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018        发布时间:[2013-05-02]

     辽西山地,山势起伏,河川相间,存有古镇孤竹营。海青房舍成片,间或起有两层小楼,曰四方客栈,坐落古镇中央。迎接四方来客,蒙汉语音嘈杂,都声若钟雷,马车骡车近来远去,声名远播。
  掌柜齐国远,蒙古汉子,无冬历夏,头上扣一顶毡帽,三片瓦状,有时歪戴,有时正扣,透着精干,常袖手于一楼大堂之上。客来,一声招呼: 二小子,长着点眼睛。叫二小子的小伙计一溜小跑迎着客人,黑胡子客人脸上没有表情,拱一下拳,算是见面之礼,掌柜一笑,还礼。大车把式往后院吆喝骡马,吁、驾之声不绝于耳,稍稍停顿之后,四、五个人到大堂聚齐,找一靠窗八仙方桌坐定。二小子趋前到方桌旁,客人一挥手,老三样,三壶酒。二小子唱声诺,传后厨:
  老三样,三壶酒。
  老三样是白菜心、全羊锅、花生米。花生米下酒,北地人好酒,如亲女人,占嘴,一粒米,一口酒,咂巴的全是味道。全羊锅才是正宗,羊的全身下到锅里,炖,用文火,十八印的大铁锅咕嘟咕嘟冒着气。北风吹,羊肉香飘,一条街肉味。白菜心杀口爽心,脆生生的甜。几个老客吃相稳重,不时左顾右盼,似等什么人。末了,还是这一桌人,实实在在地吃完。坐在上首的黑胡子老客解开搭在椅背的褡裢,翻出花花绿绿的票子,递与二小子。二小子眼角开笑,眯成线。老客旁边的老随从也笑,这小财迷。二小子笑着退到老柜台,把花花绿绿的票子重又递给柜台里面的老账房,老账房仔仔细细地查过,多出一张又递给二小子。二小子接过,奔着老客这边走来。老客这边早有人喊句:你留着吧,攒着,娶媳妇。
  齐国远在远处看着,不言语。多年,齐国远从来都是静静地蹲伏在各种事端的周围,不轻易探出脚,世事繁乱,不得不静思多于乱动。地痞、匪患、过兵、日本人如今大模大样地扎下来。好在仁丹胡子们也喝羊汤,喝完也说吆西、吆西。每次,齐国远远远地迎着,甚至躬身,惹得老客们在远处侧着眼睛看。这样的情形不多,余下,齐国远都腰板直直地挺着。虽腿有罗圈,但还板正,看老街过来过往的人车,有时袖手,有时背手,一副闲适神态。相熟的老客惯看了世态,说:掌柜的,太知晓人情世故。齐国远一笑,不搭话。
  二小子,再给几位老客续上水。
  日偏西,天擦黑,老街一阵的马蹄声,不乱,杂有大车铃铛响,奔着客栈来。赶车的是一老把式,人坐在前檐,鞭子不大,只偶尔摇晃一下,前骡后马,走得急促。客栈门口,老把式一声吁,马车扎住,钉子一般。跳下的是小老客,人年轻得看不清面目,只是俊俊的白,眼睛飘一下上方的匾,立刻跳到客栈的大堂。扫视一圈,后,目光才稳稳地落在齐国远身上。显然,知道这是客栈的掌柜。老礼节,抱一下拳,算是招呼。齐国远在柜台那边还一下手礼,二小子颠颠地跑来。小老客不看二小子,径直到靠窗的另一个桌子,坐下。二小子已把茶壶端过去,茶碗已被注满,红的茶汤呈琥珀色,澄明剔透。小老客看着茶,右手二指点了点桌面。二小子便欢天喜地:这位爷,来点啥?小老客翻翻眼睛,白多黑少地看着二小子。二小子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瞧过,稍稍往后躲开目光所及,依然讪讪地笑。这边已算过账的一桌人不动声色看着小老客,老随从和黑胡子对一下眼神,好像又有心事地望了望门外。门外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
