女双双考上了名牌大学。我恍然大悟,王老疙瘩才是本县真正的棋王,真正智慧的化身。
   走出十多步远,王老疙瘩忽然返回来,猫下腰,指戳着仍傻在棋摊前的“马老太太”,挤咕眼睛道:“你寻思你会下,你寻思你高明?实话说了吧,我进省城看念大书的闺女,家里没人照看牲口。我把驴寄放在你那儿,省了草料和大车店钱,让你替我伺候了。”
    人们一愣,哄然大笑。
   王老疙瘩翻身上驴,驴儿翻动四蹄, 蹄声得得。林子里的鸟,欢乐地啾鸣。老汉在驴背上扭转身,朝我拱了拱手,大声道:“老县长,得空儿家去呀。乡亲们没忘,都念叨你哪!”
   我的心陡地一热,泪水簌簌流下来。
 

 山野精灵
 
  我顶着日头,光着脚板,啪唧、啪唧地向蜂妹家走去。蜂妹十六岁,是个精灵。我十七岁,能把青石药碾子踩得像风车,师傅却骂我缺心眼。师傅是镇诊所的先生,老头子难侍候,上回他打发我去蜂妹家买王浆,配药,我空着一双爪子回来了。师傅那顿损呀!吓得我钻进谷地里,哭到天黑……想到这儿,我越走越紧,一气翻过两架山梁,到了,蜂妹家一溜红砖青瓦房,篱院疏朗,对面,河水款款地流着。
  蜂妹自个儿在家。自个儿在家滋润,她坐在小竹凳上,架起二郎腿,脚尖上吊只红拖鞋。蜂妹脚丫一荡,把红拖鞋甩我怀里,用光裸的脚,给我勾过另一只竹凳。我坐下了,屁股底下咯吱咯吱响。我慌得左右撒目。
    蜂妹下颏一扬,说:“给我穿上。”
    我定心息气,替她套上拖鞋。别看蜂妹小模小样,我亲眼见她猫下腰,扁担钩儿一甩,一下就把四只蜂箱挑起来,穿过后院,走到河畔,细腰闪闪,踏板颤颤,将沉甸甸蜂箱一气挑上了运蜂船。
    蜂妹跟我连心,好像听见了上次我在谷地里的哭声,好像看见我一脸晦气没散尽,问我咋回事?
    我说:“上次没买回王浆,怨我吗?你这儿没货。一桩事答兑不好,老头子就跟瘟神似的。”
    蜂妹知道我从小没爹没娘,说:“先生收留你,就是你的福了。”
    我说:“啥福。成天价怕……”
    蜂妹说:“你没有躺着的房子卧着的地,就得心眼活点,胆气壮点,把手艺偷来,你就成气候了。”顿了顿,又说,“见天担惊受怕,哪能成个自由的人。”
    我不吭声了,蜂妹常会说出带怪味的话。我和蜂妹在镇上念书时,班主任老师说,他摆弄了半辈子学生,最拿不准的就是蜂妹。
    这时,后院门推开,走进两位陌生人。大热天,戴着礼帽,黑黝黝脸,给人的感觉,两顶黑呢礼帽浮进来了,是两位边地客商。
    客商接过蜂妹的茶,笑眯眯说:“刚才在河上,老远就瞧见你家院子里摆着蜂箱。”
    蜂妹说:“我们这样的人家,招蜂引蝶。”
    客商呱叽呱叽笑,嘘嘘吹茶梗,吸溜溜喝水,说:“我们是买蜂王浆的。”
    “你们当然是买蜂王浆的。”蜂妹说。
    “纯的。”
    “当然是纯的。”
    “你这么俊俏的小女孩不会骗人。”
    “好眼力!”
