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孙春平 来源:  本站浏览:1258        发布时间:[2013-05-13]

    趁着妈妈检查作业的片刻,姗姗趴到窗前去了。隆冬时节,窗子上结着厚厚的冰花,姗姗又是哈气又是指甲划,总算在窗子上开辟出巴掌大的一块可透视天地。外面一片漆黑,只可见到不远处路灯的昏黄。姗姗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孙慧答,要过半夜呢。你自己洗洗,先睡下,等爸爸回来我叫你。姗姗故意重重哼了一声,说妈妈不会只顾自己跟爸爸说话,又把我忘了吧?那一声哼,再加那个又字,让孙慧的脸烫起来。现在的孩子,都成了精,才几岁呀,怎么好像什么都明白。孙慧故作平淡地说,你爸爸一进屋,我就让他用冰凉冰凉的大巴掌摸你的热脸蛋,行了吧?姗姗突然喊,妈,下雪了!孙慧心里惊了一下,但坐在小桌前没动,说不许吓唬妈。姗姗说,才不是,不信你来看,路灯下已飞起小蛾子啦!孙慧起身凑到窗前去,还抓窗帘在女儿划出的地方擦了擦。可不,围着昏黄的灯光,已有雪花飞舞,虽不是很密集,却有了足以动人心魄的效果。
  孙慧回到桌前,忙着清理桌上的课本,对女儿说,赶快穿衣服,跟我去楼下刘奶奶家。妈妈要去扫雪了。
  姗姗撅着嘴巴坐在床边不动。孙慧明白女儿的心思,黑下脸说,别磨蹭好不好。我马上就走,再晚奶奶就要睡下了,听话!
  姗姗揉着眼睛哭起来,说,我自己在家睡不行吗?我要等爸爸,我想爸爸,我都二十多天没见到爸爸了。
  孙慧心里酸上来,语气软了些,说姗姗乖,再过两三年,妈妈就敢把你自己留在家里了。一会儿我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明早送你去上学,也就晚见爸爸几个钟头,还不行吗?
  姗姗问,要是爸爸天不亮又走了呢?
  孙慧被问住了,不知怎么作答。丈夫在电话里确是说,今夜乘2507次回来,在家只能呆两三个小时,天亮前乘2508次返回。丈夫是客运段的车队长,管理的车班有十多个,他确是忙,尤其眼下正值春运,责怪不得。
  踌躇间,电话叫起来。孙慧拿起话筒就说,马上到,放心吧。不用听也不用问,这种时候,电话肯定是单位打开来,意在提醒,双保险。车站早有命令,无论任何时间,雪落地,人到岗,执行命令没商量。所有的休班职工,见到空中飘雪就要返回铁道线旁。哨位是早就明确了的,两人坚守一组道岔,手执小扫帚,确保道岔缝隙间不留一丝积雪。眼下的铁路道岔都是自动控制,若是因冰雪密合不严,列车通过时就可能造成脱轨颠覆,了得!
  铁路家的孩子早懂了执行命令的道理,姗姗撇着嘴巴,跟在妈妈身后,心怀委屈却乖乖顺顺地下了楼。姗姗在上二年级,放寒假了,小学校开设了快乐班,实际就是大托儿所,以解双职工的后顾之忧。楼下的刘奶奶家也早安排妥当,老两口,都是退休的老铁路。孙慧和丈夫的老家都在乡下,两人曾多次设想把眼下住着的五十来平的老式一室楼房卖掉,交个首付,按揭另买处七八十平的两室商品房,就可以将姗姗的奶奶或姥姥接来同住了。可眼下的房价比雨后的春笋窜的还快,一个人的工资给了银行,家里几口人的日子怎么过?于是就盼,盼着涨工资,也盼着房价稳定下来,可一年又一年的,除了深深的叹息,盼来了什么呢。
  孙慧到车站时,漫天的雪花飞舞得更欢了,运转场密集的灯光下,到处可见奔忙的身影。孙慧的岗位不在道岔旁,而在运转场北侧的一处平房内。屋子里架了灶台,设了案板。临墙的两个大冰柜里,一个塞满了排骨,另一个里满是冻得结结实实的大馒头。房角有个木板盖,掀开,便直通地窖,窖内储存着大白菜,足有数千斤。这个岗位的任务不是扫雪,而是为扫雪一线的人准备垫补饥肠的食物,相当于战场上的炊事班。熘馒头,排骨炖白菜,一菜一汤,倒也简单。同在一岗的顾姐先她一步到位,已将冻排骨拔在水盆里。孙慧脱去棉大衣,不无歉意地说,紧赶慢赶,总是赶不上顾姐的腿脚快呀。
  顾姐手忙嘴不闲,问,宝贝闺女没哭?