  跟随小老客的老把式也进了大堂,落座。自顾自地拿起一杯茶,一饮而尽,很痛快的样子,二小子在旁边看着,想这家伙肯定渴坏了。再续上茶水,茶水冲入茶碗,打着旋,冒着股热气。老把式很感激看了眼二小子。小老客向二小子招了招手,低声说:几块馅饼,热乎的羊汤。二小子和先前一样,向后厨喊着:几块馅饼,热乎的羊汤。二小子喊完,退到柜台那边,不时用眼睛望望这边。
  黑胡子的老随从,点起老烟袋。那烟袋杆长如秤杆像是花梨,烟锅黄铜般锃亮着,烟嘴闪着绿绿的玉光,真是好物件。老随从很闲适地踱到小老客那一桌边,像是自言自语,但声音传给桌上的两位:今天风大呢?!小老客抬起头,跟着没头没脑地来一句,是北风呢。老随从向黑胡子那边点下头,黑胡子也点下头。自始至终,小老客这边的老把式都没插一句言,只是抽着他的长烟袋。老把式的烟袋锅一红一红的,闪着亮。等到他把烟抽完,刚要往自家的棉鞋磕磕烟灰的时候,客栈的门口就闪进几个人,吵吵闹闹的。齐国远在柜台那边就很气势地喊着:
  今个风大,真把几位给吹进来了。
  大堂里的人都跟着齐国远的声音往门口瞧,一个日本人,叫山下的,穿的中国式的褂子,很闲散地迈进来。后面,跟着的也都是附近镇村有头有脸的人物。警察所的,孤竹大村的村长,甚至连镇上最有名的地癞皮三也簇拥着。齐国远知道,这是一群都惹不起的人。但谁也不能把他怎样,齐国远开着客栈,远近四方地支应,也算是一号人物。即使是地癞皮三也不能说讹就讹的,都知道齐国远的背后有着一大帮的蒙古人。蒙古人倔头倔脑的,不言语地在镇子周围山地住着,或营子或杖子。住在镇上的,少,经营皮货铺或牛羊肉铺,老板和伙计都差不多少,走路一歪一歪地进出铺子。唯有这四方客栈齐国远,像旗杆,挺挺地立着。连日本人对这家客栈都很礼让,日本人山下已经来过客栈吃过几回羊汤馅饼,吃的满头大汗对着齐国远说:
  好,很好!
  齐国远便附和说:您老吃好,吃顺口。便不多说,站立在桌子不远的旁边,照应整个大堂。因为日本人一来,二小子便吓的不敢说话,问他,他也说不出什么原因。反正连喊堂号都不敢了。张不开嘴呢,不知道咋回事?去年的事镇子周围的人们还都记着呢,一帮人围住警察所,为的是两个日本人打了一个卖花公鸡的。非得叫日本人出来给赔礼道歉。结果,从县城开来一汽车的日本人,车上面架着机关枪。到警察所,就把这帮人围住,领头的日本人一挥手,枪就响了。那一帮人鬼哭狼嚎,当场就倒下十多个,剩下的被关在警察所,全是通匪的罪名。最后,出来两个人,瘦得都没有人相。谁问起里面的事,这两个人先咧嘴哭一阵再说。这两个人后来,根本不敢看看街上的日本人,最后,连日本人的狼狗也不敢看了。镇上的人,这才晓得日本人,那真是厉害。那件事情之后,山下才一个人来的,山下是骑着那匹东洋大马来的警察所。山下很和气,但那些毛刺刺的治安警们对山下都服服帖帖的。山下常笑眯眯地看人,嘴角下挂着的另一种笑一般人察觉不到。山下看见小孩子路过,差不多从兜里掏出糖来,分发,小孩子得到糖笑着四散开。一年多,山下和镇上的人们相处无恙,和睦的连那只狼狗都有点家犬的样子。有人说,山下是蔫狗,咬人不漏齿的。要不,一个人就能把孤竹营弄得平安无事,成为模范治安区。齐国远也看着山下,早晨,山下穿着和中国人不一样的大褂,就在警察所的院子里抻胳膊抻腿,缓慢而有节奏。中午,有时和镇上的头面人物,来客栈喝羊汤、吃馅饼,吃得头上冒着热气。齐国远适时递上辣椒油和胡椒粉,山下点着头说谢谢。