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王开 来源:  本站浏览:1263        发布时间:[2013-05-22]

   雪从空中落下来,他们像隐匿的星群,和黑的森林、白的大地,迷蒙在夜色里。那些声音——马蹄声、狩猎声、风声、酒宴上的呼喝声、舞姬甩动衣袖的窸窸窣窣声,聚合成辽东意象,与我同在。
  许多年了,我们的脚印叠压着脚印,重复一样的路线,喝一条河的水,我的眼神流动着他们的眼神,拥有共同的山脉、森林、河谷。静态的他们和动态的我,是这片土壤栽培的植物,生长、消失,消失、生长。周而复始的循环中,“变化”成为寓意深刻的禅机:新宾、兴仁、兴京、建州……更渺远的,唤作玄菟。
  玄菟之名,遥远到依稀生绿苔。至于确切地点,在我举目望见的农田里——出县城,沿苏子河西行,至永陵镇二道河子村外,背山面水的泥土里,便掩埋着一个传奇。伊始,我以为那田野只适合种玉米水稻、豆子黄烟,后来才知,年复一年的作物根须底下,竟藏着一座城。城,其实叫“郡”,玄菟郡。玄,黑;菟,虎,二者合起来,涵义为“雄踞北方之虎”。
  这只威风凛凛的“黑虎”要震慑谁?
  我捋着线索追下去,越查越心头鹿跳——早在公元纪年前,中原王朝的政治触角已伸向东北亚,边疆文化也开始和汉文化交融,这包括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碰撞、组合。
  一切的缘由,皆在玄菟郡的初设。
  玄菟郡的设立,避不开一个令人百感交集的朝代——商。
  2、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因为纣王的残暴,才有《易经》和比干王叔的惨死。人言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纣王作到寿禄,终于被武王剿灭。商的臣民欢庆之余,又难免亡国哀伤。比干的兄弟箕子就深陷这种复杂情绪中,痛定思痛,他获武王恩封,带领遗民远离朝歌,出中原,向辽东。史学家声称,跟随箕子迁徙的商民达二十五万之众。这支浩大而心里戚戚的队伍渡过辽河,分别留驻大凌河、朝阳一带,多数人由箕子率领,涉鸭绿江进入朝鲜半岛。
  箕子到达之初,联合土著“三韩”部落,建立朝鲜侯国。也就是说,他向周王朝纳贡。箕子领地的疆域足够大,史料记载,春秋之后,朝鲜侯国北达吉林,东至海,南至朝鲜半岛。箕子以哲学家和政治家的智慧,苦心经营朝鲜侯国,教岛民知礼仪,学躬耕,养蚕桑,制定并颁布法律。朝鲜侯国在箕子的治理下,传位八九百年,历40代。只是,兴盛之后,必然衰落,这不可更改的铁律,箕子亦绕不过。公元前194年,箕子的最后一位继承人箕准被卫满加害,箕子朝鲜随之灭亡。
  关于箕准,我总觉得他的王号本身就预示着劫杀——观箕子儿孙的历代国号,都是德惠仁昌之类的大吉大利,惟箕准叫做哀王。看起来,世间事得失成败天已注定。缘分未尽,再怎么勾斗纠缠也掰扯不清,劫数一到,快刀乱麻一了百了。
  若调换角度审视卫满,我以为,这个人的品质大有问题。他和箕准之间,原本是受恩与施恩的关系,卫满非但没知恩图报,却导演了一出真实版的“农夫与蛇”。
  那么,卫满为什么大老远跑到朝鲜呢?