    两位客商又呱呱笑。
    我的心抽紧了。上次,就是来了外地客商,甩出高价,把蜂妹家的精酿王浆套光。当时,蜂妹诚心给我点,匀给诊所,没成想让我扑了空。有一回,蜂妹挑担闪了腰,疼得哎哟哎哟叫,满脸汗豆子,一迈进诊所门槛,就跪在地上。我吓坏了,把她背上诊床,师傅又掐又捏,按摩小半日,蜂妹好溜溜地回了家。但蜂妹在家里,做不了主,她嫂子说一不二,蛮着哪。有一次,不知为啥,蜂妹同嫂子闹翻。嫂子掐着腰,把蜂妹从里屋骂到外屋,从外屋骂到当院,从当院骂上山。蜂妹一路回骂,哥哥抄起条帚疙瘩追击,蜂妹钻进毛毛林没了。正赶上我翻山过来,蜂妹扯住我,指戳坐在树墩上喘气的哥哥,指戳站在山下屋前骂不绝口的嫂子,吃吃笑……唉,今天,来了两位客商,王浆怕又买不成了。我一担心,脸色就变。
    蜂妹溜我一眼,拧过脸,对客商道:“喝水呀,二位,头一次来咱村吧?”
    “可不,山高水远,走一趟不容易。”
    蜂妹透过前窗,朝对面山上望去,说:“二位等会儿吧,我嫂子上山了。她是我们家的蜂王。”
    蜂妹朝我挤挤眼睛。两位客商傻呵呵笑,问:“啥时能回来?”
    “她去看山上的蜜源。哟,蜂群回家了。”
    我们向窗外望去,无数蜜蜂飞回来,嗡嗡嗡嗡空气震颤,天暗了。
    蜂妹说:“你们瞧,蜜蜂从蜜源地回来,采足了蜜,飞得多笨,像怀孕了。”
    我心里着急,嫂子回来,没我的戏了。我对蜂妹使眼色。   
    蜂妹活泼地笑道:“蜜蜂头朝上,蜜源地在太阳方向;头朝下,蜜源地在背太阳的方向。蜜蜂飞直线,蜜源地准远。它们是转着圈飞回来的,蜜源地近,我嫂子一会儿就能回来。”
    蜂妹站起身,我和客商坐在竹凳上,仰脸瞅她。蜂妹抻抻镶花围裙,说客商:“你们这些人哪,总寻思自个儿爬了山,涉了水,买蜜不容易。你们知道吗,一窝蜜蜂采一匙王浆,风里来雨里去,得忙忙碌碌飞一年。”
    一位客商忙道:“不容易,不容易。”
    另一位客商拍拍腰包:“我们肯出好价钱。”
    蜂妹阴下脸,自言自语道:“去年,我转地放蜂,发山洪,道毁坏,走不出去,密源地断了。一只蜂箱,只有一只蜂王,工蜂们一拨拨饿死,剩下最后一只工蜂,把蜜囊里的蜜吐出来,喂了蜂王,自己才死。唉,人哪……”
    蜂妹激动得两只手绞着,叹口气,对客商道:“你们来得也真不巧,今天是个不吉利的日子。”
    两位客商一愣。
    蜂妹垂下眼睛,低沉地说:“前年的今天,我哥哥载着一船蜂箱,去外地转放,随船捎带两位客商,咦,真像你们俩。哪知道,我哥哥一去就没有回来。有人说,船在入江口卷进旋涡,又赶上风暴,沉了,连尸身都没见着。可我总疑心,是那两个搭船的谋财害命。”
    什么?我吓坏了!蜂妹痛苦得嘴唇直抖,凶狠狠地瞪我一眼。我连忙收紧身子,把头缩进肩胛里。
    蜂妹忧愁地说:“可我嫂子总认为,哥能回来。她老是跟我念叨,那天,哥穿什么衣裳,是怎么装的蜂箱,怎样撑篙开船的。她老是说,哥一会儿就会回来。真可怕!”