看看,和咱们中国人不是一样吗,还挺仁义的。但是,这帮警察所的治安警一点都不敢怠慢,在镇子南面的小岗楼就像一个狗屎一样,连上集赶店的南北营子的人都不放过,就是不能有违禁品。什么是违禁品,只有山下能定,大米算,高粱米不算,不一而足。山下最爱看镇子周边的人家婚丧嫁娶,他说日本也有红白喜事,一样的操办,要放些烟火,大家热闹地吃吃喝喝,人就没有那么多的愁苦了。周围陪着山下吃喝的人就都点着头,说,山下先生好,叫我们知道日本也有婚丧嫁娶,也要喝酒的。
  但山下先生从来没有喝多过。喝到一定程度,山下就不喝了。脸红红的,艳若桃花,北风一吹,更红。今天,这几个人在客栈已经喝过两瓶了。警察所长和皮三都有点见高,踉踉跄跄地奔出来,找小便池,另外桌的人见了,冷着眼看。皮三指着老把式腿旁的一个袋子问:什么东西?违禁品?老把式收起烟袋,不紧不慢地回着皮三的话。违禁不违禁不知道,自家的东西。皮三没趣,找不到下来的台阶。齐国远知道,皮三不是这么三言两语就能打发走的。忙把眼睛望向小老客,小老客一笑。
  看看嘛,汉阳造。
  小老客真的把那袋子拉过来。袋子形状有异,还真是叫人起疑。齐国远眼神一紧,望了山下那边。山下的酒喝得正酣,孤竹营大村的头人陪着,也停下,眼睛投向这边。小老客不慌,袋子解开,露出一角,红的木质,似枪托。齐国远更紧张,要知道吃顿大米饭都能进警察所。再往下,齐国远心才放下。
  小老客顺势拉出一把马头琴来,琴身通红修长,马头漂亮,鬃刷金漆,琴弦黝黑。只用手一拨,琴音狰狞,如马嘶。到底是年轻人,小老客一歪头,整个琴操在手上。齐国远知道,这个小老客是个拉琴的手。架势像,齐国远知道,好的琴手像跤手一样,那是很难找的。要是在草原地区,那达慕大会上必定人人敬仰的。齐国远这个时候倒是希望小老客拉一曲什么调调,最起码日本人山下不会起什么疑心。小老客真的操起琴,头歪歪着,起琴,提弓,一气呵成。苍凉、沉郁的琴声就飘出,充盈整个大堂。大堂里一下就静了下来。齐国远听到琴声,驻足,靠在柜台上一动不动。每次听到这样的琴声,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地窝在那里,得用烈酒通一通。而且,得吼上几嗓子,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气才真正顺通。小老客拉琴的时候,就有人跟着和唱,没有歌词,期间也有蒙语,有韵有调。听的人心里酸酸的。一曲毕,小老客还是歪着头,很调皮地看着皮三等人。孤竹营大村的村长率先拍起巴掌,冲着小老客点着头。齐国远知道,大村的人蒙古人居多,只是村长和自己不熟。日本人来了,在镇南放了卡子,就不能乱走了。没事,他都不出客栈半步。他就在大堂及后厨来来回地巡走,眼睛到,腿差不多也到。伙计们也不知道掌柜的每天在寻思些什么,二小子在后面看了掌柜的后背,吓得在也不敢看了。说:不能偷懒呢,掌柜的后背长了眼睛。日子难熬,可都在熬着。皮三的脸有点挂不住劲,又不好发作。他看见日本人山下也和孤竹营大村的村长一样也拍着巴掌,点起头。皮三顶烦有甚高兴事就拍巴掌,都是日本人来了之后,弄的新幺蛾子。但也照样学样拍巴掌点起头。小老客眼睛这才亮起,定眼看山下,点头。重又操琴,抿嘴,晃动其身形,半长的头发猛地甩起,另一支曲子苍凉地流淌。这支曲子一拉,日本人山下的眼睛有点发直。齐国远看见,山下的眼睛里有些晶亮的东西闪烁。接着,出乎意料地,山下居然哼唱起来:
  