  春秋时期,诸侯混战,朝鲜侯国为燕昭王攻击,退守鸭绿江以东。汉初,燕王臧荼起而造反。刘邦派大将卢绾讨伐,结果臧荼亡命,卢绾因功取而代之。又数年,卢绾私心膨胀,举起反汉的大旗。刘邦一怒之下,派兵镇压,为永绝后患,安排自己的儿子刘建做燕王。卢绾惶惶之际,逃入匈奴。乱世之秋,燕人卫满出场了,他聚拢流亡汉民,涉鸭绿江投奔箕准。哀王怜其苦楚,好意收留,岂料卫满站稳脚跟,动了杀机,建立卫氏朝鲜。
  枭雄们刀来剑往,嗜血正酣时,我站立的这片土地静如处子。起码,我触及的典籍里头,没有与战争关联的记录。但它并未恒久的安居征战之外,而是随着中央与地方矛盾冲突的频率加快,逐渐卷入战火——卫满朝鲜有意与西汉王朝为敌,惹怒汉武帝,遂发重兵灭掉反对势力。之后,汉武帝设置乐浪郡、玄菟郡、临屯郡和真番郡,管辖朝鲜半岛。玄菟郡,就这样出现在中国历史的浩繁长卷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称作第一玄菟郡的郡府,指定在沃沮城,即今天朝鲜半岛咸境南道的咸兴。此乃它的南部辖区,其北部,几乎囊括富尔江、浑河流域。这个范围,包含我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只不过,彼时它还没有确切称谓。
  汉昭帝和汉宣帝是汉帝中较有出息的两位,他们统治的时期,被后世评价为“昭宣中兴”。两朝减免税赋,整顿吏治,推行了一系列民生政策,社会生产力蓬勃发展。昭帝实施的宽松政策多亏了辅政大臣霍光,但半岛居民未照单全收政府的苦心,玄菟郡府所在地的沃沮族尤为反对,同时,霍光为精简机构,及时调整四郡辖区,西移玄菟。这一次搬迁的位置,两千年后承载了我。也可以说,我这条命靠着玄菟郡的山水田土养活,我的容颜,我的爱和恨,欢喜与伤悲,我的文化背景,我的价值观,皆与这座汉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3、
  当我宣布玄菟郡的血液灌溉着我的时候,感觉就像夕阳余晖映照莽莽苍山一样奇特——一种光,散开的,闲淡朦胧。
  《汉书.地理志》说,高句丽县乃迁徙后的玄菟郡所在地。《汉书.地理志》如是解释高句丽县:“辽山,辽水所出,西南入大辽水。又有南苏水,西北经塞外。”大辽水,指辽河。辽水,盖指小辽水,即浑河。南苏水,古苏子河。苏子河发源于辽宁屋脊岗山,浑河南源,浑河入辽河,辽河入海。
  我每天默立窗前痴望苏子河,它像我肌肤之亲的情人,冬天披着雪的样子,夏季滋润野草的葱茏,每一个节气的片段,都让我辗转深思。那感觉如同我凝视枕边睡眠的他,真切又虚幻。所以,我每次顺河流而下,逆河流而上,总会不自觉地想,水边的玄菟郡,作为辽东最高行政管理机构,近二百年的漫长岁月中,究竟发生过什么?它和土著民族之间,相互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玄菟郡早已被时间犁平,轮回着春天播种、秋天收割的秩序。因此,我的目光无法抵达旧日庄严,只能检索到汉昭帝下令招募郡属地的技工和劳民“筑辽东玄菟城”。一座远在边塞的城,如此牵动皇帝的心思,即使他不亲临现场,恐怕负责建筑的一干人等也要格外用功,设计、材料、规模选择慎之又慎,完全体现汉族筑城的风格——生活区、机关区、公共设施区、仓廒区一一划分。
  玄菟郡的功能之一是封赏下辖部族朝服,器皿和各种用具等等。无疑,物资和官职方面的供应,使习惯“器用俎豆”的土著民族发现了迥然不同的生活乐趣,审美标准也逐步提高。玄菟郡设立辽东峰谷中的另一大作用,是中原文明向边疆敞开了一扇窗,透过这扇窗,缕缕煦风吹拂着年深日久的封闭。考古挖掘证明,玄菟郡有两座城,一座为郡府,另一座相距不远的城,被认定为郡府首县——以汉人为主要居民的高句丽县。城中遗存大量的筒瓦、云纹半瓦、花瓣纹瓦、陶器、还有盆、釜、鼎等容器,及掐刀、钻、锄等铁器生产工具,均默默地告诉后来者,这里的土壤吐纳着汉文化的气息,沉淀着一段多民族和谐相处的历史,他们穿不同的服饰,讲不同的语言,对事物的认知彼此渗透。
  陶瓦和容器残片,破碎了古老民族的日常。弯钩犁翻耕土地时与石子儿碰撞的清脆声响,消失风霜雨雪中。但岁月未完全屏蔽它的姿态,如同摸索洞穴,忽然一束光微弱地亮着,你渴望的,向往的光。让你迷惑并欣喜的光。有一次,我隔着苏子河端详梦幻般的玄菟郡,蓦然想到,往来这座塞外之城的,除了庶民、商人,还有些什么人?那些朝廷委派的太守们,具有怎样的身份背景?
