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李铭 来源:  本站浏览:1291        发布时间:[2013-06-08]

   十一月份的工地,像退潮的海滩。收尾工程虽然还在继续,但是大部分民工都裹在退潮的海水里冲走了。民工就是大海里的鱼虾,工地不是他们永久的家园。干完活,建完楼,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北方的第一场雪是留不住的,它们只在天上怒放。雪花落到地上,立刻就凋零不见了,留下一地伤心的泥泞。
  民工幸福在雪地里干活,不声不响。有时候三舅过来递给他一根烟。幸福掐着烟脑袋,死死吸。工地上的木工活马上就该结束了,等天彻底冷下来,幸福就得回家。想到家,幸福的心就下意识地揪一下。
  好疼的那种感觉。
  老家的老妈肚子里长了个大瘤子,肚子现在鼓得像面鼓。老爸打电话给幸福,赶紧想办法拿钱回去。拿到钱回去,医院就同意把老妈的肚子切开,把大瘤子取出来。幸福没有办法,狠狠心,接受了三舅的建议。三舅不是亲三舅,在三舅身边的人都叫他三舅。三舅身边的人基本都有一个奇怪的特征:九指。
  幸福今年18岁,这个年龄的男孩子,要是生活在都市里,还是一个在校的学生。幸福其实挺渴望上学的。不过,这样的念头有时候只是在幸福的脑子里闪一闪,幸福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美好很多,但是很多都不属于自己。
  三舅很高兴,表态了,以后就叫幸福跟着他干。木工活要拿大技工的钱,以后一起“做生意”可以给幸福额外分红。
  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寻找“做生意”的机会,三舅对幸福就更好,不仅给零花钱,还可以不在工地的伙房吃大锅饭,每顿都去工地外面的小吃部消费。
 
     
    整个小区一起建设的楼房有六十八栋。这些楼房就像施足肥的庄稼一样,比着赛往起长。几天就“嗖嗖”地长成了高楼大厦。工地就像一堆烂骨头,这群民工从四面八方循着味道过来。工地上扬起了一张张古铜色的脸,一个个红色或者白色的安全帽在到处飘摇。
  跟随民工一起涌进来的还有一大片简易的帐篷,还有一群做小生意的小商贩。卖劳保用品的,卖小吃的,开录像厅的,这里兴隆的时候,还一度引来很多行政执法人员光顾。最逗的是还发生过纠纷和争执。一面是来收取卫生费管理费的执法人员,一面是坚决取缔乱摆摊的城管人员,两边没有协调好,竟然动了手。结果不必赘述,这个城市里面,没有谁能打得过城管。
  小雪家的小吃部就在一大片简易的帐篷中间。帐篷经过一夏天的风吹日晒,已经显得破烂不堪。有的地方漏雨,小雪妈妈就拿帆布缝补一下,那些粗大的针脚,很醒目地在头顶上。好在来这里吃饭的都是民工,没有人会计较这些。帐篷里面是简易的几张桌子和长条椅子,桌子上面摆着黑糊糊的酱油壶和陈醋壶,辣椒面颜色鲜红得叫人浮想联翩。民工们无所畏惧,照样把这些红面面放到吃碟里蘸饺子吃。幸福初次来的时候,三舅请客,要了饺子和小菜,三舅喊:老板娘,来,多给弄点掺苏丹红的辣椒面,量不够吃不死人。
  小雪家的小吃部条件算是最好的,因为帐篷里有冰箱和冰柜。冰箱是透明的那种,在外面能够看到里面冰镇的啤酒和饮料。冰柜像一口大棺材摆在帐篷紧里侧,里面的东西装得满满的,有时候找不着,小雪妈妈就猫着腰一件一件往外倒腾。三舅喝高了酒,眯着眼睛瞅小雪妈妈的后面,意味深长地跟幸福说:多肥嫩的屁股啊。
  幸福的脸一红,三舅哈哈笑起来,跟“扳倒驴”说:你看这小子,还会脸红,哈哈,这年头还有会脸红的男人。“扳倒驴”长得傻大黑粗,只听三舅的话,有一副好体格。因为长得像乡下那种粗大的萝卜,那种萝卜有个绰号就叫“扳倒驴”。