  故乡呀,挨着碰着,都是带刺的花。
  
  元旦寂寥,不止我是只无巢鸟。
  
  回家去吧,江户乘凉也难啊。
  
  雁别叫了,从今天起,我也是漂泊者。
  
  到我这里来玩哟,没有爹娘的麻雀。

  小老客依然不依不饶地拉着自己的曲子,根本没有理会山下在那里哼唱,事实上整个大堂里的人们都不知道山下在唱什么。日本人的歌和蒙古人的歌一样,齐国远想,日本人山下出来这么长时间很定也想老娘,要不就是老婆孩子。等小老客的琴声戛然而止,山下的哼唱还在咿咿呀呀,大伙谁也不敢露出厌烦之意。相反,齐国远还有点同情。都不容易呀,原来,齐国远看山下都是远远地看。而且是偷瞄,只一眼就走。现在,他远远地盯着,这个家伙和咱们也一样。鼻子下面甚至有一点鼻涕,刚才哼唱时候留下来的,也可能天冷的缘故。山下发现了小老客的琴声消失,稍作停顿,随即也没有了哼唱。但山下没有任何的尴尬,反而叫警察所长把小老客请过来,说:坐在一起,共饮,如何?
  小老客笑了,没有做推辞。
  老把式还在原来的方桌上,老老实实地用着自己的饭菜。对于刚才的情形他几乎一点都没有反应,看惯了,还是不愿意看。小口小口喝着自己杯中一点酒,很享受地呡。小老客几乎不管他,自顾自地玩耍,很高兴地坐在山下那一桌人的下首,不客气地拿起一个杯子,满上酒,朗着声:
  为了,这良辰美景,锦堂风月。
  您的健康,饮下这杯酒。
  很显然,这话是冲着山下说的。小老客的眼神里一直是山下,没有任何人。这一点连皮三都明白。众人明白,大堂中的山下就是大伙面前的一尊神。小老客敬下一杯酒,山下很痛快地喝下。之后,还打个酒嗝。皮三正好坐在正对面,愉快承接下。
  要是有人能跳上一段更好。皮三有些提议。
  警察所长看着齐国远,警察吗,别人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一般他都知道。齐国远知道警察所长的用意,他不想。所以,把头转过去,不看这一桌人。但警察所长站起来,径直走到齐国远跟前。
  都在街面上混,应付一下场面。
  齐国远明白,这也在叫自己的簧,出与不出都将是一种风险。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一笑,还能叫你们这些人吓住。他喊着:
  二小子,上酒,山下先生好心境。
  接着,有对小老客喊:
  兄弟,再奏起来,咱们蒙古最拿手的。
  旋即,上楼,人麻利得如一阵风。楼上隔开的最里间,灯,亮了一下。不一会的工夫,门开,齐国远领着自家的姑娘出来。下楼,一朵白色的花就绽放在大堂里。山下等人在花的映衬下纷纷都失了色,只有小老客很淡然,依旧歪着头。警察所长的本意是想请齐国远的夫人出场,都知道,四方客栈的老板娘蒙古舞可是一绝,虽说胖了点,腰身却还曼妙。没有想到,齐国远把自家的姑娘领到众人面前。警察所长也不知道,齐国远的姑娘可是在北平正念着贝满女中。连皮三看了这蒙古姑娘都不敢细看,只瞟了一眼,赶紧低下头。姑娘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裙裾,像蒙古袍又不是,脸上笑眯眯地看着山下,有逼人之美。蒙古人,喜乐舞佐酒,敬献高贵的客人。齐国远说。姑娘向大家点一下头,做一个姿势,两手摆成之字状,固定。齐国远才向小老客点头示意,琴声才猛地响起,铿锵满屋。
  蒙古姑娘的舞蹈显然有着自小的传统,节奏、步伐、起起落落、转身、抬腿都透着精气神,姑娘不笑,但脸上存着笑意,看着大堂上的每一个人,众人以为就是对着自己笑了。琴声随着舞蹈起起伏伏回应在大堂的每个角落,荡来荡去。小老客神情迷离,似有心事地看了下自己的老把式。显然,黑胡子老客那一帮人也被迷醉,虽已酒足饭饱,还不肯离去。躲在角落里,静观。老把式也归堆在那一堆人里,傻呵呵地看着,间或跟着摇头晃脑。等到蒙古姑娘跳到山下跟前,突然,扭腰、低头,从斜襟里抽出一个物件,包裹得很严。警察所长还紧张一下,要知道,辽西义勇军一直在活动着。不得不防,不能不防,尽管山下把这一带弄成了治安模范区。哪知道,姑娘抽出一条哈达来,举着,奔了山下。这个举动,在场的人都明白。蒙古人的最高礼节呢。况且,跟在背后的老掌柜齐国远正端着一个银碗,银碗中盛着清冽洌的酒,酒中映着天棚吊着的灯影。
  孤竹营大村的村长唱起蒙古歌子,因为酒的作用,嗓子偏沙哑,还是把意思表达出来。皮三拼命向山下说着:先生,喝酒,喝酒。山下回头瞪了一眼皮三,很恭敬地接过酒碗。接着,低头,请姑娘把哈达放在头颈之间。端起酒碗,对着齐国远及众人,一饮而尽。小老客的琴声适时而起,大堂上一片欢声,噼里啪啦的巴掌响起来。山下向众人点着头,亮着嗓子。
  大日本国,和你们一起,就是建立一个共荣的乐土,希望我们精诚团结,完成这个大大的目标。
  又是一阵的噼里啪啦的巴掌响过,山下,走到小老客跟前,很郑重地把自己戴的帽子摘下,戴到小老客的头上。送给你,不成敬意山下说。
  小老客的头有点小,看起来有点滑稽。但还是郑重戴上,向着山下鞠躬,很日本。山下很满意地和小老客拉起手,又拉起齐国远的手,动作很是亲密,兄弟一般。蒙古姑娘依然笑吟吟的退到齐国远的身后,眼神总是不离自己的父亲。三个人坐在桌子边,山下的话说得还不是太顺溜,有点疙疙瘩瘩。小老客的眼神有些游移,但还是总跟着山下。齐国远倒是沉得住,脸上凝重地应付。警察所长也很愉快地和小老客拉呱,问了小老客哪里人士。小老客很恭敬地说是天津人,正要给姐姐送嫁妆,奔着锦州,正在这打个尖。警察所长一一说给山下听,山下不住地点着头。
  小老客看山下的神情正是兴头之上,索性,要借齐掌柜的酒敬一下山下先生。
  山高水长,小老弟过贵宝地,敬山下先生及众位爷们,福禄宏厚!说的诚恳,连警察所长都有点相信。小老客很有江湖气地拿过一杯酒,对着山下及满桌的人,一一碰过杯,饮下。说:
  喝过这杯酒后,我还要上路到我十里外大姑家,我再奏一曲给大家助助兴。
  接着,小老客的马头琴又遽然响起,除了苍凉沉郁,还加上欢快。琴声起时,蒙古姑娘的腰身一扭,舞将起来,姑娘舞到之处,一片欢腾。很显然,酒精也在作用着,小老客脸红红着,头更加歪了。一曲罢,姑娘停下,两个人向着众人低头、鞠躬。小老客收拾好琴套,众人知道,他要赶路了。破天荒,山下先生站起来,刻意与小老客握手,小老客有些紧张,但还是握了。只一下,快速地分开。
  小老客再次辞别众人,有些不舍的样子。山下冲他摆一下手,小老客依然很谦恭。齐国远跟着小老客的身后,送他到大堂之外。老把式已经把大车备好,只是比愿来多了两个躺柜,用棉被遮苫着。
  小老客上车,依然很麻利,老把式一声喊:驾,两大套车重又钻进北风中。
  站在四方客栈的招牌下,齐国远微微一笑,随即呡上嘴。四下里张望一下,又抬头看了看,只见:
  四个酒旗在猎猎风中,狂舞。
  