  还行,懂点事了。
  顾姐说,王姐可能还得等一会才到。她给大姑姐打了电话,等人到了才能出来。婆婆正病在床上,哪离得开人。她大姑姐白天已累一天了,都不容易。
  孙慧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我这就生灶火。看今天这雪下的,怕是一时半晌停不了。
  早几年,孙慧是客运段的列车员,和丈夫同一个车班,两人是自由恋爱。婚后,生了孩子,领导上考虑到两人家里的实际困难,就把孙慧调到了车站总务室。总务室只两个人,顾姐管理职工的劳保用品,孙慧则负责单位的办公杂物,单位上一时缺了什么,都是由她们去采买。顾姐的先生是火车司机,儿子备考大学时,整天也是忙得脚打后脑勺。站领导安排调度清雪阵容,把女职工放在后勤保障组,考虑的就是多少给一点宽松。
  王姐很快也到了,进屋就忙着将已拔得冰凉的清水换出去,再换上新水,好让冻排骨缓得再快些。看脸色,王姐情绪不好,进屋脸就沉着,还不时擦擦眼角。王姐的先生是车辆段的副段长,铁路机构改革时,小段并大段,他便去了外地,十天半月难回一趟家,家中的病母便基本全落在王姐和妹妹身上了。铁路职工找对象,都好在这半军事化的圈子里物色,说是知根知底,又说铁老大旱涝保收,殊不知婚后会有多少糟心事落到头上呢。家家都有本难唱的经,孙慧和顾姐对望一眼,不敢多问,便都在灶上案上忙。
  肉香飘了起来。大馒头也熘出一锅又一锅,用大棉被捂严实。时近子夜,清雪的人们披着雪花挟着寒气,一拨又一拨来打饭,进屋都使劲跺脚搓巴掌。饭盒都自备,打完便自寻僻静,呛风喝冷地对付一番再换另一拨来。别看工友们在冰天雪地里冻得吸吸溜溜,可一进了热气腾腾的伙房,立时都欢腾起来,开起不伤大雅的玩笑。他们喊顾姐为顾大嫂,喊孙慧为孙二娘,还问孙慧什么时候蒸人肉包子。自然,矛头对向王姐时,就不无遗憾地说,你要是姓扈多好。你家的王矮虎是不是又领兵打仗去了?你小心点,那哥们可特花心呀!王姐的情绪好了些,回笑道,他敢,看我不把他踩进鞋窠里去!王姐的回答自然引起一片笑声,把冬夜的寒冷冲淡了不少。
  站长捧着饭盒也出现在伙房里。站长年过半百了,平日里不苟言笑,不怒自威。他往那里一站,屋子里的笑声顿时少了不少,站长似乎也意识到了那份尴尬,凑到菜盆前,问操着菜勺的孙慧,可有一阵没见张青了,总没回来?
  孙慧一怔,反问,张青是谁?我不认识。
  站在一旁分馒头的顾姐哈哈笑,说没划过拐来吧。你要是孙二娘,你家那位可不就是菜园子张青。都是水泊梁山的好汉。
  屋子里哄地又笑起来。孙慧没想到站长也会开玩笑。她笑着答,他在外头新承包了一块菜园子,哪还顾得家。
  顾姐接话说,站长,你的管理可得人性化一点了。据百分之百的可靠情报,今夜2507次张青就回来,天亮前2508次还要走,人家夫妻俩可都快一个月没见过面了,不能放小孙回去俩钟头?
  孙慧只觉脸颊腾地烧起来,急用胳膊肘杵了一下顾姐,说就你嘴快,羞死人了。
  站长从孙慧手上接过菜勺,笑道,由我掌会勺,让孙二娘喘口气是可以的,可放她回家,本寨主可就不敢了。这大雪泡天的,全站人都在忙,我最怕的就是一碗水端不平。
  说话间,货运车间主任凑到跟前来,眼睛盯着菜盆说,那就请大寨主帮我多选几块顺当点的排骨,我有点特殊情况。
  站长问,咋,牙口不行啦?