  幸福后来就总爱来小雪家的小吃部吃饭。因为三舅的生意需要配合,三舅对幸福就格外好。本打算一开始就“做生意”的,无奈中途出了点事情,三舅商量一下觉得不能贸然行动,“做生意”也要讲究时机,心急不得。幸福心里着急,老妈的肚子越来越大,老爸的电话隔一天就打来一次,催促得紧。
  小雪家的小吃部因为有冰箱和冰柜,晚上就需要留人看管。小雪妈不能丢下这些东西不管,晚上住在帐篷里。反正也是闲着,晚上关门打烊的时间就无限延长。只要有客人,小雪妈妈就一概接待,反正酒菜都是现成的,干吗放着钱不挣,也不是跟钱有仇。有时候小雪妈妈实在挺不住困,就打开折叠床睡下,留几个醉鬼在外面神吃海喝。
  幸福来的时间一长,跟小雪就熟悉了。小雪有一双灵巧的手,会帮妈妈干活。幸福有时候来得早,就在凳子上坐着看小雪干活。小雪跟幸福也不陌生,幸福哥幸福哥地叫。
  菜都是事先收拾好的,从一早上开始,小雪妈妈就开始劳动。好在现在做生意的人都很能吃苦,服务都很好。酒和饮料还有冰果,都是送货上门。小雪妈妈只需要记账,据说小雪在外边合租了一间宿舍,早上也会赶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摆放啤酒白酒和饮料。小吃部卖的酒水都是低档的,但是小雪妈妈有个底线,白酒哪怕是带有酒曲子味道的小烧,也要真的,假的高低不卖。自从见多识广的三舅说了辣椒面里掺了苏丹红以后,小雪妈妈就去找送干货调料的老胡退货。老胡耍无赖,小雪妈妈就发狠诅咒:老胡,你今天不给我退货,你们全家女的都叫全世界的老爷们干一万遍!老胡的脸在民工起哄的声音中绿了,说:我退,我退。小雪妈妈不这样彪悍也不成,人要是熊了,在这个地方生存不下去。
  小雪家的炒菜其实很简单,来的民工基本也不点菜,全都有小雪妈妈安排。饺子有三种馅,白菜的,三鲜馅的,还有肉馅的。能够吃得起肉馅饺子的民工不多,得是那种小包工头才会要肉馅的饺子。比如三舅这样的有钱人,当然不会吃菜馅的饺子。饺子都是事先包好的,放在冰箱里冻着,民工要就给煮。每碗的饺子是十五个,都是个大的,基本能够吃饱。炒菜不多,小雪和妈妈却搭配得有声有色。
  菜花要配上胡萝卜片,干豆腐一定要放尖椒,还有酸菜,配上猪肺子,都切成细丝,炒出来那才好吃。里面也放肉,肉不是那种生的。生的肉炒菜费火,也不出息。小雪妈妈用高压锅煮出来,肉到了六分熟,捞出来切成块、段、片、丝,配菜用。炒尖椒干豆腐就用肉片,炒蒜薹就用肉段。倒出一锅煮肉的汤水,正好可以炒菜用。
  菜花和胡萝卜早都焯水了,焯水的目的是蔬菜都是七八分熟,出锅的速度就快。民工都是急性子,吃完饭还要去上工,自然不能磨蹭。取火是四个液化气罐,四个炒勺也分工不同。不管是小雪还是小雪妈妈操作,都能够做到游刃有余。幸福佩服的不得了,看着小雪的手臂翻飞,香喷喷的炒菜出锅。小雪说:啥都是熟能生巧,开始也不会,有时候还烫了手,或者炒糊了菜。看到妈妈很辛苦,自己正好可以帮帮忙的。
 
     
  也有不忙的时候,比如晴天的午后。民工们都去上工了,小雪妈妈很疲惫地歇息,小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出神。有时候幸福路过,小雪就点点头。幸福很多时候都不敢进来搭讪。幸福怕被三舅看见了取笑,三舅的嘴巴没有把门的,什么样的话都能够说出口。
  小雪的家也是乡下的,可是小雪完全没有乡下女孩子的腼腆。人家在城里读大学,什么世面都见过。听说,小雪还是学校的学生会干部呢。幸福喜欢看小雪戴眼镜读书的样子,喜欢她抿嘴笑的样子。有一次,小雪炒菜,不小心被溅出的油星烫了手指,小雪的眼泪汪汪,这些都被细心的幸福看到了。幸福就从外面的小药店里面买了创可贴。不敢直接给小雪,一直贴身带在身边。
  终于一次午后,幸福干活从小雪家小吃部门口路过。幸福坐在拉着一车木料的车上,鼓起勇气跳下来。红着脸急匆匆地说:小雪,把你的手指包上吧。小雪很惊讶,看着这个浑身褴褛的大男孩子,小雪伸出手指,手指完好无损,早都好了。幸福的脸上写满了失望和尴尬,幸福想转身跑开,小雪突然说:幸福哥,给我包上吧。幸福站住脚,说:可是……可是你的手指都好了啊。这回轮到小雪的脸红了一下,小雪说:傻瓜,包上不就预防下一次不被烫到了吗。