  伊徙雁,鹿徙菟
  去牢与陈实无贾。
  这首令人如坠云雾的汉诗,统共十三个字,展开来,却是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
  汉元帝刘奭精通书法音律,但性格柔仁,过于倚重宦官石显,使他趁势兴风作浪,阴杀朝臣,甚至猖狂到逼死元帝老师肖望之的程度,搅得文武大臣如履薄冰。成帝登极,石显案发,罢归乡里。其党羽伊嘉、五鹿充宗受牵连,尽皆被贬,前者流放雁门关做都尉,后者往玄菟郡任太守,牢梁、陈明等也遭到严肃处理。于是,长安百姓做了无头诗,记下这件事情。
  实际上,五鹿充宗相当了不起,他乃西汉著名的儒学者,受学于弘成子,齐论语和梁丘易的传人,代表作《略说三篇》收入《汉书.艺文志》中。五鹿充宗因博学先受文帝赏识,为尚书令,再官至少府。元帝时,由石显提携,青云直上,荣升九卿之一的少府。石显失宠,五鹿充宗也跟着倒霉。
  玄菟郡偏居北塞,朔风千里,它的苍凉与粗犷意象,恰好迎合喜好吟诗作赋的文人心理,他们或靠雄奇的想象,或身临其境有感而发,将玄菟郡移植进自己的创作中。虽然,现存的描写玄菟郡的诗歌里头,找不到五鹿充宗的作品,但我敢肯定,他一定写过有关玄菟郡的诗,而且不止一首。原因在于,这么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孤悬边地,苦捱苦度,陕西大平原的富庶繁华、安逸舒适,都遥远成太虚幻境,他如何不两鬓愁丝,又怎么可能不借助诗赋抒发内心的狂乱与压抑。我确信,那些秋霜折草,大雪纷纷的日子,五鹿充宗一定面朝中原,眼里酸涩,一句一哽咽,一字一泣血,倾吐满腔忧闷。
  我们读到的边塞诗,绝大多数诞生于这种进退两难、失意悲凉的境况中,不是吗?
  五鹿充宗的继任者,著名的一位还有霍云。霍云非等闲之辈,他乃霍去病的孙子,而汉昭帝的辅政大臣霍光与霍去病同父异母。不过,也有人例举大量材料,证实霍去病离世前,其子霍嬗已死,到霍去病身后,这一支霍姓已绝后。霍光为家族香火计,将子霍山、霍云过继给兄长霍去病。且不说霍氏一门迷雾重重,不容置疑的是,霍云和他的哥哥封侯享食邑,均沾了霍光的功劳。也才有宣帝时期,霍云就任玄菟郡太守的安排。然则正应了“一辈子欢,一辈子蔫”的乡间俚语,官二代、富二代的霍云,全然抛弃父辈的忠诚信念,不思君报国,反与兄密议推翻汉制,结果事发自刎。
  霍云任职玄菟郡期间,一心与天朝势不两立,似乎没做出骄人功绩,充其量维持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权的平衡,没捅什么大马蜂窝。至于他是否抒情感怀,写下几篇妙文华章,诵咏玄菟郡的风光,就不得而知了。不过,霍云之后,关联玄菟郡的诗实在不少,只要略加留意,李世民、李商隐、庾信、纳兰容若等等,这些政治家和诗人的笔下,都不断闪现玄菟郡的影子。区别在于,每个人的心境不同,对塞外边城的感受也千差万别了。
  4、
  时间像苏子河一样流淌,西汉王朝的统治渡过昭宣中兴时期,走向平庸阶段,一直到西汉末年,高祖刘邦的孙辈们都没有太大作为。汉平帝元始四年,玄菟郡的平静终于被打破。
  挑起战争开端的,乃高句丽琉璃明王。
  琉璃明王何人?高句丽国主朱蒙的继承人。朱蒙何人?要说清楚他,实在是件饶舌费力的事情。
  史书写得清楚,苏子河畔的玄菟郡辖三县:高句丽、上殷台、西盖马。诸多史书还证明,高句丽分五部,即涓奴部、桂娄部等。远在两千年前的涓奴部,曾建立一个叫“沸流国”的国家,末代国王叫松让。某年春天,为寻访“沸流国”遗址,我特意钻了一趟县城东部的深山老林。那一日上午,我围着一座山峰兜来兜去,累到双腿发软,汗水淋漓,也没发现千年古国的踪迹。待下山,再问种田人,居然搞错了方向。愈发觉得,隐藏在陡峭崖壁中的神秘王城,轻易撩不开它的面纱。