  货运主任放低声音说,我们车间小刘利用休班去了省城,闺女在艺校学跳舞,病了。见下雪赶不回来,就给老爸打了电话。老人家都七十来岁了,还跑站上替闺女扫雪来了。我看老人家不好意思来打饭,就替他打一份。
  站长急在菜盆里拨拣,将饭盒盛满,又将勺子交给孙慧,说那我可得去看看老爷子。不怪顾大嫂批评,我这人性化管理真是没到位。
  孙慧和顾姐桌对桌办公,有时来电话了,手上都忙,便随手按下免提键,口应手不停,所以彼此间便没了多少秘密。午后,张青打来电话,说想姗姗了,今晚的2507路过时,到家看一看,还是老办法,2508往回赶。孙慧知道2507、2508次正是他管理的车队,他在车上不会闲着,但责怪说,不过是个小小车队长,怎么就把你忙成这样?那就别回了,深更半夜的,还非得把孩子闹腾起来呀。张青讪笑说,不是也想孩子他妈嘛。老婆你是不知道呀,我们车队新添了不少人,十有八九的独生子女,别看没比咱们小多少,可那一个个小太阳在家惯的,浑身毛病,不是和旅客吹胡子瞪眼,就是窝里尥蹶子。小生牤子们不能不抓紧调理呀。孙慧说,听天气预报说,这两天好像有雪,但愿别下吧。丈夫所在的客运段合并后,听说职工近万,丈夫又是新上任的车队长,统领的士卒一二百,新官总要烧好头把火,这她理解。
  半夜这一阵热闹过后,伙房里安静了一些。但饭菜还得预备着,不时还会有人跑过来。雪花仍不屈不挠地飘着,不能不准备天亮后的早餐了。小米粥,大馒头,榨菜丝,也是早定下的食谱。冰柜里的冻馒头已经告罄,那就得现蒸。几个人和面时,孙慧突然扎着满手的面粉跑了出去,怔怔地望着一列客车挟风裹雪开进车站,站台方向传来广播提示,2507次列车进站,请候车的旅客站到安全线外侧。
  孙慧重回面案前,低着头揉面,格外用力,却一声不响。顾姐说,孙慧,酵母粉不够用了,大半夜的又没处买,你家近,就跑一趟取两袋吧。
  孙慧心里热了一下,拉开面案下的抽屉,将两袋没开封的酵母粉送到顾姐面前,说这儿有呢。
  顾姐恨恨地瞪了一眼,说,我亲手买来的我还不知道。过期的,不能用。少磨叽,跑一趟。
  孙慧红着脸扫了王姐一眼,仍低下头揉面。
  王姐将面团夺过去,催促说,这也不是包包子,还非得让我掰开饽饽说馅呀。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主意,二比一,你少数服从多数,行了吧?你家那口子回来一趟不容易,总不能让人家进门连个人影都看不着吧。放心,这儿有我们俩呢,保证什么都误不了。
  孙慧心里感动,却越发迈不开脚步,转身端起盆子去水龙头下淘小米,说要说回去,也该是王姐,侍候老人的事我经过,可不光是累,要是老人耍起蛮来,只怕比小孩子还闹人呢。我知道两位姐姐的好意,谢谢啦
  屋子里静下来,一时间,谁也不说话。好一阵,王姐才喃喃地说,那阵我从家里出来,你们猜我那病婆婆说什么?她说我深更半夜不留家,肯定是找野男人去。连她亲闺女都说她胡搅蛮缠,她却说,儿子不在家,我得替儿子看住养汉老婆
  顾姐打断王姐,说那是老年痴呆,不说它。咱们有一楔顶一铆地撑着,这叫什么?用个文点的词儿,那就叫执着。正好男人们不在,我给你们讲个笑话,俺家那个车伙子(车老板,喻司机)带回家的,题目就叫《执着》,也算给咱们自个儿解解乏去去瞌睡。说,有家精神病院,患者满了,病床紧了,院长催促医生将病情有所缓解的患者往外清一清。医生为一位患者做检查,问,你若是出了院,第一件事做什么?患者答,我做个弹弓,打你家玻璃。医生无奈地说,你的病不轻,还是回病房接受治疗吧。几天后,院长又催,医生再问那位患者,开口还是原先那句话,出院后第一件事做什么?患者这次回答,我要找个女人。医生心里高兴,在医院里呆了几个月,这个思维趋于正常啊。又问,接着呢?患者说,我把她带回家。再接着呢?我闩上门,关上窗,拉严窗帘。好,好,接着说。我把她内裤剥下来。再然后呢?我抽出猴皮筋,做弹弓,打你家玻璃。
  屋子里静了静,笑声突然冲天而起。王姐不顾手上的面粉,擦泪水抹得满脸花。孙慧蹲下身去捂肚子,险未将淘米盆扔到水池里。正巧又来位师傅打饭,进屋就纳闷,说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笑啥呢?顾姐指着来人说,你小心点,等雪一停,我们三人组团去你家打玻璃。这一说,孙慧和王姐又笑,想停下都难了。
  孙慧的手机笛笛响起来,是信息提示音,不用猜,也知是谁发来的。孙慧忙回复。顾姐说,告诉张青好汉,我们正做弹弓呢,小心你家的玻璃吧。孙慧抿嘴笑,说还是等年三十儿吧,比赵本山还搞笑呢。王姐说,车机工电辆,跟着大轱辘转的人,谁知到时候能不能在家守岁呀。顾姐急给王姐使眼色,王姐便抱歉地掩住了嘴巴。
  短信有来有往,笛笛了好几次。最后那次,孙慧抬头撒目,目光落在了搭在椅背上的绿头巾,然后一边在手机上按一边说,绿围巾是王姐的吧?一会借我用用。我那条是紫色的,太暗了。
  北方冬夜的清晨,天地间越发黑沉冷寂。四点五十三分,孙慧跑到外面去,选了一处有灯光的地方,站在肆虐的风雪里。站台方向传来一声机车启动的悠然长鸣,2508次列车正点开出。冲着前方不过数十米的通过列车,孙慧高高地扬起手臂,让绿色的围巾在风雪中飞扬。绿色,代表着平安与畅达,那是铁路人的吉祥与期冀。车中的张青肯定将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心里,他看到的也许还有,随着雪花一起飘落的泪花

 
500元/篇〡「知音读酷」约稿函
《散文选刊》投稿须知
稿费从优〡《天竺山》杂志征稿启事
大奖17万〡我向共和国献首诗”征稿启事
第五届舣舟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现实感最强文学刊物《当代》杂志简介及投稿方式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更多...

胡世宗

童道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