  幸福小心翼翼地把创可贴打开,拈起小雪的手指。那一刻,幸福的呼吸开始困难,他绯红着脸,哆嗦几下,终于把那枚创可贴紧紧地箍住了小雪纤细的手指。那天晚上过来吃饭,幸福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小雪。但是吃起饭菜特别香,幸福自作多情地想,那都是因为自己的创可贴。
  也有最忙的时候,比如连续几天的阴雨天。
  民工最怕下雨,下雨就不干活了。不干活就没钱可赚了,属于白吃三顿饭。怎么解决这样的烦闷,就要去小吃部喝酒吃饭。这个时候,小雪家的小吃部生意最好,也最累。喝醉酒的民工什么状态的都有,他们闲下来以后开始想女人。女人是最好的谈资,每当这个时候,是小雪感觉最委屈的时刻。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忍着。
  小雪有一次给幸福打电话。幸福的手机买了很长一段时间,除了老爸打电话要钱,还没有其他人打过。那次送小雪创可贴以后,小雪要了幸福的手机号。有时候小雪给幸福发一条短信,都是小雪自己写的。幸福开始不会发短信,被三舅笑话过。自从认识小雪,就发奋自学,学打字。幸福的领悟很快,打字的速度惊人。小雪给幸福打电话的时候哭了。幸福就赶紧问怎么了。小雪说,妈妈给她买了件衣服,非要做生意的时候穿上。
  幸福后来看到了那件衣服,小雪拗不过妈妈,只能穿着给民工们端菜。幸福脸红红的,因为小雪的衣服露出了胸前一条惊心动魄的乳沟。很多民工就是就着那条沟喝酒的,那是他们最好的下酒菜。小雪跟妈妈争执过,妈妈却不屑一顾,妈妈说:看两眼也不能丢了什么。你没看别的小吃部找了好几个小姐往里拉人吗。咱们再不这样服务,来吃饭的民工就都走没了。你别拿那样的眼神看我,这年头,钱不好挣,要脸有啥用。你要是不干也成,下学期就别去上学了。一年一万五,咱们家哪来的钱?
  晚上的雨下得更大了,三舅带着“扳倒驴”和幸福一直在喝酒。夜深了,雨还不停。小雪想回合租的宿舍去,小雪妈妈说,你们先喝着,我去送姑娘。小雪却说:妈,叫幸福哥送我吧。三舅就不怀好意地笑。说:你小子,有点艳福。说得幸福不好意思,也不敢多说什么,拿了雨伞跟着小雪出去。走到半路上,小雪发现钥匙落在小吃部里。两个人赶紧往回走,到了小吃部门口,没有注意帘子都挂上了,也没有想到小吃部里面发生的事情。
  幸福和小雪一走,三舅就把喝醉的“扳倒驴”踢出了帐篷,跟其他民工说:不早了,关门了,都回去睡觉。民工们一散,三舅开始对小雪妈妈动手动脚。小雪妈妈开始不许,三舅就怒了,说:你这大冰柜五千多呢,是我买的。你要是不从,明天我就拉走。
  小雪妈妈想想也是,拉了帘子,以为会没有人进来。两个人拉扯着把折叠床打开,没有想到俩人体重很重,折叠床承受不住,“扑通”一下就折断了,扭曲着倒塌下去。两个人很狼狈,帐篷里被人走得也很泥泞,没有地方亲热。三舅还是把小雪妈妈的衣服扯掉,拽地上的被子铺到冰柜上,粗暴地把小雪妈妈扔到冰柜上面。三舅看到小雪的眼镜和钥匙都在桌子上,抓起眼镜给小雪妈妈戴上。三舅狞笑着说:我看看戴眼镜到底是啥滋味。
  小雪和幸福掀开帘子,正好看到冰柜上的一幕。小雪惊呆了……
  回去一路上小雪都在哭,幸福不知道怎么安慰。一直把小雪送到出租房门口,没有想到小雪说:幸福哥,你从窗户爬进去,帮我打开房间门吧。
  那晚上才知道,小雪根本不是跟人合租,出租房里面住着的是小雪的爸爸。
  小雪妈妈能够在工地外面开小吃部,其实是因为小雪的爸爸。小雪的爸爸原来也是这家建筑队的民工。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成了下肢残疾。现在只能在床上躺着,一动不能动。建筑队的老板还算讲良心,给过赔偿。爸爸不能干活,小雪妈妈只能带着他出来。老板在工地外面帮助小雪妈妈开了这个小吃部,平时,都是小雪和妈妈轮流跑回去照顾一下爸爸的。