  遥想当年,朱蒙也是“偶然”发现的沸流国。
  朱蒙的出身,带有神话色彩,他的故事也升华了高句丽民族的源流——据说,很早以前,水神河伯的女儿柳花与天帝的儿子相爱,河神夫妻担心天帝降罪,遂幽禁女儿。后来,扶余国王金蛙巧遇柳花,两人生了个男孩,这男孩就是朱蒙。自幼聪明的朱蒙深受父王喜爱,却遭到王子带素的忌恨,暗中勾结人设计谋杀。朱蒙在母亲帮助下,逃亡卒本川,建纥骨城。
  卒本川和纥骨城,皆为我熟悉,前者曰浑江,后者是守望浑江的五女山。一条江,一座山,皆居于本溪桓仁县。江城与我不过百里之遥,因为地理上的接近,我常去那里游逛,吃鱼,看水,购物什么的。当然,也登上五女山,拜一拜那座石头城堡。
  史书描述,朱蒙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或者说,他骨子里生就的进攻性。我还根据一系列的事实判断,倘若王子带素任其泛滥,总有一天,朱蒙必手起刀落,砍掉带素脑袋,篡夺他的王位。我能为一家之言搜罗的论据之一,是朱蒙在纥骨城稍加喘息,便假狩猎之名四处勘查,开拓地盘。事实上,他的确成功了,首先,他侵占了我祖先靺鞨人的领地。第二年,他偶见沸流水中有菜叶飘浮,心中一动,逆水而上,果然见到一个人——沸流国主松让。松让以礼相待,不料美酒献给贪婪的狼——朱蒙说,你的国应该听命于我。松让说,我累世为王,岂可将土地拱手送你。朱蒙提出决斗,遗憾,松让输了。
  这段历史故事,记载于《三国史记》中,而朱蒙的出身,依照《三国志.高句丽传》中说,应为前面提到的桂娄部。
  号为东圣明王的朱蒙遂以地为姓,建国高句丽,臣服玄菟郡,频助汉室征战宿敌扶余。汉天子念其功劳,册封高句丽王。朱蒙死后,他的儿子琉璃明王继位,也甘属玄菟郡管辖。这种政治关系一直维系到公元8年左右,倘若大司马王莽不窃夺汉室江山,或许按部就班延续下去。西汉末期,王莽篡权,强征高句丽讨伐辽西匈奴。高句丽人不认同谋权篡位的王大司马,更不愿远离家乡去做无谓的牺牲,竟然募兵期间竞相逃跑。王莽的政策不灵,一肚子火撒向高句丽王,处撤王改候的严厉惩罚,恨恨地将高句丽改为“下句丽”。如此一来,激起高句丽人的强烈不满,他们将抗议表达成攻击玄菟郡的军事行动。
  史书对这次袭击的叙述极其简略,说公元十四年,琉璃明王籍口伐太子河流域的梁貊族,掉头攻袭玄菟郡,以示报复王莽的决心。太子河,发源于我出生并度过青年时代的林场,那里耸着一座大山,高得遮住每天早晨初升的太阳,缩短了林场的光照时间。但我崇拜它的嵯峨,喜爱谷壑中折叠的溪水,无数条细若血管的溪水流出深涧,就叫太子河。只是我不知道,喝了近二十年的太子河水,还倒映着另一些人的影子。话说回来,由于史记疏漏,玄菟郡首次被袭的战役过程、双方参战人员的数量、伤亡及胜负情况等都无从知晓,我也只好借想象模拟惊险的战斗场面。我说惊险,一是高句丽人善战,二是玄菟郡官民虽吓出一身冷汗,幸好城堡安然无恙。既然城在,死伤几个人,损失点儿财产,也不必太多计较了。高句丽人却洞悉天朝的弱点,自此对汉室的态度游移不定,忽服忽叛,忽软忽硬。汉王朝又因辽西匈奴、鲜卑、乌桓等族不断挑衅,无暇东顾,高句丽愈发有恃无恐,视玄菟郡为攻击对象,烧杀抢掠,呼哨来去。事情拖延到公元107年,汉王朝迫不得已,第三次迁移玄菟郡。
  吵吵闹闹一百多年的第二玄菟郡人去楼空,城墙、檐瓦,来不及搬运的物品,被漫漶的苏子河冲刷侵蚀,沉入地下。不明真相的后来者,爱惜平坦的沃土,在其上扶犁耕耘,收获粮食。玄菟郡在一年又一年的草枯草黄中,分解成滋养庄稼的肥料。
  5、