    我盯住蜂妹,蜂妹睬都不睬我。两位客商随着蜂妹的目光,越过敞开的后门,朝外面望去。房后百十步远处,河面空旷,河水幽幽。我们仿佛看见,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跟全家人一起,欢欢乐乐,把蜂箱装满船。跟着,两位捎脚的客商上船。橹声咿呀,水声潺潺,清风习习。蜜蜂们从蜂箱里爬出来,绒绒嘟嘟,像小天使纷纷飞起,薄翼震颤,金辉闪烁,嗡嗡声让人心醉……如今,缓缓流去的河水,像一支送葬的行列,似乎还在呜呜咽咽地哭泣。   
    两位客商惊骇得说不出话。   
  蜂妹在竹凳上坐下来,双手揽住大腿,下颏抵住膝头。半晌,像是说给我听,喃喃道:“咱老师不是说过吗,生活是一条船,每个人都要有掌舵的准备。”
我懵了。客商们陪着难过。没有人接茬儿。
    就在这时,一串咚咚咚脚步声,打破了死一样的寂静。蜂妹的嫂子像一股风卷进来。仰脸望去,这个黑红脸盘,又高又壮的女人,使人压抑。上回,就是她作主,把王浆统统卖给了肯出高价的客商。我那师傅古板死了,说治病救人, 万不可拿大药价反将人勒死。但,能挖来王浆吗。苦了我呀!
    蜂妹水葱似站起来,说:“嫂子,这两位老板,是买王浆的。”
    嫂子笑笑,说:“家里没存货了。我男人装满一船塞浦路斯蜂,去下河梢荞麦大田转放。他一会儿就能回来,你们等等吧。”
    两位客商目瞪口呆,毛骨悚然!他们俩朝蜂妹望去,蜂妹眼睛里露出茫然和恐怖。嫂子扭转脸,穿过敞开的后门,盯住银亮亮河面,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嫂子忽然问客商:“你们是从河上来的?”
     一位客商鸡啄米似点头。
    另一位客商偷偷踩一下同伴的脚,道:“不,不。”嫂子疑心地瞅他们俩一眼。
    蜂妹道:“他们是乘船来的。”
    嫂子兴奋地盯住客商:“那,看见我男人了吧?”
    两位客商面面相觑,拼命摇头。
    嫂子黑虫似眉毛颤抖,道:“咋能没看见?他穿白布褂,青布裤,光脚,摇着橹,前后仓板上堆满蜂箱。”
    两位客商额头冒出冷汗。
    这时,嫂子咚咚咚走到后门口,宽阔的脊背将后门堵死,朝河面上张望,大声叫道:“回来了,回来了。”
    两位客商脸发白,惊惶地交换眼色。他们俩见蜂妹去撵嫂子,拎起皮包,慌慌张张溜出前屋,推开篱栅院门,跳下山坡,黄土公路上烟尘弥漫,长途班车刚刚停下。我眼瞅两位客商跳上车,汽车打个顿儿,开走了。
   载满蜂箱的小船靠岸,一个骠壮的汉子将缆绳拴在码头上。蜂妹的哥嫂抬着蜂箱走进后院。嫂子朝屋里丢一眼,问我:“咦,那俩买主呢?”
    我说:“走、走了。”
    嫂子奇怪地说:“真他妈是俩怪物!”
    蜂妹挑着蜂箱走进来,撂下,抹一把额上的汗,接口道:“咋,走了?”暗暗吁口气,说,“我瞅那两个家伙就疑心,他们哪是诚心做买卖。嫂子,咱这儿前不巴村后不靠店,遇见生头生脑的货儿,可要防着点。”
    嫂子大肉脸盘上汗腾腾的,说:“就是。蜂妹,你多长点心眼。”嫂子从来没有这么看重过小姑子。
    蜂妹嫣然一笑,指着我,说:“哥、嫂,小郎中候半日了,买王浆,急等着配药呢。”
    我感激地朝蜂妹望去。蜂妹别过脸,眉梢、嘴角漾起狡黠的笑。
    山乡偏远,可是山青水秀有灵气。我光着脚板,拎着一罐珍贵的王浆,沿山间小径,啪达啪达往回走去。临门一脚,得有灵气。我觉得自己心眼活了,胆气壮了。蜂妹不是说,老是担惊受怕的人,就不会是一个自由的人吗。你看,我走在这青山绿水间,多么自由自在!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