  小雪家的出租房里面,还有一架电子琴。显得与凌乱的房间不协调。那是小雪的电子琴,她每天早上都要给爸爸弹一首乐曲。那天早上也不例外,小雪用灵巧的双手帮助爸爸翻身,给喂了早饭。然后坐下来,弹奏一首好听的曲子。幸福叫不出来那首曲子的名字,却听得很认真。
  小雪说:幸福哥,我妈的事情你别跟任何人说。
  幸福点头。
 
 
  从这一天开始,幸福和小雪的关系越来越好。幸福有心事也愿意跟小雪说,但是他不能说跟三舅“做生意”的事情。
  三舅的脾气开始暴躁,挨揍的总是“扳倒驴”。三舅阴着脸找幸福谈话,就在这几天,他们要把“生意”做了。幸福咬咬牙,点头答应了。三舅说:工地上的活马上就收尾了,这个时候马上就要验收,老板不想出事,咱们的机会来了。干完这一票,幸福的幸福就该来了。
  幸福说,我妈肚子里有个大瘤子,急等着用钱。
  三舅说,少不了你的,就是一闭眼的事情。我都做过很多次了,你好我好的事情。你做完了,我给你介绍小雪那小妮子。实在不行,给她们娘俩下点迷药。就在她们家那大冰柜上,把她们做了……
  幸福不说话。
  三舅说:事情你得想好,要大拇指,去根。那就是六级伤残,最少赔偿十二万。你留点根,那鉴定以后就是七级伤残,只能得五万。横竖都是一个疼,价钱不一样。干这行,你得普及法律常识。
  幸福狠狠心说:等我送走了小雪再说。
  小雪上午发来短信,她要回去上学了,已经耽误很长时间的学业了。学校已经通知她,再不回去就要除名了。
  幸福想送小雪件礼物,可是,三舅控制着他的零花钱。小雪要走了,把爸爸只能丢给妈妈照顾。现在马上就到冬天了,工地上的工人少了很多,吃饭的人就少了。
  幸福从小药店买了很多创可贴,亲手交给了小雪。小雪含蓄地表达了她的意思。幸福多少有点失望,幸福听出来了,小雪对自己的感情不是男女的那种。小雪其实一直觉得幸福是很好的哥哥。幸福听着小雪的话,有一大滴眼泪落了下来。幸福没有奢望那么多,幸福想到的就是小雪的手指万一受伤了,好用创可贴包上。
  小雪说:幸福哥,闹心的时候就给我发短信。你在外面打工要小心,别跟着坏人干坏事。我这有自己攒的五百块钱,你拿着给你妈妈做手术吧。
  幸福没有接那五百块钱。幸福好半天才说:小雪,我会给你发短信的。
 
 
  又下雪了,飘飘洒洒的。工地上人不多,三舅示意幸福动手。
  幸福突然说:三舅,我不干了。我不能坑人干坏事。求求你,饶了我吧。
  三舅左右瞅瞅,说:你他妈的坏老子好事,谁给你吃了迷魂药了。今天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扳倒驴”,你还不动手!
  幸福挣扎,还是被三舅和“扳倒驴”控制住,木工棚里没有别人,外面飘着大朵的雪花,电锯在恐怖地转着。幸福的意识出现模糊,他突然看到了雪花里面的走出来一个少女,是小雪。幸福本能地挣扎着,他被三舅和“扳倒驴”按倒,手臂感觉到了电锯的锋利。幸福用力一挣……三舅的眼前血光一闪,一截完整的手指鲜活地在电锯床上跳动。
  三舅如释重负地笑了。对幸福安慰着: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幸福的脸色惨白,慢慢站起来,说:三舅,别逼我!
  “扳倒驴”突然“嗷”地一声嚎叫起来:啊啊,把我手指头锯下来了。
  三舅缓缓神说:幸福,算你狠。好,十二万赔偿,咱们三个分。
  幸福举起手里的手机,开心地笑了。幸福说:我报警了!
  三舅举起木棒,木棒打在了幸福的头上。幸福缓缓栽倒,警笛声大作,警车闪烁着警灯快速向工地靠拢。
  第二天的当地晨报报道:
  本报讯:在建筑工地上锯掉大拇指,然后按工伤索赔,一些青年成为被人控制断指骗赔链条中的一节。作案30多起骗赔100多万元的全国首例断指骗赔案,近日破获。据悉,这起案件的破获是一名在校的女大学生向警方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