  史学界根据史书的记载,判断抚顺劳动公园内发掘的汉城址为第三玄菟郡。伪满洲国时期,日本人也通过考古挖掘持同样看法。但是,随着沈阳东陵上伯官屯汉城遗址的出土,研究者面对着完整的汉代建筑群,再比照史书透露的玄菟郡方位,重新更正观点。这一下,抚顺劳动公园的第三玄菟郡遗址顿显尴尬,它的身份变得可疑。我为此多次请教地方史学家,他们说,浑河流域的汉墓群、汉城址密集,一时难以准确判断,这个事权做今后的研究课题吧。然后,我又听说专业人士的新提法:玄菟郡三迁四置,即玄菟郡进入浑河流域,先抚顺,再沈阳。这等于给抚顺劳动公园汉城遗址合理的解释,不过,劳动公园也好,上伯官屯也好,于我均不算棘手,因我感兴趣的,是事件背后的事件。
  玄菟郡受形势所迫,进入苏子河下游的浑河流域,它的原属三县地理位置也因之发生迁移,且调整行政区划,辖侯城、高显、辽阳三县。看起来,这些已经和我无甚关碍,而事实并非如此。
  逐渐强盛的高句丽人,一路尾随玄菟郡西进,频繁发动攻势,急欲图之。史籍记载,高句丽政权从建立到灭亡,共706年。期间,它与中原王朝断断续续的交战,竟达665年。马拉松式的战争,实在长得令人胸闷,而两军对垒的酷烈,多次发生在富尔江和木底州。
  富尔江,发源于吉林与辽宁的分水岭岗山。这座素称“辽宁屋脊”的大山,距我居住的县城半小时路程。我尤迷恋那巅峰奇景,放眼观之,苍茫叠嶂,逶迤纵横,植被丰茂,满语称之为“纳噜窝集”。意思是,森林像韭菜一样茂密。岗山独特的气候和植物分布,孕生泠泠泉水,银链似的集结山下,并因跳石塘地貌音乐般脆响,此乃“沸流水”的古名来历。“沸流水”奔向下游,变成富尔江,富尔江水系则是鸭绿江的主要源头。
  我心仪富尔江的名字,感念它天然的特别韵味。每次乘车途径,或者伫立江岸,看着水鸭和鹰隼游弋盘旋,达子香皴染崖壁,牛马在草滩安闲漫步,还有水稻和旱田,星罗棋布的村庄,心情犹如悠悠江水,想着,人只有回归广阔原野,才明白什么叫生命,放得下郁结烦恼。
  知道高句丽和中原军队多次在此摆开战场,再踯躅这条宁静的江,我就隐约听到风一样的声音,从时光深处刮过来,羽毛似的漂浮水上。
  可供点数的战役中,毌丘俭的丸都之战较为著名。
  毌丘俭,魏文帝时期的平原候,魏明帝时任幽州刺史。史书说,毌丘俭那一次带了一万骑兵,出玄菟道,分路进击,讨伐屡与中原政权抗衡的高句丽。此时的高句丽领袖,叫大祖大王高宫。此人堪称麻烦制造者,生性好斗,又逢着部族强盛,进取的热情空前高涨,甚至勾结马韩部落、秽貊部落围攻玄菟郡。毌将军汹汹而来,高宫毫无惧色,亲率二万步骑兵,在富尔江畔恭迎劲敌。毌将军的铁骑踏破早春的冰凌,当他披着一身寒气勒马站定,看到了高宫那双流露着坚毅和轻蔑的眼睛。像世界上所有的大决战一样,毌将军与高宫彼此打量,可怕的沉默之后,厮杀开始了。
  不幸,高宫这一次惨败,逃匿山中。
  “俭遂束马悬车,以登丸都,屠句丽所都,斩获首虏以千数。”
  毌将军从容不迫,直捣高句丽人的王城——丸都。毁城杀人,尔后,遣玄菟太守追缴宫,一直到肃慎人南界,将战线推向东海之滨。
  大汉铁骑风驰电掣,蹚过我的苏子河,用兵二十里外的江边。三万人搅成一团,刀起刀落间血崩肉溅,惨嚎不绝。瘆人的叫喊声中,富尔江水颜色赤红,这是大战提供给我的思维模拟。而高宫的凶悍在于,他没有屈服绝命般的讨伐,待避开风头,再度重来,威胁辽东的边境安全。高宫死,不堪其扰的玄菟郡顿感如释重负,时任太守姚光还想趁高句丽发丧之际,派兵一举歼灭,永绝后患。这个许多人赞成的提议,被尚书陈忠一口否决,他说,宫生前桀骜狡黠,姚光无力摆平,人家死了去追讨,不合义理。既然宫已死,我们应该不计前嫌,宽宥他的罪责,优待他的族人。安帝深以为然。
  历史的记述潦草凌乱,所以偶尔的细节生动有趣,比如这一段,若按姚太守的意思,高句丽此番凶多吉少。但陈尚书奉行国礼,手臂一横,放了高句丽一马,竟使辽东烽火连年,也无意中留下一大堆额外的纠纷。
  6、
  回首当年,高句丽王高宫选择富尔江堵截毌将军,自然有他的战略意图——渡过这条江,就是他的王城丸都。丸都,吉林集安。高宫背城一战,预备御敌于国门之外,无奈错打如意算盘,遭灭顶之灾,远避朝鲜半岛的沃沮城,重新建都。