  
  补记: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抗日烽火风起云涌,辽西义勇军经过两年的抗日苦战,逐渐式微。仍有零星战斗,袭击日本军队,但经费、武器一度缺乏,曾一直得到北平抗日后援会支持。辽西故道算是秘密通道之一。
  小老客为义勇军郑天狗部侦察科长,来到镇南哨卡处,只有两个人在瑟缩。风从各个方向吹着小房子,难怪。
  小老客没有下车,只是坐在车上,指指自己头上戴的帽子。
  山下先生送的。还嘻嘻笑了一下,手却握着兜里的枪。
  老把式倒谦恭,咱们是送嫁妆,老总抬抬手吧。五块大洋悄悄放进人家的手里。站在哨卡里的人都看见了。
  赶紧的,走吧。
  老把式这才把车归拢好,对着拉套的骡子猛地打个空鞭,空中响了个炸雷一般。大车向前一窜,后面扬起一绺尘烟。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潍坊日报》银龄安康工程”十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山东启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主题征文活动
北岳文艺杯”山西晚报小小说大赛启动
湖州电信天翼杯我是一个老兵”有奖征文启事
第九届黄鹤楼诗词大赛启动
第二届红棉文学奖” 面向全国征集作品
首届盛京满绣”杯我和旗袍的故事”征文和摄影及微电影作品征集启事
更多...

黄亚洲

彭荆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朝林——执着追求 前景无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