  公元302年,高句丽美川王高乙弗继位,率众重返丸都。此时,辽东已成慕容家族的势力范围。高乙弗怀着强烈的复仇和扩张之心,重建旧日王城,待发展壮大后,一次次突袭玄菟郡、辽东郡、乐浪郡、带方郡。刀光火影中,成千上万的汉民摔倒血泊,或像羊群似的,在鞭子和刀剑的驱赶下,渡过我的苏子河,沦为高句丽人的奴仆。
  高句丽人通过战争的方式,逐步蚕食辽东,很快在浑河北岸的高尔山上建立一座重城。
  慕容势力焉能允许卧榻之旁窜出一只猛兽来,于是,东晋咸康七年(341年),慕容皝再征高句丽。这一次,慕容皝和高句丽人集中力量,在木底州拉开架势。
  木底州,现地名木奇,清代叫穆喜驿。驿,自然发挥着驿站的作用,兴王之地与北京互通信息的桥梁纽带。彼时,木底州未必怎样繁荣,因它始终处于边塞战火之下,仅是一座封闭的城堡。白云苍狗,流年暗换,木底州亦或木奇镇的人已然如庄稼,割倒一茬,播种一茬。世事朝来夕往,镇外的一堵绝壁却千年屹立,我每次乘车往来,必侧身远望,暗中浮想。绝壁古名柜石哈达,背后绵延着青龙山,迎面像被一柄巨斧劈开,通体橘红,在阳光下的照射下光闪如镜。我知道柜石哈达藏有银矿的秘密,清代官府曾开采过,后来无端废弃,从此没有人再跑去掘地三尺。
  银子总让人按捺不住渴望财富的冲动,但战争更吸引我的注意力。
  具体地说,慕容皝和高句丽人的那场大战恰好在柜石哈达附近展开。
  出兵之前,前燕建武将军慕容翰建议国主慕容皝说,高句丽距我国很近,常窥觊吞掉我们,我国应先发制人,将其一举歼灭。高句丽性顽好斗,多年图谋,此番用兵,我国应多谋略,决不可轻敌。慕容翰还力排众议,主张兵分两路,精锐放在南路,避开高句丽的重兵,打他个出其不意。另派一支部队,欺骗敌人,这样,即使北路失败,高句丽的核心——丸都城已被捣毁,等他们缓过神来,燕军铩羽而归。
  慕容皝遂采纳建武将军谏言,兵发丸都。那年十一月,前燕四万大军在慕容皝和大将慕容翰、慕容霸率领下,出辽西,过玄菟郡,冒着风雪逼近丸都。同一时间,南路军开拔,一万五千人出北路,迷惑高句丽。当政的高句丽故国原王高钊果然上钩,派弟弟率五万精兵北路迎战,自己率弱兵南路御敌。
  慕容皝和高钊相遇木底州,双方挥刀舞戈,金属利器在飞扬的大雪中呛啷啷作响,撞击着柜石哈达,回荡在逼仄谷地……
  这次战役的结局,史书明确说道,高句丽军大败,国王高钊单骑弛入深山密林,落荒而逃。慕容皝则指挥部队,直抵丸都城,将府库中收藏的珍宝悉数取走,并带走5万多口子高句丽人,迁至前燕都城朝阳。
  此战一开,前燕与高句丽的战场多次摆在木底州,似乎这个狭窄的地理空间,已经与战事黏合。频繁的战役中,前燕再没有先前的幸运,每战多不克,最终悻悻而返。事实上,不仅前燕,其后的隋唐,在木底州一带与高句丽的交战,也多半没讨到什么便宜。我觉得,前燕乃至隋唐大军之所以拿小小的木底州没办法,除了高句丽人的勇武精神,还赖地质地貌的复杂和气候的多变——你只有亲临我的苏子河,目睹两岸峡谷峰峦,才懂那些曲线比一份超级密码更难破译。家乡有句话说,一个人看不出五重山。意思是,山太多,山太远,人的目光只能达到三重山,再远就看不见了。一山又一山,一岭又一岭,似无路,似路路皆通,凭你脚力再怎么好,也绕个晕头转向;凭你熟读多少兵法,也一概派不上用场。所以,历代大军远道劳师,进入辽东丛林与高句丽作战,实在是件大辛苦事,加上地形陌生,难免明亏暗亏一并吃了。这其中,典型莫过于隋炀帝,为屈服高句丽这支少数民族,他屡发大军,终遭灭国。
  隋炀帝登基前,隋文帝恼恨高句丽入侵辽西,派三十万大军讨伐,不料,东征途中未遇高句丽,竟碰上另一股天敌——飓风,只好不战而退。高句丽王高元躲过一劫,心中忐忑,忙遣使谢罪。
  隋炀帝做了皇帝,召见高元,高元不知出于何种心理,采取避而不见的态度,惹恼隋炀帝,派九道大军分头进击高句丽。左屯卫将军辛世雄出玄菟道,沿浑河入苏子河流域;左候卫大将军段文振由南苏道,挺进苏子河谷。但是,左候卫大将军走到中途染病,数日后竟不治而死,因此这支部队的去向成了千年谜案。
  隋炀帝这次下了一招臭棋,教训高句丽不成,自己损失惨重。一年余,隋炀帝再次兴师,不破高句丽誓不还。结果战斗激烈,收效不佳。更致命的灾难在于,隋炀帝未灭掉高句丽,却因战争消耗太大,伤了国本,导致遍地农民起义,内部分崩离析,人亡政息。
  有一年寻访古汉城墩台,站在烟峦之上,远眺柜石哈达,忽然就想,高句丽不畏强大对手,一点一点将战场向西推进,一次次获胜,或者说僵而不死,休养生息一阵子,又底气十足地与人纠缠,就是依仗辽东迷宫般的险要地理特征。征讨大军远行劳顿,高句丽以逸待劳;征讨大军不谙山川形貌,高句丽人机敏如猿;征讨大军缺乏给养,战斗力降低;高句丽人随身携带食物,甚至生拉硬拽上靺鞨等部族助阵,几方面因素综合,高句丽人的胜算自然比征讨大军大多了。
  7、
  大唐也曾在木底州与高句丽开战。彼时,高宗李世民执政,他在之前多次讨伐不成功的被动状况下,于贞观十九年(645年)三月,派名将李绩率步骑兵陆路迂回,渡过辽河,突袭高句丽的盖牟城。水路由东莱渡海,拔高句丽的沙卑城。水陆唐军纵深长驱,李世民也率兵赶到,君臣一口气拿下高句丽的几座重城,其中包括木底州。端了木底州的唐将,正是李绩,那已经是贞观二十一(647)年的事情。
  唐太宗通过这一次征缴,收复了辽东大部。我说的这大部分,不含朝鲜半岛北部。唐代的辽东疆域划分,大体和西汉四郡差不多,辽东包括辽河以东地区及朝鲜半岛北部。而当时的高句丽,为与中央政府抗衡,联络半岛的百济人,搞群狼战术。因此唐太宗有“九瀛人定,唯此一隅”的话。其实按照唐太宗本意,他是想打过鸭绿江,底定平壤的,无奈高句丽不与唐军硬碰硬,唐太宗便下令,迁移辽东7万户入中原,瓦解高句丽。
  在这一次难得的胜利中,唐太宗难掩兴奋之情,写下一首《辽城望月》:
  玄菟月初明,澄辉照辽碣
  映云光暂隐,隔树花如缀
  魄满桂枝圆,轮亏镜彩缺
  临城却影散,带晕重围结
  驻跸俯九都,停观妖氛灭
  李世民以胜者王侯败者寇的姿态,欣赏着玄菟郡的明月,喜悦于九瀛平定。
  高句丽最终在大唐的追缴下偃旗息鼓,为大唐赢取决定性胜利的人,一位李绩,一位薛仁贵。无独有偶,薛仁贵大破高句丽时,也来到木底州,完全彻底地拔除这根钉子。随着高句丽政权的解体,高句丽人四分五裂,三万人逼迁江淮和山南地区,融入当地民族;一部分投奔靺鞨,成为渤海国的一支;靠近鸭绿江西侧的,逃遁新罗。
  燃烧了六百多年的烽火渐渐熄灭,苏子河沿岸恢复沉静,这一片土地重新被动植物占据。直到明代,这里地广人稀,荒蛮幽闭。十八、十九世纪,这一大片森林河谷,宿命般的成了流民家园。
  我说的流民,有受日人所迫,涉鸭绿江逃亡到此的朝鲜人,有为混口饭冒死闯关东来的关内百姓。关内百姓无需多言,他们很快扎根,几代人下来,改了乡音,生成高大豪爽的东北人。半岛流民也落了户口,开垦了土地,盖了房子,娶妻生子。朝鲜人民在苏子河、富尔江流域安居乐业,俨然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一份子。
  事实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把家乡的朝鲜族和高句丽族搞混淆,弄不清他们的前世今生。为此,我向地方史学家多次交流请教,他们举证大量史实,说明高句丽人和扶余、靺鞨、鞑靼等部落一样,乃东北的古老民族之一,他们告诉我,先秦时期的辽东,活动着秽貘人。秽和貘是两支民族,秽以农为主,貘从事畜牧业,即游牧。貘的族系相当大,早期有北发、貘国、向民、高夷等,之后出现夫余(扶余)、高句丽、梁貊、小水貘等等,苏子河和富尔江流域,正是高句丽族的主要活动区域。
  此后,得到点拨的我,也留意史书有关高句丽族的记载,发现古籍中始终把高句丽和朝鲜相提并论,也就是说,高句丽和朝鲜半岛同时存在。高句丽国始建者朱蒙,本身就流着扶余人的血。他领导的高句丽族崛起之前,朝鲜半岛的主要居民乃箕子带去的汉人和土著三韩部落联盟。关于三韩部落联盟中的辰韩,多有史籍记载其出身说:“耆老自言秦之亡人,避苦役,适韩国,马韩割东界地与之。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为徒,有似秦语,故或名之为辰韩。”依照辰韩的自述,他们是先秦人民,为逃脱苛捐杂税,不得已远避遐荒,但他们的语言行为仍有秦的遗风,故别称秦韩。我又发现陈寅恪大师对辰韩的论述,与上面的几乎一致。高句丽崛起,逐渐渗透到朝鲜半岛北部,会合百济等弱小民族对抗中原。当时朝鲜半岛又多了卫满带去的汉人,再加上箕子的随众,朝鲜半岛不知居住着多少汉人矣!唐李绩灭高句丽,少数人逃到朝鲜半岛,又过二百多年,朝鲜才建立王氏王朝,及其之后的李氏王朝,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李氏朝鲜。
  可见,辽东的高句丽族与半岛的朝鲜族历史上没有族系渊源。若说有渊源的话,我以为,经过那么多波折,多民族的血早已合流,谁又能说清,谁究竟是谁?春花秋月,千年弹指。地未改形,山未挪移,我们的身体,却是难猜的谜语!所以我欣赏一种大世界观:钓鱼岛谁都不要去,把它放在哪里,鱼高兴。我还想到朝韩两国的三八线,当年人为划分的一条边界,几十年过去了,因为没有人的干扰,那里成了动植物天堂,各种的野兽、鸟类,各种植物,任性地生长,自由穿梭,多快活,多自由。
  从玄菟到新宾,这块地经历了那么的事情,我的内心里,希望它越来越宁静,我愿意每天看着苏子河流过窗前,喜欢冰雪消融的季节松林返青,槐花的香气弥漫着县城,喜欢冬天冷得我打哆嗦,秋寒里一阵比一阵冷峭的风。前一些时日,和一位作家聊天,他说,看你的文章,觉得你对家乡怀着特别的感情。我说,我的一切牵绊都在那个小县城,我痛苦时需要它的抚慰,我快乐时需要它的恬淡,它像一块磨石,耗损也磨亮了我,我阅读它的同时,也在尝试了解自己。他缓缓笑道,人啊,活着是福分,诗意地活着,是超脱后达到的境界。

 
内控大家谈”征文启事
公众号浪浪于江湖】真诚约稿 100元基础稿费
石山子木屋在等你回家(50—500/篇长期征稿)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摩城女公众号1000元约稿!
《现代商业》杂志 征稿
《商场现代化》杂志 征稿
《东方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新财经》杂志 征稿
《现代企业文化》杂志 征稿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杂志 征稿
《中国商贸》杂志 征稿
《中国管理信息化》杂志 征稿
《农村经济与科技》杂志 征稿
《今日湖北》杂志 征稿
《内蒙古煤炭经济》杂志 征稿
《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杂志 征稿
首奖5000元丨「牧神计划」新主义悬疑故事大赛开赛
书香自然•智慧人生 龙岩地质公园杯首届自然资源系统读书大赛征稿启事
青年之声”青少年诗歌创作征稿启事
更多...

沈从文

杨海蒂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周海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发声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